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段不该有的情】(完)


我不知道如何定义与她的关系,或许那只是一次美丽的邂逅,但是经过漫长
的时间,已经成为朋友,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也许认识她,就是一个美丽的错误,这里叫她「鱼儿」吧。部队回来后,在
一次参加一个志愿者活动上认识了她。记不清是什么活动了,只记得活动后,吃
晚饭,大家一起去KTV唱歌,因为本人不会唱,只有在旁边的一个角落做一个聆听
者,鱼儿唱的很好听,当时她唱的那首周杰伦《菊花台》让我现在仍记忆犹新,
那种声音,很美妙,很让人舒心。她站在那里,静静的唱着,给了我无数的遐想。
一起参加完这个活动后,觉得她是那种让我心动的女孩,于是托朋友打听她
的情况,但是听朋友说,她并不是一个值得让我去爱的女孩,说她经常和一些不
三不四的男人有来往,让我打消这个念头。我应该是被她的美貌和声音冲昏了头
脑,对朋友说不可能,看她是一个很好的女孩。朋友经不过我的软磨硬泡把她的
她的情况大体给我说了下,说她22岁左右,在一家影楼上班,最后告诉了我她的
QQ。
回家后,用我的QQ加她,但是需要验证身份,到了第二天晚上吧,看到一个
消息盒闪动,没错,是她,她问我你是谁?为什么加我?开始不知道怎么想的,
就说觉得她的网名很特别什么的,想交个朋友,聊聊人生谈谈理想。就这样加上
了她。我们像认识很久的朋友,那天晚上一直聊到深夜,我约她周末有时间的话
可否一起吃饭,她竟然爽快的答应,弄的我好激动。
终于等到了周末,到了我们那里还不错的悠闲美地咖啡厅,坐在一起的时候,
她忽然说见过我,我说怎么可能呢,她说有一次参加活动的时候,我说好多人呢
那次,再说我很少说话,一直在离你很远的地方。她说那次她就注意我了。她说
不相信一见钟情,但是她现在信了,我们一起聊的时候,她说自己是一个敢爱敢
恨的女人,可以很快的爱上一个人。当时我想这是不是暗示什么,暗示接下来我
们会有一个美妙的夜晚。
和她坐在那里聊了很久,不知不觉天也渐渐暗下来,我提议出去走走,她欣
然同意。我们在咖啡馆的小路上走了一会,她说饿了,想吃点东西。正中我的下
怀,我说好的。到了一个安静的小菜馆,我特意要了几瓶啤酒,说边喝边聊吧。
没想到她酒量不小,竟然和我一起每人喝了5瓶,两个人都晕乎乎的互相搀扶着走
出了小菜馆,我故意的碰了下她的乳房,她竟然没有躲闪。
我看了下手表,说鱼儿不早了,我走你回家吧。她说好的,到了一个小区的
门口,我刚要走,她说爸妈出去旅游了,家里每人,而且头有些晕,能不能送我
上去。这应该是暗示,没错一定是个暗示,她爸妈不在家。
我扶着鱼儿上了楼,问她头是不是还晕。鱼儿淡淡的笑道,还好,也不敢太
晕。我说还怕我吃了你啊,瞧你说的,把我形容的跟色狼一样。鱼儿回眸,说,
看你的第一眼就知道你是色狼,还需要形容么?我嘿嘿一笑,鱼儿打开了门,刚
进门我就一把抱起鱼儿,说是不是色狼,等下你就知道了。我把她放到沙发上问
鱼儿家里有酒吗,她说还有些红酒。我问鱼儿要不要再喝点,鱼儿连连摆手,说
怕了怕了。我给自己倒了一杯,然后看了一眼眼前婷婷玉立的鱼儿,说道,要不
我喂你喝吧,就喝一口。说完,我喝了一口,但是只是含在嘴里。
然后我走到鱼儿的身边,用力抱住她,立刻感受到她那丰满圆润的双峰所带
来的弹性。我要亲她,她知道我嘴里含着红酒,当然头摆来摆去的,但可惜身子
被我抱得紧紧的,头再移动也就那点活动空间,所以很快便成了我的俘虏。她说
抱床上去吧,我兴奋不已,按照她的要求把她放到床上。我等不及了,把嘴唇贴
了上去,她躲闪了一下,然后便不在反抗。我用舌尖轻轻撬开她微启的朱唇,带
着一丝凉意的红酒,顺着我的舌尖缓缓流入鱼儿的嘴中。
我将舌头伸入到鱼儿的嘴里,立刻触到了鱼儿的舌尖,于是开始有意无意的
舔舐,如此的柔软,让我心神荡漾。鱼儿开始有了反应,舌尖开始触到我的嘴唇
边缘,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我当然不会错过,于是一阵吮吸,将鱼儿那柔软火热
的舌头狠狠含在嘴中,她有意缩回去,但是刚刚到我嘴唇边缘,又被我用力吸了
过来。就这样来回了几次之后,我感觉双手已经难以托住鱼儿的身体,于是自然
的将她放倒在床上。双手没有了束缚,自然要找点事情做,我开始隔着鱼儿薄薄
的外衣,温柔的抚摸她燥热的身体,随着她呻吟的节奏,一步一步慢慢解开了她
外衣的纽扣。
这时候,鱼儿的身体如同花朵一样在我眼前绽放,我借着酒劲,一鼓作气迅
速解除她身上最后的防卫。我俯身下去,开始亲吻鱼儿炫目的身体,从她细长的
脖子,到丰满的胸部。鱼儿双手抱着我的头,似乎要推开,但是我却感觉不到力
量。我滚烫的嘴唇如同画家手中的画笔,若有若无的在鱼儿坚挺的双峰上来回画
圈,直到她梦呓般的呻吟如同潮水一样侵袭我的耳朵,震撼我的心灵。我的右手
开始在她的大腿内侧来回游弋,偶尔会轻轻碰到她身体潮湿的部分,这让我有点
无法控制。强烈的占有欲让我更加欲火难耐,我开始试图进入鱼儿反应强烈的身
体,但是碰到了她的轻微反抗,同时嘴里呢喃着不要。
此时此刻,鱼儿的不要在我听起来就是一定要,所以如果这个时候我真的停
下来,那我就真的是太笨了。我褪下她那带的小梅花的小内裤,看着那黑黑的森
林,我用手扒开,发现早已经是淫水泛滥,我把鱼儿的手指引着放到我的阴茎上,
她的手在套动着我的阳具,一下子就硬了起来。鱼儿双手握着我的阳具,对准了
她的入口,只听扑哧一下,我终于和鱼儿融合为一体,那种天外飞仙般的感觉让
我忘记了所有,全神贯注的享受她年轻诱人的身体带给我的极度愉悦。鱼儿双腿
高高举起,双手抱住我的腰部,摇晃着白嫩的屁股在底下迎合。她低声告诉我,
轻一点,受不了了不要太快。
鱼儿的脸儿通红,在抽插下,似乎感觉她的高潮要来了。这时她嘴里喊着
「快点……快……深点……再里面点。哦……唔……」我加快了速度,感觉鱼儿
的肉洞里越来越热,肉壁摩擦着龟头,禁不住地一阵酥麻。
「啊……我……」抖动着阳具,「噗噗噗」地全喷射在了里面。
「啊……我快死了……哦……」鱼儿也一阵颤抖,我感觉到我的阴茎被包围
着,被紧裹着。鱼儿的全身都似乎要痉挛起来。我停了下来,回味着刚才在云端
般射精的爽快感。「作爱原来如此的舒服!太痛快了!」鱼儿说她第一次有这种
感觉,感觉像飘了起来。
鱼儿娇软地躺在床上,洁白的小腹一抖一颤的,鼻子里哼哼唧唧,似乎力气
用尽。
我喘着气,感到阳具鱼儿的肉洞里渐渐地缩小,慢慢褪了出来,还捎带着一
些精液。
我俯下身子,张开鱼儿的双腿,她的阴毛显得有些杂乱,有些湿,粘在一起
贴在微微凸起的阴阜上,看到鱼儿的肉洞收缩着,里面的嫩肉通红一片,带着些
白色的粘液,慢慢地似乎要流出来,她的肉缝四周粘满了黏白的液体,里面的颜
色变得有些暗红了。
「我的精液射到她的肉洞里面了。」
这时,鱼儿却哭了,问是不是所有的男人,都是为了性,鱼儿一说,让我哑
口无言。我让鱼儿别哭,我说我什么都不做了还不行吗。鱼儿停止了哭泣,红着
脸跟我说对不起,只是因为忽然想起了什么才这样。我说有什么好说的,说对不
起的应该是我,看到你确实太美了,确实有那种想和你做爱的冲动。我起身去了
卫生间,打开水龙头,让冷水来来回回冲了好几遍,感觉清醒点了,才回到床上,
在鱼儿的身边躺下。
我伸手抚摸鱼儿的长发,闻到一股沁人心脾的清香,令我心痒难耐。鱼儿微
微摆头,仰头看着我的眼睛,幽幽的问我道,你究竟是喜欢我,还是喜欢我的身
体。我没有立刻回答她,而是将手指顺着她散落的发丝追根求源,缓缓移动她清
秀的脸庞,指尖轻轻掠过她牛奶一样的皮肤,然后微微笑道,难道你的身体不属
于你吗?
鱼儿叹了一口气,伸出自己的右手,抓住了我正在她脸庞游弋的右手,开始
无意的引导我,划过她温暖的嘴唇,落在了她修长的脖子上。我俯下身去,触吻
她的额头,然后到鼻尖,然后到赤红性感的双唇。我发现自己的舌尖非常敏感,
似乎能够清晰感触到萧然嘴唇上微小的皱褶,于是我想着是否能用自己的舌尖将
其舔舐得更为平坦。柔软,粘稠,香甜的感觉电光火石般在我的大脑神经末梢留
下了快感的胶印,让我乐此不疲,回味无穷。我让平躺着的鱼儿伸手环抱住我的
腰部,这样她的胸部起伏可以一目了然。
她闭上了眼睛,长长的睫毛让我浮想联翩,心想她某个部位应该还有比睫毛
更加诱人的同类物质。我双手开始顺着她环抱着我腰部的手臂缓缓向她的肩部移
动,当然,这并不是我的目的地。我的阴茎再一次雄起了,我伏在她的胸前从她
乳房的侧面将其往中间靠拢,这样一对双乳在我的手中不停的揉搓,我隐约看到
了浑圆物体顶部的终点。我贪婪的无法自拔的,将舌头伸入了她迷人的沟壑,立
刻感到一阵让人兴奋不已的挤压,然后顺着隆起的趋势,很快便接触到了我渴望
已久的顶端,于是毫不犹豫的含进了嘴里。也许是我嘴里的温暖刺激了萧然,让
她发出了梦呓一般的呻吟。
我突然有个很奇怪的想法,想一口将其吃了下去,我拼命张开自己的嘴巴,
才发现我上颚和下颚之间的肌肉太紧,除非撕裂,不然是肯定含不下鱼儿胸前的
凸起。我双手开始温柔的抚摸鱼儿的胸部,偶尔会有节奏的用力捏一下,幻想一
把能完全抓住,但是出乎意料的弹性让我这个想法变得徒劳。
我让自己的左手继续贪恋鱼儿身体的上面,派出自己的右手开始用指尖蜻蜓
点水一样触摸她光滑平坦的小腹。鱼儿胸部的剧烈起伏让她的肋骨若隐若现,这
让我似乎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兴奋,由于左右手都已经在忙碌,所以这个任务只能
交给了已经快麻木的舌头。
鱼儿的双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我的腰部,狠命的抓住了我的左右手
臂,似乎在阻止我,又似乎在引导我,这更加增加了我突破最后一道防线的决心。
我想此刻哪怕是让我上刀山,下火海,我也不愿意轻易放弃面前渐入佳境的鱼儿
再次达到顶峰。我和鱼儿一丝不挂的拥抱在一起,在床上翻滚,不光只是身体纠
缠在一起,还包括了灵魂。我开始很有耐心的和鱼儿接吻,又是从嘴开始,不禁
有一种而今迈步从头跃的豪迈。
鱼儿压在我的身上,我和她能做的就是不停的吸气换气,技术含量和游泳差
不多。我双手从鱼儿的后脖颈到后背,再往下从腰部起侵略到她滚圆的臀部,然
后一把紧紧握住。我心里想,不会今天就这样吻吧,看来还是要该出手时就出手,
于是我一个鲤鱼翻身,将鱼儿又压在了我的身下。她应该能够感受到我身下倔犟
部位带给她的抵触,因为不停的摩擦和徘徊早已让我和她年轻的身体足够湿润。
我抓起她的双腿推高过她的胸部,再次把阴茎放了进去,更深入更猛烈地抽
插,鱼儿的肉洞里流出了不再是透明的淫水,而是粘白色的淫液,我的阴茎也被
沾满了。黝黑的阳具在她嫣红湿滑火热的肉洞里出没,鱼儿的两瓣阴唇夹着辛键
的阳具,被抽动牵扯着张开有缩闭。
「噗滋噗滋」的声音不断有节奏地响着。「哦……哦……噢……」鱼儿的娇
躯一下僵挺了起来,美丽的脸往后仰起,长长的秀发散乱,沾满汗珠的丰乳不住
地抖动,阴道深处痉挛似地战栗不已。鱼儿一直不停的喊快不行了,我没有停止,
更加激起了我的欲望。
「啊……啊……」鱼儿的第二次高潮很快地又冲击而来,她快乐得似乎要死
去了。肉洞里急剧地颤抖,我也再次射了。我们抱在一起品尝刚才做爱的快乐,
刚才的作爱太畅快淋漓了。估计都好久都没有达到这种高潮,我起身看到床单已
经湿了一大片,床上满是我和鱼儿留下的痕迹。
我就这样搂着她,一起睡去。第二天早上我醒来的时候,她已经在注视着我,
我说鱼儿还要吗,她说她爸妈可能一会要回来,只能算了,其实当时我很期待她
能给我口交。
再后来,我们联系过几次,但却双方都平静的很,没有再发生关系,不知道
为什么,也许那一夜就像一股清风,飘走了,就不再来。不知道她现在什么样,
听说她去了外地。也许是去寻找她的梦,她说过,她想走遍大江南北,看遍祖国
的山山水水,祝福她一路平安,希望我们能够再见。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