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人为什么想性爱】(完)


文惠和林琳在房间里,他在门外自慰。阴茎勃起,不断地前后拉扯,有一瞬
间,他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头脑里欲望的迷醉气味一旦消散,撸管就像用打气
筒给空气打气。
已经有变软的迹象,他深吸一口气,闭上眼,想象房间里,窗帘里暧昧的午
后光线,林琳按住文惠的肩,低头亲她的锁骨。不行,没有感觉,手里的东西快
要缩成一团,想,想象,林琳,没穿衣服的林琳,她的胸,乳房,硕大的,她媚
笑着说,小弟弟,用她的身体包裹,温暖,弟弟溶化入一潭春水,搅动,光滑,
乳白皮肤,奶根渗出的汗,深不见底,快要沉没,她用食指和中指夹住乳头,提
起,乳房的弧线,向上的抛物线,他往她胸口射,精液半空中坠落。
大口喘气,一切又回到他周围,地上两小摊固体和液体的混合,正在发生什
么化学反应?
「啧,还不快擦掉。」一转头,黄娟撇着嘴正瞧他。他一身的汗,提上裤子,
去找纸。「我这儿有。」她从裤口袋里取出纸巾。忽然门把手响动,房门开了缝,
她抢上前用纸盖住。
林琳一惊,古怪的眼神盯着跪着擦地的黄娟。「我没偷听哦。你看,地上被
谁弄脏了。」林琳走过她身边,她站起来,握着纸团,后面的文惠朝她微笑。
「我们去步行街。」「晚饭不回来吃了?」林琳嗯了一声,两人出去了。门一点
点合上,沉重的一声,黄娟举起纸团往他身上砸,他回过神,笑着逃到她身后,
抱住她的臀,拽着短裤边往下扯。她反手打他屁股。「干什么,没走远呢,干什
么干什么。」挨了一下,两下,他又硬了。
黄娟挣开他,透过阳台玻璃窗往下看。「走远了。来吧。」他站在原地叉腰,
小兄弟从裤腰伸出来,使劲晃了晃。黄娟哼了一声,不理他,抬头收晾干的衣服。
他凑上去趁她不备,扒下就往穴里送,一根到底,两人都抖了抖。他踮着脚,一
抽一抽往上攻,黄娟若无其事,抬手取衣架。「够不到是不是,我来助你一臂之
力。」他搂紧她,一边举她,一边顶着她穴心,里外用力。她忍不住一笑,身体
更软了,倒在他怀里。他们就在衣服的笼罩里做起来,阳台外面静静的,午后只
有知了叫。
他的鸡巴在湿润的穴道里穿梭,和用手干撸完全是两种体验,他投入这简单
的工作,重复的乐趣,抽出,冠状沟刮蹭饱含浆液的肉壁,刺入,像跳水运动员
滑进池底,泛起微不足见的水花,抽出,刺入,他抱着她的枕头似的白屁股,要
把所有的梦都投注其中。
一阵风,外面的树在摇摆,仿佛要把身上的汗甩掉,凉意让他差点飘起来,
一晃神,他意识到她的沉默。于是他让自己更用心,更专注,去扭,去钻,在她
的层层叠叠的穴里温柔地打滚,滚满每一处空间,挤干每一处缝隙里残余的空气,
让他们紧紧贴合,让他往外拽的时候,她舍不得放他走。
可她没有哼声,他仔细去听,除了她身下沼泽地里的动静,她没有声音。他
揉她的屁股,舍不得拍打,只用掌心慢慢地揉遍每一个角度,雪白的屁股揉成粉
红,他想弯腰去舔,可是舔不到。抽插开始单调,在彻底软掉之前,他拔出来,
跪着舔她,先从屁股,粉红的桃子挂上晶莹,舔完一遍,然后对上桃子的蒂,舌
尖按摩,舌面擦拭她的肉唇,一直到她扶栏杆的右手换成了左手,他放过垂涎欲
滴的阴部,向上,找到她紧闭的菊门,俯首钻探。
黄娟缩了一下,转过身低头看他。「你想干啥?」他讪笑,她想踢他。「起
来,起来。」他起来,抱她,头靠着她的肩,然后,她也抱住他。「不热吗?」
他扭了扭头。
「扭什么,刺挠。」他们面对面抱着,腿叉着,短裤都挂在腿弯,糟糕的下
体胡乱蹭上,摇摇的又立起来。她握住,狠狠地拧了拧。「怎么又作怪了?啊?」
黏腻的汁液糊了一手心,她举起手就往他脸上抹,他躲。
「刚才又没出来。」还是抹到了脸上。
「再刚才呢?谁给你擦的?」
「是好姐姐,好姐姐。」他抬头要去亲她的嘴,被她拽住耳朵。
「呸,用到人的时候就是好姐姐了。」
「姐姐真好,真的好,多用一用好不好嘛。」鸡儿直往腿缝里钻。
「停停打住,打住,我问你,你刚在干嘛?」鸡巴又被攥住,想进退一下都
不行。
「刚才……」
「不是这个刚才,是之前那个刚才。」
「之前不是被看到了嘛。」
「你老实说,你在撸什么,你在想什么,在她们门外面。」
「没想什么啊……」他软了,眼看就要从她手里溜走,她一把抓住,快速撸
动,一口唾沫上去,三下两下又把他弄硬了,手上没停。
「怕什么,好好想想,刚刚,就像这样,你在玩你的小鸡鸡,那时候,你在
想什么。」紧张刺激,她手上飞快,电流从身下涌上头顶,有点头晕眼花。
「我,我,我没有。」
「你干撸能撸出来?说实话。」
「我,我。」
「在想谁?」
「我,我,我在想,她们俩互相舔。」白色胶体从小洞眼里喷出,她眼疾手
快,全接在手里。
他扶住栏杆,夏天在他耳边轰鸣,等到他的魂重新附体,黄娟还捧着他的精,
一脸嫌弃地看着他。「你怎么,还喜欢女同?」他呼吸未平。「刺激,刺激啊。」
鸡鸡还动了动。「别做梦了,快拿纸。」他如梦初醒的样子,在她大腿屁股上摸
来摸去。
「口袋呢,口袋呢。」她要把精抹到他脸上,他才低头找到裤兜里的纸巾,
抽出最后一张,替她擦手。「用得挺费啊,哈哈,哈哈。」纸团差点没砸进他嘴
里。
他在沙发上还没缓过劲,黄娟在他眼前一件件脱光,扭着腰骑了上来。「门
开了穿衣服都来不及。」她把刚回到内裤里休息的鸡巴掏出来,放到胯下拨弄。
「还早呢,天都没黑呢。醒醒,醒醒。」她在他的耳朵边又舔又吹气,上下齐动,
好不容易把鸡鸡叫起来,挪进温柔窝里滋润休养。她自己动起来,又拿起他两只
手,按在她胸上,他开始揉捏她的胸。没有林琳的胸大,他颤了颤,她哼出了声,
提着屁股来回扭动。
她身量高,屁股大,可她的胸绝对没有林琳的大,饱满,圆鼓鼓的,他才发
现林琳在短袖里藏了一对好奶子。她身上红了,喘息得越来越大声,他配合她。
她凑得更近,胸贴胸,他们紧紧搂住,她在他身上起伏,她在他耳边叫唤。「你,
想她们,的身体,没用,你不准想,你看看,这个,这个身体,裸体,这是你的,
你的,啊。」
热血涌遍全身,他抱着她,使劲摇动,抽插,屋里回荡着他们的叫声,叫到
太阳下去了,天暗了,他们没劲了,倒在沙发上瞌睡。她把他眼皮撑开。「记住
没有,不准想,不准想,不准……」在梦里,他在林琳怀里,林琳把乳头塞到他
嘴里,给他喂奶,鼻子陷在软乎乎的奶子里,嘴在吸,吸啊吸,不知道什么滋味,
含住不放,吸啊吸,一阵气闷,他憋醒了,听见敲门声。他连忙推她,她迷糊着
从他身上爬起来,身体里的东西落下来,滴在他肚子上。等她衣服穿好,他才把
门打开,是文惠。「怎么不开灯。啊,黄阿姨,你们吃了吗?」
当然没吃,如果是指吃饭,黄娟一口回答吃过了,他只好躲回房间吃饼干,
难以下咽,他平躺在床上,放空自我,电灯是天花板的乳头,他的阴茎直直沐浴
灯光。年轻人为什么想性爱?为什么老想着,一次又一次,完了又想,没有止境。
一切从哪开始的,他怎么学会的,黄娟手把手教他的时候,他早就从岛国电影里
学会了十八般姿势,刚开始还装模作样,等她把大腿分开,搀着他的屌儿一点点
进,听她指挥「好好往外抽再往里」,没搞多久就不亦乐乎支支吾吾又想从后面
上她,果然露了馅,十八般姿势交出了七七八八,她不也沉迷其中,所以她也是
年轻人。
在岛国片之前呢,他看过网络小说,不管多长多短的文,都要搞好多女人,
莫名其妙大干一通,大开后宫,很奇怪是不是,很刺激倒也是。其实生物课上早
教过男女生理结构,不过真的有人能对着生物书手冲吗,只有遮遮掩掩朦朦胧胧,
早熟同学之间的讳莫如深,才让人好奇心动吧。这还不是最早,性瘾是怎样练成
的,学生必读书目里几大名著里都能找到答案,电影里光膀子的男女电视剧里亲
嘴的人,甚至几十秒广告里的美女姐姐,都足够让年轻的小心脏乱跳。追根溯源,
是天性么,是基因么,这就是人么,可为什么和黄娟做着,还想着林琳,还不满
足,还不够,好像往黑洞里掉。
他摸黑出门,下楼,插钥匙,拧开门,摸到黄娟的床上,她睡了,他犹豫了,
还是叫醒她。「干嘛?」她揉着眼睛,嗔怪他。
「我想要。」他拉她的手,让她摸他的小棍棍。
「我就想你下午的样子,实在忍不住,我太爱你了。」她手指点他的脑门,
被他抓住含在嘴里嗦,他快哭了,把她五个手指头都嗦了一遍。
「来吧快来吧,搞搞睡觉。」她翻个身爬到他上面,裙子一掀,熟门熟路,
白天干不完的事,夜里接着干。
「我是不是满足不了你?」
「不是,不是,我就是老想要,一会就硬了。」
「你答应我,别去搞别人,也别去想别人。我随便你操,你硬一回,就操我
一回,操到你不想操了,我都陪你,好不好?」
「好,好。」他哭着顶她,只想永远在她的身体里,只有在她体内的那一截
是暖的。
可他一直没有射,他有点害怕,感觉在消失,不能使劲,嘴里念什么都没用,
他慌了,不想软,所以闭上眼想,是林琳,林琳在他身上,蹲在他鸡巴上操他,
林琳的大眼睛,厌恶的眼神,皱着眉毛,她讨厌他,可他们在交配,做男女间羞
耻的事,她颠上颠下,辫子甩来甩去,她抿着嘴一声不吭,哦林琳,林琳的奶球
乱飞,这么大,这么弹,随着身下的动作波动,两只红点在空中游走。「哦,林
琳。」
「你说什么。」她听到了,她顿了一下才继续动,她听到了。「我说,到林
琳门口去,我们去林琳门口。」她停了。「你想做什么。」「林琳不会知道的。
女儿在里面睡觉,妈妈却在门口和人做爱,是不是淫荡的妈妈,是不是淫荡妈妈。」
他抓紧时间快速抽插,快得头皮发麻,一边干一边念。「淫荡妈妈,挨操的妈妈,
是不是喜欢挨操,淫不淫荡。」「淫荡,淫荡,妈妈喜欢挨操,啊,我是淫荡妈
妈。」
他们交合着挪到林琳门口,黄娟趴在门上,屁股撅着,让他扶着。他们不敢
再说话,连进出一次都缓慢,这样慢吞吞的快感,她鸡皮疙瘩起了一身。他觉得
不够,想着林琳知道这幅情景会怎样,她肯定嫌弃的样子,不情不愿地加入,扭
扭捏捏地舔上刚被用过的鸡巴,用她的大奶子夹住,啊幸福,高个子女人推着小
个子的她,帮她慢慢深入,啊林琳,不要怪她太多情,就怪我……他身前忽然一
空,好像有人拽了他一下,他看见林琳惊恐地盯着他颤抖的阴茎,大叫着把门摔
上,他的灵魂也砰的一响。躲在厨房的黄娟跑出来。「没看见我吧,没看见我吧……

天亮之后黄娟一直没到这边来,当然,林琳更不可能来。他敲了敲房门。
「起来自己做饭了。」
「门没锁。」推开门,文惠搂着被子靠在床头。
「你在做什么?」她笑了一声。「你现在来管我了是吗。」「不是管你。只
是问问。」「我都没问你,是吧?」这张熟悉的脸,笑起来这么讨厌。
「真想知道?非要知道?自己来看看不就知道了?」她踢了踢被子底下的腿。
他冲上去把被子掀起,她的睡衣扣子解开,露出一只椒乳,睡裤半褪,一只手遮
在腿间。
「你在做什么?」她被逗笑了。「我的好弟弟,连这个都不懂吗?假的吧。」
「你都知道了什么?」「我哪里知道什么,我也不会问,我也不会看。」她长叹
一声,竟然偏过头,一手抚胸,一手揉起来。「为什么让我看?」她又转过头,
盯着他。「你有病吧。是你自己进来的,是你自己掀开的,是你自己勃起的。你
能不能把你的东西缩回去?」他不理她,盯着她叉开的腿心,从她指缝里看见若
隐若现的花瓣,他有种奇怪的感觉,和他相似的脸,两腿之间长着另一个东西。
「你记不记得,小时候那年夏天,你也这样看着我。」他摇摇头。「怎么会……

「你不记得了吗,我穿的连衣裙,腿分开,你在看我的内裤。」他脑海一震,
是的,他记得。「我坐在地上,拿着一本书,假装看书,其实故意把腿分得特别
开,把内裤从裙子底下露出来。果然,你一直盯着看,都没看到我没在看书,在
看你。就像现在这样。」她用手指把穴口分开,展开嫩红的穴肉,身体忽地一抽,
一股水流从她的穴里渗出,弄湿了床单。「你偷看我,我就觉得刺激。就像这样。」
他脱下裤子,开始自慰,铃口对着她,是另一只眼睛,看见她也调整好姿势,
穴眼对着他,又开始自慰。「自慰好舒服啊。」两个相像的人,面对面自慰,真
是怪异的事,他想起她裙下的小内裤,想起她胸前渐渐隆起的小丘,想起她蹬他
踹他的赤足,想起她的修长背影不理睬他,想起和黄娟在阳台时晾在他头顶上的
她的文胸,他想起一个原因用来解释,他怪她一直偷偷引诱他。「舒服呀,可惜
我们不能做。带套?也不行的,我们是姐弟啊。要不,你帮我舔舔?我也帮帮你
不就行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