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班主任在一起的日子

大四的后半学期,我又去了另一所学校实习,因为学校里没有法律课,我去
报了个道之后就几乎没再去过。剩下来的时间不是踢球,就是上网。
见我实在无聊,班主任和我说:「小宝贝,看你每天也没个事儿做,要不咱
们去度蜜月吧。」
「好啊,姐姐,咱们去哪」
她说:「我想去华东,主要是去上海看看,四月份,人不多,天也不热,怎
么样」
「没问题啊,我哪儿都没去过,正想出去呢。」我答道。
两天之后,我们去了北京,顺利在京城的一家旅行社报了团。报团的时候,
旅行社的工作人员还调侃我们:「姐弟恋啊。」
我和班主任紧扣着十指,班主任红着脸说:「嗯,是姐弟恋!」
「好幸福的一对啊!」
我说:「谢谢您啊!」
工作人员告诉我们第二天早上8点到旅行社来,正式组团,然后出发。
出了旅行社,班主任说:「宝贝,咱们随便转转吧!」
我说:「好的,姐,你说去哪」
「天安门那里,然后去故宫,再去王府井,下午休息!怎么样」
「好的!」
下午2点半多,总算把这些地方都转悠完了。
准备去吃饭,班主任说:「宝贝,吃炸酱面不」
我说:「想尝尝!」
「我上学那会,有家很不错的炸酱面馆儿,带你去享享口福。」
「现在还开吗」我问道
「开着啊,一直都开着,每次我来北京都会去的。」
穿过王府井附近的一条小巷子,我们到了那家炸酱面馆。
因为已经过了饭点的高峰期,所以里面人不是很多,我们找了一个比较清净
的桌子,要了两份面。
面很不错,但是就在我品尝这美味的时候,突然感觉到小腿上有种麻酥酥的
感觉,原来是班主任的脚在我小腿上不停的摩挲,我再看班主任,一脸若无其事
的表情。
我小声说道:「我的姑奶奶,大庭广众的,您也太夸张了吧!」
「那有人啊」
「有没有人也不能这样吧」
「怕什么再说了,你在没人的时候是怎么欺负我的」
「姐姐,好姐姐,我错了,您就拿回去吧。」
「不拿,就不拿,呵呵!」
看她根本不肯罢休,我嘴上依然在求饶,然后用另一只脚轻轻的将她那只脱
了的鞋挪到了我身下,因为一直和她打嘴仗,所以她没有注意到我在桌子下面的
举动。
我先吃完了面,然后向下欠了欠胳膊,够着了她的鞋子,等她也吃完了,对
她说:「姐姐,吃完了,走吧。」
她说:「好的,走吧!」
她终于把脚从我的裤管里拿了出来,可是却怎么也找不到鞋子了。然后小声
问我:「宝贝,我鞋子哪去了」
「不知道啊,你骚扰我,不看好你的鞋子,现在问我我那知道」
「把你的手拿上来,我看看」
「不拿,为什么要拿」
她求饶到:「宝贝,我的小祖宗,姐错了,给你赔不是了,以后不这样了,
把鞋给姐吧。」
我依然不依不饶,说:「你走不走,不走我走了」说完,就站起身来准备
走。她一把拉住了我的胳膊,抢过了鞋子,穿上后,狠狠的在我身上打了几下,
然后抱着我的胳膊和我出去了……
坐了一夜的火车,又压了大半天的马路,回到家之后,疲惫的我们冲了个凉
就昏昏入睡了。
直到第二天早上六点,我才睁开了眼,看见班主任坐在我身旁,抱着腿,痴
痴的看着我,我坐了起来,问道:「媳妇儿,怎么了什么时候醒来的」
「5点吧,醒来后就睡不着了,心里很想要,看你睡的这么香,就不忍叫你
了。」
「难道就一直这么看着我」
「嗯」班主任点了点头。
「现在呢,想要吗」我问道。
「讨厌,明知故问嘛!」
「想还是不想想就说出来,不说我不知道!」
「想啊,我想要,老公!」班主任说到。
面对这样的要求,我岂能不答应呢随后,我就分开了班主任的双腿……
8点钟,我们去了旅行社,然后就去了首都国际机场,准备直飞南京。同车
的大概有20多个人吧,我问班主任:「车上大多数都是夫妻,也有一部分是野
鸳鸯。媳妇儿,咱们算那种」
「介乎于夫妻和野鸳鸯之间吧。」
我听了她的回答,看着她,笑了笑。
中午十二点,飞机到了南京,和当地的接团导游碰面后,我们的旅程就正式
开始了。
一路上的景致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那些相关的旅途感想要比我写得好很多,
所以我就不写了。而在这次旅途中,有几次特别的经历,则让我们终生难忘。
在到苏州那个晚上,因为到的比较早,吃过晚饭,7点还不到,就到了酒店,
导游说,华东五市里面,苏州的社会治安是最差劲的,所以在到了酒店之后,为
了我们的安全,就不要我们随便外出,同时就把我们的身份证都收走了,说第二
天早起还给我们。
我和班主任简单的冲了个凉,躺在床上,班主任说:「老公,今天时间挺早
的,我想要!」
「媳妇儿,先睡会儿,白天怪累的,休息一下,再说现在才几点啊,人多着
呢,现在做,不把人都招来才怪呢,先睡会,睡醒一觉,养足了精神,咱们在做,
好不」
「不嘛,我就要先爽一下,这样才睡得着嘛!」
说完了,班主任就坐到了我的腿上。
「姐,您怎么一副要吃人的样子啊」
她吻着我说:「因为吃老公可以让我好爽啊!」
说着,伸出舌头来舔我的乳头,柔软的手也上下搓弄我的小弟弟。我的感觉
象电流通过,浑身麻麻的、痒痒的。
在她的爱抚下,我的小弟弟慢慢的硬起来了。
班主任抬起身子,跨坐在我的上方,在把我的小弟弟吞没后,我感觉忽的一
下就被一团柔软的滑润的肉包住了,她的阴道早就湿的一塌煳涂了。
班主任开始上下运动,我的手扶在她的腰部。
过了一会,她趴在我的身上,阴道开始耸动挤压我的小弟弟,而且越来越快,
她的腰部一挺一挺的,阴道不停的收缩耸动,很有节奏和技巧,也十分有力,她
的呻吟声也大了起来,后来她的频率越来越快,就象干力气换活一样喘着粗气,
发出「啊……啊……」的叫床声。
我说:「媳妇儿,小声点,太大了,会被听到的!」
「老……公,我……啊……我……控制……控制……不住,啊……」
听着她摄人心魄的叫床声,我又担心又兴奋,以前和她做爱,从来担心叫床
声过大会被听见,同时,我也惊奇于班主任的做爱方式。
我看着她,只见她脸色潮红,头发也乱了,流着汗水,丰满乳房想两只白兔
般的在我眼前不停地晃动,这种刺激和惊喜无法用语言表述。
忽然她的阴道一阵收缩,我的小弟弟明显地感到一阵温热,她紧紧地抱着我,
紧紧地夹着我的,我也一阵酥麻,头脑一阵晕眩,两手紧紧地扒住她的两扇肥屁
股,用力向上顶,精液喷射而出,我们两个同时达到了高潮。
高潮过去后,她趴在我身上没有动,因为转悠了一白天,四肢早就没有劲儿
了,膝盖以下几乎都没有知觉了,带着的快感和享受,我们相拥着沉沉睡去……
午夜时分,我们醒了过来,这次,我们都养足了精神。
没有任何交流,我在班主任的阴蒂上动了几下,班主任一阵颤抖,淫水就流
了出来,然后我把傲然挺立的小弟弟顶进了班主任的湿湿的,滑滑的阴道中。
抽插了没几下,班主任就开始淫声浪叫了。
我握着班主任那两个浑圆丰满的乳房问道,「媳妇儿,我们在干嘛」
她吻着我:「在……做爱!啊……」
我说:「还叫什么」
她看了我一眼,上气不接下气的说:「性……性交。」
我使劲插了她两下,并吻着她的脖颈和耳垂:「媳妇儿,还叫什么」
她明白了我的意思,呻吟小了很多,小声地:「还叫……操……」
我并不满足,继续追问:「操什么」
她在我耳边轻声地:「老公……啊……还叫……操屄。」
我轻轻的捏着她的乳头,并使劲吮吸起来:「大声告诉我,我在干什么」
「啊……老公……啊,人家……都说了……说的……那么,直接…了……啊,
你……还要……问,啊……,人家……好……好难为情……啊」班主任娇羞的恳
求我。
「告诉我,否则……我一直问。」我命令道。
「你…个……没良心……的,啊……老娘……我……豁出去了。是……操屄
……啊……」班主任大声说到。
她这么一说,我更加的兴奋了,继续问她:「我在操谁的屄」
她艰难的回答:「啊……在……操……我的……屄……啊。」
我还不依不饶的问:「你的什么屄」
「我的……啊……我的……骚屄……啊……!」
听到了班主任满意的回答,我也兴奋到了顶点,小弟弟在她的阴道里一泻如
注……
第二天早起,我和班主任出了房间,准备吃早饭,两个导游在嘀咕,:「昨
晚是谁啊,声音那么大真是的。」
「就是啊,你做就做吧,还那么大声的说那两个字,还真以为这酒店的隔音
很好」
我和班主任听的那叫一个寒啊,班主任当下脸就红了。
吃早饭的时候,同桌一起吃的一对年轻夫妇问我们:「昨晚你们听到了吗」
我说:「什么」
「还能是什么啊大家都是成年人了,还要说的那么明白吗」
「噢,原来是……呵呵,听见了,确实够刺激!」
「哈哈,刺激,过瘾,我们听的都很爽了,他们做的一定更爽了!」
「就是,那么爽,不行今晚我也试试,哈哈!」我刚说完,一桌人都笑了,
而班主任则满脸娇羞的看着我,然后狠狠的踢了我一脚……
到了杭州,就要傍晚了,春风拂面,格外惬意,其他的人都在卖龙井茶的地
方品茶、买茶去了,我和班主任偷偷的跑了出来,爬到了停车场周围的一座小山
上,山顶非常的平,而且面积也挺大的,上面种满了龙井,我和班主任走到中间,
情不自禁的拥吻在了一起,我一手揽着她的腰,另一只手将她衬衣的纽扣一颗一
颗的解开,然后双手绕到她背后,解开了她的黑色蕾丝胸罩,双手在她丰满的乳
房上揉捏了起来。
班主任的手也没有闲着,就在我解她胸罩的时候,她也把我裤子的拉链拉开,
将我的内裤拉了下来,顺手放了进去,把我的小弟弟和春袋都带了出来,然后一
只手套弄我的小弟弟,另一只手拨撩我的春袋。
正当我的手准备进入班主任下体的时候,班主任抓着我的手说:「亲爱的,
咱们别用手了,咱们做吧,我受不了了。」
「媳妇儿,你没事儿吧,在这里做」
「没事儿啊,站着做,亲爱的,看见前面那几棵小树了吗咱们到那里做!」
「既然媳妇儿喜欢,那就做吧!」
其实我们都对这种野战格外的向往,曾经多次探讨野战的可行性,没想到在
杭州,居然可以如愿。
我把早已软作一团班主任抱了过去,我问到:「姐,您都软成这样了,还能
站起来」
「可以吧,扶着树就行了!」说完,班主任撩起了裙子,脱下了内裤,双手
扶着树,胳膊肘压着裙子,上身向下倾斜,把臀部高高的抬了起来,双腿呈30
度自然分开,从后边看,她的整个下体一览无余。
我的手抚摸着她浑圆的臀部,说:「媳妇儿,好美啊。」
「亲爱的,好老公,快插进来,姐受不了了。」
确实,班主任的下体已经湿的一塌煳涂了,如果在平时,我非要好好的挑逗
挑逗这个性感尤物,可是当时的时间很紧,我也没有过多的想法,脱掉了裤子,
将傲然挺立的小弟弟直接就送进了班主任的阴道。
「啊……啊……」班主任一声低吼。
「姐,您别这么喊,成吗这么喊,全世界都知道了!」我停止了抽插,哀
求道。
「不行,姐受不了,咱们每次做不都这样的吗」
「那是在室内,这里是野外,周围都是人,您还敢这样喊」
「讨厌啦,明知道人家控制不住,还要说你就不会想想办法」班主任责
备到。
「办法有两个,那您选吧,第一,我慢慢的抽插,这样,肯定都不爽。」
「不行啊,这样还不如回室内做呢说第二个,要可以爽的。」
「媳妇儿,要爽,是吧」
「嗯!」
「要爽就得受点罪,您愿意吗」
「什么罪」班主任疑惑的问。
「您只需回答愿不愿意,愿意就爽,不愿意咱们就别做了!」我命令道。
「行了,小祖宗,老娘豁出去了,要爽,你快说受什么罪。」
「好,既然您说了,那咱就爽到底。」说完,我抢过了班主任手中的黑色蕾
丝内裤,团作了一团,从后面拉了一下她的头发,就在她张嘴要喊疼的时候,顺
势将内裤塞进了她的嘴里,然后小弟弟在她的阴道里使劲抽插……
班主任这下吼不了了,只能发出「呜呜」声音,然后不时的回头用幽怨的眼
神看着我,我一只手扶着她的大腿,另一只手不停在她两只乳房之间游动,还时
不时的揉捏一下她那有如葡萄一样的乳头,每次我在她的乳头上稍微用一点劲,
她的身体都不由自主剧烈颤抖,然后下体就是一阵紧缩,把小弟弟夹在里面动弹
不得,实在是太爽了。
她每次回头看我的时候,我都忍不住俯下身子,趴在她后背上,亲吻着她的
脸颊、耳垂和秀发。
大约十分钟后吧,随着我小弟弟抽插的加速,我感觉到班主任的身体颤抖的
越来越厉害了,双腿也渐渐支撑不住了,我知道,她要高潮了,而我,也必须得
出货了,因为时间快到了。
看着班主任几乎难以支撑了,我用双手提着她的小腹,用尽全身的力气,将
小弟弟用力一顶,里面的精液一泻而出,就在我射出来的时候,班主任嘴里不停
发出「呜呜」声,我知道,她也要泄身了,泄身之后,她软的厉害,我的小弟弟
没有拿出来,双手依旧提着她的小腹,这样,她才没有瘫软下去。
过了一会,班主任恢复过来一些,把内裤从嘴里拿了出来,然后喘着粗气和
我说:「老公,……啊……放开……我吧,我站的住。」
「嗯,媳妇儿,那我就放开你了。」
「嗯,放吧,姐缓过来了。」
我放开了班主任的小腹,拿出了小弟弟。
上来之前,我们买了两瓶水,然后清理了各自的精液和淫液交织在一起的下
体。
准备下山的时候,班主任说:「老公,我想尿!」
「那就尿吧」
「可是,你把内裤放到人家嘴里,让人家受了那样的罪,总得补偿一下吧」
班主任总是不忘秋后算账。
「啊姐,您不会……」我吃惊的说到。
「什么啊」班主任看着我,然后笑着说:「老公,你想哪去了,我是说让
你补偿我,又没说惩罚你!」
「噢,那姐姐的意思」
「哎呀,我这笨弟弟,笨老公,人家想尿,想要你抱着……哎呀,羞死了!」
班主任羞得满脸通红。
「知道了」说着,我就从后面撩起了班主任的裙子,再次脱掉了她的内裤,
从后面分开了她的双腿,半蹲着,抱起她的后大腿,用劲一提,她就悬空了,她
的小腿肚子紧紧地压着我的手,我说:「媳妇儿,想尿了,就尿吧。」
她红着脸,说:「老公,好难为情啊,我怕尿不出来。」
「姐,您和您老公都尿不出来啊」
好在,她上面的嘴很害羞,下面的嘴却一点也不害羞。很快,在我们身前,
一条椭圆形的水柱鱼贯而出,全部浇到刚才她扶着的那棵小树上,这应该也算是
一种报答吧。
随后,我们下了山,团里的一些夫妇已经买完了龙井茶,在等其他那些还在
讨价还价的夫妇,看见他们买的龙井比较不错,我们也进去买了一些。
结束了杭州的旅程,就要去上海了。
午饭后不久,就出发了,上了高速后没多久,车上除了司机和我们,其他人
都已经进入了梦乡。
我和班主任小声说:「姐,别人都睡了,咱们做一次吧!」
班主任看着我说:「老公,小宝贝,这次你居然抢先了,我刚好想和你说。」
随后,我坐在了两个座椅的中间的地方,脱下了短裤,露出了早已直挺挺的
小弟弟,班主任也很麻利的解开了上衣和胸罩,先是撩起了裙子,后来大概是嫌
麻烦,索性就把衬衣、胸罩和裙子给脱掉了,只剩下腿上那一双黑色长丝袜,然
后背着我,分开双腿,蹲在了我的两腿之间,握着我的小弟弟,对准她的阴道口,
就坐到了我的上面。
在她坐上去了之后,我抬起了她的左小腿,将窗帘拉直,让她的左脚压在了
窗帘的右下角,因为是中午,温度比较高,所以开了点车窗,然后又抬起了她的
右小腿,让她的右脚蹬在了前面座椅的靠背上,这等于是把班主任给固定住了。
当班主任看到我拿起了她内裤的时候,很配合的张开了嘴巴,我顺势将内裤塞进
了她的嘴里。
准备就绪之后,班主任左手摸着她的阴蒂,右手轻轻的拉着我的春袋,我的
右手来回的在她的阴唇附近游弋,左手轻轻的揉捏着她的乳房,腰腹向着斜上方
不停的用力,班主任也娴熟的配合着,并且不时的发出「呜呜」的呻吟声,因为
怕把熟睡中的其他人给吵醒了,班主任尽量压制着自己的呻吟声。
我们倒是基本不用担心车上的其他人,因为在南京上车的时候,前面都坐满
了,我和班主任就只有坐到最后了,车上一共有32个座位,一共8排,每排4
个座位,过道将8排座位分为左右两部分,每一部分2个座位,我们和导游加起
来一共30个人,所以我们这排的4个座位只坐了我和班主任两个人。
离开杭州之后,因为有5对夫妇报团就报到了杭州,所以车上又少了10个
人。其中有3对夫妇就在我们前面两排坐着,他们离开了之后,最后三排,几乎
就剩下我和班主任两个人了。
这大客车是德国原装进口的,座椅空间相对来说比较宽,座位靠背也比较高,
所以对身材相对小一号的国人来说,很宽敞也很舒适,但要想坐在座位上看到周
围的情况,则几乎是不可能的,更何况是看到后3排呢!
也许是我的腰腹太过用力了,也许是班主任的左脚有些发麻,就在我们尽情
欢愉的时候,班主任的左脚微微一滑,没有踩住窗帘的右下角,因为是高速公路,
车速太快了,窗帘一下子就飘了起来,遮盖在了我们的脸上,而与此同时,高速
公路的另一侧迎面过来一辆大巴车,因为班主任几乎是坐在我身上的,所以那一
刻,班主任性感迷人的身体顷刻之间便暴露在那辆大巴车的面前。
面对着突如其来的意外,班主任的身体惊慌失措的摇晃了起来,嘴上不断的
发出了「呜呜」的哀求声。面对班主任的惊慌失措,我马上用右胳膊压住班主任
的右胳膊,同时我的右手紧紧抓住了班主任的左手,算是基本控制住了她的身体,
我怕她继续乱动,就悄悄的说:「姐,别动也别叫,好吗!等我把窗帘拉到窗户
跟前的时候,您用脚踩住了就没事了。」
说完之后,班主任不动弹了,我用左手吃力的把窗帘从我们的头上拉了下来,
然后放开班主任的左手说:「姐,帮帮忙。拉住右下角别动,和我换手。」
班主任拉住了右下角,和我换了手之后,她拉着窗帘的底边,我们一起将窗
帘拉倒了车窗边上,然后班主任顺势用左脚踩住了窗帘的右下角。
因为窗帘被遮盖在了头上,是两车交汇的时候,那辆车上发生了什么,我们
无从看到,但在两车交汇的时候,我们还是清楚的听见对面车上一片惊唿「OH
MAYGAD」,待我和班主任把窗帘拿开的时候,又听见了一声长长的刹车声,
并且隐约的听见了有人说「FUCKYOU」……
把窗帘固定好了之后,班主任有些没有缓过神来,我在她耳边说到:「姐,
够刺激吧!」说完,腰腹就继续向斜上方用力,班主任好像没有思想准备,发出
来的「呜呜」声差点惊醒前面睡觉的人。
我说:「姐,小点声啊,你这么叫,一车人都得起来!」
被我这么一顶,班主任好像缓过一点神来了,右手狠狠的捏着我的睾丸,左
手不停的掐我的大腿。
我疼的几乎都要昏厥了,然后哀求到:「姐,我错了,有气您在没人的地方
撒,好吗这是车上,万一我忍不住了,叫出声来,咱们就彻底出名了。」
听我这么说,她的手不动弹了,我的腰腹继续向斜上方用力,用左手顺势把
她的左手放在了她的阴蒂上,手把手的让她的右手抚摸我的春袋,班主任倒是也
挺配合的,看见班主任如此配合,我就彻底放心了。
大概一刻钟之后吧,班主任鼻子的喘气声开始加剧,阴道的收缩也越来越紧,
我知道,她要高潮了,于是,我的右手加快了拨撩她阴蒂的速度,腰腹也用足了
力量,用劲向上一顶,一股浓浓的精液汹涌而出,就在我刚刚发射完毕的时候,
小弟弟也被一种灼热的感觉所包围,班主任也高潮了……
看着瘫软的班主任,我怕再出意外,赶紧侧过身子,用右手拉着窗帘的右下
角,左手顺势拉上了车窗。然后我放下了班主任,从她嘴里取出了内裤,和她说:
「姐,先把衣服穿上吧。」
班主任有气无力的说:「刚才受了惊吓,又被你这么欺负,人家那有力气啊
你给我穿吧。」
看着楚楚可怜的班主任,我顿生怜香惜玉之感,先给她清洗了下体,然后她
穿上了半袖衬衣和裙子。穿好之后,她抱着我的胳膊就睡着了……
快到上海的时候,班主任睡醒了,起来之后,发现自己居然是真空上阵,不
禁满脸通红。
娇羞的和我说:「亲爱的,小宝贝,姐的内衣呢」
「不知道啊!您的内衣,问我我又没穿,不信您检查啊!」我说到。
「好了,小老公,给姐吧。」
「姐,内衣嘛,在我这里,不过,没收了,呵呵!」我得意的说到。
「老公,姐这样下车会露点的,你愿意让你媳妇儿露点啊被众人指点,这
年头,到处都是色狼,媳妇儿被他们吃豆腐,你舍得啊」
「舍得!」
「你个没良心的,有你这么欺负人的吗」说着班主任就狠狠的掐着我的胳
膊肘。
「哎呦。」我小声的叫着,说:「姐,您别真掐啊,我真会让自己个儿媳妇
儿露点吗」
「那你把内衣给我!」
「姐,我知道您喜欢秋后算账,风吹开窗帘的事儿,到酒店您一点不会饶我,
对不」
「你个臭小子,原来在这儿等着老娘呢,快把内衣给老娘,今天的事儿就算
了,否则,我吃了你的小弟弟,现在就吃。」说着就要脱我的大裤衩。
「姐,是你自己说的,不搞秋后算账。」
「一言为定。」班主任说到。
「好,一言为定。」
在下车之前,班主任穿好了内衣。
晚上,在酒店,班主任也算没有食言,不过,那晚我几乎被她给掏空了……
回到北京之后,已经进入了4月下旬,实习也快结束了,4月底,我和班主
任回到了学校。


[ 此帖被+7464在2023-12-03 11:00重新编辑 ]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