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性事】(全)


一转眼,到美国H1工作两年多了,不幸在这场裁员风暴中落难,闲极无聊,
也倒有时间回味一下这一千多个日日夜夜。看了不少同胞的网上性事,一时也有
股冲动,写下些心得与大家共享。
一。乡巴佬进城
初到美国,什么都新鲜,尤其在机场看到各色身材凹凸有致的洋美眉,旅途
的疲惫一下就被突如其来的视觉冲击所代替。最使我难忘的是在Chicago机场看到
的一个现场电视节目的女主持人,在荧光灯下的脸庞玲珑剔透,仿佛商店里橱窗
里的服装模特一般,合体的长裤套装也把她那优美的曲线勾勒的亭亭玉立。我好
像从来就没见过女人似的,自觉眼光不够用。
二。寂寞生活
随着新工作的开始,一切逐渐开始规律起来。由于初来咋到,没有车和驾照,
一切都由雇主安排,挤在Apartment里,除了公司就是超市,没车,一切步行,可
是对于我来说,单调的日子仍旧过得飞快,毕竟每天都在一个和国内千差万别的
新天地里,连步行40多分钟到公司都成了享受,因为工作在一个中部的小城,不
到20K人口,难得我们几个「老外」,镇上的居民就像见到外星人似的,总喜欢和
陌生人打招呼,嗨。一邦美国农民!
三。Swimming pool
慢慢的,开始适应小城的生活节奏,也把License搞定,买了一辆9万多麦的
老福特,活动的会为渐渐打了起来。本人爱游泳,上健身房,听同事说镇上有个
叫什么Rooseverlt的活动中心,于是就杀将过去,竟然发现是个不错的闲暇锻炼
的好去处,恒温Pool,hot tub,sauna,gym。
于是乎每天下班后都得在那泡上一两个钟头,一来锻炼身体,二来也是在没
有其他可去之处,我可不喜欢天天呆在Apartment里看TV。此外,还有一个好处是
别处不得见的,老美爱运动,镇上许多人都爱在此游泳,还隔三差五的有Highsc
hool游泳队在此训练,虽是Teenager,身材早已是成熟挺拔,曲线玲珑,这实在
是洋妞得一大先天优势,不承认不行。本人在休闲锻炼的同时,又可过足眼瘾,
其中些个身材脸蛋出众的,早已被我用目光干了数回。有心和她们搭话,可是实
在是鸟语水平一般,打了个招呼就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一直是老太太的B——干
(糙鸡)着急。
就这么一来二去,一晃半年多过去了,冬季来临,中北部的冬天实在是非常
冷,好在出入有暖气,也不太难过。只是寂寞的日子苦了我那小老弟,只好自打
飞机聊以自慰,有时也实在放肆,在泳池看到丰满的白女人,一时色胆包天,就
射在泳裤里,因为天冷,游泳的人渐少,所幸未被发现,否则真是有损国格,还
要成为笑料。活到年近三十,还作出这等不雅冲动之举,实在惭愧,可是身体的
自然需要又是无法抗拒的。就这么期待,希望能有艳遇出现,以行鱼水之欢。
四。Cheerleader
柳暗花明,无心插柳,之古训实在有理,没过多久,艳福来了。由于天气转
冷的原因,我去游泳的次数也比以前少了,反而去Gym的次数多了起来。其实在G
ym中也有不少漂亮的洋妹子,只是Gym面积自然比泳池小,又无水的掩护,没办法
自打飞机罢了。在有就是Gym里的妞多半都有男伴,且那些男伴个个膀大腰圆,自
觉不敌,所以连搭话的机会都奇少,只能心动不能行动。这也是此前我去泳池的
次数多的缘故之一吧。
一个周末的黄昏,照例来到Gym,此时已经是十二月的中旬,北方的天暗得特
别早,中部时间6点左右已时街灯通明了。今天人不多,也许是刚下了一场大雪的
缘故,路上的积雪还没来得及清除,路滑吧。屋里有暖气,热气腾腾的。老福特
的暖气自然比不上屋里的,热身运动后,顿时觉得来精神。平时的熟面孔少了许
多,大概周末都约会去了,剩下我们这些光棍在此发泄过剩的精力。
不一会,我的目光被牢牢的吸在一个极其优美的身影上。乌黑的披肩长发,
波浪般起伏的线条,尤其是那粉白嫩红的肌肤,佩以一张娃娃脸,翘鼻子,褐色
的大眼睛熠熠放光,微翘而饱满的嘴唇,仿佛就是一个真人大小的巴比娃娃。见
她正在舒张筋骨,压腿、下腰、劈叉,这时才发现那丰满上翘的臀部,深深凹陷
的后腰把臀部的曲线暴露得淋漓尽致,忽隐忽现的脐部白肉让人魂不守舍。胸部
两团滚圆的乳房一起一伏,又深又窄的乳沟闪烁着粉白的波澜。
她看上去十六七岁的样子,也许因为皮肤过于粉白的原因,显得特别年轻。
中部洋妞的肤色由于少受日光,和东西海岸的妞截然不同,要么惨白,象泡水多
日的大白萝卜,要么泛红加雀斑,即所谓的Pale和Pink。但这个小美眉的肤色介
于两者之间,及其少见(至少对我来说),由于保幼激素分泌过渡的缘故吧,那
皮肤泛着诱人的光泽,仿佛碰一下都会破了似的。
记得那天直到她离开Gym我才走,根本就没有动过和她搭话的念头,完全被那
股青春的气息给弄得昏头昏脑,直到回到我的Apartment还和Roommate大惊小怪
得吹嘘见到绝世美女的经历,搞得晚上又仰在我的大床上打落数架美式飞机,好
在次日是周末双修日,白天补觉。最为可怜的是周末两天神经兮兮地去Gym傻等,
可是却一场空。
从此几乎每天都去Gym,连游泳都不去了,全为一睹美眉(何时网上流行「美
眉」,此时太贴切了)风采。可是那丫头不常来,每次看到她来,我都要练到她
走之后才离开,她锻炼时依旧以舒展筋骨的运动为主,辅以较轻的器械练习,其
中最为让我青筋爆炸的动作要算蹬腿练习了,那器械是重物在上,练习者仰面倒
地,双脚踏住重物的支撑向上蹬,当她把双腿收回时,那姿势就和男上位的女人
一样仰面冲天,膝盖关节快要贴到耳边,那腿根部的柔软小丘被紧身的运动裤包
着鼓鼓的,加上闭气用力时的轻微呻吟,使我恨不得作她上面的重物,一把压上
去,让她不得翻身。
谁知此时本人的心跳厉害,根本不好意思和她搭讪,还不如在泳池里是那般
自然,敢于和任何一个游过身边的丫头打招呼,夸人家游得如何如何。好不容易
有次眼神碰到一块儿,只是相互笑笑,然后又装做满不在乎的样子继续我的练习。
由于小镇不大,有时上超市Walmart时也偶而碰到,她穿一身Teenager常穿的那
种低过肚脐的牛仔裤,长发扎了个高高的马尾,腮边不笑都有两个浅浅的酒涡,
让人感觉她就事青春的同义词。
终于有一天实在忍不住了,锻炼时目光交汇,我假惺惺地开口惊叹她的肢体
如何柔软,以至能把身体各部位弯屈到令我无法想象的地步。其实本人的柔软度
也不错,毕竟经常锻炼嘛,可是也确实不如她,一来年岁已高,二来男人本来就
不如女人柔软嘛。我还装做僵硬的样子拌着腿给她看,她也只是笑笑说她不过经
常锻炼罢了,因为寒假学校的健身房不开,才跑到这里来的。我说那一定是练了
多年的功底吧,称着机会开始瞎扯,半年多来鸟语水平略涨,实在小有用场。然
后她告诉我说她曾经是Cheerleader。
「What is cheerleader?」我问。不是假装,本人鸟语就是菜,那时真不知
道Cheerleader是个什么东东。
看我不懂,她就又蹦又跳地比画着,什么Basketball,football……终于使
我明白,噢,就是啦啦队嘛,以前看NBA经常看到的,一到关键时刻轮到啦啦队出
来表演就被换播了广告,该死的电视台!不过也不怪乎本人的鸟语水平,搞寄酸
鸡的嘛,就那么些个技术鸟语,再说哪位在国内学过鸟语啦啦队了。
一旦接上话岔,洋美眉是十分乐意和你聊的,一来文化背景使然,二来东方
人也总是对他们有神秘感,这后来的许多经验一次一次验证,后话暂且不提。于
是知道了她的名字,不太好记,也不太好听,本人对鸟语一直有抵触情绪,回去
后赶快记在纸上。本处不宜公开,反正不是Mary,rose之类傻了巴鸡的名字。说
来也乐,第一次见到这丫头直到开始搭话,差不多有近2个星期,没想到开始又如
此容易。
从此开始聊的机会就多了,虽然心里小算盘打个不停,一直没敢有任何过份
举动。不过有时也装傻,说什么东方人不习惯拥抱之类的见面礼节,弄得她来主
动教我,好象觉得我不好意思十分可笑,反尔更激发她的兴趣,没想到是我设下
的小小把戏,有的洋妞就是「傻」,尤其是中部的农民女儿,不过这也是可爱之
处,不象国内来的妞都是人精不好惹,心眼多的不得了。趁着拥抱之际,本人也
着实吃了不少豆腐,只是洋妞压根不在乎。那两团胸口的嫩肉比看起来感觉打不
相同,松软有弹性,立马老弟就能昂头挺胸,不过我也没胆大到拥抱时下体也和
她接触,以免被发觉。
相识之后自然说话的机会多多了,其实由于文化几年龄的差异也实在没有太
多的共同语言,这是这种差异带来的新鲜和好奇成了交往的动力,当然还有本人
心里的小算盘也是主要原因了。
又过了十多天,眼看圣诞节就要到了,因为这是老美最重要的节日,虽然自
己不太看中这日子,也不免被浓厚的节日气氛所感染,加上第一次在北方加西方
过雪中的圣诞节,心里也期望那日子快快到来。那洋美眉告诉我她们学校有什么
表演Show之类的活动,叫我前去观看,本人即不象教师又不象学生,实在不好意
思前往,于是就支支呜呜地说会尽可能去的,其实心里早就不打算去了,否则会
多尴尬。
可是到了那天,小妞突然打电话要我送她,她老爷子的车在雪地里抛锚了,
不知几时才能回来,其实我也不信那一点都不真实的借口,无非是她怕我不去而
采用的小伎俩。记得那天整夜都缩在后排边座上,演的什么也不太明白。到了半
夜才开着老福特送丫头回家,路上一言不发,可能车里的空调也不够强劲,有点
冷,时不时往手心哈气,被她看到了,一把拽过去放在垂到肚皮上的毛茸茸的围
巾里撮来撮去,说非常感谢我大冷天帮她这个忙,弄得我方向盘不稳,车在雪地
里蛇行起来。小弟弟也不老实地昂起头,当时真想停下来一把把她给按在座位上,
狠戳她一番,到底没敢。
圣诞过完眼看就是新年了,那可是新的千年之夜,99年的最后一天就要再见
了。由于圣诞过得央央的,就想到了千年之夜好好玩个通宵,迎接新年的曙光。
这次找了个借口说要感谢美眉请我观看她们的表演,请她到镇西边的酒吧狂欢过
新年,谁知她立马告诉我未满21岁无法进入酒吧,真是蠢的可以,头一次正而巴
经地请美眉,还挑的不是地方,国内不是有好多小抵敌美眉在酒吧狂蹦吗,操他
美国鸟法。
不过她说其实不卖酒精饮料也无仿,只是要等迟些人多乱哄哄时才好进去,
因为忙,没人顾忌你。真他妈厉害,后生可谓不是白说的。那夜直到11点多才进
去,其实根本没人查,一堆鬼影在里头蹦来蹦去,有年级稍大些的成熟洋妇都穿
着所谓晚装,胸口的波露出半拉,在一闪一闪的灯光下,仿佛蛇影一般,香水的
味道弥漫四周,加上哄哄的音乐,马上使我的神经兴奋起来。
那天抱着美眉又蹦又跳,着实疯狂了一把,美眉的啦啦队功底了得,浑身的
曲线在灯影下又把小弟弟给挑逗起来,终于有意支轻柔的曲子,所有人都搂着舞
伴慢慢转动起来,那酥软芳香被我抱了个满怀,早就喜欢美眉那深陷的后腰和翘
翘臀部(其实洋妞大多如此,以拉美和黑妞最盛),正好那腰肢被我一胳膊拢个
正着,这是本人对小妞的腰肢的最爱,国内炮妞时就喜欢先用一支胳膊来量小妞
的腰肢,正好是一支胳膊的腰做起事来令人神魂颠倒,一手拢腰,一手撮乳,再
让小妞跨上你的腰间,两退钩住后背,即可坐,又可站,那炮打的,嘿嘿!
大概闹到夜里快两点钟,我们才离开。在开车送她回家的路上,我又不停地
向手心哈气,以「引诱」她用身体来暖我的手。其实女人对男人一点小小的关心
举动会让人立马觉得她温柔无比,女人味十足,尤其在异国独自生活,更象冬日
里的阳光让你的心都化了。果然她又来那一套,手在她松软而毛茸茸围巾里舒服
极了,透过那厚厚的围巾我依旧可以感觉到她腹部的温暖和呼吸带来的起伏。此
刻我的心早就不由自主的开上了岔道,我说:「Left hand,left hand!」
她嗤嗤地笑了起来,说那我怎么开车呢?
我说:「Let me show u」,说着侧过身,左手也离了方向盘,伸向她温暖的
怀里。她笑得更厉害了,也不说什么。我象得到她的默许,一边扭头看着前方,
一边把双手往她搭在肚皮上的围巾下面伸去,嘴里还说围巾下面更Warm。她只是
笑,车在雪地里慢慢地前进,两道车灯的光柱里飘满了纷飞的白雪,仿佛所有的
雪都被光柱包裹在其中而无法逃脱。
我的手背也有意无意地轻触到她的丰满的乳房下沿,车速更慢了,她好象也
觉察到我的举动,轻轻拍了拍我的手,又挺了挺腰,坐得直了些。就这样时不时
的偷吃她的豆腐,一来二去,好象她也不再阻止我,反而笑着说:「Be careful」,
鬼才晓得她要我小心开车还是小心什么,女人有时就喜欢欲擒故纵,把你的火扇
的旺旺的,到头来又不知如何扑灭这再也压不下去的野火,反而自己被野火所吞
没和融化。
就这样在雪地里慢慢的开了大概2,3麦的距离,隐隐地看到后面有车灯在后
视镜里闪耀,我说:「找个地方停一停,等手暖了再开车吧。」如此拙劣的借口
其实根本不足以作为停车的理由,当时我也没想得要做出什么过份之事,只有一
股莫名的冲动想一把把她抱在怀里,把头埋在她胸口闻一闻她身体的气息。
没想到她答应的非常爽快,特意找了个离路灯远远的地方停了下来,熄灭了
大灯,后面的车呼啸而过。此时我反倒有些不知所措起来,看着昏暗中她的脸,
其实只能看到脸部的优美的线条,略为上翘的鼻子和丰满微弯的嘴唇,黑暗中的
眼窝显得更深了,根本无法看到她的眼神。不由自主的双手伸向她的腰间,她也
往我的座位方向挪了挪,谁也没说话,其实此时任何话都是多余的。
侧过头,轻轻地凑到她饱满而线条分明的唇上,已经可以感觉到她的气息有
些急促,其中还散发着淡淡的酒气,终于贴到她温柔湿润的双唇,意志就在这一
刹那融化了,只有越来越急促的喘气声把我们带到了理智的边缘。双方口中的酒
气象兴奋剂似的,使我们飞快地迷失在这漫漫的雪夜之中,我意识到这将是我一
生都无法忘却的千年之夜。
我的右手更紧地搂着纤软的腰肢,左手已伸向她胸前随呼吸起伏的山峰之上,
隔着她的毛衣,一股松软的感觉在手掌中荡漾开去,感觉到她身体在不由自主的
扭动,手心隐隐约约有个东西硬硬的,又深深地被我按到山峰之中去了。原始的
欲望很快把一点点残留的理智给深埋到冰雪之下,只有那无边的烈火在车内蔓延,
仿佛很快就要冲破车窗,把周围的雪地也吞噬掉。
从轻吻直到几乎是用舌头添,顺着她的脖颈,划向耳根,秀发在耳际的芬芳
推波助澜地把我的举动推向毫无约束的境地。双手从毛衣的下沿划向她的胸前,
透过胸罩,已可触及到她的温暖的肌肤,只听到她口中发出本能的呻吟声,使我
不满足于隔着胸罩触摸她,伸到背后摸索者,企图冲破这最后一道遮拦。一点点
理智使我使了个花招,故意在她背后摸索了半天,就是扭不开胸罩的结,这也叫
欲擒故纵,谁教她刚才用同样的方法逗我的。
她一急,以为我不会弄,又嗤嗤地笑了起来,自己把手伸向背后一扭就解开
了,几乎同时,我的双手已把那两团火给握在其中,她的身子一欠,又哼哼起来,
松软光滑的乳房被我又揉又撮,很快感觉到山峰上的疙瘩绷了起来,她的手在我
身上摸索起来,根本就搞不清都是如何把对方的衣服象剥蛇皮似的一层一层从身
上给蜕了下去,黑暗中那光滑的身影是那么优美,我把座位往后调了一调,又叫
她把座椅放倒,于是一下压了上去,舌头在她的脖颈游走到胸口,乳房上的硬疙
瘩在我舌头的缠绕和拨动下变的更有弹性,仿佛要和我的舌头打架似的。
牛仔裤的皮带已被我解开,随着「嗤啦」一声的拉链声,我把手伸进那所有
男人都无法抗拒的诱惑之处,细软的灌木从已微微发热,她身体的抖动和呻吟声
使我毫无顾忌地向她最后的堡垒发起了冲锋,沿温润的小丘而下,手指头被热热
的黏液所包围,轻轻在洞口缠绕,只觉股股山泉象岩浆一样向四周蔓延,吞没所
有经过的地方。我抽手在鼻子上嗅了嗅,说这是我在世上所能见到的最美妙的香
水了,她笑骂到:「没想到你如此恶心。」
终于再也忍不住了,自己一把连内外裤一次蜕下,再也挨不住困的小弟弟一
下冒了出来,她看了也只是笑,伸手去弹了它一下,实在恶劣,强硬的小弟着实
感到有些痛,被她这一举动一激,报复的念头猛然窜了出来,我把她扶起来,示
意她坐到我的腿上。她起身爬到我的座位上,在我腿上坐下,于是小弟弟就在她
双腿根部蹭了……
「Is it the first time?」她点点头,脸上的表情有些怪。我心里觉得好
笑,鬼才信呢,又是欲擒故纵的老套。一停腰,小弟弟又向上步步进发,她又叫
了起来,一把伏在我的肩头,咬了我一口,我只好停下来,心想可能年轻那紧的
缘故才会痛吧,于是只好慢慢地退了回来,来了个退二进三,一点一点往里挤,
终于感觉到整个弟弟都被湿润的温热的东西所包围,一股电流直冲脊髓。
我缓缓地起伏我的腹部,她也随着我的节奏前后摆动腰肢,并开始轻微的哼
哼起来,两个丰满的乳房在我胸前晃来晃去,一股强烈的征服欲望从心底升起,
一时直起腰,飞快地起伏起来,只觉有一团火在两人交汇之处燃烧,早就顾不上
什么九浅一深的文火慢调煲细粥的慢慢享受,也顾不上她不知是痛苦多还是兴奋
多的呻吟,而是一路挺进中原,兴奋度就象519的股市行情,一路走高,恨不得要
把那龙宫捣烂,就在一刹那,股市雪崩,完全没有什么跌停板的限制,所有的累
积在片刻疯狂泄出,坠入无底的深渊之中。
她也嗷的一声扑倒在我肩头,我只觉下体一阵阵的热狼象水波一样荡漾开来,
浸润在无比的喜悦之中。就这么保持着姿势紧紧地互相抱着,两人的黏液在我两
腿间慢慢地流淌,有轻轻的舒痒的感觉。不知过了多久,我们才从兴奋中醒来,
这时才感到肩膀上有些火辣辣的疼,伸手一摸,有凹凸的痕迹。
记得后来送她到家附近的时候,看着车窗外消失在飞雪中的背影,我呆呆地
坐在车里,脑子里一片空白,不知有多少美国人的第一次是在汽车了发生的,怪
不得美国产的车大,可能那些工程师设计汽车时潜意识里他们在年少时的记忆使
得他们把车身设计的宽敞舒适,买车的人也一样,大车方便。这是那夜偶然悟出
的歪理,汽车真的是美国人生命的一部分了。这以后我的车换成了较新的也是美
国产的二手Mercury,只是同样的经历已不再可能发生了,后话不说了。
回到家里,只觉困的不行,也没洗澡,倒头扑在大床上夹着枕头睡去。不知
睡了多久,只觉窗口亮得很,隔壁传来Roommate不知干什么的声音,脑袋有些炸,
酒劲还未完全散去,一夜里睡得并不十分沉,满脑子乱哄哄的都是和美眉在酒吧
和车里的记忆,还有那怎么也不停的漫天飞雪,可是要细细去想,却又怎么也串
不成完整的故事。
实在懒得爬起来,又不知在床上赖了多久,迷迷糊糊中被电话铃声给惊醒,
伸手一接,传来Roommate和一个女子对话的声音,正是她打来的,等Roommate那
头放下对话,她的声音变得清晰起来。回想起昨夜的事,有点不知所措,不知该
说些什么。她问了些什么昨晚睡的好吗之类的话,我都嗯嗯地回答。忽然她在电
话里说要告诉我一个惊人的消息,她怀孕了!见鬼!Too fast!我说:「肯定是
和别的小活子的。」
「No,no」她大笑起来,「是个老家伙的。」这大概也是她的可爱之处,什
么情况下都能和你开玩笑,其实她家人一早就出去划雪去了,她不想去,想让我
去她家。
我说:「还是到我这里来吧,还没见过我的窝呢」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些时间,
她说好吧,于是告诉她我的地址,大概一个小时后过来。
放下电话,一翻身爬了起来,冲进浴室淋了起来,身上已是有些怪味,下体
处干干的粘了一大片,被水一冲,黏黏乎乎的化了,忽然想起昨夜她说是第一次,
拉着小弟弟看了起来,什么特别的也没有,大概昨夜完事后都被用车里的纸巾给
擦掉了。翻开包皮把龟头露出来,似乎有些红丝,此前从来没有和处女干过,不
知如何鉴别。洗完澡,飞快地穿上衣服,下楼到车里,呼啦啦把昨夜的纸巾全都
翻遍了,是有的有些斑斑的红色在上面。于是回到楼上,在冰箱了乱翻一器,胡
乱喝了些橙汁,啃了几口面包,陷在破沙发里看起电视来,其实演的什么根本不
知道,只是觉得要有个什么东西让眼镜盯着看就行了。
隔壁的印度Roommate也没出门,虽然雪已经停了,路上的积雪反倒比昨天更
深了,还未来得及清理。他用印度口音的鸟语问我是不是昨夜炮妞去了,是不是
电话里的妞,爽不爽。我其实不太喜欢他,不是因为人怀,只是那股永远洗不掉
的身上的酸味实在让人讨厌,搞得我要不是为了省几百块钱,早就搬到别处去了。
我不耐烦得说就是以前提到的超及美眉,他也不觉得我的不耐烦,依旧和我开玩
笑。只好回到自己的房间,说累了,睡的不够,把门给关上了。把床整了整,就
算把整个房间都收拾了,其实屋里什么也没有嘛。过了伙,听到楼下汽车的声音,
贴着窗口向下望去,正是她的车。
还是牛仔裤,脑袋被帽子和围巾裹得严严的,只有眼睛还在外头冒着热气。
不一会,门铃响了,早就守在门边的我一把拉开门,把她拉进屋里。Roommate从
他的房间冒出头来,嘻皮笑脸地和她打招呼,我极不情愿的相互介绍了一番就把
她带到我的房间,砰的把门关上了。她把厚厚的外套脱了下来,找不到衣架,于
是就扔在地上,身上的线条依旧散发着诱人的气息,脸冻得有些红。把她搂在怀
里,却不知该说什么好,她挣脱了我,在我屋里这看看,那翻翻,有些好奇我那
些方块字的中文书,还说她的朋友有许多人都有中文的Tatoo,她也要弄一个,很
酷,还问我刻什么字好,我给她解释,鸟语不到家,不知她是否搞懂,反正我觉
得有点对牛弹琴。
把国内和一路上拍地照片拿给她看,倒是兴趣十足,问这问那。有时居然问
起傻了巴鸡的鸟问题,你们居然没有汽车在中国该怎么行动呢?从小在共产党的
「迫害」下成长是不是很苦?我说,中国人不在汽车里作爱,所以也能活得好好
的。她又大笑,说不是指的那个。于是问她为什么第一次好象并不害怕,印象中
女孩子第一次应该有些不知所措。她说还是有些怕,是我自己昨天疯狂的样子没
有注意到她的反应,真该咬得在恨些才知到她的厉害。
学校和家长都在性教育方面做得早,所以也没有太惊慌失措,她们女孩还给
阴茎的模型戴过避孕套呢。听得我有些目瞪口呆,说到避孕套,我有些担心起来,
真的怀孕了怎么办,老美不兴打胎,麻烦大了,这事足足烦了我有一个多月,此
后没看到动静,心里的石头也落了地。大概下午5点多的时候她回家去了,天也暗
得早,加上又开始飘舞的雪花,没敢留她,望者窗外远去的车灯,心里居然有些
依依不舍起来……
就这样,新千年的第一天随着她消逝在风雪中的车灯渐渐地流走了,一屡淡
淡的惆怅涌上心头……对,该给家里打电话报个平安了。
第二天就上班了,日子又象往常一样一天一天地从身边流走。周末她又来了,
自然少不了做那事。第一次在车里的时候,黑凄凄的,什么也看不清,这回可以
好好看看。洋妞的皮肤不是象白纸那样的白色,有些粉红,特别是全身赤裸的时
候非常好看,乳头和阴唇的颜色也是粉红的,不象大多数东亚的妞,皮肤挺白晰,
可一脱了衣服,黑的发紫的乳头和阴唇实在令人反胃。
至于说到体毛,因人而异,有的多而长,颜色又黑,实在恶心,由以印度和
某些拉美妞令人恐怖。也有北欧人种的妞,体毛多为浅黄色,连阴毛都是黄的,
多但不长,又很软,配上肤色其实不仔细看也感觉不出来,因为软而细,摸起来
其实很舒服。再有就是这美眉似的南欧种,前臂上有些毛,身体上却挺光洁的,
加上优美的体形,整体上是很美的,尤其胸口如白玉般诱人,没有讨厌的雀斑。
真是难以廖廖数语可概括,毕竟个体之间的差异比较大,即使东亚少毛人种也有
毛发发达的让你不敢恭维的美眉嘛。
有时她家人不在,周末她就到我这里来,冬日夜里搂着个绵软温柔的身体,
实在无法用言语形容,经常夜里要折腾数次,搞得双方都筋疲力尽了,还不肯罢
休,小弟弟已经没有什么可射的了,那洞口也无法再湿润了,仿佛世界末日就要
来临,要把这一生所要做的爱统统完成才心甘情愿。
自然使用最多的是我最喜欢的Cowgirl姿势,手掌在她光滑起伏的背上,腰间
和臀部构成的曲面上滑行是我的最爱。记得有一次清晨起来,她已先我而醒,穿
着低过臀部的衬衫,见到我醒,一下扑到床上,我伸手搂住她,从腰间划向臀部,
竟然发现她没穿内裤,立刻兴奋无边,也不解开她的衬衫,就这么让她骑起马来,
直到她兴奋地伏在我胸口不能动弹。
时间过得飞快,冬天悄悄溜走,春天的中西部小镇非常美,宁静而秀丽。她
还有最后一个学期就从Highschool毕业了,一直说要去东海岸的城市去上大学,
那年夏天她十八岁。我无法也不想阻止她的离去,只是在镇上的广场上和她拍了
几张合影,一开始就没有要一直在一起的念头,可难道又仅仅是好玩吗,我也不
知道……
终于到了走的那天,接到她的电话留言,还是很开心的语调,说我有机会可
以去她的新城市找她。我也因为不愿继续被雇用的中介公司剥削,在她走后的两
个月,跳槽到加州去了,此后也通过些电话,各处东西两岸,又搬了几次家,慢
慢地就杳无音信了,那个印度Roommate还Email我有次在镇上Walmart看到她。
此后我又在德州干过些日子,总不得安定。最后移居到东岸的弗州直到现在,
大概和她相隔不远了吧。其实如果某天又在Walmart偶遇又能怎么样呢,人生中同
样的人可以有机会重逢,但同样的事却永远只有一次,那个千年的雪夜永远只会
是心底的怎么也做不完的梦了。
网上的朋友因为目前的就业情况而焦虑万分,目前的失业反到让我有时间把
我两年多来到美国之梦好好回顾一下和网友们共享,想想人生短短几十年,一旦
离去,什么也没有,我在苦苦追求什么呢,当然是快乐,太多有钱的人不快乐,
也太多没钱的人也象你我一样不快乐,什么是快乐之源呢,我想应该是爱吧,我
们需要爱与被爱,博爱的上帝按照自己的形象创造我们,一定也把对爱的渴望注
入我们的心田。当你和久别的父母家人团聚时,当你看着你童真可爱的孩子时,
当你和你的Sweetheart在一起时,难道不希望时间停滞,幸福永远吗?
忽然想起了一首Country Song,
我的过去的三十年做过许多疯狂的事,
我的下一个三十年将会是我生命中最美好的三十年,
找到我的爱人,抚养我的孩子……
记不清了。
对于我们绝大多数在北美这人类共同的乐园奋斗的人来说,可能只有一次再
三十年,不要因为我们比人家晚来了二百年就说美洲是人家的,她是全人类的,
你的我的,希望你的下一个三十年将是你一生中最快乐的三十年。(全文完,献
给我即将来临的三十而立生日,还有那给我快乐和梦的Sweetheart,公元二千零
一年九月于弗州)
(后记)
不知大家看过电影The Bridges of Madison County没有,故事就发生在美
国中部的小镇上,农妇(女主人公)和摄影师(男主人公)的几日恋情圆了双方
的终生之梦,现实又把他们从梦中带出来,但那梦已注定傍着他们一生了,再也
无法摆脱了。你有梦吗,还记得你年少时的Sweetheart吗,或你曾经是别人的Sw
eetheart吗,现实夺取了我们太多的梦,你的快乐难道要建立在为贷款,房子,
车子而失去自我的劳碌上吗,到你老了时,你有什么?「圣经」说我们空手而来,
也什么都带不走。那么我们来的目的是什么呢,我找的答案是快乐,上帝要我们
快乐地活在世上。
我们是一群带着梦来到这片土地上的人,也许能看到本文的大都有合法身份
吧,还记得同样有群和我们一样来寻找快乐的人因为环境的原因而没有合法身份,
在最底层为实现他们的梦而经受人生的煎熬,他们和二百年前从其他地方来到这
片土地的人有着同样的梦啊。每当看到所谓的合法身份者用轻蔑的口吻说为什么
不靠合法的途经过来时,我的心在痛,难道他们没有权力追求人生的梦吗。
写作时几度无法继续,三天的假期心绪纷乱。不时有网友的鼓励使我把它完
成。说到性,讨厌那种通篇猛男荡女的动物交媾的描写,本文也算是色情小说吧,
但觉得色中无情则无味,那是人的情感。全文结构其实就是个性爱的全过程,前
四篇都是前戏,直到第五篇才进入正题和高潮,最后的两篇是高潮后的温存余味
和美好的回忆,希望大家从其中的性描写体会的性爱的美好。
关于故事的真实性,对于品位停留在猎奇和感官刺激的读者,永远也不可能
找到真实的答案,看过十月版的Playboy的封面女郎吗,是有些象她的,可我觉得
没有她那清纯。对于能对本文产生共鸣的读者,答案重要吗,就当也是你的一个
梦吧。
最后,谢谢大家的捧场,希望假日没有出行的朋友在网上找到了一点小小的
乐趣。也希望收到你的回馈。
搜索更多相关主题的帖子:
洋马 洋妞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