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婚妻雪儿

未婚妻雪儿

雪儿今年24岁了,身高165CM ,体重53KG,三围35D ,24,37,大眼睛,高鼻梁,稍厚德唇配以微微上扬的嘴角,尤其是半透明的皮肤,那个爽滑真是让人爽死不偿命,不胖的身材,缺有着稍稍突破最佳比例的胸部和翘臀,为此她自己说小时候被人笑话胸大屁股大,烦恼不已,现在当然成为女人的资本了。
雪儿在一家大型国企做行政,本来刚工作时候她最喜欢穿得是白裙子,运动服,上班当然就是工作制服了,随着工作经验增加,衣服也稍显成熟,休息的时候,也会是一些小配饰,短裙的装束,性感又不失清纯可爱。最近做了个大波浪的头发,每次去接她,她从办公大楼走出来,摇曳身姿,长发飘飘,高耸的胸部高高承托出胸前的一串银色或者粉色的挂饰,高跟鞋让她走路的姿势充满了诱惑,不知跟在她后面的男人们的感觉,有这么漂亮的「老婆」,我是觉得极爽。


未婚妻雪儿的夏天 第一章
  人常言,三十而立,过了今年立秋,我也二十九了。我叫苏建,身高近180,长得不算是玉树临风吧,也算是刚阳阳光,可惜事业无所大成就,混在一家不大不小的公司管理几个小兵,漫漫人海,何处是我的大展宏图之地。
  当然,不过,在这个城市,还是有一个重要收获,那就是我找到了我的最爱,我的女朋友,对了,年初订婚,现在就是未婚妻了,想到我那个老婆,我小弟弟马上就起立致敬。
  老婆叫凌雪,今年24岁,在一家垄断国企做行政,坦诚的说,当年看到雪儿第一眼,就被她吸引了,自认我走南闯北看过不少美女,但雪儿还是当我心头一紧,我一定要认识她。
  那是两年前我们公司做的一场路演活动,她是我们现场促销小姑娘之一,那天她梳着长马尾辫,让我感觉眩晕,绝对是眩晕,假如不是她没有那个身高,简直和我最爱的世界小姐张梓琳一样,只是没有那么高,但绝对好看,因为名模其实胸和臀都很小。
  而雪儿,大眼睛,鼻子的鼻梁,半透明的肌肤,但张梓琳是化妆过的,而我的雪儿,却没有化妆,说有点不同的是,那就是雪儿淡淡的红唇,上面稍有点厚,对了,就是像钟丽缇的小嘴。
  雪儿背着阳光,和其他促销员走到我的面前,开始听我安排当天的工作,上下两截的性感促销装,胸口的这一圈布,简直包不住雪儿两个大胸,她每走一步,胸前就想揣了两只小兔子,上下乱串,而芊芊细腰,真的好像一只手都能握住,而两条笔直的大腿,上面撑起的是鼓鼓的屁股。
  后来才知道雪儿身高165CM,体重52KG,三围35D,24,37,怪不得冲击力这么强,当时就想他妈的现在的小姑娘都吃什么长大的,发育得都这么好,我不由得开始内分泌,小弟弟开始致敬,不过马上我就回过神来了这是在工作,收回淫念,开始安排工作。
  工作间隙,偷偷与她套近乎,听着她娇滴滴的声音,后面就知道她22岁,还是科技大学的学生,大四了,优秀毕业生,工作找好了在实习,周末出来和同学们一起做做兼职,也知道她就是想自己生活更加独立一点,不是缺钱。
  她爷爷是东北人,南下干部,解放了湖南没有继续往南,就在当地驻下来了,后来一直在政府任职,他老爸是恢复高考后的第一届大学生,娶了当地某个系统的第一美女,就是她老妈了,所以她兼有北方人的身材和南方人的细腻皮肤,父母现在也在政府任职,官好像还不小。
  他老爸意思是让她在当地上学,然后出国或者在湖南当地进政府工作,但她从小被管得太严,就想离家远点,后来终于离开老家到这所沿海城市来上学。
  抓住这个机会,我就告诉她我们是邻居,我是江西的,从小受苦,靠自己勤工俭学上完重点大学,艰难完成学业,然后工作努力现在混成经理,总之就是将自己装扮成一个有为青年的样子。
  看得出来,她很有兴趣听我讲故事,互留了手机、QQ,我想这就有机会了。
  没事我就打个电话,聊聊QQ,我也知道她有男朋友了,一阵失望,但和这样的美女交个朋友,也还是很乐意的,雪儿呢对我的学识渊博也是很钦佩,有各种问题都来请教我这个职业精英,我也乐得忽悠一番,在她眼里,我就是中国青年一代杰出代表了。
  有一天很晚了,大楷6月中旬的样子,她突然打电话给我,告诉我她她男朋友有了另外的女人,带着另外的女人出国了,直到最后她才知道,我一听,机会来了,找了朋友带了几个人,一起赶往他们学校,想了一下,让朋友远远的看着,自己一个人约了雪儿和和那个富家子弟在校内湖旁相见。
  富家子弟还很高,有185CM多,好在我也近180,他SB嘴上牛哄哄,就是和雪儿要分手,雪儿哭了,我一下来气,发挥27年来最佳功力,三拳两腿把他干到湖里去了,好在湖不深,不管他了,老子转身就扶着雪儿离开了。
  在这件事以后大学放暑假,雪儿离校开始工作了,和一个好朋友租住在一套两居室里面,她好朋友叫傅欣雅,一个学院不同班的同学,是她同乡,真所谓物以类聚,傅欣雅虽然只有不高,只有160,可也是个大美女,极其漂亮,整个人就是个肉弹,胸大小蛮腰,每天短裙黑丝的,一看就知道是个小娇娃,不过现在我眼里只有雪儿,先就不胡思乱想了。
  经过校内湖一战,雪儿已经放弃前面男朋友了,经过三个月穷追猛打,在雪儿的感情空白区,我成功拿下这朵学院之花-雪儿,和雪儿确定了关系。
  天啊,我前八辈子肯定天天烧香拜佛,这辈子才有这样的好运气,偶尔我会和雪儿她的房间内做一些爱情动作片做的事,我发现雪儿很多事不懂,外面世界了解少,性格单纯,但对性爱却很熟悉,很会享受做爱带来的那份感觉,甚至稍稍有点疯狂三四天怎么都会要一次的,而后才会心满意足睡觉。为此,我曾经悄悄取笑过雪儿,以前是不是有很多男朋友,被很多男人上过,雪儿就粉拳粉腿都向我招呼“叫你问,叫你问,都说了只有一个了那你怎么技术这么好?哪里好哪里好啦!好了好了,没有没有好……哈哈,你说说怎么认识那个有钱骗子呗以前在老家,家里管得严,到大学,大一就认识了那个骗子,他花言巧语追我追一年多,然后我答应就和他在一起了,当时什么都不懂,感觉有人爱真美妙,什么都依他,他要我怎么样我都依他,这个混蛋,其实他同时还有别的女人,呜呜……宝贝雪儿乖,不哭不哭,我以后再也不提那个混蛋好了”哄了半天,雪儿才又开心笑起来。
  后来在点滴中,大体知道了那富家子弟上大学就是混混的,上大学前就干过很多女孩子,在床上是专家,将日本的爱情动作片研究得极其透彻,那小子喜欢打球,身体也棒,尺寸大持久性强,做过的女人多,所以雪儿被他开发久了,就这样了。
  追到雪儿半年后,雪儿搬到我住的地方一起住了,因为雪儿被前男友那小子调教得在性上面很顺从,也会有正常成熟女人的需求,而且傅欣雅新找个了男朋友,那小子叫小何,计算机专业但练跆拳道的,好像是什么黑带几段,一身古铜的肌肉,不知道小雅怎么会喜欢他,他每天和小雅缠在一起基本住过去了。
  每天晚上傅欣雅被干得叫得半栋楼都听得见,为此还有邻居投诉到物业这是后话了,但我的雪儿每天也受不了啊,为了不被那小子占便宜,我将雪儿接到我住的房子住了,雪儿来了以后,我的小家顿时大变样,雪儿将小家收拾得仅仅有条,而且还买了很多的小盒子小贴纸小挂架,将小家装扮得顿时温馨起来。
  一天晚上,雪儿洗澡去了,我在网上瞎逛,一下看到兽兽视频,靠,国产的视频给力,兽兽的两条长腿真他妈诱惑,叫得哟,真是荡妇淫娃,第四部里面那个跳蛋不小心掉出来,那淫娃要得不行,立即用手给塞回去了,被兽兽刺激了,小弟弟马上就硬了,感觉有点黏黏的东西出来了。
  不行还是得请出五姑娘出山了,爽,动了两下,想起来我的尤物雪儿不就在里面可以干,妈的,如此美女不用,真是叔叔能忍婶婶不能忍,冲到卫生间,雪儿轻呼一声,刚刚洗好,在浴室里面擦身体,长发还没来得及盘起,经过热水的洗礼,雪儿的身体白里透红,长发遮住了半边脸,那35D的一对大奶子,正挑战式的高耸在我的面前,坚挺完美,而小腰,我一直担心会折断,在可爱的肚脐下面那神秘的黑森林被水冲成倒三角贴着大腿根部,好像一件黑色小内裤一般,修长的腿,真带劲!
  我立即冲过去,开始搓揉那两团软肉,我的嘴也没有闲着,直接就锁定了胸前的那两颗蓓蕾。
  雪儿娇喘:“干嘛呀,老公公恩,干雪儿,好不好……恩……好,公公你好急啊,啊……你还没洗澡呢”一团软肉堵着我的嘴,我含糊不清的回答,“就要,现在就要……”右手搓揉着另一只闲着的山峰,左手早已越过森林,到达峡谷口,峡谷里面开始湿润,在大阴唇小阴唇外面拂过,手指又到了终点进攻区,阴蒂所在了,这里,她最爱我玩。
  雪儿双手抱着我的头,靠着洗面台,轻轻娇喘着,我知道雪儿要什么,雪儿如新藕一样的手顺着我的背慢慢划下,划到自己的三角区,牵着我的手,将我的中指查到她的桃源洞里,手指进去半截,雪儿就啊的一声,双腿紧紧并拢,享受手指带来的快感,桃源洞水越来越多,手指全部插进去,我慢慢开始抽查,雪儿被手指弄得娇喘不及,抓住我的头乱抓起来,我的头发被弄的乱得不行,不过这时候没有关系。
  “啊……老公……恩……给我……要”雪儿呻吟着,本来就是娇滴滴的声音,这个时候更加刺激男人的肾上激素。
  “要什么”我故意挑逗雪儿“噢……坏公公,我要你的大鸡巴……要鸡巴做什么……啊公……恩……插我”雪儿有点不行了,娇羞的轻轻在我耳边喘到,雪儿被她那个混蛋前男友调教得真不错,连鸡巴这种羞人的话现在都顺口说出来了,那小子修了几世呢,能干到我这漂亮的女神-雪儿。
  想到我的雪儿被那小子压在身下蹂躏,将他的鸡巴插到雪儿粉嫩的小逼里面,还教雪儿说这么淫荡的话,我就一腔怒火,怒火归怒火,想到这里我的小弟弟就涨得不行,估计都有18CM了,上面经脉暴起,妈的,我才是雪儿老公。
  我抱着雪儿,吃着她的两片粉唇,舌头在她的小嘴里面与她的小舌纠缠和,轻轻嗯到“帮我吃下”,转身我靠在洗脸盆边,以最快速度脱下睡衣,胯下,是战意高昂的小弟弟,雪儿顺从的扶住小弟弟往嘴里送,雪儿不能蹲下来,也不能站着,只能半蹲着帮我吃小弟弟。
  雪儿嘴不小,每次我都想试试能不能深喉,雪儿都很难受,抵住喉咙就受不了了,我怕意外不敢强来,真想有天能试试深喉的感觉。雪儿口技还算不错,假如不和职业的相比,小舌头围绕着小头边缘、马眼一圈又一圈,看着这么个湿发尤物在努力的为我口交,这种心理感受无与伦比啊。
  吃了一会,雪儿蹲累了,她意想不到的转了个姿势,她站直,双腿稍稍分开,然后上身直挺挺的弯下来,一对35D的奶子就这么挂了下来,一对长腿,从背后浴室镜淡淡的反光看,在雪白的双腿尽头,黑的是毛,红的是逼,仔细看,红的西面都挂下水来,真他妈刺激。
  大屁股在那耸着,但24的腰又细得不可思议,真想有个分身,这时候,直接到老婆背后扶住细腰,插进她的逼,终于知道为什么这么多人喜欢3P了,一个美女,前后都被大鸡巴干用这种传统的动物后进式,真爽!
  雪儿双手扶住我的屁股,用嘴含着我的小弟弟,眼神朝我扫过,那是一种骄傲,那是挑逗,的确,这个姿势我们从没有玩过,不知道为什么,我又想到她那骗子前男友,这个姿势,不知道雪儿帮他吸了多少次,才能这么容易摆出来,越想越硬,我的双手也没有闲着,直接在那对山峰,那对葡萄、还有她的光滑圆润的屁股上揉捏。
  “公公……唔……恩……不行了,我要”雪儿吐出嘴里的鸡巴,一丝细丝挂在嘴角与龟头之间,昭示着刚刚小嘴与龟头之间的战斗是如何激烈,我点点头,雪儿从柜子里拿出杜蕾斯,熟练的套在我的鸡巴上面。
  雪儿和我在一起时候,一点都不会用这东西,短短一年多时间,雪儿已近轻车熟路,假如办一个戴TT大赛,雪儿即使拿不下三甲,但绝对是最快进步奖,在性这件事上,雪儿完全没有学会掩饰,会的就会,不会就不会,这是我骄傲的雪儿。
  今晚不知道是不是兽兽刺激,我总是会想到雪儿被她的骗子男友干的场景,戴好TT,从背后抱住雪儿,完美的肩部线条,纤细的小腰,圆鼓鼓的翘臀,笔直紧绷的大腿,让我最快找到桃源口,用龟头轻轻磨着雪儿的菊花和阴唇。
  “给我唔……恩……”雪儿拉着我的手到她的坚挺双峰,我那双手贪婪的留在这里,雪儿将自己的手指头放到自己嘴里吮吸着,鼻翼轻启,“恩……”翘臀不住往后顶,希望能把鸡巴顶进去,我知道,我要进去了。
  雪儿弯下腰,调整了一下姿势,轻轻的用玉葱一样的手指,夹起翘臀后面的龟头,放到阴蒂及桃园口,早阴蒂上轻轻研磨两下,龟头就顺利的进入到身体里面:“轻点……恩……”虽然我每次都很轻,都会给雪儿足够润滑,但雪儿实在太紧了,硕大的龟头刚进阴道口,就被卡住了,第一次真的有上处女的感觉,假如不是雪儿不会撒谎的性格,假如不是知道雪儿有个前男朋友,我真的会以为雪儿是处女,而且雪儿说那骗子鸡巴也很大干得也不少。
  我就奇怪了,而且我和雪儿在一起一年多,干了几十次,居然现在还是这么紧,雪儿那里也没有变黑的趋势,还是粉嫩粉嫩的。
  稍稍停顿后,轻轻研磨一会,里面水更多了,雪儿轻轻恩着,说“啊……可以了……进来吧!”得到鼓励,小弟弟一鼓作气,直捣黄龙,雪儿,大叫一声“啊……啊……”高亢的缓缓落了下去,虽然压抑着,但声音还是不小。
  龟头撑开闭合的腔壁,直达尽头,顶到尽头,到达雪儿的花心,我知道到雪儿的子宫口了,为了不把雪儿干坏,每次都不会突破,雪儿怕疼。
  机械运动就此开始,开始采用高速挺进,快进快出,看着雪儿的淫水随着鸡巴的抽插被带出来,挂在我的蛋蛋和雪儿的大腿上面往下淌。
  “雪儿,你真美恩……哦……用力”雪儿完全沉浸在性爱的快感中,对我的赞美根本没在意。
  这个骚货,一被插就忘记一切了,真不知道她前世是不是名妓。
  双手扶着她的细腰,开始看着琵琶一样的优美曲线的脖子、香肩、细腰、又大又翘的雪白的臀肉,开始慢慢挑逗玩九浅一深,一双大奶子随着抽查在胸前荡来荡去。
  每次插到一半,就抽回来,雪儿每次都期待花心被照顾,但每次都吊在这里,雪儿主动往后套弄,我马上再往后一点,不会让她得逞,四五下以后,我突然用力,鸡巴整个插进去,雪儿长吁一声“噢……啊……”爽翻天了“公公,别挑逗我了,我要你快干你个淫女,这都说得出来,你以前是不是妓女啊”我挑逗她“坏公公,你才妓女,人家是喜欢你嘛……你喜不喜欢被插啊喜欢……那给你多找几个鸡巴来干你好……啊……”雪儿被干得七荤八素的,在被插入的状态下来不及思考,根本没有听清楚我说什么,等反应过来,发现说错了,我一阵得意。
  “小骚货,还说不是妓女,什么鸡巴都要用力,我要好了”雪儿一手撑在洗脸台上面,另一只手反过来要抓我,我知道雪儿要好了,伸过去一只手抓住雪儿的手,在将她的手放在她豪乳上,她自己轻柔起来,我用手指用力夹了一下乳头,身下也用力冲刺,啊雪儿经闭双眼,一声长娇,身体微微发抖,脚也微踮起,我知道,这次高潮,雪儿很满足。
  “宝贝,还要不要”我问雪儿,其实,雪儿每次好得都比较快,但性事上面,总要好两次,她觉得第二次才是她的天堂,以我的战斗力,每次都能让她好两次。
  “恩……,要,你还没好呢……你不要欺负……我”嘴里虽然这么说,雪儿身体却非常享受身体里面鸡巴带来的快感,我继续埋头工作。
  雪儿继续嘤咛着,我加快了抽查速度,雪儿身体身上升腾出一丝丝蒸汽,雪白的皮肤,慢慢变得半透明,好像血管都能看见,我不由感叹我老婆真是尤物。
  抽查了几百下,我感觉不行了,最近加班太多,晚上都没有休息好,身体状态越来越不行了。
  “老婆婆,我不行了,你呢等一会,我还要好,被公公插得好爽,啊……”花心又一次被冲击“不行了,我要好了……好了”随着一阵子眩晕,我将万千子孙射到雪儿的身体里面,靠,错了,是射到了套套里面,雪儿与我在一起,我怕伤害她的身体,一直用的套套,她自己也知道以前和那骗子不戴套弄吃药很伤身体,这一年多一直在调养身体,为了未来有个美好的下一代,我也很支持。
  小弟弟慢慢软下来,就自己从雪儿温软的桃花洞里滑了出来。
  “雪儿,今天状态不好”雪儿眼神迷离,没有回答,转身就用嘴含着我的鸡巴,小手轻轻揉着蛋蛋,希望能最快让我再整雄风,雪儿一边吸一边恩恩唧唧,屁股也摇晃着一副淫贱的摸样,看着雪儿这么努力,我就充分回忆了所有小日本爱情动作片经典画面,又想到兽兽,下面有点起色了,但还不够硬。
  看着雪儿摇晃的屁股,想到之前看到的凌辱女友、出借女友啊,假如这时候有个壮汉就一把雪儿的小腰,将20公分的大鸡巴一下插到雪儿桃花洞里,把雪儿下面干得一塌糊涂,将精液灌满雪儿阴道,想到这,我小弟弟一下就有昂扬了。
  “还是我厉害吧”雪儿得意的笑道虽然雪儿口技不错,只不过刚刚是让你被另一个人凌辱的功劳罗,我暗暗想,哈哈,又能干那迷死人的密洞了,雪儿转身去找TT。
  “TT没啦!”雪儿发现柜子里TT用完了。
  “床头柜里还有的好像”雪儿光着身子跑到卧室去了,一双大奶子,在胸前荡来荡去,跑都跑得这么淫荡,我挺着小弟弟后面就跟进卧室了,看着雪儿打开抽屉。
  “啊,这里也没有了哦,我找找”我们找遍了几个放TT的柜子抽屉,发现真的一个都没有,盒子有两个,里面就剩下一张说明书了,这时候,我深深感觉毛爷爷他老人家深挖洞,广积粮多么英明神武啊。
  既然这样,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我一把抱住雪儿,亲吻着雪儿的耳垂,将雪儿放倒在床上,准备继续身体交流,雪儿娇喘着。
  “公公,没TT了,明天我们买再玩好不好不好,现在就要公公,不要了,要怀孕的没事,怀了我们就要,要不买点毓婷就能解决”这时候,天塌下来我也干了再说。
  “不嘛,我这半年多身体刚刚好一点,吃药身体又会不好,公公,我帮你吃出来吧”妈的,我的暴脾气上来了,“你是老子老婆,让干一下都不让,以前你和那骗子干的时候不都是没有TT的,被干得很爽吧”雪儿吓坏了,眼圈里面泛起泪花,牙齿轻轻咬着下粉唇,坐起来缓缓看着我,那眼神,有无辜,有无助,有埋怨。
  我也为刚刚的话后悔起来,“宝贝雪儿,都怪我,我说错了”我赶紧给自己两小耳光,当然只是轻轻拍了两下,然后双手扶住雪儿香肩,雪儿真生气了,她抖开我的手,缓缓走出卧室去了卫生间,留下我一个人在房间。
  SB,我鄙视一下自己,怎么又提到那个,雪儿对那个骗子真的是付出所有,爱之深恨之深啊,没事没事,我给自己宽慰,这两天好好哄哄雪儿,以前也有过的。
  两天后,我们的冷战就消失了,雪儿就是这样的好女孩,不会生气很久,但生气时候真的让人怜,这两天用尽甜言密语,才让雪儿真的回到以前,呵呵,小女人么,就这点需求啦!
  我们买了10盒TT备着,要准备充分啊,结果和很不幸,雪儿大姨妈到访,只能再忍一周了。一周后公司谈几个大单,每天都要搞方案计划或者陪客户到半夜12点多,回到家都跟散架一样,就算雪儿是仙女,也提不起兴趣来。
  一个多星期,只和雪儿来了一次,那一次也只让雪儿好了一次,无论雪儿怎么努力,也没有让小弟弟再起来做第二次,好几次半夜做春梦,与雪儿做爱,醒来发现雪儿正在偷偷自慰,嘴里嘤咛着,一手揉着自己豪乳,还掐着乳头,另一只手在三角区,中指插在身体里面,还用拇指按着阴蒂,我累得不行,听着雪儿的娇喘又进入了梦想。
  这天天气不错,很凉快,在这个全球变暖的夏天,30度的最高温度是这个月最舒服的一天了,基本方案都搞得差不多了,今晚可以早点回家好好满足一下雪儿,想到这,我咪了一口杯里的速溶咖啡,惬意的期待晚上的大战,我的尤物雪儿,早点洗好等我来临幸。
  桌上的手机响起来,我拿起一看,老板-陈总。
  “小苏啊,我去机场接北京来的杨总,……对对对,就是那个2000万合同的……他们也是突然袭击,从上海过来的……晚上你帮我接待下……我晚上会陪一起吃饭,不过吃好饭,我要去办点事,后面你安排……费用不是问题,全额报销……杨总可是最喜欢我们这里的天上会所,哈哈哈!”老板淫笑着挂了电话。
  TMD,老板肯定又是去陪哪个小三小四小五去了,上次见过一个啥野主持人,妈的,真的不错,魔鬼身材天使脸蛋,就是不知道多少人干过了,恨恨,比我的雪儿也不算强,想到这,我平衡多了。
  晚上又去天上,唉,本来那里的兰兰我也好久没有看她了,新疆的混血汉人,老妈是汉族,老爸是塔吉克族,175的身高,真是漂亮,可惜没有机会上,太贵了,一夜得3000块,赶上我半个月薪水了,老板倒是上过,妈的做有钱人真好。
  牢骚归牢骚,老板交代的事可要安排好,我的雪儿啊,又不知道几点能回家了,晚上和雪儿的肉搏计划又泡汤了,赶紧和雪儿打电话说明情况,听得出雪儿还是有点不乐意,但她也理解打工的难处,还是支持的,末了还交代别喝太多酒,伤身体,听着雪儿柔柔的声音,裤子里的小弟弟又起立敬礼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