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归、小巷、路人】(完)


夜空下的小城一角,老旧的钟楼上,两支锈迹斑驳的指针在零点重合,随着
一声沉闷的钟声徐徐响起,新的一天开始了。
城区一隅,巷道街口,从的士上下来的我连看都没看,直接扔下一张钞票到
的士师傅手中,顾不上他说什么,匆匆忙忙地跑进了路边那条黑乎乎的巷子里。
身形一遁入黑暗,几乎是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解开皮带拉下拉链,满腹饱胀的
尿液激流而下,这一泡憋了一晚上的苦水终于倾泻出来,酣畅淋漓的快感,让我
差一点忍不住呻吟出声。
正当我在这淅沥声中尿到一半,突然一阵急促的高跟鞋与水泥地面接触的声
音传入耳中,我疑惑了片刻,猛然发觉好像声音也是往这条巷子里而来!
有人来了!还是个女的!这个发现让我生生把尿到一半的尿液又憋了回去,
还来不及提好裤子扣好皮带,那双高跟鞋的主人已经出现在了巷子里。
怎么办,尿出去一半之后裤头顿显宽松,不用手提着的话一直在往下掉,而
此时此刻的情况根本容不得我做出这种行动,试想:深夜之中,黑漆漆的小巷内,
一个满身酒气的男人双手放在裤腰上,尤其是那条裤子随时好像都会被褪下,阴
影中晃动的皮带犹如怪物的触手,一个女人遇到这种情况估计第一件事就是喊救
命吧?!
那个穿高跟鞋的女人低头疾走,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去办,也多亏了这
样,我的这副窘样才没有被察觉。
但是这样下去被当成午夜色魔抓走是迟早的事,我该如何是好?
所谓急中生智,我赶紧把双手插进裤兜里死死拽住不住下滑的裤头,然后转
过身去若无其事的走在了那个女人的前面。
这样她就只能看到我的背影而不会发现我的裤子将脱未脱了吧?
说了这么多,但是这只是一瞬间发生的事情,那个女人几乎是撞进巷子里,
当我双手插袋提着裤子慢慢悠悠走出去,她好像才发现这里面还有一个人。
虽然那声「啊」很轻很轻,但是足以让神经紧绷的我听到,出乎我的预料,
好像身后的女子还是个很年轻的妹子。
下意识的想要回头看一眼,但是尴尬的是我双手插袋这么勉强提着裤子不会
掉下去,后果就是走起路来姿势很不自然,在我扭头的瞬间,明显有一种奇怪的
气氛充满了这条漆黑的小巷中。
我现在是要避免被当作午夜色魔,所以这些横生枝节的事情还是算了,可能
后面那个女子是这里某一栋的住户,她到了自己家门口就会上去,等她走了,到
时候我再接着把剩下半泡尿撒完也不迟。
于是我便故意装出神态自若的样子慢慢地往前踱步——也只能这样慢慢走才
能保证裤子不掉了。
奇怪的是后面的高跟鞋声也慢了下来,好像并不打算越过前方的我,略微思
考,我便明白过来:从心理学的角度来说,人对于身后的事物总是会更加恐惧,
也许我走路的样子已经吓到了人家,这导致现在对方的步伐基本跟我保持了一致,
听声音判断大概是三五米的距离。
想到这里我不禁失笑摇了摇头,继而又想到身后还在被人看着,便继续装出
那副若无其事的模样前进。
「咯哒,咯哒」的脚步声为了与我保持距离,所以频率放得很慢,这足以让
我在脑海中想象那双鞋子上面的一双美腿是如何修长。缓慢的步调里,这种规律
的脚步声中,我隐隐觉得哪里有些奇怪。
一边琢磨着这个念头,一边直直地前行了一段路,当我用眼角的余光瞄了一
眼巷子边的楼道,顿时一种想要猛拍脑门的冲动伴随着点子油然而生。
身后的这个女人什么时候到家我不知道,同样我如果假装是这里的住户随便
找个楼道进去,只要让她先走,我就不必再像现在这样狼狈了!
想到这里我立刻转身进了一个楼道,然后故意放重脚步声按着之前不疾不徐
的步调缓缓向着楼上走去。
果然,外面高跟鞋的声音略微迟疑了一下,片刻之后随即放开了步伐,几乎
是奔跑地经过了我藏身的这个楼道,向着前方奔去。
我长出了一口气,等这个女人走远我就能出去解决剩下的那半泡尿了。
可偏偏在这个时候,高跟鞋的声音戛然而止,我竖着耳朵听了片刻,好像之
前的种种都只是我的幻觉一般。
卧槽,这是什么情况,难道是遇到了真的坏人?
本着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的精神,我胡乱把皮带扣上连整理都顾不上遍冲
到了楼下重新回到巷子里。
刚才那个女人往前走了并不远,然后便没了动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
呆带着疑问屏住呼吸蹑手蹑脚往前面的黑暗摸去。
往前走了大概五六米,我那砰砰作响心跳之外的声音终于又出现了,悉悉索
索的布料摩擦声,拉链钉扣的金属碰撞声隐约从前方的一个楼道里传来,我继续
前行,片刻之后一阵液体撞击冰冷水泥地面的声音传了出来。
难道她也是……
我感觉这个想法有些荒谬,但是越是接近,这个事实便越是清晰传入耳中。
摸到了楼道口,瞧瞧的探出一点头往里面看去,果然和我想的那样,这个女
人居然和我一样是来这里找地方解决人生大事的。
这泡尿似是憋得极为艰难,以至于那个女的忍不住呻吟了一句,在淅淅沥沥
的排尿声中,这一声呻吟听上去极为销魂,我忍不住可耻地硬了……
想想前面我们的可笑之处,只不过是想得太多了而已,早知道的话我继续撒
我的尿,她也找个地方解决掉就完事了,犯不着这么走了一大段路最后还差点尿
裤子。
我失声轻笑,正准备退后离开找地方解决剩下的半泡尿,可抬脚一退,咣当
的一声好像边上的易拉罐被我碰到了,这一碰不打紧,那动静在这安静的环境里
简直就如同晴天霹雳!
「是谁!」楼道里立刻传来了女人惊慌失措的声音。
「妹子别怕,我是好人,我不是故意偷看你尿尿的,那啥,我真的不是有意
为之……」我硬着头皮跳了出去,但是脑子却找不出什么合适的措词来为自己辩
解。
「你不要过来!我要喊了!」对方显然吓坏了,淅淅沥沥的排尿声开始变得
断断续续。
「别喊,别喊,我不过去就是,你慢慢尿……你慢慢……」我双手放在面前
摊开,然后尽量让语气沉稳一些。
「啊!救……」可惜这些都没有阻止事态的恶化,在她喊出第一句完整的话
之前,我一个箭步冲了上去用手捂住了她的嘴巴。
本以为轻轻捂住了嘴,对方就会消停下来,可谁知当我双手抚上对方脸颊的
时候,对方的反抗程度之激烈完全超出我的预料。
面对失控的局面,我只好用双臂牢牢抱住对方减小她挣扎的空间,然后一边
捂住嘴巴一边在她耳边轻声安抚着:「别害怕,别害怕,好了好了,我没有恶意,
我没有恶意……」
怀中的女人挣扎着,我便用各种姿势压制着她的活动空间,不知道这样折腾
了多久,当我用奇怪的姿势制住对方之后,我们两个人身上都已经热气腾腾满是
汗水。
女人濡湿的发髻贴着我的脸,一种滑腻的肌肤相触让我心荡神摇,回过神来
看着被我抱在怀里的女人,此时的她已经被我用端小孩撒尿的姿势搂住,双臂穿
过那双修长的美腿之间紧紧把她压在胸前,虽然隔着几层衣服,但是那种温润滑
腻的触感依旧能隐约感觉得到。
正当我为这些香艳的感觉暗自偷着乐的时候,在我们两个粗重的喘息声中,
淅淅沥沥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这个声音我再熟悉不过,经过前面那种异性肢体的接触,我的下面早已硬的
如同铁棒,现在要想尿出来还真是困难,既然不是我在尿,那么自然就是怀里的
那个了。
初秋的寒夜里,我站在漆黑的楼道,用抱婴儿尿尿的方式紧紧地抱着一个陌
生妙龄的女子,而她也在我这个陌生男人的怀中用极其羞耻的姿势尿了出来。这
一幕光是想想,就会让人忍不住加重呼吸。
也许是真的吓坏了她,伴随着失禁的是夺眶而出的泪水,温润中又带点凉意
的两道液体流淌过了我那掩在她嘴上的手掌,当我察觉到这一点,一种罪恶感顿
时涌上了我的胸口,心中一软,手上的力道便逐渐放松。
淅沥的液滴声终于从汹涌澎湃的激荡转为柔和,再然后便是怀里的人儿不受
控制的浑身抖了一下,足以说明这一泡尿有多么的……突然怀里的女人猛地用力,
我那已经放松的双手一个没抱住就被她挣脱开来,没等我再次把她控制在手中,
眼前一黑鼻尖一酸,后仰的头槌攻击正中我的面门!
我忍不住松开了双手捂住了鼻子,而她也被我这一甩手摔在了地面上,这一
下突袭给我们双方都带来了剧烈的痛楚,但是由于体格的优势我抢在对方恢复过
来之前再次扑了上去。
这一次我们撕滚在了一起,鼻子上被这么狠狠来了一下之后,借着火辣辣的
痛感,我心中不由燃起了一阵怒火。
死死地从背后压住对方,然后抽出皮带将她的双手捆在背后,在确保对方已
经再次被控制住之后,我略微松了一点捂在她嘴上的手劲。
「臭女人!我都说了我没有恶意,你还要袭击我,嘶,要是把我鼻子撞歪了,
看我怎么收拾你!」
「放开……唔,我……把你……」从指缝里,隐约能听到对方的只言片语,
那副姣好的身躯在我身下不住的扭动,充分可以看出对方并没有打算善罢甘休。
「再吵吵我可真的怒了啊!」从鼻梁上传来的酸痛让我简直快要流泪。
「你……唔……唔唔」对方依旧不停地挣扎着。
我一边不停地耸动着鼻子缓解痛楚,一边对现在的情况考虑着如何处置。
阴差阳错,本来只是进这个巷子撒泡尿而已,如今却变成了这副模样,就算
我之前只是因为误会而已,但是现在的情形再说误会连我都不太敢相信:在挣扎
中我的裤子已经掉在了脚踝,而且对方因为压根就还没来得及穿上内裤一直在裸
露下身,试问看到我这种光着屁股压在一个双手被反绑着的女人身后,而且还一
副穷凶极恶的模样,任何一个正常人都会先把我判定成罪犯吧?看样子我这个坏
人的身份是落实了。
更要命的是对方不住挣扎,我光着下身压着她,两个人的身体勉强算是隔着
薄纱裙子不停地摩擦着,这么不停地厮磨之下我的下面硬得生痛,胸口仿佛有一
团火焰快要炸开一般难以忍受。
「唔唔……唔……唔……」那女人不依不饶的在做着无谓的声响,我那团怒
火仿佛找到了释放的缺口一般汹涌而出,一个念头飞快的占据了我的脑海。
「我数到三,你要是还不停止挣扎,我就把尿撒在你身上!」
本以为这么一说可以收到特别的效果,结果话音刚落,换来的却是对方不停
的摇头和更厉害的挣扎。
「一……」
「二……」
「三!」
在她耳边数过三声之后,对方依旧如故,好吧,谈判破裂。
有句话说的好,「如果文明不够文明,就让野蛮更加野蛮。」既然谈判无用
那就改用制裁好了。
由于之前一大泡尿撒到一半就硬是被憋了回去,现在,夹带着我的一腔怒火,
这些剩下的液体,便当作惩罚的第一步吧!
硬得发胀的下体并不能很轻易的排尿,几经酝酿,之前那种汹涌的尿意再次
袭来,带着一丝快意,激荡的尿液从马眼喷薄而出狠狠的打在了对方的私处。
这样的情况下我居然会有一种前所未有的痛快感觉,仿佛通过这股液体,我
已经深入了下面压着的这个娇娃身躯。
这种心猿意马的遐想让我的下身又硬了一些,乃至会阴附近的肌肉群情不自
禁的抽动了起来,尿液在这种作用下仿佛射出去的精液一般一阵一阵更加凶狠的
打在了对方身体里。
当尿液散尽,我带着心满意足观察身下的女人,却发现此时的她居然不再挣
扎?
不是晕过去了吧?我心中一惊,感觉把捂着的手松开往她鼻下一探。
还好,不但还有呼吸,而且还很粗重。
对方不再挣扎,我移开的手掌也没有再掩回去,无声无息的解开了束缚她双
手的皮带,我们就这样叠在一起,也不管地面上满是污秽的液体和尘土。濡湿的
缎面内衣,薄纱连衣长裙,我穿着的那身衬衫被汗水浸润紧紧贴在皮肤上,一种
别样的情愫开始在这空荡荡的楼道里发酵。
「那个,我真的不是故意……好吧,现在连我自己都不相信我说的这句话了。」
趁着这个空档,我本想解释一番,但是话说到一半却发现言语的无力与现实的残
酷。
身下女子没有开口,但是从她那紧绷的身体我能感觉得到事情还没完。
一阵风吹过,停下来不再动作的我们由于浑身是汗都忍不住打了个冷颤,但
是随着冷风过后,那股肢体相接的炽热反而越加明显,越发让我忍不住把注意力
往对方的胴体上转移。
之前一直在对抗以至于没有注意到,我身下压着的这个娇躯竟是如此凹凸有
致!
两只柔软又富有肉感的丰满乳球虽然隔着衣物被压在冰冷的地面,但那不住
剧烈起伏的样子仿佛正在负隅顽抗,薄纱长裙虽然凌乱,但是在这之下的柔滑肌
肤与蜂腰美肌,是任何物体都阻隔不了的美妙所在,圆润丰满的翘臀被之前的液
体打湿,热气烘烘的滑腻饱满,在肉茎无意擦碰到的时候都会带来一种销魂的快
感。
天啊,她居然是如此的尤物,我真是瞎了狗眼。
随着思绪的游走,还有我那逐渐失控的双手,隔着细滑的缎面内衣,一手一
座,攀上了她那傲人的乳峰,硕大如瓜果一般,触感细腻绵软,尽力撑开十指肆
意揉搓,揉得满掌的雪腻,一片水润丰腴里两枚翘硬细小的乳蒂如同樱桃核儿一
般在乳波之间滚来滚去。
对方的双乳似乎很是敏感,陡然失陷在我的魔爪之间,顿时身下的美人儿从
喉间发出轻微的「呜呜」声,身体微微扭动,像是挣扎,更像是在享受,弄了半
天,反倒是磨得彼此身体酥麻,衣服上汗津津的一片,不住的发出滋滋的淫靡响
声。
她颤抖着呜咽了一阵,转头大口喘气,额颈间香汗淋漓,稍一回神,似乎张
口就要开骂。
「你这个……啊……啊……无耻……啊……你胆大妄……」
不等她说出完整的一句话,我扶着那饥渴已久的怒龙探入了她的腿心里,伸
手一摸指尖晶亮腻滑,原来下面早已濡满了白浆。
那双修长的玉腿被我蛮横的分开,怒龙抵着娇嫩的蜜缝,温润湿滑的玉壶就
在眼前。
「你……到底……是……什么人……来做什么……」
身下美人双峰跌宕、娇喘不止,那副眼丝朦胧含嗔薄怒的模样分外可人。我
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撑臂仰起上身,直勾勾的看着她一字一句道:「我!来!要!
你!」
「唧」的一声,怒龙抵着泥泞玉壶长驱直入,身下的美人娇躯一仰头,「啊」
的一声尾音未落,中途变成了又娇又腻的呻吟,声音不大却丝丝入耳,十分的销
魂。
我箍紧她不堪一握的蜂腰,缓慢而清楚地刮刨着她,每一下都退至洞口,任
凭粘连的玉壶自然收拢,湿濡的蜜肉半夹半耷着杵尖,然后再夹带着满膣的滑腻
浆液一击至底,肉茎的前端仿佛撞上一个如同花冠般层叠不平之物,发出粘腻的
「啪唧」声。
撞击的瞬间,箍在肉茎根部的蜜肉猛然一束,膣中顿时产生一股难以言喻的
吸力,只是这样深捣几下,我感觉快要舒服得喷射出来。
深吸一口气,把身下的佳人玉腿高高举起,每一次的进出都令她颤抖着发出
悠然的呻吟,声音从急促、苦闷、浓重,到销魂的发出哀怨的尾音,仿佛气若游
丝,但是又不休不停。
她终于放弃抵抗,放弃逃离的念头,就这样衣衫不整娇软地瘫倒在我的怀中,
开始完全松懈下来全身心的地挨着抽插。
我将身下的玉人翻转过来,让她面对着我,然后我们双唇相接,胸膛压着她
那饱满的乳峰悍然贯入。
「唔……好……好深……好……里面……啊啊啊……」
我们相拥着舔舐着彼此,舌尖扫过双唇,滑过鼻翼,吻上眼眸,咬住耳垂,
最后吸住耳背脖颈。与此同时我们的下身一直保持着交合的姿态,那副雪肌玲珑
的娇躯仿佛挂在了我的肉茎上,娇嫩的玉壶被顶到了头,所有的褶皱弯穹都被贴
肉撑开,与怒龙相贴胀得没有一丝空隙。
「顶……顶到了……不要……啊,啊,啊,啊……」
我只觉得自己仿佛快要炸开一般,身体里有一种感觉仿佛不吐不快。于是乎
我挺着坚硬的巨物越发用力的捣进了娇躯的深处,每一记都像要与她融为一体,
深入得超乎彼此的想象。
肉茎的贯通,娇躯的碰撞,耳鬓的厮磨,我只觉得快感越来越强烈,强烈到
近乎痛苦的地步,最后一次深入之间我感觉自己仿佛连灵魂也一起离开,随着粘
腻的炽热涌入对方身体之中。
拥着佳人的胴体肆意喷射,直到将这些炽热完全射出,过了片刻,我才惊觉
两个人刚才抱得如此用力,仿佛要把对方揉入自己体内。
满怀怜惜的轻抚着怀里的胴体,不知道刚才那么用力有没有把她勒疼,我们
身上的汗液如同刚从桑拿房里出来一般,湿溜溜的在裸露的肌肤上肆意流淌,粗
重的呼吸调和了情绪,不知道什么时候冒出来的月光点亮了她的眼眸。
「你……感觉……还好吧……」这一刻理智重新回到了我的身体里,开口的
第一句话我便感觉有些不妥。
但是没想到的是,这句情人之间激情过后说的话,却换来对方娇羞的表情,
只见玉人咬了咬嘴唇,然后半嗔半怒的回了一句「坏人!」
「刚才没有弄疼你吧?」我大喜过望,关怀之情顿时表露无疑。
「有……唔……没有……」含羞带怒的咬着嘴唇,美人用几不可闻的声音说
道。
「我是说刚才射的时候,我没有注意自己抱的这么用力,我怕勒疼了你……」
还以为没说清楚,我又开始笨拙的解释。
「讨厌!说了没……唔……」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羞人的事情,突然一记粉拳
不轻不重的打在了我的胸口。
自知有错,我赶紧把双唇堵了上去,又是一番滑腻香甜的舌战追逐,我那还
插在蜜壶里的肉茎再次活了过来。
感觉到了体内发生的变化,怀里的玉人羞红了脸颊,那副欲拒还迎的模样,
简直让我的欲火无法平息下来。
「刚才是我以前从来没有过的快乐,你没有弄疼我,反倒是我抱着你的时候
情不自禁,现在双臂好酸哟……」
「我也是从来没有如此的痛快过,既然我们都觉得不错,不如再来大战三百
回合!」我坏坏地挺了挺肉茎,感受着周围传来的紧实有致的全方位包裹。
「人家只是尿急想要进这条乌漆抹黑的巷子尿尿,到最后你却弄了人家一身,
讨厌死了,我要回家洗澡换衣服!」美人那姣好的脸庞在月光下显示出迷人的模
样,濡湿的发髻随着微风的吹拂飘动在这夜空下。
「那么……是回你家还是回我家呢?」
「坏人!」
「哈哈哈……」今晚一定会是个不眠之夜。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