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班,然后在深夜捡到冷淡的三无风俗娘】(完)


夜晚。
因为刚下过雨,所以街道有些潮湿,那股刺人的冷意也越加浓厚。
路灯散发的光被雾遮挡,透出朦胧的昏黄。
森永刚从公司加班完,疲惫的走在平时熟悉的,回家的路上。
和往常不同的是,或许是因为太疲惫了,路灯也刚好坏了几个,他的路线稍
微出现了些偏差。
顿住脚步,森永眯起眼睛,在时不时闪烁的灯光下,他看到不熟悉的角落里
缩着一个女孩。
她将算不上厚的黑色外衣套在身上,紧贴着墙壁睡去。
「……」
不会死了吧?
森永不觉得这样的天气有人能只穿着这么薄的衣服在街上睡着。
虽然不想多管闲事,但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站到了女孩的旁边。
犹豫了一下,森永蹲下来仔细看了看女孩的胸口。
主要是想要看到起伏。
没有反应……或许是太细微了所以肉眼难辨,森永于是目光上移到女孩的脸
上。
整齐细长的睫毛下眼睛紧闭着,但轻微的颤抖还是表现出她睡的并不好的事
实。
难怪,毕竟是这样的天气。
森永正想做些什么,那双眼睛便猛地睁开来,直直地看向了他,仿佛震颤着
的瞳孔在几秒后慢慢平静下来。
「干什么……」
声音有些颤抖,明明很冷淡的样子,却又像冬日里冻僵的小动物发出求救的
信号。
森永沉默不语。
是啊……我要干什么呢?
踌躇着,他站起来身来,低头看了女孩一眼,想了想,从口袋中摸索几下,
然后挠了挠头。
「打扰了……」
森永叹了口气,他实在帮不上什么忙。
转过身想走,却感觉裤脚被一股微弱的力量拉住了,虽然轻易就能挣脱,但
他还是停了下来,回头看去。
「……」
女孩一手抓住森永的裤脚,一边抬起头看着他,那张俏丽的脸不知是不是被
冻僵了,依旧没有一丝表情,仿佛将死之人般死气沉沉。
沉默了一会,女孩开口。
「呼……我……我很便宜,只要让我睡一觉。」
她的声音颤颤巍巍的,仿佛大雪中点燃的一根蜡烛,随时都有可能在燃烧的
中途忽然熄灭。
末了,她又补上一句。
「如果你想睡着的时候做,那也无所谓。」
森永有些恍惚,又有些明悟。
自己一定是加班加傻了,这种情况下还在外面无处可去的人,大概率也只有
从事这种工作的了吧。
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原本想拒绝,表面自己不需要这种服务,但依然愿意
为她提供住处。
但看到女孩快要坚持不住的样子,森永也就没有花时间解释。脱下自己的外
衣套在她身上,抓住了她的手臂。
「抱歉,请等我一下……」
女孩蹲下来,抓起角落里的几袋黑色塑料袋。
「……」
回到家中,疲惫的森永先是给她找了多余的棉毯,在沙发上铺上软绵的棉布,
这才回到自己的房间躺下。
顾不得太多,连洗簌都省去,合上眼睛,世界安静了下来。
……
一早,森永睁开眼,本能的要起身,想起自己今天休息,这才又躺了下去。
同时感叹,还是休息的不够,脑子仍然不清醒。
大脑逐渐活络起来,他想起昨晚的事情。
对了,自己似乎带回来了一个女孩?
刚躺下去的森永立马又翻起来,不确定的打开因为太累没关紧的房门往外望。
他看到阳光透过窗帘,在灰暗的客厅洒下明显的金黄,除此之外并没有什么
能说得上生气的东西,更别说活人了。
果然……
森永暗嘲一声,怕不是太久没接触女人了才会做这种奇奇怪怪的梦。
正想回去补觉,他就听到了安静的客厅里诡异响起了柯嚓声。
茫然的抬头看向声音来源。
森永看到浴室门悄然打开,里面飘出些许雾气,溜出来一个雪白的人影。
她身上裹着白色的浴巾,湿发在蝴蝶般线条流畅的后背披散而下,晶莹透亮
的肌肤漏着洗浴过后的粉嫩,仿佛用手轻轻一搓就会粉碎似的娇柔。
不是梦啊……
森永觉得现在才真正清醒了过来。
这时,似乎应该可能大概是他昨晚带回来的女孩子也注意到了他。
她裹着遮住胸部到大腿部位,露出一大片春光的浴巾,迈着光洁的脚丫就朝
着他走了过来。
「早上好,森永先生。」
依然是没什么生气的,听不出感情的声音,但是从她漂亮的脸庞能看出气色
好了许多。
「早……早上好。」
森永仍然有些茫然。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
女孩的视线看向了他的胸膛,森永这才发现自己的工作牌还没有取下来。
「现在做吗?我之后还有事情,可以的话希望能早点解决。」
「啊?」
啊对……
森永回过神来,昨天确实有稍微提到这种事情,不过他是打算不做的。
但是……
想象很美好,现实中的他却有些无法忍耐。
眼前的女孩真的很漂亮啊!
「可以吗?」
「嗯。」女孩面无表情的点头,「给钱就行。」
给钱……
说起来,昨天她为什么会躲在那种地方?
没搞错的话,做这种生意赚的应该不少才对吧?更别说是这么漂亮的孩子。
「那个,说起来,你叫什么?为什么会在那种地方?」
森永斟酌着说道。
「白雪涼……不过我不是很喜欢这个名字,听起来就像是在嘲笑我,想叫的
话直接叫我涼就好了。昨天的话……因为有很想要的东西,所以不小心,把钱花
光了……」
涼无表情的脸上眉头微皱,还有些窘迫的样子。
本来以为不会得到回答,但却得到了很长的回复,这让森永有些受宠若惊,
转念一想毕竟是风俗娘,倒也正常。
「那……」
老实说,森永毕竟也是男人,虽然一开始确实没有这个意向,但此时在裹着
浴巾的涼面前实在难以招架。
「我来帮你吧。」
似乎是看出来眼前的人不善言辞也不好意思开口,涼上前牵起了他的手,带
到房间的床上。
「不要紧张……」
森永坐在床上,而涼面对面的在他身前跪坐着,雪白笔直的大腿岔开,稍显
短小的浴巾也因为这动作而往上收缩。
于是让人心神荡漾的,双腿之上交汇的部位便让人忍不住血脉喷张。
涼依然面无表情,专注地为森永解开没来得及换的西装。一瞬间让森永产生
了她是自己贤惠妻子的错觉。
真可爱啊,这样的女孩子为什么会沦落到这种地步呢?
涼洗浴时用的应该是他的男士薄荷型沐浴露洗发水,但身上飘来的气息却格
外的清新,比起朴实的薄荷香,更像是具有极强魅惑力的媚药味。
虽然这种东西是什么味道也难说。
等到衣物被尽数褪去,森永才意识自己不知不觉中担任了被动的角色。
明明自己的年龄要比她大许多才对,这可真是梦幻啊。
在昨天才刚见面的女孩子面前暴露自己最隐私部分让森永有些羞耻,随之而
来的是难以遏制的兴奋。
仿佛空气也变得粘稠顺滑,女孩的香气化作丝线缠上身体,他情不自禁地起
伏胸膛。
「放轻松一些,不然射的太快不够尽兴,就只能加钱了。」
涼在解开森永的衣物后往后退了退,然后将柔若无骨的柳腰轻轻弯下,跪伏
着将头埋进他胯下。
她一手按在森永腿上,另一只手握住他的肉棒,从根部开始,慢慢地上下滑
动。解开的浴巾并没有遮挡住更多的春色,反倒因为重叠而展现出她洗浴后吹弹
可破的肌肤与婀娜的身姿。
比起森永的窘态,涼明显要镇定的多,看到森永逐渐进入状态之后,她轻轻
地将手虚握在阴茎根部,凑上去前,在高昂的龟头上吻了一下,然后慢慢地围着
周身打转。
等到上面沁出带有奇怪气味的液体之后,便改变方式,松开手,从根部一直
往上,用柔软的香舌舔舐着抹上自己的腔液。
温热的吐息随着一次次的舔舐拍打在肉棒上,森永已经发热到失去理性,只
感觉下身才是此时感受外界信息的器官。
敏感的神经让他不自觉的喘着粗气。
感觉到森永的变化,涼再一次从下往上舔舐到头部,然后便张开粉润的唇瓣,
「唔」的一声将肉棒吞进了自己的口中。
湿热狭窄的口腔内,犹如灵活的蛇般缠绕着索取的舌头一遍一遍的榨取着森
永的肉棒,陡然加快的节奏让他的下身一抽一抽,几乎就要被涼熟稔的压榨出来。
可等他攀到巅峰,涼却又一改激烈的缠绕,转而细致地,不急不缓地舔舐起
来,时不时发出一声娇媚的呻吟。
这让刚到达顶端的快感渐渐又削弱了下去。
「……」
森永有些急躁起来,望向涼的眼神也带上了些祈求。
注意到他的眼神,涼因含着肉棍而鼓起的小嘴模糊地说道:
「你……嗯……还真是……温柔呢……」
她抓起森永的手,放在自己柔顺的头发上,表情依旧平淡,吐出的话语却让
人心荡神怡。
「随便你怎么用,找准自己的节奏试试……嗯?!」
突然,森永原本逐渐平静的肉棒猛地喷射出粘稠的精液,一下一下地灌浇在
她的脸上。使她洗浴过后洁净的脸庞沾染上淫靡的味道。涼原本平静的面容也稍
微出现了变化。
「抱歉……」
有些尴尬的同时,森永有些感叹,这对涼来说或许相当正常的话语,对自己
来说刺激还是有些大了。
「没事……」
涼用光洁的藕臂轻轻拂去脸上的液体,看着仍然挺立的肉棒询问。
「接下来就直接用这里解决?」
她稍微分开了些腿。
「拜托了!」森永自然不会拒绝。
「嗯。」
涼边点头边转过身去,双手在身前延伸,雪白丰腴的臀部则高高翘起,圆润
饱满的两片月牙中间,露出的一抹粉色弥漫着晶莹的水光。
看着涼微不可察的并紧摩擦着双腿,森永意识到她也渐渐地泛起了情欲,这
让他稍微找回了些自信。
他将坚挺回来的肉棍顶在凉湿润的蜜穴上研磨着,使得一直都表现的亲描淡
写的涼也迷离地发出了呻吟。
一阵研磨后,森永看到涼的双腿已经开始轻微的打起了颤,而冠状沟的每一
次刮蹭都会激起一片水声。这让涼挺翘起的肥硕臀部也开始了摇晃,像禁不住捣
鼓般越趴越下,几乎快要贴在床上。
「……」
故意折磨间,森永看到涼正回头看着自己,虽然看不出什么表情,但眼睛里
的雾气和抿紧的粉唇还是表达了些什么。
「呼……」
涼吐出口气,然后将身子转了过来,浴巾早已不翼而飞,她并不算饱满的胸
部毫不掩饰的对着森永展现出来,雪乳间凸起的两点粉色分外迷人,似在引诱人
前去玩弄。
森永刚咽下口水,涼便用手将他推倒在床,整具妖娆的娇躯垮坐在了他的身
上,苗条却不失肉感的曼妙身躯完全映入了森永眼中。
没有说话,涼滑腻如牛奶般的小手牵起森永的肉棒轻轻摩挲,像是对待嗷嗷
待哺的婴儿一样专注认真。
这使森永泛起一股难以言说的刺激感,不停改动着位置想要钻进涼的蜜穴内。
「嗯……」
涼松开玉手,压在了森永身上,两团雪乳紧紧贴合着他的胸膛摩擦,伴随着
娇吟而吐出的呼吸也打在脖颈上。
严丝合缝的接触让森永不只精神上发热,身体也不可遏制的发烫,在这一点
上,他感觉到涼也是一样的。
她雪白的肌肤早已透出了粉色,这使她看起来异常妖艳诱人。
两人下身的动作一开始还非常混乱青涩,但渐渐地已经能够配合着上下磨蹭,
「呲呲」的水声也越加清晰。
「涼……我……」
森永双眼泛红的注视着涼红润的脸盆,只觉得那里每一处都有万种风情,剪
水双瞳更是朦胧的让人想让人将她玩弄的更加淫乱。
「可以进来了……」
随着涼的声音出现的,还有一道不同以往的水声,这是森永肉棒刺进去的声
音。他甚至感觉到面前的涼禁不住吸了一口气。
她的腔肉内仿佛有无数小嘴围了上来,强大的引力不断吮吸这他往里冲进去。
「啪啪啪」的声音此起彼伏,在森永自己都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腰部就已经
不受控制的开始打起了活桩。力度大到涼一直处变不惊的样子都发生了变化,她
的脸上似乎终于出现了些慌乱,随着每一次冲击,檀口都断断续续地发出呻吟,
而每次的娇喘都会被下一次撞击冲乱,转而发出仿佛被凌辱般糟乱的声音。
「啊啊……这个,好厉害。」
然而,真正忍不住求饶的还是森永。
涼的蜜穴紧致又有活力,腔肉不断挤压的同时又给他的肉棒上了具有润滑作
用的液体,就像有生命一般,每次抽动都把他引向更深的地方。
森永忍不住狠狠按住涼纤细柔韧的腰身,将她翻转了一遍,重新变回了跪趴
在床上,圆润雪臀直直翘起的姿势。
涼忍不住惊呼一声,正想爬起来便感觉到一个圆形还带有温热的物体抵在了
自己的蜜穴软肉上,刚刚被肏弄过的洞口忍不住又张开来,一收一缩间好像引诱
人玩弄。
没给太多休息的时间,森永双收按住涼的腰,肉棒倏然顶入,因为姿势的原
因,这一次要进入的更深,直接让涼发出了羞耻而娇媚的喊声。
同时那抵达花心的肉棒也感觉到一股不同以往的快感,每次进入深处都能感
觉到一股吸力牵住,然后一张小嘴在马眼上吮吸拉扯着,似乎是不想让他拔出去。
这样子来来回回的把涼当作飞机杯般使用,森永终于忍不住浑身一缩,往里
面灌出了滚烫的精浆,这让涼也达到了高潮,爆发出一阵浪潮,将森永的肉棒包
裹着往外推去。
「呼……」
森永「啵」的一声将肉棒拔出,大口大口地喘起了起,视线往下移。
涼仍然微微翘起雪白有肉的肥臀,间断的痉挛中,粉嫩的穴口也缓缓流出白
色透明的液体,顺着修长笔直的美腿勾勒出优美的弧线,然后落到床单上。
……
片刻后,洗涤出来的森永看到涼已经恢复了平静的状态,像是冬天冻结的湖
泊,不见刚才动荡的模样。
她的身上是已经穿戴好平时的衣服,手上还捧着一本书。
「涼很喜欢看书吗?」
森永有些意外。
「嗯。」她轻轻点了点头,然后似乎怕他误解,又补充道,「这是小说,言
情类的。」
「欸……讲的是什么?」
「校园里互相喜欢的,没什么起伏的,比较平淡的发糖故事。挺蠢的吧?」
森永竟然看到涼微微笑着,又见她摇头,叹息着说:「但是我还蛮羡慕的。
本来我应该在上学,如果……」
到这里,她又摇头,没有再说下去。
「……」
森永同样没有说什么,他看着涼缓缓起身,对着他露出难以见到的微笑,道
谢完离开。
望着涼离去的背影。
他突然想,这样的相遇真是尴尬。
如果再早一些,他就可以阻止她走上这条路。而自己再老一些,也就不会有
那么多幼稚的情绪,权当度过美妙的一天。
……
已消失在森永视野里的涼擦去脸上若有若无的泪水,忍不住想到。
这样的相遇真是尴尬。
如果再早一些,她就可以像真正的小女孩一样试着撒娇发展出一段恋情。而
如果再晚一些,就不会再报任何希望,也就不会像现在这般多愁善感,平添一段
无力改变又忘不掉的黯淡记忆。
「哈……真是尴尬。」
他们同时感叹。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