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希望的生活本不应该如此,谢谢你让我遇见了你】(1-2)


1。
【我曾经也还活着】。
这是他最近在单曲循环的歌名。
他其实并不是十分喜欢这首歌。
耳机里面传来的声音除了那旋律还算有些节奏以外,无论是那矫揉做作的歌
词还是那千篇一律的电音声,都不是他喜欢的东西。
之所以会单曲循环——那也只是因为歌名而已。
他觉得他曾经也还活着。
可他是什么时候死去的呢,他已经忘了。
似乎是他被生活与世界扭转成了【正确的模样】的时候。
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该是一副什么样的模样才能够被称之为【正确】。
世界、生命、存在,这些看起来就让人脑壳会疼的东西,他在刚对世界有所
认识的时候,特别喜欢去思考这些东西的究竟是什么样子的。
但是他并没有得出过答案。
他曾经很聪明,在那个遥远的曾经。
小的时候,他其实一直被家里人寄予厚望,只因其非常优秀的成绩以及时不
时会让大人不知答案的问题,而被期望着,期望他长大之后能成就一番事业。
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终究变成了自己最讨厌的模样。
日复一日的学习、成长,如同机器人一般的枯燥生活,无论是两点一线还是
三点一线都没有太大的区别,直到某一个夏天,他终于被所有的东西崩解了自己
的内心。
每一位大人都在期盼着他的将来、他的未来,却从来没有人问过他喜欢什么,
爱着什么,现在的所有生活都在为了未来而服务着,没有所谓的【现在】,他的
生活之中只有【未来】。
【这是为了你好。】
【这都是为了你以后能成为人上人啊。】
【你这孩子,为什么不懂得大人的心思呢?】
【你以前可从来不会顶嘴的,现在怎么学会了这种坏毛病了?】
【肯定是跟那些不三不四的朋友学的,以后你就给我在家里好好读书。】
所有的喜爱,都被从自己的生命中剥夺。所有的兴趣,从那天起再也没有办
法能够给他带来快乐。所有的爱好,都在那一天被他自己扔到了楼下的垃圾桶里
面。
所有的梦想,都被现实绑住了手脚。
不管是不是叛逆期,在刚换上了新一套校服的那天,他开始沉迷于游戏、酒
精,与香烟。
对于他的所作所为,生活中那些最为亲近的人,甚至也只是评论为【叛逆期】
而已,他们相信着等到这段时间过去,他就会变回最开始的听话模样。
现在想起来,是不是从听到了自己父母的这番对话时,他就已经死了呢?
等到他终于将校服从自己的身上剥离下来的时候,他离开了那一直待着的几
百米地方,换上了属于社会的成熟西装制服。
从小幻想着长大成人的他,终于在成为大人的那一刻,将自己曾经那有趣的
灵魂磨灭消除,碾碎的一点都不剩下。
【你才二十几岁,怎么眼里就没有光了呢?】
电脑屏幕里面播放着最近很火的一个视频,他依旧面无表情。
面对着这些卖弄情怀的东西,他早就已习以为常,内心里面连一点波澜都没
有泛起。
「怎么了,在看什么呢?」
办公室里,向着他搭话的人,也是公司里面最好的朋友之一。
「不……没什么,就随便看看而已。」
轻轻摇了摇头,他随手关掉了这个视频。
丝毫没有半点犹豫。
「啊啊……最近好累啊,项目落地了总算可以休息一会了……」
「是呢……」
轻轻回应着同事的话语,两人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靠在桌子的同
事里面手里拿着一杯不知道是什么的饮料,而他就很单纯地盯着屏幕里面的各种
东西,瞳孔里面的颜色被屏幕所映射着多彩而缤纷。
这种看似敷衍与应付的对话,才是他们习惯性的交流方式。
如果没有什么事情的话,他们两人可以这样随便说上半个小时的话语,随后
再将这次对话抛到脑海里面不知道哪个角落,两个人都再也想不起来这一次他们
究竟聊了什么。
成年人的世界就是这样。
他明白,同事只是想要与他随便说说话而已。
他并不在乎他的回应。
办公室外的天空早就已经黑了。
成为社畜两年的他,其实压根就不知道自己在忙什么。
尽管他自己已经觉得自己【堕落】到了一种十分不堪的程度,但是他还是成
功考进了一所211学校,并且在毕业了之后成功进入了某个【高级公司】。
那种家里人会用公司的名字来炫耀的级别。
而每天的996生活之中,那看似很忙的样子,实际上却与旁边的职场老油条一
样,都是在过着得过且过的生活。
只要让自己看起来很忙,那就是对的。
因为领导会觉得你很忙。
只要领导觉得你很忙,那你在社畜的生涯上就迈出了自己的第一步。
这是他毕业两年所总结出来的【经验】。
不只是他,身边的所有同事基本都是如此。
他看见过某种评论。
【如果你进入了一家公司,看到了每个人的脸都是面无表情的,在敲着键盘,
也不会与身边的同事说什么多余的话,那么这家公司必然是965无疑。】
【如果同事们都像朋友一样,办公室里面充满了快活的气息和氛围,那么肯
定是996的公司。】
【如果大家都兴高采烈,根本不像是来上班,配合着桌子上的零食饮料来看,
反而是一堆人要出去郊游一样,那就肯定是007了。】
他觉得这番话说的很对。
他也确实过着996的生活,身边的同事也确实是如此。
从大学毕业了之后,留在这座陌生城市里面的他跟许多人都一样,出租屋与
公司,每天都是两点一线的生活。
所以,他才觉得自己应该在他自己不知道的时候,已经死掉了。
「话说,等会下了班以后有什么安排吗?」
「……诶?」
意料之外的事情发生了。
从来没有被同事这样问过,下班以后什么的……
「倒是没有……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反正今天也是星期六了。
看了看电脑上的时间——20:46的数字也表明了他快要到下班的时间了。
而且明天可以休息一天。
这还是挺让他开心的。
毕竟996的生活真的是让人非常疲惫。
「那,我有个好东西要给你哦……」
「诶?」
叮咚。
手机的响声。
拿起来看了看,赫然就是同事君在社交软件上推过来的名片。
「这是你喜欢的那种哦?」
「……」
被抓住痛点了。
同事君非常清楚他喜欢什么样的类型。
年轻的女孩子。
他一直认为自己喜欢年轻的女孩子本身就不是一件可耻的事情。
男人是一种很纯粹的生物。
八岁的时候,喜欢的是十八岁的女孩子。
八十岁的时候,喜欢的还是十八岁的女孩子。
所以他觉得,他喜欢十八岁的JK少女也没有什么错。
时常会在上班的时候摸鱼去刷一刷那些舞见的视频,而刷的最多看的最多的
也就是自己最喜欢的JK制服了。
而自己的工位就在同事君的旁边,暴露了Xp什么的也不是什么非常难以理解
的事情……
「……不去,肯定也就是一些辍学妹化了化妆假装是JK而已,谁知道有没有
什么病。」
昨天刚发了工资的他,虽然比不上某平台上的年入百万的社会精英,但是每
月税后的工资能达到五位数的他对于自己的生活其实已经很知足了。
每个月扣除了房租水电以及吃喝花销之后,存个几千块钱不是非常困难的事
情,在这家公司工作的两年间,自己的存款已经趋近于六位数了。
自己的生活,就这样子一个人过着,也没什么关系。
就算没有人爱我。
「哎呀,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嘛!真的是JK啊!而且那个平台还蛮大的,不会
出现那种有什么病的情况啦,你不信你问老张,我都已经给他推过好几个……」
像是感受到了冒犯一样,同事君一把将他拉住了。
虽然好像暴露了一些什么。
「……你现在真的有点像那些推销的了哦?难不成你在下了班之后会去兼职
做一份老鸨子的活吗?」
「总、总之,这个妹子真的是一个极品啊!据说是因为生活所迫才到这种程
度的……你下了班过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吗!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啊?」
「话是这样说……你也确实没有骗过我什么没错,可是我没有想要去做这种
事情啊?」
「你要到死都是处男吗?」
……说不出话来。
其实不要说所谓的处男,他连女孩子的手都没有牵过。
他知道他自己的问题。
没有什么朋友,也不爱出去交际,平日里闲着没事情的时候就爱待在那狭窄
的出租屋里面,尽管里面被他装饰的特别好看特别小资,可无论如何,那也只是
一个十几个平方的休息室而已。
根本没有被称之为「家」的理由。
不管是看书也好玩游戏也好,反正出门这件事情真的距离他非常遥远。
连朋友都没有几个的他,女朋友这种东西,鬼才知道什么时候会来。
难不成也要期待天使从天上掉下来砸烂了自己的屋顶吗?
但……
「我真的没有想过要约这种……的啊?」
说到底,骨子里面的他其实是一个十分古板的人。
对,一个只有二十出头的,古板大叔。
所以,即便是他抽烟喝酒烫头,他也相信他是一个好……
不对……不是这个。
即便他从很小的时候就已经学会了抽烟喝酒、在社会上跟着那些不三不四的
小混混四处晃荡,可他也从来没有去纹过身。
因为他相信着身体发肤受之父母的这句话。
有的时候,他也觉得自己实在是有些老派的过分了,丝毫不像是这个时代的
年轻人一样,不会Rap,也不会唱跳和打篮球的他,平日里面甚至连爱好都没有两
个。
如果抽烟算一个的话。
没有什么是一定需要得到的,也没有什么爱好是一定会在闲暇的时间去实现,
放假的时候随便打打游戏消磨时间,没有游戏也无所谓,刷刷各大视频网站,看
看书他也能把时间就这样度过。
反正996的生活休息日不也就只有一天嘛。
「总之,你先加了人家的联系方式啊!这个妹子真的非常可爱啊,如果不是
因为跟你关系好的话,我都打算要……总之昨天才发了工资了不是吗,就当随便
玩玩,散散心呗~」
「……唔。」
话已经说到了这种程度。
虽然他并不在乎什么办公室礼仪交际之类的东西,但他也并不喜欢惹出一些
令人不开心的事情。
大家都不过是一个悲惨的社畜,何必要去找不痛快呢?
再说了,同事君说的也没错,反正昨天发了工资,今天就当成是随便出去玩
玩,散散心好了。
想了想自己钱包里面的余额,「大叔」做出了决定。
「那,就这一次哦……」
「好耶!」
虽然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同事君看到他同意了去做这种事情之后会这么开心……
*** *** ***
「呼……」
街边。
星期六的晚上,尽管现在已经接近晚上十点,但来来往往的人群并不会太少。
靠在一个石狮子旁正在抽烟的他,随手拿过手机看了看。
【那我们就约在XX酒店门口吧?】
【好的。】
这是最后的信息交流。
当着同事君的面加了这位……JK的社交账号之后,还没有等他先说点什么,
那边倒是先发了信息过来。
【5000,一晚,不议价。】
尽管看到这个价格的时候他微微皱了皱眉头。
有这么贵吗?
「安啦安啦,这个是一个……很正常的价格哦?」
同事君笑着回应了他的疑问。
「说真的,如果不是因为看你实在是太『可怜』,一点女人缘都没有,我是
打算自己去的。
「本身我们部门里面就已经是一个僧多粥少的情况了,再加上你这个十分让
人着急的性子,你究竟要打算什么时候才脱单啊。
「尽管你表面上不说,看起来也似乎不在乎这些,但是身为『前辈』的我可
看不下去啊。」
其实他知道,同事君真的是没有什么坏心眼的那种。
甚至说,除了喜欢去约……这种事情之外,同事君算得上是一位非常优秀的
人。
帅气、有才、多金、有知识、有技术。
对于他来说,他真的想不出任何一点同事君要害他的理由。
可能真的只是看不习惯他的性格而已……
「而且,我刚才就已经跟你说了,这个女生是真的因为家境的原因才来做这
个的哦?
「你不要问我是怎么知道的,我就是知道。
「所以说,很有可能,这么贵的价格,是因为她的……」
第一次吗……
脑中回想起了刚才下班前的交流,他随手将那已经抽完了的烟头扔到地板上,
轻轻碾了一下。
熄灭了呢。
所以说,他其实真的很讨厌这个操蛋的世界。
最讨厌西装革履的他,如今就站在街头,穿着那身上班时所穿着的,一丝皱
褶都没有的帅气西装。
「哎……」
算了,自己又在这里想什么东西呢。
说到底,除了这一次之后,生活本就再无交集了,不是吗?
懒得去想了,没有这个必要……
「……那个?」
等到他再抬起头的时候,面前出现了一位十分可爱的小女生。
「嗯?」
不得不承认的是,在看到她的一瞬间,他其实有点懵。
虽然可能说不上是落落大方,毕竟本质上来说他们也只是来做这种事情的,
多少会有一点正在「交易」的小心翼翼。
但出现在他面前的她,真的挺好看的。
清秀的脸上没有任何妆容,不施粉黛的她却给人了如同出水芙蓉一般的感觉,
清纯的面孔显得是如此自然与美丽。
长头发、大眼睛,很正常的一条白色连衣裙,肩膀上挎着一个帆布包的她就
这样站在了他的面前。
身高虽然说不上是很高,但目测下来也有一米六左右了,身材的话……
这真的是JK的身材吗?!这年头的小孩子已经这么成熟了吗!?在这么小的
时候就会出来做这种事情了吗?!
从神情还是装束来看都是一副JK的模样,可面前的女孩子却显得非常成熟。
那是一种,很纯粹的眼神。
她的眼睛里面有着他没有的光。
「是你吗……」
「嗯……应该是我……」
少女拿出了手机,给他展示了一下手机屏幕上的内容。
【那我们就约在XX酒店门口吧?】
确实是她。
可是,为什么手机裂屏裂的这么严重呢,而且机型也已经是三四年前的款式
了不是吗……
双方确定了彼此是自己要等的人之后,少女点了点头,将手机重新放回那黑
色的帆布包里。
「……所以你真的是JK的年纪吗?」
面对着他的疑问,少女很淡然地看了他一眼。
「大叔,为什么要问这种问题呢。」
大、大叔……
虽然他确实是一个西装革履的状态,也确实在社会上已经被毒打了两三年,
可本来就长得挺嫩的他,无论如何都应该没有到那种被称之为「大叔」的级别吧!?
「说到底,大叔你也只不过是来追求身体上的慰藉而已,不是吗?
「只要这种事是你情我愿的,又有什么好去纠结的呢?」
……也对。
面前的少女展现出了她那与同龄人所完全不同的成熟与老道,字里行间尽是
他从来没有想到的事情,仿佛此时两人的年纪与经历置换了,她才是二十多岁的
职场女性一般,用着十分不客气的话语一针见血地将他的疑问完全驳回。
「呃……」
「走吧,大叔。」
少女十分自然地挽着他的手臂,向着身后的酒店大门走去。
「虽然我们刚才没有说过这方面的问题,但是酒店的房间钱还请大叔给了吧。
「我不用什么非常好的房间,就正常的就可以,不需要很贵的地方……」
无论刚才的表现有多么自信,少女在涉及到这方面的问题时,多少还是有一
些斟酌。
带着一些迟疑,少女刚才那十分成熟的语气稍微低沉了些。
「……可以。」
「……谢谢……」
2。
生命的交错之间,人与人之间有多少错过与悔恨呢。
他不知道,她也不知道。
在并不漫长的人生中,他与她这本无交集的人生,经历了最无法言说的夜晚。
青涩、温柔、痛楚、欲望、疯狂。
体液的交换、声音的流露、表情的展现、火热的情绪与肉欲的缠绵。
以及倾尽全力。
还有那彼此之间,隐隐出现的一些,无法用语言来表达的事情。
每一次的碰撞与摩擦,都能够感受到那种最迷离的情欲,像是被对方直击了
心灵一般,除了那脊髓都在颤抖的快感之外,那种彼此之间愈发弥漫着的某种东
西,也更令两人迷茫与无法自拔。
这一刻的两人共同感受到了灵魂与肉体的交织及剥离,而在这个周末的夜晚,
除了夜空中那明亮的星空之外,愈发明亮起来的,还有两人那相同的不知所措。
「呼……」
豪华的房间里面,没有出现那种衣服散落了一地、随手丢在不知道哪里的情
况。两人的衣服都十分规整的被叠在了一张凳子上。
除了床上那赤身裸体的二人,以及空气中弥漫着的荷尔蒙气味和稍显凌乱的
被褥之外,整个房间与他们来时其实没有多大的区别。
躺在床上的他,点起了一根香烟,就这样半躺半靠地在床上吞云吐雾着。
这就是所谓的,事后一支烟,快乐似神仙吗?
他好像体会到了。
「大叔好臭……」
浑身赤裸躺在一旁的她,似乎也没有拿出手机玩玩的想法。
也没有出现他脑海里那种,结束了之后跟他讨根烟抽的场景。
「嘛……」
对烟味敏感的人,自然会对抽烟的人提出异议。
随手将那快要抽完了的香烟熄灭在烟灰缸中,在放这烟灰缸的床头柜上,还
有好几团帮她擦拭了液体的纸团。
还带着一些令人着迷的气味。
他看了看她。
脸上还带着一些结束后的余韵。
她也就这样盯着他。
「呃……」
一般在这种事情结束了之后要说些什么呢?
好像稍微有些尴尬的样子?
「我、我先去洗个澡……你要一起吗?」
少女轻轻摇了摇头。
「那,我先去了……」
他稍微有一些洁癖。
尽管来时两人都已经分别去洗了个澡,以求身上保持着干净的状态,可这种
事情做完了之后,身上往往还会带着很多只属于身体里面分泌的东西。虽然他还
没有到处女座的那种程度,但对他来说,实在是没有办法在这种体液交换之后什
么也不做就直接睡觉。
会睡不着的。
下了床、站起了身子的他也丝毫没有用什么东西去将自己那不着寸缕的身躯
包裹起来的想法,看着他就这样甩着某个坏东西前往浴室的场景,少女脸上的红
晕又稍微挂上了一层颜色。
轻轻转过头去,等听到浴室里面已经响起了水声之后,她才像是有些后知后
觉地想起了什么一般,坐在床上有些发愣。
是吗,就这样吗,自己的第一次……
轻轻掀起被子,除了自己那同样赤裸着的身体以外,她看到了在床铺上的点
点落红。
她依旧沉默着,一如来时的她,脸上没有流露出任何表情,清冷且沉默。
只是眼神里面的光芒似乎黯淡了一些。
「算了……」
是啊,算了吧。
这些事情本身,不就是如自己所说的那般,属于你情我愿的事情吗。
痛楚似乎开始弥漫起来了。
只是不知道的是,这份痛楚究竟来自于自己的身体,还是自己的内心了。
「那么……」
从思绪中抽离出身,她看了看被她与衣服一起放在一旁,所带来的那个帆布
包。
里面还有需要用到的东西,以及自己需要做的事情……
「还有需要的东西啊……」
他看了看浴室内的配置,尽管洗头水和沐浴露都是配备好了,可却没有洗面
奶。
并没有听从少女的话语,随便开一间普通的房间,本身就定在了城市里面一
家非常豪华的酒店的他,开了一间一个晚上接近于四位数的豪华套房。
倒不是他很有钱。
只是,对于这种事情来说,他其实不想很随意地去应对。
或许在现在这个社会当中,处男这件事情本身并不值得别人来称赞,不会像
那些守身如玉的姑娘们一般,觉得一个二十来岁三十岁还是处男的你拥有着优秀
的品质,而相反的是,这些东西往往还会拿来被人当做嘲讽自己的一个武器。就
如同他之前听说过的那部日剧一般,在现实生活里面,到了三十岁还是处男,也
不会变成魔法师的。
但他还是不愿意用一个非常草率的态度来结束掉这种对于自己来说非常重要
的夜晚。
就如同他将地点定在了这间非常豪华的酒店一般,在一家路边的「旅馆」做
这种事情的话,姑且不去讨论别人会怎么看待自己,他自己就会无法释怀。
况且,即便他并不在乎自己,那个女孩,还是第一次……
「是了,她叫什么来着……」
忘记问名字了……
与少女一同踏入到房间里面的那一刻,就仿佛吃了电脑配件一样,很神奇的
丧失了所有的理智。
脑子里面只剩下了少女……
不管是柔软的身体、清冷的嗓音、清香的气味,还是那少年老成的姿态、毫
无温度的表情、挽着自己的动作……
关上房门的那个瞬间,他的眼里就真的只有她了。
强行压制着那已经「觉醒」了的欲望,他将她先推进去卫生间洗了个澡,而
自己则坐在房间里面抽了两根烟之后,才算是稍微冷静了下来。
而看到她只围着浴巾出来的模样,又差一点化身为饿狼。
洗了一个冷水澡,好不容易冷静了下来之后,他才与她……
想到这里的他摇了摇头,他突然觉得自己此时有些傻。
说到底,本身不就也只是一位援交的……女生吗。
将脑子里面冒出的那个十分低劣的词语强行压了下去,他摇了摇头。
做出这些事情……什么的,真的有这个必要吗?
但是……
无论是在进入时的那种痛楚神态,还是那洁白床单上清晰可见的落红点点,
都能确切地说明问题……
(这个女生,居然会真的这样子「售卖」掉这种东西吗……)
脑袋里面的想法破碎且凌乱,同样是初次经历这种事情的他也不知道自己这
种反应究竟正不正常,只是在眼前的当下,他觉得他并不后悔。
带着这样破碎不堪的思绪,他将自己的身体洗干净后,随手在下半身围了一
个浴巾,便直接走了出去。
「……你在干什么?」
从浴室里面半裸着走出来的他,看到了他未曾设想过的景象。
以至于他开始怀疑起了自己的眼睛是不是出现了什么问题。
难道是自己的脑子在自己不知道的时候开了个洞?然后在刚才洗头的时候,
水就这样把脑子灌满了?
还是说其实浴室的门是一个通往异次元平行世界的传送门?在进入浴室了之
后自己就已经来到了另外一个平行世界,所以才会看到这种东西?
又或者说,自己在洗澡的时候,有外星人入侵了地球,把这个坐在床上的女
生给洗了脑替换了人格?所以出现了这种看起来确实是她可实际上已经不是她的
情况?
「……」
坐在床上的少女歪了歪头,似乎没有明白他在说什么。
「如你所见……」
「不,我觉得这种事情好像无论如何都不太正常……无论如何这种事情不应
该出现在我们……之后的场景吧?」
「……有什么不正常的吗?」
好像确实没有理解到他的意思,依旧坐在床上的她歪着头问到。
本就已经非常漂亮的她,这种歪着头的神情更加让人觉得她更加可爱无比,
甚至他觉得他都已经在她的头上看到了三个小问号。
不、不是说这个的时候……
「为什么会在……这种时候写作业呢……」
「因为作业要交啊……」
「呃……」
对诶?没有什么问题啊,因为作业要交,所以在援交结束之后赤身裸体在床
上写作业什么的也很正常……
个屁啦!
「不是,我能理解作业要交这种事情,不……应该是说基本上作业都是要交
的,我有这个常识的哦?」
少女好看的大眼睛眨了两下。
所以有什么好问的呢?你该不会真的是个傻子吧?
这是他从少女眼中里面看到的意思。
「不、我不是个傻子……咳咳,我是说,就算作业要交什么的,但是为什么
要带出来在这里写呢……」
「因为会写不完……」
「……啊?」
「我没有时间……」
「诶……」
像是不打算继续回答他的提问一样,少女重新将注意力放回到了作业本身上
面。
赤身裸体的少女,正在援交完后的大床上写作业什么的,这件事情是他从来
没有设想过的。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