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里互助相亲相爱】(第一卷1-15)

第一章:村里来了个小书记
二零二一年七月,配合乡村振兴,向各村派驻村书记,我就被派到了离县城
四十里的落山村,落这里读作lao四声,老辈人一直这么叫。
主要工作任务是配合和引领村两委,带动乡村振兴。
在与村两委、党员代表、村民代表见面会上,很多人在议论,驻村书记是做
什么的,其实具体我也并不是特别清楚。
慢慢的,村民中传着一种说法村里来了个小书记。
这个小,我想可能有这么几层意思。
一是我的年龄小,村两委的平均年龄四十八岁,最年轻的也四十岁了,年龄
最大的五十八岁,快退休了。
常住人口老年人多,平均年龄四十六岁,年轻人不多,大都在外打工养活家
里,我只有三十五岁。
二或许是驻村书记的位置,大家认为比村书记小一些,事实也差不多,算是
村书记的辅助。
三可能是我个子小,身板小,身高一米六八,体重一百三十斤,在农村膀大
腰圆的男人堆里算是很瘦小的。
我对这个叫法,没什么反感,当然也没什么好感,毕竟哪个男人愿意被人说
小呢。
在来村里之前,组织部和乡村振兴局给我们这些驻村书记开过会。
主要是强调我们的定位和工作任务。
壮大集体经济,增加农民收入,党建宣传,基层治理,这些标题下面,几乎
涵盖农村全部工作。
初到村里,首要是要了解村里的情况,看现成资料是一方面,走村入户,实
地了解,才能掌握第一手资料。
可是我在这里人生地不熟,也不知道哪些家庭困难,便让网格员领着先走访
低保户,也需要网格员帮我拍些照片做资料。
最先是从我包抓的四组开始,四组的网格员是一个六十五岁的老队长,对组
里的情况很熟悉。
很快五十多户低保户都走完了,我想在走一走一般群众,但网格员都挺忙,
便暂时搁置下来。
因为要求晚上要住在村里,村部为我腾出了一间宿舍。
七八月份的夜晚很舒适,我便在附近随意转转,和群众闲聊,凉亭、商店都
会聚集很多人,也是我常去的地方。
第二章:对门那媳妇叫小芳
村部大门对面那户,也是四组的,家里有一个低保人员。
老人姓桑,五十多岁,夫家姓刘,二十几年前,丈夫在工地上干活,回家时
出了车祸。
钱花了不少,人没救过来,留下孤儿寡母,肇事人也没找到。
本来生活拮据,可是祸不单行,老人因为车祸导致下肢瘫痪残疾,办理了低
保。
儿子现在三十多岁,随工程队在外务工,经常不在家。
儿媳妇二十六岁,在家照顾老人和两岁的小男孩。
之前走访低保户时我也去过,家里收入低开销大,是真正的困难户。
来了一段时间,发现吃饭是个问题,虽然镇上有食堂,但这里离镇上还有将
近二十里地,很不方便。
为了解决肚子问题,我硬着头皮去对门,想碰碰运气。
走进院子,老婆婆坐在轮椅上在院子晒太阳,小孙子在边上玩耍。
我走过去,没话找话,婶子,晒太阳呢?
小书记来了。
我一脸尴尬,婶子,我姓马,别老叫小书记。
我想跟您商量个事,您看行不?
啥事啊,你说说看。
这不我去镇上吃饭不方便,想在您家搭伙吃饭,您看行不行?
咱家条件不好,怕是你吃不惯。
没事没事,能吃饱就行。
你要能吃得惯,你去问问小芳,看她给你做不。说着还指了指里屋。
我稍一想,小芳应该是老人的儿媳妇,就应下,好咧,我这就去问。
第三章:有位佳人秀色可餐
到了里屋,屋里很整齐,这也是我打算在这吃饭的原因。
屋子收拾得干净,厨房应该也很干净吧,虽然我没进去过她家厨房。
小媳妇正在收拾屋子,弯腰背对着我,我只看到一个圆润翘臀,突然间心神
一荡。
我上次来的时候,并没有见到她,这从后面看,这腰身,这翘臀,这细腿,
何止能玩年。
我轻咳一声,她直起身回过头,我又是一愣,这是我在村里见到的最好看的
女人。
你是?她轻轻地问,也惊醒了我。
忙不好意思的说,我是村里的驻村书记,我姓马,我刚刚和你婆婆说了,想
在你家搭伙吃饭。
我家她欲言又止,可能是想婆婆应该也说过了家里的情况。
我接过话茬,没事,家常便饭,能吃饱就行。
她没立即回答,好像在想什么。
我好像有点着急了,忙又问,你愿意给我做饭吗?
话刚出口,突然觉得这话怎么有点暧昧,也看到她脸上浮上绯红。
屋里一下安静了,两个人就这么呆立着,直到小男孩跑进来找妈妈才解了围

你不嫌弃的话,就是多一双筷子的事。
那一个月我给你们一千的伙食费,够不够?
虽说是问够不够,但我知道,村里吃饭花销都不大。
一个月一千算是好生活了,毕竟挣的钱不能都吃了吧。
我是因为每月驻村有两千多的补助,才说给一千的。
不用那么多,二百就够了。她急忙说道。
那就六百,不能再少了,不行我就去找别家了。
她却噗嗤笑了,霎时间,就像花儿飘洒,我一时竟然看得痴了。
你这人真有趣,掏钱还嫌少了。
一声将我唤醒,尬笑一下,多掏点钱,吃点好的。
那行,你每天都来吃吗?
每周一中午到周五中午,如果加班,周末也吃。
嗯,那周二、周四给你加餐,周末你要来,也给你加餐。
就这样敲定了我的伙食问题,也奠定了我和她的故事发展基础。
加餐后来更是成了我俩的暗语,当然这是后话。
第四章:好像一个四口之家
当天中午我就享受到了我的加餐,炖排骨,虽然今天是周三。
边吃边聊中,我知道了她的名字,林芳,果然有花儿一样馨香。
林芳手艺不错,炖的排骨,炒的茄子,家常但也美味。
老人和林芳没怎么吃排骨,只吃另一道菜,炒茄子。
小孩子要吃排骨还被林芳瞪了几次。
我中间不断给小孩和老人夹排骨,男孩高高兴兴吃着,老人说人老了太腻的
不能多吃。
我也给林芳夹排骨,一桌好像我才是主人,不断地让客人,帮人夹菜。
这顿饭,我吃了两大碗米饭,农村的大碗本来就比城里的小碗大很多。
我摸着肚子,笑着对林芳说,要是天天这样吃,你收六百要大亏啊。
林芳笑着不说话,开始收拾碗碟,我也帮忙把没吃完的菜端进厨房。
我帮你洗锅吧。
去去去,男人哪能干这些。将我赶出了厨房。
那我回房子睡午觉了。
去吧,去吧。
我跟老人和男孩打了招呼,回到宿舍午休。
晚上,在林芳那吃晚饭,家常臊子面,里面还有肉丁,似乎是又加餐了。
吃完饭,我也觉得外面没什么可转的,便陪老人聊天,陪孩子游戏。
我给小孩讲故事,讲科学,小孩的奇怪问题很多,我却多少能回答一些。
林芳收拾完厨房,就来给老人洗脚捏腿,按摩也为了不让肌肉萎缩。
老人扶着轮椅也能自己走路,但也走不远,多数时间是坐在轮椅上。
把老人送回西厢,林芳又开始收拾衣物,有弄脏的,明天要洗,有弄破的,
睡觉前就要缝好,明天一起洗。
男孩可能今天玩累了,早早进了被窝,要我给他讲故事。
我给他讲西游记,小孩子最喜欢听了,三打白骨精,才讲到孙悟空要打老爷
爷,小屁孩已经睡着了。
我比划着向林芳示意,孩子睡着了,我也要走了。
林芳点点头,给了一个甜甜的笑容。
就是这个笑容,我晕乎乎的回到宿舍,想着今天,我们好像一个四口之家啊

第五章:网格员你要不要干
四组的网格员病了,冠心病发作,儿子已经把人送到省城医院,需要做支架

我和书记去医院看望,送去了伍佰元慰问金。
老队长老泪纵横,还说,给组织添麻烦了,这也是老党员了。
老队长说,儿子在县城有房子,让他跟着去,好照顾,他不想去,但儿子说
啥不同意。
他不习惯城里的生活,但孩子也是为他好,身边有人照顾总是放心一些。
这次要不是正好在邻居家串门时犯病,要是在家里要是没人,后果不堪设想

我们也和他儿子沟通了,态度很坚决,难得孩子一番孝心,我们也挑不了不
是。
我们又回去和老队长说,孩子一番心意,你也去城里享享福,村里的事我们
再安排人。
回到村上,班子成员开会讨论,有没有合适的人员接替四组网格员。
村里多是些老弱病残,年轻人多在外打工,一时间,竟没有人提名。
我包抓四组,我提个人,林芳。
村干部有些还在窃窃私语问旁边的人,林芳是谁?
书记轻咳了一声说,林芳是村部对面大刘的媳妇,大家都说说自己的看法。
管妇女工作的王大姐说,林芳的户口没迁过来。
林芳嫁过来三四年了,队里的人也算熟悉,不能因为户口就排除吧。我反驳
道。
管生产的老李说,林芳太年轻,文化水平也低,怕不能胜任。就数他年龄最
大,摆老资历。
年轻应该是优势,文化水平低,可以学,网格员工作要求也并不高,几位老
队长还有小学文化呢。
管宣传的小陈说,林芳要照顾家里老人小孩,时间不一定够。就是那个最年
轻的,四十岁的干部。
大家都叫他小陈,我也跟着这么叫,谁让我也是书记呢。
时间安排好,空闲还是有的,谁都有家里人要照顾。
林芳的婆婆是低保,林芳当网格员可能会取消低保,我们没有网格员家属吃
低保的先例。管财务的老邢直戳要害。
没有先例,我们可以给镇上和相关部门解释,真要取消,我想一千八的网格
员工资总比二百的低保要好吧。
书记拍板,还有其他提名没有?
停了一会儿,没人应声,马书记,你去做林芳的工作,说清楚可能会取消低
保,想干,我们就过会。
中午吃完饭,林芳要起身收拾碗筷,我抬手示意,你先坐下,我有个事,要
征求一下你们的意思。
于是便说了一下老队长的情况,网格员的主要工作及工资待遇,可能会取消
桑婶的低保,但我们尽力保留。
最后问,这个网格员,你干不干?
第六章:年轻女网格员诞生
林芳想了想,又看向婆婆。
桑婶慢慢的说,低保这事,从建平成年,能外出打工挣钱开始,村里就给我
们说过。
党的政策好,看我们孤儿寡母底子薄,建平也没成家,还要攒点老婆本。
娶了小芳进门,小芳还要照顾我,生了虎子,小芳更是离不开家。
现在虎子也大了,我也自己能走动,小芳就在家门口上班,不影响啥。
我们也享受了国家这么多年照顾,是该给村上出份力,低保没了就没了,小
芳你好好干。
林芳也点点头。
我说,你们同意就行,等村上通知。
下午上班,我就给书记说明情况,书记召集开会。
马书记提议林芳接替四组网格员,林芳也愿意,现在举手表决,不同意的,
要说出合适的理由或者合适的人选。
现在同意的请举手。六个人都举起了手。
好,全部同意,会议记录做好,参会人员签字,上报镇综治中心,散会。书
记一锤定音。
第二天上午,综治中心批复,同意网格员变动,工资从即日起计算,要求尽
快提交新任网格员信息和银行账户。
实际上综治中心一般不干涉网格员变动,但是网格员工资是镇上发,所以会
管理。
接到批复,书记召集村干部网格员开会,我也去把林芳喊过来开会。
书记简单说了一下事情,让我读了一下综治中心的批复。
大家互相留了联系方式,加了微信,进了群,就有各自散去,各忙各的。
我领着林芳先去找书记,书记就说了一句,好好干。
然后去找老李,老李对口综治中心,网格员的工作大多是综治中心发布,由
他通知给网格员。
王姐、老邢、小陈也都去聊了聊,也都有网格员需要做的工作。
至此,林芳被我推上网格员,一名年轻的女队长诞生了。
第七章:我去买菜给你加餐
有的朋友可能有些着急了,写了这么多,还没有到关键内容。
但如果仔细看过上一卷最后部分,就知道一些内情。
不过故事背景介绍也基本结束,接下来就是日积月累的情感沉淀。
四组有了网格员,我的走访也步入正轨。
林芳对四组也还熟悉,很快四组便走了一遍。
我打算让林芳带我走其他队,她想了一下,又跟婆婆商量了一下,同意了。
我又塞给林芳三百元钱,说是加班费,毕竟这活也不是她分内的事。
林芳说啥不要,还是我板着脸,说不要加班费,我也不走访了她也别带了,
才勉强收下。
之后,我便经常和林芳走村入户,一个月内,基本走完了全村二百多户常住
户。
我也带着她熟悉网格员工作,她也很快能够胜任。
很快一个多月过去了,九月头,到了网格员发工资的时候。
林芳收到了四十天的工资,两千四,开心的来找我,今天给你加餐。
说完,就要骑着电动车走,我叫住她,你是不是要去镇上买菜?
村上的商店里就有蔬菜,但有时不是很新鲜,还没有肉,肉要去镇上买,或
者村里谁家宰了牲畜买点。
网格员不需要坐班,有工作任务就做,任务重时加班也要按时完成,没有任
务就自由安排,打声招呼就可以干自己的活。
嗯,家里也快没菜了。
我带你去吧,正好我镇上也有点事。
我也是比较自由,也不需要坐班,入户走访,考察村情,联系项目,还可以
借着送资料拿文件去镇上,事后更是会有一些自由活动的时间。
也不等她回答,我把车开来,喊她上车。
这还是林芳第一次上我的车,之前我们走村里最远的三队,我打算开车,但
林芳坚持骑电动车。
村上也有公用的电动车,村干部网格员都可以用,但网格员大多是骑自家的
电动车。
公用电动车反倒主要是为了我们这类开车上班的人准备。
我也给林芳说过,公用电动车她也可以用,她说网格员都用自家的。
车出了村子,经过一个岔路,我没有去镇上,而是去往县城。
不是要去镇上吗?这是去哪儿啊?林芳奇怪问到。
我要把你拉到省城卖掉,你怕不怕?我开玩笑道,最近很熟了。
怕你卖不掉,砸手里。林芳一个白眼,却是妩媚动人。
四十里地,开车也不算远,很快到了集贸市场,这里货全。
买好肉菜,我又去了镇上,拿了一份文件,兜兜转转回到村里。
中午红烧肉、蒜苔炒肉丝,晚上肉丝凉面,都很丰盛。
第八章:最后的背景和铺垫
刚做网格员,我就督促林芳做了两件事,迁户口,申请入党,这两件事也为
后来的许多事埋下伏笔。
迁户口,本来是为了符合网格员管理要求,但后来却引起了一些变化,随后
再表。
入党,我本就想好,后期将她拉进村班子,党员虽然不是硬指标,但是会更
容易一些。
至此,我们还一直是纯洁的同事情谊,虽然我看到她有时会心动,心里偶尔
会有旖旎的幻想。
但总不能见谁漂亮就想上,想上人家也不一定让你上。
国庆节活动时,老队长也回来参加,活动结束后,对林芳的工作也给了些提
点,也很肯定。
老队长给了我一串钥匙,是他家房子的,说是让我帮忙照看,但实际是让给
我住,我想付租金,死活不行,还说掏钱就不给我了。
我默默记下,看年底能不能给老队长争取点奖励。
随后,我搬进了老队长家,我知道村部腾出的房子,没有暖气,冬天不好过
,老队长应该也是这么想的。
林芳来帮我收拾屋子,像是新搬房子的两口子。
年底,讨论发展积极分子,林芳因为这半年经常跟我入户,大多人也很认可
,高票通过。
老队长的优秀网格员和优秀党员的提名,也是高票通过,辛苦一辈子,自然
没人和他争,成为全村唯一一个获得两项奖金的人,还不到一千元。
这几个月我一直没见过林芳的丈夫刘建平,闲聊得知,每年二三月份就随着
工程队外出干活,每月寄钱回来,有时还要去奈曼省,直到冬天工地没活干才回
来。
我第一次见到刘建平是在饭桌上,看起来很老实敦厚的一个人。
刘建平还特意感谢我,看来是林芳或者桑婶说了一些事情。
我忙说,也是顺便办事,林芳也帮了我很多。
一顿饭也是相谈尽欢,也算默认了我这个家庭成员。
天黑的早了,晚上也冷,我的夜间走访十一月就停了,尽量白天。
吃完晚饭,我没有在林芳那里久留,回了住处,留给他们空间。
当然,我也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干。
第九章:躁动的心越来越近
事情出现变化是二零二二年三月八号,那天村里做活动,有些小比赛,只能
由女性参加。
比赛项目是我和林芳想的,也在网上找了选择,有拔河,踩气球,抢凳子,
夹珠子,还有一个小小恶趣味的面对面送气球。
比赛由我做裁判,由我吹哨。
第三项抢凳子刚宣读完比赛规则,就要开始的时候,我手机响了,是镇上的
组织委员。
我下意识的把哨子和比赛议程交给林芳,让她替我当裁判。
电话接完,我又接过资料,林芳慢吞吞的把哨子给我。
我仿佛看到林芳脸上泛起红晕,可能是天热的缘故。
我没在意,继续做我的裁判。
面对面送气球,是我们从网上查到的一个小游戏,看到的时候,我一脸坏笑
,她一脸羞红。
是两个人面对面,手放在背后,用胸部夹住气球,侧身移动,来回运送气球

气球吹得不大,运送中两个人的胸部要挺着互相挤压,想一想那场面,一定
很有看头。
本来我还准备一男一女搭配,但被林芳无情否决了。
果然场面一度很热烈,甚至有几个大胆的汉子打起了口哨,我也得到了林芳
的一通白眼。
这个小娘子越来越爱给我白眼。
活动结束了,颁奖还顺带了几项表彰,好婆婆,好媳妇,巾帼标兵。
虽然是村里内部的奖项,但也是村委统筹选出来的,还是很有代表性。
我推荐林芳颁好媳妇奖,村委讨论最后综合考虑,发了一个巾帼标兵,也是
实至名归。
当晚,我吃完饭,陪虎子玩耍,刘建平二月下旬出去务工了。
崔静二月底也开学了,我回住处也无聊,便多呆了一会儿。
我要走时,林芳问我,你屋子要不要收拾收拾。
我当然欣然接受,想她可能明天会抽时间去帮我拾掇。
我回到住处,拉上窗帘,躺在床上玩手机,却听到敲门声。
屋门其实没锁,一拧把手就开了,出于礼貌,我还是亲自去开。
门口确是林芳,我开玩笑说,今天怎会敲门了?
平时都是直接推门进来的,当然以前都是白天,夜里来我这还是第一次。
林芳脸色微红,也没应声,进到屋里。
第十章:第一次亲密的接触
其实屋子不乱,她上次收拾还没多长时间,不一会儿就拾掇好了,还在四处
看哪还没弄好。
我觉得挺好了,就去拉住她,想让她停下来休息。
拉住她的手,把她拉到床边,刚想说,收拾好了,休息休息,却见她低着头
,脸红的像苹果。
才反应过来,两人熟归熟,我以前却没拉过她的手,这手真滑腻,忍不住又
轻轻捏了捏。
她的脸更红了,想抽出手,我不松手,却说道,你真漂亮。
她也不再挣扎,坐在我旁边,轻声说,讨厌,你是故意的吧?
我一下没明白过来,什么故意的?你真的很漂亮啊。
不是这个,屋子也不乱,你却让我来收拾,还有你今天让我吹你的哨子。
我就更不明白了,不是你要来收拾屋子吗?让你吹哨子,那不是我要接电话
吗?
可我不敢这么说,破坏了这暧昧的气氛,想了一下,我喜欢看你收拾屋子,
就喜欢让你吹哨子。
那不就是间接
~间接~~~~却说不出来了。
但我这下听明白了,间接接吻,我当时还真没想到这个,也想起来那阵她怪
怪的表情。
我心中一乐,这是有意思啊,轻轻一拉,把她半侧压在身下,那就来个直接
的。
说完便印上她的小嘴,刚开始还有些挣扎,很快便张开小嘴,把我的舌头迎
了进去。
寒假里,被崔静撩拨的,情欲高涨,这一开学,没了女人,心里正憋着火,
无处发泄。
遇到这对我有意思的熟女,我也挺喜欢,自是想法拿下。
我的舌头在她嘴里不断探索,和她的舌头不断纠缠,手也开始不老实,隔着
衣服揉弄她的乳房。
林芳的呼吸越来越急促,我手伸进衣服,直接攀上玉峰,渐渐不满足于此,
去解她的牛仔裤,她却大力挣扎起来,把我推开。
我暗叫不好,太急躁了,要砸锅,正准备说对不起,我情不自禁一类的,缓
解一下关系。
却听到林芳声若蚊蝇的话,太亮了。
幸福来的太快,扑了个满怀,迅速关了灯,还锁了屋门,还好灯的开关就在
门口。
边走便脱掉T恤和外裤,扔在沙发上,只留了内裤,回到床边,林芳已经盖
上被子。
我迅速钻进被窝,一边亲吻,一边摸索着脱掉她的上衣和牛仔裤,也只留下
胸衣和内裤。
我开始仔细的抚摸她的身体,像抚摸一件精致的艺术品,这也确实是一件艺
术品。
第十一章:娇羞少妇的小心思
慢慢褪掉她的胸衣内裤,甩开我的内裤,伏进她双腿之间,舔弄她的乳头,
揉搓她的乳房。
肉棒轻轻顶在小穴口,轻轻挤压,那里已经有丝丝爱液渗出,龟头顺着阴唇
滑动,一直滑到阴蒂。
我舔弄她的锁骨,身体也稍稍前压,龟头顶在了阴蒂上,慢慢旋转揉压,然
后缓缓下拉滑下。
龟头在淫水的润滑下,滑开了阴唇,半个龟头滑进了小穴口,轻轻地向里插
,慢慢感受小穴的滑腻。
小穴依然很紧致,也很温暖,只插进去三五厘米,我又轻轻抽出,用龟头刮
弄阴唇,再缓缓插入。
我亲吻她的脖颈,肉棒插得更深了,但每次还是全部抽出,每次抽插都会摩
擦阴唇。
小穴里的淫水越来越多,越来越热,我开始加快抽插,每次抽插并不插到底

我舔弄她的耳垂,大力揉弄她的乳房,抽插的幅度也慢慢增大,林芳粗重的
鼻息中夹杂着愉悦的呻吟。
我忽浅忽深的抽插着,抽插的时候带出爱液,刮蹭阴唇,深插的时候,直抵
花心。
我亲吻她的香唇,吮吸她的香舌,下身紧压着她的阴部,轻轻旋转,挤压阴
蒂,摩擦阴唇。
猛烈的深抽深插,带动着林芳的躯体前后晃动,她的双手环上了我的腰,下
身也极力配合著我。
强烈的刺激下,林芳很快不堪征伐,达到高潮,小穴分泌出大量浓热的淫水
,浇在我的龟头上。
小穴开始急速搐颤,像是在吸吮,我也受不了刺激,将精液射进小穴,更是
刺激得她全身抽搐。
高潮后,我也没有抽出肉棒,轻轻抚摸她的乳房,她的腰臀,亲吻她的嘴唇
,她的脸颊。
爱抚了一会儿,我才轻轻抽出肉棒,慢慢从林芳身上下来,躺在身旁,准备
和她聊一聊。
林芳却起身开始穿衣,一边穿一边还小声埋怨,你坏死了,欺负人。
却不像责怪,反倒似娇嗔,我就笑着默默看着她穿衣,知道回去晚了不好。
林芳临走时说,明天中午给你加餐,早点去吃。
我就问了一句,晚上加餐不?
却奇怪的又是一个白眼,讨厌,晚上再说。
然后就飞也似的跑走了,留下我一脸懵逼,晚饭加个餐怎么还讨厌了,怎么
还白眼了。
可是仔细想想那个讨厌,那个白眼,那娇羞的语气,那绯红的脸颊,我忽然
好像又明白了什么。
晚上有肉吃,嘿嘿。
第十二章:今晚开始快乐加班
第二天,中午,晚上饭菜真好,虎子乐开了花,我心里更是美滋滋的。
吃完晚饭,我就说,家里收拾好了,就带我去走访群众,上面有任务,有加
班费。
林芳没直接应下,看向桑婶,桑婶也没多想,回了句,去吧。
林芳开始收拾锅灶,我先回了住处,拉好窗帘,先给自己洗个喷香澡,穿上
睡袍。
顺便还装好摄像头,连接WIFI,调好角度,昨天事出突然,今天做好准
备。
铺好被子,躺下静静等待幸福来敲门。
天色渐渐黑了,林芳进屋,轻啐一句,骗子。
我起身,拉着她的手,坐在床边,准备亲吻扑倒。
林芳却用手挡住,身上脏,我去洗下澡。
我拿出我备用的睡衣给她带上。
林芳进卫浴间后,我锁好大门和屋门,打开床头灯,关了顶灯。
好想冲进浴室,可是门被锁了。
很快,林芳穿着我的睡衣出来了,我两套睡衣款式相同,我现在穿的是咖色
,她穿的是蓝色,有点情侣装的感觉。
我把林芳拉到床边,关掉床头灯,把她抱上床,盖上被子,自己也钻了进去

解开睡衣,抚摸着她的身体,亲吻她的嘴唇,将自己的睡衣脱掉,去脱她的
睡衣,解她的乳罩。
两人便很快只留下了内裤,我开始吸弄她的乳头,我的手也开始不老实,隔
着内裤抚摸。
一会儿,林芳阴部有些濡湿,我便脱下她的内裤,大手直接覆盖在阴唇和阴
核上爱抚。
待到阴唇湿润,便将中指滑入小穴,在小穴内轻柔的搅弄,惹得林芳娇哼连
连,爱液汩汩。
感觉足够湿滑,我脱掉内裤,翻身上来,将肉棒顶在阴唇上滑动。
我也不急着插入,双腿微曲,支起身体,用龟头滑动顶弄阴唇和阴核。
不断地刺激,林芳的身体也开始摆动,屁股也不断向上挺动,我才温柔的把
鸡巴插入嫩穴。
浅浅的只插入龟头,然后抽出,继续用龟头滑弄阴唇,在慢慢深入。
林芳身体摆动幅度越来越大,腰臀不断高挺,我却不将肉棒全部插入,仍然
时浅时深抽插。
直到林芳双手环住我的腰部,我才用力的插入,直抵花心,并且旋转屁股,
使劲挺进。
这次突刺,使得林芳一阵舒爽,闷哼一声,拱起身子。
那声舒爽的闷哼呻吟,就像冲锋的号角,我立即开始大力大幅度抽插。
每次都是抵住花心旋转,有时还将肉棒全部抽出,然后急速挺进。
第十三章:高潮后的倾心交流
剧烈的刺激下,林芳时而发出高吭的呻吟,却又怕被人听见,极力压制,还
微微咬住嘴唇。
我见到这诱惑的样子,俯下身去,噙住小嘴,舌头深入搅动,狠狠吸嘬口中
香甜。
肉棒也大力耸动,幅度越来越大,速度越来越快。
林芳鼻子中急促地呻吟,双手使劲按压我的腰肢,身体极力的配合著我。
很快,在猛烈的抽插中,她的小穴中涌出大量热烫的淫水,浇在我的龟头上

我险些精关不守,交了出去,赶紧收紧会阴,控制射精,在小穴内感受抽缩

待到高潮余韵稍减,我继续大力抽插,又刺激得林芳娇喘连连,呻吟不断。
又连续抽插了四五分钟,我再也控制不住,将肉棒深深插入,死死抵住花心

将龟头抵住子宫口,肉棒更是变粗变硬,将浓热的精液射进子宫。
再一次的刺激,林芳也迎来了第二次高潮,双手死死箍住我的腰。
我下身不断用力,仿佛要将龟头塞入子宫,将精液射向更深处。
我爱抚她的乳房,亲吻她的嘴唇,慢慢高潮退去,我才抽出肉棒,躺在林芳
身边。
轻轻抚弄她的身体乳房,回味这美妙胴体带给我的欢愉。
你会不会觉得我很随便,是个坏女人。林芳轻轻的说。
你是好女人,我也喜欢你。我急忙回到。
建平这次回来有点不一样,心里有事,他虽然没说,我猜他外面有人了。
我也没插嘴,静静听着。
这次建平回来的迟,走得早,和我在一起时也不主动,几次是我要的,他还
没精神。
我是二婚嫁过来的,前面的老公结婚当年车祸死了,我被扫地出门,还落了
个克夫的骂名。
那些年建平家条件不好,快三十了还没讨到老婆,姑娘都不愿嫁过来。
媒人介绍我们,一个没人愿意嫁,一个没人愿意娶,凑到一起了。
这些年,建平打工收入越来越高,在家的时间却越来越少。
不是可怜虎子这孩子还有婆婆,这日子我都不想过了,其实一个人过也挺好

你来了村里,让我帮你做饭,让我当网格员,彻底打破了我的生活。
也让我明白,什么才是生活,以前那都是熬日子,没盼头,我想要换一种活
法。
和你一起走街串巷,看着你吃我给你做的饭,看着你陪着孩子老人,你比建
平对我还好,我心里暖起来。
我也没啥给你的,就这副身子,虽然跟了两个男人,只要你不嫌弃,我心甘
情愿给你。
下次建平回来,我就和他说清楚,不让他碰我,想不想离婚随他。
我也知道,你有家室,不能给我名分,我也不图那个,我就是想和你好。
第十四章:伤心往昔事情急转
林芳慢慢的说起她的一些往事,这女人命也苦,明明考上了高中,可家里重
男轻女不供养她。
刚过二十,父母包办婚姻,嫁给了邻村小伙,正要开始新的生活,丈夫开车
外出拉货出事。
出事路口没有红绿灯,但是有监控,小车从另一个方向转弯,道路有点窄,
发生碰撞。
按道理,货车正常行驶,另一个方向的车辆要避让,观察好再行进,可那天
车头过线碰在一起。
一般货车因为比较大,司机都会没事,可是那次却是大车侧翻到沟里,小车
只是车头碎了。
结果就是她男人抢救无效死亡,对方司机头上蹭破了点皮,有点脑震荡,车
上另外三个人也都没啥大伤。
交警认定对方全责,对方也承认,双方协商,修了车,掏了医院的费用,又
赔了六十万。
事情处理完了,可是事情确实有些和大家想的不一样,村里人的闲话慢慢出
来了。
有人说她男人是看对方车里人多,还有老人小孩,向边上躲了一下,结果翻
车了。
有人说她男人是看对方车里有个漂亮女人,才向旁边躲开。
居然还有人说,是林芳把她男人榨虚了,才没反应过来,甚至还人说林芳是
骚媚狐狸精,克夫命,这里不乏嫉妒林芳美貌的长舌妇。
林芳甚至也在心里怨过她那个男人,为什么要避让,直接撞上去,对方也是
全责。
就是死了人,交警和法院没判对方全责,也还有保险公司赔偿,与自己家无
关。
可是一想那一车人,似是一家四口,男人,女人,老人,小孩,直接撞了,
怕是凶多吉少。
婆家本就嫌她没生养,也不帮她说话,却不知是丈夫和她觉得还年轻,暂时
没打算要小孩。
最后她受不了村里的流言蜚语和指指点点,以及婆家的冷漠无视,自己离开
了。
净身出户,结婚不足一年,还背了一身骂名,回到娘家也不受待见,便去了
县城谋生。
没有文化,摆摊卖过菜,做过餐厅服务员,小厂子里打过工,还像男人一样
工地打过零工。
三年也没人给她说过亲事,家里人也不闻不问,她甚至想好一个人这样过一
辈子。
还是她婶子(大伯母)托人给找的建平家,给她说,闺女委屈你了,找个人
好好过吧。
建平大她六七岁,家里穷,孤儿寡母,小三十了一直没有结婚,她也认命了

建平高中都是低保救济读下来的,毕业后跟着村里大叔的劳务公司在工地上
干活。
建平也肯吃苦,生活一天天好了起来,听说还当上了小头头,收入也高了。
总盼着好日子该来了,可是建平对她越来越冷淡,这两年更是只在过年时回
来一段时间。
听着这些,我也为这个女人感到委屈,更坚定了我好好爱她,改变她的人生

随后我让她报了函授,农学专业,初中起点大专,四年学制,包含高中知识

每学期五门课,周末上课,错过了还可以上网课,期末在县城考试必须参加

虽然上学年龄大了些,可是林芳上学时成绩好,还是能跟上,不会的也会问
我。
就在五月初,林芳收到了一封挂号信,信送到了村部,还是我打电话通知她
来签字。
看了信之后,林芳呆呆的站在那,两眼无神,信从手中滑落也不知道。
我过去拍了拍她的肩膀,准备问问情况,安慰几句。
她却趴在我肩膀上,失声哭泣起来,我只是拍着她后背,任由她哭着。
第十五章:心想事成获得自由
挂号信是刘建平寄来的,这个我拿到手,给林芳打电话时就知道。
里面有一封信,还里面有两份白纸打印的文件,上面还有手印,我在她翻看
的时候也看到了。
等林芳哭声小了,我轻轻地问,出什么事了?
建平他要离婚,他被建筑公司老板看上,请过去当经理,这事他都没跟家里
说。
在公司里,他遇到一个离了婚女人,一来二去,两个人鬼混到一起。
后来知道那女人是老板的外甥女,让他和我离婚,不然就让老板,她舅舅开
除建平。
过年回来,建平本来想说,却没说出口,回去后不多久,老板就找他谈话。
这才有了这封挂号信,信里面说了情况,文件是离婚协议,他已经签字按手
印,林芳签字即可生效。
哭过说完,我看林芳心情平稳了一些,指了指地上的信和离婚协议书,我可
以看看吗?
林芳点点头,我们两个人就蹲下去捡,一人拿了一份协议书,手也同时伸向
那封信。
两人的手碰到一起,她又迅速缩了回去,我捡起信,起身看到林芳红着脸,
低头看着脚尖。
我快速的浏览了一遍信,和林芳说的差不多,区别可能是在于,提了建平和
那女人没有感情,出于无奈,但其中我却也没看出多少对林芳的愧疚,所以有些
话也只是姑且听之,事实如何不做评论。
或许由我给别人转述,也会略过那些有的没的,信里还提了财产分割,算是
离婚协议的附件。
离婚协议也很明确,刘建平自认婚内出轨,自视理亏,愿意分割大部分财产
给林芳。
其中包括,刘建平名下的土地九亩多,给林芳五亩,而且由林芳选择。
家里的存款,这十几年居然也有十二三万,看来也没隐瞒,给林芳八万。
家里的房子,家具电器不值钱也不好分割,也没算钱,这也是多给林芳一些
现金的理由。
结婚给林芳买的首饰林芳可以全部带走,其实也没多少。
孩子由刘建平负责抚养,也不需要林芳给抚养费,林芳随时有权探视孩子。
从文本格式和措辞,看出来这是一个很正式的离婚协议,严谨全面。
看完信和离婚协议,我反倒轻松了,一方面,协议对林芳算是有利,另一方
面,我觉得如果从一个旁观的男人的角度看,二人本来也没什么深厚感情基础,
如此处置也没什么可指责,只能怪这花花世界迷了人眼。
只是苦了林芳,又一次被离婚。
我舒了口气,调整心情,露出笑容,将信和离婚协议递给林芳,恭喜你,心
想事成,获得自由。
听到我说话,林芳慢慢抬起头,奇怪的看着我。
你本来就打算和建平离婚,过自己的生活,现在建平提出离婚,你就可以规
划自己的未来,当然是心想事成,获得自由了,值得恭喜啊。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