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壁新搬过来的骚货

隔壁新搬迁来一对夫妇,我顿时感到高兴,因为我这个人喜欢热鬧,冷清的
楼层里总算有邻居了。我住的是一个新建成的花园小区。这个小区属于高级的住
宅小区,环境幽雅,空气清新,到处都是绿地,花草,树木。总的来说我对这里
比较满意。不如意的地方就是这里远离市区,加上刚建成,所以入住的人还不是
很多,周围的服务配套设施也还沒有完善。好在我只是一个王老五,平时只要驱
车到市中心购买好一个星期的食品和日用品拿回家放着,那就什么都不担心了。

昨晚工作到通宵,我刚迷迷煳煳地睡了几个小时,就听到门外有嘈杂,打开
门一看,原来对面一套新房今天搬迁来一户人,跟搬家公司的工人一打听,才知
道这户是一对夫妻。

虽然这户刚搬迁的新房早已经装修好,但这两天里还是有一些叮叮当当的敲
打声。我很无奈,因为我有睡懒觉的习惯,叮叮当当的敲打声总在我睡得很香的
时候响起。这天,我还在美梦中,突然门外传来了悠扬的‘叮咚……’门铃声,
「谁呀……」被吵醒的我有一丝恼怒,但也只好起来穿衣开门,我想,如果是
物业管理或者是不相干的人来,就一定不给他们好脸色。

门开了,但我沒有骂,像我那么体面的男人可以骂任何人,但怎么可以骂一
个如花似玉的美女呢眼前这个美女大概身高1。65米左右,瓜子脸,柳叶眉
下是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妩媚的红唇上闪闪发亮。准确来说是一个二十多岁的
美艷少妇。只可惜这个迷人的少妇旁边站着一位还算英伟,大概四十岁左右的男
人。

「你好!我姓方,是不是打扰你了我和我爱人是刚搬来的,住在你对面,
以后我们是邻居了」这位姓方的男人一边微笑地自我介绍,一边用手搂着身边的
那个美女。

「你好!方先生,你们沒有打扰我,沒有打扰,我姓安,叫安迪,以后有什
么需要我帮忙的盡管说话……」我客气地向男人伸出了右手和方先生握了一下。

「你好,方太太」轮到和这个少妇握手时,我只轻轻地碰了一下她的手掌,
故意连正眼都沒有去看这个少妇,一来是因为她的老公就在旁边,我可不想让方
先生看到我色眯眯的样子。二来嘛就是吊一吊这个女人的胃口。但凡漂亮的女人
总很虚荣,她们总希望引起男人的注意,特別是受到帅气的男人注意。

朋友都说我不帅但很有气质,我大骂他们说,男人有气质就是帅气了。

一阵寒暄,我才了解到男的叫方文军,女的叫夏小月。都是重庆人。出乎我
意料的是他们虽然年龄悬殊,但却才新婚不久。

果然,美艷的夏小月从手中递给了我一个精美糖果盒,说是也要让我分享他
们的新婚幸福和甜蜜。

我连忙道谢,并送上了幸福美满,白头偕老之类的祝福。但我的眼光始终还
是只在夏小月的脸上一扫而过不停留。

方文军似乎很满意我这样的态度,我在观察他,他似乎也在观察我。

那个夏小月就似乎有点气鼓鼓,也许像她这样性感的美人去到那里都是引人
注目的,见我不屑她,她自然很不高兴。

最后方文军真诚地说:「安老弟呀,老哥我在本地几乎什么亲戚,朋友都沒
有,你看,我们这楼层一梯两户的,就我和你是邻居了,以后说不定还真有什么
事要麻烦你这个邻居呀」

「唉,方哥你別客气,我是搞电脑工作的,经常在家,你和你太太需要什么
帮忙的只管敲我的门」我爽快地回应了方文军,心里想过一个龌龊的念头,希望
你太太经常来麻烦我。

方文军当然不明白我的心思。又是一阵客气才相互回到各自的房间。

在他们转身回房时,我发现这个夏小月的身材有一个近乎完美的女人曲缐。
翘翘的臀部直到消失后,我的视缐才收回来。

初次见面,我和方文军说话虽然投机一些,但夏小月给我留下了更加深刻的
印象。我总感觉我会与这个性感的尤物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但接下来一连几天,我和这对邻居夫妻却平平淡淡,方文军也许工作忙我很
少见面,夏小月倒天天见,这个漂亮的少妇却越发迷人了,虽然在家,但时而露
肩短裙,时而吊带小背心,时而低腰裤,时而透视装。几乎一天一个花样,好象
在宣洩女人的夏日情怀。但偏偏她对我的态度不冷不热,搞得我心猿意马,无心
茶饭。

一天深夜,我忙了一些程序后已经是凌晨两点多了,我刚想洗漱准备休息,
突然听到门外有异响,心中一惊,心想,莫不是有贼但再转念一想,这个小区
保安严密,应该不会有什么小偷。但声音还在响。于是我蹑手蹑脚,小心翼翼地
走到了门边,眼睛透过房门上的猫眼向外窥去,令我大吃一惊的是,虽然看得不
是很清楚,但我一眼就得出是一男一女在做他们爱做的事情,女人双手扶着门口
边的墙壁,男人的下体紧贴在她臀部,他们都已经全裸,女人在呻吟:「嗯…
…让人看见怎么办。嗯……好舒服……」虽然声音模煳,但我听出了那是夏小
月的声音。既然这个是夏小月,那么这个男人就一定是方文军了。

我既兴奋又着急,这种偷窥让我兴奋异常,着急的是角度不好,方文军背对
着我,挡住了我的视缐,我只能看见方文军的屁股,但看不见夏小月的身体。

我万万沒有想到我的邻居居然那么懂得寻找刺激,看他们仪表堂堂,但私下
却这样淫荡。

我身体的某个部位不知不觉中膨胀到了极点,真想把门打开,舒舒服服地看
个清楚,但可惜的是,他们疯狂了一会,就走进了屋子,临进门时,我终于看到
了夏小月转过身来,那丰满的乳房颤颠颠地闪过了我的眼帘。

这一晚,我是手淫了两次后,才昏昏睡去。

第二天,我被一阵门铃吵醒,已经是日出三桿了。

打开门,看见我睡眼朦胧,一身休闲装,满脸笑容的方文军,大声对我道:
「安老弟,怎么这个时候还睡觉啊」

我心想,今天睡到这个时候还沒有起床还不是拜你们两夫妻所赐但我嘴上
还是笑道:「昨晚睡得晚呗,不过我也准备起床的了,方大哥你今天看起来好精
神啊」

方文军今天看上去异常兴奋,他拍了拍我的肩膀:「老哥我刚从北京回来,
刚下飞机,哎呀,前天签了一个大合同,心里高兴呀,我的表弟昨天也来我家看
我,今天晚上怎么都要庆贺一下,安老弟晚上什么地方都不要去,陪老哥我喝两
盅,怎么样」

「啊你刚回来你表弟……」

「是啊!等晚上我介绍我表弟给你认识,他可比我年轻多,呵呵!好了,我
洗个澡,休息一会,在飞机上都沒怎么睡,记着晚上六点过来喝酒喔」
晚上,当我踏入方文军夫妇的房子,我就彻底感觉到什么是豪华。来不及四
处观赏,我就被方文军热情地拉进了客厅。客厅谢谢上还坐着另外一个男人,经
方文军介绍,我才知道他是方文军的亲表弟方文彪。方文彪长得英俊潇洒,比他
表哥方文军强多了,他站起来和我握手的时候,我惊讶地发现他的身材和方文军
几乎差不多,我终于肯定凌晨发生在门口的那一幕激情四级片就是这个方文彪和
夏小月共同主演的。

我沒有了胃口,盡管现在我肚子咕噜咕噜地叫。几天来让我念念不忘的夏小
月原来是一个红杏出墙的荡妇,这让我心里有了点失落,就好比自己喜欢的女人
喜欢上別人一样。

本来女人出轨也沒有什么大不了的,但和自己丈夫的表弟有一腿,那也未免
胆大了点,不过,既然夏小月胆大淫荡,那我似乎也有机会。想到这,我眉开眼
笑起来,顿时来了食欲,当然性欲也来了。

想曹操,曹操到。我们三个男人还想海聊一番,一道甜美的声音传过来:
「可以吃饭啦……」一身飘逸的低胸薄衫加短裙打扮的夏小月端着一碟香气四溢
菜肴走到了饭厅,把菜肴放在饭桌上摆弄,俯下身间,完美的臀部曲缐再次勾勒
出这个成熟少妇的迷人风采。我们三个男人都站了起来,都咕噜地吞咽了一下口
水,其他人我不清楚,但我肯定不是为了桌上的美味佳肴吞口水。

桌上的各式家常小菜不但丰富,而且色,香都有,估计味道也不错,我又不
经暗暗慨叹这个女人心淫手巧,即可以满足男人的性欲又可以满足男人的食欲,
能娶到这样的老婆回家,纵使她偶尔出轨,也夫復何求

我们刚一落坐,夏小月就娇声道:「老公,你洗手了沒」她一边说一边向
方文军眨着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那模样,那神态,莫说要自己的老公洗手,哪
怕要他跳下楼,他也沒有什么好拒绝的。

方文军愣了愣,呵呵笑道:「洗手干什么又不是小孩子,而且手又不髒
……」

话音未落,夏小月就站了起来,婀娜地走到她老公方文军身边,一把拉了他
起来:「去去去,洗手去……」

方文军觉得有我这个客人在有点难堪,他拉着夏小月转过身背对着我们,小
小声道:「不髒嘛,你看……」

「你刚才摸人家下面那个地方了,你忘记了」夏小月的声音更小。小到似
乎只有他们两人才能听得见。

我愣了,因为我的耳朵特別灵,夏小月的话我完全听清楚。此时我的脑子里
唯一想的问题,就是她‘下面那个地方’是不是很湿。

回想起我刚进门的时候,方文军曾和我握过手,我连忙放下了手中的筷子,
把右手放近我的鼻子,轻轻地嗅了嗅,日,我暗骂了一声。我的手上果然有了一
股骚味。但骂归骂,我却不情愿洗手。

「怎么放下筷子呀,安迪,是不是我炒的菜不好吃」转身过来的夏小月注意
到我的动作,她走到我身边,娇滴滴地问起了我。

「不,不是,嫂子炒的菜太好吃了,只是见你和方哥还沒有落座,我怎么好
意思自己先吃了」美人站在我身边,还是让我有点心不在焉。

夏小月咯咯一阵娇笑:「你真客气……」

正尴尬,方文军已经洗手出来,见大家都等他,他大喝一声:「来来来,动
手吃饭,小月帮安老弟倒酒,今天我们不醉不罢休……」

夏小月‘恩’地一声,伏低身子,为了斟满了一杯高度的剑南春。

绵竹剑南春是四川名酒,气味芳香浓郁,口感醇厚绵甜。是我很喜爱的一种
白酒,当年大诗仙李白曾经为了剑南春而‘解貂赎酒’喝,可见这酒的魅力。

但剑南春再好,也好不过我眼前的无限春光,不知道是不是有意还是无意,
弯腰倒酒时,低胸薄衫的夏小月让我看到了那一对凝脂般的酥胸。只可惜,我这
个角度看不见酥胸上那两颗让人相思的红豆,我当然也不可能站起来看。

饭厅的空调吹出了一丝丝微风,微风盈动,吹起了夏小月那一头深栗色的秀
发,微风过后,我心里有了一种异样的感觉。

饭桌上大家相谈甚欢,夏小月更是左右逢源顾盼生辉,不知道什么时候起,
方文军和他表弟方文彪竟然较起劲来,你一杯我一杯地把剑南春往肚子里灌,我
心中叹息这两人是在暴殄美酒。剑南春虽然是美酒,但还是容易上头,两个小时
不到三瓶高度的剑南春就差不多见底了,我只喝了七,八杯就已经满脸发烫,头
昏脑涨,那边夏小月更是通脸粉红,娇艷得不可方物。正所谓:醉眼看美人,越
看越消魂。我是如此,方文军和方文彪更是如此。

一脸红得像关公的方文军色眯眯地看着夏小月,拍了拍自己的大腿,口吃吃
道:「呃……老……老婆过来,坐我这,表弟酒量厉害,我们两……两个一起收
拾他,你来跟他剪刀石头布,谁输谁喝,文彪你敢不敢」

「剪刀石头布我沒有怕过谁,不过……你输了,你自己喝,不能要嫂子喝
……」方文彪显然舌头也大了。

「行……安老弟你做裁……裁判,谨防这个小子出手慢,耍,耍赖……」方
文军一边瞪着方文彪,一边拉了拉我的手。
正方型的饭桌上,坐在方文军腿上的夏小月和方文彪隔桌对着,我等于坐在
他们中间为他们的剪刀石头布做起了裁判。

一轮一轮的拳掌争锋,那个说‘剪刀石头布我沒有怕过谁……’的方文彪竟
然输了一踏煳涂。十几个回合下来,那个方文彪也只赢过一次,也许他有点恼羞
成怒,他把剩下的酒全部倒进一只玻璃酒杯里,扬言要一次定输赢。我一看,乖
乖!那个玻璃杯至少也有三两酒。

俗话说:酒桌无孬种。何况方文军这样豪爽之人他连连大声叫好同意。

两人有点弩剑拔张,想不到酒桌上也有令我紧张的时候,因为这一杯下去,
无论是谁,那肯定要醉翻了。

夏小月却是一脸轻松,反正谁输了她都不用喝。

「石头……剪刀……布……」夏小月和方文彪几乎是在声嘶力竭的吼叫中挥
出了自己的手。

方文彪想哭,夏小月却已经在咯咯地笑了,方文彪张开的大手正对着夏小月
两根绷紧得像嫩葱一样的手指。

她手指玉白圆润,整齐的手指甲上是鲜红的一点点。我在叹气,就是这两根
手指就已经让我看得心醉不已了。

一大杯酒喝下去,方文彪本来已经通红的脸,现在看起来都有点酱红色,眼
瞧着就要醉倒。哎!其实我真替方文彪可怜,说到玩剪刀石头布这玩意,那女人
们似乎都是天生的好手。

方文彪已经意识模煳,那边方文军和夏小月却兴高采烈,击掌相庆起来,这
还不够,方文军还要亲嘴相庆。哎哟!真肉麻,我不看总可以吧我刚想別过脸
去,突然一声娇啼,我转头望去,夏小月也刚好看着我。借着酒劲,我大胆地盯
着她的高高鼓起的胸部和俏脸,坐在方文军大腿上,夏小月红红的脸上却露出了
古怪的表情,红唇紧咬,美目微闭,唿吸有点急促,我吃了一惊,问:「嫂子不
舒服是不是喝多了」

夏小月摇了摇头不语,但脸上愈发奇怪,似笑非笑,眉头紧皱,被方文军抱
着的蛮腰在左右扭动,好象全身发痒一样。

「嫂子,我倒杯水给你好不好」我沒有等夏小月同意,就站了起来,准备
为夏小月倒一杯开水。但那一刻,我的脚挪不动了,不是不可以走,是不想走。
我的眼睛看见饭桌下,一只粉嫩雪白的玉足上挂着一条白色的东西,我搓了一下
醉酒的眼睛,再次仔细一看,这白色的东西分明是一条小得不能再小的蕾丝内裤
嘛!

我还在发呆,夏小月已经用哀求的语气,小声对我说:「安迪……別……別
看……好吗」她的鼻息越来越重,眼睛的春意越来越浓,身体耸动的姿势越来
越明显……

我终于明白了过来,刚想说什么,「啪」的一声,停电了。

停电太突然,让我一时间沒有适应过来,周围伸手不见五指,我只有老实地
原地不动,黑暗中一只手抓住了我的衣服。
我还在奇怪夏小月为什么拉着我,耳边就响起她那娇滴滴的声音:「安迪,
先別走……我怕黑……」

兴奋异常的方文军马上接过话:「是喽……安……安老弟別走,今哥还。还
沒和你碰过杯……呃……黑唿唿的,小月,你去拿蜡烛来……」

[ 此帖被+7464在2023-12-03 11:02重新编辑 ]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