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雌熟白丝肥屁股的馋屌婊子青梅竹马偶像双胞胎,今天也是过着受孕受奸的美好日常】(完)


「我们来玩啦~」
「法布有想我和妹妹莉莲娜吗~」
「唔,明明小时候勾指起誓说,法布以后要当我们的肥屌老公爹,但是家里
却完全连给我和妹妹莉莲娜的椅子都没有准备嘛!作为青梅竹马这可是很失格的
哦!来~法布亲请把这边已经装裱好的相片挂在房间里面吧~这是上一次陪我和
莉莲娜去挑选唇彩留下的照片哦,唔,就是借用法布肥屌与蛋蛋亲亲测试什么色
彩适合人家后,我和莉莲娜一块使用法布的肥屌遮住眼睛,留下的肥臀婊子完全
雌畜化败北照片哦~挂在前一次的完美衣着,穿着紧绷这边肥尻的白色瑜伽服,
被法布的肥屌一字马爆肏的照片一旁即可~唔,毕竟人家可是你的小新娘哦,当
然要经常来找法布拍摄婚照啦~」
「唔~」
「在吃什么呢~不给我掰点吗?」
过于白皙的肌肤,让可爱的脸颊之上仅仅是点点的羞怯,便会浮现娇嫩的浅
粉,让娇小的身影更是带着几分稚嫩的可爱,颇为特殊的异色瞳与华贵的银色发
丝意外的契合与协调,娇小的身影,更是在一如既往的发现房间之中依旧仅仅只
有法布跨坐的唯一沙发后,发出轻微的感叹,然后完全以新娘的身份自居,肆意
的跨坐在法布的大腿之上,肆意的将被纤薄白色丝质连裤袜包裹,但依旧每一次
走路都会摇曳挤出厚重肥尻臀浪的淫厚肉尻,肆意的跨坐在法布的大腿之上,以
白色为主基调的旗袍,将娇小的身材细致的包裹,明明不过是一米五的超娇小身
材,但傲人挺拔的肥乳却是轻易的将点缀着丝带的旗袍撑处明显的弧度,厚重淫
熟的乳肉,更是仿佛仅仅是被轻易的揉搓,就会让这位身穿白色旗袍的小新娘喷
溅出甘美的乳汁一般。
「唔,这是人家的新衣服哦~」
「名为【白亦君】」
「因为人家作为小新娘,经常要担任法布的白丝肥臀肉尻飞机杯,所以完全
变成非常容易漏乳的体质,为了穿上这件旗袍可是特意的佩戴了乳头锁呢~毕竟
闻着法布的肥屌雄臭,就会轻易的高潮到漏奶的话,比起小新娘会更加像是妈妈
的!」
纤细的手指轻轻的沿着傲人肥熟的乳肉之上轻轻划过,紧贴在肌肤之上的纤
薄白色旗袍,亦也是能够轻易的勾勒出将深粉色乳头紧锁,宛若是小夹子一般的
可爱乳头锁强制让深粉色的乳首,无时无刻保持着发情一般的硬实,即使大量的
乳汁被禁止漏出的紧锁在肥乳之中,但点点的残留乳渍依旧是将纯白色贴合肌肤
的白亦君旗袍濡湿点点,傲人肥熟的乳晕处,更是几乎完全暴露,让这件本以素
雅闻名的旗袍,仿佛完全变成了刻意挤压肥乳,将深粉色乳晕挤出的色情情趣服
饰。
纤细的腰肢之下,纤薄的白色丝质连裤袜,细致的将肥腻厚重的肥尻细致包
裹,只是太过淫腻肥熟的肉尻,却是让这件本该予人清冷感的素雅旗袍,仅仅能
够将这位银发肥尻肉臀婊子的肥肉遮掩部分,宛若是素白色的布条一般将肥尻遮
盖大半,但大量的淫熟臀肉却依旧是仿佛自白亦君旗袍的两侧处挤出,让这件本
颇为保守的旗袍瞬间变成开叉到腰肌,淫痴骚贱到只有肥臀肉尻婊子才会选择的
服饰,而此刻伴随着肥腻的肉尻跨坐在法布的大腿之上,素白色的旗袍前摆更是
深陷在白丝肉腿之中,本该将肥痴淫屄遮盖的旗袍前摆,更是被肥熟的白丝肉腿
挤压到深陷其中,反而是更为粗暴的勒出骚淫熟贱的肥屄痕迹,让这位明明是使
用自己的浆熟肥腻肉尻跨坐在法布大腿之上的肥臀婊子,仿佛是主动的挺起自己
的肥屄撒娇一般。
「虽然很好看!但是旗袍的前摆超级容易陷在人家的白丝肉腿里面!每一次
坐下都会很麻烦~」
「作为青梅竹马,和人家勾指起誓的肥屌老公爹~法布不应该绅士的使用肥
屌,把人家的旗袍前摆撩开,检查自己的小新娘有没有保持着随时受奸受孕的真
空旗袍状态吗~」
暧昧的亲吻在法布的脸颊之上,宛若马屌一般狰狞粗壮的肥屌,更是轻易的
将雅白色的旗袍裙摆挑开,甚至是轻易的将肥屌紧紧的抵在这位有着肥腻厚重肉
尻的娇小婊子,青梅竹马的肉屄处肆意摩挲。
「来~」
「达令不妨好好使用肥屌,检查小新娘旗袍下面的肥屄和肉尻喔~」
「小新娘会作为感谢,甜甜蜜蜜为达令的献上馋屌脸与吸屌脸哦!」
*** *** ***
「还,还有我的……」
「我也是第一次发现,由美露辛小姐代言的妖精骑士之媚蓝色也很适合我……」
「所以想要麻烦法布,把除了和爱莲娜姐姐一同出镜拍摄下的肥屌遮脸完全
雌畜化败北宣言照片外,还可以把这张雌臀淫熟化锻炼之灌满达令的浓精佩戴拉
珠日常,还有这张雌臀淫熟化锻炼之使用达令的马屌假阳具,禁止高潮双穴自慰
照片也挂在墙上,这些,也是未来我和法布达令结婚后的美好回忆!嗯,请帮我
挂在上一次拍摄下的,浓精西瓜肚精孕婊子新娘喷乳漏尿对法布老公爹求饶的照
片旁,夹在商业街闷骚肥尻婊子口罩吸屌饮尿下面也可以。」
「唔,还有我不是闷骚婊子痴女。」
「我也是法布达令的小新娘,那些也只是方便记忆的婚照名。」
与姊妹近乎一致的白皙肌肤,仿佛能够透过如昙的月光般,过于白皙细软的
肌肤总是连丝毫的羞怯都藏不住,比起总是带着浅浅绯红的爱莲娜芙缇姐姐,作
为妹妹的莉莲娜芙缇似乎俏丽可爱的脸颊总是保持着羞怯的酡红色,与姐姐近似,
但相反的独特异色瞳与华贵的银色发丝,似乎因为是双胞胎的关系挑选了近乎一
致的发型,近乎一致的银发双马尾娇小肥尻婊子即使是经常见面也会难以分清,
尽管俏丽的脸颊无时无刻带着酡红的迷醉深红,但却依旧与姐姐一般,以小新娘
的身份自居,与姐姐一样跨坐在法布的另一侧大腿之上,明明不过是一米二的超
娇小身材,但厚腻熟重的肉尻却是坐下瞬间,就几乎被挤压成扁平,淫腻厚重的
肥熟肉尻甚至仿若挤压出了淫腻的汁液,将白色的包臀连裤袜都润上焖湿厚重的
淫肥感。
比起姐姐穿着的旗袍。
作为小新娘的妹妹,更是完全不客气的换上了白色头纱与白裙,将自己完全
打扮成肥臀巨尻肉屁股的婊子新娘。
傲人的肥熟乳肉更是被焖熟在白色的新娘纱衣之下,仿佛是想要将甘美的乳
汁肆意焖煮到满溢奶香一般。
纯白色的花嫁新娘服,更是在小腹处留下爱心形的漏洞,让这位带着酡红色
脸颊的娇小肥尻婊子话语都仿佛都变得格外轻柔。
「这是,这是留给法布达令观察作为受孕新娘的我有没有随时保持发情状态,
让子宫完全降下,随时做好受奸变成西瓜精液孕肚的,毕竟……作为小新娘,如
果被发现没有做好随时受奸准备的话,被法布达令随时在任何场所隔着小肚子欺
负子宫到完全降下,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就算是被追加欺负到挺着西瓜肚,使用法布达令肥屌大小的马吊假阳具,
在禁止高潮的情况下使用屁穴自慰,然后戴着口罩为法布达令真空吸屌榨精,到
一边发出噗嗤噗嗤的吸屌声,一边撒娇允许自己高潮,也应该理所当然的虚心接
受……」
「而且还可以方便肥屌老公爹来查看哪边是有着超级杂乱耻丘阴毛旺盛的闷
骚小新娘……」
「唔!不对!我可不是闷骚变态肥臀肉尻婊子!」
小声的反驳与深红色的小脸像是自己都很没有底气。
在纤细的腰肢之下,白色的包臀连裤袜似乎已经竭尽全力的将厚腻熟重的白
丝肥尻紧紧包裹,但即使是如此仅仅是跨坐在法布大腿上,却依旧是轻易的让这
厚腻肥熟的婊子肥臀肉尻瞬间挤压到扁平,每一次轻微的浓度厚腻肉尻,更是会
让将肥熟肉臀细致包裹的白色包臀连裤袜发出哀鸣,仿佛下一秒,雌熟淫厚的闷
骚痴女肥臀就会将裤袜撑坏全部挤出,甚至仅仅是跨坐在法布的大腿上一会,肥
熟的肉尻便是轻易留下明显的汗气臀印,让本该象征着纯洁与美好的新娘花嫁纱
裙,在莉莲娜的肥尻之下,完全变成像是情趣服饰的肥臀婊子用挨肏婚纱,甚至
透明的纱裙连仿佛无时无刻处于发情状态,早已在新娘纱裙的裙摆上留下一个又
一个肥屄淫吻印。
如纱的纤薄新娘纱裙之下,更是可以清晰的看到宛若欲盖弥彰一般,纤薄却
深陷入肥屄的蕾丝白色内裤,将本就仿佛子宫降下处于发情状态的肥屄,时不时
轻易摩挲刺激到漏出淫腻的淫汁,似乎在轻声低语,虽然这边是有着厚腻肉尻的
肥臀婊子新娘,但是却也是杂鱼肥屄,弱到仅仅是闻到肥屌老公的雄臭都会差点
高潮喔~
「喔!我才不是艾莲娜姐姐!不知廉耻到连内衣都没有穿的来勾引法布达令,
作为小新娘我可是无时无刻都打扮好自己的,法布达令快看~虽然,虽然因为肥
屄太过淫熟让内裤陷进去了,但是人家可是有好好的穿着内衣的……」
「不过,不过,因为最近的肥臀雌化肉尻变得更加淫熟了,普通的内衣根本
无法穿戴,所以其实挑选的是马吊肛塞内裤的款式,唔,所以,我才不是变态闷
骚的肥臀肉尻婊子哦!我只是想要打扮自己的小新娘!」
「不但看不得马吊肛塞的底座,我的肥熟肉尻坐在法布达令的大腿上,法布
也感觉不到……因为,因为最近总是想着和肥屌老公达令的婚后生活去自慰,所
以一不小心屁股越来越淫厚肥熟了……」
「唔……」
「所以只是坐在法布达令的大腿上,就留下肥臀尻印和肥屄吻印只是,只是
我最近在进行禁止高潮的锻炼,以方便让法布达令看到喜欢的西瓜肚高潮母猪颜
而已!」
羞怯到早已化作深粉色的娇嫩小脸,仿佛快要埋入到自己被新娘纱衣紧紧包
裹焖煮的肥乳之中一般,似乎是为了害怕自己的所以无法被法布听清,甚至轻柔
的紧靠在法布的耳畔浅语,宛若真是一位娇羞的小新娘一般。
「讨厌……」
「再问的话,就不坐在达令的大腿上,坐着达令的脸上来让达令闭嘴了!」
似乎是羞怯到了极点,娇小的厚腻熟尻肥臀婊子,都发出了似乎完全没有任
何杀伤力的威胁。
*** *** ***
「比起有没有想你们,难道不应该更想你们的厚肉肥臀,还有和身高完全不
匹配的下贱爆乳吗?」
「椅子是给人坐的,你们这种肥臀小个子暖屌壶还是直接坐我腿上随时准备
挨肏比较好」
「这种除了发到网上骗ATM之外,没有任何用处的痴婊吸蛋照片真的可以挂在
墙上吗」
「又没有一字马挨肏那个照片那么好撸」
(单手抱着大腿上肥臀便器的腰,让小巧却又肉感的身体更加贴近自己的肥
屌)
「好看没多少感觉,就是你这身材穿这么素都有种穿情趣内衣的骚劲,那种
事情都要我帮忙,那等下你就好好给我看看反手遮脸的吸屌脸当做报酬」
(享受着脸上柔软嘴唇的亲吻,调整好姿势隔着旗袍裙摆压下自己的肥屌,
随后弹开顺带着一起带上莉莲娜的旗袍裙摆,把真空的肥穴整个展示在自己眼前)
「一如既往的小个子肥穴和厚肉肥臀,除了挨肥屌暴肏想不到其他用途了」
「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得,一边发出下流的声音一边叫老公爹给我反手遮眼吸
屌脸」
*** *** ***
「两个暖屌壶姐妹怎么都一个样子,不挂不挂我只挂我自己喜欢的!」
「比起新娘,更像个穿着个情趣婚纱随机刷在家门口的,厚肉肥臀飞机杯吧」
(用龟头蹭了蹭爱莲娜露出的爱心空档的小腹)
「根本没欺负你,只是蹭了蹭,就已经听到子宫下坠的声音了?你就只是个
喜欢被暴肏受虐的飞机杯痴女婊子吧?」
(用手粗暴地抽打着留着蜜汁的肥穴)
「阴毛这么杂乱没有好好修剪!是不是不把我说的,下次见到我要把你的阴
毛剃成爱心形,这句话放在心里?」
「那你等下就把你最喜欢的口红给另一个肥臀鸡巴套子涂上,只许自己在旁
边扣你的杂鱼肥穴求你的老公爹,让你高潮」
「腿上都是你这个厚肉肥臀骚货的肥臀汗印」
「连你的马屌肛塞都感觉不到,赶紧给我对着肥屌土下座道歉!」
(随后更是粗暴地撕开爱莲娜的白丝连裤袜肥臀处,把手埋进肥臀里一顿翻
找,才一口气拔出深藏在肥臀里的马屌假阳具)
「道歉完就换上新的白丝裤袜,坐在老公爹脸上,焖熟肥臀把老公爹闷到窒
息或者射之前都不许停!」
*** *** ***
「哼!明明是法布作为青梅竹马长的实在是太高了!而且作为小时候勾指起
誓以后要做法布新娘的我来说,有着这种淫肥厚肉的肥尻,和与身高完全不符合
的肥熟下贱爆乳,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吧!不然婚后作为小新娘,要怎么好随时
做好法布的暖屌精液便壶呢!这样肥淫厚重的肉尻婊子身材,才好方便在婚后可
以被肥屌老公突然的使用肥屌侵入,作为小新娘的这边肥尻肆意爆肏灌精,当做
精液便器尿精喔!果然还是早一点开始同居生活才对!让法布即使是在睡觉的时
候也要抱着我和妹妹莉莲娜,来让我们做好小新娘的职责,在肥屌老公即使是在
睡觉之中漏出的精液和尿液,都被灌满作为肥臀婊子飞机杯新娘的屁穴肥尻之中!」
「唔?网上的杂鱼废物ATM只是看到尻肉汗气臀印就会乖乖把钱交出来啦~」
「看到这种照片大概会撸废物鸡巴射精到死为止吧~」
「而且这种照片放在法布这边来保存,当然是为了让法布来挑选以后作为婚
照呀~而且我们作为小新娘还没有和法布同居,布置这种增加爱意与亲密的小照
片也是理所当然的吧,何况法布不觉得,每天早上使用由我和妹妹莉莲娜一块录
下的双人份下贱吸屌声闹钟铃声,很适合搭配,一眼醒来就可以看到的我和妹妹
一同亲吻肥屌吸吮蛋蛋,被肥屌老公的肉屌欺负到完全雌化败北的照片吗~至于
白色裹尻瑜伽服一字马挨肏的那一次,我可是非常喜欢的哦,可是想要打算作为
婚礼上展示的照片呢~」
纤细的腰肢被粗糙的手掌环拢。
浆熟肥腻的白丝肉尻,即使是被素白色的旗袍包裹,依旧是轻易的挤出淫熟
的肉痕,即使是被细腻的白色纤薄丝袜紧紧裹缠,依旧是在爱莲娜芙缇仿佛有意
无意的碾压之下,肆意的将法布肥大的睾丸与肉屌轻轻的挤压在肥熟的白丝旗袍
肉尻之下,本该素白色的白色旗袍,更是仿佛已经完全被淫熟焖湿的淫气汗润,
明明本该端庄的白色旗袍近乎完全化作淫痴骚贱的婊子用情趣旗袍,过于肥熟的
肉尻与微肥的白丝肉腿,更是让本精美的白亦君旗袍在两侧几乎开叉到了极点,
让旗袍的前摆与后摆几乎唯有窄短的布条将肥屄与屁穴遮盖。
狰狞粗壮的肥屌,几乎已经完全深陷在这位身穿婊子旗袍的肥尻痴贱小新娘
白丝肉腿之中。
宛若马屌一般的肉屌,更是被肥熟的肉屄挤压轻吻。
大胆的主动索吻,带出淫靡的丝线。
但肥淫痴贱的肉屄,却也是一同在马屌之上深吻处淫痴的肥屄吻印。
让法布本就狰狞鼓胀的肥屌几乎轻易的将窄短的旗袍裙摆撑起,宛若是让这
位有着肥腻厚重白丝肉尻的婊子小新娘,撩起自己的旗袍裙摆展示自己的礼仪一
般,俏丽的练级带着一抹坏坏的笑颜,指尖勾起折扇轻轻的绽开,刚刚还亲吻在
马屌之上留下淫丝肥屄印的蜜穴,在旗袍前摆被掀开之下,更是丝毫再无遮掩,
似乎是肥腻厚重的肉尻太过肥熟,几乎将纤薄的白色丝质连裤袜都撑到快要坏掉,
而肥屄与肉尻处更是让布料深陷其中,将本就淫痴到仿佛无时无刻处于发情状态
的肥屄,都肆意的勒出下贱的骆驼趾,此刻肥熟的肉屄更是仿佛还在跨坐在马屌
之上,在轻柔的撸动肉屌一般,带出淫腻甜甘的媚汁。
「官人~」
「小娘子这厢有礼了~」
带着媚笑的折扇将俏丽的脸颊遮掩几分。
宛若是想要与自己的旗袍契合一般,故意的摆出端庄大家闺秀的态度,但在
素白色的旗袍之下,被细腻白色丝袜包裹的肥屄,却是仿佛因为刚刚还在亲吻着
马屌一般,在仿佛高潮一般溢出大量的淫靡汁液,仿若是仿佛想要彻底展示自己
反差肥臀肉尻痴淫婊子的身份一般,微肥的白丝肉腿更是尽力的岔开,肥腻厚重
的尻肉更是因为此刻依旧半坐在法布的大腿之上,而被淫汁浸湿挤压出体液碰撞
的声响,在窄短的白色旗袍之下更是大量密集杂乱的阴毛,仿若是在告诉自己的
官人,小娘子可就是一个挨肥屌爆肏别无用处的小个子肥屄肉尻便器。
「官人万福,可不要看小娘子的肥屄痴了~」
精巧漂亮的折扇,伴随着爱莲娜芙缇宛若妖精一般悄然自法布的怀中脱身而
舞动,素白色的旗袍裙摆更是带出令人目眩的舞姿,下一秒这位娇小的银发异色
瞳肥尻小新娘,便是悄然扑倒在法布的怀抱之中,漂亮的折扇轻柔的撑开,似乎
是想要遮掩自己刚刚的白丝肥尻跨坐在法布的大腿之上留下的汗气臀印被轻抛,
而温润的唇瓣却是肆意的将马屌一般狰狞鼓胀的肥屌细致的包裹榨取,纤巧的手
掌将自己的眼眸遮掩,似乎是自己都羞怯于瞬间化作下贱吸屌脸的淫痴本能,过
于纤长的小舌头更是仿佛想要挤入到马眼之中一般,肆意刮擦摩挲龟头马眼,而
过于狰狞的肥屌更是深陷入这位银发肥尻旗袍婊子的嘴穴最深处,让爱莲娜芙缇
的嘴穴都仿佛完全变成马屌的模样,下贱的吸吮声更是伴随着骚脸被拉长,「噗
嗤噗嗤」的榨精吸屌声响,更是让肥尻都仿佛在轻轻的颤抖荡漾出淫痴的臀浪。
「呼,官人莫要欺负奴家了~」
「不若小娘子为官人吸屌榨精,官人为奴家涂上胭脂唇彩可否~」
*** *** ***
「那就……」
「那就。」
「请问是收件人肥屌老公爹法布吗?我是您购买的超厚重雌腻肉尻肥屁股便
器飞机杯,情趣婚纱小新娘莉莲娜芙缇,兼肥屌老公爹的专用肥臀飞机杯痴女婊
子,适用范围为每日噗嗤噗嗤吸屌脸榨精来叫醒肥屌达令起床,使用雌腻肉厚的
白丝肥尻为达令焖杀按摩,因为也是一米二的娇小体型,所以小新娘莉莲娜芙缇
也可以适用于在外出时佩戴在肥屌上,进行子宫湿吻榨精,即使是在家中也可以
随时掰开雌熟肥腻的尻肉,使用马屌爆肏奸淫灌精灌尿,在不使用使会自动进行
自慰高潮禁止,以方便让达令随时爆肏到处于发情状态的雌熟肥尻白丝飞机杯小
新娘,因为是受孕新娘所以非常适合作为精液便器来使用,在夜晚将小新娘莉莲
娜芙缇抱在怀里,所以爆肏射精,因为是西瓜肚精液孕肚痴女,所以被灌精成精
孕西瓜肚,会非常容易潮吹求饶露出痴女婊子脸,如果确认无误的话,请收件人
肥屌老公法布,在我的肥尻上写下【专用雌熟肉厚白丝肥臀婊子痴女飞机杯】来
签字收货。」
「呜呜~」
「因为,只是刚刚的那些话,就,就已经非常羞耻了!」
「而且,姐姐还在噗嗤噗嗤的吸吮着达令的肥屌,使用舌头卷起达令的包皮,
清理精垢雄臭精腥的味道会非常明显的,所以,才不是喜欢被暴肏受虐的飞机杯
痴女婊子!是闻到达令的精腥雄臭,就会理所当然降下子宫,来做好受奸受孕准
备的完美小新娘!」
早已娇羞到变成酡红色的脸颊宛若酒醉一般迷人,细腻到犹若月昙的肌肤更
是让莉莲娜的丝毫羞怯都无法遮掩,上一秒还在被姐姐爱莲娜肆意吸吮舔舐,甚
至留下明显唾液丝线的肥屌龟头,突然抵在小腹子宫之上,更是仿佛能够清晰的
感触到这位肥腻厚重的雌熟肉臀娇小飞机杯瞬间进入受奸状态一般,将子宫降下,
如纱的婚纱新娘裙摆之下,更是能够清晰的看到被白色丝质裤袜包裹的肥屄几乎
都已经被忍不住泌出的淫汁润湿,仿佛是想要遮掩私密,但已经完全陷入到肥屄
深处,反而是让莉莲娜每一次抬腿,都会刮擦阴蒂的蕾丝内裤,更是完全失去任
何遮掩作用,紧贴在肥屄之上,让这位娇小到不过一米二身高,仿佛就是为了成
为雌腻肥尻鸡巴套子的莉莲娜,略微不适的轻轻挺动腰肢。
却也是让本就淫骚肥熟的肉屄,仿佛是想要主动求肏一般挺起。
粗糙的手掌突然的抽打在肥熟的肉屄之上,更是瞬间让这位娇羞的小新娘发
出轻微的呜咽。
「因为作为小新娘应该做好达令的马屌储精壶,而且,而且……」
「昨天是和姐姐一块白丝一字马,勾引肥屌达令受奸灌精到变成西瓜肚,而
前天则是和达令坐在一块玩游戏,因为情不自禁去当做达令的马屌专用鸡巴套子,
没注意也被达令灌成精孕西瓜肚了,而大前天则是一块外出去购买口红,挑选口
红,然后拜托达令使用肥屌帮助我们试唇色,最后也和姐姐在牵手手逛街时被灌
肠受精液肚,因为总是一不小心就变成精孕西瓜肚,或者就是在当达令的睡眠鸡
巴套抱枕,所以总是忘记阴毛剃成爱心形,唔,这样会没办法穿逆兔女郎服装的……

纤细的双手仿佛是在无意识的别再背后,纤柔的声线更是带着说不出的轻缓,
仿佛是害羞一般,只是早已将白色的连裤丝袜润湿的白丝肥屄,却是仿佛在主动
的想要被欺负一般的轻轻挺起,被法布粗糙的手掌肆意的抽打,明明雌腻肥熟的
肉屁股依旧是跨坐在法布的大腿之上,但早已被欺负到不断漏出淫靡职业的肥屄,
却是早已隔着纤薄的新娘纱衣在法布的大腿之上,留下一个又一个的肥屄吻印,
与满带湿热汗气的肥臀尻印混合,而在狠狠的抽打肥屄教育后,粗糙的手掌更是
沿着腰腹挤入到白丝裤袜之中,粗暴的抠挖到已经完全被肉厚白丝肥尻淹没的马
屌假阳具,狰狞粗壮的马屌在轻易的抽出时,更是带出屁穴仿佛不舍一般的噗叽
声响。
「因为总是被肥屌达令灌精到变成精孕西瓜肚后抱着我睡觉……」
「而且我也一直想要变成受孕新娘所以经常佩戴达令尺寸的马屌假阳具。」
「还有,总是和达令一块玩游戏,所以肥屁股不知不觉就被肥屌达令肏到变
成这样又淫腻雌熟又厚重熟焖了……」
「何况!何况!作为青梅竹马!作为和法布勾指起誓的我!被达令的肥屌肏
到变成这样天生就该当肥臀鸡巴套子的身材,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吧!」
肥腻厚熟的臀肉,与淫腻湿焖的蜜汁,早已让厚重的白丝连裤袜紧贴黏腻在
莉莲娜芙缇的肥尻之上,肥腻厚熟的肉尻臀缝与肥屄更是将布料卡死在其中难以
抽出,甚至仅仅是褪下点点,都仿佛都会挤出大量甜腻的雌香淫汗,将整个房间
都渲染上一层厚重的雌性渴奸媚意,让这位有着厚腻雌熟白丝肥臀的娇小飞机杯
婊子,在略微苦恼于法布大腿上,留下数个清晰的汗湿闷热臀印后,由贴心的姐
姐递上了早已为自己的妹妹所准备的厚重的白丝连裤袜,厚重到几乎不透明的厚
实连裤袜丝袜,细致的将微肥的白丝美足包裹,早已被淫汁润湿的纤薄白丝亦也
是仿佛被焖煮一般细致包裹,但即使是被厚实的白色连裤袜紧紧裹缠,但似乎若
有若无的雌香蜜味都依旧无法遮掩。
被细致包裹的白丝肥尻,轻柔的挤压在法布的脸颊之上,但下一秒却是因为
肥腻肉尻自身的重量,瞬间几乎将法布的脸颊完全焖压,即使是穿着双层的厚重
白丝连裤袜,但厚腻肥熟的肉尻却依旧是轻易的将法布的任何呼吸权利夺走,严
密而细致的使用柔软的尻肉将法布的脸颊遮盖,淫腻的雌香,仿佛更是能够隔着
时厚实的白丝连裤袜溢出,仿佛已经被汗气焖煮的白丝肥尻婊子淫香,更是让本
就狰狞的马屌,几乎将吸吮着肥屌的爱莲娜小嘴撑到完全化作下贱淫痴的模样,
过于娇小的体型更是让作为妹妹的小新娘莉莲娜,似乎仅仅对法布进行肥尻焖杀
依旧无法坐稳,唯有仿佛无意一般的使用水晶高跟鞋,轻轻踩踏在蓄积着满满精
液的蛋蛋之上。
「唔,达令~」
「你还没有在人家的肥屁股上签字呢!」
「我可是你订购的超厚重雌腻肉尻肥屁股便器飞机杯情趣婚纱小新娘莉莲娜
芙缇,兼肥屌老公爹的专用肥臀飞机杯痴女婊子喔~」
*** *** ***
「那看起来还是挺方便的……毕竟晚上不用去上厕所,可以直接在床上解决
了」
「怎么会有男人看着汗蒸肥臀印就撸到死啊,那种真的还能算男人吗」
(被肥臀和痴穴双重刺激的蛋蛋和肥屌,随着莉连娜的话语更加激烈)
「要是早上真有你们两个激烈地吸屌母猪口交声当做起床铃声,还能第一眼
看到你们两个骚货的拉丝肥穴的话,那肯定起床第一件事,就是要干爆你们两个
的厚肉肥臀」
「不会有屁股骚逼和奶子都肥成这样,穿上高很鞋也不过140的大家闺秀的,
哪怕这样你也就是个有古风感的情趣飞机杯暖屌壶」
「和你那个痴女妹妹一样,也是个杂乱阴毛的下流肥穴,等你们什么时候都
把阴毛整理成爱心形,就一起穿上兔女郎来继续伺候我的肥屌」
「没被你这个厚肉肥臀鸡巴套子压在蛋蛋上还有点不习惯」(慢慢从爱莲娜
的包里摸出淡蓝色的口红)
(理顺好面前吸屌飞机杯的头发后,调整到可以看到任何角度的位置,粗暴
地扯动莉莲娜的头发,强迫面前的鸡巴套子露出下贱的吸屌脸的同时,再用另一
只手快速抽打着面前痴女婊子的吸屌脸)
「旁边吸的这么紧还能空出舌头给我舔马眼,真是个优秀的暖屌壶,我还是
喜欢这个颜色的,我给你涂上等下要用嘴唇给我蛋蛋上亲满,懂了吗」
(用口红细致地涂抹在已经完全和肥屌贴合的嘴唇,涂完的瞬间就在莉莲娜
嘴里爆射出浓精)
「自己把你的厚肉肥臀准备好,等爽玩你的妹妹下就来暴肏你的旗袍肥臀」
*** *** ***
「字好多好烦不写」
「哪有做新娘的闻到屌臭味和精臭,就子宫下坠准备受孕了」
「肥穴被这样抽打都能兴奋,还说不是受虐狂婊子」
「哪有挨肏就肥的这么理所当然的,明明就是你天生就是个厚肉肥臀婊子,
哪怕一辈子带着假阳具也一样」
「齁~~!这个爽,你这种厚肉肥臀除了挨肏也就这个作用最大了!」
(被高跟鞋踩着蛋蛋的同时颜面骑乘,双手抱着厚丝肥臀整个脸都主动埋在
了厚重的白丝里)
「烦死了现在就给你的这个白丝厚肉肥臀签字!」
(半脱下爱莲娜的厚丝裤袜,可以整个看到被拔出马屌假阳具,还未完全闭
合的屁眼,随后双手扶着肥臀,直接爆肏进爱莲娜的屁眼里)
(整个人都把爱莲娜压在身下粗暴地肏弄,随后翻过身子躺在地上,仍旧在
暴肏爱莲娜的厚肉肥臀)
「莉莲娜快点把你的旗袍肥臀坐在老公爹脸上!」
(被两个双胞胎骚货的夹击攻势再次榨出浓精,全部射进了爱莲娜的屁眼里)
「看看你的老公爹给你签字花了多大的劲」
(拿起一边才被刚刚拔出的马屌假阳具,一口气插进刚刚拔出肥屌的屁眼里)
(把精液全封在厚肉肥臀里,随后就拉起厚重的白丝裤袜,抽打着爱莲娜的
肥臀)
「快点把口红涂好,等下轮到你来录吸屌声了」
*** *** ***
「唔呀~那种看着人家的肥尻汗气臀印,都会噗咻噗咻射精的垃圾劣等男性,
当然只能给我当ATM啦~而且那群废物公狗连最基本的生存能力都没有,上一次人
家只是为了给肥屌老公进行惯例的反手吸屌榨精,而已稍微离开一段时间,然后
回去就看到被人家肉肥熟尻压出臀汁汗印的坐垫,就被一只ATM废物公狗拿去当做
飞机杯去撸动无能小鸡吧了,结果完全失去射精控制能力,只能像是垃圾一样闻
着人家的雌穴淫汗,把蛋蛋里面的精液都全部射干净~唔,就是上一次我和莉莲
娜去临时担任偶像,所以特意在脸上留着弯弯曲曲阴毛,化身吸屌痴女反差淫畜
母猪偶像那一次喔。」
「忘记了也是完全没办法的事情嘛~」
「毕竟人家也完全~不记那些ATM们的名字喔。」
古韵古香的精巧折扇被轻柔展开,有着华贵银色双马尾的娇小肥尻肉臀恶劣
旗袍娘,完全忘记这是哪个ATM上供于自己,轻柔的将折扇遮掩俏丽的小脸,透过
正好的阳光更是可以清晰的看到在折扇的扇幕之下恍若影戏一般的淫技,俏丽的
小嘴几乎将狰狞的马屌完全的包裹,肆意的吸吮更是让保持真空吸屌脸的嘴穴都
仿佛被拉长,骚痴淫贱的噗嗤噗嗤吸吮声更是伴随着仿佛影戏的折扇半遮而更为
淫痴骚贱,俏丽的折扇所无法遮掩的小脸更是仿佛依旧带着几分一如往常的冷艳
恶劣,让这位娇小的银发魔兽网恶劣旗袍娘宛若是在俯视鄙弃那些追捧自己的废
物公狗,但在折扇所遮掩的美艳唇齿,却是已经完全仿佛化作为了吸屌而存在的
下贱母猪淫颜。
一边浅语数落着自己的ATM是多么无能的废物。
一边却是刻意的发出清晰到最为适宜被录音作为铃声的吸屌声。
「呼呼。」
「既然如此的话,那么官人什么时候和小娘子成婚呢~」
「小娘子会每天都为肥屌好老公献上吸屌榨精闹铃哦,会好好的使用肥屄互
相贴贴亲亲,拉出淫靡丝烂的媚汁,告诉肥屌老公像我们姊妹这样的肥尻巨臀飞
机杯婊子,生来就是为了给肥屌老公使用马屌爆肏的喔~」
「不过比起妹妹莉莲娜,我留着这样的杂乱阴毛与下贱肥熟肉屄,可是为了
避免被骚扰哦,毕竟虽然并不是全职偶像,但人家偶尔还是会遇到一些纠缠不清
还看不清自己的垃圾废物哦,明明只是闻着人家的白丝肥尻汗气都快要射精的垃
圾废物,但还是想要来追求人家,为了把它们教育成合格的ATM机,人家偶尔也是
需要穿着露出肥屄和阴毛的白丝开档连裤袜,来坐在那些垃圾公狗的脸上让他们
知道,作为仅仅是闻着人家的肥屄汗气,就会射精到蛋蛋都坏掉的公狗,是没有
追求人家资格的哦,还有一些自认为顽强的公狗,明明看到人家的爆乳厚重肥尻
都是在极力忍耐射精了,还想要和人家谈条件,结果还不是看到人家的杂乱肥痴
的阴毛,就会完全认输无条件答应人家的所有要求~」
似乎是太过嫌弃自己的那些ATM公狗。
手掌之中被把玩的折扇都被随意的扔掉,将仅仅只是使用纤细的手掌遮掩自
己的眼眸,却是不间断发出母畜一般,下贱吸屌脸的拉长骚嘴展示。
宛若已经完全贴合肥屌吸屌榨精的嘴穴,似乎想要将马屌一般粗壮的肉棒齐
根包裹,恶劣肆意的榨精,却是让这位娇小银发双马尾肥尻婊子自己都没有察觉
到自己的嘴穴似乎完全紧贴在肥屌之上,甚至每一次的包裹肥屌,都会发出啵唧
的淫乱声响,发丝被轻轻的拉扯,更是让本就将肥屌包裹的嘴穴仿佛恶劣本性一
般想要反抗,让淡粉色的唇瓣仿佛亲吻在蛋蛋之上,带出更为淫痴骚贱的吸屌声,
完全贴合在肥屌之上的下贱真空吸屌脸,更是伴随着被恶劣抽打仿佛完全坏掉一
般,死死贴合在肥屌之中,本精巧可爱的脸颊,都完全的伴随着抽打脸颊而彻底
拉长到变形,纤巧的舌尖更是仿佛要挤入到马眼之中一般肆意刮擦着马屌,吮吸
式的榨取,更是让本俏丽的脸颊被抽打到变成羞魅的绯红色,都完全保持着嘴穴
飞机杯最为标准的吸屌榨精。
为妹妹所准备的浅蓝色口红被轻点在吸屌榨精的唇瓣之上。
让这位姐姐却是丝毫没有羞耻的在肥屌与蛋蛋上留下唇印。
明明是细致的涂抹唇彩,但却是让这位银发肥尻嘴穴吸屌用飞机杯,几乎是
让骚嘴都紧贴在肥屌之上,遮掩漂亮眼眸的手掌更是轻柔移开,别在纤细的素白
色旗袍身后,让温热的嘴穴几乎每一次的吸吮,都仿佛被轻柔的牙齿啃咬,似乎
是害怕身躯不稳,仿佛支点完全只有被吸吮榨精的肥屌一般,下贱淫痴的嘴穴榨
精,更是让狰狞鼓胀的马屌仿佛龟头要陷入到这位娇小肥尻嘴穴飞机杯的喉咙之
中,轻轻的抬起脸颊与法布的大胆对视,仿佛是在展示自己明明涂上漂亮唇色,
却反而更为淫贱骚痴的吸屌脸,让马屌仿佛完全无法忍耐一般的将大量浓精射出。
大量浓精的灌入,更是让娇小的肥尻银发双马尾肉尻婊子吞咽声完全不止。
清晰的精液饱嗝,更是带出精液泡泡。
涂上浅蓝色唇色的唇瓣轻柔张开,在温润的唇瓣之中却是没有丝毫的精液残
留。
「嗝~」
「亲爱的那么粗暴的吸屌抽脸~不是希望人家能一边能够打着精液饱嗝,一
会爆肏人家妹妹的时候,还有作为姐姐的湿吻蛋蛋与舔肛催精嘛~」
*** *** ***
「可是,可是!」
「作为小新娘,以后也要去负责在吸屌榨精时,使用舌头来清理达令包皮之
中藏着的精垢,在外出时为了保持亲密,更是要达令给这边的子宫或者是屁穴里
面灌满腥臊的浓精,而居家的话,作为达令的受孕新娘也要在非受奸状态下,佩
戴好肥屌老公的马屌假阳具禁止使用嘴巴呼吸,来进行气味调教,同时戴着鼻勾
和呼吸面罩进行婚后适应训练,呼吸面罩的一端,还必须要连着从我们姊妹的白
丝肥尻屁穴中抠挖出来的变质腥臊浓精,毕竟,这样才会成为随时可以被达令灌
精受孕的小新娘嘛!虽然!虽然!作为小新娘这边还没有和达令结婚!但是为了
成为完美的受孕小新娘,这边已经开始这样的进行自我新婚修行了!连佩戴者鼻
勾闻着达令的肥屌,情不自禁吸屌脸榨精都不会的新娘才不是好新娘!」
「所以!」
「作为小新娘闻到达令的屌臭味和精臭,就会子宫下坠准备受孕了是正常!」
「咿齁齁齁齁~~」
「小新娘不敢顶嘴了,请达令不要再抽打肥屄惩罚了呜呜~」
宛若随时准备好受奸挨肏,准备高高挺起,既像是在模仿着男性进行着排尿,
又像是在高高的挺起淫熟肥屄想要被欺负的淫痴姿态,更是伴随着肥熟厚重的肉
屄被隔着纤薄的白色裤袜被狠狠的抽打,而让这位穿着新娘纱裙的马屌专用雌熟
肉厚白丝肥臀婊子痴女飞机杯,发出母猪一般的痴吟,即使是被纤薄白色裤袜包
裹,却依旧是厚腻肥重到仿佛只是坐下,都会在椅子上留下肥尻肉印的浆腻尻肉,
更是伴随着肥屄被抽打,而荡漾出骚熟的白丝肉浪,大量的淫汁,甚至伴随着被
恶劣的抽打而喷溅流出,几乎将法布的大腿之上都涂满淫汁,肥熟的肉尻更是晃
动不止,带出淫汁的丝线拉扯出黏腻的焖湿感。
「唉?人家不是因为天天挨肏,所以才变成肥腻厚重的白丝焖熟肉屁股的?
可是姐姐经常说,如果和我一样的频率,天天被达令抱着肏当马专用雌熟肉尻便
器飞机杯的话,也会有着像是我这样的厚重雌熟白丝肥臀的……」
「齁唔齁咿呀齁齁齁~~」
「呜呜……」
「非常对不起,达令的小新娘,生来就是该被肥屌老公爹当马屌飞机杯随便
肏的雌熟厚重肥臀婊子,即使是不天天被肥屌老公爹爆肏灌精成西瓜肚,而是每
天戴着马屌假阳具也会变成这样有着焖湿雌熟厚重肉尻的白丝婊子鸡巴套的~而
且还总是因为雌熟肉厚的白丝肥尻,会让蕾丝内裤陷入到肥尻臀瓣里面,需要肥
屌老公达令来帮忙,经常需要坐在达令的脸上让达令帮忙,把陷入到肥尻臀瓣的
蕾丝内裤拽出来,平时还没用到没有姐姐帮忙,不被肥屌老公抱住厚腻雌熟肥尻
连开档连裤袜都不会穿,还经常因为闻到肥屌老公爹的雄臭味道,发情到子宫降
下潮吹把丝袜弄脏……」
杂乱旺盛的阴毛所遮盖的耻丘之下,肥熟的肉屄,更是早已被抽打到宛若受
虐婊子一般被抽到潮吹,大量黏腻的淫汁几乎将留在法布大腿之上的肥屄印都遮
盖,高高挺起被蕾丝内裤,勒陷的肥屄每一次的被粗暴抽打,更是会让这位带着
酡红色羞怯感的银发双马尾异色瞳肥臀婊子幼女,发出完全是母猪一般的雌叫,
甚至宛若完全求饶一般的,将身上的白色连裤袜都沾满淫汁,由姐姐细心准备的
更为厚实款式的白色包臀连裤袜,伴随着法布的帮助被轻易的穿戴,让这自觉犯
错的小新娘颇为乖巧的使用肥腻厚重的肉尻,跨坐在法布的脸颊之上,焖熟着雌
香媚汁的白丝肥尻,即使是被又一层的白丝包臀连裤袜紧紧裹缠,依旧是本能的
勾动法布的雄性本能,催促着蛋蛋生产浓精,纤巧的水晶高跟鞋踩踏在蛋蛋之上,
更是让刚刚才被姐姐爱莲娜吸屌榨精的肥屌迅速再一次勃起鼓胀。
下一秒。
伴随着厚重的双层丝袜被褪下小半,狰狞鼓胀的马屌肆意的侵入到因为刚刚
还在佩戴者马屌假阳具,甚至此刻都依旧无法完全合拢的肥熟屁穴最深处,伴随
着双手紧紧的抱住厚腻雌熟的婊子肥尻,肆意的宛如打桩一般将马屌侵入到这位
羞怯的银发双马尾肥尻熟臀婊子爆肏奸淫,厚重的雌熟肉臀,伴随着打桩一般的
抽插奸淫,被冲击到不断挤压成椭圆,娇小的马屌专用白丝肥尻鸡巴套子,完全
的被挤压在身下,微肥的白丝肉腿更是完全的被挤压在纤细的腰肢之上,狰狞的
马屌每一次的侵犯,都清晰的带出明显清晰的噗叽交合声,肥熟的白丝肉尻宛若
是吸吮着肥屌一般,让马屌的每一次抽插都带出淫靡的交合声,仅仅被褪下小半
的双重白丝肥尻,更是带着完全被焖煮到呛鼻的雌香,让马屌的奸淫每一次都肆
意将浓精灌满。
淡蓝色唇彩的唇瓣肆意的亲吻在蛋蛋睾丸之上。
下一秒,其实完全不输给妹妹的厚腻肥重旗袍肥臀,跨坐在法布的脸颊之上,
让黝黑粗壮的马屌肆意的将最为浓重的浊精射出,灌满马屌专用鸡巴套子白丝肥
尻小新娘的屁穴最深处。
厚重雌熟的白丝肥尻,仿若不舍一般吸吮榨取着狰狞的马屌,让粗壮狰狞的
肥屌在抽出时,甚至发出了噗叽啵唧的淫痴声响,大量的浓精尚未流出,但下一
秒肥腻厚重的雌熟屁穴便是被马屌假阳具挤入,厚实的双层白丝连裤袜,再一次
将焖湿熟腻的白丝雌熟肉屁股包裹,让肥腻厚重的白丝肥尻,宛若是被注满夹心
奶油的泡芙,粗糙的手掌肆意的抽打在肥尻之上,甚至是让本就浆熟厚腻的肥臀,
仿佛想要让手掌都陷入其中一般,被马屌死死堵住的屁穴中封存的浓精,却是被
挤压而出,大量浑浊的浊精甚至自白丝肥尻中挤出,让这位佩戴者马屌假阳具的
肥尻雌熟受孕小新娘,被完全的签上了【达令专用雌熟肉厚白丝肥臀婊子痴女飞
机杯】标签。
*** *** ***
「作为合格的肥臀痴女飞机杯,难道不应该被打屁股到喷精潮喷都要土下座,
对着肥屌献媚才对吗?」
「都想当肥屌的新娘了,更应该让你的姐姐给你涂上口红,深吻老公爹的屁
眼留下唇印后,看着老公爹的眼睛一直吸屌脸到老公爹满意为止吧?」
「莉莲娜你也别想吃了浓精就偷懒」
「等下给你妹妹涂好口红后,还要在你妹妹吸肥屌发情的时候,把她屁眼里
的马屌假阳具抽出来,插进自己屁眼里好好做准备」
「等你妹妹给我吸完屌,就要干爆你的旗袍厚肉肥臀」
「最后就让你妹妹含着老公爹的肥蛋,全部射在你的肥臀里面」
*** *** ***
「唔咦咦咦齁齁齁~」
「因为屁股越来越淫厚肥熟了,所以连土下座媚屌道歉都有些生疏了~对不
起齁唔唔!明明是达令的小新娘,却没有做好自己身为马吊专用肥尻肉臀飞机杯
的自觉!」
挺翘的雌熟白丝肉尻,几乎早已被浓精焖煮到带着浆腻的油光,湿焖的浓精
与被挤压的汗气,几乎被死死的封存在了厚重的双层白色连裤丝袜之中,但却反
而让格外雌熟肥腻的厚重肉尻散发着油熟的淫气,粗糙的手掌每一次的抽打在将
肥臀包裹的白丝肉尻上之时,更是会让肥屄仿佛求饶一般喷溅出雌甜的蜜汁,受
虐淫痴的身体更是会带动连锁,让努力绷紧的肥尻屁穴都会沿着马吊假阳具被挤
出大量的浓精,早已在之前马吊爆肏奸淫之下,完全投降败北的雌熟肉尻,几乎
此刻依旧酥醉在屁穴无间断受孕潮吹的余韵之中,甚至连被挤入的马吊假阳具都
无法包裹,让这位努力压下腰肢,想要土下座道歉的银发白丝肥尻小新娘,完全
是在屁穴喷精状态,进行着压腰抬臀的土下座淫姿。
悠久的浅粉色,宛如游历过江南水乡的胭脂色彩,随着那份古韵被时光沉淀,
轻点唇瓣抹上色彩,抿起唇纸,似卿如画,本该白丝肥尻旗袍娘的姐姐所涂上的
色彩装饰,在雌熟纱裙小新娘的妹妹唇齿之上,却是带着一份反差的魅惑感,酡
红色的脸颊,仿若已经化作比唇瓣更为明艳的色彩,肥腻厚重的雌熟肉屁股,更
是在土下座道歉后岔开跨坐在地上,以让侵入到肥尻屁穴最深处的马屌假阳具,
能够将肆意灌入到屁穴深处的温热浊精储存,大胆的舌吻、舔肛刺激,与唇印一
同印在了法布的肛门口,留下与古韵浅粉色彩截然相反的骚贱淫痴。
「唔~」
「因为姐姐总是喜欢为达令做舔肛舌吻的亲亲,而且作为偶像还经常购买各
种颜色的口红,来让达令帮忙试色,感觉像是在和姐姐间接吻一样……呜,达令
不可以告诉别人,我和姐姐在为达令舔肛舌吻的时候间接吻哦!姐妹之间的间接
吻,想想就感觉好羞耻。」
鼓胀肥硕的龟头轻柔的被温热的口腔包裹吸吮,纤细的手掌撩起一抹发丝,
来避免吸屌榨精时无法被达令看清自己下贱淫痴的吸屌脸,依旧残留在尿道之中
的点点残精,被莉莲娜仅仅是吸吮着龟头却轻易发出的下贱吸屌声,而被以新娘
式的吸屌脸榨取而出,比起姐姐更为纤长的小舌头,更是能够将马吊都卷绕部分,
仿若蛇舌一般缠绕着肥屌,伴随着骚嘴一点一点包裹带给肥屌,仿佛被双重吸屌
飞机杯榨取的错觉,只是漂亮的眼眸却是在认真的注视着法布,仿佛是在自豪自
己作为小新娘,最为擅长吸吮着肥屌老公爹的马吊,一下就把自己被人追求的偶
像颜,化作骚痴淫贱的吸屌颜。
只是雌熟厚重的白丝肥尻中,将浑浊温热浓精锁栓在屁穴之中的马吊假阳具,
伴随着姐姐突然的抽拔而出,却是瞬间让这位娇小的肥尻厚肉雌熟肥屁股飞机杯,
发出格外清晰的淫痴吸屌声,焖煮浓精与蜜汁,无时无刻散发着雌性媚熟汗香的
肉尻,甚至都在不断伴随着吸吮着马吊而扭捏摇晃,肥腻焖熟的尻肉更是即使被
白色连裤袜包裹清晰的挤出肉浪,大量的浓精,仿佛下一秒就会自屁穴挤出,更
是让这位小新娘宛若羞怯到极点一般,本就卷绕马吊的蛇舌更是馋屌一般吸吮,
温热的口腔无时无刻的吮吸,更是仿佛当肥屌陷入到这位银发肥尻小新娘的喉咙
之中。
仿佛是想要希望姐姐把马吊假阳具还给自己。
但蛇舌的馋屌榨精式卷绕,却仿佛让这位马吊专用鸡巴套子小新娘主动戴上
了口枷,温柔包裹马吊的嘴穴完全只有作为吸屌飞机杯的用途,即使不断发出噗
啾的淫响,却也仿佛只是这位白丝雌熟肥腻婊子小新娘的榨精淫戏。
唯有雌熟焖湿淫亮的白丝肥尻此刻跨坐在地上,任由大量的浊精肆意喷出,
将这位小新娘化作吸屌中毒的屁穴喷精高潮婊子痴女。
「伦家才不是馋屌中毒~啾~」
吸吮榨精的拉长嘴穴,完全与这位肥熟肉尻白丝肥屁股小新娘做出截然相反
的啾啾吸屌榨精声响,让微小的反驳声反而化作更为淫痴的骚贱淫语。
*** *** ***
「唉~」
「明明作为青梅竹马连吃的小零食都不给我掰点~」
「但是在使用肥尻肉厚白丝飞机杯鸡巴套的时候却是完全没有忘记我这边!?」
纤细的小指与法布的小指轻柔的勾起,被纤薄白色连裤袜包裹的微肥肉腿,
早已尽力的保持着岔开状态,只是肥腻厚重的雌熟臀肉,却是依旧在窄短的旗袍
前摆后摆遮盖小半,恰到好处仅仅能够遮掩肥屄与耻丘上阴毛的宽度,似乎却是
能够化作作为撩动人心的尺度,伴随着纤细的腰肢不断的压下,让本并非太过浆
腻厚重的白丝婊子肥臀,都仿佛被挤压到变形一般,雌腻厚重的淫熟氛围,仿佛
都为这位娇小的银发旗袍娘渲染上一层说不出的淫魅感,俏丽的脸颊带着一抹浅
粉色的俏丽,完全岔开微肥肉腿的淫姿似乎仿佛在女上位榨精一般,不断的微微
撑起肥尻然后压下,肥腻厚重的白丝肥尻,更是仿佛带出淫靡的尻肉淫响,刚刚
自妹妹屁穴中抽出沾满浓精的马屌更是抵在地面,被这位银发双马尾肥尻婊子用
于自慰~
「嗯,穿着这么漂亮的旗袍,果然还是要复刻一次,我第一次向法布告白时
候的场景哦~」
「一边使用马屌假阳具自慰一边勾指起誓,要做法布的小新娘~然后因为被
答应使用肥屌抽脸而噗咻噗咻的自慰到潮吹~」
纤窄的旗袍前摆被涂上淡蓝色的指甲轻柔的撩起,在肥腻厚重的耻丘之上,
杂乱旺盛的阴毛,似乎早已在马屌假阳具的自慰之下,染上淫腻的汁液,肥腻的
肥屄似乎早已被纤薄的白丝连裤袜紧勒,粗壮狰狞的马屌假阳具,更是伴随着微
肥的肉体保持着岔开蹲姿,而侵入到最深处,水晶高跟鞋轻柔的让这位银发肥尻
旗袍偶像,无时无刻保持着一份从容的优雅,只是在使用马屌假阳具自慰的旗袍
娘偶像,却反而只会让此刻的岔开肉腿自慰的淫姿更具反差。
下一秒,粗壮的马屌假阳具便是被齐根抽出。
纤细的白丝肉腿仿佛被压下。
肥腻厚重的白丝肥尻更是被狰狞鼓胀的肥屌肆意侵犯到最深处,肥腻雌熟的
尻肉,仿佛在伴随着受奸的淫姿而被肆意的挤压到椭圆,过于有力的冲撞,更是
偶尔将肥熟的尻肉都挤压到微微变形,淫腻的汗气伴随着爆肏交合而肆意散发,
雌熟的淫气仿佛伴随着交合而升腾,肆意的爆肏奸淫与肥屌每一次的齐根侵入,
都是让肥腻厚重的尻肉之中都被带出精液泡沫,大量的淫汁与精浆让肥屌的每一
次灌精爆肏,都会带出点点的泡沫,厚重的白色后摆偶尔更是会轻飘飘落下,遮
盖雌熟肥尻被肥屌爆肏奸淫的淫痴,只是肥腻厚重淫肉,却是仿佛死死吸吮着肥
屌一般,完全毫无偶像礼仪的发出啾噗淫响。
雌犬式的交尾受奸,更是让这位银发旗袍娘俏丽的脸颊,都悄然浮现坏掉的
母畜淫颜。
肥硕鼓胀的蛋蛋,被妹妹吸吮亲吻,更是仿佛画上了淫靡的终曲。
仿若肥尻的吸吮肥屌啾噗淫响,与唇瓣深吻在蛋蛋上的噗啾淫声,一同交合。
大量的浊精肆意的射出,浑浊温热的浓精,更是将以母狗淫姿受奸的娇小旗
袍娘,灌精到小腹都鼓胀出明显的鼓胀。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