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绸之路延续至今的媚华世界】(6-7)


第06章:NTR小游戏(2)小伪娘特训
这两天刚好学院放假,在张越和妈妈的鼓励下,花音精心设计了自己即将体
验的剧情,不过可怜的混血小伪娘还没有女朋友,就在他伤心的时候,硫音适当
的给出了一些鼓励。
「真是的,废物儿子还是不太成熟,来看看妈妈修改后的调教计划吧。」
花音的家是典型的仿华夏庭院,是华夏南方的风格,更风雅,庭院内还有温
泉。
而硫音修改的剧本和分裂时代的AV剧情差不多,只不过更具羞辱性,很适合
花音的特训。
于是,混血伪娘的自我调教计划正式开始。
当然,花音不会忘记自己作为陪读生的特权『每天都要被自己的华夏学伴执
行惩罚和调教任务』,这对去除花音的男子气概很有帮助。
夜晚,在花音可怜巴巴,盈满水汽的眼神中,张越打开房门,今晚要和公子
睡在一起,让花音十分开心。
花音的房间就是标准的少女房间,虽然很早就开始调教儿子,但对于花音的
爱好,硫音还是很支持的,床上的布偶,整体粉色的搭配,洁白的床单,还有摆
放整齐的各种物品,就连电脑都是粉色的外壳,任何民族一个人来了都会以为这
是一个小女孩的房间。
「公子,按照学院的规定,我要每天都满足您的欲望,同时原本由学院执行
的各类作业都会转移到您的身上。」
「什么作业。」
花音被张越抱在怀里,说起了学院对于蛮夷学生的处理方式。
按照学院的规定,伪娘学生,每天都要接受电击,鞭打,睾丸责罚三项日常
『作业』,因为学生们大多还没找到自己的华夏主人,所以由学院代为施行,而
在此三项之外,还有其他的附加作业,不过很少,毕竟学院也保证不了学生们日
后找到的华夏主人性癖如何。
同时,实施惩罚的工具,比如粉色的电极片,特制的鞭子,还有各种类型的
贞操锁等等都由学院提供。
在伪娘之外,按照种族划分,学院针对各个民族的学生会进行符合华夏对本
民族印象的调教,比如对于美国妞,学院会让她们更加开放,还要学习各类火辣
的舞蹈,再比如倭奴,作为最早被华夏征服的地区,倭奴们的奴性被不断加深,
最后形成了无脑崇拜华夏的附属国家。
「嗯,现在才八点,先聊会天,还是说,花音其实很期待被我调教?」
「是的,是的,公子身上好香,花音喜欢公子,想被公子调教。」
花音依旧可怜巴巴的看着张越,显然,过于直白和弱势的性格也是花音被各
种人欺负的原因之一。
「从鞭打开始吧,花音自己说喜欢被打哪里好不好?」
「唉,公子稍微等一下,作业要录视频交给老师的。」
张越从善如流,看着混血小伪娘脱下校服外衣,露出白色蕾丝的内衣内裤,
早已兴奋起来的乳头顶起半透明的内衣,让花音清瘦的肉体完全暴露在张越眼里。
在厕所时,花音的贞操锁就已经被张越摘下,所以现在花音的五厘米混血小
唧唧正兴奋的顶着半透明的紧身蕾丝内裤,一股股的前列腺液已经把内裤打湿,
让本就不宽松的内裤紧紧贴在花音洁白软嫩的无毛睾丸上。
花音打开电脑
「陪读生杂种伪娘的第一天生活」
说完第一句话后,花音迫不及待的在粉色的包包里翻出鞭子,叼在嘴里爬向
张越。
「公子,花音想被打的地方有屁股,脸,还有蛋蛋和小鸡鸡。」
花音显然是第一次主动在妈妈以外的人面前求爱,很紧张的混血伪娘身体都
是颤抖的,张越摸着小伪娘的头,扔掉了鞭子,随后轻轻抚摸着花音的脸,安抚
着有些不安的小伪娘。
「既然是第一次,就先不用鞭子了,不知道花音被我打屁股会不会射精那。」
「公子,蛮夷伪娘不应该叫射精,应该叫流精,还有就是,虽然花音的杂种
小唧唧被妈妈调教的很小,但因为每天被调教和寸止,所以要比其他的伪娘们要
坚挺一些,只是打屁股,花音不可能流精的。」
花音仰起头,很是自豪,随后就像霜打的茄子一样蔫了下去。
「但是考试里有一项是早泄程度,因为每次都要三分钟才流精,所以花音每
次考试都垫底,而且因为每天的作业都要求把睾丸里的精液射空,所以花音每次
完成作业的时间都要比其他人慢一个小时,每次都会被别人看到羞耻的样子。」
「所以花音是想变成早泄的废物小鸡鸡伪娘吗?」
「是的是的,公子可以粗暴一点,花音能承受的,反正妈妈和林川她们都很
粗暴,花音也都承受下来了。」
「好了,调教也不是只有粗暴的玩法,花音觉得我多久能把花音调教成满意
的早泄伪娘。」
「哼哼,花音在伪娘里可是很坚挺的,就算公子是高贵的华夏人,怎么也要
一周吧,在考试之前可以把花音变成公子的私人玩物。」
「是吗?」
『「啊啊哦嗷嗷嗷,公子好厉害。」
花音粉嫩的乳头被张越轻轻一掐,嘴硬的小伪娘瞬间开始流精,一股股稀薄
的精液迅速喷涌而出,甚至多到能打湿床单。
「哎哎哎,花音就这样败北了,公子好厉害,果然蛮夷就是比不上华夏人。」
在花音更加坚定自己的下贱时,她不会知道,因为妈妈和学院的调教,所有
的蛮夷都养成了对华夏人的一切极度敏感的习惯。
「花音的精水量很大吗,就是看起来不大浓厚,花音自己觉得那?」
「杂种伪娘的劣质精液除了给公子玩弄就没有别的作用了,公子玩的开心就
好。」
张越脱下自己的衣服,和花音白嫩的五厘米混血小唧唧形成鲜明对比的,明
明和花音一样的年纪却已经十分粗长到达十五厘米的华夏肉棒暴露出来,贴在花
音的背上,较高的体温让花音幸福的排出最后几点残精,随后脸色通红的呼哧呼
哧喘着气。
「公子的肉棒,好烫好大……」
「花音可是连轻轻的抚摸都没撑过去,废物蛋蛋里的精液已经射干了吧,还
要继续吗?」
「学院准备的作业,如果没有公子的话,做完刚好可以把花音的废物蛋蛋榨
干,但是现在,花音也不知道怎么办,不过,既然是作业,还请公子把所有的道
具都做上一遍吧。」
花音也没想到自己这么不堪,彻底没了想法,跟着张越的想法一步一步的调
教着自己。
「花音很努力那,会好好忍住的,请公子粗暴起来吧。」
张越没有说话,只是在花音的耳边吐着气,等到花音全身泛起粉红色的时候,
才拿出粉色的电极一个个的贴在花音的身上,太阳穴两个,喉结一个,粉嫩的乳
头两个,大腿根部两个,最后在花音的恳求下,张越在花音两个兴奋的一缩一缩
的蛋蛋上也贴上了电极片。
「花音会不会忍不住啊,嗯,这么兴奋?」
张越拨弄着花音的乳头,让花音跟着自己的想法节奏娇喘和颤抖。
「哈啊,咦咦咦,学院有高潮控制和寸止课程的,花音不会让公子失望的,
公子想怎么玩就怎么玩,不用顾虑废物花音,玩死花音也没关系的。」
「花音真是典型的倭奴思维,你已经成了我的伪娘小猫了,就算是死也要我
同意的,准备好被我一直调教吧。」
张越比花音要高大许多,坐在花音背后刚好可以抱住小伪娘,张越白嫩的手
掌一只覆盖在花音完全看不出来,只有仔细摸才能摸出来的喉结,一只手覆盖在
花音带着马甲线的小肚子上,轻轻抚摸着,顺便开启了电击。
花音听到张越的话,张了张嘴,刚想说话,随后浑身一僵,然后是止不住的
颤抖,翻着白眼,吐着舌头,彻底失去理智。
因为花音已经昏迷,所以挺立的白嫩小肉棒也开始失禁,如张越预料的那样,
这次失禁甚至都看不到精水的存在,只是一股股散发着淡淡气味的尿水被花音排
出。
比起体力不支狼狈不堪的花音,张越的衣服才刚刚脱完,张越抱起赤裸裸的
小伪娘,洗了个澡,随后开心的沉沉睡去,而花音的小鸡鸡就这样被张越的华夏
肉棒压在蛋蛋上一夜。
早晨,穿着道场黑白色道服的花音坐在张越身边,偷偷瞥向华夏主人。
在花音看来,昨天调教还没完成就晕过去,本来小伪娘都已经做好被抛弃的
准备了,结果张越倒是很满意,安慰着小伪娘。
华夏主人越温柔,花音扭曲的性格积攒的惭愧和自卑就越多,所以花音决心
在这两天好好进行特训,好在考试中战胜林川,到时候宣传一下花音的伪娘绿奴
性癖,为了华夏主人,花音肯定会变得很受欢迎。
这样想着,花音连端着早餐走到身后的妈妈都没察觉。
看着花音脸上的傻笑,犹豫了一下,看着张越不怎么在意,硫音也没有像过
去一样粗暴的打醒花音,而是轻咳一声,唤醒花音的理智。
「公子,昨天的事花音都和我说了,今天的特训,公子一定要粗暴一点,既
然他成了公子的奴隶,就不能给公子丢脸,哪怕只是普通的考试也不行,必须要
加强训练。」
在硫音长久的积威下,花音有些害怕的缩在张越身后,畏畏缩缩的看向严厉
的妈妈。
吃了早饭,花音给自己制定的训练计划就开始了。
简单来说,学院给伪娘学生布置的考试科目有五种
一是奉献精神,就是绿奴,这一部分,花音有着绝对的自信,虽然还没女友,
但是只要看到张越和硫音聊天,花音的废物小鸡鸡就忍不住硬起来,幻想着妈妈
被华夏主人随便玩弄,自己却只能在旁边抚慰小鸡鸡的样子。
当然,越深的奉献精神,对于花音后面的几项考核就越有好处。
第二项,就是流精速度,按照学院的标准,伪娘们至少要达到三秒内流精才
算合格,至于最优秀的伪娘,可以随着华夏主人的命令,随时随地的达到高潮,
可以完美满足华夏主人的要求。
第三项,就是小鸡鸡的硬度,为了完成彻底的雌堕,伪娘们在学院中需要被
调教到肉棒完全无法勃起的程度,这一课程对于一些伪娘来说十分困难,由此延
伸出的就是一些极端的伪娘会阉割自己,花音在这一项上就十分困难,明明从小
被调教,但小鸡鸡还是能硬起来。
第四项,就是射精管理,因为华夏主人很可能会喜欢控制伪娘的各种高潮,
所以,除去秒射之外,能够忍受快感,服从华夏主人的命令也是十分重要的一项
训练。
第五项,就是各类生活技能,最优秀的伪娘,要在贬低自己的同时满足华夏
主人的所有需求,这是学院的校训。
第07章:NTR小游戏(3)子目前犯
吃完早饭后,趁着休息的功夫,花音拉着张越回来房间,拿着两张照片神神
秘秘的递给张越。
第一张照片十分正常,是硫音接任星川道场时的纪念照,身材丰盈的美熟女
穿着白色的练功服,手里拿着星川道场的成名之宝,在整个倭国都赫赫有名的七
星切,现在这把刀已经被封存起来,取而代之的是一把唐制的横刀。
到了第二张照片,赤身裸体还在身体各个部位标注着弱点的美熟女让张越的
肉棒挺立起来。
看着第二张照片中赤身裸体的母亲,花音红着脸,捂着自己已经勃起的小鸡
鸡,对张越说到。
「公子,这种照片是妈妈第一次调教完花音的时候送给花音的,上面的标注
是妈妈的弱点什么的,很早的时候,妈妈就希望有一位伟大的华夏主人征服自己
了,公子可以看看,等下和妈妈训练的时候可以快点打败妈妈。」
「花音这么期待我打败阿姨,把阿姨变成我的宠物吗?」
张越揶揄的看着脸红的小伪娘。
「不是的,不是,妈妈训练打人很疼的,才不是花音想看妈妈被公子调教,
虽然确实很好奇,妈妈那么强势,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
「好了,逗逗你,等阿姨被我打败,我让硫音给花音道歉好不好。」
「……」
片刻后,硫音在外面招呼二人出去。
第一眼看去,张越还以为扎着高马尾,穿着正规道场训练服的硫音很是正经,
在定睛一看,凸起来的乳头和明显小一号的练功服打消了张越的念头。
「好了,花音,过来,公子是第一次训练,你先做个演示,来,妈妈给你穿
衣服。」
硫音难得对花音这么温柔,想着公子答应的事,花音走了上去,随后肥大的
蛋蛋被硫音用大腿两侧的衣服紧紧固定住。
花音不舒服的扭动两条小肉腿,却被硫音呵斥着停下。
「好了,这几天和公子的训练,你都要固定好你的废物蛋蛋,以便于公子可
以随时击打你的废物蛋蛋来表示训练停止和你的败北,知道了吗?」
「是,妈妈。」
花音怯生生的回答到,随后在硫音的命令下拿起训练用的木剑,站在台上。
花音望向微笑着鼓励自己的公子,心里想着,公子比妈妈温柔多了,公子调
教自己也好舒服。
被自己的幻想弄了个红脸,花音急忙转过身。
而张越鼓励了一下小伪娘后,就看起来那张标注着硫音弱点的照片,这些弱
点有很多都已经变成了硫音的卡牌。
受虐狂奶牛,一个箭头指向硫音的大奶子。
请击打它,以让您喝到甘甜的奶水。
倭人的骄傲,这次的箭头指向了硫音摆着傲娇神色的脸上。
也许可以电击洗一下脑。
优雅的丝袜长腿。
也许他需要更多的锻炼,被人命令着。
使用方法和标注明显不是出于一个人的字迹,使用方法张越觉得大概是年幼
的花音写的,所以,张越觉得可以用花音的想法调教一下他惧怕的妈妈。
而在张越思考的时候,硫音已经打落了花音手中的木剑,狠狠的抽打了一下
花音的蛋蛋后,就让花音下了台。
「废物,学习这么多年还是这种水平。」
小伪娘委屈的都快哭出来了,蛋蛋被打的好疼,看着看向自己的张越,已经
快要掉小珍珠的花音还是安慰到。
「妈妈不会这样训练公子的,公子不要怕,呜呜。」
张越没去接茬,摸了摸花音疼痛的蛋蛋和因为挨打兴奋立起的小鸡鸡。
「好了,花音可以哭一下,等晚上花音就可以看到妈妈发骚下贱的样子了。」
直到张越自己走上擂台,硫音才看了一眼花音,随后说到
「公子第一次训练,难免不熟悉,请公子和我来。」
张越从善如流,跟着硫音来到了道场女弟子们的更衣室。
在硫音的掌握下,整个星川道场就是个大型的媚华淫窟,因为倭国高层本就
媚华,所以硫音招收的弟子大多数都是普通倭人的子嗣,从小开始培养洗脑。
看着硫音领着一个小小的少年走进来,弟子们也不害怕,不涉及到华夏的时
候,硫音还是很温和的。
聚集而来的女弟子们就这样看着硫音像丫鬟一样伺候着张越换上最好的训练
服,穿好护膝等等防护,随后硫音自己脱掉衣物。
「为了让公子的第一次训练更加圆满,奴家在自己身上标注了一些敏感点,
一会公子要注意这些标注,打到标注可以暴击哦。」
美熟女一改花音面前严肃的样子,还对着张越眨巴着眼睛。
片刻后,花音看着张越走在前面,身后是赤身裸体的妈妈,随着二人走近,
花音的小鸡鸡兴奋的流出一股股前列腺液,但台上的二人都没有去看花音,聚精
会神的看向对手。
「公子,要来了。」
在硫音的提醒下,张越挡住了硫音的攻击,随后随手一挥,就看到硫音主动
的迎着张越的剑锋送上了自己的奶子。
「哎呀。」
随着一声骚叫,硫音顺势跪倒在张越脚下。
看了一眼紧张看着自己的花音,张越抬起赤裸白嫩的正太小脚,踩在硫音头
上。
「那么,阿姨可要想好,这样跪下去,以后可就站不起来了。」
「是的,主人,奴家想好了。」
在『张越的命令下,跪在地上的硫音就这样跟随着张越爬回了房间,花音自
然也是快步跟上。
「这张照片,硫音很熟悉吧。」
张越拿出那张硫音裸体的照片,询问到。
一直温顺的硫音看到照片居然颤抖起来,看着有些怯懦和不解的花音,张越
继续说到。
「其实,硫音第一次调教花音后就后悔了是不是,所以硫音故意把照片送给
花音,希望儿子先一步把自己调教成奴隶对不对。」
张越饶有兴致的问道,但花音则是满脸震惊,捂着自己的小鸡鸡不知所措。
硫音的身体颤抖起来,却也没有阻止张越继续说下去。
「只不过,你没想到,花音居然和你一样是个抖M贱狗,所以一直被你调教到
现在,这个过程中,在给花音洗脑时,你自己也变得越来越下贱对不对。」
震惊的花音终于回过神来,跪在地上用披散的头发去蹭公子的手。
「花音和妈妈一直都是下贱的倭奴,虽然感情有些扭曲,但没有什么实质性
接触,公子不要嫌弃我和妈妈。」
花音今天流下的泪水比过去被妈妈调教时都要多,几天的相处下,张越完美
符合了花音幻想中谦逊有礼,强势温柔的华夏人形象,对于花音来说,已经以奴
隶自居的他,被华夏主人抛弃,绝对是很严重的事情。
「好了,好了我就是感慨一下你们母子到今日才被我收入囊中,不是不要花
音了。」
摸着花音的头,张越收起感慨,准备调教一下这对天赋异禀的下贱母子。
「花音已经是个合格到绿奴了那,看到妈妈北公子玩弄,是不是很开心啊。」
「是的,是的,妈妈……」
看着和自己一样跪在地上的母亲,花音从出生起第一次直视高高在上到母亲,
这让我他更加兴奋了,而后面公子的话更是让小伪娘忍不住想要撸动自己的早泄
小唧唧了。
「花音其实幻想过很多调教妈妈的方法吧,只不过自己太懦弱,完全没办法
实施,我看了一下,花音的想法很有趣,我会按照花音的想法来调教硫音的,还
有就是,花音自己的调教计划也要自己定制哦,是不是很开心。」
「嗯,哼哼哼。」
花音听着张越的话,被公子摸头的他像小猫一样,眯着眼睛,十分开心。
「今天就让我看看花音的调教能力吧。」
随着张越的鼓励,花音调教自己的第一步也开始进行。
「妈妈,来接吻吧。」
在张越的注视下,花音用嘴巴脱下华夏正太的裤子,露出白白嫩嫩但粗长无
比的华夏大肉棒。
伸出粉嫩的舌头舔弄着公子的大肉棒,花音对着恋慕已久的妈妈发出邀请,
硫音自然没有拒绝的理由。
「咕叽咕叽,噗呲噗呲」
「公子的肉棒,好香,妈妈舔的比花音还开心那,真是的,隔着公子的大肉
棒接吻,好幸福。」
花音诉说着自己的感受,在二人的努力下,张越的肉棒很快湿漉漉一片,在
自己的小鸡鸡硬起来后,花音停下动作。
「公子,人家和妈妈接吻到小鸡鸡兴奋起来了,这是对公子的不忠,公子可
要好好惩罚人家哦。」
看着花音挑衅般的俏脸,张越把自己的肉棒从硫音恋恋不舍的嘴里拔出来。
「那么,就用花音的小脸来当主人擦肉棒的纸巾吧。」
花音很听话的用脸去蹭主人肉棒上的口水,自己的小鸡鸡也兴奋的流出一股
股稀薄的精液。
「主人,您应该粗暴一些的,反正花音也是个重度抖M。」
「硫音不是个合格的调教者那,花音和你不一样,很怕疼的,你看,我只是
羞辱了一下他,他的小鸡鸡就兴奋的流精了,是不是。」
张越轻轻踢了花音的睾丸一下,花音的身体立刻一阵颤抖,随后更加卖力的
蹭弄起来。
「硫音应该对华夏文化很了解吧,应该知道华夏内部对于蛮夷的两种调教方
法吧,一种注重精神,一种注重肉体,嗯。」
「我倒是蛮好奇,等花音被调教完成后,我鞭打硫音的时候,硫音贬低花音,
花音会不会高潮。」
……
搜索更多相关主题的帖子:
欧美 洋马 媚华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