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根正太和家族美熟女

巨根正太和家族美熟女

“她怎么来了?”戴似鸾有些震惊的看着那出现在极乐厅门口的中年美妇,喃喃念道。
只见那中年美妇长着标准的瓜子脸,一双修剪得体的柳叶弯眉乌黑细密,修长的眼睫毛下是两只暗含秋波,春情无限的桃花眼。只是此时她的双目里似乎还噙着一抹雾气,那白玉柱般雕琢的鼻梁,高挑光洁。再加上那鼻下红润柔软的朱唇,以及唇边的美人痣,让她的面容如同女神维纳斯般的完美。而她一头酒红色的大波浪盘成了发髻,缩在了一顶素色的太阳帽下。
中年美妇穿着一身素色的套装,上面没有一丝花纹装饰,可是那胸前巨乳却撑得衣襟高高隆起,拱起了一个美妙的弧度,仿佛随时都会裂衣而出。顺着肋骨而下,那一抹白色束腰将她的身体线条陡然收缩起来,她的小腹平坦,没有一丝的赘肉。而到了腰后时,那身体线条又再度扩张开来,化为两片肥厚饱满的臀瓣,把中年美妇腰间穿着的短裙撑得高高隆起。而穿过那白素的短裙,是她两条被包裹在超薄透肤型肉色裤袜的圆润修长大腿。
戴如凤微微一愣,旋即又低头继续处理文件了。而极乐厅里戴家的司仪连忙迎了过去,搓着手对那突然出现的中年美妇说道:“苏夫人……你这是……”
而这时那些来往的宾客里忽然认出了中年美妇的身份,一个肥胖的富家太太忽然低声惊呼道:“苏玉妍!她是大明星苏玉妍啊!”
这声一出,一众宾客顿时朝着那名中年美妇看去,很多人都露出了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神色。他们这些圈子的人都知道,苏玉妍是戴无双的第三任妻子,但是早在差不多十年前,两人就分手了,这事当初在娱乐圈还闹出过不小的风波,还是戴老爷子花了重金才平息下来的。苏玉妍和戴无双离婚之后,戴无双带走了儿子戴小宇,而苏玉妍则是带走了女儿戴兰芷。
众人都在思考着,这苏玉妍来的意图,毕竟戴无双的前两任妻子都没有出现。
“作为前妻,我来送他最后一程,给他上柱香,没有什么问题吧?”苏玉妍的声音甜糯腻人,听起来酥酥麻麻的,让人觉得浑身得劲。
司仪见状也不好说些什么,他只得拿过三炷香,递给了苏玉妍。后者接过香,点燃之后,朝着盛放着戴无双遗体的棺木微微鞠躬,然后双手将香插入了精致的龙纹兽首鎏金炉中,紧接着朝着戴家的亲属区走去,随便挑了个偏远的座位坐下,并没有搭理其他人,只是默默的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戴家人只是看了看苏玉妍几眼,便转移了目光,她们要等得并不是苏玉妍。反倒是戴家女儿的丈夫们,对于美艳明星苏玉妍的兴趣比妻子要大,频频看向了对方,仿佛若不是妻子在旁边,他们就要跑过去搭讪一样。
过了很久之后,灵堂旁的一间休息室忽然打开了大门,一名病恹恹的老者双腿覆盖着薄毯,倚靠着轮椅,被一名健硕的西装壮汉推了出来。那老者虽说戴着呼吸口罩,可是在场的宾客都认出了他便是戴家集团真正的掌门人——戴志诚!
戴志诚狠狠吸了几口氧气,然后颤抖着将护罩拿下,用那浑浊的老眼扫视了灵堂的四周宾客和亲属,被看过的人都缓缓站了起来,以示尊重。他将脑袋斜靠在软垫上,迟疑了很久,似乎是在努力思考着什么,过了几分钟之后,他才缓缓开口道:“小宇呢?”
他的声音如同生锈的刀缓缓拔出时,卡在刀鞘间,听得让人头疼。可是没有任何人敢露出不满和厌恶的神色,都是满脸恭敬的看向了那个垂暮老人。司仪连忙上前解释道:“宇少爷和夫人在休息室,刚刚少爷他思念父亲,哭得泣不成声,夫人在里面安慰他呢!”
戴志诚似乎被他的话触动了心弦,那很久没有流过泪的眼睛顿时涌出了一丝雾气,他从胸口拿出了一方巾帕,然后擦拭着眼角,喃喃道:“唉,可怜了小宇,也难忘那个丫头了。守了这么多年的活寡,你去把她们娘俩都叫过来……”
司仪在戴志诚面前大气都不敢出一声,此时如逢大赦,连忙赶到了灵堂旁边的另一间休息室,敲响了房门,他喊道:“少爷,夫人,戴总已经到了,麻烦你们两人快些出来,告别仪式要开始了。”
“啊!爸他已经……小宇……你快些……哦哦哦……等等……那里不能……”林柔清的声音带着一丝慌张,可是接下来的话却让司仪有些摸不着头脑。
不过对方并没有让他等待多久,休息室的大门便打开了,一股浓郁的高档香水的气息扑面而来,司仪抬头看去,却见戴家儿媳林柔清面色红润,眉宇间春意盎然的走了起来,她的脚步略显虚浮,仿佛是经过了一场激烈的运动。若不是身旁有正太少爷戴小宇搀扶着,恐怕她能直接瘫坐在地。
戴小宇低着头,双肩微微耸动着,仿佛在无声抽泣着。而林柔清则是满眼柔情的看向了继子,轻轻摸了摸对方的柔软头发,司仪看着这对母慈子孝的非血缘亲属,也是感慨万千。只不过他没有看到,林柔清那微微颤抖的黑丝美腿内侧,一股股白色的精液正从那裆部慢慢溢出,缓缓的扩散开来……
而那极为孝顺的戴小宇也不动声色的将他那白皙的手掌,轻轻按在了继母肥厚的臀瓣间,缓缓的顺着那条臀缝,隔着黑丝内裤,抠挖着林柔清隐藏极深的美菊。
“别……小宇!爷爷在等着我们呢……待会儿见了爷爷,你不能……”林柔清被继子那娴熟的手法玩弄得娇躯乱颤,淫水混合着刚刚戴小宇内射的精液,不断的从肉屄里喷溅而出,哪怕她已经在内裤里塞了不少纸巾,依然无法阻止那水漫金山的趋势。
戴小宇面色微微一笑道:“没关系的,我自有分寸!”
说是这么说,戴小宇手头的动作却没有任何的停止,他的娴熟手法让林柔清的娇躯不断颤抖着,尤其是两条黑丝美腿更是不断的打着颤,那明显的水痕和精液顺着白嫩的大腿内侧缓缓流下,然后流到了她美足所穿的黑色鱼嘴细足高跟鞋里。不过好在黑丝裤袜不大显眼,林柔清也只能任由小淫魔儿子戴小宇玩弄。
直到司仪再度来催促时,戴小宇才忽然换了神色,两眼噙泪,语气哀婉的抽泣起来,和自己的继母林柔清相互搀扶着,出现在了一众宾客和亲属的面前。大部分的男性宾客都将视线投到了性感成熟的丧服未亡人林柔清身上,而绝大多数女性,尤其是那些成熟美妇,则是死死的盯住那白皙阴柔,娇小俏丽的正太戴小宇。
戴志诚看到自己的孙儿如此伤心,自己老年丧子的悲痛也瞬间被激活,他流着浊泪朝着戴小宇招手道:“小宇,过来!让爷爷看看!”
戴小宇连忙将手掌从继母肥厚的臀肉间挪开,然后如同乳燕归巢般投到了爷爷戴志诚的怀里,后者用干枯的手掌轻轻抚摸着孙儿的秀发,眼里满是怜悯和期许,而林柔清则是默默的坐在了一处相对偏僻的座位,刚刚继子的玩弄让她的黑丝美腿至今还在微微打颤,那下体的温热精浆更是源源不断的涌出,让她不由得夹紧了双腿。
而不远处苏玉妍看到戴小宇出现时,差点没激动得直接扑过去,在前夫戴无双的阻碍下,她已经很久没有见过亲生儿子戴小宇了。所以当儿子出现时,她想要第一时刻就和对方见面,可是现在还不是时候。
戴志诚轻轻拍了拍戴小宇的肩头,然后吸了口氧,对着跟在身后的一名律师模样的中年男性说道:“小董,开始吧!”
那名律师将腋下夹着的文件夹取出,然后打开从里面取出了几张文件,顶了顶鼻梁上的金丝眼镜。他朗声道:“现在我宣布下,关于戴志诚先生对于遗产的分配……”
此言一出,在场的众人都震惊了,纷纷将视线都投向了轮椅上那个病恹恹的老者。唯有苏玉妍和林柔清两人没有动心,两人都不约而同的将视线投向了老者怀里的那个正太戴小宇,眼里满是柔情,只不过后者多了一分暧昧和性欲。
这时一名穿着唐装,唇上蓄着胡须的老者忽然站了起来,他对着戴志诚一拱手,然后朗声道:“戴总,这事涉及戴家隐私,恐怕不适合我们这些外人来听吧,需不需要我们先……”
“老李,你我相知相交几十年了,这种事情没必要背着你,而且我一开始也没打算瞒着,在场的诸位有我们金塔集团旗下的各位董事长和总经理,也有其他政府部门、文娱传媒各界的要人,正好……也让大家都知道……”戴志诚说了短短几句话,便已经喘息了数回,显然他确实已经如同传言中的那样,病入膏肓了。
而董秘书也咽了口唾沫,开始朗读着那叠厚厚的文件,首先讲的自然是戴无双的遗产分割。大部分的遗产都归属于戴无双的现任妻子林柔清,而他在各地的十来套房产都分给了其独子戴小宇,因为后者年纪太小,先暂时由戴家的基金管理公司代为管理。至于戴无双生前保有的一大笔有价债券和其在戴家集团的股份,则是分给了戴小宇的亲生母亲苏玉妍,当然她不可能去管理戴家集团,可光是每年的分红就足以让苏玉妍赚得盆满钵满了。
不过无论是林柔清,还是苏玉妍,在场的两名女性都没有什么表情变化,包括那戴志诚怀里的正太孙儿戴小宇,后者只是在默默的流着眼泪。
在场的众人当然知道这些只是“开胃菜”,戴无双虽说有钱,可是没有继承大权的他也只是个纨绔子弟罢了。别人称他一声“戴公子”,也只是看在戴志诚的面子上。而接下来戴志诚即将宣布自己的遗嘱。
然而接下来的几分钟,在场的所有人都震惊了,包括处于风暴中心的戴小宇和戴家人!
“董律师,你是不是看错了,凭什么集团51%的股份要给戴小宇!他还是个孩子而已!怎么可以承担得了戴家的偌大家业!”素来自诩戴家顶梁柱,巾帼豪杰的戴如凤率先提出了抗议,她拍案而起,不敢对父亲戴志诚说什么,却转头对着董律师厉声喝道。
戴志诚斜睨了自己这个有野心,有能力的大女儿,心里也略微有些可惜,可惜她始终是个女儿身,这对于戴志诚这种极为传统,重男轻女的老头来说,无疑是个过不去坎,而且他极为担心那些女婿居心不良,试图把戴家的产业转移走。而且戴家人丁不旺,子嗣稀少已经不是一代两代的事情了,他必须要有所防备,不能让香火断在自己这一脉。
而这时戴似鸾也站了起来,意有所指的说道:“是啊,董律师,千万别是某些人别有用心哟……”
董律师扶了扶自己的眼镜,然后沉声道:“这些遗嘱都是我们律师事务所和戴先生经过反复核实之后,才最终定稿的。而由戴先生拍板决定!”
遗嘱之中,戴如凤和戴似鸾姐妹两人都得到了一大笔的财产,可是涉及到最为关键的集团股权时,戴志诚居然把51%的股权都分给了还是正太的戴小宇!谁都知道坐吃山空的道理,而戴家金塔集团毫无疑问就是那个能够源源不断吐出金子的聚宝盆。而51%的股权,足以让任何一个人掌控这艘巨舰的方向。可是任谁也没有想到,戴志诚会把集团真的交给一个十来岁的正太!
就在戴如凤和戴似鸾两姐妹义愤填膺,指桑骂槐时,原本歪在轮椅上的戴志诚忽然两眼一瞪,低声吼道:“闭嘴!”
原本还在滔滔不绝的反抗的戴如凤和戴似鸾姐妹听到父亲的怒吼,立刻闭上嘴,乖乖的坐回位置上。戴志诚颤颤巍巍的从轮椅上站起,推开了试图搀扶自己的戴小宇和身后保镖。他用浑浊的老眼横扫了在场的戴家人和某些宾客,然后冷冷的说道:“这份遗嘱我已经询问过律师,没有违背我国的法律,所以从我离世的那天起就会真实生效!你们有什么意见,可以跟我提!”
正所谓虎死不倒威,更何况这头戴家的猛虎还活着,那种凛厉慑人的气息,压得戴家姐妹和族人,都低着脑袋,连大气都不敢喘息。看到众人不敢反抗,戴志诚方才对着面无表情的董律师说道:“小董,你继续吧!”
“是!”董律师从那叠文件里取出了最后一份,然后打开朗读了起来。
“附加条款——鉴于戴小宇年纪尚幼,其所得集团股份收益由戴志诚指定的基金管理会负责维持,集团的日常事务由戴如凤和相关经理负责维持。而等到戴小宇十八周岁时,则自动由其继承。”
“如果戴小宇生下儿子,则可以额外获得戴家的天水阁地产!帮他生下儿子的那个女人,无论是不是他的法定妻子,都可以得到天水阁地产市价的一半现金奖励!”
此言一出,众人都有些哗然。所谓的天水阁地产原本是一家烂尾楼工程。结果三年后,市政府在附近规划了一个新的重点中学,天水阁瞬间变成了学区房,戴无双净赚了十来个亿!而随着这些年房价的不断攀升,天水阁的价值更是翻了几翻!这绝对是一笔巨款!
“给戴小宇生下儿子,就可以得到几十个亿!”
这个消息很快便由在场的宾客传向了整个E市的上流圈子……
戴如凤有些愤愤不平的看向了自己的正太侄子,她满腔愤懑,却无法发泄,只能试图用眼神杀死对方。而戴似鸾却若有所思,看向侄子戴小宇的眼神却带着一丝暧昧。
这次戴志诚宣布遗嘱的事情过于震惊,以至于接下来戴无双的告别仪式上,一众戴家族人和宾客都各自心怀鬼胎,没有去注意那生前风光无限的戴无双。而在场的众人里,唯二没有动心的,莫过于苏玉妍和林柔清,她们的目光始终都在儿子戴小宇身上。而处于风暴中心的戴小宇除了默默流泪,装出那孝子贤孙的模样之外,没人知道他内心的想法,只不过他眼底不时掠过的精芒,表明他也在思考着什么。
告别仪式结束后,很多宾客都想要向未来戴家的掌门人戴小宇献殷勤,可惜他们都被戴家保镖给拦住了,非常“客气”的请他们退场。而戴家族人里,也有不少人思索着要不要投靠新主子,至于戴如凤面色铁青的夹着文件,快步离开极乐厅,而她那一派系的族人自然也得跟着离开。她的女儿柳月月倒是想要和表弟说些什么,可惜被她妈妈一瞪,只能乖乖的走路。
戴似鸾则是笑眯眯的迈开两条大长腿,来到戴小宇的身边,然后故意俯身弯腰,将自己胸前那抹白皙的乳肉和深邃的沟壑,都肆无忌惮的暴露在了他的面前。
“小宇啊,以后生活上有什么难事的话,记得来找二姑姑哟!姑姑肯定帮你办得妥妥帖帖的!”
戴似鸾故意在“生活”两个字上面加重了语气,还故意丢了个媚眼给戴小宇,然后才扭着那纤细的水蛇腰和大长腿,带着她那一派的族人离开。
至于戴志诚,他早就筋疲力尽,被推着回病房休息去了。在场的除了戴小宇之外,就只剩下了苏玉妍和林柔清两名他的母亲了。
“没想到我们再度见面会是这种情况。”苏玉妍轻轻的摘下太阳帽,似笑非笑的看向了林柔清。她对于后者,并没有什么怨恨,也不会认为是对方勾引自己的老公,害得自己母子分离。因为她知道,林柔清也不过是戴无双花心的牺牲品罢了。
林柔清也是微笑着回道:“是啊,我也没想到老爷子的遗嘱里居然还会给你留一份遗产,更没有想到,你会参加那个渣男的葬礼!”
苏玉妍面色一肃,眼睛死死的盯着对方的双目,然后一字一顿道:“那我就直说了,戴无双的那份遗产我可以不要,全部给你。但是小宇我必须要带走!现在戴无双死了,你和没有血缘关系,可以把他还给我了吧?”
“放屁,你把小宇当成什么了!一件物品?”原本以涵养著称的林柔清却忽然爆了粗口,看得苏玉妍满脸惊讶。而她也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连忙掩饰道:“咳咳……虽说我不是小宇的亲生母亲,可是我跟他一起生活了快十年了,早就情同母子,我是不可能把小宇还给你的!”
苏玉妍顿时便急得有些面红耳赤,脸颊仿佛涂了一层淡淡的胭脂,白皙的肌肤下青筋绽起,那美熟女满脸怒容的模样,也是如此的赏心悦目。她立刻和林柔清争吵起来,试图夺回儿子的抚养权。不过林柔清却暗地里看着苏玉妍的美貌和傲人身材,心里若有所思。
直到最后,林柔清才慢条斯理的说道:“苏女士,你别忘了,我现在还是戴无双的合法妻子。根据最新修订的法律,我自动继承了戴无双对小宇的抚养权,哪怕你告到法院,也告不赢!”
苏玉妍面色一变,而林柔清又忽然转了话锋,说道:“不过这事还是要尊重下小宇的意见,我们来看看,小宇的意见吧……”
这时两名美熟女都同时看向了可爱正太戴小宇,此时的他正双手捏着丧服下摆,脚尖点着地面打转。看到戴小宇这副可爱的模样,任由苏玉妍肚中怒火再旺,也消解了不少。
“小宇,你说……愿不愿意和妈妈一起离开?”苏玉妍满脸期待的看向自己许久未见的宝贝儿子,用温柔和母性的语调问道。
戴小宇自然是露出了同意的笑容,可是接下来的话,却让苏玉妍心里一沉,“我当然愿意……可是林妈妈也很可怜啊,如果我离开她的话,她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了……”
苏玉妍原本出现在脸上的笑容,顿时凝固了起来。她有些焦急的拉着戴小宇的手掌,然后说道:“林妈妈以后可以找其他男人了,不需要小宇你担心的。”
戴小宇却一把拉住了林柔清的玉手,然后对着苏玉妍说道:“可是林妈妈也很可怜啊,爸爸在世的时候都很少回家。”
“那你想要怎么样?”苏玉妍无奈的问道。
戴小宇的眼里却透露出了一丝狡黠,“不如妈妈和姐姐搬回家里,和我们一起住吧?”
苏玉妍顿时露出了惊讶的神色……

…………………………………………………………………………………………………………………………………………………

在E市的东南区有一处靠海的别墅区,那里是高官和富商的休养度假的胜地,而戴无双这种纵情声色犬马,喜欢奢华生活的公子哥,自然也在那里买了一套独栋别墅。当戴小宇和林柔清坐着司机开的车回到别墅门口时,已经是下午三点了。
林柔清拉着戴小宇的手,缓步进入了别墅的宽阔庭院,这里有专门的园艺师负责修剪培育绿化,走在那树荫之下,戴小宇已经忍不住了,他的安禄山之爪已经按在了继母林柔清肥厚饱满的臀瓣上面,此时的林柔清依然穿着那黑色的丧服,只是下体的黑丝裤袜裆部被撕裂开来,两条大腿的内侧被精液和淫水浸湿。
“别……别这样……咱们还在庭院里……”林柔清感受到自己的臀瓣被继子狠狠的揉捏玩弄着,敏感的肉屄早就在分泌着一股股的淫水,尤其是那最深处的花心,更是在释放出渴望戴小宇大鸡巴狠狠肏干的信号。
看到继母的两条黑丝美腿不断的颤抖着,戴小宇忽然淫笑一声,他指着庭院围墙一圈的常青树,说道:“柔清,你知道我爸生前为什么要在院子里种这么多枝繁叶茂的树木么?”
林柔清满眼春意的看向了眼前的小正太,却是不知所谓。
戴小宇不动声色的伸出一根手指,狠狠的按在了继母那粉嫩的雏菊上面,然后猛地捅刺进去。林柔清顿时娇躯一颤,下体竟喷出了一小股清亮的淫水,后庭被攻击使得她居然来了次小高潮!
“因为我那个色中饿鬼的父亲大人,最喜欢开野外天体派对了,但他又非常讨厌自己的女人被别人看到,于是便故意在围墙附近种了一圈常青树,用以遮蔽邻居和路人的视线。”戴小宇感受着自己的手指,被继母那比肉屄还紧凑的菊穴紧缩排挤着,他忍不住淫笑着说出了事实的真相。
林柔清被戴小宇调教了几年,连肉屄都变成了他的形状,这位身着丧服的美艳未亡人的每一处肉体的敏感点,都被戴小宇所熟记着。她颤抖着黑丝美腿,然后身体倚靠着自己的正太继子,娇喘着说道:“你……你还好意思说……戴无双……是色鬼……你比他……不要了……哦哦哦……”
“呵呵呵……那是……世人都以为我的四任贴身保姆是我爸的玩过的,实际上她们都是被我搞大了肚子,只不过做完B超,发现怀的都是女儿之后,就被老爷子打发走了。”戴小宇毫不在意的说道,仿佛那四个女儿都不是他的一般。
如果有人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林柔清所走过的林荫小道上,遍布着一点点白色的浑浊液体。那是她肉屄里被继子内射的精液,原本已经堵住的精液,被戴小宇再度刺激菊穴,她再也无法控制住,那些精浆如同决堤的洪水,不断随着林柔清的走动而滴落到了地面,留下了一条白浊小道。
“你还好意思说……戴无双公司的那七任前台,都是被你骗了,然后下药迷奸了吧?”林柔清的面色已经呈现出病态般的红润,她同样红润的唇瓣也在微微开启着,露出了后面洁白整齐的贝齿。她的嗓音带着一丝颤抖,菊穴被继子灵活的手指在快速的抠挖着,那种源源不断的刺激感不断顺着神经和脊椎,涌向了她的大脑。
戴小宇一边用手指抠挖着继母的菊穴,当然手掌也没有闲着,不断揉捏着林柔清的肥厚臀瓣。他脸上噙着一抹看似温和的笑意,然后说着极为淫乱的话语,“那可不完全是啊,其中四个是被我迷奸玩弄的,还有三个是被我威逼利诱的。只不过我录下来的视频,被我爸给剪辑之后,传到了某个成人网站的VIP栏目里。”
“哼!你们父子都是一个样!就喜欢玩弄别人的女人!尤其是你,连你老子的女人都玩了!”林柔清已经被继子搀扶玩弄着来到了大门前,忍不住娇嗔道。
戴小宇一脸无所谓的模样,他笑道:“那算什么,别人的女人玩着才爽嘛!我老子有四任妻子,我一个都不会放过的!”
“等等!你连你妈都……”林柔清露出了一丝震惊和暧昧的神色,娇躯也是微微一颤。
“暂时还没有动手,不过接下来我的目标就是家族里的女人了。”戴小宇轻轻打开大门,然后推着林柔清进了别墅。
“你还真的是无耻呢!连自己的亲妈都不放过,把打算把家族里的女人都肏了不成?”林柔清任由戴小宇关上大门,然后像条发情的公狗扑了过来。
“没错,你没看到那些女人看到爷爷把大部分遗产都给我时,那种眼神么?尤其是听说给我生下儿子之后,能够白得至少十几个亿时,那些女人简直恨不得把我的衣服给扒了!”戴小宇像条发情的公狗般快速把自己的衣服脱掉,当然也包括了内裤,露出了那根早就竖直如戟,流着“口水”的大鸡巴,只不过他个头娇小,脑袋只能顶到林柔清的巨乳,所以那鸡巴自然也无法插进对方的肉屄里,只能拼命的在林柔清的黑丝腿窝间来回抽插着。
林柔清只觉得自己的两条黑丝美腿都没办法站稳了,她只能勉强扶着玄关处的鞋柜,趴在边缘喘息道:“你还真的是够淫乱鬼畜的,是打算把家族的美熟女都一网打尽么?”
戴小宇拿起玄关处的一个凳子,甩脚把鞋袜踹开,然后踩在凳面,强迫继母俯身撅臀,然后将鸡巴的龟头对准了林柔清早就水汪汪一片的阴户口和大阴唇。林柔清的大阴唇粉嫩柔软,没有像一般中年妇女般沉积了大量的黑色素,反而更像是少妇少女般的粉嫩。而且她的大阴唇如同蝴蝶展翅般,随着戴小宇的鸡巴逐渐插入,阴户口附近的肌肉开始逐渐扩张起来,林柔清的肉屄口艰难的吞咽着继子的大鸡巴,而那蝴蝶般的大阴唇也如同展开了双飞,完全舒展开来。
淫水四溅间,戴小宇已经将自己的大鸡巴捅刺进了继母紧窄湿滑的肉屄之中了。林柔清扶着鞋柜,用手捂着自己的朱唇,她知道别墅的隔音效果极佳,可那是出于身体本能的反应。
“柔清,每次肏进你的屄里,总感觉像是第一次迷奸你时的感觉啊!”戴小宇佝偻着身体,站在板凳上面,让鸡巴可以在林柔清的肉屄里来回的抽插肏干着,他的腰部如同装了电动马达般,疯狂的来回挺动着,每次都能把继母的肥厚臀瓣撞得变形。
“啪啪啪……”沉闷的肉体碰撞声,也听得林柔清面色红润如血,她死死的捂住自己的嘴唇,然后另一只手则是抓住鞋柜的边缘,仿佛恨不得把柜子给抓穿了。
当初戴小宇迷奸了继母,在她的肥厚紧致的肉屄里射了足足有四大泡浓精方肯罢休,现在他再度发情,直接把林柔清身上的黑色丧服给撕扯开来,露出了她从后面都能看到的硕大乳球和如同整块上好玉石雕琢的白皙美背。而戴小宇则是穿过了被扯烂的黑色丧服,从继母的腋下摸向了她的巨乳。戴小宇的手法娴熟有力,林柔清的白皙乳球被他揉得变成各种形状,那奶子顶端的那一抹殷红,更是被戴小宇伸出两根手指,轻轻的掐捏着。
林柔清的两条黑丝美腿被大大的分开,那神秘丰腴的下体三角地带更是展露无遗,她的阴阜丰腴白皙,上面的大部分阴毛都被剃去,露出了肥嘟嘟的软肉,而剩下的黑色森林则是被修剪成了一个爱心的形状。那如同蝴蝶展翅般粉嫩的大阴唇被撑到了极限,而那一颗粉色的明珠则是在阴唇间若隐若现。原本紧窄得只能容一个手指进出的阴户口,被继子的大鸡巴撑得浑圆,一丝丝的淫水顺着两人的性器,疯狂的挥洒在玄关的瓷砖上面,让那净白的瓷砖表面变得污浊不堪。那原本能够照出清晰人影的瓷面,见证了无数次这对小马大车的淫乱交媾……
如果有人这时候进门,肯定可以看到,一名身材高挑丰腴,面容妩媚的中年美妇,正趴在玄关的鞋柜边缘,高高撅着自己肥厚的臀瓣。她身上的黑色丧服凌乱撕裂,露出大片白皙的肌肤,那胸前剧烈摇晃的乳球被一只小手狠狠的揉捏玩弄着,那高高撅起的翘臀被一根粗长狰狞的鸡巴狠狠的贯穿,她的两条黑丝美腿不断的颤抖交错。而美熟女的身后正挂着一名长相阴柔可爱,身材娇小的正太,只是和他的长相、气质截然相反的是,他的阳具粗长狰狞,他正在快速挺动着腰部,将那根和他面容、年纪完全不是一个画风的鸡巴,狠狠的捅刺进了丧服未亡人的肉屄里!
不得不说,戴小宇的精力和耐力真的是可怕。他的腰部就像是装了发动机般,疯狂的挺动着,那白皙的棒身和粉嫩的龟头不断从那紧窄湿滑的肉屄里插入拔出,插入拔出,带着无数淫水和部分同样粉嫩的继母屄肉,从那条紧窄的花径里而出。
戴无双在世时,曾经经常带着儿子出入风月场所,并且曾经戏称戴小宇是二十四小时发情的小淫魔。事实上也的确如此,在灵堂休息室里,戴小宇就可以在继母林柔清的肉屄和子宫里射出了两次精液。结果仅仅隔了几个小时,戴小宇又开始发情了。
“啪啪啪”肉体相撞的闷响,在别墅的玄关里不断回荡着,不过这栋别墅是戴家父子对的淫乐窝。除了在固定时间段里,会有家政阿姨过来打扫之外,平素并不会有外人在里面,所以戴小宇也就肆无忌惮的在家里白昼宣淫了。
戴小宇的每一次挺腰肏干,都会撞击得林柔清娇躯一颤,两条黑丝美腿也是打颤不止。而因为过度的摩擦,那被带出的淫水更是变成了白浊,浸湿了他们两人的下体。随着戴小宇的抽插,而不断的带出,沾染在了两人的性器上面。
“好妈妈,我要射了……你说让我射在哪里?”戴小宇整个人抱住了林柔清腰肢,狠命的往对方的肉屄里捅刺着。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