【如果早知道黄毛也会被扶她大鸡巴无情雷普】(完)【译者:Ohimy】

原作者:Cubica4
翻译:Ohimy
简介:译自Cubica4大佬的《或る雨の宵》
直译为《雨夜》
说是翻译不如说是改编版,删除了一些中国人难以理解的日文表达方式,新增了一些中文的细节描写 ,增加了一些我自己比较喜欢得扶她要素,新增了一段整活娱乐的结尾对话。
【主题依然是扶她×男,并且存在轻微残酷描写】
请量力而行。以下为理发店内容:
翻译过程中忍住不冲感觉要烧坏脑子了(晕),我也好想当大鸡鸡扶她啊啊啊,为什么我不能长一根鸡鸡出来啊啊啊,用大奶子换大鸡鸡行不行啊啊啊(大雾)。
嘿嘿...草男人...嘿嘿(流口水),小小的...软软的....嘿嘿...(抹口水)。
有点逆天了,不说了兄弟们我先冲了,也希望大家冲的愉快。
字数:6,920 字
  开始下雨了。
  深蓝色的制服包裹着少女的身体,手中撑着可爱的雨伞。从刚刚开始就在灯
红酒绿之处漫无目的地四处转悠。
  膝盖之上15厘米的短裙是精心打扮的结果,尚不习惯的长短让腿上有了凉意。
  走进昏暗的小巷的时候。
  「哟哟哟~——小姐姐,稍微打扰一下,有时间吗?」笑「」
  少女转向那轻浮的声音,那也确实是一个轻浮的男人。
  个子高,黄色的头发,油腻的笑容让人不爽……但,仔细打量下的话五官还
算端正,比起这个,手脚纤细而柔弱,条件很不错。
  ——综合来说,80分吧。
  少女犹豫了几秒,最终的「对象」就决定是他了。
  「嗯……怎么了,有什么事吗?」
  因为少女的快速回应而有些吃惊,但男人很快镇静下来。
  「那个,下着雨挺冷的。一起进去喝杯茶怎么样?我请客。当然了,没别的
意思。」笑「」
  是个走程序的人吗?一边这样想着,少女点了点头。
  男人牵着少女的手。他根本不知道,在这之后会遭受怎样的痛苦。
  实际上少女是扶她。
  或者更应该说是完全体的两性具有者。从外表看来是女性,在此处也称之为
「少女」,但实际上,是完全处于男人以上的男性。
  但与此同时,少女身体所负担的,是肉体上多余的欲望。
  女性的部分偶尔慰藉一下就能解决,男性的部分同样的方法却不管用。比一
般男人要异常发达的男性生殖器,随着成长,越来越难以收拾,不断地折磨着少
女的理性。
  所以,知道了性行为存在的少女渴望着那样的事情,也是理所应当的了。
  一直想试试「做爱」。而且不是作为女人被拥抱,而是作为男人去抱住别人。
对象的性别无所谓。之所以选男人,是因为比较容易上钩罢了,女人的话,可能
会产生感情之类的。
  总之对少女来说,谁都一样,想要把人的身体搅得乱七八糟,彻底的让他屈
服。
  就在这一天,那股冲动终于抑制不住了。
  就在眼前,存在着的「肉体」。
  那样轻浮的表情,吃着轻薄的芝士蛋糕。
  此时,「要怎么征服他呢?」少女将所有的性知识都动员了起来,不断地思
考着。从口中?肛门?乳头?还是说,那根可爱的鸡鸡?
  少女发挥着想象力的同时,睾丸突然热了起来,宽大的尿道里也积满了先走
液,变得兴奋起来了。但现在还没到时候,为了不让肉竿勃起,少女费尽了心思。
  但不管怎么样,都想要把很多的精液注入他的身体,所以说——
  「现在,还是少吃点……比较好……哦……」
  少女小声地咕哝着,声音被咖啡店的喧嚣所掩盖。
  「那,那个,有个地方,想去】
  从咖啡店出来的少女,牵着男人的手走了起来。
  【等会啦,要去哪儿啊?笑】
  声音被无视了,
  【想去长椅之类的坐一会儿吗?笑】
  声音被无视了,
  【你的力气还蛮大的啊。笑】
  声音还是被无视了。
  从车站的背面走出去,穿过商店街,走过停车场,在没有路灯的小路上,有
一个昏暗的废弃仓库。即使是晴天,也让人感觉非常潮湿,不管是白天还是夜晚,
都不会有人来的地方。
  【这是哪儿啊?真是奇怪的地方。笑】
  被拽了一路的男人有点不高兴。
  少女终于停下了脚步,却没有放开牵着的手。就那样吸了一口气,张开了口。
  【对不起折腾你了——那个,怎么说呢,那个,Emm……】
  【想和你,做爱,试试……】
  只有数秒,但却让少女不安的沉默。然而——
  【……诶!?什么呀?笑早说嘛,那么赶紧去酒店吧?笑】
  一下子表情明朗起来的男人,开始熟练地去推少女的肩膀。某种程度上在意
料之中,但某种程度上又在意料之外。但毕竟就是这样的人。
  少女的脚仍在地上,没有动的意思。反而用力拉住男人的手,想将他拉近废
仓库里。
  【诶?怎么了怎么了!?怎么突然——】
  【酒店的话,会弄脏的。】
  【诶,我有点,不明白你的意思,不是要,做爱吗?——】
  少女打开了上面写着「禁止入内」的铁门。随着生锈金属发出的「噶。噶」
的声音,昏暗的房间逐渐显露出来。终于,少女用尽全力,将开始焦躁起来的男
人扔了进去。
  听见从仓库中传来「咚锵」一声闷响,少女自己也走进了仓库,将门「嗙」
的一声关上了。
  男人被重重地摔在了坚硬的地板上,但过了一会儿,却发现和自己接触的地
板黏得十分厉害,还拉出了丝。在微弱的光线下,可以看到白色黏液,整个房间
里散发着一阵难以言喻令人窒息地臭味。男人皱着眉头,想把身上的黏液往干净
的地板上蹭,但黏液的黏性很大,很难蹭掉。
  【那是今天早上出来的。忘记打扫了。】
  少女简洁地说到。
  【喂!这是什么意思……好脏啊——】
  躺在地上叫唤的男人,还没有搞明白自己的处境。于是,少女采取了最简单
的方法。
  少女慢慢地脱下了裙子和内裤,跨过还在地板上一脸茫然的男人,将胯下的
光景向前推到了男人面前。
  【所以说,那边那些黏糊糊的,全都是这孩子今天早上,射出来的。】
  【诶——】
  在男人眼中的是,被用「这孩子」称呼的似是而非的怪物。在大腿中间耷拉
着,浅黑色皱巴巴的巨大蠕虫。在根部有两个网球大小的皮袋。
  像马屌一般雄伟的,没有搞错的,真正的有血有肉的男性生殖器。
  不可能。
  男人冻住了。参杂着恐惧和厌恶,以及些许好奇的视线,锁定在了少女的阴
茎上。
  【很吃惊吗?我的话,是扶她哦。最近积攒了很多,想稍微让你帮帮忙——】
  口中流畅地说出事先就记好的台词,男人依然保持着瞪大了的眼睛,没有回
答。
  知道了少女身体秘密的人,不论是谁都是这样的反应。朋友,亲人,甚至是
医生,全都用这样的眼神看着少女的秘处。
  大体上,羞耻感是一种由劣势的一方对优势的一方发出的感情。她现在很清
楚,他们拼命地想要把视线从自己地股间移开,实际上是在盯着那里看,羡慕得
口水都快要流出来了。
  没有什么好紧张的。无情的勃起,开始了。
  阴茎随着少女的心跳开始摇晃起来,每次都「嗖」地长长1厘米。叠起了好几
层地包皮随着时间地推移不断伸长,另一方面,错分地青筋逐渐浮现。从剥落地
包皮中露出脸来地雄壮龟头,令人不安的暗红色,以及其所特有地气味散发开来。
  粗细。长度。以及重量。
  和人类相去甚远的尺寸的超巨根。
  从底部动摇了男人对阴茎的观念的,这种程度的巨物。
  少女弯下腰,翘起的龟头在男人的眉间轻触,就这样「啾」地溢出的先走汁,
从男人地脸上抚过,夹杂着汗水和油脂一起流了下去。
  少女的阴茎散发出一阵丝毫不输精液的浓烈臭味,让近距离接触的男人很狂
发狂起来。颤抖着伸出舌头,小心翼翼的舔着。男人的舌头被面前的肉棒的甘美
所麻痹了。
  男人喘着的粗气撩拨着少女的肉竿。
  【……啊——,真乖。】
  扶她阴茎根部存在的分泌腺,可以产出远超任何媚药的超浓厚费洛蒙。而对
于男性功能高度发达的少女来说,她的分泌物有着武器级的威力。
  进入临战状态的少女,无论是行为还是思想都已经与魔物无异。现在,与其
说她是在紧张,不如说实在拼命地抑制着自己的兴奋。
  而在这仓库中的所有活物,都无法逃过扶她少女的毒牙。
  【呐,这么想要的话,试着含进去吧。】
  少女用龟头在男人的鼻尖上蹭动着,男人的脸色苍白起来。
  【你……你在说什么啊,这……这么大的东西……】
  没有得到回答。
  男人的嘴角已经垂下了口水,分明就是渴望着肉棒。
  像是耳背一般,她不由分说地,将肉棒狠狠地插进了男人的口中。
  【呜喔哦……】
  他那副一下扭曲了的轻浮嘴脸真是不错。渴求着空气而来回蠕动的喉咙让龟
头很舒服。
  仰面朝天的男人被少女的忍耐汁呛得快要溺死,哇啦哇啦地叫着。
  随便地在男人的喉咙里抽插了几下,出乎意料地,少女的绝顶即将到来。
  阴茎的雁首膨大起来,将男人的喉咙塞紧,少女肚脐下方传来咕咚咕咚的沉
重水声。
  少女低语道
  【啊,差不多要去了——稍微有点多,接着,我的——嗯啊♡】
  下一个瞬间,在男人的口中,难以置信的量的精液炸裂开来。以惊人的速度
喷出来的急流,把食道【咕嘟咕嘟咕嘟咕嘟咕嘟咕嘟♡咕嘟咕嘟咕嘟咕嘟咕嘟咕
嘟♡】地撑开,冲进胃里,很快就把里面填得满满当当。顺着鼻子嗖地流了出来。
  啾地一声从嘴里拔出来的巨根,仅仅是射精的余势就将男人的颜面全部糊满
了。怎么样都不可能称为「有点多的」,暴力的射精量。
  【呼……】
  少女用食指沾了点铃口的的白浊精液,放入口中。
  【诶,今天的味道很浓。真是节哀顺变呢。】
  没有回答。
  男人一昧地瞪大双眼,不断咳嗽着。他的喉咙里不是被痰液而是被精液所黏
住,已经连呼吸都很困难。
  用力地咳了几下总算保住了性命,略微安心下来。但紧接着袭来的是,口中
和喉咙里附着的精液的浓厚臭味和苦涩。令人无法忍受的,从喉咙里,嘴里,鼻
子里——
  【呜噗……哦呕……呕呕呕呕呕呕呕呕呕呕呕呕呕呕呕呕呕呕……】
  因为被灌进去很多,呕吐持续了很长时间。终于吐完后,男人已经是奄奄一
息的样子了。
  【好——了,扶她肉棒的味道也好好尝过了——】
  少女兴致勃勃。丝毫没有负罪感。
  【——终于要到「本番」了哦♡】
  男人怀疑自己听错了,或者说,他希望自己听错了。
  但当男人颤抖着抬头向少女的裆部看去时,看到的是巨根所投下的阴影。明
明刚刚才射出了文字所无法表达的量的怪物阴茎,就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直挺
挺地屹立在那里。
  【啊啊啊,救命啊……】
  男人收到扶她费洛蒙的影响,四肢无力软趴趴地躺在地上。要怎样才能从这
里逃出去,男人不断地思考着。浓厚的先走液从少女的玲口落下,打湿了男人的
面部,少女露出了像看待濒死虫子一样的眼神。
  【不用担心~我看过很多本子,所以性知识很丰富的❤】
  扶她的力气本来就很大,被费洛蒙虚弱了的男人根本无法反抗。少女不带犹
豫地脱下了男人地裤子和内裤。
  【——唔?就是用这种东西和女孩子做爱的吗?】
  少女小声地嘟囔着,男人因为羞耻涨红了脸。男人已经勃起的肉棒和少女比
起来显得无比地矮小。少女向前挺腰,用自己的逸物压在男人弱小的生殖器上,
不断地前后摩擦着,浑浊地先走液很快就将男人的肉棒淹没了。
  【呜呜——啊啊啊~】
  男人不断叫唤着,作为男人的尊严和象征现在正在被一个还未成年的女高中
生缓慢地、无情地碾碎着。心理和身体上的双重屈辱迫使男人很快到达了极限。
身体不由自主地抽搐,不到10毫升的稀薄精液从男性器里无力地流出,男人大口
地喘着气。
  少女略带惊讶地停下了动作,好奇地用纤细的小拇指沾上一点男人的精液放
在眼前端详,接着又放入嘴中舔了舔。
  【啊——啊,原来这就是男人的精液吗?和水一样呢……】
  一次射精后的男人已经精疲力竭,被压在少女肉棒下的男性生殖器很快便萎
靡下去,在巨根面前显得更加矮小。长度不到少女肉棒的四分之一,直径不到二
分之一,还要算体积的话,多少就显得残忍了。
  【那么接下来,来做舒服的事吧~】
  少女纤细洁白的双手抓住了男人的腰,缓缓地向身下的逸物移动。
  【喂喂!你TM想干什么?】
  【欸——这不是很明显了吗?用我的扶她巨根~这样子……插进……你的……
嘻嘻~】
  【喂!你开什么玩笑啊!!】
  比起女人更充满筋肉质感的男性屁股,没有女性的柔软但却弹性十足。少女
就如同收获的农夫一般,满意地打量着眼前饱满的果实。心底里插入的欲望逐渐
侵蚀着少女的耐心,少女铃口微张,涌出一大滩的忍耐汁液。
  【不要啊!这么大,会坏掉的!不对,会死,会死人的!!!】
  少女理所当然地无视了男人的话语。被先走液包裹着的肥硕龟头顶上了男人
的肛门,上下摩擦着。
  【那么,要插进去了哦~】
  【求求你了!不要!不……】
  【三,二……】
  【停下来啊!不要啊啊啊啊啊啊!!!】
  一!
  【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男人的眼前闪过一道闪光,意识消失了一瞬间,紧接而来的,是下半身什么
被撕裂了的声音,伴随着像是被腰斩搬地剧痛。男人脸上的血色已经消失得干干
净净,剧烈的疼痛让他想叫也叫不出声音。
  【啊~~❤】
  初次插入活体飞机杯的快感让少女忘我,享受了一会后,那盈盈腰肢为了追
求更高的快感,开始了无情的摆动。巨根在男人体内不断地突进,远超规格的雁
首不带一丝怜悯地刮过男人的肠道,力道几乎要将肠子拖出体外。在硕大的龟头
即将抽出肛门时,少女用尽全身力气,腰部急速地下摆,再次将成年男性手臂般
粗长地巨物操进男人的体内,在男人的肚皮上出现一个明显的突起。就这样不断
地重复着。
  【啊~啊啊啊~好棒~❤】
  男人的痛苦反而加剧了少女的快感,少女打桩机般的抽插慢慢出现了残影,
但又不失巨大的力度,比网球还大上一圈的扶她睾丸狠狠地击打着男人的臀部,
在空旷的仓库中留下「啪啪啪」的清晰回声。
  灼热的肉枪给男人带来的是身体仿佛被贯穿一般的痛苦,但此时男人的意识
已经有些淡薄了。失神地发出仿若地狱里传出的叫唤,身体上绝状的痛苦仍然持
续不断。
  但逐渐地,男人感到自己的体内出现了一些违和感,一丝快感仿佛参杂在了
痛苦之中。又热又痒的感觉逐渐在男人的体内生根发芽,并越来越明显。很快,
这份快感居然让男人本能地弓起了腰,去迎合那凶恶的扶她肉棒。而这一切的罪
魁祸首,则是少女的铃口不断分泌出的大量的扶她先走液,光是闻一闻就会令人
发情的强效春药,现在被注入到男人的肠道里直接吸收,再加上少女不知疲倦的
活塞运动,粗壮的巨根用着压上少女体重的力气冲击到男人的前列腺,男人的大
脑,早已在快感面前败下阵来,甚至可以无视掉身体上的巨大损伤了。
  【咦咦!?——哦哦哦哦哦——】
  男人口中发出如同野兽一般的呻吟,巨大的快感已经将他部分的脑回路烧毁
了。这一让常人不由得掩目的残酷光景,却让少女身下的巨物更加兴奋起来,无
论是硬度、粗度还是往上翘起的角度,都更加了几分。
  【啊~啊啊啊——?要,要来了——有什么——要——要去了!?呜呜——
❤❤❤】
  【哈~啊~——可以——哦~❤把屁股再给我——啊~吸紧点~啊~——好
舒服~❤】
  【啊——噢噢噢噢❤——已经——啊啊——要不行了❤——】
  【闭嘴~啊~给我再忍耐一会~❤操死你~啊啊~干死你~❤】
  凶恶的巨根狠狠地冲撞着男人的内脏,以至于刚刚在嘴里射进去精液反向从
男人的口中流出,而此时的男人已经意识不到这一点了。
  少女狂乱的打桩运动又持续了十多分钟,每秒接近10下的全力抽插使得时间
仿佛被拉长了一般,这十分钟的性爱过程已经超过正常人一个小时的抽插次数。
  但万事终有尾声,长时间内持续蹂躏男人的凶恶巨炮,终于开始像火烧一般
缓缓地膨胀起来,其下两颗拳头大小的巨玉也慢慢的向上提起,少女的阴囊显出
层层的褶皱,很明显是准备泵出大量液体的前兆。
  【啊~❤要射了❤~来了~❤来了~——要来了哦~~❤❤❤】
  少女肚脐一下的体内发出液体煮沸翻滚的声音,体内比正常男人粗了数倍的
输精管也渐渐被浓厚的炙热填满。
  【怀孕吧~❤怀孕吧~❤怀孕吧~❤——】
  巨根尿道的括约肌开始痉挛起来,肉棒因为精液的涌入不断地膨胀,最后,
少女的铃口在一瞬间张开。
  【……孕吧……嗯!?嗯!!!❤❤❤】
  噗噜噜噜噜噜噜噜噜噜噜噜!!噗噜噜噜噜噜噜噜噜噜噜噜噜噜噜!!!咕
噜噜噜噜噜噜噜噜!
  噗噜噜噜噜噜噜噜噜噜噜噜噜噜噜噗噜噜噜噜噜噜噜噜噜噜噜噜噜噜噗噜噜
噜噜噜噜噜噜噜噜噜噜噜噜噗噜噜噜噜噜噜噜噜噜噜噜噜噜噜!噗噜噜噜噜噜噜
噜噜噜噜噜噜噜噜!!!噗噜噜噜噜噜噜噜噜噜噜噜噜噜噜!!!噗噜噜噜噜噜
噜噜噜噜噜噜噜噜噜!!!
  眼前的景象,简直可以用暴行来形容。少女纤细的双臂爆发出不属于她本身
的力量,像握飞机杯一般将男人按在地上,男人的胸部传来几下清脆的肋骨断裂
声。而那巨大的肉棒则最大限度地捅进男人地体内,完全张开后约有二指宽的少
女铃口,喷发出即使是比起刚刚在口内射精时也相形见绌的超极恶巨量精液,使
得男人的腹部开始不断膨胀起来。
  浓厚的白色浊流从上至下蹂躏着男人的身体,填满了男人肠道的每一处空隙,
而那像熔岩一般的炙热使得男人的躯体更加的扭曲。渴望着让他人怀孕的凶暴扶
她精子正在以细胞的级别不断地强奸着男人的身体。
  突然间袭来的强烈快感使得男人的大脑已经超过了承受极限,仓库中只剩下
少女沉浸在持续射精中诱人的闷哼和呻吟。被持续喷射的精液所填满的消化管道
逐渐开始压迫男人的肺部,将里面的空气往外面挤。呼吸困难的男人脸色逐渐变
得难看起来,缺乏氧气使他的面部呈现出青黑的颜色。而在男人逐渐短促的呼吸
之间,口中缓慢地溢出着不知是口交时射进的精液还是现在从男人后庭仍在不断
注入的新鲜白浊。少女头部后仰,不时地小幅度挺腰,不管是口中小声的呻吟还
是脸上欢愉的表情,无一不表达着射精的快乐。
  从远处看来,画面仿佛静止了一般,只有空旷的仓库里两个人时不时地小幅
度抽搐在述说着时间的流逝。
  等到男人的意识恢复过来,已经是一刻钟之后了。在那之间,男人模糊地听
见少女一边说了些什么,一边从口袋里掏出甘青色的手帕擦拭着沾满粘液的巨根,
接着又用手机拍摄了几分钟的视频,最后又是嘟囔了两句,穿好了衣服后便走出
了仓库。
  雨淅淅沥沥地下着,雨声和男人肛门里不断喷出精液的BiuBiu声构成了一曲
不和谐的交响乐。身体被精液层层覆盖的男人,口中仍在流出粘稠到与固体无异
的少女精液,躺在身下近乎有四五人面积大的依然冒着热气的精液滩里,双眼失
神地看着钢筋混凝土构成的仓库天花板。
  大都市的夜晚是明亮的,即使是乌云密布的雨天也是如此。少女临走时瞥了
一眼自己整齐收好的伞和一旁男人随意丢下的伞,嘴角划出一个不易察觉的角度。
没有选任何一把,直接走进了雨中。
  冰冷的雨水打湿的少女的头发,浸湿了制服和挎包,最后达到少女光滑洁白
的皮肤上,将少女的汗液和精液、浓厚的费洛蒙和雄臭味冲刷的一干二净。拿出
随身携带的化妆镜,纤细的手指随意撩动几下发丝,对着镜子摆出一个可怜的卖
萌表情,满意地笑了笑,摆动着穿着黑丝的双腿,再次向灯火繁华处走去。
  【哟,那边的漂亮小姐姐。怎么都淋湿?是翘家人吗?】
  【嗯。】
  【那个……其实我家还蛮大的,不介意的话,要来洗个澡吗?】
  【……可以吗?感觉会给你添麻烦……】
  【哪里的事,举手之劳啦哈哈哈……所以说,要去吗?】
  【嗯,好哦。】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