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情的室友猫娘想要自慰但是上错了床,娇喘着渴望高潮然而被寸止】(完)


在回家的路上,她感觉浑身都裹上了一层炙热,它从小腹深处传来,蔓延至
全身,导致她内心渴望着什么,走路都有点平衡不了,尾巴无力地耷拉着。
可恶,好像又发情了……她对自己没法控制的生理周期有些恼怒,想着快点
回家自己解决一下好了。
她打开锁之后冲进家门,除了大厅的灯其余房间都是暗的。她想到自己的那
个室友:他大概是已经睡了吧,这样最好,毕竟这种事情还是不要让别人知道比
较好。
也许是不合时宜的激素的原因,她视线变得模糊不清了,跌跌撞撞走进一个
昏暗的房间,直接扑倒在床上。
呜呜……终于回到柔软的床了……
但是这个被子,触感有点陌生……应该是发情导致的一些感官错乱吧,算了
这不重要,还是快点解决一下这种事情好了……
她侧躺在床上,将自己裙子撩起至露出内裤,手伸入自己的内裤。拇指和中
指稍微掰开阴唇,食指轻轻触碰到阴蒂的那一瞬间,她条件反射地身体颤抖,头
顶的耳朵竖起。
她施加更多的力在阴蒂上,将脸埋进怀里紧紧抱住的被子中,咬住嘴唇防止
自己的娇息露出来。快感从全身神经集中的私密处传开来,但完全没有缓解她的
欲望,她只是感觉想要更多的快感,于是她缓缓揉动阴蒂,时不时手指往更下方
一点触摸穴口。
那个地方,好想被填满……
手指的频率不由自主地加速,一下下挑逗着充血而变得更敏感的阴蒂,几下
后稍微插入小穴搅动一小会,然后带了粘稠的爱液再次揉动阴蒂,如此反复循环。
好舒服……还想要……想要更多……
她又掀起衣服和内衣,另一只手捏住自己的乳头,控制着力度,时而用力拉
扯,时而轻轻地抚摸乳晕,或者专心于触碰最有感觉的乳头尖端。
快感源源不断灼烧她的身体,将她淹没在欲望之中。耳朵变得瘫软下来,失
去理智而控制不住自己的声音,她开始轻微娇喘。
手上的频率已经接近她的极限,她逐渐感到快感被积攒,它们全都向乳尖和
阴蒂汇聚去,这预示她高潮的即将来临。
喵唔……要去了……
「是在自慰吗?」「喵啊啊唔——」忽然她被身后的谁抱住,可高潮的来临
已经无法阻止了,她大脑一片空白尽情享受快感的巅峰,忍不住大声娇喘出来。
一股液体从小穴喷出湿透了内裤和手指,这一瞬间她失去了全部动作的力气,也
忘记去分辨到底是谁抱住了自己。
高潮褪去后她一边喘气一边转过头。「喵喵喵?!为什么你会出现在这里?」
吓得绷直了尾巴。
「这是我的房间,我出现在这里理所当然吧。」
她挣扎着:「这不是我的……等等!?」她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房间的灯
被打开,自己所在的真的是室友的房间,而非自己的。
在灯光下,她裸露的胸部、被捏到红肿的乳头、半脱的湿漉漉的内裤、被爱
液沾湿一小块的床单在他眼前一览无余,羞耻涌上她心头。她恼羞成怒刚想骂些
什么,他先开口了:「发情了对吧。」并且伸手试图包裹住她的柔软的乳肉。
「……要你管!」她挣脱他的怀抱,坐起来准备整理衣裙离开这个房间,
「不小心走错房间了,算我对不起!」
「以后发情也可以找我帮忙的。」他不紧不慢地回应她,同时猛地把她按在
床榻上。
发情和一次的高潮使她变得无力:「你你你要做什么,放我走……」她推搡
着自己图谋不轨的室友——又或者说她也在半推半就,而抗拒,是因为好面子而
装出来的。
室友一只手握住她的两只手腕,把它们控制在她头顶的枕头上压住,另一只
手轻松地将她本来就松垮的内裤扯下,然后抬起她的左腿,使她的膝盖接近她的
胸部。她充血的粉红色阴蒂和暴露在空气中收缩着的穴口,被他尽收眼底。与此
同时爱液仍然从她的小穴中缓缓流出,在她大腿内侧打湿一片。
她漂亮的金色眼睛蒙上一层雾水,可怜巴巴地像是祈求他放过自己:「我自
己……可以解决喵……不要你管我……」
闻声他松开了她的手腕:「自己解决,请。」
她愤怒地瞪了室友一眼,想要再次扶起身子却又被压了回去。
「不是说可以自己解决吗?」
「啊喵……」她抖了抖头顶的耳朵试图萌混过关。自慰这种事情,怎么可能
在别的男性面前做嘛……
下一秒她的穴口就被抵住了室友的龟头。
「喵喵……呜……」她竟然没再说什么反抗的话。
他故意不将阴茎插入,只是停在穴口等待她的反应。
她的穴口收缩着,像是在亲吻他的龟头并深情地邀请其快点进入。
「自己没法解决的话,我来帮你怎么样。」
「唔……算了,也不是、不可以……」音量还不如她刚才自慰时发出的娇息。
下一秒他的整根阴茎便没入了她两腿之间的湿润甬道。
「喵唔啊啊啊——不要一下子进来这么多……」
她一下尖叫出来,大口喘着气,而他并不急于抽插,只是把阴茎停留在她小
穴里,先默默感受她温暖柔软的肉壁随着她的喘息轻微地收缩,抚摸他整个阴茎。
她暗暗感谢了室友给予自己时间可以缓缓,小穴分泌出更多爱液使对方的阴
茎在待会更容易进出。
「要叫主人才可以解锁接下来的动作哦。」
「喵?!那是、什么鬼规矩……」她又努力做出怒视的表情看着他,然而潮
红的脸颊是无法被掩饰的。
「不叫就算了。」他慢慢把阴茎往外移。
「啊喵呜呜等一下……」
「?」
「我我我……主人……这样可以了吧……」
「真乖。」根据承诺他开始慢慢抽插。
「喵呜唔……啊……啊唔……」她随着节奏娇喘作为回应。
她乖巧地垂着耳朵和尾巴,肉壁紧紧拥抱住他的阴茎,在阴茎抽出时似乎恋
恋不舍,期待他的下一次撞入,阴茎的动作很快便满足了这个期待。因为体位,
阴茎的抽插偶尔会顺便蹭到阴蒂,于是那一下快感又多了一个源头,它们共同攻
击她的理智。她蜷起脚趾。他逐渐加快抽插的频率。
他很满意她的娇喘一直都跟随他的节奏,她的呼吸也越发急促起来。
「唔啊……喵、主人……要……哈啊……要高、潮……了……喵……」果不
其然。
他本想直接把她送上高潮——可她泪眼朦胧的样子真的很令人想欺负。
「主人……要、喵……唔啊……快要……诶?」——在他感到她的小穴出现
剧烈收缩的趋势时,停止了抽插。
「……怎么回事?」
他完全不回答,遏制自己想要继续把她干烂的欲望,静静看着她惊讶的神情。
「为什么突然停下来了?」
「因为我突发奇想,想到你的乳头都没有被照顾到呢。」
「你什么意思……」
「虽然你太逊了没法自我解决,但是自己照顾一下自己的乳头应该是轻而易
举的吧?」
「你在想什么啊魂淡?」还是那个「怒视」的表情。在被抽插的时候她可以
暂时把那些理智抛到一边单纯地享受来自室友提供的「帮助」,但当他停下来时
羞耻感会再次涌上心头。
「刚才说过了要叫我主人我才会继续的。」
「……得寸进尺的家伙!」
「啊,算了,你不愿意也没有关系。」他又开始从她体内抽出阴茎。
「等、等等!」她勉为其难地抬起双手,放在自己的胸部上,「这样总可以
了吧……」
「你的乳头还是没有被好好照顾啊。」
「哼。」她一副很不服气的样子,但口嫌体正直地用手指捏住两边乳头,玩
弄起来。
「还有,记得叫主人。」
「喵唔……要求、真多……主人……」
「很好,就这样。如果你接下来停止捏乳头的话,我也会停下来不插你淫荡
的小穴的。」
话音刚落她的肉壁再次被室友的肉棒磨擦,这次没有以慢速开头,而是继承
了上一次的速度直接狠狠抽插。他不仅仅是摩擦着她的小穴肉壁,每隔三四下左
右他又会顶到她的子宫口感受她子宫口的温柔收缩。她听话地揉捏着自己可怜的
乳头,它们挺立着如同一小朵粉色花朵落在洁白的雪地上。
「喵、呜呜……主人……哈啊……一上来、喵啊……就这、么……唔啊……
这么猛……」整个人变得好敏感,乳头比自慰的时候更有感觉……怎么办,才几
下似乎又要高潮了……好羞耻呜呜……
……一定要克制住自己不要把「要高潮了」这样的话说出来,这样他就不知
道了对吧!
「呜啊……要、哈啊……主人……喵……」不可以说出来……为了能够顺利
达到高潮……
她脑内渐渐变得空白,除了舒服的快感什么的也不再去想。很好……马上就
要……高潮了……
他戛然而止。
「啊唔……」她的娇喘也戛然而止,「为什么又停下来?我有好好听你的命
令的……」
「哦,我刚才忘记跟你说一件事了,所以停下来让你认真听一下。」
「喵呜……什么事……」她语气不像是之前那样带着些许戾气,似乎是屈服
了。
「想要高潮的话,不说出足够淫荡的话我是不会给你的,发情的小母猫。」
「啊喵?我、我不会……」她声音带了哭腔,有些失措。
「那就没法高潮了。你继续发情下去罢。」
「呜呜不要!我我我会试着说的……喵……主人……请让我达到高潮好吗?」
他不为所动。
「主人……可以让我的小穴……我的淫荡的小穴达到高潮吗……用主人的肉
棒?」见他没有反应,她又说了一遍,「请让发情小母猫的……淫荡的骚穴……
被主人的肉棒狠狠抽插到高潮……好吗?」
「如你所愿。」
他以一种先前未达到的速率和力度,每一下都撞击着她的最深处,即子宫口。
这个被触碰本应感到疼痛的部位,此时此刻除了性快感再无别的感觉,只是服侍
似的吮吸一瞬间接触到的龟头。
她努力抬起自己的双腿,方便他更深入地抽插,她的双腿撒娇似的环上了他
的腰,细腻而富有肉感的小腿肚贴着他的皮肤——此时此刻他们同样炙热。两边
乳头被自己失去理智地拉扯揉捏,阴蒂也被抽插的肉棒顺便摩擦照顾,也许是因
为多次高潮未遂,她变得更加敏感,浑身上下都沉浸在一波波涌来的快感之中,
羞耻感被磨灭,理智被丢弃,那已经成了完全不必要的东西。
已经无所谓了……能达到高潮就好了……她被撞得上气不接下气,细细碎碎
地发出醉死欲仙的大声娇喘以外,她无法完整地说出任何一句话。尽管如此她依
然试图表达:
「啊、请……哈啊……喵……请主人……啊唔、把、精液……喵唔……全都……
嗯……射进、发情小母猫……嗯啊……的小穴里……」
「唔喵啊啊啊——」
在他将忍了好久的浓稠精液全部灌入她的小穴时,她终于得到了期盼已久的
高潮。双腿保持方才张开的位置没有放下,小穴一下下收缩着,想要把精液留住
更多,但是仍是有部分精液混合她的爱液从穴口流出。她的眼睛向上翻,吐出舌
头大口喘息,手指仍然停留在乳尖,有惯性一般继续玩弄着。
终于……达到高潮了……
被精液灌得好舒服……
*** *** ***
猫娘从此每次发情都来找自己亲爱的室友。
到后来即使没有发情,日常也会找室友来一发。
于是可怜的室友过上了腰酸背痛天天被榨干的生活。
说不定哪天猫娘也学会了这种寸止手法,在室友快射的时候不准射呢。
毕竟有债必还对吧。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