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少妇的哀羞之狗尾续貂】(07-10)



被一群陌生男人的言语羞辱,让早就充满性欲又得不到发泄的肉体,又变得
渐渐兴奋起来,让欣恬都有点恍惚。直到察觉到脖子上的狗链再次被拉扯,才意
识到自己又要被拉去「洗干净」了。欣恬顾不得有多羞耻,顺从的迈开四肢,只
希望尽快的结束这丢人的路程。但是显然这种沉默并不能让为了「福利」而过来
的保安们满意,欣恬发现对方只是牵着自己在原地转圈,让大家能「全方位」的
欣赏自己的耻态。内心残存的最后一点点自尊让欣恬停下了脚步,任凭小郑把狗
绳扯的笔直,也不肯再像色情表演般原地爬行。

「呦,居然还停下来了。」「哈哈,暴露狂嘛,肯定是想让我们牵出去被更
多人看这副下贱的样子啊,你在原地转圈人家怎么能满足?」

牵着狗链的小郑一下子觉得没了面子,狠狠的往欣恬的雪白臀部上抽了几巴
掌。

「嗯……不要……」欣恬被迫打破了难耐的沉默。

「是不是很想被人看这副发情的样子?」

「不是的……」欣恬悲苦的摇着头。

「不是?不是怎么下面的水一直在流?」小郑伸手从浑圆的臀部向下滑,学
着之前丁经理的动作,轻抚着被药物开发成敏感开关的后庭。

欣恬哀羞的闭上了眼睛,苦闷的摇着头发出无法抑制的哭叫:「啊……不知
道……不要……嗯……那里不行……」

欣恬明白,刚才丁经理在谈论自己身体最羞耻的调教成果时,一定是被这小
保安听到了。但是已经敏感的身体已经经不起任何的挑逗,男人命中要害的攻击
一下子让欣恬前后的肉洞,都立刻成为了充满淫浪汁液的蜜穴。

「我操,反应这么强?难怪刚才老丁说这妞的后面被药物调教的多敏感了。
来,翻过来给大家仔细看看你前面的小B现在已经浪成啥样了。」

「不要……不要这样……」欣恬哭着哀求,心理却也明白男人们肯定不会听
她的。很快她就被保安们七手八脚的抱了起来,凑着路边的灯光,摆成了仰面朝
天的姿势。欣恬努力尝试把脚合拢,可是最终还是抵抗不了男人们的力量,雪白
的肉体在灯光下,如同一只解剖台上的青蛙一般四肢朝天,散发出淫靡的光辉。

保安们把头凑在一起,欣赏着欣恬下体那明显充血肿胀突出的阴蒂,小郑轻
轻的用手拨弄一下,只见欣恬立刻如同砧板上的鱼一般弹跳起来,肉洞里一股淫
水激烈的涌出。

「哇,充血肿成这样了啊」「这么激烈,这得是多想要男人啊。」「第一次
见到这么贱的女人呢」

但是被翻过身来的欣恬,却没想到这意味着自己的容貌完全展露在众人面前,
而本是她引以为傲的美丽,却也让她面临更大的危机。

「怎么看起来有点眼熟?难道就是我们小区的?」「好像真的唉,很像X号
楼里那个大美女啊。」「经常傍晚挽着男朋友还不知道老公出来散步的那个?我
操不是吧,三观尽毁啊」「我早就说过那妞看起来就是个贱货,这下你们信了吧。」

「去你的,之前谁说她清纯的像女神来着……」「来来,先让我拍张照下来
……」

「对对,我也来拍个」

听着男人们的话语,欣恬心底如坠冰窖。自己最隐私的羞耻秘密,即将被暴
露在众人面前。本以为除了中途短暂被俊堂、启辉几个同事染指之外,自己依然
在人前是无数同事和朋友心中冰冷而纯洁的美丽女神,是男友面前娇羞清纯的未
婚妻。尤其是最近一段时间的安静生活,让她本以为自己已经回到了阳光里,继
续自己的正常生活。可现在,自己却向这些认识自己与未婚夫的小保安们,公开
了自己的淫荡与下贱公开了自己一条趴跪在男人脚边爬行的母狗的身份。以后会
怎么样呢?有了把柄在他们手里,自己会否成为他们随叫随到的性奴,当成一个
连妓女娼妇都不如的下贱玩物。也许为了让他们在自己未婚夫前保守秘密,自己

只能用自己唯一能提供的东西——已经被调教得足够敏感的肉体——去迎合男人

怎么玩弄,乖乖的不停流出淫水发出浪叫,去讨好男人的肉棒追逐男人的精
液……

随着手机的闪光灯闪过,几乎可以预见到自己的悲惨未来的欣恬,觉得自己
手脚开始发软,但是心跳却开始加快,一种混杂着负罪感的兴奋,逐渐的主导着
她早已背叛理智的淫贱肉体。欣恬感觉到自己脸庞上再次有冰凉的泪水划过,可
大腿内侧却也清晰的感受到了,自己那不知廉耻的肉洞因为极度兴奋喷射出的淫
水。

「好了好了,都他妈别拍了。」大方的给大家「分享福利」的小郑,俨然成
了这一群人的临时头目,开始发号施令:「都是一帮屌丝的命,你看人家都湿成
这样了,还在拍照。」

「可怜的暴露狂,兴奋成这样了。」小郑用手指轻轻搓揉着花瓣般张开的阴
唇,「很想被男人玩了吧?要不要我把手指放进去?」欣恬发出兴奋的哼声,扭
动着屁股,企图套弄着这几分钟前刚刚见面的陌生男人的手指。

「想要就自己把腿张到最开,不然我们不会用手指玩你的骚B的。」

得不到满足的欲望带来无比难受地折磨,欣恬渴望着男人的玩弄甚至是强暴
都行,可是男人们却偏偏只是逗弄着不让她得到满足。长期被调教后压抑在身体
里的受虐基因,终于在这种羞耻的调教下,彻底的爆发出来,欣恬觉得自己现在
就是一条彻头彻尾的母狗,一条天生就不配拥有什么尊严与羞耻心的母畜,更可
悲的是,这样赤身裸体被男人们如同性玩具一般逗弄,本该是一个女性最大的耻
辱,可欣恬却发现自己的心中竟然浮现出一种难以言喻的满足感。或许自己的内
心深处一直是个真正的贱货,一直想体验那种祈求别人玩弄,被拒绝,那种像小
时候犯错,去认错依然被教育责骂的那种忐忑的感觉,但是现实中自己的条件实
在不算差,之前遇到的男人都是对自己百般讨好,所以反而让自己深处潜伏下一
个恶魔,在自己的肉体深处埋下了这爱好耻虐的性奴基因?

肉体的折磨让她在男人的灼热视线下,主动用手抓住了自己的脚踝,把自己
的双腿向左右努力张开,让自己的嫩穴完全暴露出来,屈辱的奉迎在男人们的面
前。可是等了半天也没等到期待中的玩弄。欣恬知道自己的样子很贱,但是在肉
欲的煎熬下彻底的迷乱了,她悲苦的扭着屁股发出羞耻的哀求:「我……已经把
腿……分到最开了……你们……插进来吧……」

男人们哄堂大笑:「已经把腿分到最开了!这样的话居然也能说的出来。真
是个不折不扣的贱母狗。」

「你还没洗干净呢,没人会玩你的,死了这条心吧。来,遛狗去了。」

看着欣恬因为兴奋和羞耻交织在一起而不断颤抖的肉体,保安们残忍的嘲笑
着,将她重新摆成了母狗爬行的姿势。不知谁从腰间解下来的皮带划过了空气,
抽在了还在难耐的扭动的屁股上,「知道你难受,帮你降降火,快爬。」

(未完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