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本想性爱格斗后狂肏青梅竹马的我却被反杀到精液横流射到晕厥这件事】(完)


孤月高悬,黑云浮动着将其遮掩。夜深人静的丘陵上黑得不见五指。
这漆黑的夜晚想必是不会有人独自外出的,然而一位可爱的少女此时正在大
树下面跪坐祭拜着一个奇怪猫像。那猫像似是招财猫的模样,但却是面无表情的
摆出双手,宛如索要贡品的样子。似是配合着少女的祈求,调皮的云彩将月亮让
出后,清冷的月光撒向大地,少女姣好的容貌便显露出来。
褐色偏白的秀发整齐地落至肩头,沾染上了月光霜白的微光;仅有左边束起
了一缕秀发,说是马尾但更像是可爱的小猫尾巴,左耳也因此不对称地露了出来。
蓝宝石般的美眸盯着面前的不笑猫像,时不时眨两下,灵动水润惹人怜爱。这是
个看上去宛如小猫般可爱的娇柔少女。
「我,简隐月子……」
「月子要成为……成为前辈的新娘……」
「所以,求求你……」
羞涩的话语带着点点期许,联想着所爱之人的俊脸让她脸色微红,眼睛也不
好意思地微微闭上。随后脑中接连浮现的却是那人得意臭屁的模样,「诶呀月子
要当我的新娘了啊!诶嘿~诶嘿嘿~」
「呃!」想到这里的月子俏脸微显愠容恨不得打上两拳,绣眉微皱嘟起嘴自
言自语道「真不想看到前辈那副得意的样子啊……」
「月子要打赢前辈,要让前辈哭着求我……」
月光下的少女双目紧闭,默默祈祷,宛如最虔诚的信徒。恬静的样子任谁都
会忍不住驻足想要多多欣赏一番。
「铃~~」
一阵急促的闹铃声打断了我的美梦。我随手将闹钟关掉后伸了个大大的懒腰,
慢慢地站起身。拉开窗帘,微弱的阳光照进房间,天还是刚刚亮的样子。我在微
凉的空气中穿戴好锻炼用的衣服就跑出了门。
我叫林文,是个穿越者。平生最爱美少女的我向猫神许愿,让日本男性在十
六岁的时候可以选定一位女性进行成年格斗,只要男方获胜,女方就要成为妻子。
至于女方赢了的话,她就可以提出任何的要求。当然女方的效果是猫神为了平衡
私自加上的,我想要的明明只有美少女才对!
为了获胜得到美少女的我日复一日进项着各种训练。风雨无阻地每天起床先
是10千米跑,然后俯卧撑100次,仰卧撑100次,深蹲100次……
不仅如此,我还会专门去学习格斗术,豪不夸张地说,一般人在我手里走不
上两招!
就这样,我今天终于十六岁了,美少女我来了!
我这么美美地想着,结束了今天的训练后一边小跑一边打着拳回到了家中。
刚一到家,还没来得及脱鞋就闻到厨房里传来了阵阵面包烤得酥脆的焦香味
道。眼前丽影突现,深红格子的百褶短裙配合着纯白短袖构成的制服妆点着少女
的冰肌玉骨;褐白的秀发带着猫尾般的小马尾在空中划出优美的轨迹。少女如小
猫般灵活地蹦跳到我面前停下,看上去贫瘠的身材没有晃动的余韵但却更加衬托
出了少女青涩的可爱「前辈又去锻炼了吗,早饭我做好了,快来吃吧。」
我穿越的另一个福利就是住在了筒隐月子的旁边,和月子成为了青梅竹马。
看着月子红润的可爱脸庞,我却总觉得有什么地方怪怪的。月子的动作依旧
亲昵,但表情好像,就是有点平淡的感觉……不过,因为午后我就要和月子进行
成年格斗了,满脑子都是黄色情节的我,并没有注意少女的点点异常。我习惯性
地轻轻抚起了少女柔软的秀发。月子似是小猫般舒服地闭上双眼我却没有注意到
那本应浮现得的十足羞色不见踪影……
「诶呀~今天的成年格斗你准备的怎么样呢?」
我制止不住笑容地一边说着一边拿起烤得酥软的面包吃了起来。嗯~月子手
工制作的果酱味道是真的不错,恰好的甜度里包裹着原本的酸味并没有喧宾夺主
地遮盖过草莓本身的果味。毫不夸张地说我每次都是因为这个果酱才多吃了三四
片面包。想到可爱的月子成为我的妻子,满怀爱意地只为我一个人做饭,还穿的
是裸体围裙!我脸上笑容更深地同时也愈加下流。
(哇,前辈那个表情又在想什么色色的东西了!)
月子想着本应皱眉的表情依然平静如水,说道「我才不会输给前辈呢!」
「我可是从小就锻炼了呢!」(毕竟见到你的第一次就下定决心要你当我的
妻子了啊!)
「你没有机会的!你还是乖乖当我的妻子吧!诶嘿~诶嘿嘿~」
月子听到后别过脸后没有变化的俏脸上仅仅轻皱眉毛。
(哇,前辈果然说出这种话了……虽然很开心但前辈嚣张的脸是真讨厌啊!)
我没有察觉到那本应出现却不知所踪的羞红,不停地意淫着各种各样的调教,
怎么让月子哀鸣求饶,然后再把她狠狠肏哭……脸上已经完全是痴汉的猥琐笑容
了。
「前辈!不要那么看我好不好啊……」
我露骨的目光引起了月子的警觉,虽然还是那副平静的表情但我还是看出了
她气鼓鼓的意思。
「诶呀!还不是月子酱太好吃了嘛~」
「什么月子酱啊……」月子下意识快速地遮住了自己脸,却没有感受到应有
的发烧感觉,那玉手下的是面无表情的可爱俏脸。
「月子亲手做的果酱,简称月子酱,有什么问题吗?」
看着我得意的坏笑,月子面无表情地哼了一下,起身收拾干净后就转身离开
了。
(不行了!我一定要打爆前辈!不能让他一直欺负我!)
看到那逃走似的猫般少女,我止不住笑地躺在床上,等待着时间的流逝。
成年格斗本身也算是娱乐节目,还有着全国直播,不过归类于成人节目就是
了。毕竟之前有过很多次打赢后就直接把女方压到身下,撕开衣服大干特干,着
实让我大饱眼福。
(不过直接干的话不太好吧,毕竟我的老婆才不让别人看呢!但是公开让月
子高潮怎么样呢?隔着衣服的话没问题的!)
我一边意淫着一边换上了拳击短裤。看着镜子中颇为健硕的自己,信心十足
地笑了笑。
我胸有成竹地走上了擂台,对面是身着制服的月子。被高腰袜裹住的小脚踩
在擂台上,脚底似乎些凉,脚心时不时压在另一条小腿肚上轻轻揉搓着。
「诶嘿~月子,这之后你可要和我结婚了呦~」我刚一上台就满脸得意地说
道。
「前辈才是,没有想过月子会赢吗?」少女面无表情地回怼道。
(额……前辈是怎么把那张帅脸摆出那副臭屁的表情的啊……就算是我都看
不下去了……)
「开始!」
裁判声音刚落,我如利箭般飞扑上去,没有伤害月子的打算,只是想将她擒
抱住罢了。但我眼中少女却消失不见。
「诶?」失去目标的我原地呆了一瞬,而这时双臂被一股大力压向中间,和
身子一起被一双柔弱的藕臂环抱箍紧束缚住了。同时我裸露的背后贴上了个娇柔
的玉体,我清晰地感受到少女平时藏起的有料美胸,我甚至还隐约感受到了略硬
的激凸。
在我惊讶于被月子一招擒抱住的同时,双臂不断用力却根本无法挣脱那没什
么肌肉的纤细手臂。在我准备使用全力的时候,背部的娇躯以那隐约的激凸为轴
缓慢挤压旋转,我耳边也传来了少女诱惑却没什么波动的话语。
「呐~前辈~真空的月子~喜欢吗~~❤」
为了今日禁欲数月的我直接被这魅音勾得欲火焚身,下面的小兄弟肉眼可见
的涨大了起来。我准备不再收力,想要赶紧打赢后抱着月子回去大干一番,将这
数月积累的浓精狠狠注入进去。但这时,用上了一百二十分力量的我却发现,依
然无法挣脱少女那看似脆弱的束缚。
「呐~前辈~月子可是用了很宝贵的东西换来这打破规则的力量的呢~」
「什……」
「月子的表情和羞耻……」
少女说着松开了紧抓着手腕的玉手,仅仅用着大臂夹着我的的手臂,便是这
样我竟无法挣脱丝毫。似是察觉到了我的惊讶和慌乱,月子轻笑着继续说了起来。
「若是不好好惩罚前辈一番~❤」
背后的月子这时似是把自己的美乳当做小手一样抚摸着我的后背。感受着更
为明显的凸起刺激,脑中被欲火填满,下身的肉棒完全勃起挺立,变得挺立梆硬
的同时竟被宽松的拳击裤束缚到微微发挤难受。
「月子可是会很失望的啊~❤」
少女说着似是发现了我的异常,诱惑地勾引着我的同时,青葱玉指也轻轻抚
上了我的下体隔着拳击短裤,摸起了那明显撑起的巨根。
「哦~~」
隐私处初次被他人抚摸,被我所珍爱的人温柔地爱抚着,即便是隔着一层短
裤,也使得我不由自主地呻吟起来。
「前辈还真是敏感呢~月子的手很舒服吗~❤」
月子说完,樱桃小口便吻上了我布满汗珠的背心,小香舌轻轻地将汗珠扫净
后留下滑润的口水,嘴唇脱离时发出微弱的「嘶~啵~」声音。少女一手隔着短
裤轻柔着我肿硬的肉棒,另一只手则摸到了我兴奋挺立地乳头,轻轻围绕按摩,
偶尔用指甲轻轻刮起了我乳晕上偷偷鼓起的小小肉点,时不时用食指拇指轻轻掐
上微微抖动的乳头。
「啊啊啊~舒服~月子弄得我好舒服啊~❤」
月子面无表情,看不出心里所想,只是听到我没羞没臊地呻吟的同时,手上
用力狠狠地抓上了我的肉棒,隐约间我的肉棒似乎都变成了数段的香肠。另一只
手也不再残存温柔,食指和拇指的指甲狠狠地夹住了我的乳头,用力拉起,以至
于红豆般的乳头被拉长了数倍。
「啊啊啊啊啊啊啊!停下啊!要断开了!要被夹断了啊!好痛啊!松手啊!
月子!不要掐啊!乳头要被拽掉了啊!嗷嗷嗷嗷嗷!放手啊!」
我痛苦挣扎着的惨叫换来的是少女毫无波动的平淡发言。
「诶呀~前辈这就不行了吗~从我在前辈房间中找到的工口书来看,前辈明
明就是想这么玩弄月子的啊~那个怎么说来着~对了,是叫做淫语哀求是吗?」
月子一边说着一边更加用力,我感觉自己的肉棒就像是被塞入了香蕉切片神
器里面后被用力切割成片,乳头上传来的的大力似是要直接拽下来一般。在我万
分痛苦的时候我竟隐约感到了丝丝快感,肿胀的龟头竟也耻辱地开始分泌点点走
汁。
「停下啊!下面要断开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松手啊!月子!」
「那你求我啊~」
「求求月子!松手吧!我下面真的要被抓断了啊!」
月子似从我的嘶喊中感受到了我的痛苦,松开了双手后撤着说道「前辈~不
土下座的话~月子是不会原谅你的哦~❤」
「哦哦噢噢……」
我的肉棒总算获得了解脱,痛觉犹在的我不由自主地弯下了腰。待我深深喘
息了几下后,才缓过来,再次站直身体。但残留痛觉的肉棒又被挤压得很是难受。
我看了看双手交叉在前略显扭捏的少女,想到认输后不仅会被她一直嘲讽,她甚
至还有可能在别人怀里分享着我的丑态。我佯装跪下,在月子略微撇头的一瞬间
抓准机会,一个扫堂腿。
少女在惊呼中面朝擂台摔倒了。我在月子惊呼尚未出口的时候就迅速坐到了
她的腰间,双手抓住被高腰黑袜包裹的小脚用力的向她后背掰去后两脚交叉单手
抓紧。
「诶啦~前辈~」
听着少女的娇呼我的手不由得更加用力。
「疼疼疼,前辈饶了月子吧~月子愿意当前辈的新娘~❤」
「怎么这就投降了啊!你刚才可是弄得我好惨的啊!」
我开心地笑着的同时看到少女的裙子自然下垂,纯白内裤遮挡着幼美的无毛
阴阜也露在了我的面前吸引了我的全部目光。我伸出空着的手轻抚白色内裤下隐
藏的神秘缝隙。
「啊啊啊~前辈~放手啊~回家在弄月子好不好啊~啊啊啊啊~~❤」
我嚣张地笑着说道「那可不行,我得让你在全国面前高潮才行!」
我说完后少女的呻吟便消失了,我停下动作有些担心的问道「月子?」
「前辈果然很差劲呢……」
听到少女略有埋怨的声音,我本有意解释,但到了嘴边的话语却变了味「还
叫我前辈啊~你应该改口叫呜……」
我的话被胸口的重击所打断,被我坐在身下,腿都被后掰得几近圆圈的少女
以我不能理解的方式发力猛踢了我胸口一脚。强大的冲击让我胸口闷痛,后仰倒
地。月子面无表情的缓缓站起,在我捂着心口的时候抓住了我的脚,用力分开。
「前辈不好好惩罚一下可不行呢~❤」
月子面沉如水,轻抬右脚,对准我短裤上浮现的肉棒凸起狠狠地踩了下去。
「嗷嗷嗷嗷嗷!要坏了!抬脚!抬脚啊!月子!」
肉棒宛如放入了石臼中被用力捣烂,彻骨的疼痛从下体发散遍布到了全身之
上。摇起头痛苦乞饶的我用力抓着少女袜子下的小脚想要抬起,但那轻柔的玉足
却未被我抬起分毫。
「诶呀~前辈明明就想对月子做同样的事~❤」
月子说着举起了双手,我的双腿也被抬直,和屁股形成了一个V字。少女右脚
没有任何停歇的意思,踩踏着肉棒的同时,前脚掌开始更加用力地旋转碾压起来。
「不是的啊!哦哦哦哦哦!月子!停啊!停下啊!要被!啊啊啊啊!要被碾
碎了啊!」
抬不起玉足的我只能用力砸向擂台来转移疼痛,一拳下去擂台就被我砸得龟
裂开来,但并未减轻多少那宛如被踩碎的痛苦。
「诶呀~作为赎罪~前辈这没什么用的鸡巴就这样被月子踩烂吧~~❤」
月子说着一边用力碾压踩踏同时小脚开始不住移动,从根部开始,沿着凸起
的尿道海绵体直至不停流着走汁的红肿龟头,一点点一寸寸地折磨着,似乎要将
我的整个肉棒碾压成片一样。而在着不断的折磨之下,我竟意外地感受到了些许
快感,痛喊的求饶也染上了少许呻吟。
「哦哦哦哦哦~饶了我吧~鸡巴要被月子的小脚踩坏了啊~我错啊啊啊啊啊
啊啊~求求你饶了我吧~~❤」
「诶呀~前辈竟被月子踩得呻吟出来了吗?还真是淫乱的前辈呢~~❤」
「不过既然都求月子了……」
月子说着抬起了小脚,脚心处的黑色袜子已经被我流出的走汁打湿了一小片。
「月,月子……」我喘着粗气心想这酷刑总算完事了。可月子刚刚离开的小
脚却携着千钧之势猛地踢向了我精液充盈着的硕大睾丸上。
「啊啊啊啊啊啊齁嗷嗷嗷嗷嗷嗷嗷嗷!!!」
强大的冲击似乎能直接将我的睾丸踢飞出阴囊一般,剧烈痛苦伴随着强烈的
快感,我竟在少女的猛踢下屈辱地射了出来。颤抖的双腿想要缩紧闭合,却被少
女握住不能移动分毫,这就使得我大腿根开始猛烈颤抖,整个人如上岸鲤鱼般不
停翻腾着却根本不能从少女手掌中脱离分毫。想要捂住私处的双手被少女刚刚飞
踢完的右脚踩到肚子上不能移动。
看着我内裤上的肉棒形凸起不断挣扎跳动着的少女面无表情地嘲弄起来。
「前辈~是月子的脚太舒服了吗~怎么没出息的射精了呢~你那可怜的鸡巴
不会中看不中用吧~❤」
少女说着抬起右脚,灵活地用脚趾夹上了我的裤腰,意识到她企图的我伸手
地同时大喊着「不要啊!」
无视我的阻拦,月子轻易地拽开了我的裤腰,被束缚的大肉棒欢愉地跳脱出
来。刚一脱离束缚的肉棒继续起未完的射精。为了月子储存数月的浓厚精液穿过
了手臂的阻拦,射到了我自己的脸上。
「不要啊~停下啊~在直播~哦哦哦哦哦哦~都看到了~全国都看到了我射
精了啊~停下啊~不要射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齁哦哦哦哦哦哦嗷嗷嗷嗷嗷嗷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射了足有一分钟,我才停了下来,我满脸精液绝望地看着对准自己的摄像头。
此时月子松开了双手,我完全没有力气去控制,任凭双腿落到满是精液的擂台地
面上。
月子面无表情地看着我无神的双眼,不顾我满身的精液趴在我身上,小嘴轻
轻地把我满是腥臭精液的脸庞舔舐干净。
「月……子……」
看着我没有生气的脸月子轻轻的说道「呐~月子在给前辈个机会~」
在我迷茫的目光注视中,月子缓缓起身,粘稠的精液化作无数细丝连接着少
女的纯洁制服和我赤裸地胴体。全不在意浑身被腥臭的精液沾满,月子坐在我的
胸口面无表情地说道「做前辈最喜欢的事就好了~在万千观众下~让月子耻辱地
高潮绝顶就好了~❤」
在我眼中略微恢复神采的时候,少女圆润的美尻就遮蔽了我的视野,盖住了
我想要说话的嘴。
「呜呜呜呜……」
月子没有让我开口的意思,不过紧压在我脸上的丰美翘臀时不时扭动起来,
直至那少女最为隐私的部位紧紧贴到了我的嘴上。感受着少女被性起而分泌的汹
涌爱液完全打湿的纯白内裤,好奇地伸出舌头,隔着内裤感受着少女秘缝的柔软
和爱液的骚咸。
「呜呜~前辈~加油啊~让月子高潮就是前辈赢了啊~❤」
少女诱惑地话语刺激着我的神经,我笨拙地用舌头拨开湿透的内裤,用尽全
力伸出舌头插入那一边微微收缩一边分泌爱液的幼美膣穴。
「啊啊啊~对~前辈~就是那里~哦哦哦~用舌头狠狠地肏进来吧~啊啊啊
啊啊啊~~❤」
月子美妙的呻吟让我更加卖力的伸出舌头全部插入那微微颤抖的膣腔中。感
受着黏腻腔壁上的层层凹凸,细心地将她们小心抚平后抽出舌头模仿起肉棒快速
抽插起来。随着我舌头的动作,我可以感觉到少女膣穴的急速升温和不住颤抖。
舌头不停地抽插每次都会带出大量淫靡的花蜜,伴随着哗啦的水声我将那骚气的
爱液全部细细吞下。而我那刚刚射精还未软下的肉棒也在少女的呻吟刺激下再次
充血挺立,在空气中微微晃动。
「哦哦哦哦哦~前辈~就这么让你简单的获胜可不行呢~你~你也要忍住不
射才行呢~~❤」
月子说着保持着坐在我脸上的姿势伸出双手把住我那婴儿手臂般大小的肉棒。
右手轻轻扶住青筋凸起的狰狞肉棒,缓缓撸动,确保每一寸肉棒都被我方才喷出
的浓厚精液所包裹。左手手心温柔地盖在红亮的龟头之上,堵住流着走汁的马眼
缓缓旋转的同时小手轻轻包裹住不停按摩起来。
「呜呜呜~~❤」
就在我被少女略显生涩的手法套弄的呻吟的时候。月子一改轻柔手法,粗暴
地抓住肉棒用力握紧后左手也变得像是抓爆龟头一般。
「呜呜呜呜!」
「前辈~我可没说你可以停下啊~光顾着自己享受的前辈还真是自私呢~❤」
「呜呜呜呜!」我一边痛苦地呜呜叫着一边继续了舌头的侍奉,力求快速让
月子高潮赢下这场成年格斗。
「啊啊啊~对~前辈~就是那里~用力啊~月子好舒服啊~哦哦哦哦哦~前
辈~可不能输给前辈呢~哦哦噢噢~~❤」
月子一边面无表情地放肆呻吟着,一边继续开始了双手的动作。左手化作圆
刷,不断旋转按摩着龟头,玉指偶尔下勾绕着伞冠的下沿快速转圈,时而整个左
手握成狭窄的圆筒,模仿着小穴口让龟头进进出出;右手则勉强握住粗大的肉棒
朴实无华的快速撸动,过快的手速使得右手化作了阵阵残影让人看不清楚。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远超自己撸管的快感沿着脊髓直冲我的大脑,我已经完全没有余力去顾及口
中的动作,双手抓住少女白皙的美臀,十指深深陷入那柔软似云的肥美淫肉,用
力掰开后,口鼻僵硬地狠狠顶上去,只为融进少女骚气的爱液体香中进一步获得
无上的快感。鼻里被少女淫靡的味道浸满,浑身的快感登上最高的顶点,用力顶
起肉棒准备喷射起来。
月子感受着身下人那不知廉耻的顶胯行径,手中不住跳动的肉棒也诉说着喷
发的临近。可自己小穴中却异常空虚,察觉到我只是为了追求自己快感后,不变
的表情上却愈加寒冷。左手食指和拇指化作那可以夹断钢铁的液压钳子几乎把我
的肉棒从根部直接夹断,右手则更加疯狂的撸动起来。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哦哦哦哦哦~放手啊~月子~让我射啊~鸡巴~鸡
巴要爆开了啊~求求你了啊~~❤」
不知何时月子的翘臀主动抬起,我那没出息的求饶声全部传入了少女的耳朵
中。少女不为所动地反问道「前辈~求人的话要更加恭敬才行啊~❤」
「哦哦哦哦哦~月子大人~是我不好~求求你~让我嗷嗷嗷嗷嗷~让我射出
来吧~~❤」
听着我毫无廉耻的浪叫求饶,月子没有放手的意思,反而加速撸动着因充血
而更加涨大的肉棒「诶呀~前辈明明不是想要赢得比赛~把月子压在身下狠狠地
肏哭月子~在月子不断求饶的时候再毫无慈悲的继续肏到最深处的吗~怎么发生
到自己身上就不行了吗~~❤」
身为青梅竹马的月子清楚地知道这我原先的打算,自己的小小心思被月子戳
破的羞愧,全国直播上的放肆淫叫,被把住肉棒后屈辱地不住求饶……我此时精
神上的痛苦并不比身下肉棒被夹住硬憋的剧痛少多少。完全被击溃的我哀嚎求饶
起来,不停喊着最没底线的下贱乞求。
「啊啊啊啊啊啊啊!是我不好!求求月子大人放过我把!让我杂鱼鸡巴在月
子大人赛高的手穴里射出来吧!求求月子大人饶了我吧!!!」
「那前辈是要认输了吗~~❤」
「是!我认输了!我的杂鱼鸡巴根本抵不过月子大人的手穴!」
受到了我那放弃思考的痛苦求饶,月子松开钳制,左手也化作手穴握住滚烫
肉棒的上半部分,交替地撸动起来。而我总算解放的精关没有丝毫犹豫地在月子
的手穴中喷射起来,汹涌的精液甚至射到了将近三米的高空化作精液雨将我们二
人淋湿。
「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射了~射了~噢噢噢噢噢~月子大人的手穴~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齁嗷嗷嗷嗷嗷嗷嗷嗷~~❤」
大脑被从未有过的快感完全占据,顶起肉棒的大腿不住的颤抖痉挛,糜烂的
表情浮现在我的脸上,双眼的眸子渐渐失神上翻。我就这样被月子坐在臀下被她
的玉手玩弄至射精晕厥。
「呼~~」月子在获胜的宣言中缓缓站起,舌头伸出嘴角舔走脸上沾到的精
液,回头看着射精到晕眩的爱人感受着膣道的空虚轻轻地说道「月子可完全没有
高潮呢,你可别想逃哦~」
「淫乱~前~辈~❤」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