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TR隔壁带萝莉俏人妻】(完)


小幽作为知名美大生,那是前途无量、希望无穷,身来就是美人胚子的她更
是拥有一副前凸后翘的好身材,聪慧的她辩答如流、举一反三,温柔的她待人亲
切、爱扶老奶奶过马路,也因此大家对她的评语都十分一致,能跟她交往的话真
是三生有幸。
唉也没错啦,我女友是真的很棒。
如果改掉那毛病的话。
暮光在渐色的黄昏下有些迷离,城市的活力也暗了下来。我哼着小歌,手里
提着给女友的小点心,在回家的路上踏着轻快的步伐,一边打开手机,看着小幽
今晚发来的剧本与附带的乳沟照,如此色情的诱惑让我归心似箭,家门口很快地
冲刷过一切的记忆,出现在了我的眼前。我闭上眼睛再次回忆了所有内容,这才
露出邪恶的笑容,悄悄地打开了家门。
「今晚也要加班吗?」担忧的情绪伴着婉转动听的女声,从卧室里传了出来。
我鬼鬼祟祟地将家门关上,到了紧闭的卧室门前,将耳朵贴在上面,仔细听
着里面的声音,今日的猎物还不晓得我的到来,依旧讲着电话:「嗯,好,上班
加油。不会啦,不用担心,鸣酱会乖乖等爸爸回来的,对吧?」
「是的妈妈!我会乖乖写作业!」甜腻腻的萝莉音那是十分清脆。
我没有等她们说完话,便推开了房门,昏暗的室内只有两道人影,一大一小。
没有预料到我选在这时刻便进来的人妻吓了一跳,却依旧稳住了自己的情绪,冷
静地抓着手机继续说道:「嗯!嗯!好!掰掰!我爱你。」她将电话放了下来,
咬着嘴唇看着我:「不是说要敲门吗?」
「哈哈!」我踏着六亲不认的步伐,对她做了个简单的壁咚,手也不安分捧
着她下巴,将她那染满红晕的脸颊正面对我:「这样更兴奋不是吗?」
「妈妈!」不远处,一位童颜巨乳的萝莉用稚嫩的童声叫了出来,身上的女
仆装却不禁让人怀疑起这位母亲的教育:「今天哥哥也来了呢!」
「嗯,鸣酱乖。」被我弄得渐渐发情的少妇却没有忘记自己母亲的本分:
「妈妈在这边跟哥哥聊一下,妳去写作业吧。」
「好的妈妈!」小萝莉答道,却只是站在那边没有动作。
我看着少妇那万种风情的抚媚双眼,以及那彷佛在诱惑着我,伸出于朱唇外
游走的魔舌,跨下的阳具猛然挺立了起来,但这还只不过是前菜而已,我深呼吸
了一口气做好了心理准备,这才将灯光完全打开,让真实暴露在我眼前。
「嗯哼,哥哥好坏。」这少妇身上居然穿着一件极为贴身的裸体围裙,不过
淫荡的她不只没有遮遮掩掩的意思,反而大方地秀给我看:「人家这身怎么样啊?」
「有够色。」我忍不住捏了捏她胸前那对美乳,手上却没有半点任何布料的
触感。原来这位少妇身上所有的衣服,居然都是人体彩绘!但即使被白色颜料掩
盖着,那蓓蕾充血的荳蔻雏形也清晰看见,股间的黑色蕾丝内裤高贵又奢华,却
能从中隐约听见咕啾咕啾的流水声,并能在特定的角度看见那条闭月羞花的美丽
小缝。
「真是欠干阿,小幽太太。」
我解开裤档,让饥渴难耐的肉棒从股间蹦了出来展示我的宣言。
「嗯哼。」她弹了一下我的肉棒,娇羞地说:「今天鸣酱在,就不用嘴了。」
「妈妈在说甚么呢?」可爱的鸣酱却依旧一动也不动。
「没事,鸣酱乖喔。」小幽太太抓着我的肉棒,温柔地引导着我来到那被颜
料隐藏的小穴前,充血的阴唇肥嫩而饱满,就像是等待着我的插入般。我吞了吞
口水,看着鸣酱在小幽背后那萌蠢的表情与眼前这位不顾子女擅自发情的雌性,
对如此色情的变态人妻,当然是得好好惩罚。
「噗啾。」
「呜呜呜!」肉棒破开了淫穴的那刻,努力站稳身形的小幽也摀住自己的小
嘴,尽全力不让自己叫出声来。满腔的恶意与色欲却让我直接抓起了她那暴露的
白色奶子,将她当做飞机杯般随意抽插,柔弱的娇躯撑不住我的暴力,在空中犹
如残烛摆荡,也在此同时,远处鸣酱的巨乳居然彷佛共鸣了般,剧烈的摇晃了起
来。
「妈妈!人家的奶奶!突然好晃!」鸣酱立刻哭喊求助。
「嗯哼!嗯哼!鸣酱!忍忍!」小幽那越来越荡的娇喘却一点都没有担忧。
当然没有,因为所谓的鸣酱根本不存在!
在灯光下仔细一瞧就能看到,鸣酱的身影边缘处有道不明显的缝隙,原来这
位童颜巨乳的少女只是存在于镜子里罢了。鸣酱那丰腴饱满的巨乳其实是小幽的
翘臀彩绘而成,身上的女仆装也是小幽将自己的长腿整个后半部用特殊化妆与光
影改造,所做出来的错觉,在小幽的背肌上彩绘的是鸣酱那可爱的萌脸,随着小
幽努力地将背部扭动做出各式各样不同的表情,鸣酱的那甜滋滋的萝莉声也是由
多才多艺的小幽配音。
言而总之,从我进门开始,一切都是小幽的独角戏。
电话的那头并没有人、持家的太太身上是人体彩绘、两人所生的女儿更是镜
子的把戏,唯一真实的就只有此刻被我阳具随意肆虐的温软花径,柔嫩的肉糜在
异样的情境剧下胀大充血,将此刻女友的兴奋完完整整的用肉棒神经上的愉悦传
达给我。
「啪咚啪咚啪咚啪咚啪咚啪咚!」
看着努力维持身形,不让远处的鸣酱崩溃的荡漾女友,我用着一点都不温柔
的接吻征服了她,让她露出了可爱的表情,却没想到她紧紧一咬牙,继续用着鸣
酱的声音喊道:「妈妈!妳们在鸣酱身后做甚么阿?好吵阿!」
「嗯哼!鸣酱以后就会知道了,不要看。」
不愧是美术三修的天才美大生,这演技与配音栩栩如生简直让我这位有为的
黄毛青年都产生了些许的罪恶感,为了将我的人性完全泯灭,我一手抓起了鸣酱
的巨乳——也就是小幽的翘臀,将其抬了起来狠狠地抽插!
「阿!人家的……嗯哼!奶奶好热好烫!」看着被我抓红的美乳,鸣酱几乎
要哭了出来
「人渣!」彷佛这还不够刺激,小幽娇羞地槌着我的胸膛:「你放开鸣酱!」
「我不管啦!」过多的情报冲毁了我的思考,倒错的现实点燃了我的肉棒:
「老子他妈的要把妳们母女一同肏死!」
「啪咚啪咚啪咚啪咚啪咚啪咚!」
「嗯哼!」「妈妈,好痛!」
「啪咚啪咚啪咚啪咚啪咚啪咚!」
「鸣酱乖,很快就不痛了!」
「啪咚啪咚啪咚啪咚啪咚啪咚!」
「喔吼!肉棒!好胀!」「呜呜!」
「精液要来了!来跟妈妈一起说!」
「噗啾!」
「谢谢主人!」「谢谢哥哥!」
「噗啾!噗啾!」
「母女……咕呜!在此谢谢……」
「噗啾!」
「主人仁慈的播种。」
随着我的肉棒在那可怜的肉穴内抽动着,将其染上了出轨前置与绿帽预备军
的白色证明后,我呼了一口大气,将这位被我肏到紧紧地抱着我不想松开的小动
物抓到床上欣赏着她身上完美的人体构图,可爱的鸣酱似乎也对我的表现十分满
意,上下起伏着彷佛在向我鼓掌般。
「有合格吗?」我摸摸小幽的头。
「嗯,母女一起干还不错。」小幽若有所思地靠着我的肩膀:「八十分。」
「……我下次再努力。」
没错,身为为了钻研人体而看太多小黄书的小幽自从看了NTR之后就得了黄毛
恐惧症,而她为了解决这个的方法便是……先让我NTR了她,别问我女人是怎么想
的。
「还有力气吗?」她温柔地抚摸着我的阳具。
「可别小看身为黄毛的我啊。」妳这么可爱我几次都硬得起来啦。
「嗯哼?」她瞇着眼看着我,接着神秘的笑了出来:「我去拿个彩绘工具。」
「干嘛啊?」我看她这身也没甚么破绽。
「让巨乳萝莉女仆鸣酱帮你口交阿。」
我还在思考一个伪造的人物要怎么帮我口交时,她就躲进厕所了,一路上还
有不少淫液从股间的小嘴中流淌出来,溅在地上。
啊,原来如此。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