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橄榄球运动员的白人女友被中国鸡巴操成了媚华母畜】(完)



奥维利亚,一个命运被永远改变在了那个下午的白人女孩——现在已经变成
了白种母畜。
正如其他二十岁上下的白人女孩一样,奥维利亚衣着暴露,戴着夸张的耳环,
打了鼻环且举止放荡,甚至有过吸毒的念头——还好暂时没有付诸实践。而她傲
人的身材也在这个年纪为她赢来了更多的白色和黑色鸡巴:她的胸围足有F级,身
高颇为高挑,并有着通过健身保持的蜜桃大臀和不肥不瘦的大腿。
她正坐在俱乐部里等她的新交的男朋友鲍勃——一个身高一米九几,四肢发
达的橄榄球运动员。他们将在今夜上床,但奥维利亚也早已计划好在不久后把他
一脚踢开。她并不是真的想和鲍勃走入婚姻,只是想享受他免费的鸡巴一段时间。
正当她百无聊赖地左顾右盼之时,一个声音在她耳边想起:「小姐,可以认
识一下吗?」奥维利亚转过头,是一个中年东方男人——他身材有些偏胖,戴着
非常Nerdy的眼镜,身高也只有一米七出头。奥利维亚非常不屑,毕竟连自己的身
高也足有1.88米。看他的衣着打扮,应该是个来自中国的游客。
正如相当一部分愚昧无知的白人女性那样——当然其中往往是因为白人男性
处于自卑的故意误导,奥维利亚觉得黄种男性普遍阳具较小并不擅长性爱,所以
没把这个中国男人放在眼里。「听着,中国佬,」奥维利亚的态度非常地傲慢,
「如果你们想和白人女性上床,那么首先要做的就是别打扮那么俗气并长一根不
那么小的鸡巴。」正好有些内急的奥维利亚没有和他多废话,冷哼了一声「Chin
g chong」就走进了洗手间——完全无视了那个东方男性胸有成竹的眼神。
当奥维利亚排泄完毕在公共洗手池洗手的时候,那个男人又走了进来,并对
着奥维利亚掏出了他的龙根。奥维利亚大吃了一惊,这倒不仅是因为这个中国男
人的举动,而更多是因为那根鸡巴——出乎奥维利亚的预料,它的体积并不逊色
甚至大过很多黑人和白人男性,虽然包皮有些长,但是被裹住的龟头反而在灯光
照射下反射出独特的光泽。
那个男人一脸坏笑的挺着鸡巴走向奥维利亚——按理来说,这时候她应该大
喊救命。但是出于白种女性淫荡的本能,她并没有这么做,反而忍不住好奇地摸
了摸那根阳物。让她震惊的是,这根黄种鸡巴温暖的有些烫手,并因黄种人强大
的心脏而充分充血,远比黑人的和白人的要硬的多——就像是一根在烈日下暴晒
了一整天的铁棍。抚摸着这见所未见的鸡巴,奥维利亚不禁眼神有些迷乱。
「想尝尝它吗,骚货?」奥维利亚这才发现他的声音是这么动听且富有磁性。
反正鲍勃还没来,和他试一下不会需要太久的吧,反正东方男人据说射精很快——
奥维利亚在屈服于欲望的同时依然没放下种族偏见。她点了点头,并被那个中国
男人拉进了男厕所的一个隔间。「我叫秦龙,秦是我的姓氏,来自于那个中国历
史上的伟大王朝。龙是中国的圣物和图腾,当然有时候也会被用来比喻阳具。」
当奥维利亚脱光了衣服蹲在地上为他口交润滑时,那个中国男人介绍到。「我叫
奥维利亚·泰勒,分别代表橄榄树和裁缝。」奥维利亚在润滑完毕、吐出那根鸡巴
的时候脱口而出。说实在的,她也很惊讶自己为什么会透露自己的名字,也许仅
仅是下意识的礼貌吧,她自我欺骗地想到。不过同时她也有一些自卑——哪怕自
己的家庭在加拿大属于富裕的,自己的名字比起这个普通中国男人姓名的深厚历
史寓意来说,竟简单得像一个不认字的农妇。果然白人短暂的历史让我们往往不
像中国人那样具有深厚的文学历史素养,一向狂妄的奥维利亚竟然正在逐渐承认
东方人的优点,这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
尽管奥维利亚已经赤身裸体地坐在马桶上并张开了双腿,但秦龙仍然不满意。
他双手抓起奥维利亚的两只脚踝抬起来,让奥维利亚的大腿打开成M字状(这让奥
维利亚感到非常羞耻),然后用鸡巴对着她完全打开的小穴捅了进去。
「咿唔唔啊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奥维利亚以前也时常在公厕与人做爱,
可从未像今天一样发出这么大声的叫喊。滚烫的亚洲阳具为她的阴道带来了炙热
的快感,而坚硬的质感也让她阴部的每一道褶皱都感到了满足——软绵绵的白种
鸡巴根本带不来这种刺激。
说实话,这也是秦龙第一次骑洋马,他也很惊讶于白种女性对黄种鸡巴的敏
感程度。在一般的白种男女拍摄的AV里,白女一般需要十几分钟才有可能达到高
潮,可现在身下的奥维利亚随着他的抽插,几乎每分钟都会爆发一次「喷泉」,
也给他的阳物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刺激。谁都知道如果有人从公厕门前走过,一定
会听到这淫靡的嘶吼,但是奥维利亚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她只沉迷在一次次泄
身的快感里。
在二十几分钟后,秦龙才射在了已经高潮几十次、欲仙欲死的奥维利亚的子
宫里——直到这时奥维利亚才想起来自己压根没有过要求这个男人戴上她随身携
带的安全套。而与一射就软的加拿大男人不同,眼前这个中国男人的鸡巴快速回
复了坚挺,似乎准备着发起下一次进攻。「来吧,宝贝,我们再来一次。」奥维
利亚娇笑着,可却迎来了秦龙冷冷的眼神和不为所动的举止。
奥维利亚有些慌了,不再被黄种肉棒蹂躏的空虚甚至让她产生了一种本能的
恐惧感。在马桶上多次娇声哀告无果后,奥维利亚试图起身,却因踩到了自己刚
才喷射而出的爱液而摔倒,不偏不倚跪在了秦龙面前。她管不了那么多了,只能
跪在他身前继续哀求着更多的欢愉。
「你还记得刚才对我说的那些难听的话吗,泰勒小姐?」秦龙的声音磁性而
冰冷。奥维利亚的脸——甚至是整个白嫩的身躯腾的一下红了——无比懊悔歧视
和辱骂这个男人,他可比鲍勃带劲多了。「我错了嘛,我的龙,我给你道歉好不
好了,求求你,我为我那些下流的语言对你道歉,我们继续做爱好吗……」
「可是泰勒小姐,你侮辱了中国的民族和我们中国男人,这不是道歉就可以
饶恕的,出于平等的目的,你是不是应该用类似的语言侮辱一下你们的民族和男
性呢?」秦龙的声音还是冷冰冰的,可奥维利亚管不了那么多了:「好吧好吧,
秦,我确实对不起你。现在的我认为白种人才是劣等的种族,白种人和黑人的鸡
巴都远不如黄种人那样强健有力,我们应该更多地被黄种男性操而不是白男。」
事实上,当秦龙带着奥维利亚进入男厕的时候,刚刚前来的鲍勃也正好在厕
所隔间内,手里攥着几粒药丸——和其他白种男性一样,他勃起困难而且鸡巴太
软,想用这些药物来增强自己。可在他还没有服下药丸的时候,就听到了旁边隔
间里奥维利亚淫荡的声音。听着自己的女朋友被黄种男性尽情奸淫,他曾经试图
冲出去——一米九高浑身肌肉的他要打倒一个人并不困难。但是听到奥维利亚几
十秒钟就一次的高潮声后,他又感到了震惊,往往自己殷勤服侍十几分钟后奥维
利亚才会喷出清泉。而更让他吃惊的是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勃起了。
不知所措的他怔了许久,直到秦龙在奥维利亚的身体里射精——一切都太晚
了,鲍勃懊悔地想到。但是接下来奥维利亚的话语却让他的鸡巴变得如同曾经磕
药后一样硬。怎么回事,难道说,我作为一个白人男性会喜欢让女朋友被那些中
国人奸淫?
「可是对普通的女人,我还是只会操她们一次。」虽然奥维利亚的态度得到
了秦龙的宽恕,可是他依然不依不饶。「那作你的女人呢,求求你了,无论如何
请再干我一次吧。」奥利维亚彻底慌了,她野兽般的性欲迫使她说出了这句话。
「那你要成为我的性奴隶。」秦龙图穷匕见。「好好好,我的中国主人,我是你
的性奴。」奥利维亚一边不停用手抚慰自己的阴部一边回答道。
「你身上还有哪个地方没有被男人享用过,我希望有一片属于我的处女地。」
听到秦龙同意,奥利维亚甚至学着自己在电影里看到的样子,滑稽地朝秦龙磕了
个头。但在自己身上寻找「处女地」可难坏了奥利维亚,思来想去,她转过身趴
在马桶座圈上,对着秦龙晃动自己的臀部:「请享用我的肮脏白种处女屁眼吧,
我的中国主人!」高声叫着如此淫贱的话,本身就让奥利维亚得到了几乎与高潮
相似的性快感。而这时,鲍勃也无力再忍受自己鸡巴越来越硬带来的不适,不自
觉地褪下裤子开始撸动起来。
秦龙为了让奥利维亚的屁眼高高翘起,把她的上半身按向马桶——这也让她
的脸蛋与马桶水来了个亲密接触。但奥利维亚并没有表示任何不满,因为秦龙正
在用他的黄种鸡巴奋力开垦着那块处女地。事实上当秦龙第一次完全捅进去的那
一时刻,奥维利亚也和鲍勃同时达到了高潮。看着一变硬就只能坚持几十秒的自
己,又听着旁边传来持续不断的肉体撞击声与高潮声,鲍勃颓然地坐在地上——
很明显,女友再也不可能属于自己了。
奥利维亚被新开发的肛门明显更为敏感,一般十几秒就会得到一次高潮。
「咿唔唔……咕嘟……啊啊……咕噜咕噜……」因为脑袋被按在马桶里,奥维利
亚发出浪叫时往往会喝进一嘴马桶水。如果是平时,她一定会恶心呕吐,但在今
天什么都没有来自肛门的快感重要。在迎来今天的第四十次高潮时,奥维利亚已
经知道了自己的后半生将完全属于这个中国男人。
当秦龙第二次射精时,奥利维亚已经几乎晕死过去,秦龙不得不往她脸上撒
尿来让她保持清醒。清醒过来的奥利维亚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拿出手机,毫不犹豫
地永久删除了里面所有黑人和白人男性的联系方式——从今往后她要专心致志地
服侍那根黄种鸡巴。至于鲍勃,他早就悄悄溜走了。从此以后,他经常想着这段
经历手淫并早泄。
接下来的的几天里奥利维亚推掉了所有的安排,专心致志地陪在秦龙身边。
或是被他任意奸淫,或是衣着暴露地陪着秦龙游逛。她已经习惯了臣服于中国男
人的日子。但当她看到秦龙正在网上预订返回的机票时,她却决定最后一搏。
「留在加拿大吧,我的主人」她给秦龙跪下了,「我的父母给我留下了一套房子,
我们可以在那里结婚和居住。您也不需要担心钱,我可以去卖淫或者代孕来赚足
够的钱。」为了留下秦龙的黄种鸡巴,奥维利亚任何话都可以说出口。
「可是我需要回去陪伴我的妻子和孩子。」秦龙缓缓说道。这话让奥维利亚
如坠冰窟——是啊,她从来没有问过秦龙她是否有家庭,被色情欲望冲昏头脑的
她想当然地以为他们可以步入婚姻殿堂。但是她已经完全离不开她的黄种大鸡巴
了!奥利维亚哭着给秦龙不断磕头,求他想想办法。
秦龙叹了口气,打了个电话——电话那头是她的妻子,他们说着奥利维亚听
不懂的汉语。「我的妻子同意我带一个女奴回去。」奥利维亚几乎兴奋得跳起来。
秦龙补充到:「如果你和我一起回到中国,你就是我全家人的奴隶,也要服侍我
的老婆和儿子。我的妻子允许我继续操你,但是她也要有调教你的权力。」听到
可以继续做秦龙的性奴隶,奥利维亚哪在乎这些,当场满口应允。
现在,奥利维亚和秦龙一家生活在东北沈阳的家中——刚到家时,奥利维亚
就自觉把手机和护照完全交给了秦龙夫妇保管,以体现自己的臣服(当然她依然
可以在主人的监管下使用)。现在的她每天光着身子在家里伺候秦龙的鸡巴,赤
身裸体地做着家务,给她的老婆舔脚和当出气筒(女主人格外喜欢扇她耳光),
以及给小少爷当马骑——坏坏的小少爷经常骑着一丝不挂的她出门和其他小朋友
玩耍,奥利维亚饱满丰腴的身体也成了这些中国少男少女们最喜欢的玩具。
当然,当秦龙和夫人享受夫妻生活的时候,奥利维亚总是要一边自慰,一边
殷勤地舔舐他们的交合处或者秦龙的肛门。而每当秦家人上厕所的时候,奥利维
亚同样要去伺候——如果是小便,他们会直接尿在她的嘴里,而满嘴尿液的她也
会故意用喉咙发出「咕噜咕噜」的喉音来取悦他们。而如果是大便,奥利维亚虽
然还不能直接吃屎,但是一样会全程跪在马桶旁,并在他们排泄完成后用舌头清
理他们的屁眼(当然,她马上就会用漱口水彻底清理自己的嘴巴)。
此外,她也怀孕并生育了两次并有可能以后会更多——秦太太故意托人安排
了纯种白人的精液给她做了试管婴儿(并筛选了女性性别),这位疼爱儿子的母
亲希望自己的儿子将来会拥有一群性感的白人女奴伺候。而怀孕和生育也让奥利
维亚的大奶长到了H,不停分泌乳汁并时乳头和乳晕变得又大又黑。
她还坚持在互联网上通过直播等方式向其他白种女孩讲述自己幸福的奴隶生
活,鼓励更多的白人女性像她一样勇敢地放下偏见,成为中国男人的妻子或奴隶。
搜索更多相关主题的帖子:
洋马 洋妞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