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女情怀的归属

熟女情怀的归属

我看着经济舱前面的大银幕,上面是飞机正缓缓靠近跑道的画面。
  但是实际上飞机正用着一不小心就会撞毁的高速朝向地面飞去。
  经过短短几秒的不适和强大的惯性作用后,飞机平安的降落在桃园国际机场。但是早已习惯飞行的我依旧一副没事人的样子。
  想想和大伟分开4年,一人前往美国纽约处理公司事务,一待就是4年,是不是太狠心了——
  但是不如此,靖哥的公司业务不能上轨道,再来就是大伟对我这个小妈特殊情感的表达方式,既是亲情又脱离不了感情的纠葛,为了大伟正常的生活,只好自私的只身独往美国。
  小妈、小妈我在这,在入境大厅大伟旁若无人似的叫着,我看到充满热情的大伟挥舞着手臂,他的眼睛湿润了起来用充满感情的眼睛看着我,我驱向前去,不禁也泪光闪闪、两人相互的拥抱着。
  他两手环抱着我的腰,虽然我有168的身高,但在他178的身高下,我确实是矮了一截,小妈你哭了,他用两手拇指替我擦掉了眼泪。
  你自己也是眼睛红红湿湿的,他勉强忍住眼泪不往下掉,拿着我的行李说:先上车吧,一切回到家再说。我问:“福伯呢?我不是请他来接机吗?”
  “是我叫他不要来的,因为这是我们的日子,有好多话要说,我希望只有我们自己俩。”
  我听他如此说,情识上感到安慰。毕竟小妈是第一位,但情欲上感到惶恐。
  因为分开4年,他竟然还是对我有着另外一层的特殊情感,这情感并没有因为这4年的分开而有所改变。他的耐心堪称是一绝。
  从机场回到三峡的家不过是短短的几十分钟,一路上有说有笑,再看看路边景色和4年前一样没多大改变,想想去美国时是一种小白兔乱闯森林不安的感觉,回来又是一种期待但又怕受伤害的双重矛盾的思绪。
  期待的是大伟有正常的家庭生活如学业、感情、健康都能美好的发展,才不会辜负他父母当初栽培我如自己的女儿,这浩浩的大恩大德真是无以回报。但我又担心自己的感情不能控制而伤害了大伟。
  车子往三峡的内山呼啸而过来到了家门口,家是外表不起眼的二楼三的透天厝,室内一共120坪大。
  因大伟只身在台,为了避免无谓的骚扰和麻烦。所以只有装潢内部,里面真的可以说是豪宅,全部都是最尖端的电脑设备。
  大伟用摇控器开启了铁门,车子缓缓驶入地下室大伟拖着行李带我往一楼走,“小妈,客厅我没什么改变,走,到你的房间。”
  他高兴的抱着行李三步并两步的往二楼跑,开启了房门,我有种进门情怯的感觉。
  因为一切的一切都是在这房间发生的,进了房间仿佛到了时光隧道,过去发生的种种像电影般的历历在眼前,正当我思绪惊讶时,他叫了小妈、小妈,把我从过去拉回了现在,大伟放下行李对我说,“你看,你的房间装潢和摆设我都没变,我只改过了浴室,我带你去看。”
  浴室门一开,我惊讶了,映入眼帘的是,至少有15坪大的浴室,里面有一个如双人床般大小的按摩浴缸。
  “这里,小妈这里我还帮你做了一个整套的多媒体设备,方便你一边洗澡一边编排广告,那边是淋浴间。”
  他喜孜孜的一直告诉我,这边这边、那边那边、做了些微的改变,都是为了我在一年前他自己的设计。
  我喜极而泣地对他说,“你真是细心,想的这么多的体贴设备。”
  正当我情绪还没回复正常被这些体贴入微的设计所吸引时,他两手环腰抱住我说,“小妈,为了你,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说完用嘴唇吻干我的眼泪,我一时惊讶没阻止他的举动,当他两手缓缓移到我的臀部时,我全身发烫,脸部泛红,我虽有情欲上的感动,但理智却使我有技巧的对他说,“对了,我拨个电话给福伯告诉他我已经平安的到家了,免得他担心。”
  “好啊,那我先回房间洗澡,小妈你也洗一洗,待会我们出去吃饭。”
  “好啊……”
  大伟走后,我思绪上还是无法清净,带着东一块西一块的过去种种的拼图,毫无头绪的整理着两箱贴身衣物,又不知何时如何的在如此硕大的浴缸泡澡,想着过去在这,我和大伟的爹地靖哥恩爱的情景,只有如此,情绪上的平静,心灵和身体才能和谐的回复到正常。
  我告诉自己,这一回一定要用智慧处理一切的问题,不再逃避,因为再也没有回头来过的机会给我了。
  唯有理和事的圆融,才是究竟啊,想着想着情绪上宽慰了许多,这时才又认真的看看自己。
  莲蓬头的热水再有弹性雪白的身上流了下去。而这有如琢磨过的身材留有适当的脂肪,淋浴的水被弹了回来只留下了少许的水珠。苗条的裸体每一部份都那样的光滑、细致。
  是因为腰的位置高,两条腿修长的关系,所以身材显得那样的凹凸有致。
  乳房虽不大但却有漂亮的坚挺形状。而34岁成熟美妙的身材已有4年没有接触过异性的体会了,这时才又开始有了圆润和柔软的变化。手指不经意的摸到这里时却突然产生了强烈的热感。
  “啊……啊……唔……嗯……”
  手指自然的揉搓其中一片充血的内阴唇。我已经忘记泡澡而沉迷在一时冲动的手淫世界里。
  我用左手拿起莲蓬头,改用右手指捏住一片已经充血的内阴唇用力的揉搓着。
  快感的火焰从腰部到达了后背,然后冲向脑门。咬紧牙关忍受着即将爆炸的快感。
  已经忘记一切,一面发出快感的呻吟声一面完全的投入在手指间所带来的另一种高潮。
  以前从来没有手淫的经验。可是自从去了美国除了和雪子互相慰藉以外,就是偶尔要靠手淫来解决自己的欲火。毕竟我也是有着情欲的正常女人。这时才又很仔细的看看自己。
  有一对玲珑剔透、嫣红诱人、娇小可爱的红晕乳头含娇带怯、羞羞答答的娇傲挺立。
  那一对娇小可爱的柔嫩乳头旁有一圈淡淡的嫣红的乳晕妩媚可爱,犹如一圈皎洁的月晕围绕在乳头周围,盈盈一握、娇软纤柔的如织细腰,给人一种意欲拥之入怀轻怜蜜爱的柔美感。
  小腹光洁玉白、平滑柔软,细白柔软丰盈的阴阜微隆而起,阴阜下端,一条鲜红娇艳、柔滑紧闭的肥美粉色肉缝,将一片春色尽掩其中。
  一对雪白浑圆、玉洁光滑、优美修长的美腿,那细腻玉滑的大腿内侧雪白细嫩得近似透明,一根青色的静脉若隐若现,和那线条细削柔和、纤柔紧小的细腰连接得起伏有度。
  玲珑细小的两片阴唇色呈粉红,成半开状,两片微隆的嫩肉,中间夹着鲜润诱人的细缝,如同左右门神般护卫着柔弱的阴部。
  在高潮过后起身擦干了我自己都引以为傲的身体,从读大学起自己就几乎每日不间断运动,如慢跑我可以长跑40公里、瑜伽、及自行车非达到汗流满身不可、甚至有时身体被风吹干后留下的是一颗一颗的盐粒,我相信只有运动才能保持思绪清新。
  再来穿上我都一直热衷于CK的品牌内衣裤,配上一袭黑天鹅长裙包裹着健美丰腴而有弹性的身躯,平日披散在脑后的如黑瀑布般的秀发在头挽成一个别致的发髻,露出修长的、象牙般洁白的脖颈,再喷上CK淡淡的香精。
  唯有这样的妆扮才是名副其实的小妈。这时刚好大伟也在门口叫着:“小妈好了吗?”
  “好了,你进来吧!”
  “哇,小妈,今晚你的身上所体现的是最女人的一面,是那种让所有的男人都怦然心动的惊心动魄的美。”我被他夸赞的红着脸笑着说。”你别挖苦小妈了,我都已经老了,还什么美不美的,请问你要带我到哪里去吃饭啦?”
  “我当然要带你到最高级的饭店去吃丰盛的晚餐,我要让全天下的男人都羡慕我,我要让他们的眼睛的焦点都对准你……”
  在他还要继续说下去时,我赶紧捂住他的嘴,“别说了!”此时的动作造成他的惊讶,几秒钟的时间他回过神说。”小妈你的手和以前一样好嫩,好滑都没变耶。”
  听到他如此说,我羞红着脸赶忙把手抽回对他说:“大伟,别到饭店了好不好,我们到就近的土鸡城去吃就好了,小妈现在还有时差,胃口不大,况且刚刚和福伯约好明天九点他来载我去公司,我想早点回来睡。”
  好啊,他满脸开朗笑着说,他就是有如这般像他爹地体贴的心思,从不勉强的为人着想,说完,搂着我的腰往车库走。
  坐在他的车里,一路上我不时地偷偷的瞟着他开车的样子,他身材很高大,也很注意外表修饰,眼睛里总是闪烁出明亮的目光。
  根本不像他这个年纪所应该有的特质,一副很成熟超龄的打扮,是我让他变成这样吗?
  车很快到了就近的土鸡城,我们点了一些些的菜,因为时差吃不下,所以吃的少。
  席间谈话内容都是他读高中、国中、甚至是小学我照顾他的种种,我看看时间也是晚上九点了,我说:“我们回去吧!”
  “好啊!”他付了钱,我们开车往回程走,在半路时,他停下车说。”小妈,你要不要在这边看一下夜景,这边的夜景不输阳明山。”
  为了不扫他的兴,我和他下了车,靠在车门边欣赏着三峡市内的夜景。
  夜深了,燥热的南风把这个都市吹拂得格外怡人。我注目远望,寂静的街头依然灯火辉煌,似乎在挣扎着这个城市的繁华。
  然而我对此毫无情趣,城市再繁华也只是一种生存的物质环境,它无法代替或是填补我内心的失落和空虚。
  或许是时差问题吧!所以心境不同。
  “小妈,这次回来要住多久,不要我睡醒了,你已经在飞机上了。”
  说完,他流下了男孩子的眼泪,毕竟,在我眼里他还是个大孩子,是我从他10岁带到考上大学才离开的孩子……“小妈,你那时很自私,我不要再离开你了……”
  说完后一直哭。
  我听了也忍不住哽咽安慰着他说:“小妈那时是为了你爹地的公司,不得不做的决定,你要原谅小妈,其实我也舍不得你,看到你如今长大成人,又独立自主,小妈安慰多了,这次回来小妈会补偿你的,我至少会住3个月吧,甚至看公司进度说不定半年也有可能。”
  “是真的啊……”他破涕为笑,抱着我的腰说:“好高兴喔,不能黄牛喔。”
  “嗯,不黄牛。”
  他把我抱离地面转了三四圈,放了下来,用那深情的眼神看着我。
  此时,我俩都呆住了,互看着对方的眼睛,他用唇吻住了我的唇,环抱腰的双手慢慢将我的身体拉向他,让我觉得紧密的搂拥是如此的美好、如此的令人心神荡漾……我的内心开始等待。
  唉!很多事情是很美好,可是也有些地方真的很令我难为情。
  他那一身结实雄健的肌肉隔着薄薄的衣服,摩擦我衣服底下敏感的身躯、直接刺激到我的乳房。
  因为我的乳房不大,所以乳头很敏感。因而间接撩动到那个我隐匿在深处的琴弦。
  我的乳头是我的性感带之一,而且也是最敏感最敏感的地方。
  这时我才注意到他那个要命的眼神总是让我保持在敏感的状态,我的大脑也总是恍恍惚惚地。顿时让我耳根充血,一下子整个脸都红了起来。
  他光鲜的西装裤都已经隆起。我当然知道西裤下隆起的是甚么东西。
  一个睡着了是天使,醒来却是恶魔的东西。如同婴儿,它沉睡的时候有如天使般安祥。
  可是在它醒后生龙活虎的刹那之时,的确是让人既爱又疼、又恨又欢喜。
  脑海里已经替自己找好了最适当的原因,这些都只是很自然的状况,没有甚么也不是甚么。
  情欲的思绪让我很自然的靠拢着身边的他,让我体会着他所回应的一切。
  他的双手加重在我凸翘臀部上的扶持,时而上下,时而紧扣。
  我自己在他肩膀上的双手也由原先直搭的模样开始放松,寻求可以让自己最轻松的模式。由直搭转换成环抱以至搂靠……
  此时理智叫醒了双方的激情,他首先打破僵局的说:小妈,忘掉过去吧!重新找回属于自己的感情吧!不要再时时刻刻思念爹地了,不然,我会忌妒爹地的。
  我哈哈大笑的说:“你还会跟你爹地吃醋啊!”
  “会啊!当然会啊!因为你有现成复制的爹地你不重视啊!”
  “好了,不耍贫嘴,有点冷耶,回去吧。”
  他很有绅士风度的帮我开车门,让我先进车里,此时真有他爹地靖哥的风范,让我备感温馨。
  一边看着他开车突然想起刚才的那些说的话和激情的举动,不由的一下子觉得自己双颊有些发烧,赶紧将目光移到窗外,看着迅速闪过的街景。他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冲我微微一笑说道:“想什么了?”
  我有点尴尬的答道:“哦,没想什么。”
  他接着又微笑的看看我,随即腾出一只手放在我的腿上,我惊诧了一下,本能的并拢了双腿,但没有勇气去推开他的手。
  他的手轻轻的在我腿上抚摸着,我觉得好像有一股电流通过大腿传导至体内,不由的把自己的手搭在他的手上。
  他的手从我膝盖部位慢慢往上移动,在接近裙子边缘时我推开了他的手,他又重新双手把持着方向盘。
  回到了家里,他送我到二楼房间门口,我说:“大伟你也早点睡吧。”
  他立即用口堵住我的嘴巴……原本我还想要说的话一下子全都给缩了回肚子里,到后来却变成是我自己不想要说了。
  原先嘴里想说的话最后竟……竟随着大伟滚烫的唾液落入腹中,化成了春潮。
  大伟吻过来的双唇感觉起来跟靖哥不一样,两个人嘴巴贴在我樱桃小口的姿势也完全不同。
  当我又细又尖巧的舌头忘情于追逐来自大伟的逗弄与翻搅的同时,两人的体液?
  是唾液,开始交流……一丝丝来自我理智的情操陡然出现在我的脑海,我应该强烈制止他的这种亲昵举动,现在他又是磨挲、又是热吻,已经超出一般亲情的界线……
  我是该保持一个端庄小妈的矜持。纵然在他的双手之下我是那样的激动,我还是得要出声去制止他。
  我免强把脸离开了大伟,中断他的狂野热吻,赶紧告诉他我是他的小妈,我们不能这样做。
  随后我在他定格的姿态下告诉他,赶快回房睡吧。大伟温婉的在我耳际亲柔细声的直说对不起,他实在无法控制他的爱慕。
  尤其面对如此感性又性感的可人儿更是让他不由自主的忘了一切。
  他又继续说到,他真是羡慕自己有着那么体态匀称、娇艳动人的小妈。
  他能了解我身为小妈的自恃,纵然我无法接受他的爱恋,他还是深深的为我着迷。
  大伟真是如此善解人意,知道该怎么说才不会失为一个翩翩的君子,该如何运用美妙的辞藻陈述他的意念,让我感受他的强烈呵宠而无法继续矜持。
  唉!无法婉拒的男人呀!他的这些想法和做法已经超越和他同样23岁年纪的男孩子所为。
  那时候,我略  带含羞的眼神,一对迷蒙的眼珠注视着他火热的双眸告诉他,不是我不喜欢,实在是身为小妈长辈的我不能也不可以这样做的……
  他展开笑容说:“小妈,我的房间在隔壁有事可以叫我。”
  “好的,可以睡了吧,我的大男孩……”我也以笑容回报他说着。
  他反应很快笑嘻嘻嘟着嘴说:“那我可不可以像小时候吻着小妈说晚安。”
  “你刚才不是都吻过了。还要啊?”
  大伟继续撒娇装可爱的说:“刚刚那些不一样,都是偷偷的吻,我要正常和一种习惯式的吻,往后才不会尴尬嘛。”
  “好、好,真是说不过你,不知你的脑袋都是装些什么希奇古怪的想法。但是先说好,不能在摸小妈的屁股了。这些习惯要改,知道吗?”
  “好嘛,但是我要抱着你的腰。”
  我拗不过他,只好答应他。
  我们款款深情的对望,大伟无语的再度贴了过来。我完全记不住,我又再度张开我干渴的双唇,伸出火热的舌尖在他柔情的拥吻中,追寻那一份属于灵欲的甘霖,只求在睡前能多留住那么一些些甚么。
  “晚安,小妈。”
  “晚安……”
  沈曼妮万万没想到,回国的头一天晚上,大伟竟在她那枯竭的心田里灌进了甘露,重新激发了她的情欲,而且一开始就那么的强烈!
  隔天清晨八点,我在朦胧中听到大伟站在床前叫我,并用手在我那光裸的肩头上抚摩着。
  小妈、小妈,起床了。我做好早餐了,待会福伯就来了,不要让人家等喔,况且还是第一天回公司呢。
  我睁开迷离的睡眼,打了一个长长的呵欠,嫣然一笑,小声问道:“大伟,是你叫我吗?现在几点钟了?”
  我羞眸斜睨,显得很不好意思,然后抬头看着他说:“怎么这样晚了。”
  声音中稍带「嗲」味。大伟在床边坐下,俯下身去,温柔的眼睛端详着我,用手把覆盖在我脸上的几缕发丝轻轻拂开,柔声说:“不晚!小妈咪昨天因为时差的关系,睡得又晚,所以,现在起床还不算晚的!”
  我抬头看他一眼,便被大伟那温柔多情的眼睛迷着了,竟也目不转睛的盯着他。
  四目相投,心交意合,一股股温情,通过这目光,在两个的心灵间传递着,使两颗心都极不平静。
  我想到昨天的种种,芳心突然一阵狂跳。竟有些把持不住了,赶快低下头,小声说道:“啊!我该起床了!”
  说着,一下子掀开床单就要起身。突然,我发现大伟眼睛里露出惊讶的神情,盯在自己的身上。
  我低头一看,才发现自己是一丝不挂的。这是在美国和雪子性爱后才有的习惯,可能是昨天太累了,洗完澡就睡了的关系吧!
  “哎呀!”
  我惊叫一声,赶快盖上,羞得脸上直发烧,斜睨着大伟忸怩的说:“真是睡糊涂了。”
  我赶快把床单在身上裹紧,大伟还是一言不发的、温情的看着我。
  我更不知所措了,又想打破这尴尬,便没话找话的说:“小妈都老了,你还看?大伟看着我那慌乱的样子,吃吃直笑,也不说话。”
  我更是不知如何是好,更加不好意思了,嗲声嚷道:“哎呀!你这捣蛋鬼,怎么老看着我不说话!”
  大伟会心的笑了。他伸手拉扯裹在我身上的床单,说:“小妈,我来替你穿衣服吧!”
  我将他的手轻轻推开,娇嗔道:“不行啦!这怎么可以!你快出去,我要穿衣服了!”
  “为什么不行,小时候你帮我穿,现在我长大了,有能力帮你穿了……”
  他俯下身子,一只手抱紧我,低头要吻我。我左右摆动,躲开他的唇,脸一下变得通红,羞眼紧闭,让自己的情绪稳定下来。
  良久,我才睁开眼睛,一条光洁雪白的手臂从他的拥抱中挣开,伸出棉被之外,推开他,忸怩着柔声说:“大伟,不要欺负小妈了!”
  他笑嘻嘻的说,“好啦,逗你的啦,小时候最爱你逗我,现在换我逗小妈了。对了,小妈,早上和下午我都有课,那我先走了,对了,亲一下……”
  冷不防的快速吻了我一下,“记得早餐要吃哦……”说完匆匆的离开我的房间。
  我确实难以形容自己的心境:一方面,爱他,但那是亲情。另一方面,却碍于伦理的隔阂,又不能像情人那样和他过于亲近和接触。
  虽然,他不是我亲生的,谈不上什么乱伦,但碍于世俗的眼光,难免落人话柄。
  想一想我一个30来岁的女人,一方面性需求炽热,一方面又禁锢自己,还要禁锢这个血气方刚的大伟,有这个必要吗……
  思想上敞开了,一切就都放开了。让自己和大伟都向前看吧!
  思绪上理好了头绪,就不在犹豫。顿时,一切好像都云开雾散了,恢复了平常职业妇女该有的水准,一切都很有条理的打点好,拿着大伟做的蔬菜三明治早餐,坐着福伯开的车到公司。
  回国时间也已经一个礼拜了,我也习惯了和大伟相处的模式,他就是喜欢吻我,抱我、和抚摸我的臀部,有时是很过分的用手指在臀部的沟里滑动。但是他也还是很有理智的能适可而止,我也就不加以制止。
  况且我还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因为早餐都是他做给我吃的,如果下午没课,他连晚餐都准备好等我回来吃。
  真是一个很懂事的大男孩。这天福伯在送我回家的路上跟我说,大伟真是个好孩子,每次我托他拿零用钱给大伟,大伟都存起来,甚至有时还帮福伯的小孩免费补习,休假时很少跟同学出去,甚至没看过他交过女朋友。
  唯一一次找福伯帮忙,是教他开车,有空就把家里打扫的很干净,最高兴的就是接到我的电话。
  他可以和福伯叽叽喳喳说上好一阵子的话。最让福伯窝心的是,从来不让福伯接送,都是自己搭公车上下学,直到读大学才骑机车或开车。
  我听到这里以经是眼睛泛洪流下泪来,觉得自己亏欠他得父母,也欠大伟好多好多。
  我谢谢福伯送我到家后,马上飞奔的往家里二楼冲,到大伟的房门口时,鼓起了压抑很久的思绪,毫无考虑的开起他的房门。
  此时,只见他上身赤裸,下身穿一条四角裤,头歪一边,跳啊、跳啊,我激动的两手抱住他,头靠近他的胸怀,感觉好像船入港般的安全,但是就是忍不住感动一直掉泪。
  他被我突如其来的举动,先是一愣,后又很镇静的抱住我,然后很温柔的说:“小妈,谁欺负你了。”
  我摇摇头没说话,他把我的身体拉近靠在他的身上,大约有30秒的时间。
  他的手先是放下我左肩的皮包,一双手又来抚摸我的臀部,同时嘴唇快速贴上我的双唇,紧紧吸吮着,舌头在我的嘴里轻轻的搅动着,我和他激情的互相吻着对方,深怕有一方会先离开,我和大伟面对着面。
  因而两个人的肉体便紧紧的贴在一起了。慢慢的我感受到大伟那大男孩的气味,我逐渐的全身没力起来,他那坚厚的胸紧紧靠着我的双乳。而他那男性的象征也紧密的贴着我长裤下阴部的位置。
  一会儿,四角裤子底下的阴茎竟开始臌胀,愈来愈大,甚至大到紧紧的顶着我的小腹,他还有意无意得像似在跳舞般摆动着腰,如此他的龟头正好磨擦到我的阴户,这样的摩擦使我的阴道忍不住的不断流出爱液。(啊……好舒服……好棒啊……我快忍不住了。)
  虽然我一直忍着不哼出声,但这样反而使我更加的忍受不住如此舒服的肉体摩擦,其间我抬头看着大伟,发现他正紧闭着双眼,似乎也是在享受着美妙的肉体互相摩擦。
  我的淫液愈流愈多,所散发出的女人独有的气味似乎也愈来愈重,他好像也感觉到了,大伟的呼吸由轻轻的变为重重的呼吸,像是正在闻我那女人的气味。
  他的双手来到前面,解开我长裤的勾子,慢慢的温柔的将长裤往下拉,他很有节制的拉到双手可以伸进抚摸臀部肉丘的位置,左手抚摸臀部,右手在沟里滑动。此时在他的房间里无声……只有感受。
  好长的一段时间我沉醉在这种飘渺的两人激情的愉悦之中。
  一种五年来未曾有的感觉从阴道中传来,麻痹了理智却唤醒了情欲,处于敏感状态的阴核再度亢奋了起来,上扬的情欲与事实让我敞开的接受大伟所加诸在我身上的一切活动。既然无法抵抗就干脆放松自己了。
  这种感觉是那样美好,来又来的飞快,只是那短短的一分钟就让我全身火热热的。
  我其实并不担心大伟会把我怎样,只要我出个声,说个不字,他绝对会停手收工继续和他爹地一样扮演他的正人君子的。
  挺立的乳头在衣服下感受大男孩的温热,传递着美妙的信息给肉体的深处,享受着大伟熟练的情挑,好舒服,我继续让这种感觉持续下去。
  因为觉的自己胸部小,只有30C,所以看场合和衣服来决定要不要穿胸罩。
  挂在肩膀的衣带不知不觉的被他移到手臂,那个花生般大小的红艳乳头一下子出现在空气中,更是往前凸出了许多,还有些抖动,就好像是在凸显他的存在似的一直顶着大伟的手掌。
  我纤细的小手,抚摸着他结实的胸肌。他可真有个强健的身材!
  当我迷幻于他雄健宏伟的胸膛时,我那件薄丝的上衣已经被他自双臂上给褪了下来,一对小巧坚挺如肉包子般的乳房可就完全没有了遮掩,一起一伏的呼唤着眼前的大伟,他很自动的将满是津液的嘴巴贴了过来,他的嘴紧紧含着我的乳头,一股电流冲向我的四肢与小腹,酥麻痕痒的快感使我的双手停了下来,最后反倒是搂着他的头继续沉溺于那种飘逸的感觉中。
  这时候我的理智开始与身体在撕扯着我的脑袋,两者来去的在脑海里翻腾,我开始无法有效的去控制自己的行为,无法判断自己该如何?我已经无法相信自己在做甚么!
  天啦!多美妙的感觉呀!搞甚么!我在干些甚么呀!好累喔,疲惫的双腿不禁使我屈坐在柔软地床沿边……
  脑海里一个一个自我解释的理由开始出现,逐渐掩饰我翻腾的欲念狂情,灯光下的乳头更是鲜红而凸挺,竟然阴部也开始流出了水来,让我如此的兴奋难禁。
  春情激荡中的男女,很多动作与行为都是下意识的。不知不觉,我与大伟两人都已经互拥着倒在床铺上了,我感觉到他的手掌正在我的大腿处摸索,轻柔而温热的爱抚实在让我痴迷,他的温柔让我失去了婉拒的心。
  于是我就没有再去阻挡他更深一步的抚摸。他很有技巧的不生不息将我的长裤再往下拉一点,直到露出整个大腿根为止。
  我很清楚的感觉到他的手指轻轻的在我微湿的CK低腰小三角裤上兜着转,小小力的按摩着我的隐私之地,有时他还用食指顺着凹槽往下刮着,濡湿的情形想来是无法逃过他敏锐的触觉。
  这种重点部位的直接触击,实实在在是我生理上最为迫切需要的。
  当神智开始迷离,身体本能反应开始主导我一切的时候,他这么轻轻的在我会阴与阴道口处摩搓与扣压,我的呻吟与呜咽竟随着他的轻重而婉转起来……
  两条腿被他拨的更开了,大伟的爱抚动作益发直接与大胆,他加重对我潮湿之处的抚摸,小小的性感透明内裤已经明显的湿搭搭了,我当然清楚,他一定也会知道我的阴道已经湿了、阴道口也张开了。
  这种濡湿让我有些不好意思,不过,这种感觉实在是很好……我……喜欢的很!
  虽说我喜欢,但我还是多少残存些理智,只要不要越过我因矛盾而设限的最后关卡,他要做什么,我都可以给他,因为感觉就是亏欠他家以及大伟。
  大伟不断的隔着若有似无地小裤裤爱抚我的阴部,我的双腿时而张开、时而微微靠拢,口鼻也不断的发出……嗯……呃……唔……哦,无意识的呻吟。
  他的手指这时候顺着我摇摆的双腿,以及偶尔轻轻抬起的屁股,将小内裤往旁挪了挪伸到我两片肿起的阴唇里……
  不断的抚摸、抠揉、辗压,我的阴道越来越湿、而且阴道里面的温度也越升越高,大伟的手指也越伸越里面,小巧、紧窄的阴道一面分泌着爱液,一面开始蠕动起来。
  并且还一夹一夹的好像是练着我平常在做的瑜伽动作-凯葛尔运动。
  他的嘴唇立即贴到我那已经潮湿的透明内裤上面,害的我心扑通扑通的狂跳。
  自己欲念的隐私已经完全暴露,我直扭动着下身来隐匿我的羞怯。
  原本这种又薄又小的CK内裤就只是象征性而已,在触感方面是完全没有阻碍,在视觉上可真会让伴侣得到极度诱惑的效果。
  他的嘴唇这么一贴靠上来,鼻尖刚好顶在阴蒂上,我的性神经更加贲张,心理更加紧张,天啦!他就要舔我的小阴道了。
  他鼻尖用力拱顶着,并且用双手将我的小三角裤往下脱,我抬着屁股让他轻易施为,又将它阻挡在大腿根的地方。
  我边拉着湿搭搭的小裤裤边摇着屁股告诉大伟,我们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我们不能让这种事发生呀!
  理智与性欲的拔河。娇滴滴的婉拒声音、湿淋淋的阴户、向上抬起而又微扭的屁股……
  大伟双手仍脱着我的长裤和小内裤,稍稍抬起头、下额顶着我的私处回答我,说他绝对不会去做我不让他去做的事情。如果我说声不,他一定会停下来的。
  他的下巴继续在我的阴户上使力,继续向我承诺,他绝对不会将这事情告诉任何一个人,保证不会有第三者知道。
  磁性、感性的语气,让我松开了双手再度拱起下身,大伟很快就将那件湿湿的小内裤给扔到了一旁。
  这时我的心理与身体的所有感应神经全都移到下身,完全体会那儿所传递来的所有讯息,我感觉到他的热热的嘴唇已经贴拢在我的阴道开口处,阴蒂也被尖尖的柔软肉体顶的紧紧的,这时大伟细细的在我下阴四周舔吻,那只灵活湿热的舌头在我阴唇四周不断的刮着,舌尖一会顺着阴毛舔、一下逆着阴毛刮的,直直牵动着私处四周的敏感神经细胞,连带造成两片阴唇受到牵引而充血肿胀,以及阴道内的分泌也跟着增加。是非常高涨和奔驰——唉!
  大伟持续用口舌在我外阴部舔呀吸的,舌尖偶尔还会钻进阴道口些许,外阴充血肿胀,阴道口自然洞开。
  他除了刺激我的下阴,还一面把手伸进我的衣服里面,用手指拨动着我的乳头,小小的乳尖在一拨一掐之下更是暴胀的肿的让我难过,下身充血与阴道的的痕痒以及乳房性感带的被刺激,造成我的身体在双人床上不断的扭摆,时而抬起屁股、时而弓起上身,原本平坦的衣服这时已经上下拢在我的腰腹之处了。
  迷离的思绪沉浸于高度的愉悦之中,欣喜的享受这魂飞飘逸的感官之乐。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