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堕媚黑母狗

淫堕媚黑母狗

“嘿!你们看我带回来了什么!”那个黑人还没有进门就在兴奋地大喊着,那口音极重的英语就算是萧沁雪也只能勉强听懂,但是随着他的一声大喊,从宿舍里站起来的十几个高壮的人影直接让萧沁雪兴奋到险些再度原地高潮——光是坐起来的黑人就有超过十个,各个都是和身边这个壮实的肉墩一样膀大腰圆,肌肉分明的巨汉,而且每个人身上也都只穿着被巨大的鸡巴顶得高高隆起的内裤,在这炎热的天气中裸露着皮肤不停流汗,散发着浓烈的男性雄臭。萧沁雪刚刚高潮过的双腿在这些人面前因为兴奋而抖个不停,几乎要直接跪下来爬向那些巨大的黑人鸡巴,还是被将她抓来的那个黑人死死拽住,才没有直接跪下去。
但是其他黑人也已经注意到了在这个房间里显得格格不入的美人萧沁雪,再加上那个兴奋的黑人兴奋地手舞足蹈,一顿叽里咕噜语无伦次的讲述之后,萧沁雪一下子就看到了对她来说宛如天堂一般的场面——那些黑人们本就已经把内裤快要撑爆的巨大隆起颤抖着,几乎肉眼可见地再度胀大,有些人的肉棒更是直接探出了裤裆,几乎顶到自己的肚脐眼,看那长度大小,简直要超过萧沁雪的小臂规模。
离萧沁雪最近的一个黑人,半躺在床上,几乎转个身就能碰到她,光是在看到萧沁雪刚进门时这身骚浪的打扮的时候,这黑人就已经兴奋到裤裆都要炸掉了,在那个黑人同伴匆忙地胡言乱语了一阵之后,他也是第一个忍不住的,将肉棒向萧沁雪的位置试探性地凑过去,还伸手想要按住萧沁雪的脑袋,让她为自己口交。
早已经对着肉棒流口水的萧沁雪,在这昏暗的宿舍当中即使不用看也能闻到那黑人身上浓厚的体臭,常日劳作而无法清洗干净的污垢以及被包裹在肉棒里的尿垢和包皮垢之类的污秽的气息。但这些东西不仅无法让她感到厌恶,反而会让她更加兴奋地像是吃了春药一样疯狂起来,面对凑上来的黑人大鸡巴,萧沁雪几乎是想都不想地就张开了嘴,“啊呜”一下尽可能地将那根大家伙含进了口腔中,同时还在用力地动着舌头和脸颊,对自己包裹住的位置转动着不断舔舐吮吸着,用力吸到两边脸颊都深深地凹进去,拉长成了丑陋淫乱的马嘴。
被萧沁雪主动地将大鸡巴吸进嘴里,鲜少能体会到女人滋味的黑人壮汉被吸得一下子颤抖了起来,明明是富家大小姐的萧沁雪,樱桃小嘴不过是包裹住了那根大鸡巴的顶端龟头的一半,那吸吮着肉棒的微电流道就已经让黑人忍不住绷紧双腿,后仰着身体,用双手死死按住了萧沁雪娇嫩的脸蛋,嘴里发出艰难的喊叫声:“操,这小婊子好会吸,我一定要操死她!”
伴随着萧沁雪那用力地吸到发出“滋滋”的吸气水声的卖力动作,黑人的大鸡巴也不再拘谨地直接插进了她的嘴里,黑人劳工丝毫不顾及那根粗壮的大家伙会不会撕裂萧沁雪的樱桃小口,被吸到兴奋勃起的大根直接“咕咚”一下,被黑人用双手扣着萧沁雪的后脑勺,强行地将肉棒整根塞进了萧沁雪的口腔,挤压着喉管关节,将萧沁雪凹陷下去的脸颊都顶得满满地鼓起来,纤细修长的脖颈更是被一下子顶出了明显的凸起,随着黑人的巨物一口气深入喉管,鼓起的弧度也从一路深入到将整个脖颈都撑起来,几乎让萧沁雪感觉要压到自己的胸口,整个人都因为被滚烫的大肉棒贯穿的充实快感而兴奋得不停颤抖,被贯穿的扩张反胃感让萧沁雪生理性地翻起了白眼,污浊刺鼻的雄臭也随着黑人鸡巴的入侵开始在萧沁雪的口腔和鼻腔中间弥漫,能够令普通人恶心到吐出来的腥臭酸涩,却只能让萧沁雪像是打了兴奋剂一样更加卖力地蠕动着喉管和口腔,让自己被塞得满满的口腔紧紧贴住棒身蠕动着。肉棒上狰狞的青筋磨蹭着萧沁雪的舌头与口腔,精斑污垢的气味让因为反胃而抽搐着动作走形的萧沁雪逐渐回魂,卖力地“咕滋咕滋”地吸着鸡巴,像狗一样仰着头,欢快地承受着黑人被吸得双腿发软而忍不住开始的粗暴抽插。
对于这群黑人们来说,送上门来的萧沁雪根本就是母狗一样不需要怜惜的存在,扣着萧沁雪脑袋不断前后摇动的双手像是使用飞机杯一样粗暴用力,即使在萧沁雪用力地吸着鸡巴的时候也会毫不留情地拔出来,带动着喉管里的粘膜发出潮湿响亮的“咕噜”的声音,然后再为了快感而用力地插进去,发出更加响亮的声音,随着黑人逐渐适应萧沁雪那紧致的喉管和榨精的口技,黑人结实的下体和萧沁雪被撑满到完全张开成O形的嘴之间也“噗嗤噗嗤”地撞击着,被带出的口水将漆黑的鸡巴涂抹得油光发亮,一进一出之间不断牵动着萧沁雪的红唇,喉管也在不断的“咕噜”声中起起伏伏着,即使已经被深喉口爆到翻白眼,萧沁雪在这种抽插之下还是忍不住地随着黑人抽插的节奏,一阵阵地收缩着瞳孔,被粗暴对待,当做口交飞机杯使用的脸上也早已经被兴奋和窒息的绯红占满。从来没有被这样粗暴地侮辱过的萧沁雪,在喉管被撑开的时候就已经兴奋到从两腿之间再度喷出一小股潮吹的浆汁,一对大长腿也骚气地更加撑开,像是在邀请着其他人的插入一般饥渴地摆动着。
被这样粗暴对待还毫不挣扎的萧沁雪,理所当然地吸引了其他早已经跃跃欲试的黑人们的注意,将萧沁雪抓回来的黑人急急忙忙地蹲下来,双手抓住了萧沁雪的脚腕,用力将那双黑丝美腿掰开到两边,让萧沁雪将那被薄薄一层黑丝包裹着的阴阜完全暴露在自己的面前,俯下身用粗糙的舌头舔了一下,发现萧沁雪的两腿之间早已经春潮泛滥之后,那黑人也立刻急急忙忙地撕掉了自己的内裤,挺着又一根大家伙爬到了已经像是母狗一样跪在地上,被按着头用力吃鸡巴的萧沁雪的背上,扶着那根大棒挤开无毛的嫩肉,和两片肥美白嫩的美鲍,挺腰一下子将肉棒送进了萧沁雪体内大半。被粗壮的大鸡巴一下子填满刚刚高潮过的肉穴,即使已经被大鸡巴口交干得情迷意乱的萧沁雪,也忍不住从喉咙深处发出了充满欣喜满足的一声悠长呻吟:“呜嗯——”
明明是被侵犯的母狗,在被人把住腰肢插进骚穴里之后,反而更主动地岔开了双腿,像是邀请着黑人更加粗暴地对待自己一样的行为,让刚刚插进萧沁雪体内的黑人忍不住扭了扭腰,将肉棒往萧沁雪的穴肉更深处挤进去,三两下就触及到了最深处的花心。发情的萧沁雪,穴肉深处的子宫口也在一颤一颤地收缩着,像是在吮吸着肉棒一样亲着黑人肉棒的顶端,让黑人再一次被吸得忍不住快速挺腰,嗷嗷叫着开始用力撞击着萧沁雪紧窄粉嫩的花径,动作粗暴得恨不得连蛋都塞进去。
被黑人的大肉棒顶到最深处不断地撞击,从子宫口爆发出的快感让萧沁雪不断地抽搐着,本就紧致到无法容纳黑人大棒的穴肉抽动着有节奏地收缩起来,像是要榨精一样跟着子宫口一起紧紧吸着黑人那巨大污浊的肉棒,每一次的抽插都能让萧沁雪感觉到自己绵密软弹,遍布褶皱的甬道被巨大的阳物无情碾过的激烈触感,攻城锤一样巨大的力道和黑人大棒抽插的充实感让萧沁雪本能地扭动着黑丝肉臀想要迎合对方的动作,却又被黑人们为了操得更爽而粗暴地按住了腰间,连撅起屁股当母狗的自由都没有。那从后面抽插着萧沁雪的黑人似乎还相当喜欢她身上这双滑腻的高档丝袜,甚至都没有把那纤薄的布料撕开,就直接用鸡巴顶着丝袜塞进了萧沁雪的穴里,带着滑腻的沙沙触感粗暴地用力干起来,布料在敏感粉嫩的穴口与穴肉你滑动的感觉对萧沁雪来说更是火上浇油,双腿拼命地夹紧抖动之间,一阵阵止不住的尿意混在快感之中冲上已经迷乱的萧沁雪的脑海,憋尿的羞耻感与对爆发瞬间的期待让萧沁雪还相当努力地忍住了尿意,虽然同样期待着自己被干到漏尿的母猪丑态,但至少没有一下子就被黑人插得直接漏尿出来。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