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Girl】(01-06)

繁- 简这样一个修改的过程。第一个简,是指用最
凝练的语言,将要讲述的故事表达清楚,把情节路线铺开。

然后在繁的步骤,加入对细节的描写润色,人物的语言动作、景物的杂陈铺
列,都在这个阶段完成。然后在第二个简,则需要把细节描写中所有和主题无关
的,只为了炫耀文采而加入的词句全部删掉,只留下有助于表达文章思想的东西,
让读者读故事时候不被多余的东西打扰,连贯地一口气读完。

水:好深奥的感觉……

废话,这套理论是当年我的大学语文老师传授的,成为我后来装逼的一大利
器。一个小丫头要是随随便便就理解,那说明:我的老师水平太次,我文章写得
不好全是他的错。

M:没关系,慢慢理解。我觉得现在你的文章,就是禁锢在了「繁」的阶段,
什么都写,但是贪多嚼不烂,虽然乍一看文风很华丽,仔细阅读的时候,却发现
故事情节被沖淡了。

水:是这样啊……(委屈)

M:别丧气,你还小呢,能写成这样已经很好啦!(鼓励)

M:刚刚说的是描写上的,下来是情节上的。

水:还有问题吗?(可怜)

M:(尴尬)对啊……

水:说吧,我撑得住!(强悍)

M:呵呵。刚才说了,写文章,写给自己看和写给读者看是不同的。你昨天
发给我的两篇,比起故事,更像是日记的感觉。 (撒娇)

M:又要干什么?(惊恐)

水:给我看你以前写的文嘛……

M:早就说过啦,不行!

水:为什么嘛~ M:因为都很变态的啊!

水:我不在乎~ 人家想看嘛~ (色)

M:(流汗)不行!

水:小气!哼!不理你了!(生气)

其实我也不明白为何坚持着不给阿水看我以前写的东西,就像不明白明明对
色文不是很感兴趣的她为何一定坚持要看一样。或许,对我来说,是不想她心目
中那个成熟的自己在她看到那些充满意淫的文字时轰然倒塌,毕竟,知道我写过
变态的东西与亲眼看见我写的那些变态的东西是两回事,就好像我虽然知道阿水
不是处女,也能接受这个事实,但真给我看到她被别的男人开苞的过程,我大概
还是会受不了。

那么对阿水来说又是为了什么呢?想要多了解我一些吗?

小丫头耍起小孩脾气,真的不再理我。我也没去理她,反正过不了多久她便
会忍不住。

水:大叔,跟你说个事~ (可怜)

果然,没一会,她又主动发来信息。

M:怎么了?

水:那个……跨年夜我们班上有集体活动。

M:嗯,然后?

水:然后……我就没法陪你过了。(快哭了)

M:没关系啊,能理解的。

一个人一生可能有很多段恋情,但学生时代却只有一次,因此,我倒并不希
望阿水为了我错过一些什么。

水:可是……我想和大叔一起过。(委屈)

M:没关系啊。只是一个晚上而已,元旦再过来也行的。(安慰)

水:那大叔你一个人独守空房会不会很可怜?

M:同情我吗?那就等元旦过来就好好报答我呗。

水:讨厌!色大叔!(害羞)

M:我还什么都没说呢……你个小变态就想到哪里去了?

水:哼!(转头)

水:说真的啦,可能会玩到很晚,通宵也说不定哦!大叔你会放心吗?

M:有什么不放心的,你还会被卖了不成?这么好吃懒做的丫头,谁买谁亏!

水:(愤怒)(愤怒)(愤怒)

水:其实……

M:怎么了?

水:那个……宋晨也会去……

宋晨,就是阿水的前男友,与她是同班,这种活动会去也是正常。会特意对
我提起这种事,看来阿水对他仍存在着一些特别的东西啊。

M:你不想见他?

水:也不是……

M:那你想见他?(愤怒)

水:没有啦!只是会觉得尴尬嘛!(委屈)

M:唉……这种事没办法啊,毕竟你们还要同窗三年,谁要你当初找个同班
的?兔子不吃窝边草没听过吗?

水:……人家才不是兔子!

M:那你是什么?

水:人家是可爱的美羊羊~ (可爱)

M:……

就这样子,有了女朋友的我,跨年夜还是没人陪。不过也没什么,好久不曾
回家,14年的最后一天,我决定回去看看爸爸妈妈。

结果当然是又被各种催婚。我是不会跟他们说阿水的事情啦,毕竟那小丫头
的年龄比我七八个表弟表妹都要小,真带回来这么个小姑娘让他们叫嫂子会很可
笑。而且,我从来也不认为我们之间会有什么未来,即使她给我的感觉很好,但
横在我们之间的东西太多,能不能谈到她毕业都是问题,更不用提更远的事情。

在家住了一晚,在凌晨时候给阿水打了电话,没有接听,于是发去了一条新
年快乐的讯息。三点中起来尿尿时候没见到她回复,便又拨了电话过去,无人接
听。早晨七点又打,还是一样。

我在QQ上给她留言让她回电话给我,在母亲的唠叨声中吃过早餐,一时间
无所事事,想起其实还没有到阿水的学校去过,今天过节,去接她一次当是给个
惊喜也好。

我妈对我过节还要往出跑有点不满,不过当我说约了女同事一起出去之后,
就立刻被她老人家推出了门。我一阵好笑,去楼下发动了车子,出发前看了一眼
手机,阿水仍没有任何消息。

节日的早上人还不是很多,交通也不拥堵。穿过几条街,上绕城高速,我听
着音乐,开启自动巡航模式,一手扶着方向盘,点起了一根烟。窗外吹进来的冷
风让我感觉好了点。

其实,从早上开始,我心里就有一股不安感。和阿水认识至今,她一直都被
我牢牢控制在手心里,不会忤逆,不会失蹤。这次突然失联,虽然时间不长,却
是没有发生过。尤其,在知道她和前男友一起出去之后,虽然嘴上说着不在乎,
但我心里其实蛮介意的。

我也读过大学,知道那个年龄的心理防线有多么的脆弱,也知道那些学生们
对女同学被「社会上的人」拐走的行为是多么抵触。同时,我也知道所谓的狂欢,
不过是一群人排遣寂寞的方式。越是热闹的时刻,越希望有一个特定的人能够和
自己亲密地依偎在一起,这些,我都曾经体会过。

如果那个宋晨对阿水仍有感觉,或者在一起玩时被别人怂恿着来了感觉,这
样的聚会,其实是挽回她最好的机会。按照阿水一直以来事无巨细都主动向我汇
报的性格,昨夜到现在也未收到她的只言片语,是否代表着,已经有什么事情发
生了呢?

驶出收费站的时候,终于收到了阿水的回电。她说昨晚去KTV唱歌不小心
把手机遗落,被服务生捡到,今天早上才去取回来,然后不住地向我道歉。我当
然说没事,只问她累不累,她说还好,在宿舍收拾一下就会去撘班车来找我。

叮嘱过路上小心之后,我挂了电话,再次发动车子。再走十分钟的省道便可
到达她们学校,但是我没有告诉她我来接她。

阿水的话让我疑窦丛生,一般捡到手机,如果有心归还,一定会接听打进来
的电话,如果无心归还,则会直接关机,没理由我几次的电话都是无人接听状态。
而且,就算自己没有手机,也可以借同学的打给我来报个平安,即使没有记住我
的手机号码,还有网络可以使用。无论如何,如果真的有心,绝不会联系不上的。

我觉得,她在对我撒谎。

我没有把车驶入校园,而是停在学校门口的公交站较远处,点起烟,默默地
注视着那里。那是阿水乘坐班车的地方。

大约半小时后,终于看到了阿水的身影,身边有一个男生。

两人并肩走到站牌前,有说有笑地交谈,却没有更多的亲密行为。等了一会
过后,班车停靠,阿水上车,男生在下面对他招手,车子启动,男生离开。

我没见过宋晨,不知这个男生是否就是他,从他们之间的举动来看也并没有
什么过分行为。要说是普通男同学顺便送她一程也说得过去。但是,让我在意的
是,两人刚才并不是从学校中走出来的。

他们来的方向,是一条相对校门口繁华得多的小街道。那个地方阿水对我讲
过,里面全部都是网吧、酒吧、宾馆等浪费青春的场所,所以学生们都戏称那条
街为堕落街。

阿水走后,我开着车到那条街上转了一圈,确实,什么乌烟瘴气的店铺都有,
但是,唯独没有卖早餐的。也许有,但或者过节没出摊,或者已经收掉了。总之,
侥幸地认为他们只是顺便去吃个早饭的想法已经落空。

心情,真的很复杂。

我交往过不少女友,也在相处过程中遇到过各种问题,但惟独,没有被背叛
过。也许就这样武断地认定阿水已经出轨并不合适,但终究,他是没有对我说实
话。

班车不走高速,所以我轻松地就在她之前返回到家里。躺在沙发上打开电视,
我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心里却在翻江倒海地等着阿水到达。

咔嚓!

钥匙插入门锁的声音终于响起,我丢下遥控器,闭眼假寐。

耳朵里传来阿水换鞋的声音,然后是蹑手蹑脚地靠近我,然后,一对嘴唇印
在我的嘴上,一条小舌头灵巧地鉆了进来。

虽然心里有万般疑惑,我也只能假装惊喜地回吻着她,与她的舌头纠缠。一
个月的相处后,小丫头已经完全放开,一边与我湿吻,一边把冰凉的小手塞进我
裤子里,握住我的肉棒。

「哇!好暖和!」她离开我的唇,笑嘻嘻地说着,「大叔,想我没?」下体
传来的冰凉触感很特殊,也很受用。我没有回答她,而是直接把她抱上了沙发。

「脱衣服。」我命令她。

「你的还是我的?」她调皮地笑着看我。

「咱俩的!」我又说道。

她没有回答,直起身子开始解我的纽扣,我的上衣、裤子很快就被她扒掉,
内裤也脱了下来。

「臭死了!」她跪在沙发旁边,鼻子凑在我的龟头上闻了一下,嫌弃地说了
一声,然后张嘴把它含了进去。一面吞吐,一面抬眼望着我。

在我眼前,依旧是那个鬼马精灵的可爱阿水。可是,我今早看到那个又是谁
呢?

「昨晚玩开心没?」我抚摸着她的头发问她。

「嗯。」她的小嘴塞得满满,只轻微点头回应。

「几点钟回去的?」我又问。

她伸出两根手指。

两点。也就是说,如果她在我打电话给她之前就遗失了手机,那么从KTV
离开,她至少还有两个小时去了其他地方。

「除了唱歌还去哪了?」轻抚着她的脸颊,我尽量用不经意的语气问道。

「呼……好大!」她吐出我的肉棒,喘了口气然后说道,「在学校里逛了半
天,昨晚学校可热闹了!」说完后,她又继续为我口交起来。

「上来!」我对她勾勾手指。

「嗯。」她又重重吸了两下,站起身骑在我身上。

可能因为刚进室内还比较冷,刚刚她没有脱自己的衣服,现在依然包裹的严
严实实。我把她的毛衣连同秋衣一起从头上脱下,解开白色的文胸,让她俯下身
子,把一颗奶头塞进我嘴里。然后,我的两只手从她牛仔裤后腰探入,揉捏起她
的小屁股。

「好舒服。」阿水满足地呻吟一声,双手抚摸着我的头发,把脸放在我头顶。

我没有说话,专心地亲吻她的乳房,舌头的每一次撩拨,牙齿的每一次轻咬,
都会让她产生剧烈的悸动和撩人的吟哦。

「转过身去。」亲够了那对椒乳,我让她转身背对我趴着,解开了她裤子的
纽扣,把牛仔裤连同里面的打底裤和内裤一起褪到了膝弯处。

「讨厌!」轻轻分开她的臀瓣,我用手指点了一下褐色的小菊花,她立刻娇
嗔着夹紧了屁股。我的指尖于是继续向下,找到了她的入口。

「哦……」手指插入阴道的瞬间,阿水便仰起头长长呻吟一声,然后在我的
搅弄下大声地浪叫出声。

我又加入一根手指,用力地深入。阿水阴道浅,我中指的指尖很容易便触及
她的子宫口,我用力地拨弄那个小孔,阿水的双腿便立刻颤抖起来,胳膊也像是
支撑不住身体,软了下来。

她的上半身完全伏在我的腿上,撅着屁股迎合我的玩弄,小嘴不自觉地亲吻
我的脚背。

「呜呜呜……大叔……大叔……」我的手指搅拌的更加用力,阿水发出不知
是舒服还是难过的哭泣般的声音,没过多久便收紧臀瓣,紧紧夹住我的手指僵在
那里,几秒钟后,抽搐几下,瘫软下来。

我抽出手指,随意在她屁股上将并不太多的汁液抹干凈,继续轻轻抚摸着她
的臀瓣。而阿水也如一只小猫般满足地抱着我的小腿,有一下没一下地舔舐着。

一切看起来都很美好,但我的心却越来越冰冷。

和很多女人做过爱,我懂得如何去分辨她们是真的到了高潮,还是为了取悦
我在假装。与阿水恋爱至今,做爱的次数不到十次,她的接受度却成长的快到不
可思议,口交、足交、舌浴,甚至在抽插时让我将手指探入她的小屁眼,都几乎
未经反抗便接受了。

这些当然可以解释为他为了取悦于我。但是,任何事情都有一个从陌生到熟
悉的过程。阿水不是敏感体质,每次做爱分泌的液体都很少,有时甚至需要先进
行口交才能顺利插入。但是,每次她对我的挑逗的反应总是恰到好处,所有动作、
语言上的回应都能最大限度迎合男性的心理,给我带来最大程度的满足感,这一
点,几乎和专业的AV女优并无二致。

我从不相信现实的女人可以反应激烈到和AV或者色情小说一样,即使有也
只会是极少的部分,阿水则绝无可能。但是,若一个女人愿意故意假装,假装舒
服、假装意乱情迷、假装高潮,很轻易就可以骗过大部分男人。当然,这种假装
的技巧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学会,需要经验的累积,甚至专人指导。

简单来说,这个女孩,要么性经验十分丰富,并且在做爱过程中十分注重讨
对方的欢心,要么,她被刻意调教过。

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就好像丝袜,一不小心撕破一个小洞,便会抽丝剥茧般越
扩越大。从今早看到阿水与那男生在一起,她的每个举动、每一句话都开始变得
可疑。我明白有些事情可能是我想太多,但是也有些事情一定是她欺骗了我。

问题是,我要去探寻真相,知道所有的一切吗?或者,就这样子假装下去,
把她当作一个只是周末来陪我上床的普通女孩?

「那个,我要是有什么地方你不满意,或者你有什么重要的事要让我知道的,
请一定要尽早告诉我,不要等到我离不开你的时候,好吗?」第一次做爱结束时
阿水说的话又响起在脑海,我闭上眼睛,咬咬牙,做出了决定。

「小水,我们分手吧。」

(五)MyGirl:小時代(2)

『哪有你这样的?把人吃干抹凈就说要分手……』阿水只把我的话当做玩笑,
连头也没回,小手轻轻挠着我的脚心当表示不满。

一时间,我竟哑口无言。

我的手还在她屁股上放着,她整个人都在我身上趴着。这样暧昧的姿势说分
手,似乎真的不太合适。

『大叔是嫌我没有好好补偿你么?』看我不说话,会错意的阿水爬起来转过
身,将褪到一半的裤子完全脱掉扔在地上,把我的双腿分开,又俯下头去亲吻起
我的阳具。

『这样子,大叔就不会不要我了吧?』在龟头上亲了一下,阿水摆摆屁股,
谄媚似地笑了一下,张开嘴巴,一下子便将半根肉棒吞进嘴里。

噗,噗,噗……

小脑袋卖力地上下摆动,小手在胯间灵活穿梭,一波波快感传来,将我的决
心摧毁殆尽。

算了,现在强调我是认真的,搞不好她会顺势一口把我的小丁丁咬下来,还
是等等再说吧。

很快就在阿水的小嘴中发射,她笑吟吟地爬过来,伏在我耳边让我听她把精
液咽下肚子发出的咕嘟声,然后在我脸上亲了一下,便跑去卫生间刷牙。

到底该怎么办呢?

欲望平息了,话却没说出口,我苦笑着起身,从地上捡起散落的衣服。然后,
在捡起阿水的内裤的时候,我发现在她的裆部有一片微微的粘稠与湿润。

这是……

我用指尖摸了一下,又把鼻子凑上去嗅了嗅。触感与味道都不像女生的白带,
那么……

我试着在自己的肉棒上挤了挤,输精管中还留有一点残精,我蘸在手上,在
内裤上抹开。

那痕迹,除了稍微浓稠一点,其它的,与开始那一片完全一样!

被内射过的女生,无论多么仔细地清洗,也还是会有少许精液残留在阴道深
处,会在走路、运动时候流出。而我刚刚并没有插入她的小穴,即使以前做爱,
也从来没有无套中出过!

阿水的阴道里,有别人的精液!!!

他妈的!他妈的!他妈的!!!

这下子再没什么借口可以解释了!!!

如果一开始,我还是在百般地逃避事实,把一切都归咎到阿水的过去,以为
现在的她虽然不算干凈,但仍然不失为一个好女孩,大家不合适,可以好聚好散,
不必过多追究。可是,此刻事实摆在面前,我是真真切切地被戴了绿帽子,这口
气,怎么也平复不下来!

『赵悦,昨晚你究竟跟谁再一起?』穿上衣服,我走到卫生间门口,铁青着
脸沉声问道。

『嗯?』依然赤身裸体,叼着牙刷满嘴泡沫的阿水似乎没有反应过来我的问
题,转头看了我一眼。

看到我的表情,沉默着漱了口。

『和同学啊,怎么了?』一面将刷牙缸摆回原位,她一面漫不经心地回答着。
只是,刚刚眼中那一抹惊惶,怎么也掩饰不过去了。

『穿上衣服,跟我下来。』我侧身让开一条路,她没说什么,默默地走到客
厅穿戴整齐,与我一起下楼。

停车场里,我们并排坐在车上,观看着行车记录仪拍摄下的早上的影像。

『那个男生是谁?』看着阿水的脸色已经惨白,我尽量压抑着怒气问道。

『宋晨。』她回答,声音有点颤抖。

『你们昨晚在一起?』『嗯。』『有其他人吗?』『没有。』『你们做爱了?』
『嗯。』也许是下定决心不再隐瞒,阿水对我的问题都干脆地承认。而原以为她
会找找借口的我,问完这些,竟忽然发现无话可说。

骂她一顿?打她一巴掌?有意义吗?

『你要听我解释吗?』阿水轻轻问了一句。

『滚!』我回答。

我不是爱听故事的人,也不想再对她动什么恻隐之心。即使她昨晚上是被强
奸,也在她决定对我隐瞒的时候,毁掉了我原谅她的可能性。况且,从她今早和
宋晨的相处来看,根本不可能是强奸!

毅然决然地将阿水赶出了我的生活,一切又恢复原样。仔细想来,与她相处
的这段时间,除了心情被搞很差,我也没有什么损失。人生就是这样,遇见错的
人便及早抽身,好过最后两败俱伤。

不必谈什么追究责任,也没必要去想要报复。如果阿水和宋晨的关系从未断
过,那么我才是第三者,真要讲起来,被追究的也应该是我才对。当然,最大的
责任在阿水,只不过,对她,我不想要再去纠缠什么。

我妈问起我与女同事的发展,被我以一句『不合适』搪塞掉。生活还在继续,
我又回到写文、看AV的日子。一口气写下许多开头,让心情沉浸穿梭在各个故
事之间,阿水那一部分,逐渐隐匿于其中,消弭沉淀,再伤不到我。

几天之后,我收到一个QQ好友申请,留言是:李翔,加我。

那个号码与昵称都很陌生,但地址显示是在本地,又能叫出我的名字,想必
是以前认识的人,最近通过其他渠道知道了我的号码吧?我通过了申请,然后给
他发了消息。

『请问你是?』没有回复。几分钟后,对方发来文件传输,是一段视频。我
犹豫一下,点了接受。

直到文件下载完毕,那边也没说一句话。发送成功后,他便隐身或下线。确
认那段视频不是病毒后,我点开播放。

怒火,从看到第一个画面的瞬间便烧进大脑!

视频中的场景是一间廉价酒店的房间,凌乱的床上,阿水像条母狗一样跪伏
着,嘴里不断发出痛呼,而在他的身后,一个男人粗大的肉棒正在她的菊穴中大
力地抽插,一双手还在用力抽打着她的屁股。

一开始的声音有点模糊,听不清阿水在喊些什么。但后来逐渐清晰以后,我
听的真真切切,她喊的是:『李翔,救我!』我看了一眼右下角的拍摄日期,2
014年11月25日。

那时候,我才刚刚认识阿水,没有见面,她也不知道我的名字。

这他妈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猜测是设备上日期设置错误,这段视频应该是最近才拍的。也就是说,如
果这是阿水被强奸的画面的话,现在的她,应该还在那个男人手里!

我疯狂地发送信息,窗口抖动,那边始终不回一句。直到我说『你再不说话
我就报警』的时候,他才发了一句话过来。

『看得爽么?』『爽你妈!你究竟是谁?赵悦在哪?』我急速敲下回复。

『真的没感觉?』他又问。

『操你妈!别逼我报警!』我知道遇上了一个变态,心里虽然想着不要激怒
他,阿水会有危险,但满腔的怒火无处发泄,全部自动变成文字跳进对话框。

『不要着急,对你没好处。赵悦她好的很。』发来这一句,对方又没了音讯。

我暴跳如雷,几乎想把电脑桌掀翻,尽管一个劲提醒着自己要冷静,仍是无
济于事。鼠标快被我捏烂,每一下敲击键盘都让我手指生疼,当初惊觉阿水的背
叛也未曾让我如此失态过。

不管那女孩曾经怎样对不起我,说到底也只是感情上的事,并没有对我造成
什么实质上的伤害。分手之后再想起她,也谈不上有多反感,只当她是个曾经交
往过,带给彼此一段开头和过程很美好,结局却很不堪的回忆的女孩子,甚至对
那段时光,隐隐约约有着些许的不舍和留恋。现在,她切切实实地身处在危险之
中,原本对她便没有那么大怨怼的我,根本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愤怒,和惶恐。

『发一篇你以前写过的文章过来。』不理会我连番的咒骂质问,许久之后,
对方提了一个奇怪的要求。

『你究竟要做什么!』我如坠雾里。

『别废话,赶紧发!』对方催促了一句,紧接着,又发来一条语音。

『李翔……』录音只有一秒钟的时间,但我无比确定,那是阿水的声音。

操他妈的!我不知道我写过的文章有什么问题,当初阿水执着的要看,现在
这个变态也要看,难道里面还藏着什么藏宝图不成!

情急之下我的思维一片混乱,点开储藏文章的文件夹,随便拖了一篇丢进对
话框。

对方接收文件后再次下线,五分钟后,当我几乎决定要报警的时候,接到了
阿水的电话。

『大叔,一切都只是误会,我很好,对不起。』不给我说一句话的机会,她
切掉了电话。

我觉得我快要疯了!

阿水的声音听起来确实很平静,不像是有事的样子。那么,她是与人合伙拍
了一段肛交视频,就为了骗我一篇文章?

我交往了一个月的女友,是神经病吗?

我拨回阿水的电话,但是很快被按掉了,好友列表里也再找不到那个人,应
该是被拖入了黑名单。

不过,总不至于连学校也不去吧?可笑的小孩子。过去的一切我已经既往不
咎,却偏偏在这种时候又来招惹我,真当我没有脾气的吗?

趁着说好话的时候赶快离开,这句话,你还真是不懂啊。

结果还他妈真的没去学校!操,离开校园太久,我早就忘记了寒暑假这回事。

阿水的状态没有问题,虽然不接我电话,但是换了号码打过去她还是会接起
来,然后听到是我的声音后立刻挂断。给她留了许多质问的留言,全部泥牛入海,
看来这丫头真的是神经病,準备骗我一篇文章后就彻底消失了。

又过了两天,收到了久违的云的信息。

『大叔,快过年了,社里要给所有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