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资本家的恶堕洗脑】(完)


「嗯~大学的生活结束了。」穿着学士服的白发少女在烈日下伸着懒腰,因
为较高的温度,额间已经有些许发丝被汗水粘在眉间,但随着湖面凉风的吹拂,
依然能看到那垂在身后的长发在柔顺的摆动。
「哎,一直因为疫情只有毕业才能来趟学校,亏玄华你还摆出这么轻松的表
情。」一边站着的室友却无奈的摊了摊手。
「……」听到了这句话,前一秒还巧笑嫣然的少女却突然摆出了一副苦瓜脸,
「你以为我想吗?上班痛苦死了,拿了证书就要转正了,马上我就要成为真正的
社畜了,呜呜呜呜——不要在我最后缅怀快乐时光的时候说这种沮丧的话啊!」
「噗,是不是经过之前在校期间那段实习时光,由内而外都变成了资本家的
形状啊~」就在玄华感慨的时候,室友不知合适已经凑到了玄华近前,一只手已
经悄悄探入了学士服的缝隙。
「啪!」清脆的拍击声响起,那只想要作恶的手直接被玄华拍了开来。
「真是的,下那么重手干嘛,让我看看你身体正不正常嘛。」轻轻吹了吹微
红的手背,室友有些不满道。
「爬!真是的,在外面还动手动脚。」玄华将身前的衣服紧了紧,生怕眼前
自己的好友又做出什么奇怪的事情。
「好啦,不开玩笑了,你打算毕业也在那家公司吗?」室友随意的问道,她
自己对于未来的规划还是十分迷茫,自己到底能干什么,选择什么职业,这是每
一位平凡的大学生都不得不面临的问题,而玄华本该也是如此,但因为老师的推
荐才进了目前的公司。
「嗯,应该吧,反正我也没别的目标。」玄华摊了摊手,语气中也透露着一
丝丝无奈。
「那我就先祝你职场顺利了。」
与室友短暂的击掌后,也到了暂时分别的时候,下次见面也不知道是什么时
候了。
……
随着递交了毕业相关的文件,到了之后签合同的环节,玄华却露出了一丝迟
疑,相比于实习的工资,转正居然只多了500,再要高就得靠所谓的「业绩」?玄
华不禁露出一丝好奇的目光,人事随意的看了一眼,似有深意的解释道,「你们
的业绩就是能干多少活能拿到的工资量。」
玄华不禁露出一丝好奇,之前实习倒是没有这方面加成,但就在玄华疑惑的
时候,经理办公室传来了低沉的声音,「我知道你对转正工资有不满,所以年底
根据你的表现,给你一次调薪的机会……」
之后似乎又说了什么,但也许是第一次正式签合同导致了精神有些疲惫,之
后的事情有些不太清晰,再次意识到的时候已经拿着一些其他单子回到了部门内,
而且内心似乎隐隐有些对这家公司的抗拒感产生?
萧瑟的部门如今只剩下六人,都是各具特色很漂亮的姐姐们,但玄华还记得
实习刚来的时候有13人左右,但随着时间的流动却不断辞职,理由似乎都是工资
长久不见涨,而且经常加班?但对于之前实习的玄华来说,完全不需要加班,加
了也没加班工资就是了。
第二天的清晨到来,同时今天也是个特殊的日子,就是月底,真正转正也就
在明天了,但玄华一来到办公司,办公室内却十分冷清,以前的熟面孔只剩下唯
一一人,相对的却多了四五个陌生面孔。
通过聊天软件,玄华好奇的问着相对熟悉的一位同事,之前因为对方身体不
适隔着宿舍门送过几次饭。
「那肯定是离职了啊,而且加班工资还按总工资拆分的那点可怜兮兮的工资,
晚上还经常加班。」
「玄华你正式工资才那点?你作为应届毕业生还是很好找的,干脆也找下家
认真学得了。」
……
无一例外,基本都不太看好眼前的公司,此时一种想要逃脱的心理也在心中
产生便无法抑制,明明实习期间一切还好,但是如今却无法抑制的产生想要逃跑
的想法,这想法也契合着昨天那奇怪的抗拒感,加上熟悉的人一个个离开,玄华
也点开了网上办事处提交了离职申请,在转正前离开是不需要一个月的缓冲期也
是玄华这么快做出决定的理由。
提交离职单子后,玄华心中却依然有些释然,但接着却是一种恍惚和迟疑,
一种不想离开的情绪在心中蔓延,而且随着提交,还隐隐有种胸闷的感觉,随着
几次深呼吸,这种感觉才得到了缓解,既然是自己做出的决定,那就不能逃避,
无论是好是坏,自己已经成年,就该为自己的决定承担带来的一切后果。
「玄华,人事经理说要找你聊聊。」就在发出离职没多久,人事经理的助理
却找到上了玄华。
「欸——额,嗯……」心中意外的出现了一丝欣喜,不知道是因为开心对方
在意还是别的什么,但是那种不想离开的心情完全止不住的溢出。
「啊,好!」自己也不知道这句怀着怎样的情绪,玄华直接放下收拾东西的
手,走向了人事经理的办公室。
缓缓拉开人事经理办公室的大门,对方是个看上去十分得体的中年人,衣物
熨烫的笔挺,整个人都显得一丝不苟,一鼎古香古色的香炉被端正的摆在一边,
其中不断飘出淡淡的香味弥漫着整个封闭的办公室,该说不愧是经理级别的人物
吗?还会用香炉这种东西,闻着这股味道,仿佛整个人都随之放松了下来。
「你好,你就是玄华对吧?」温和的目光看向玄华,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
觉,玄华却感觉对方在自己进入房间后就如同猎食者般看着她。
「嗯……」
「你的事情我都听说了。」玄华刚说出一个字,人事经理就已经迫不及待的
打断了玄华的话,「能告诉我你为什么想要离开吗?」
「因为我感觉这个部门无法提供给我稳定的学习环境,我觉得作为毕业生也
是更需要安稳的更多学习东西,而且转正工资也才加五百……」其实某种程度上,
最后一个理由才是主要的,本来玄华也没打算说这些,但此时有些轻飘飘的脑袋
却让玄华有些无法想起之前在脑袋里准备好的一些说辞与打算,似乎不知不觉间,
视野也蒙上了一层梦幻般的薄纱。
「我也从之前你师傅哪里听说了,你之前也只做过一些简单的工作,但现在
其他人走光了,那么你就有机会成为主要的战力。」人事经理突然站起身,慢慢
的一步步走到了玄华身边,「也就是说,只要你能做,工资什么都不是问题。」
宽厚的手不知何时已经毫无阻碍的搭在了玄华的肩膀,有些灼热的掌心不断
传递着那份他人的热量。
欸?为什么肩膀会露在外面?仿佛一瞬间感受到的时间发生了丢失,勉强回
神些的时候,自己的衣服已经失去固定无力的耷拉下来,被一对通过中间的蝴蝶
结固定的白色花边文胸也暴露了出来。
自己这时候应该……有意识地感受到不对劲,轻飘飘的脑袋似乎试着开始打
起精神。
「而现在你需要证明你自己的能力,其他人走了,但部门的工作可不会因此
也走掉,这段日子希望你好好加班,甚至要有996的觉悟。」仿佛无事发生般,人
事经理自顾自地说着,而玄华也认真的听着,这是人的本能,上头说话,自然其
他都会被抛在脑后,只不过此时被抛掷脑后的是自己此时的异样。
「我们接下来要招不少人,虽然部门虽然会有些阵痛,但是这也是为部门换
下新的血液。」人事经理手上的动作也越发放肆,一只手已经拂过玄华的锁骨,
一路往下划过那胸前的沟壑,直接扯开了那对花边文胸,「而你,接下来也会有
些无论精神,还是身体的不适,但要相信,这只是暂时的,经历过这段时间后,
你也会获得极大的成长。」
「嗯~」玄华呆呆的轻点着脑袋,对方的话语连绵不绝,以外面的视角看只
是资本家拙劣的话术,但是身在对方面前,而对方更是接触过各色的人的时候,
往往会无法意识到很多事情,甚至任何对方的话。
而人事经理也不知何时已经扶起玄华,让玄华面对面坐在了他的面前,本就
不算太长的裙摆也被掀起,丝质的胖次也已经隐约可见。
「我们其他人也会帮你的,无论是你的老师,还是我们同样打拼上去的总经
理,甚至是我,都会手把手帮你,指导你如何融入这个公司,提高自己的价值。」
耳边不断传来人事经理的话语,玄华一概都纳入脑海中记下,而眼前的现实似乎
已经完全无法感受到,只是隐约觉得小腹位置似乎有种异样的灼热感。
轻雾弥漫的办公室内,谁也无法想象一个白发的少女就这么衣着凌乱的跨坐
在一个男性的大腿上,而对方的肉棒也毫不客气的同胯间探出,紧贴着少女的小
腹,如果不是少女那近乎失去神采的眼眸,可能甚至会让人对于是谁的主要问题
抱有疑惑吧。
「来,现在就让我先指导你工作吧,一开始就做前辈们繁重的工作抵触和难
受是无法避免的,但是你的成长也是实打实的,而且随着你成长,别说公司规定
半年调薪一次,给你一个月调薪一次也不是不可能,只要你有毅力学,同时有能
力。」话语是如此冠冕堂皇,但是人事经理的手已经攀附到了玄华那青涩却充满
青春气息的胸部,小心的抚弄,时不时轻捻那乳首的两点粉红,也许是因为空调
的凉意,也可能是乳首传来的快感,玄华的身体也时不时发出一阵轻颤。
「那么加班就从今天开始吧,之前我一直感觉**的人总是不喜欢加班,好逸
而恶劳,我相信你不是这样的人,也能改变我对这城市人的想法。」人事经理轻
轻压下自己的肉棒,狰狞的龟头戳着玄华的小腹一路往下,留下了一条在灯光下
淡淡的晶莹,随着压过跨下不知何时被浸湿而紧贴小穴的胖次,之后便牢牢地抵
在了玄华的小穴口。
「对于刚步出校园的你可能不适应,但加班是每个社会人都无法避免的,即
使难受也要忍耐,之后的成长则会带来苦尽甘来的快乐。」似有些道理的话语不
断灌入玄华的脑海,心中那似有似无的警兆也极快的被压下,同时加固「一开始
可能有些不适,要为了之后快乐的成果而忍耐」的暗示。
如果玄华能更清楚地分辨什么是现实了话,甚至能感受到自己跨下那几乎要
入侵进入自己最私密处的灼热棍状物,人事经理的肉棒似乎忍耐到了极限,即使
被玄华跨下压迫这,但是依然努力的挺起,将贴合这小穴的胖次压入小穴中,丝
毫不让人怀疑,没有了胖次阻挡的下一秒,玄华的小穴绝对会被其直接刺穿。
而人事经理似乎很享受这种迫不及待和压迫的感觉作为前戏,但前戏也是有
限度的如果因此反而无法忍耐射在外面,这是人事经理所无法忍耐的。
手指随意的钩住胖次的一边将胖次扯开,粉嫩的小穴也终于还是暴露在了空
气中,点点淫液似乎还与胖次不舍的拉起一条细长的淫丝,但下一秒早已迫不及
待的肉棒就从中间顶断了那淫丝,毫不留情的直接插入了玄华的小穴中。
「咕呜~」随着身体一阵轻微的颤动,一阵痛哼声也随之响起,此时的人事
经理也随之紧张的停下了动作,并非出于温柔这种无所谓的情感,换句话来说资
本家也完全不需要什么温柔,仅仅只是怕身体的疼痛将人刺激醒而已。
丝丝嫣红的血迹混着淫液浸染了人事经理的肉棒,而因为突如其来的痛感,
玄华的身体也自然紧绷起来,小穴不自觉的收紧,柔软的内壁紧紧纠缠着肉棒,
仿佛一张在主动吮吸的小嘴一般带来极大的刺激。
「哈啊~~」玄华费力的喘息着,身体表面也蒙上了一层细密的汗珠,眼眸
中似乎还夹杂着一丝混乱,对于突然给自己带来「难受」的那根进入小穴的肉棒,
也对于那面对面搂着自己的男人。
「太急躁了吗?」人事经理微不可闻的嘟囔了一声,一只手停下了玩弄乳首
的动作,直接从桌上的个小盒子里取出一根装满粉色液体的针筒,随后毫不犹豫
对着玄华的侧颈刺入。
纤细的针头毫无意外的刺穿了玄华的皮肤,随着其中诡异的药液被注入体内,
本来还有着一丝混乱的眼神瞬间变得有些空洞,而微红的肌肤也快速蒙上了一层
诱人而异样的嫣红。
「呜~~❤」一种难以抑制的本能冲动从体内传来,本来还疼痛折磨的玄华
仿佛从这一刻开始主动,不但没有试着摆脱肉棒,反而如同对此十分渴望般自己
扭动着腰部,仿佛想要将肉棒沉的更深,刺激体内更深处那令自己瘙痒躁动的地
方。
「哦哆~这么急可不好,事后处理现场可是会很麻烦的,学习是要沉下心来
的事情。」人事经理却并不急躁,一边继续说着所谓「指导」,一边压下肉棒将
避孕套套上,下一秒就与自己说的完全相反,急躁的将自己的肉棒再次插入到玄
华的小穴中。
「咿——❤——」身体忍不住的弓起,本来就在意识昏沉的情况下,就如同
被捂住双眼双耳,身体对于外界的刺激反而被放大,更何况此时被药物刺激的无
比敏感的身躯。
「怎么样,我又不是什么邪恶资本家会骗你,获得进步的感觉是不是很快乐,
很满足?」人事经理露出调笑的表情,但完全没打算听玄华回答的样子,双手直
接托起玄华的臀部而自己也在之后站了起来,随后双手便微微下沉,本来尚有一
小截尚且在外的肉棒也在此时彻底没入了玄华的小穴中。
「咕呜~~❤」
人事经理清楚的感受到怀中这个紧贴自己的人儿那因为快感而颤动的娇躯,
那因为快感而满足的欢愉,只要体验过这种被药物催化后的快感,即使之后解除
催眠,那残留在体内深处的痕迹也会让她按着自己规划的路线一步步堕入无尽的
深渊,一个除了「工作」什么都不会考虑的机器,这也是之前那些辞职的人所教
会他的,催眠的暗示终究只是暗示,精神与肉体双重的堕落才真正不可逃脱。
「接下来就是正赛了。」人事经理露出一丝兴奋的笑,在其他部门的人玩弄
之前,自己才是她第一个男人,那紧紧纠缠着自己肉棒的小穴更是让他欲罢不能,
开始一下下挺动着自己的腰部,而肉棒也不断「噗啾噗啾」的带出小穴中的淫液,
随后再次插入到小穴的更深处。
「啊哈~~呜~~❤」玄华迷乱的呻吟着,不知何时连双手都环在了对方的
脖子上,扭动着自己的腰部配合着跨下那根带给自己异常快感的肉棒,粗大的肉
棒每一次都彻底没入玄华的小穴,也每一次都如同粗暴的亲吻般抵在少女那最私
密的子宫口,不断冲击着,仿佛想要将其撬开,彻底进入其中,而这举动也给玄
华带来了仿佛连灵魂都为之颤栗的快感,而作为初出茅庐的小姑娘自然也没有多
少耐性,身体很快就迎来了自己的极限,快感猛烈的堆积下,随着身体猛地轻颤,
大量的淫液直接从交合处喷洒到地面。
「真是好学啊,但我还没吧必要的传授完你可不能就这么休息哦~」人事经
理忍不住舔了舔自己稍显干燥的嘴唇,完全没有给玄华留下体验余韵的时间,粗
大的肉棒毫不停留的继续粗暴的抽插着。
才高潮过的身体似乎变得也更为敏感,身体表面也已经密布香汗,在阳光的
照耀下闪烁着动人的光芒,就连投射在地面的阴影都能给人带来无限的遐想。
玄华已经不知道自己是第几次高潮了,此时也许就算催眠解除,本能也会驱
使着玄华进一步的索求这生物本能的快感。
「呼~我也,差不多到极限了。」人事经理也喘着粗气,明显也到达极限般
涨红着脸,腰间的动作不断加快进行着最后的冲刺,随着一声舒爽的呻吟,积蓄
已久的精液也毫不留情的射出,而玄华只能无力的喘息着,多次高潮的身体已经
完全没有多余动作的力气,只能随着快感的冲击而再次达到那令人颤栗的高潮。
「呼~真好用,把这新人先分享给另一个部门的人一起用用吧,借口就说能
学更多,啧啧,刚出来的大学生还真好用,哈哈哈哈——」人事经理嘴角的笑意
完全忍耐不住,同时捏起装满精液的套套蹲到靠在椅子上玄华边。
「本来这是要给你下面这张嘴的,但这次勉为其难就给你上面这张嘴吃吧~」
一边说,一边同时捏开玄华的面颊,随后将其中满满的白浊直接挤进玄华的嘴中,
暗示着玄华做出下咽的动作,简单的处理了一下现场,整理一下衣物后,仿佛没
事人般的坐回了自己的桌上,仿佛什么都没发生一般。
……
离开人事经理办公室的时候已经晚上下班时间了,离职申请自然也被退回了,
此时身上满身的汗水将衣服紧紧粘在身上很不舒服,真是的,居然在办公室都不
开空调,现在的大人物难道觉得吹自然风才是健康吗?
「啊~跟大人物说话好累啊~~」身体仿佛有着十二分的疲惫,玄华几乎是
扶着墙才慢慢往自己房间走,接下来似乎为了更好的培养我,还把我暂时分到了
两个部门,我是不是得向他要两份工资才对——啊啊啊啊——大意了,怎么听他
说话完全没法有任何反驳呢,难道这就是资本家的话术?我怎么隐约记得他还说
自己不是资本家?
玄华忍不住皱着眉头思索着,其中的记忆似乎十分模糊,也许是因为疲惫,
就连晚饭都没什么胃口,似乎还有点犯恶心?
简单结束了晚上的休闲时间,玄华就躺上床准备睡觉了——
到了深夜,安静的宿舍楼内没有一点声响,但是以为俏丽的人影却晃晃悠悠
的走在其中,银白的长发因为没有打理而有些凌乱,只穿着一件纤薄的睡衣就这
么走向自己的目的地。
「晚上还得见一下另一位部门经理才行……」少女如此呢喃着……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