蕾散花

蕾散花

不要...老师...不要...」美雪用恐惧的声音求饶着。
  连接吻都不懂的处女,尤其是这所高中的女生,学校严禁学生与他校的男生交往,所以更增加学生的性感及羞怯。美雪因身体被压而不断地扭动,藤尾将美雪正面压着,脸则不断地吸着两边的乳头,并不时用手抓着丰满的乳房。
  「呜...」脸不断左右摆动,拼命想要躲避的美雪,嘴终于被强力吻着时,全身一片僵硬。红红柔软的双唇被压着,一股热气吹了过来
  藤尾初次尝到如此清香的滋味,更是用力地将舌头挺过去。一边舔着唇,中间还夹杂着汗水,心里更冲动地想吸吮她的唾液。美雪紧紧地咬住牙齿,而藤尾则将舌头左右地进攻两旁的齿列。然后抓住乳房的手,更是使劲地捏着。
  「呜...」美雪痛得张开嘴,趁这个空隙,藤尾滑溜的舌头进攻着羞怯又香甜的舌头。美雪根本不想张开嘴,但是又避不开藤尾的舌头,只好又左右不断地扭动着脸部。美雪正是憧憬着恋爱的少女,作梦也没想到自己的初吻,竟然被强暴式地夺走了。
  藤尾不断地舔着美雪口中香甜的唾液,更努力寻找那柔软的舌头。在被不断地强吻下,美雪早已没有反抗之力,反正梦与现实似乎是那么地遥远。不久,藤尾的舌头离开了美雪的嘴巴,开始往下舔着沾满汗水的肩窝,然后将脸埋在气味浓烈的腋下。
  「啊...」美雪不由得呻吟出声,身体弓了起来。舌头爬行在更敏感的腋下,一切的感觉早已钝化了。美雪难为情与恐怖感渐渐消失,卷缩的手正好被藤尾当作枕头躺着。
  藤尾不断地品尝这十七岁少女的汗臭味,舌头更是一路往下爬行,并伸出右手到裙子底下一探虚实。
  「啊...不要...」美雪不断出声求饶,身体更是缩成一团,拼命抵抗着。
  美雪和其它学生一样,裙子下没有穿内裤。在练剑时会大量流汗,洗起衣服来相当麻烦,而且来参加集训,内衣裤也所带有限,而且这里除了藤尾与住持是男的以外,全都是女的,身体在剑道服下也不易被看清。这一切都便宜了藤尾,方便了他在裙下之探索。藤尾手指用力地拉开紧闭着的大腿。
  「啊...啊啊...」美雪急得上气不接下气。她是剑道部学员中的第一美人,虽然距离藤尾理想中的对象相差甚远,但是比较好控制。虽然外表看起来相当柔弱,但是上半身裸露出来的体态以及摸到的大腿,感觉都相当健康。
  手掌接触到平淡淡的耻毛。藤尾的中指滑下股间的正中间部位,接触温湿的花蕊,使美雪的肌肉更加紧绷。
  「不要...」美雪虽然出声求救,但是湿意愈来愈浓的身体,彷佛是在求偶一般。
  「手淫过吧?把腿张开,我会使妳觉得更舒服的。」藤尾头从腋下上抬起来,枕在美雪的手臂上,一边用鼻子嗅着清香的发味以外,更轻轻地在其耳畔说道。这种声音根本不像老师,而是一个强暴者掳获猎物时的兴奋之情。
  突然咬住樱色的耳朵,美雪受到刺痛,不由得将腿分开。其间,藤尾完全用手指,他用手探寻小阴唇,以及膨胀的耻唇,最后是突出的阴蒂。
  「妳看,感觉很棒对不对?渐渐润滑了...」藤尾用口吸吮着耳朵,然后在舔着耳穴时,轻轻地说着。
  美雪拼命地咬住嘴唇,压抑着急促的呼吸。手指在阴蒂上画着圆圈,不断地刺激着,偶而将手指伸入阴唇内部的膣口,少量的蜜液正不断地渗出来。但是感觉似乎仍嫌不足,如果再用力施暴,为了保护身体,蜜液必定会大量释出的。
  手指不断地爱抚阴蒂,美雪的肌肤则呈正直的反应。不久,好像渐渐习惯了,震惊的间隔愈隔愈远,美雪的下半身渐渐觉得气闷。
  「光用手指一定不够爽快?告诉我,妳希望用舔的。」藤尾轻声说道,美雪第一次听到这种淫秽的台词,身体一直,奋力的抵抗着。不久,藤尾站了起来,伸手去解开美雪裙子上的钮扣。
  「不要!不要!」美雪拼命抵抗,虽然身心已遭受莫大的伤害,但是本能地想保护自己最重要的部位。
  「妳想叫人来吗?妳想让妳的裸体公诸于众人的面前吗?」难道藤尾不怕本身的丑态被曝露出来吗?混乱中的美雪不觉地悲从中来的掩住脸。就在此时,藤尾已将裙子的钮扣解开,而裙子也顺势滑落地上。
  「啊...啊...」美雪全身光溜溜的,彷佛刚出生的婴儿一样。如被向上强压着,藤尾用双手压着她的双膝,并用力将它们往左右拉开。
  「不要...不要看...」美雪哭着喊道,并且拼命地想用手及脚将私处隐盖起来,但是藤尾将脸埋在美雪的私处上。
  「下体完全笼罩在汗臭之中,左右大腿内侧,青色的静脉横在白色肌肤上,而那大饼则具有相当弹性。中间有淡淡的杂草掩住私处,而其股间则有一道纵贯的裂痕,惹人烦恼。脚被撑得大开时,仅仅裂开的私处,绽放出浅桃红色的小心型的花蕊。藤尾伸出手,用手指将小阴唇撑开。
  「啊...」美雪小小的呻吟声,透过大腿内侧的震惊,由脸部和手指覆盖之间透露出来。打开阴唇的深处,就是处女可怜的膣口。那内壁彷佛是玫瑰花一样,它正随着美雪的喘息而烦恼地收缩着。内侧粉红色的粘膜早已湿漉漉了。
  「藤尾的脸正凝视着裂缝上部仅有的突起,在阴核包皮下鲜艳、小小的彷佛珍珠般的阴蒂。不久,藤尾的手指离开了,代之而起的是他的脸部以及鼻子。
  「啊...」美雪的呻吟反射在大腿上,不自觉地夹紧藤尾的脸。
  「藤尾的脸左右摆动,鼻端不断地儒佽菕A耻心中吸满这青春期待的香气。这地方不光是香味,再加上美雪本来的体臭、及处女特有的耻垢、残留的尿骚味等,百味杂陈的浓香馥位,更刺激他的男性本能。
  「不要...不要...」美雪的脸向后仰,双手用力地推开藤尾的脸,但是就是使不上力,只是呼吸更加急促而已。
  藤尾鼻子嗅着美少女的体香,舌头则开始爬向裂缝的内处。当舌头舔上内部的肌肉时,感觉到一股特别的咸味,在同时,他更用力地压着美雪大腿的内侧。藤尾将舌头插入,并来回舔着膣口的周遭,儿且慢慢地舔着最敏感的部位阴蒂。
  「啊...」美雪将身体翻了过来,好逃避攻击。藤尾紧紧地拥抱着美雪的腰,并固执地进攻着阴蒂。阴蒂在唾液的濡湿之下,闪闪发光,包皮下的阴茎迅速勃起。偶尔用舌头舔一下裂缝深处,好滋润那私处,咸咸的汗臭味早已转换成含着酸味的蜜液。羞耻心强烈及胆小的性格,在肉体上则呈现相反的反应,爱液特别多。
  「感觉很舒服吧!再大声叫看看!」藤尾抬头往上看,淡淡杂草的山丘上,滑过白色的肌肤,达到形状良好又健康的双乳上,眼光直落下巴。
  美雪似乎要摆脱那淫秽的语言似的,不断地摇着头。呜咽的声音加上汗液不断地抖落下来。不久,藤尾干脆将美雪的双腿抱起,并用手指去扳开巨大水蜜桃间的屁股,并用舌头去舔那最神秘的肛门部位
  「不要...不要...」当裂缝被舔时,美雪不断地呻吟出声,身体则不断扭动着。
  屁股沟是集全身所有味道之大成者,如花蕾般的肛门,配合着美雪天生的异质,感觉特别香馥,但这一切无疑地对藤尾而言,是最佳的兴奋剂。藤尾用双手的打大姆指扳开肛门,先用舌尖品尝一下味道之后,舌头直向前挤,直到舔到直肠的粘膜为止。-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