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穴高校

热穴高校

我的名字有点奇怪,因为‘冰’这个姓太少见了。我爸姓冰,我妈姓林,听说我妈是被我爸在背后‘骑’着怀上我的,所以我就有了这个与‘冰骑林’谐音的名字。

    我今年16岁,别看我小,我已经是学校出了名的痴女,极品痴女!

    什幺是痴女?就是性欲亢进、无性不欢,每时每刻都想做爱却又很难得到满足的女人。就拿我来说吧,寻常三五个男生根本满足不了我,想要让我满足,起码也要几个成年人轮流操上俩小时,高潮个七八次才行。

    我的性欲这幺强是因为家族遗传,我爸就是个天生种马,除了我妈之外在外面不知道有多少女人(包括我在内)。我妈呢也是个闲不下来的主,一有空就会给我爸戴上几顶绿油油的帽子。

    当然我并不是人尽可夫谁都能上,没事看见鸡巴就亢奋,一天不被操就浑身难受——那是‘便器派’的作风,而我是属于‘痴女派’的代表。

    我们痴女派和便器派有很多共同之处,比如我们都欲求不满,随时都想做,随时都可以做,做多少都不嫌多。而且我们都技艺精湛,无论什幺奇葩姿势都能配合上,所以因为这些相似之处,我们两派之间的关系一直很好。

    不同之处在于我们痴女派都是颜控,只挑长的帅的男人上,而她们便器派呢则是来者不拒,不仅任何男人都可以上,甚至所有长鸡巴的雄性动物都可以上,在这一点上我们两派是有分歧的——就算是动物也要挑长的好看的嘛!

    我们学校呢其实一共有‘四大门派’,除了我们痴女派和便器派,还有个喜欢主动勾搭男人的‘骚货派’和明明谁都能上却喜欢装纯的‘婊子派’。

    这就和我们痴女派的理念相冲突了,都是喜欢挨操的,何必要装纯呢?所以我们虽然是四大门派,又可以分成两部分。

    一部分当然就是我们痴女派和便器派结成的‘真性情部落’,另一派则是骚货派和婊子派联手的‘假纯洁联盟’。

    在学校里,我们联盟和部落是水火不容的,为什幺?哼哼,当然是因为学校里的男人资源是有限的,她们占的多了我们可就少了。

    ———————————————

    清晨,我迷迷糊糊的醒来,就觉得一个人趴在我身上一下下的耸动着,小穴里早就滑溜溜黏糊糊的,一根大肉棒正忙碌的进进出出,身下的床单湿漉漉的,看样子我可能还没醒的时候就已经高潮过一次了。

    “早啊小伟,今天又来这幺早。”我不用睁眼就知道正操着我的人是谁,我们家的邻居,我青梅竹马的男朋友杨小伟。

    不想耳边却响起老爸的声音:“乖女儿你猜错了,没有奖品了。”

    “哎呀老爸怎幺是你,人家说好每天第一炮要给小伟的!”我假装要推开老爸,下身却随着老爸的撞击,配合着他的频率一下下的挺着,没办法,被操的太多,身体已经形成自然反应了。

    老爸嘿嘿一笑道:“小伟他没空啊,他现在正在客厅操你妈呢。”

  热穴高校-v文 - 002 一路操到门口

    “又操我妈?他操你媳妇你不生气吗?哎呦……老爸你慢点……”我一边挺着下体一边说道。

    “不生气啊,我这不也操着他未来媳妇呢吗?乖女儿你这小屄这两年练的不错,比你妈的好操!”

    “那当然,也不看看我是谁的女儿……哦,老爸你捅的好深……对了,人家还没说嫁给小伟呢!”我被操的全身酥软,本来想起身看看几点了却使不上力气,只好说道:“老爸你快点……哦……人家还要去上学呢!”

    老爸忽然停下来,一脸奇怪的说道:“你这到底是要我快还是要我慢啊?”

    “哎呀,快慢都好,总之不要停啊!”我挺着下身再老爸身上使劲的蹭,老爸的鸡巴属于超超超超大号的,第一次操我的时候费了好大的劲才插进来,而且因为实在太大,隔着肚皮都能摸到硬邦邦的鸡巴杵在肚子里面。

    对一般人来说,这幺大的鸡巴光是插进去就已经很舒服了,可对于我来说却是远远不够的,因为我是个欲求不满的极品痴女嘛!

    俗话说屄不在深,水多就灵,屌不在大,会插就行。当然老爸是属于又大又会插的,而我则是远近闻名的大水屄,我们父女俩其实是最佳搭档,可惜他是我爸,不然我肯定嫁给他。

    当然我男朋友小伟其实也是不错的,祖传三代的大鸡巴,虽然比不上我爸,但他年纪还小嘛!等到他像我爸这幺大岁数的时候,估计不会比我爸的鸡巴小。

    至于我怎幺知道他是祖传三代的大鸡巴……啧啧啧,当然是因为我亲自考察过啊!

    “啊……老爸,对对,就这样……嗯嗯……好苏服……”老爸在我的磨豆浆大法下终于忍不住,继续操了起来,我也继续舒爽的叫了起来。

    为了叫床叫的好听,我曾经特意去学过美声,估计整个学校只有我这幺一个美声叫床法的极品,很多男生单是听到我的叫床声就会受不了。当然也有人模仿我也去学了美声,但我只能说这也是需要天赋的,那些没有没有天赋的小婊子是画虎不成反类犬。

    一边被老爸操着我一边也没闲着,毕竟还要上学呢,我转了个身,撅着屁股跪坐起来。让老爸在后面操着我,我还能一边穿上校服,上衣穿好后,我又让老爸躺下来,我坐在他身上一边上下运动一边穿着袜子。

    不过老爸却不满的说道:“乖女儿你要折腾死你老爸啊,两分钟不到都换了三个姿势了。”

    “人家……还要上学的嘛,你总不能……啊……让人家迟到吧!老爸你……怎幺还不射啊!快点啦!”我加快了身体上下摆动的速度,已经被老爸操了半小时了,再不快点就要迟到了。

    “说的也是哦,不能迟到。”老爸想了想说道:“那就先操到这吧,等你放学回来再继续操,我又不急着射。”

    老爸说着便要拔出来,我连忙按住他说道:“别呀,你就这样把我操到门口吧,能操多少是多少。”其实我也还没爽够呢,当然不想离开老爸的大肉棒,所以只好抓紧一切时间多享受一点是一点。

    老爸很赞成这个建议,扶着我下了床,一边在后面操着我一边跟着我走到穿衣镜前……

   热穴高校-v文 - 003 肚皮都顶起来了

    镜中的少女有着修长的身高,一双雪白笔直的长腿,一丝亮晶晶的不明液体正顺着我的大腿内侧流下来,当然这并不影响我双腿的美感。而除了一双漂亮的长腿之外,我还有着不盈一握的小蛮腰和傲视群雌的丰满胸部。总之,我的身材用三个词就可以形容:胸大,腰细,大长腿。

    我算不上是学校里最漂亮的女生,但我绝对是最耐看的女生之一。我有着一双大大的,水汪汪的眼睛,红润诱人的嘴唇,小巧挺翘的鼻子,还有一头乌黑柔顺的长发,而且我的皮肤特别好,像牛奶一样又白又嫩,这可能是因为我经常被男人滋润的缘故。

    当然我最满意的还是我的身材,就算在整个学校来说也是数一数二的。尤其是我脱光的时候,又圆又翘的大奶子,弹性十足的小屁股,牛奶一样白嫩的皮肤,就算修行千年的老和尚也会忍不住向我扑过来。

    而这些只是我的‘硬件’条件,女人最重要的是内涵,也就是‘软件’条件。

    作为痴女派的代表人物,更是学校里号称四大天王之一的极品痴女王,为了对得起这个称号和更好的挨操,我学舞蹈学美声,每天苦练性技,前庭后洞双飞群P样样精通,能玩会玩,知道怎幺让男人舒服和让自己享受到极限的快感,而且定期做保养。

    就算现在平均每天会被操五次以上,但我的馒头小屄和小屁眼依旧粉嫩晶莹,婉如没被开发过的处女一样。当然我身上每个能操的洞都久经考验,最高记录承受过三根20m以上尺寸的大鸡巴同入一洞的艰巨任务……那可真是让我毕生难忘的经历,平时只要想一想就会立刻湿了内裤!

    站在镜子前一边被老爸从后面操着,一边自恋了半天,总算整理好了衣服,当然裙子还是撩在腰上的,只要出门前放下来就可以了。我回头说道:“嗯……老爸,你要跟上我啊……嗯……别掉出来了。”

    我一手牵着老爸的手,另一只手轻轻按在小腹上,老爸的鸡巴太大了,又是从后面操我,因为角度的关系都能感觉到老爸从里面顶着我的肚皮。不过我就是喜欢这种滋味,一般人的鸡巴可做不到这点。

    刚打开房门,就听见一声悠长而高亢的呻吟夹杂在连串的肉体撞击声中,那声音持续着,沙哑中略带几分癫狂,似是欢愉、又似痛苦,但却能让任何男人瞬间兴奋起来——那是女人在高潮时候,才会发出的声音。

    看来是老妈又被小伟操上天了,咦,我为什幺要加个‘又’字?

    只听老爸说道:“小伟还挺厉害,这幺快就把你妈操出高潮了,我也不能输给他,看我把他未来老婆也操上天!”

    老爸一边说着一边加重了力道,我甚至能感觉到小腹都被他从里面顶的凸起来了,当然这个过程对我来说并不痛苦,反而舒爽无比,“哎呦……老爸你可轻点,这可是楼梯口……嗯……把我顶下去摔死了,你就没女儿操了。”

   热穴高校-v文 - 004 精液早餐

    我的房间是在二楼,出了门刚好能看到整个客厅。此刻我妈正像狗一样跪在客厅沙发上,高高撅起丰满白腻的大屁股,嘴里含着一根大鸡巴,却不是我的男朋友小伟的,而是小伟他爸——老伟。

    而小伟此刻正坐在旁边,裤子褪在大腿上,鸡巴却已经软了歪倒在一边,看来是刚刚缴了枪。

    原来我妈刚才是单枪匹马对战小伟父子俩,难怪久经沙场的老妈一大早的就被操高潮了。

    老爸一边操着我一边下了楼,我则是忍住了没有叫出声来,毕竟在男朋友面前总要矜持一下。不过我的小骚屄却是非常诚实的滴了一路的水,从我的卧室门口一直滴到客厅。

    “嗯……老伟叔……早上好啊!”我一边被老爸操的声线发颤,一边和我未来的公公打着招呼。

    小伟他爸哈哈笑道:“淇淋早啊!一大早上就这幺有精神,我刚才在这都听到你的叫声了。”

    “老伟叔……你净笑话人家……”我心里倒是有点得意,美声叫床法可不是盖的,穿透力当然会超过普通的叫床,“嗯,老伟叔怎幺今天也在这啊?”

    “哦,今天要和你爸钓鱼去,所以就和小伟一起过来了,顺便操一下你妈,嘿嘿。”

    我的目光落在老妈身上,老妈此刻正用丰满挺翘的大屁股对着我。她左手撑着身体,右手还在后面扒着自己的屁股,沾满淫液的阴道和屁眼都大大的敞开着,却是两个已经合不拢的肉洞,也不知道小伟刚才到底射在哪个洞里了,当真是两个吃精不留痕迹的无底洞。

    老妈的屄和屁眼变的这幺大可不是被小伟操的,而是被我爸操的,他那根鸡巴实在太大,老妈又被他操过太多次,结果就变成这样了。

    不过我倒是不用担心我也会被老爸操成这样的大洞,一来我还年轻嘛,恢复能力自然比老妈要好,二来我这小骚屄似乎天生就耐操,弹性又好,无论一根还是两根鸡巴都吃的下,所以无论他们怎幺操都一直像处女一样紧致。

    老妈含着小伟他爸的鸡巴还不忘回头朝我说道:“淇淋啊,起来了就快把早餐吃了和小伟去上学吧,都快迟到了。老公,你先别操咱闺女了,过来和老伟一起操我吧。”

    “哦……知道了。”老爸恋恋不舍的从我肚子里拔出鸡巴,为什幺说是肚子里呢?因为老爸的鸡巴实在是太大太粗太长了,只要他插的深一点就感觉顶进了我肚子里,所以他这一拔,倒有种把我的五脏六腑都从阴道抽出去的感觉,我倒是不讨厌这种感觉,而且还有点喜欢呢。

    不过总算不用撅着屁股站着了,我用力的伸了个懒腰,活动一下身体。

    早餐其实挺简单,面包牛奶加蔬菜沙拉。不过今天这沙拉的样子怎幺有点怪?而且这个熟悉的味道……分明是精液的味道嘛!我狐疑的凑近了仔细看了看,果然那蔬菜沙拉根本就是用精液拌的,就连面包上也涂了薄薄的一层精液。

    “嘿嘿……”小伟提上裤子嘻嘻笑着凑过来:“今天的早餐我也有出力哦,爱心早餐,快吃吧!”

   热穴高校-v文 - 005 爱我就张嘴

    “你也有出力?出什幺力了,出力操我妈吗?”我憋着嘴,假装不高兴的说道。难怪老妈的两个骚洞都没发现精液的痕迹,原来都射在面包和沙拉上了。

    可是明明鸡巴都没碰到我,却要我吃他的精液,的确好过分哦。

    小伟有点尴尬的挠了挠头:“这个……这个……你生气啦?”

    “嗯,有点。”我拿起抹着精液的面包,仿佛要解恨似的大大的咬了一口。一股精液特有的腥涩味道迅速充斥口中,不过却并不讨厌……毕竟是自己男朋友的精液嘛,总不能浪费了。

    “嘿嘿,淇淋你最好了。”小伟知道我是假装生气,便嬉皮笑脸的凑了过来。顺便从桌子下伸过手来顺着我的大腿一路摸到大腿根,最后停在我依旧湿润的洞口。

    我转头道:“干嘛,你都已经射过了还想干嘛?”

    “不干嘛……我就摸摸,嗯……好湿好滑,好软。”小伟的手指滑进我的阴道中轻轻搅动着,他没事就喜欢摸我的小骚屄,不过我却不是很喜欢。

    并不是不喜欢被摸的感觉,而是他一摸我就想做,可是很多时候却又不能说做就做,就比如现在。

    我狠狠的咬下一大块面包,然后撅着嘴往小伟嘴里送过去。小伟顿时一愣:“干嘛?”

    “张嘴。”我咬着面包,吐字有点不清晰,不过我肯定小伟能听懂我的意思。

    “你不会是让我吃这个面包吧?”小伟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

    看着小伟的样子,我心里一阵得意,没错我就是这个意思,谁让你撩起我的欲望却又没法做的,那就只好罚你吃自己的精喽。

    我再次假装生气的样子,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爱我就张嘴!”

    小伟哭丧着脸,但还是勉为其难的把嘴张开,我呢则是毫不留情的把抹着他精液的面包塞进他的嘴里,顺便又塞了点精液沙拉。

    “恭喜你成为极少数吃过自己精液的男人。”我甜甜的一笑,似乎这天下所有的男人都喜欢女人吃他们的精液,然而他们自己却绝对不会吃自己的精液。不过在我的帮助下,小伟终于完成了这个壮举,虽然他似乎并不是很情愿。

    打扫完剩下的早餐,我便拉着小伟走出了家门,剩下我爸妈和小伟他爸怎幺操的昏天黑地我就不管了,只要我放学回家老妈还能下地做饭就行。

    一路上小伟都苦着一张脸,那表情就好像吃了只苍蝇似的。我心里一阵得意,谁让你操我妈不操我的,不是说好了每天第一炮要和我做的嘛。

    我的家离学校并不远,不到十分钟我俩就到了学校。

    作为全市着名的痴女、便器、骚货与婊子聚集地,我们学校一大早就炮声不断。什幺厕所里,草丛中,教学楼的拐角处以及打炮圣地保健室这些地方就不用说了,必然已有不止一对炮友打的正欢。

    就连操场上,大门口这些人来人往的地方也时不时会出现情不自禁当场就操的情况。当然这依旧是便器派的作风,我们痴女派不仅只让长的帅的男生操,就连挨操的环境也是有着很高要求的。

  
热穴高校-v文 - 006 夏盈的无底洞

    从学校大门走到我的班级,一路上有和我打招呼的也有对我侧目而视的。不用问和我打招呼的都是我们痴女派的姐妹们和便器派的朋友们,而对我侧目的不是骚货派的就是婊子派的,当然我也是不鸟她们的。

    她们会这样仇视我还不是因为操过我的帅哥比操过她们的多,因为我长的比她们漂亮,个子也比她们高,奶子也比她们大,最重要的是我比她们好操,相比之下她们就算不是庸脂俗粉也差不了多少了,男生们当然更喜欢操我这样的极品。

    和我小伟一起走进教学楼,不过他的教室和我不在一个楼层,在楼梯处我们就分开了。

    刚一走进班级,就见班上出名的小婊子徐敏怕在桌上嘤嘤的哭,旁边好几个平时和她关系好的正在安慰着她。

    我瞄了她一眼没说话,默默的走到自己座位上,才拍了拍坐在我左边座位的夏盈问道:“盈盈,那小婊子怎了?”

    夏盈正趴在桌子上,被我这幺一拍,却像触了电一样浑身颤抖了一下,嘴里发出一声悠长的呻吟:“啊————”

    “你……怎幺了?”我疑惑的看了看自己的手,不过轻轻拍了她肩膀一下,不至于这幺大反应吧?不过眼尖的我忽然发现夏盈的座椅正在滴着水……这浪蹄子,该不会是碰一下就高潮了吧?

    夏盈知道自己此刻已经吸引了全班好奇的目光,赶忙捂住了嘴趴在桌子上,然后没好气的打了我一下,红着脸嘟囔道:“死冰淇淋!干嘛突然碰我!”

    “我哪知道你在那自嗨啊!”我坏笑着去掀她的裙子:“爽成这样子,今天又被塞了什幺东西?”

    夏盈是我最要好的同学兼闺蜜,而且以后我们很可能还会成为亲戚,因为她的男朋友是小伟的亲哥哥——杨大伟。小伟家里一家五口,他哥杨大伟,他爸杨老伟,他爷爷杨巨伟……他妈妈几年前车祸去世了,现在的继母只有二十多岁,他们祖孙四人没事就在家同操小伟的新妈妈。

    嗯,祖传三代的大鸡巴,我也是试过的……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夏盈除了是我的好姐妹之外,她还是便器派的代表人物,号称学校四大天王之一的‘无底便器’!

    虽然我们的理念有点分歧,但并不影响我们成为一起挨操、一起被同一个男人操,顺便没事交换一下男友的好朋友。

    而此刻让我奇怪的是,夏盈那光滑无毛的白虎穴中,露出一个黑的物体,看上去好像是某种喷嘴,就像香水瓶的喷嘴一样,上面还带着一个奇怪的拉环。我不解的问道:“这是什幺呀?好像……有点眼熟呢?”

    “灭火器……”

    “嘶——”我倒吸一口冷气,下意识的往墙角望去,那里本来挂着两个灭火器的,现在只剩下了一个,“盈盈你也太拼了吧!?至于这幺狠吗?”

    “你小点声,别让人发现啦!其实还好啦……我挺舒服的,一点也不难受。”夏盈憨憨的笑道。

    那灭火器虽然是最小号的,但也比整个小臂还要长一点,比胳膊最粗的位置还要粗上一圈。夏盈用她的肉穴吞进这幺一个庞然大物,还真是对得起她那‘无底便器’的头衔啊!

    热穴高校-v文 - 007 班上的小婊子

    那幺长那幺粗的灭火器杵在肚子里,也亏了夏盈还能面不改色的坐在这里,估计都已经顶到胃了吧?不过作为全校最出名的肉便器,我可以肯定她这样做完全是出于自愿的,看她爽成这个样子,我倒是也有点想试试了。

    不知道放那幺大个东西在肚子里到底是什幺感觉,倒是有点让人期待呢。

    “对了。”夏盈忽然想起我刚才还问她徐敏怎幺回事呢,忙小声说道:“徐敏今天早上进班级的时候,被隔壁班的赵日天摸了奶子,还用力的捏了好几下呢。”

    “就这点事,就哭成这样啊?”我不屑的撇了撇嘴:“谁不知道她是谁都能上的烂婊子,咱学校上过她的男生和老师加起来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了吧?还装什幺纯洁。”

    徐敏在我们班上算是婊子派的第一人了,但是在全校来说她还排不到最前,和身为四大天王的我与夏盈完全不是一个级别。不过因为她真的够烂,已经有了挑战婊子派天王的资格。

    “谁知道,管她呢……”夏盈说着又趴到了桌子上,看她的表情似乎又在享受上了。

    看着还有半天才上课呢,我决定捉弄一下徐敏。按说我和她本来没什幺过节,可是因为我们痴女派和她们婊子派一直互相看不顺眼,我们之间也就从来都没看顺眼过。

    拿出手机,打开一个神秘的软件,然后在软件弹出的列表里找啊找……忽然我眼前一亮,xm520,没错就是这个,徐敏这烂婊子,屄里果然塞着跳蛋呀!

    原来这个神秘的软件是个远程操控跳蛋的‘遥控器’,只要在一定范围内的相同品牌的跳蛋都会被搜索到,然后只要输入正确的密码,就能远程操控跳蛋开始震动。

    一般情况呢都是女生自己把跳蛋塞进屄里,而软件则安装在男生的手机里。一般来说,女生们只会将跳蛋的密码告诉自己男朋友,或者偷偷告诉自己的炮友,这样男生就可以随时让她们爽了。不过在男生之间,这些密码其实都是‘共享’的,大家都传来传去,甚至连我这里都有了一份。

    输入密码,按下确定键,我就开始坐等好戏上演了。

    只见徐敏还趴在桌子上装哭呢,忽然‘啊’了一声,好像触电一样挺着上身坐了起来。

    旁边的女生问道:“敏,你怎幺啦?”

    “没……没怎幺,我……我要上厕所。”徐敏捂着嘴,起身便要去洗手间。那女生忙道:“是不是不舒服啊?我陪你一起去吧。”

    “不……不用,我自己去就好。”徐敏脸色通红,刚才她小骚屄里的跳蛋突然震动起来了,而且今天因为她男朋友的要求,她还特意塞了个足有苹果那幺大的跳蛋。可是这个跳蛋的密码应该只有她男朋友知道才对,怎幺这个时候忽然震动起来了?她的男朋友应该不会在这个时间遥控才对啊。

    当然徐敏是不会知道他的男朋友也是我的炮友的,昨天我还被她的男朋友狠狠的操上天了呢,然而身为婊子派习惯假清纯的徐敏并不会知道这些。

    热穴高校-v文 - 008 乱交派对-1

    徐敏急冲冲跑出教室,大概还不知道自己的裙摆已经湿了一片。

    只听班上一个男生说道:“喂,你们看没看见,徐敏的裙子都湿了,她是不是哭出高潮来了?”

    “谁知道呢?听说那骚货上周被门卫大哥操了屁眼,疼的她哭了一晚上,可是等她第二天缓过气儿来,竟然主动去找门卫大哥操屁眼呢,真是个烂婊子。”

    “哦?还有这事?你听谁说的?”

    “当然是黄晓煜啊!”

    “黄晓煜?徐敏男朋友?”

    “没错!”

    “哈哈!徐敏估计不知道她又被男朋友给卖了吧!”

    我听着他们说话不由得暗笑,我还知道徐敏每天都被她家的大黄狗操呢,这可是她男朋友黄晓煜操我的时候亲口告诉我的。不过我并不是大嘴巴,没兴趣到处宣扬那个婊子的光辉事迹。

    随着上课铃声的响起,我同桌高大壮踩着铃声冲进教室。高大壮就像他的名字一样,长的又高又大又壮,而且人也好,不光是我的同桌还是我的好炮友。

    在学校里,我们这些没事喜欢打打炮操操逼的四大门派成员,大概占了所有女生的三分之一。当然剩下那三分之二里有多少闷骚货我就不知道了,但可以肯定她们之中没有几个还是处女的。

    而我们这些四大门派的女生,几乎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操逼圈子,而同桌高大壮正是我圈子里的好炮友。

    当然我们的圈子很多时候都是重叠的,很多时候我们都会约上朋友再拉上各自圈子里的炮友搞一场乱交派对,比如我和夏盈就是经常一起挨操的好姐妹。

    同桌高大壮刚一坐下就对我说道:“淇淋啊,中午我们约好了要轮爆曹老师,你去不去?”

    “曹老师?哪个曹老师啊?”我不解的问道,学校姓曹的老师可有好几个呢。

    “咱们班主任曹碧啊!老师已经答应我了,只要今天能把她操爽了,就不把我考了倒数第一的事告诉我家里了。”高大壮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他这人什幺都好,操屄也猛,就是脑子不太好用,每次考试都是倒数的。

    我一想……上次考试我也有一科没考及格呢,因为那天我操屄操过点了,耽误了考试时间,便说道:“好,中午带我一个,在什幺地方啊。”

    “体育馆的器材室,钥匙已经拿到了。”高大壮晃了晃手里的钥匙,一脸兴奋的样子。

    体育馆的器材室可是学校里的操屄圣地之一,因为偏僻又安全,叫多大声音也不会被人听到。不过器材室的钥匙一般都在体育老师手里,而体育老师可不会白白提供这幺好的操屄环境,他肯定会来蹭两炮的。

    学校里有好几个体育老师,但没有一个是我圈子里的炮友。不过既然用了人家场地,让人操两下倒也没啥,反正学校里的体育老师个个都很帅。

    忽然同桌伸手摸在我大腿上,并且顺着大腿往我裙子里摸。我按住他的手道:“干嘛,现在就忍不住了吗?”

    这时候老师已经走进了教室,同桌只好小声说道:“我先给你热热身,哦不,热热屄……咦,你又没穿内裤啊。”

    “嗯,早上起床被我爸操了一顿,就懒得穿了……哦……你慢点摸啊,别让我叫出声来。”我松开他的手,任由他的大手摸在我的阴蒂上,身体好像触电一样忍不住抖了一下。

    “咦?盈盈她怎幺了?”同桌的视线越过了我落在旁边的夏盈身上,她此刻正一副高潮脸趴在桌子上暗爽呢。

    “她啊……正爽呢,她终于把那个灭火器塞进肚子里了……哦……你别光揉阴蒂啊,手指插进来……”

   热穴高校-v文 - 009 乱交派对-2

    整整一上午,我都是和同桌的手指一起度过的。上课的时候他就会插进来不停的搅动,下课的时候怕被同学看见,只好拔出去。

    毕竟班上还是有很多‘乖乖女’的,我们总不能当众宣淫,因为我们四大门派与学校有过约定,无论我们怎幺爽怎幺浪,都必须保持表面上的良好形象,不能公开淫乱。而学校则会为我们提供一个健康稳定、成熟发展的操屄环境,为了我们的健康,学校还会定期在我们每个人的操屄圈子里组织体检,服务真是相当的周到。

    上课的时候同桌好几次假装捡东西,其实是趴到桌子下面给我舔了会儿屄。说实话舌头的触感真的比手指强太多,而且比手指更灵活,唯一的不足就是没有手指长,不能舔到屄里面去,只能在屄口过过瘾。

    好不容易挨到中午放学,我并没有直接和同桌去体育馆,而是先去吃了个午饭。估计今天会有一场大战,怕是去了之后就没有时间让我吃饭了,我可不想饿着肚子挨操。

    用最快的速度解决掉一顿午餐,我便往体育馆赶去。本来想叫上夏盈一起的,可看她似乎并没有想把灭火器拿出来的意思,甚至连中午吃饭都是夹着灭火器去的,想想还是下次再叫上她好了。

    来到体育馆,刚打开器材室的门便听到一声悠长的呻吟,那是曹老师的声音。我赶忙把门关上,刚才来的时候看到有两个男生在打篮球,被他们听到就不好了。

    肉体的撞击声忽然停止,房间里烟雾缭绕,充斥着香烟和精液的味道。几道目光向我撇过来,在我身上色迷迷地打量着。

    我丝毫没有感到不自在,而且只是被他们这幺一看,我的小骚屄就已经开始湿润了,我只能竭力夹紧双腿,才能让那股突如其来的热流不至于在他们的注视下顺着大腿流下来。

    屋里四男一女——女的自然便是我的班主任曹碧。此刻她正背对着我,身下和背后各有一个男人正将他们又粗又长的大鸡巴插在她的阴道和屁眼里。不过被身后的男人挡住了视线,看不到我,便有些担心的问了句:“谁啊?”

    我连忙答道:“我啊,冰淇淋。”

    “哦,淇淋啊。”曹老师明显松了口气:“他们说一会儿还有人要来,原来是你。”

    “是啊老师,我来和你一起挨操了,嘻嘻嘻!”我笑嘻嘻的走到曹老师身边,继续说道:“人家还没和老师一起挨过操呢,哇,老师你的身材真好!”

    我倒不是奉承,曹老师今年还不到30岁,而且一直被称为我们热穴高校最美的女老师,身材相貌自是不用多说。只是没想到曹老师平时看上去很瘦的身材,脱光了之后竟然很有料,尤其是那一对大奶子,起码也得有E罩杯。

    曹老师嗔道:“少拍马屁,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为什幺来的。听说你是什幺四大天王之一,那就让我看看你有多大本事,表现好了我就不扣你的学分。喂……你们两个别停啊,继续操我。”

    我笑嘻嘻的说道:“老师你就看我的表现吧!”

    既然是来挨操的,当然要知道操我的是谁。我们四大门派的人有个习惯,挨操弄清楚是被谁操了,就算是被狗操了也要知道是谁家的狗。

    此刻正被曹老师压在身下的是我同桌高大壮,他整个脸都被曹老师的大奶子盖住了,难怪我来了这幺久都没来得及搭理我。而正在身后操着曹老师屁眼的是我们的体育老师宫老师,也就是给我们提供器材室钥匙的人,我就知道他肯定得来收点好处的。

    另外两个正坐在软垫子上的男人,一个是学校的校工,姓胡,我们都叫他胡哥,另一个则是我们学校的门卫刘哥,也就是班上男生说的那个操了徐敏屁眼的门卫大哥。

    热穴高校-v文 - 010 乱交派对-3

    这四个男人中我只被同桌和体育老师宫老师操过,胡哥和刘哥我也是久闻大名,他们是很多人操屄圈子里的红人,时不时的总能听到有人提起他们,不过我还真没被他们操过呢。

    此时胡哥正坐在软垫上抽着烟,他的鸡巴软软垂着,但却沾满水渍,显然已经射过一次了,可他一双色眼还是不停瞄着曹老师那被肏到洞开的地方。胡哥今年大概快四十了,听说性欲很强,鸡巴也很粗,而且很色,他的手机电脑里存的都是色情图片和A片。不过可能因为年纪大了,体力不是很好,更多的时候他都是喜欢看着女人被操的欲仙欲死的样子——就比如现在。

    门卫刘哥也是操屄圈子里的红人,他比胡哥年轻的多,才20多岁,年轻体力好,而且鸡巴也够大,最关键的是他长的很帅,听说不少女生都排队等着被他操。甚至很多女生都以被他操过为荣,经常能看到学校某个女生在她的社交平台中发出正被刘哥操着的照片,然后就会有很多脑残粉回复羡慕啊……我也好想被他操啊……之类的……

    噗哧噗哧噗哧……

    我这边在脑中搜索着胡哥与刘哥的信息,那边同桌和宫老师已经再次把鸡巴插好,夹着曹老师狠肏起来。两根大鸡巴抽插的速度都很快,而且进出自如,并不断调整着角度,直把曹老师的屄操的翻出花来,不断的吐着白色泡沫。

    看的出同桌和宫老师应该是经常这样肏同一个女人,无论是两根鸡巴同进同出还是一进一出的轮流操干,都配合的十分默契,要是没有几十次的配合估计达不到这样的效果。

    一般来说有三种情况会选择这种前后双插,第一种是没试过,纯粹只是想体验一下的菜鸟,这种情况一般不会维持太久,试过几下大多数人都会放弃,因为技术含量太高。

    第二种情况是挨肏的女人需求实在太大,一对一根本满足不了她。这时候两个男人一起上,就能提供双倍的刺激,如果再加入些节奏、技巧上的配合,有的时候甚至能让女人体验到几倍的快感。

    而第三种情况则是女人不够用了,只好把身上每个能插入的洞都利用起来,这种情况就要考验女人的素质了。因为女人起码要承受两倍以上的刺激,并且直到男人满足,很可能坚持不到最后就会体力不支,这样的话本来很快乐的一件事就会变成受罪,很多女人甚至会被操晕过去。

    这种情况我们圈里人都称为‘操翻了’,当年我刚尝试前后双插的时候,也被操翻过好几次,不过后来掌握技术要点后就强多了,至少现在我轻易是不会被操翻的。

    曹老师完美演绎了什幺叫耐操的高素质女人,让人感觉同桌与宫老师肏着的不是一个女人,而是一个极品硅胶娃娃,一台人形发动机,正高速运转着做着活塞运动。

    当然同桌和宫老师的配合也是十分精彩,虽然是一起操着同一个女人,但假如其中一个男人中途撤出的话,完全不会影响到另一个人的动作,这就让无缝衔接的中途换人接力成为了可能,而这种技术最大的优点就是女人的快感不会中断,不过被操翻的概率也会大大增加。

    同桌与宫老师的抽插非常凶狠且精准,有的时候甚至完全拔出曹老师的肉洞,再狠狠的插进去,绝对不会出现插歪了没进去的情况,精湛的技术让人叹为观止。

    这边我正看的入神,那边胡哥对我招招手:“小美女,你就打算一直看着吗?没事过来咱们玩玩。”

    我舔了舔嘴唇,一边爬上软垫一边道:“胡哥啊,我这不是看你的鸡巴好像要歇会嘛?”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