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里互助相亲相爱】(第一卷16-22)

第十六章:离婚分户分地盖房
林芳一想,确实是这样,只是知道自己被离婚,一时难过,没想那么多。
林芳拿着信和离婚协议回去了,我让她给桑婶说一下,说的时候注意照顾老
人情绪。
后来听林芳说,老人一直到听完后,心情都算是平静,拉着林芳的手说,委
屈你了。
之后扶着轮椅,脚步蹒跚的走了,背影萧瑟,好像又老了几岁。
一会儿又回来,手里拿着一个存折,硬是塞给林芳。
是建平对不住你,是我们家对不住你,这是我偷偷攒下的两万多,建平他不
知道,都给你。
母女俩却是相拥而泣,这些年林芳在家里付出多少,老人自是看在眼里记在
心里。
又过了几天,林芳给刘建平打电话,说明离婚她同意,也说了桑婶给的存折

刘建平也表明,桑婶给的钱归林芳,当天,林芳的账户也多出了八万。
第二天,林芳让我带她去民政大厅。
本来只是问问,却不曾想,工作人员看了信和协议书,问了些情况。
便要求用林芳的微信和刘建平打了视频,告知身份,说明视频会被记录作为
凭证。
验明身份,问了协议书是否是真实意思表达,确认了财产归属,包括桑婶那
个存折,没有错误后,就办理了离婚。
之后,林芳的生活却是更加精彩起来,分了户口,分了田地。
桑婶也拉着林芳去银行把钱全部转给了林芳,就这事被柜台以为老人被诈骗
,差点报警。
在我的建议下,林芳申请了一块宅基地,地也是我选的,就在老队长家不远
处。
那是一家绝户,就是全家死光交回集体的那种,农村人很迷信,都不愿意要
那块地,但那块地位置挺好,交通方便,位置也大,院墙还很完整,其实不介意
的话,直接住都行。
说是绝户,其实也没死光,还有一个女娃,在儿子意外去世前,早先就嫁出
去了,户口也迁出去了,自是没有资格继承,只收拾了屋内的有用物什,本来还
打算把房子卖掉,但没人要,便将房子也交回了集体。
办了手续,要拆旧房子,我让她先等等,我记得有政策,主动拆旧盖新,可
以有四千元补助,问了一下镇上,便申请了。
镇上的干部在村干部陪同下来看了一下,了解情况后,拍照,填表,确认之
后就允许动工,等房子盖好验收后补钱。
房子全部推掉,仍然盖两大间,东厢是两间通房,厨房,卫浴,主卧室,西
厢是个次卧,但也设计了卫浴间。
第十七章:建房风波新房洗泥
村里很多人都过来了,有人来帮忙,有人来看热闹,还有人来说闲话,居然
有人去村部质问,为什么林芳能买宅基地盖房子。
质问的人里面还有人不知道林芳离婚,我们解释说,林芳和刘建平离婚,户
口在本村,按规定可以申请宅基地。
又有人说,离婚女方都是回娘家,没有在夫家这边申请宅基地的。
我们继续解释,我们农村大多人结婚,女方户口不迁过来,离婚后只能回原
户籍地。
林芳户口是已经迁过来的,离婚可以直接分户就地落户,在这申请宅基地合
理合法合规。
如果需要看证据,我们可以让林芳拿两个户口本来对照。
这是派出所审核发放的,不是你想迁进来就迁进来,你想迁出去就迁出去。
大家娶进来的媳妇户口不迁过来,嫁出去的女儿户口不迁出去,是个人的自
由。
当然林芳的户口如果以后迁出,宅基地还是会收回的。
那块地之前都没人要,怎么现在有人要了,却没想到大家这么大反应。
听明白了,没啥问题的,就散了吧,想看人家户口本的,等会让林芳去拿。
大家逐渐散去,有一两个不死心想看户口本的,也被旁边知情一些的人拉走

林芳也请了施工队,在大家帮忙下,房子很快就盖起来了,很漂亮,八九十
平米,花了八九万。
围墙没换,墙砖都还很结实,只重新刷了一下,院子改为水泥地,大门换了
,门面还是要新的。
本来我是想让林芳盖一个二层小别墅,但是被林芳拒绝了,一是村里没有盖
二层小楼的,太突兀,二是预算不够,我给她钱她也不要。
但是在我劝说下,盖成平顶,以后可以再加一层。
房子盖好了,能入住的时候,农村有洗泥的习俗,林芳也请了做宴席的师傅
,与大家同乐。
我也去随了礼,包了五百元红包,但之前我已经买了电视冰箱,也不贵才五
千多,送进了新房子。
直到电器送来,林芳还不知道咋回事,还以为送错了,知道是我买的,坚决
不要。
我好说歹说,又说人家不给退,这才勉强收下,还说以后给我钱。
这是县城里电器城的,退还是能退的,就是要收来回运费,四十里地来回八
百。
之后我带林芳去买了大床,家具,厨具等等,最后把剩下的小两万也花完。
中间几名商家店员都以为我们是两口子,林芳娇羞红脸低头,也不反驳。
我只是笑笑不说话,买这些,还真是咱俩用的,尤其是那大床。
惹得店员以为自己猜对了,更是卖劲,还你夫人真漂亮,真温柔,你先生真
帅,真体贴。
出了家私城,上了车,我憋不住笑,看着林芳娇羞小媳妇样,终于破防,大
声笑了出来。
遭到林芳雨点般的小锤锤以及讨厌你坏死了不许笑不理你了等等的娇嗔。
第十八章:外省参观夜夜加餐
洗泥那天,宾客很多,村里很多人认识林芳,有些还受过林芳帮助,自是来
捧场。
村委也都来了,老书记和我一样五百红包,其他人二百三百都有,村民二百
一百还有五十的。
刘建平也发过来微信转账,一千,林芳还问我收不收,我说当然收,为啥不
收,这才收下。
当晚,我就留在林芳新房,自是一夜缠绵,春光无限,酣畅淋漓。
林芳在生了虎子之后便上了环,我们做爱自是肆无忌惮,不怕意外。
但我还是记住了林芳的周期,农历初四前后,排卵期她特别敏感。
虽然之前我们还在我住处温存过几次,但林芳还是住在桑婶那里,并未在我
那里过夜。
这是我第一次整夜腻在一起,就像新婚小夫妻一样,就当今天的宴席是喜宴

之后,我几乎每晚都到林芳家里加餐,天亮前离开。
桑婶家里来了一位护工,是刘建平托人找的,伺候老人孩子,每月底薪两千
,奖金两千。
得知此事,我就替林芳不值,按这工资,五六年,怎么也二十万啊,林芳只
是笑笑。
很快,我来落山村一年了,林芳做网格员也快一年了,各方面工作也熟悉了

组织部通知我们,获得一次外出参观学习的机会,去曲江省的几个乡镇观摩
乡村振兴。
主要有小手工艺,小作坊,农家旅游,特色种植等致富项目,驻村书记政府
买单。
村上如果有人想去,也可以报名,但要自掏腰包,大概需要三四千,时间一
周。
其中交通费一千二,交给组织部,安排往返程飞机和途中客车。
我在村委会说了,没人感兴趣,尤其还要自掏腰包,镇上也不让村里报销,
村干部都不愿意去。
我提议问一问网格员的意向,由包抓村干部去说,大家也随意应下了。
我给林芳也说了,却没说自己掏钱的事,只说会报销,林芳就答应下来。
出发的那天县里集中,大巴拉到省城机场,别说林芳,我也是第一次坐飞机
,都很好奇。
到了地方,那里小镇经济都很发达,都有宾馆,开房间时,我给她定了大床
单间。
晚上很多人出去喝酒逛街,我天黑就趁人少溜进林芳房间,惹得林芳娇嗔,
却也开心。
缠绵之后,我再回到房间,同房间的驻村书记还没回来,我洗了澡便早早睡
了。
我们看了许多村子,各有各的特色,路过的有些村还有大工厂,但不在我们
参观范围。
据说是因为政策原因,我们那里搞不了这些大工厂,看了也没意义。
我也是每天九点到十点,去林芳那里加餐,生活乐无边。
有次出来遇到熟人,只说逛街才回来,送她回屋,并不见有什么疑虑。
中间还是被她发现是我给她报销,因为我们驻村书记都不用付钱,签字就行

其他人都是自己付账,她也私下问过一位自己付账的女同志,印证了她的想
法。
当晚,我又挨了一句骗子和一记白眼,但却得到了热烈的配合和你对我真好

第十九章:交流发言一鸣惊人
很快参观结束了,组织部召开交流座谈会,让我们自由发言,我可是不想发
言的。
静静靠在椅子上,打算听听别人怎么说,大多是经济发展很好,甚至还有说
景色很美的。
听听,这是让你们来旅游的?几个人过后,却听得一个悦耳的声音开始发言

却是林芳在说话,我愣了一下,也仔细听起来,想看看她有什么见解。
她说参观完,回去想组织村里的老人、女人利用闲余时间做些小工艺品,比
如女红,竹编等。
既可以利用闲置劳动力,又可以给农民创收,做得好还可以打出品牌,树立
形象。
我刚要感慨她有些想的简单,但又想不能打击她的积极性,事情就是要做才
能成功。
林芳发言完,带队的组织部长带头鼓起掌来,还点名问是哪个村的,很有想
法。
我哭笑不得的回答组织部长,是我们落山村的网格员,大家还奇怪的看着我
俩。
更有趣的是,林芳居然也害羞起来,还弱弱的说是这是和我们书记共同讨论
的。
我那个汗颜呐,我啥时候和你讨论过这个了,不是每晚都只是深入交流体液
交换吗。
部长却又夸起我们来,看得真,想得深,有思路,会协作,集思广益,直夸
得我无地自容。
感觉就像是在说我俩,看得真,搞得深,有技术,会配合,狼狈为奸,啊呸
,鱼水交欢。
好在部长的点评也不多,后面有几位也拾起来,照样画葫芦,部长却只是点
点头。
最后部长在总结是有提到有的同志是用心参观学习了,希望我们能发挥作用
带动经济。
会后组织部的小同志找到我们,说部长在等我们,我俩那个受宠若惊,差点
受精。
林芳对我吐了吐舌头,我狠狠瞪了她一眼,走吧,应该不是啥坏事。
便带着她来到旁边的会客间,部长还客气地起身示意,说随便坐。
这时我才心定一些,便坐在了稍靠前的沙发,林芳坐在稍靠后的沙发。
部长也没再说夸赞的话,直接开门见山,部里提供资金,你们有信心把项目
做起来吗?
我自然不能打退堂鼓,只能坚定地说,项目做起来没问题,第一年可能会亏
损,第二年持平,第三年盈利。
小伙子很有干劲嘛,你姓马,你叫林芳,你们好好干,我支持你们。显然是
问过组织干事我们的信息。
你们去找一下小张,和他联系项目的事,再安排你们到省内相关镇村去参观
,回去加油干。
我又表态,多谢领导关怀,我们一定好好干,加油干,把项目办好。之类云
云。
出了会客间,找到小张,了解之中,才知道居然可以拿到一百万项目资金,
还可以去参观学习。
不仅仅是手工艺的制作,还会联系参观销售方,这可解决了难题,不怕做不
出来就怕卖不出去。
之后给大家放了半天假,大家自由活动,逛街购物,明天早晨出发回程。
吃完午饭,我则在林芳房间里苦着脸,真的和林芳讨论起项目的事情来,最
后总结,干就完了。
于是白日宣淫,天雷地火,狠狠惩罚这个惹事的小妖精,却是我筋疲力尽,
小娘们容光焕发。
第二十章:参观回来再去参观
讨论没什么结果,林芳也犯了愁,觉得是自己想的简单了。
我看她一脸愁容却是心疼起来,便又劝慰她,能找来项目,带来资金,总是
好事。
事情能不能成,还要干着看,努力了,尽人事听天命,想得再多,也会有疏
漏。
走一步看一步,摸着石头过河,车到山前必有路,遇到问题,解决问题。
成功了,皆大欢喜,不成功,也是政府头疼,钱又不是咱家的,咱不贪不占
,别人说不得什么。
我在领导那里话也没说满,第一年亏了就亏了,就当是买经验教训。
不想了,也别愁了,我们出去逛街去,拉着她就往外走,到门口林芳挣脱我
的手跟我出去。
虽说是小镇,却快赶上我们县城,店铺林立商品繁多,我们就买了一些手工
艺品。
既了解了价格,也可当作样本,回去研究照做,还可以当作小礼品。
还给林芳买了一个银质耳坠和发夹,带着林芳吃了些海鲜,带了点火腿。
中途还看到炸虫子的小摊,吓得林芳直往我身后躲,却又探出脑袋看别人吃

女人逛起街来,心情就好起来了,看什么都新鲜,都想看一看摸一摸。
回到县里,小张说参观的事情还要过会,然后报名,早则三天,迟则五天。
天色也晚了,我们开车直接回了村里,车马劳顿,相拥而眠。
次日,村部汇报了参观情况,却没说项目的事,八字还没一撇,先不说为好

处理这一周遗留下的问题,了解了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一天也很快过去。
翌日,镇上电话通知,报名参观邻县的手工艺作坊,每村最多两名,时间为
周末两天。
村委讨论继续由我和林芳参加,毕竟刚刚参加过类似参观,我还假意推脱一
番。
其实是大家不想占用周末时间,大家心知肚明,我却暗中窃喜,这安排,妙
啊。
两天后开车载着林芳来到县政府大院,会议室里人员集齐,却只有二十几人
,还有些奇怪。
出发前开了个短会,部长没来,副部长主持,说明了情况,提出要求。
这二十几人是来自十八个村,什么职务都有,书记,驻村书记,妇女专干,
财务。
也有六个不配备驻村书记,不是软弱涣散经济薄弱的村,是来学习壮大集体
经济的。
我顿感压力,先进村都在努力壮大集体经济,我们却还思前想后,固步自封

会上也明确说了,十二个派驻村书记的村里面。会有三个获得一百万项目资
金。
至于如何确定是哪三个,没说,也不是我们操心的,最后提到全部人费用政
府买单。
还有一些和之前部长说的差不,多用心学,加劲干,不过我说的没人家好。
第二十一章:手工艺品项目方案
中巴车中午到了邻县县城,定了住处,吃了午饭,睡了午觉,下午开始参观

这边的发展明显比曲江省那边小很多,但听村里的干部说起来也很自豪。
他们制作的主要是鞋垫、布老虎、布鞋,还可以定制布偶、靠垫等。
晚上又回了县城,这次林芳屋里有人,我没法偷渡,但还是去她那边聊了聊

第二天早晨的安排是编织,制作花篮、玉米皮坐垫、椅垫、麦秆帽子等。
午休后就退了房,下午去了小手工艺品文化发展传播公司,是销售商,名字
真大气。
我留下了公司业务经理的手机号,前面村也留了电话,方便以后请教。
五点多返程,七点多到县城,我带林芳去吃了饭,又回到村上,明天还要上
班。
这两天时间紧,先洗了澡,还没等林芳洗澡出来,就先一步睡着了。
睡到不知凌晨几点,我醒了,看林芳安静的睡在我身旁,顿时心生怜惜。
轻轻在额头吻了一下,却是将林芳打搅醒了,迷迷糊糊的说,醒了,我去做
早餐。
我一把拉过来,早餐吃你,便将她压在身下,肆意蹂躏,自是春光烂漫。
周一刚一上班,镇上组织委员就打来电话,要求我们写一个小手工艺品项目
方案。
我挂了电话,那个头大,给老书记汇报了周末参观和组织委员的要求。
老书记说,你们省外省内也参观了,试着写一写,必要的话,请人写。
我把林芳叫来,让她写方案,一开始她也哭丧着脸,我就一句,你惹的事你
来平。
只把林芳火气激了上来,写就写,不会写还不会抄,便坐在我的电脑前,查
资料。
三天写好,这三天其他事都停下来,专门写方案,写不好,看我不整死你。
还一副咬牙切齿,恨之入骨的样子,惊得其他村干部肝疼,没见过我这么发
火。
果然这三天,林芳就在电脑旁,查资料,写方案,还打电话找人帮忙找资料

饭都是我做好送过来,中午不休息,晚上是十点多我拉回去的,九点多都拉
不走。
早晨一醒来,简单洗把脸,拿着馍馍就去村部,妥妥的来的最早,走的最晚

我也没有干看着,也帮着整理了一些资料,帮忙调整一下文档格式,给了些
建议。
终于在周三晚上九点多,写完了,我又审了一遍,主要是错别字,用词不当
,格式等。
本来是让她在旁边坐着等一等,可是我看完,一回头,她居然靠在椅子上睡
着了。
七月份的九点多,外面还有许多人走动,我这要抱着她回家,被人看见有得
麻烦。
当然更也不能让她睡这里,睡得不舒服,还容易着凉,我也不忍心。
我去打开原来为我准备的宿舍,过来把她抱进去,放在床上,盖上薄被,居
然都没醒。
我去关了电脑,锁了办公室,又回来看着她,我都恨自己为什么把五天说成
三天。
半夜,可能穿着衣服睡不舒服,她醒了,我俩又回了她家,换洗休息,她抱
着我胳膊睡。
第二十二章:项目拨款方案执行
第二天,我带着她,拿上方案,来到组织部,把方案交给小张,由小张转交
部长。
一会儿,部长说要见我们,我们来到部长办公室,部长还在看我们的方案。
你们的方案写的很用心,很有感情,很接地气,一看就不是照搬照抄。部长
放下方案说。
你们的项目我通过了,不用等其他村,三个立项给你们一个,你们好好干,
我看好你们。
又是一番感激和保证,我们出来,小张已经在等我们,让我们填了表,就等
过会拨款。
为方便资金调拨使用,让我们再申请个合作社,办公户,之后把执照和公户
复印件交来。
我们便回到镇上,给组织委员和镇长说明情况,申请合作社和公户,没到中
午就办了下来。
又赶回组织部,交了复印件,中午在县城吃饭,回村午休,下午给书记汇报
情况。
书记似乎对此不上心,可能觉得这事成不了,就说了句,项目就交给你们了
,好好干。
别看项目上会有一百万资金,但是现在镇上会监督管理,组织部也会不定期
督查。
五千以上要镇党委会通过才能用,二千以上要先书面报备,一千以上电话申
请,定期报账。
即使一千以下也要村两委、村监会讨论同意才能使用,中间想做小动作,还
是挺难。
所以做项目是个出力不讨好的事,村里干部都不愿意牵头去做,这也是说林
芳惹事的原因。
林芳开始走村串户,拿着样品,找能做,愿意做,想做的人,我也陪着做工
作。
按我的想法,前期价格定高一点,但不分红,大家见到真金白银才会愿意干

林芳也觉得这样可行,这些也写在了方案里,照着执行就可以。
第二天下午,我俩还在做动员工作,接到组织部小张的电话,通知项目款拨
过来了。
我们便召集了愿意做的十几个人,在林芳院子里开会,简单的讲了一些规矩

项目就算启动了,之后便是购置材料,编织用的柳条,玉米皮,麦秆,都是
乡亲们给的。
买了些布料,浆糊,针线,彩色粗丝线,用来做做鞋垫、布鞋、中国结、篮
筐彩编。
刚开始,根据大家以前做过什么,想做什么,先试着做,林芳在边上指导。
几天下来做成功的不多,但也发现了几个好苗子,尤其是鞋垫、布鞋、柳编

由这几个带头和指导,三个小组成形,其他的继续由林芳指导,边干边学。
三天后,放弃中国结和麦秆帽子,又成功了玉米皮垫子和篮筐彩编,五个小
组定形。
中间我们还咨询了邻县定价,鞋垫五毛,布鞋一块五,其他一块钱,但一定
要保证纯手工。
我们还联系了销售方,没几天就派来调查人员,对我们的产品进行品鉴,基
本满意。
我想毕竟刚开始,以后还有提升空间。公司还提供材料,签了合同还可以先
拿材料。
我一听,这个好,可以不压钱,这项目资金都可以省下来,仔细看了合同,
先按下。
我们大概算了一下这忙前忙后七八天,做工的,平均每人五十元,一个月也
就是二百元。
虽说不多,但是一来是闲暇时间干活,多挣一点是一点,一来大多是生手,
以后还会更多。
再初步估算了一下村集体的收入,果不其然还真是亏本的,这都没算我俩的
辛苦费和场地费。
再问了一下,如果公司提供材料,价格怎么计算,这重新一合计,基本持平
,便签了合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