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媚中光明会】(1-2)


第01章:白人美女莉莲在伦敦被中国人调教玩弄
Lrs女成员莉莲·希尔,前往伦敦追查一桩记录在案事件「夜灵事件」。
「买份报纸吧,姐姐。」一个小报童抓住莉莲衣角说道。
「好。」莉莲掏出钱包拿出5便士递给报童。
莉莲张开报纸,报纸上画着一个在三角形内的眼睛,下面写着一行字「于18
99年10月21日欢迎莉莲女士到达伦敦。」
莉莲向报童看去,报童处只剩下一簇花,花上挂着的纸条写着「您亲爱的医
者」。
莉莲把纸条拿出来,然后用报纸卷住花扔进了垃圾桶里,莉莲把纸条揣进兜
中。
「装神弄鬼!」莉莲不屑的转身离开。
……
「现在伦敦空气越来越差了,慧主最大败笔就是支持了蒸汽机的研究与生产。」
昏暗的酒馆里他吞下一杯烈酒,然后抱着一瓶朗姆酒出了酒馆的门。
……
莉莲来到杂货铺推门进入,里面一位绿色眸子黑色卷发的白人女性依在沙发
上,看着书。
「维娜,给我一杯喝的。」莉莲坐到沙发沙发上。
「莉莲,很高兴你又回到伦敦了,之前去哪里执行任务了?」维娜给莉莲倒
上一杯葡萄酒。
「德国。维娜,我需要你的帮助。」莉莲把纸条拿出然后推向维娜。
「这是?」维娜拿起来看了一下。
「我是来调查夜灵事件的,出了火车站就有人欢迎我,以Lrs的保密程度,这
有问题。」莉莲喝上一口葡萄酒。
「医者?我会留意的,如果有消息我会找你的。」维娜把纸条收起。
「至于夜灵事件我建议你去前天才发生的雷克堡找找线索。」维娜推出一份
档案给莉莲。
……
雷克堡四面环水,由石桥连接雷克堡与外界,它造于1357年并在1633年增建
地下室,而现任主人奥玛·巴克子爵就死在了密封的地下室。
莉莲进入雷克堡,没有人的雷克堡显得格外寂静,莉莲挑起油灯走向地下室。
地下室内干枯的血迹,从中心到地下室四周逐渐减少,从维娜给的档案来看,
巴克子爵是在地下室中心被背后一剑穿心。
地下室并无物品,空空如也,只有干枯的血迹。
莉莲准备回去,转身后,一只巨大的血色三角形眼睛,在地下室的门上面。
「这可不妙。」莉莲走向血色三角形摸了摸。
莉莲指尖沾着一抹血红,莉莲闻了闻是油漆,未干的油漆说明警察之后有其
他人来过,但至少比血迹要好。
「噔噔噔」一串脚步声传来,逐渐接近地下室,莉莲从裤腰处抽出短剑缓慢
接近门口。
「哗吱」门被推开,莉莲的头被一个戴着鸟嘴面具的人用枪顶住头。
「你们Lps的人连枪都不发吗?用短剑你们当这是中世纪吗?」鸟嘴面具的人
伸手夺去莉莲手中的短剑。
「你好莉莲小姐,很抱歉用这种方式对你,叫我医者就好,希望你不要反抗,
我不会伤害你的,毕竟医者仁心。」医者把枪收回袖口。
「你不应该在我面前收起枪的。」莉莲抓住医者肩膀一个过肩摔,然后医者
站在原地纹丝未动。
医者用左手钳住莉莲的脖子摁倒在地上。
「这么一看你真的很美。」医者制箍住莉莲,右手用力扯开衣服,莉莲漏出
雪白的奶子。
「躲开!」莉莲用力挣扎着,用手拍打着医者的手臂。
「真是烦那。」医者撩起宽大的黑袍从裤腰处抽出拘束带捆住手。
医者用力捏了一下莉莲的胸部,然后俯身把莉莲的裤子撕开。
「求你了,不要这样。」莉莲慌忙用脚往后蹭了蹭。
医者轻轻抚了抚莉莲的脸,莉莲逐渐安静下来。
「不要慌张,莉莲呼吸平缓一些。」莉莲的眼神在医者的声音下慢慢柔和下
来。
「现在我想操你可以嘛?」
「好啊。」医者的声音在莉莲的耳朵里如天籁般,让莉莲不忍拒绝。
医者掏出鸡巴缓缓顶入莉莲的花心,莉莲的脸红了起来,全身随着医者的耸
动酥软起来。
「啊!嗷~天那!不要这么快!」莉莲用手臂勾住医者的脖颈,随着医者的
节奏运动。
「额~啊……哦!不行了不行了。」莉莲随着医者的顶弄,莉莲随着一阵失
神,高潮了。
但是医者依然还压着莉莲继续操,医者明显没有满足。
「求……求你了!别继续了!」莉莲泪和口水被操的控制不住流了出来。
医者没有回答她,随着医者不断的耸动,莉莲全身瘫软两眼无神高潮迭起,
在不知道多久后医者射进了莉莲的花穴内。
医者抽出来喘了口粗气,然后抓住莉莲的衣服擦了擦。
医者看着陷入沉睡的莉莲,把她抱出雷克堡,放进带来的箱子里。
「朱爻给她放到杂货铺门口。」医者说完之后,阴匿于雷克堡阴影之中的朱
爻把箱子抗起放到莉莲来的车上。
「医者大人,组织要和Lrs直接冲突吗?」朱爻向医者拱手问道。
「夜影不允许多问,朱爻不要老是忘。」医者把黑色手套慢慢戴上。
「是,医者大人。」朱爻不再言语发动车子
前往杂货铺。
……
朱爻伸了伸腰,起身把箱子放到杂货铺门前敲敲门然后在箱子上贴上了一个
眼睛标志后,阴于黑暗的小巷。
「谁送的箱子?」维娜把箱子搬进来后,拿出撬棍撬开箱子。
只看见莉莲被折者放在箱子里面,穴里的精液已经流到了莉莲的脸上。
「莉莲!」维娜把莉莲扶起拿出营养液,然后把莉莲的嘴扒开,营养液混合
着精液流入莉莲的胃中。
「维娜……我怎么在这,我还以为我回不来了。」莉莲睁开眼缓缓撑起身体。
「你在箱子里我把你搬出来的,现在告诉我你怎么了?」维娜用湿手巾擦拭
着莉莲的脸。
「是医者,医者出现了,他使用了超自然力量,不是我能应对的了,必须上
报Lrs。」莉莲起身把维娜的衣服穿上。
「这是箱子里的纸条。」维娜把纸条递给莉莲。
(不要试图反抗我们,不要试图蒙蔽全视的眼睛。——光明会)
「我也得申请撤离这个岗位了,他们已经知道我的这个情报点了。」维娜拿
出电台交给莉莲。
……
「组织说了要让我先行坐船撤退,你先去组织的酒店,然后在三天后坐飞艇
离开伦敦。」莉莲关闭电台。
「好,那我前往酒店。」维娜拿起外套穿上出了门。
莉莲从杂货铺的桌子下面拿出短剑,收在袖口里。
……
莉莲上了离开伦敦的游轮,提着的心逐渐放下。
「莉莲小姐,欢迎您踏上光明会的游轮。」
一个熟悉的声音钻入莉莲的耳朵里,莉莲左手抽出短剑向后一扎,医者右手
一抬用八面汉剑挡住短剑,顺势两下势大力沉的斩击
莉莲短剑掉在地上,也终于停下来看清了医者,医者身着一袭白衣一副姣好
的中国人的面容,摘下面具后那种让人恐惧和威压已经全然没有了。
医者左手挡住莉莲直刺面门的一拳,顺势抓住莉莲手腕把莉莲揽进怀中,轻
轻咬住莉莲左耳垂。
莉莲全身用劲,双脚「砰砰」地踏在甲板上,医者纹丝未动,莉莲头脑却渐
渐发昏。
莉莲恍惚中好似听到医者在说话,每次要确定的时候,耳边的呓语就突然停
下来,不去纠结这令人昏沉的呓语就又出现了。
……
船舱的门「吱呀」一声打开,光线打在莉莲的脸上,莉莲缓缓睁开眼睛,只
见一人逆光走来,是维娜!
「维娜!快跑!」莉莲惊讶之间试图抓住维娜让她逃走。
维娜撤身后退了一步,然后抓住莉莲的手腕给莉莲用铁链捆住,快步走到莉
莲身后用高跟鞋的鞋跟踢击莉莲腘窝。
莉莲闷哼一声,「咣当」莉莲跪在了地上,膝盖磕青了一片。
「啊!维娜!不要!」维娜踏上莉莲的小腿,如果说尖锐的鞋跟承受住了维
娜的全部体重,那么莉莲的小腿就承受住了鞋跟带来的所有重量聚集于一点。
维娜没有理会莉莲,右脚踩住莉莲背部向下压,这让维娜的体重分散,莉莲
反而好受了不少。
维娜把莉莲背向下弯的同时,把莉莲的手臂向后折,随后用铁链把手臂和脚
腕绑住。
「莉莲,真是对不起哦,只是例行公事,对别人都来点严厉的,对你不来不
公平嘛。」维娜坏笑着抓起莉莲的金发,然后向后拉去抬起了莉莲的头。
莉莲早已哭成泪人,硕大的泪滴「啪嗒」落下,让人怜惜万分,维娜轻轻吻
住莉莲的唇,然后缓缓离开。
「维娜,时间要不够喽,医者大人一会等急了。」朱爻从阴影中走出抱着双
臂饶有兴致的看着莉莲和维娜。
「走吧莉莲,医者大人该等着急了。」维娜笑着提起链子,铁链「嘎棱」一
声,紧紧绷住,莉莲的手和脚紧紧卡住挪动不了半分。
穿过船舱,工作人员好似没看到一般,也或许因为已经看习惯了,反正并没
有在意莉莲的惨状。
「吱呀呀」木门被莉莲推开,四周是中国风装饰,维娜正对面放着一个画着
游龙的屏风。
「医者大人,人带到了。」维娜把莉莲放到地板上缓步退后关上房门。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
医者拿着一本诗集边读边从屏风后面出来,然后坐在了椅子上。
「你说写的多好呀,富有感情,莉莲我也给你两条路,要么先培养咱俩的感
情,要么我使用特殊手段之后再培养咱俩感情。」医者把诗集扔到黑色袋子旁边
然后抬眼看着莉莲。
「呸!你把维娜怎么了!」莉莲愤愤不平,锁链也随着莉莲的挣扎发出「哗
楞楞」的声音。
「看来是要用一些特殊手段了。」医者抓住莉莲的铁链和船上自带的链条绑
到一起,把莉莲吊了起来。
铁链再度紧绷,铁链在莉莲的手腕和脚腕处留下了红色的痕迹。
医者用力撕开莉莲的裤子,然后套出鸡巴慢慢摩擦着莉莲的阴户,莉莲全身
变得热热的,性欲变得格外高涨,小穴早已湿润等待医者的大棒进入。
「嗯哼,说请进来,我就进来哦。」医者轻轻的声音引诱着莉莲。
莉莲闭着眼一眼不发,医者缓慢撕开莉莲的上衣,莉莲挺立的乳头接触到冷
空气,引得莉莲微微颤抖了两下。
医者看到之后,伸出双手慢慢研磨着莉莲的小乳头,莉莲身体颤抖着,小穴
张张合合想要寻找着一根可以解痒的东西。
医者伸手摸了摸,一条拉丝的淫液挂在了医者手指上。
「虽然你不说,但是已经湿透了嘛,毕竟我也不是魔鬼,会进去的,但是我
给你一点小惩罚。」
医者轻轻拍了一下莉莲的翘臀,另一只手拿起黑色袋子快速的套在了莉莲的
头上。
一瞬间的黑暗,让莉莲呼吸十分急促,莉莲突然感觉一根粗大的物体冲入她
的花穴。
医者快速的冲撞着莉莲的花心,淫水四散飞溅,黑色袋子里的氧气随着莉莲
的淫叫也快速的减少。
「呜啊,呜咕咕!」
莉莲背部拱起,铁链随着莉莲徒劳的挣扎「哗哗」的甩动着,雪白的奶子也
随着莉莲挣扎左右甩动。
淫叫慢慢减弱,医者用力掐了一下莉莲的奶子,莉莲挣扎又更加剧烈,像垂
死挣扎的鱼一样,同时淫穴收紧,紧紧包裹着医者的鸡巴。
挣扎着扭动的腰肢,像是在索取着什么一样。
随着莉莲再次停止挣扎,整个人都松弛了下来,高潮随着昏迷一块到来,医
者也快速的挺动着腰。
浓厚的精液射入了莉莲子宫里,医者抽出鸡巴,白色的浓精从莉莲的穴里流
了出来,像被摧残的花朵一般微微颤抖。
医者把黑色袋子从莉莲头上摘了下来,莉莲呼吸霎时舒畅,如果忽视掉铁链
和下身的精液的话,莉莲就像熟睡的金发公主一般。
医者掏出黑色的药丸蘸了蘸精液润滑后塞入莉莲的嘴里,药丸滑入莉莲喉咙
后。
莉莲缓缓睁开眼睛,眼神中的敌意已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浓浓的爱意。
「维娜,酒店毁了吧,你以后就死了。」医者穿上衣服打开门对着阴影说完
后走了出去。
维娜从阴影里出来进入了房间收拾凌乱的莉莲。
2、Lrs调查员戴安娜被中国女同琼玉抓住了!
在飞往伦敦的飞艇上戴安娜·多莉,打开一个盒子,双臂提出里面的笨重机器,
机器齿轮在咔咔响个不停。
戴安娜把黑色的玻璃装在机器上,玻璃上显出不连贯人像,一时之后趋于稳
定。
「这次任务您的代号为9号,夜灵事件莉莲特工已经尽自己所能传回所有情报,
根据Lrs重新评估,等级评估为危险级,您所需的资料在马林坝街13号存放。」
屏幕随着话音关闭,戴安娜收起机器,推到床底下,从腰间拔出手枪,把子
弹塞进去,放到了床头。
……
「莉莲,这位戴安娜小姐的装备比你好多了呀。」医者抚摸着在下面努力吞
吐的莉莲的金色长发。
莉莲抬起头满脸潮红,嘴角挂着一根弯曲毛发,莉莲擦了擦嘴角的口水。
「主人,这位戴安娜是位超自然者,不过能力好像更偏向于查勘。」
医者摁着莉莲的头重新摁下去,继续享受莉莲的小舌头缠绕鸡巴。
「维娜,帮我拿下戴安娜,带上我的八面汉剑。」
维娜从阴影出来拿上放在武器架的八面汉剑,别在裤腰上。
「医者大人,现在动手嘛?」维娜对着医者一拱手。
「不,等慧主令。」医者回答完,维娜又重新回到了阴影之中。
维娜走后,医者重新继续享受莉莲的小嘴的吮吸。
医者双手抱住莉莲的头然后开始加速,莉莲的喉咙被医者鸡巴顶的发痛,莉
莲张大嘴巴防止牙齿碰到鸡巴惹的医者不高兴。
「咕呜!」医者的精液爆发在莉莲口腔里,莉莲努力吞咽不把精液漏出来。
医者把鸡巴从莉莲的嘴里抽出来,只看莉莲像仓鼠一样嘴里满满都是精液,
一些精液从鼻子里流了出来。
「吞了吧。」医者淡淡的说完,莉莲就把精液吞进了胃里,然后张开嘴对医
者表示精液已经吞干净了。
「莉莲真棒,等维娜的消息吧,现在继续吧。」医者抚摸着莉莲的金发。
……
伦敦,现世界上最发达的城市没有之一,今天也证明了不负雾都的称号,浓
雾笼罩着伦敦。
戴安娜随着飞艇停止,踏上了伦敦的地面。
戴安娜提着装着机器的箱子走进小巷,维娜跟着戴安娜慢慢的走着。
戴安娜仿佛察觉了什么快速的走起来,并拐上几个弯后突然停下。
「出来!我看到你了!」戴安娜转身抽出手枪指着她面前寂静的浓雾。
维娜还是对自己从夜影学的技术有几分信心的,但是这戴安娜的能力貌似有
点古怪居然连夜影的本事也能发现吗?
就在维娜要从阴影之中出去的时候,一个戴面具手持手术刀穿着风衣的人冲
破浓雾向戴安娜奔去。
戴安娜对着冲向她的人猛开两枪,稍微迟滞了那人冲锋,随着第三声枪响那
人一个转向跑入旁边的道路。
戴安娜的枪不敢放下,缓缓向后退,然后转身快步跑走。
维娜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出现这种事,但是还是跟了上去。
……
马林坝街,伦敦最大的红灯区,鱼龙混杂,属于伦敦的灰色地带。
马林坝街13号一个老旧的小屋,如果不是窗户用砖头封闭的话,一定会被流
浪汉据为己有的。
「组织是没有钱了吗?我还以为会有个洋馆那,乔治。」戴安娜把箱子放到
门口。
「戴安娜体量一下组织吧,那帮贵族削减了资金,莫名其妙增加什么军费。」
乔治对着镜子整了整西服。
「我来时候遇上袭击了,早点干活结束吧。」戴安娜把机器从箱子里拿了出
来。
「乔治,戴……滴滴滴!」机器显示一片花屏,巨大齿轮停止了转动冒出一
阵阵黑烟。
「这新东西怎么这么不好用。」戴安娜用力敲了敲机器。
「额,反正也知道任务内容,只要去酒店废墟使用你的能力就好。」乔治夹
住公文包,勾住戴安娜的肩膀。
「好吧,你勾住我肩膀的动作也太自然了吧!我告诉你只演这一会夫妻,给
我老实点!」戴安娜随着乔治的脚步走出13号。
……
「马林坝街原萨梅酒店,现在的废墟,天然气管道的泄漏使酒店发生了巨大
爆炸,
经过搜救,死亡人数巧合的只有一人,一个在半公里之外有个杂货铺的维娜
女士,就是这样探长。「警员把报告交到探长手中。
「嗯,暂时封锁住现场,明天再说吧」探长伸了伸腰懒懒散散的回去睡觉了。
随着探长离去,远处戴安娜和乔治缓缓上前。
「什么人!警察办案!」警员用手电筒照向戴安娜。
「警官,我们夫妻散步。」乔治笑呵呵的走到警员跟前。
「大半夜散步?散到这里!」随着警员话声落下,乔治重拳直冲警员面门而
去,然后打昏的警员被乔治轻轻放在地上。
绕过其他可以绕过的警员进入因为爆炸成为废墟的酒店当中。
戴安娜瞳眸闪着蓝光,手中出现了一本书《基本演绎法》,然后开始推演着
这里发生的一切。
「如果天然气管道爆炸的话应该在厨房,但是爆炸中心在大厅,根据残留物
推演应该为皮箱,所以这是一次有预谋的袭击,但是这团黑影根据光源来看绝对
不应该在这里呀。」
戴安娜心中警铃大作,闪身后退的同时抽出枪,对准推演出来的黑影连开几
枪。
维娜右手抽出八面汉剑挡住子弹,同时前蹬击中戴安娜腹部,并且借力直奔
乔治而去。
乔治手忽然出现西洋剑堪堪挡住势大力沉的八面汉剑,乔治渐渐犹如大师一
般轻松解掉维娜的进攻。
随着乔治西洋剑挑开八面汉剑直刺维娜面门,维娜心头一惊,催动这支八面
汉剑的能力,乔治心头一悸身子钝住。
随着八面汉剑再次横劈之后,乔治倒地,维娜掏出手帕擦了擦八面汉剑上的
污渍。
然后转头看着戴安娜,用手拽住戴安娜的红色长发把她慢慢拖行,作为反抗
她的惩罚。
一点点小小的私刑是维娜做任务的快乐,虽然医者明令禁止过这种拖慢任务
的行为,但是维娜执行力总是高的,之前出过的任务都没有出过意外,所以领事
朱爻总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啊!」戴安娜感觉头发被撕扯用力拍打着维娜的手,但是并没有效果。
「维娜,你的恶趣味还是一点没变嘛,要不要和我玩一玩呀~」戴安娜笑容
瞬间消失,扭头然后对着穿着斗篷的女子欠身拱了拱手。
「琼玉大人,这就不……必了。」维娜想起琼玉的手段屁股还在隐隐作痛。
「没意思,这个人我接手了,你跟医者说一下,反正他都有莉莲那个小丫头
玩了。」琼玉在维娜不知觉的情况下已经出现在维娜后面。
维娜像兔子一样快速赶紧远离琼玉,然后拱手撤退。
「维娜?莉莲?她们原来是诈死叛逃!」戴安娜终于从腹击的剧痛下缓了过
来,缓缓站起。
「莉莲那个小姑娘不是诈死叛逃,只是医者那个家伙用了一点点他的能力,
让她臣服了那。」琼玉把丝绸手套缓缓脱下对着戴安娜一指。
戴安娜顿时感到疲惫不堪,眼皮愈发沉重,腿脚缓缓发软,随后向后栽倒,
琼玉顺势揽住戴安娜的腰肢缓缓放下。
……
戴安娜缓缓抬眼仔细一看,眼前的女子,肤如凝脂,那双眼睛也是极好看的。
戴安娜左右打量着她自身的处境,绳索捆住双手吊在半空中,房间方方正正
墙壁上挂着各式的刑具,旁边有一汉式小床
琼玉用手撩开戴安娜裙摆,慢慢伸进去用手拨开内裤,手指缓缓贴在戴安娜
的阴蒂上,慢慢揉搓起来。
琼玉抽出手,半透明的淫液挂在琼玉的手指上,甩掉淫液在戴安娜的衣服上
蹭了蹭。
「躲开!」戴安娜用力挣扎着,双腿在空中用力乱蹬。
琼玉绕到后面把挂在后面的皮鞭拿了下来,对准戴安娜的屁股「啪」,鞭子
抽中戴安娜的屁股。
「啊!疼!不要!」戴安娜挣扎的更加剧烈,随着戴安娜的剧烈挣扎,琼玉
鞭子轻快而有力的抽打着戴安娜的臀部,屁股红红的,皮肤没有破但是却高肿了
一片。
「唔……哼……」戴安娜放弃挣扎,泪花婆娑抽泣着,豆点大的泪珠滴在地
上。
「不要哭,妆花了就不好看了。」琼玉用手轻轻抹掉戴安娜的泪痕。
戴安娜看着琼玉从怀里拿出小瓶子,倒出白色的粉末。
「嘶!好痛!」戴安娜感受到琼玉把白色粉末涂到了她自己的屁股上。
琼玉摩挲着戴安娜的屁股,抹好药粉后,琼玉慢慢把戴安娜放低一点。
「你愿意成为我的玩具吗?戴安娜。」琼玉掐住戴安娜的下巴强迫着戴安娜
和她对视。
戴安娜倔强的挣开琼玉的手,然后闭上眼用力对着琼玉手咬了一口。
一股暖流流入戴安娜的嘴里,戴安娜缓缓睁开眼睛,戴安娜看着仿佛面露悲
伤之色的琼玉。
「你没事吧,也不是不能成为你的玩具啦。」戴安娜鬼使神差般说出这句话。
「好哦,我的小玩具。」琼玉呵呵笑着,然后从墙上把木雕假阳具拿了下来。
琼玉用油抹了抹假阳具然后捅入戴安娜的小穴里。
「啊……唔!」戴安娜忍不住要叫出来,琼玉把戴安娜像哄小孩一样,把乳
头递到戴安娜嘴边。
「不……不要把我当小孩!」戴安娜说完含住琼玉的乳头。
「咕叽咕叽」假阳具前头大后头小,怪异的感觉充斥着戴安娜的淫穴当中。
明明觉得塞的满满,夹紧的时候,阴道口却丝毫没有感觉,深处被插的满满
的,阴道口灌的都是凉丝丝的风。
「唔……难受,妈妈。」戴安娜代入着孩子的状态。
琼玉亲吻住戴安娜的唇,戴安娜手也慢慢到琼玉底下扣弄起来。
琼玉掐住戴安娜的脖子引着戴安娜到了床边,琼玉把戴安娜摁在床上,然后
对准戴安娜的脸一屁股坐了下去。
琼玉的小穴刚好压住戴安娜作为白人标志高鼻梁,琼玉故意左右动了动腰,
戴安娜鼻子进入琼玉的穴里。
「咳咳咳!」琼玉的淫液缓缓流入戴安娜的鼻孔被戴安娜吸进去,引得戴安
娜呛咳。
「动动脸哦,小玩具。」琼玉快速用假阳具抽插了两下。
戴安娜左右动着脸,琼玉也享受着戴安娜的服务,不时用假阳具抽出又插进
去。
戴安娜淫液流到床上,琼玉也加快速度,随着戴安娜下半身的悸动,琼玉抽
出假阳具,戴安娜下体一道水流冲出。
然后瘫软在床上,琼玉从戴安娜脸上下来,然后从床底拿出双龙头。
「小玩具,第二轮开始喽。」琼玉坏笑着把双龙头插入戴安娜下面。
搜索更多相关主题的帖子:
欧美 洋马 洋妞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