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轮大米的过气港星】(完)


轮大米是轮奸的说法,这是香港地区流行的一种说法,以下是一个过气港星
被人轮大米的故事。过气港星陈雅伦,一把年龄没有结婚,经常玩直播让人打赏,
俨然一副网红作风。她虽然已经超过50岁,但是由于保养得宜,看着也就是30多
的样子。私下里,她经常去做各种美容,还有私处的保养,幻想着可以被某个富
二代看中。由于她经常在抖音做直播,甚至说了她所在的小区名字,要找到她一
点都不难。这也吸引了几个释放出来的犯人的注意。
为首的是一个名叫李明的犯人,因为犯过强奸罪,坐过牢,出狱后在老家待
不下去,来到了深圳工作,恰好就在陈雅伦住的小区。李明是一个色中惯犯,来
到小区只能当保安。他早就叮着小区里的美女流口水,而且小时候看过一些香港
的三级片,所以当他偶然见到陈雅伦在小区出现时,他马上就想到她的身份。他
在抖音里关注了陈雅伦,经常看她直播,再通过工作小区物业信息,掌握了她所
住的单元号。他见这个女明星经常有人打赏,估量着她应该也有点钱,一想到可
以财色兼收,他心里自然乐不可支。
李明是一个思维缜密的人,他在深圳有几个老乡,都是社会底层的,正所谓
光脚不怕穿鞋的,经常想着干点发财事。于是他联系了其中3个最相熟,也最凶恶
的,分别是张华,高英,和刘武。几个人一番计议之后,商量好了一个财色兼得
的方案。
这天傍晚时分,趁着小区人流杂的时候,他们不坐电梯,选择从消防通道进
到了陈雅伦所在单元附近。李明从小区物业处找到了陈雅伦的电话,打了过去:
「喂,你好,陈小姐是吗,你有个快递,需要你当面签收的,现在在你家门口,
麻烦你开一下门签收一下。」不一会儿,陈雅伦的家门慢慢打开,她人露面签名
收快递。说时迟那时快,李明马上伸出藏在手里的水果刀顶到了陈雅伦腹部,暗
自说一句:「不要动,抢劫!」
陈雅伦吃了一惊,不知道如何反应。愣了两秒后,她才反应过来,见对方明
晃晃的刀顶到了自己腹部,在对方一句「进去」的吆喝声中只好乖乖退到屋里。
张华等3人跟在李明身后一起进了屋。陈雅伦见对方一下子都是男性,而且高大壮
硕,心里暗自比较害怕。李明等人进屋后,马上把陈雅伦的手机抢了,并掏出她
的手机卡破坏,不让她和外界联系。
这时,几人再看着陈雅伦,原来她上身穿了一件黄色运动马甲,下身穿了一
条瑜伽裤,地上铺了一条瑜伽垫,正在练瑜伽呢。这位过气艳星,尽管年龄已经
超过50岁,但是由于保养得宜,而且没有生育过,素颜的皮肤还是相当不错的。
李明拿着刀怼到了陈雅伦的脸前,说到:「美女明星,乖乖把钱交出来,不
然我在你脸上画画了。」陈雅伦对自己相貌最在乎,见这几个男人说要自己给钱,
其实她自己知道,自己虽然住的这个小区环境不错,但是也算不上多有钱。她以
为他们只是要钱,于是乖乖拿出钱包,把现金都给了。张华见钱包里有几张银行
卡,立马把银行卡也夺了过来。陈雅伦见状,哪里敢过来抢,李明一问,她只好
把银行卡密码也说了出来。几个男人一商量,决定由张华下去拿钱。
张华走后,剩下3个男人开始色咪咪地在陈雅伦身上看。陈雅伦也感觉到他们
的不怀好意,主动开口说:「你们要干嘛,我都把所有钱给你们了。」
李明这时候开声说:「我们兄弟几个,好久没有碰过女人了,你是女明星,
还这么漂亮,不如今晚做一下好人,让我们享受一下吧,哈哈!」一面说着,刘
武和高英配合著捉着陈雅伦的双手,李明抬起她的双腿,把她抬到卧室里。陈雅
伦拼命想挣扎,但是她哪里够男人力大,被刘武和高英压到了床上,李明把刀在
她面前亮了一亮,说着:「你不想死吧,不想死的就乖乖听话。」
陈雅伦最怕死,见对方又用刀威胁自己,哪里敢乱动。刘武和高英压着她的
双手,把她的运动马甲往上拉脱,扔在地上。高英见她穿的是白色胸罩,伸手到
她背后,啪的打开背扣,胸罩也扔了。陈雅伦的一对梨形的乳房完全裸露出来,
尖尖的乳头随着抚摸乱晃。
「哈哈,这奶子软得很啊」刘武揉搓着她的乳房淫笑着。
李明把陈雅伦的裤子连内裤一起脱掉,露出她那略微发黑的阴部。李明脱掉
自己裤子,没有任何前戏,挺着早已坚硬的鸡巴插进了陈雅伦柔嫩的阴道。尽管
她的阴道由于没有前戏,插进去的时候显得有点干涩,陈雅伦被这么一插,一下
子刺激有点大,撕裂般的疼痛后是火辣辣的摩擦。她已经有2年多没有做爱了,毕
竟她的年龄摆在这里,过去也经历过不少男人在身上进出,有导演,投资人,监
制,男友,甚至一夜情的男人,没有一百起码有好几十个男人和她做过爱。现在
男人这么一插,她也只能慢慢适应。「美女明星,你怎么那么松啊」李明一边来
回动着,一边喘粗气说到。
刘武和高英当然没有闲着,四只手在陈雅伦身上乱摸,在李明手离开陈雅伦
酥胸的时候也揉上一把。可能李明太久没有碰女人了,受不了刺激,没有多久他
把鸡巴尽力顶到陈雅伦阴道里,控制不住就射精了。
李明把鸡巴拔出来以后,刘武迫不及待地脱掉衣服,狞笑着说道:「等我来
吧!」他握着鸡巴就顶到陈雅伦的阴部,陈雅伦阴唇不由得一缩,刘武比李明更
肥更壮,鸡巴也更加粗大,她只感到男人的龟头特别大,浑身一颤,也不挣扎了,
任由刘武把着自己的双腿,用力一顶,「咕唧」一声硬插了进去。
陈雅伦「啊啊」叫了两声,脸憋得通红,双腿也颤抖了一下,「太长太粗了」
她心里暗自说道。尽管陈雅伦经历过不少男人,但是她本来阴道就比较短,而且
没有生过小孩,又有好几年没有做爱,所以阴道也恢复了一点紧致。刘武的这次
插入,直接把鸡巴顶到陈雅伦的阴道深处,顶到子宫口,那种充实感,她久未经
历。刚刚射进去的精液,在摩擦中发出了嚓嚓声。
「你个骚货,够大够爽吧」刘武一边说着,又是用力往里一顶。刘武体力好,
鸡巴大,一直这样大力抽插对陈雅伦的刺激很大,干到了20多分钟时候,陈雅伦
的下身如山洪爆发一样,淫水不停流出来,床上一片水迹。她脸色潮红,双腿自
然地夹在刘武的腰部,口里哼哼啊啊的,一点都看不出来是被强奸的。这时候,
张华也回来了,和高英看着如此刺激的场面,不由得催促起来:「你他妈还有完
没完,弄那么久的」「这个女明星皮肤那么好,逼是不是很紧啊,哈哈,舒服吧」
「舒服得很啊,一会儿你们就知道了,真他妈过瘾,一干进去,里面酥酥的,
就跟过电似的」正在干的刘武气喘呼呼的说。
刘武又干了好一会才趴在了陈雅伦身上,当湿漉漉的阴茎从她已经有些红肿
的阴唇中拔出来时,一股乳白色的精液也从里面流出来,还夹杂着一丝丝的血丝。
此时的陈雅伦已经没有人在按着她了,她已经彻底的软瘫了,双腿一只搭在床边,
一只在床上蜷起着。
高英和张华这时也是急不可耐地脱掉裤子,高英把陈雅伦拉起来,趴在床边,
他站在床下,把着陈雅伦的屁股,「咕唧……」就插了进去。陈雅伦被这么一顶,
上身向上仰了一下。张华把鸡巴伸到她口边,说到「骚货张开嘴,帮我含下去」
陈雅伦不敢拒绝,只好张开口吮吸他的龟头。张华手托着她的嘴巴,让自己的鸡
巴尽情在她的小口里进出,仿佛插逼一样。陈雅伦不是没有试过三人行,被人前
后一起干,因此对这种场面也是非常熟悉的。身后的男人在后面猛烈抽插,前面
的男人也把鸡巴顶到她的口里,她连呻吟都喊不出来,只能听到唔唔的声音。她
这时候根本不是在遭受强奸,反而在尽情享受性爱。
又是经过好一阵的抽插后,高英紧紧握着陈雅伦的屁股,把自己的精液尽数
射在她的阴道里,当他把疲软下来的鸡巴拔出来的时候,一股精液和淫水的混合
物从蜜穴口流出来,都滴到了地上了。张华马上把自己的鸡巴从陈雅伦口中拔出,
他没有选择插入陈雅伦的阴道,而是找到了她的屁眼,揉了揉就把鸡巴顶了进去。
这时候的陈雅伦感觉到屁眼一阵撕裂,哭喊着「不要啊,不要插那里,好痛啊,
啊」张华哪里管她那么多,双手用力抓住她的屁股,鸡巴不停在屁眼里进出。陈
雅伦以前虽然玩得花,不过她的屁眼还真没有男人干过,这次也算是屁眼破处了。
慢慢地,经过了前面的疼痛后,张华的抽插,也让陈雅伦产生了异样的刺激,那
种摩擦感,是她的阴道没有经历过的。终于,在一阵抽插后,张华鸡巴一震,把
他的子孙全数也留在了陈雅伦的体内。
连续被4个男人不停干过之后,陈雅伦疲惫不堪,如一滩泥一样躺在床上。
她满以为他们得到满足后会离开,结果等到了晚上10点多,见几个人还赖在
屋里不走,她开声哀求到:「你们都得到了你们想要的,怎么还不走啊?」
李明这时主动开声道:「美女明星,刚刚是我们强奸你,不是你自愿的,而
且兄弟们都太久没有碰女人了,你看我那么快就射了,你就好人做到底,送佛送
到西,让我们兄弟再好好玩玩,我保证,只要你今晚让我们玩尽兴了,明天早上
就一定走。」
陈雅伦一听还要到明天早上,眼含泪水,但是又不敢反抗,歇了一会说道:
「是不是只要我今晚让你们舒服够了,你们明天早上就会走?」
李明说到:「是的,刚刚我们干你干得还不够爽!」
陈雅伦问到:「怎样才够爽?」
李明几个人商量了一会,说道:「起码要我们几个人,每个人轮流干你一次,
你要主动很配合的,让我们干哪里都可以。」
陈雅伦忍辱答应了。她让他们先等一下,自己去洗了一个澡,把身上的精液
和淫水洗干净。
「啊……啊……啊……」从李明开始,她主动跨坐在李明身上,将自己的阴
道吞入了李明的鸡巴,伴随着他的抽动,发出悦耳的呻吟声。旁边几个人纷纷拿
出了手机,拍下了她和李明做爱的过程。那淫荡的表情,动听的呻吟声,显示出
她对床上运动是多么娴熟,也不知道她这是演员的表演,还是真的在享受性爱。
那对酥胸,在男人的搓弄下,那小乳头早已挺立起来,再加上男人的吮吸,显得
格外嫣红。虽然她的胸部早已不如少女一般坚挺,略微有些下垂,而且经过那么
多男人的揉搓和亲吻,有点儿松垮,不过对他们几个久不历女人的人来说,也是
很难得的。
等李明射完精后,陈雅伦略微歇一会,马上高英就上来干了,他把陈雅伦压
在床上,把手架在陈雅伦的腿弯上,让她的双腿在身体两侧高举着,身体悬空着
大力抽插。这次的抽插,让陈雅伦来了高潮。
就这样,几个人轮流再干陈雅伦,她已经分不清是哪个男人在干她了,下身
已经完全麻木了,里面灌满了男人的Jing液,男人已经不怎么硬的阴茎在里面抽
送的时候,「啪嚓、啪嚓……」的直响。
男人的阴茎掉了出来。
「拉倒吧!都插不进去了,还干啥呀?」
男人恋恋不舍的站了起来:「操她妈的,这逼,干肿了更紧了,撸得鸡巴生
痛。」
「哎,你干了几次?」
「干了三次,累死我了。」
「这奶子,真他妈的软。」
清晨时分,几个男人终于带着抢来的钱财和身体上的满足离开了她家里。只
剩下陈雅伦全身赤裸躺在床上,似乎只有气出没有气进,蜜穴口和大腿上青一块
紫一块的,屁股下的床单上湿乎乎的一片,阴毛上都是白花花的精液,阴毛都已
经成绺了,下身肿得像馒头一样,从红肿的阴唇中还有一股乳白色的精液在里边
含着,嘴角边也留下了一些精液,谁也不知道她这晚经历了多少次高潮。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