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户四十八手】(1-4)


第一章:受降
京都四季酒店,奢华的套房里都是淫靡气息。地上散落着套装西服、内衣裤。
房间里慵懒的音乐当背景,伴随着激烈的肉体碰撞声、还有喘息。四柱大床上,
一个美艳娇小的女子熟练地夹紧双腿,一边迎向男人的腰际承受着第二度射精。
温热的精液注满她的下腹,让她忍不住发出舒服的呻吟。
脸如冠玉的斯文青年缓缓将自己的阳具抽出。粗大的龟头倒钩滑过阴道壁,
每动一寸都让女人脑门发麻
「啵!」阳具刚抽离小穴,精液就汩汩流出。
女人合起双腿,试了两遍才成功坐起身。
「没关系的,躺一下吧?」「不,请让我来。」
她爬到男人面前,恭敬地含住阳具。熟练而细心地吮干每一处。
她叫做桥本幸(Hashimoto Sachi),芳龄22。是湘泽集团二少主湘泽信秀(
Aizawa Nobuhide)的贴身秘书。除了秘书工作,当然也负责了自己主人的性需求。
尽管已经21世纪,家族关系在关西黑社会里依旧紧密如中世纪。桥本家世代都为
湘泽家服务,16岁,幸子就从家中女眷脱颖而出,由年长的女眷开始学习性技,
经过两年磨练才送入湘泽家,成为湘泽信秀的专属床伴。谁都知道桥本家打什么
主意,但偏偏桥本家的ˊ女眷总是素质出众,让其他家族只能带着羡慕的眼光看
待。
崛起中的湘泽集团大有来头,他们ˊ是大阪东山组的重要商业盟友。在两周
前,他们讨灭了曾经雄踞京都的宿敌三岛家,将两家兼并。在整个丰饶的关西建
立起属于自己的帝国版图。
「信秀少爷,请在床边稍待。」幸子恭敬地说,露出温柔的微笑:「我去为
您放热水。」
「不用泡澡了,冲一下就好。明天还要早起呢!」信秀温和地说
他奉父亲的命令,前往京都接收三岛家的财产。明早要和三岛家仅存的孤女
进行会面。
「是的,您确实该早点休息。」幸子说:「我等一下会帮您按摩,让您更放
松入眠。请暂且抛开烦恼,跟我来。」
幸子牵起信秀,两人走进大浴室里。
她调节水温,然后开始细心地帮信秀擦澡。
对幸子而言,她不抗拒这个玩物般的身分。
她认为能够服侍湘泽信秀并不是坏事。不仅因为这个二少主英俊风雅、待人
和善,而且……他还有把天生的大枪跟出众体能。虽然幸子有被特别训练过表现
满足的模样。但自己每一次都被弄上高潮巅峰。没有任何一次是用演的。若真要
抱怨,就是湘泽秀一的ˊ需求真的有点大……
而且更重要的是,她感受到信秀是真的在和她「做爱」。那种情感是假不了
的,精于此道的ˊ她比谁都清楚。虽然少主偶尔会跟某个小明星或模特儿过夜,
但永远都会带着幸子在旁。
她知道人们都在背地里称赞她技术高超,能够牢牢抓稳二少主的心。这位子
一坐就是四年稳稳地。
但她自己明白:那是二少主重感情不嫌弃。
所以她用尽心意地让信秀感受更美妙的性爱,这是她最大的心愿。
「您父亲一定是格外器重您,才让您办理这件事情。」幸子看着有些烦闷的
信秀,忍不住出言安慰。
「父亲本来是命令长庆来的,但他舍不得离开大阪的家。忙着欺侮他宅里的
16位少女吧。」信秀语气里难掩不屑。幸子垂首不语,她知道湘泽长庆的风评一
向不是很好、更是以变态闻名。这也是她格外庆幸自己跟着湘泽信秀的原因。
「三岛家恨死我们了,一想到明天要跟巴不得杀死我的人交涉就好令人烦闷。
父亲还提出超多严苛的要求,我实在……」
「三岛家的孤女惠津子听说是个美人呢。」幸子试着提起主人的兴趣,但话
一出口心里就有股难以忍受的酸楚。
「是阿,但这种公主实在让人提不起劲阿。」
「对了,幸子」「是,二少爷?」
「等到事情谈妥,我们去岚山那里走走吧?」
「谢谢二少爷」
「干嘛谢,过来亲一个。」
幸子红着脸,踮起脚尖给了主人一个最色情的湿吻
第二章
幸子看着眼前的三岛小姐,难掩羡慕神色。她鼻梁高挺、眉如柳叶。与生俱
来的高贵优雅气质、衬托着精致的五官。让身边的人都黯淡失色。真要说……幸
子甚至觉得台面上没有任何女星可以与之匹敌。
18岁,多美好的年纪。
却必须面对如此羞耻痛苦的事情……和一群杀父、灭族的仇人平心静气共餐
思念及此,她忍不住替三岛小姐感到惋惜。她瞄了一眼信秀,这个文雅青年
正目不转睛地盯着她。这让幸子心里一揪……
三岛家虽然覆亡、众叛亲离。但最后一点光荣还是有的
三岛惠津子依照礼数摆下了家宴,奉上家族的配刀和信物、以及地契、旗下
声色场所的营业执照。身后只有仅存的三名家臣陪伴。
「我们两家明里暗里,争了这么多年。我们的父亲都想将对方连根拔起、抄
家灭族。」信秀说道:「我父亲的意思,是将三岛宅邸铲平,重建为商场。还嘱
咐我焚烧三岛家的祖先灵位。而您,则需要交出5000万赔礼金。」
此言一出,三岛家的人纷纷脸露悲愤之色。
「财产都交给湘泽家了,但听处置。唯有祖先灵位,不敢退让。」惠津子离
座下拜。
深蓝色和服后领露出的白色长颈,让人忍不住停驻目光。信秀的保镳们灼热
地盯着她的后领,贪看她每一寸露出的肌肤。幸子看了信秀一眼,她知道信秀看
似冷漠的神情里其实满是不忍。眼神早已露了馅。
「这个我会再和我父亲讨论,在我父亲回复前,先安顿你的祖先灵位吧。」
几名湘泽家的管事前辈颇为意外地看了信秀一眼,但也没有多余表示。谁都
听得出来信秀的仁慈。
惠津子却没有任何谢意,只是缓缓坐起身。她不失优雅地整理额发,挪步回
座。
「5000万的赔礼呢?」信秀问:「有想到如何处理吗?」
「三岛家已无积蓄。若凑齐变卖后的财产、车、房……」「胡说。」
家族老臣铃木安定打断惠津子。
「车、房、财产,都已经属于湘泽家,你如何能妄言变卖!」
这话一出,三名三岛家的青年家臣纷纷紧握拳头,脸色怨毒。
「请见谅,三岛家已无积蓄。」
「那看起来只能将你送到船员堆里了!一天赚50万,算一算三个月还完。」
高傲的家族重臣水谷续冷冷说道。
水谷续的儿子死于三岛家仇杀,因此他对于三岛家的恨意格外浓厚。
「混帐啊!」其中一名三岛家臣愤而起身,但随即被两名湘泽家的保镳给亮
刀制伏、并拖了出去。
惠津子连忙起身,跪在信秀面前。
「请不要伤害我的朋友。求求您。」
幸子心下赞叹,这个惠津子ˋ竟然颇有大将之风。面对这种肃杀场面,竟然
还颇有应对本事。
她也看出信秀对这点也颇为心折。
这让幸子不禁心中酸楚。
「湘泽先生,请屏退左右。在下有一提议。」惠津子说
「小姐!」三岛家臣们痛苦地喊着。
「这三人已不再是我三岛家人,请将他们逐出这里吧。」惠津子淡淡地说:
「他们都该平平安安地过自己想过的生活,陪我到这里,我已经万分过意不去了。」
信秀轻轻挥手,保镳们随即上前驱逐三人。席间全是三岛家臣的悲泣以及湘
泽家的斥责。
惠津子转头,以最尊礼向三人叩首拜别。
很快,室内又恢复了平静。
「三岛惠津子,有话就直接说。」铃木安定说:「信秀少爷只是代替父亲来
接受三岛家的投降,我作为湘泽家的重要管事,不可能不听。」
三岛惠津子抿嘴,清泪从眼眶内滑落。
但她随即擦干。
「失礼了。」她坚强地说。
「没关系,提出来。我们看看能不能解决。」信秀温言说。
惠津子从席间暂时告退,片刻后便抱着一本古书回来。她将古书奉给信秀,
然后回到位置上端坐。
「这是什么东西?」
「此为江户四十八手,嘉永年间版本,由吉宗将军亲自做注。」惠津子恭敬
地说:「虽然是房中书籍,但史料价值非凡。是我父亲私藏的宝物之一。」
几名保镳纷纷面露笑意,一个女人将这种性爱秘笈公然奉上。实在有够令人
尴尬的。
「这不够5000万。」水谷冷冷说道:「你的初夜搞不好还更值钱。」
「水谷先生。」信秀出言制止。
「信秀少爷,请不要搞错重点了。重点是对三岛家的制裁、而不是展现仁慈。」
「是,我明白。」
「湘泽先生,三岛家已无财产,在下愿以肉体,作为偿还的方式。」惠津子
一边说话,一边掉泪。她努力维持声线平稳,却还是难掩哭腔。
水谷吐了一口痰,表示鄙夷;铃木则面无表情。保镳们脸露淫笑,脑中转着
占便宜的想法。
「我听闻湘泽先生颇精于此道,愿意让湘泽先生施展这四十八式。」惠津子
深呼吸将话说完。
幸子低下头,虽然难掩妒意,但终究同为女性,她对于这种出卖身体的行为
深表同情。
「信秀少爷……若是让我拿主意,这女的根本就该给每个湘泽家的人玩过一
遍。」水谷冷酷地说:「您太仁慈了,她只想控制您而已。」
「铃木先生、水谷先生,请替我向父亲报告这件事情。三岛家的5000万赔礼,
会在三个月内交出。」
「您父亲不会满意这个决定的。」铃木诚实地说。
「等他回国后再说吧。」
三、黄莺穿谷
惠津子不是没想过自我了断。
但若是自己也死去,那三岛家就没人奉祀了。所以自己才忍辱负重签完了那
份羞耻的性爱契约。
她从浴池里起身,将身体擦干。几名美容专员替她最后打点,她望着镜子里
自己的胴体发楞。
她觉得自己好像AV女优,准备用最美丽的姿态做最下流的事情。稍早前,他
们替自己修了阴毛、还帮自己打理了发型与服装。平常就有运动习惯的她,身材
当然不用说,足以让每个男人为她勃起。而胸前一对浑圆的D奶更是上天的ˊ杰作,
说是造物主亲手捏出的形状也不为过。
侍女们服饰她穿衣时,她只觉得可笑。反正待会还不是要被脱个一干二净。
她穿着整齐的和式浅蓝浴衣,作工精细、兼顾传统与美观。浴衣襟口稍松,显然
有意露出一些引人遐想的肌肤和锁骨。里头什么也没穿,除了一条与浴衣相衬的
雕花镂空内裤
她端坐在房间中央,闭眼静坐,调整着心情。
过不多时,信秀与幸子进了房。
信秀穿着简单的浴袍、幸子则是与她相似的浴衣。后者低垂秀目,并未与她
有多余接触。
「我不知道要说什么……」信秀试着打破尴尬:「既然要做……我们就放轻
松一点吧。」
「请多指教。」惠津子只觉得万分悲伤,她只想到自己几个月前被乱枪袭杀
的父亲。
幸子上前,将那本江户四十八手打开。
「湘泽先生,我没有贞操。请您见谅。」
「我也没有。」信秀随和地笑,指着幸子:「我的贞操在那边。」
惠津子静默,看着幸子来到身边。她缓缓替她揉着肩膀。信秀去替自己倒了
杯水。
「请识相一点」幸子低声说:「您该庆幸是信秀少爷,若是长庆少爷的话,
您此时已经不知被第几名下人轮奸了。」
幸子动作熟练,按摩很快就转变为爱抚
她轻轻吻着惠津子的后颈、再到锁骨,手则从后绕道前方搜索着她的敏感带。
「想象你最喜欢的男星吧。」
「我想到一个挑战。」信秀回来后兴冲冲地说道:「毕竟我花了五千万,我
还是想买点快乐的。」
「嗯?」惠津子有点难以集中精神,因为幸子正在轻拂她的股间
「我父亲人在西雅图,十天后才回来。我们一天扎扎实实地玩上六手。这六
手每一式都当成是挑战游戏:如果我先射精,那么今天就结束,你甚至还可以删
掉任意一式。但如果你一次都没让我泄,就要答应我一个要求。怎么样?」
幸子一愣,听起来好像蛮好玩的。
多想和信秀少爷这样玩啊……不对,应该是要让信秀少爷在每一式都舒服地
射精才对。
「那像第一式这种只有单方面口……」惠津子红着脸问:「只有单方面用嘴
呢……」
「请幸子计时10分钟如何呢?」「5分钟。」惠津子红着脸讨价还价。
「可以。我先提醒你,跟我做爱会高潮不断,这是我的本事。你可能会虚脱
的。」
说什么东西啊……真是不要脸的家伙。
惠津子心里嘀咕
幸子起身。
「信秀少爷,她已经热了。」「有劳了。」信秀抱住幸子,深深一吻。
幸子有些意外地惊喜,但很快就调整表情退到一边。
「先来点简单的吧。」信秀脱去外袍,露出健壮的躯体。他拉起惠津子,将
大手探进她和服内。将和服松开。信秀轻柔的指尖地扫过她白皙的身躯。
「第十二手莺穿谷(莺の谷渡り)请多指教。」信秀笑着,撩开她的外衣。
幸子打开古籍,画中的赤裸女人正被男人舔舐全身。
「男性舔舐女性全身,以口部进行爱抚。抬头低头间,宛若黄莺穿谷。」美
丽的幸子用银铃般的嗓音朗读着注解。
惠津子吞了一口口水,芳心大乱。
再怎么样……五分钟总是守得住吧?绝不能让湘泽家的占尽便宜……
信秀温柔地从她的胸膛开始,一路上吻。柔软的唇拂遍她的肌肤。有技巧地
轻啜、重吮覆盖了她的锁骨。她感受到自己全身感官都像是被开启一样。鸡皮疙
瘩随着他的吻而暴起。她抓着自己的和服衣角,努力不要露馅……至少在表情上。
「唔恩……」
信秀的指间突然扫过她的阴部,让她发出色情的声音。信秀对她的反应颇为
满意,但也没有继续强攻,只是继续吻着她的身躯。从肋间再回到胸间。他伸舌
轻划,湿润的搔痒感让她颤抖了一下。
「这是做什么?」「这是我的名字,湘泽信秀,请多指教。」
惠津子别过脸,她实在不愿意和仇家调情。
信秀突然含住了她的左乳,熟练而有技巧地吸吮让她几乎要娇喘出声。另一
手则轻轻揉捏着她的右乳。这突然的袭击让她意乱情迷,只能竭力保持理智。
天啊……
信秀的食指与中指就像趁乱兵临城下的骑兵,隔着那条蕾丝内裤用指间轻压
她那早已湿润的小穴。信秀有节奏地巧施力道,每一下抠动都让她像一把乐器一
样发出相应的闷哼。上下快感夹击已经让她意乱情迷。
不能夹腿……夹腿会更刺激……可是不夹腿怎么阻止他。
信秀像是贪吃的孩子,左右两边交换吸吮。惠津子只能咬着自己的手指,以
免失态。
正当她以为自己要被这家伙弄到昏厥时,信秀停止了动作。
「我要开始啰」
什么?还没开始吗?
惠津子看了一下幸子的时钟,才过三分半而已!
这家伙只要三分半就可以攻陷我吗?
信秀低头,轻柔地将蕾丝内裤的档部拉开。用一个温柔的长吻当作开局。然
后那条可恨的舌头随即由外而内开始侵略。惠津子不受控制地娇哼出声,那销魂
的嗓音从鼻腔共鸣而出。她本该咬紧的手指此时已经不争气地搭住了信秀的头。
「这样下去……我会……我会高潮……讨厌……我……阿恩……」
这话不算正确,因为她说出这些句子的时候已经高潮了。她夹紧腿,像是触
电一样蜷曲颤抖。信秀起身,接过幸子递上来的锦帕擦脸。
「承让了。」
惠津子脑袋一片空白,她躺在榻榻米上,胸前和服大开。浑圆的白皙酥胸上
还有吻痕,乳首高高翘起,高潮的余韵犹在尚未褪尽。虽然还穿着内裤,但档部
早已湿透,小穴形状若隐若现,看起来淫荡极了
「我们来试简单一点的吧。」
惠津子看着四角裤里的大家伙
为什么这么斯文的人会有这么可怕的凶器……我还没碰到就被他弄成这样,
实际做起来……
我会不会坏掉?
四、节操尽失
「惠津子,我不得不说,你真的是一位令人难以自持的美女。」
信秀脱下裤子,露出粗壮爆筋的阳具。他同时替惠津子除下和服,白皙的胴
体暴露在他的注视下一览无遗。和式灯让惠津子有种古典朦胧的美感。惠津子别
过脸下意识地遮掩着自己的乳房。
「我懂你此时此刻的复杂心情,真的懂。」信秀安慰着:「这一式你不用看
我。」
惠津子看向古籍。古籍里,那对宛若动物的男女以背后式相缠。虽然只是绘
画,但好似能听见画中的激情交合声
「第三十五手:鹎越坂(鹎越え)请多指教。」信秀轻轻扶起惠津子,让她
跪伏就位。
「平安朝末期,镰仓源义经取道鹎越坂策马奇袭。本式取其形意。女以跪卧
姿,开股,供男子以驱骋。」
信秀将她的内裤拉到旁边,整个阴部裸露在空气中。惠津子感到万分羞耻
这家伙偏偏要用这种方式……比全裸还难堪阿……
「好马……」信秀低声赞道,手指轻轻滑过她的背、直到腰窝。他扶住惠金
子的翘臀,缓缓挺腰。
惠津子低吟出声,巨大的阳具挤入她的小穴。因为已经充分湿润,反而比她
预期的还顺畅太多。信秀缓慢抽送,反复来回几次后才整根没入。信秀挺腰,惠
津子立刻全身震动。信秀的家伙真的很大,像是破城锤一样重重敲在她的深处。
信秀挺动着身躯,有节奏地抽插。惠津子紧抓着自己被脱下的和服,承受着
一波波的爱欲撞击。
「要来啰。我们骑快一点如何。」
惠津子还来不及回应,信秀就调整好姿势。然后抓住了她的腰。
在稍早以前,当信秀说:「和我做爱会一直高潮。」时,惠津子只道是男人
的吹牛和口舌便宜
此时此刻她真的信了。
信秀像是提升了一个档次,他动作越来越强、越来越快。肉体交合的声音像
热烈掌声一样
这家伙该去拍AV吧……
「阿恩……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嗯嗯嗯嗯嗯……」惠津子抓着衣
服闷哼,她伏在地上,几乎臣服于快感。
信秀弯腰抓起惠津子的藕臂,像是纵马扬蹄一样。惠津子上半身扬起、翘起
的乳首上全是汗珠。
「住手……不要……我快唔……恩恩……」
惠津子的秀发飞动,来自后方的冲击一次次震荡着她。雪白的双乳前后摆荡。
一旁本来跪姿端坐的幸子也忍不住失神了。
她早就见识过信秀的床上功夫,但以旁观角度来看还是叹为观止。
「求求你!湘泽先生!停下来……」惠津子喊着。
信秀停下动作轻轻抱着惠津子,抽出水光泛滥的阳具,后者瘫软坐地喘气、
穿插着一些呻吟声。
「幸子,找一个坐姿的吧。」「是,信秀少爷。」
「我很松吗?」惠津子气若游丝地问:「从后面这样激烈地操我没有快感吗?」
「啊?」
「我像个婊子一样被你折腾到快昏厥……你没有快感?」
「在开玩笑吧?」信秀失笑:「你的性经验超少的吧?我一碰就知道了。我
很享受阿。」
「你怎么一点都没反应?」惠津子看了那根怒张的阳具,疲惫问。
「恩……我厉害嘛。」
「信秀少爷,这一手您看如何。」
两人看去,古卷中女子跨坐在男人腿上。两人在小凳上敦伦,似乎并不难。
「就这个吧」
幸子从房边搬来一只和式小凳,并倒上茶水。
惠津子觉得完全不输给在健身房的锻炼。她看向在小凳上坐稳的信秀。
我怎么会沦落如此……被自己的仇家干到这般无法招架的窘态。
「第二十一式:合抱地藏(抱き地藏)请多指教」
「合抱地藏,女子面向男子,坐怀交合。两人合抱以现恩爱。」
惠津子来到信秀面前,她褪下自己早已没有意义穿着的三角裤,全身赤裸。
她跨腿,扶着信秀的肩膀、一手扶正那根凶器缓缓坐下。
这姿势不用挺动就已经顶至深处,光是坐下就让她抖了一下。而信秀托住她
的玉臀,猛地往上一顶,惠津子娇吟出声。她知道自己又陷入信秀的控制之中了……
信秀像是装了马达的性爱机器,即便是从下往上也劲力十足
除了一开始的几下试探,紧接着又是腰力的爆发。惠津子环抱着信秀的肩颈,
闭眼咬牙承受着快感。
真的……好疯狂……这家伙不是人……
我不能放弃抵抗……这家伙是湘泽家的……是仇人。
她张开眼睛,看见信秀像个征服者,正在欣赏她的表情。
惠津子羞红双颊,她知道自己的快感也写在脸上。
信秀凑上脸想吻她,惠津子别过脸闪过这一吻。信秀也不生气,转而含住了
她的乳首吸啜
混帐阿……
快感一波波袭来,惠津子仰起美丽的脸孔,失控地娇吟出声
是的,她第二度高潮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