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蕾舞女神的堕落】(完)


此刻,在某个高等学校的舞蹈室中,传来一阵高雅经典的纯音乐,室内三面
都安装这干净精致的镜子,一群穿着白色纱裙,白色丝袜,肉色的芭蕾鞋上,陪
着浅白色的精致丝带,顺着少女纤细的脚踝,缠绕上紧致而线条完美的小腿。
再往上,就是那富有肉感和力量的大腿,随着音乐而做出相应的动作,神秘
而性感的三角区,在白色纱裙下若隐若现,纤细的腰肢盈盈一握,柔软的不可思
议,平坦的小腹没有一丝赘肉,反而有这几分微薄的肌肉。
视线上移,娇小的骨架,尺寸有C的娇乳,被衣服微微勒出肉感,两个柔软的
奶子,挤出了深深的事业线,完美的肩线,修长的脖子,没有赘肉的胳膊,白嫩
的鹅蛋脸,标准的樱桃小口,微微喘着粗气,看上去更加柔软可亲,娇小挺拔的
鼻子,为她增添了几分精致,明亮,干净,黑白分明的眼眸里,仿佛从未见过黑
暗。
站在窗外的李怀不着痕迹的咽了咽口水,继续看下去。
少女微微的向窗外看了一眼,随后有些厌恶的移开视线,身体继续随着音乐
舞动,那双秋水般的眼眸,把头扭向一旁,随后继续投身在优美的音乐中跳舞,
宛如水池中最美的白天鹅。
窗外的李怀,注意到少女的动作,有力的大手渐渐握紧。
李怀毫不掩饰自己对于真真的欲望,眼中有这势在必得的决心,眼睛紧紧盯
着真真,暗自低语:
「等着吧,她迟早是我身下的性奴,是我身下最淫荡的肉便器。」
李怀的那双阴郁充满色欲的双眼,紧紧的盯着奶糖完美白嫩的身躯,右手自
然的伸进裤兜,在没有人看见的地方,用手抚摸着自己的鸡巴,一下一下的抽动,
一顶一顶的对准真真,在真真厌恶的视线里,射出一道白色的液体,真真连忙移
开视线,若无其事的移开视线,继续跳舞,只是动作没有先前流畅,神情也没有
之前那么沉浸在音乐中,看上去只想赶快结束。
最终,随着音乐的落下,随着一群少女完美的结束礼,周围响起了热烈的掌
声。
真真随着队伍一起离开场地中央,穿着肤色的芭蕾舞鞋,宛如一只小兔,小
跑着离开了舞蹈室。
跟在真真身后的李怀,看着真真娇小又成熟的身体,眼神幽暗,想到了刚才
在舞蹈室少女柔美的面容,完美性感的身躯,只感觉下身的鸡巴有些发烫,随即
转身走进了一家公共厕所,走进女厕。
没几分钟,厕所里就传来女人淫荡的呻吟声,和惊人的「啪啪啪」声,再不
久后,女人的呻吟越来越大,宛如一条发情的母狗,一边含着不行,要坏了,一
边又急不可耐的求着男人,再用他那惊人的大鸡巴,狠狠用力操进自己的骚逼里,
或者是叫着爸爸,再用力操她的屁眼,淫荡的呻吟声传遍整个公厕。
时间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女人的浪叫声越来越小,只能听见几声抽泣声,和
永无止境的啪啪声,然而,角落里有个女生红着脸,鬼鬼祟祟地钻进那个公共厕
所,就在她进去后,公共厕所里又传出了新的浪叫声。
距离真真的离开,已经过去了两个半小时,天色已经渐渐黑了,从女厕所里
出来了一个神清气爽的男人,他自然的整理了整理自己的衣服,走了出来。
手里的熟练的拨打出一串号码,阴沉的声音在黑夜中显的格外吓人。
「对,最近看上了个女学生,但是她对我很不友善。我当然不会冲动,小美
人看上去那么胆小,我要是对她动粗她吓混过去怎么办。停手?你开什么国际玩
笑,我像是那种人?我很快就会让小美人知道大鸡巴的威力,小美人很快就是我
的了!!!等着我的好消息吧!!!」
李怀走得大步流星,仿佛已经看到了真真柔顺的跪在他的脚边,乞求自己,
把他的大鸡巴操进真真的嘴里的样子,这个想法让李怀性奋得要再次勃起,他熟
练地揉揉自己的大鸡巴,在黑夜里,毫不在意的通过抚摸,让自己达到快感起来。
练完舞后回到家的真真,跑进自己的卧室,「噗」的一声扑在自己的粉红色
的被子上,脸紧紧埋进白色的兔子玩偶上,红晕蔓延到了耳朵,一声不发。
许是过去了五分钟,真真才顶着乱糟糟的头发,脸上还带着羞涩的红晕,眼
睛泛红的看向桌子,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脸更红了。
随后,真真犹豫了片刻,脸蛋更红了,从抽屉里拿出一颗粉色的遥控跳蛋,
悄悄光着脚走到房间门口,轻轻地反锁上了门。
做好了这些,真真又检查了一遍帘子是否拉好,才再次悄悄爬回了床上,一
件一件红着脸,解开了自己的外套,舞裙,丝袜,内衣,内裤,浑身赤裸的跪在
床上,红着脸。
贝齿轻咬红唇,真真背对照片,趴下柔软的腰肢,把自己的私密之处,掰开,
虽然指尖并没有触摸穴口,但以往的经验,让真真毫不怀疑自己已经湿了。
柔软白嫩的手指,轻轻抚摸自己的阴蒂,毫不意外的触摸到了滑腻的淫水,
脸上的胭脂色又浓了几分,身体僵硬了片刻,最终缓慢的揉拽这阴蒂,按压,拉
扯,捏住转,终于忍不住发出了一声轻喘,眼睛不安的看了眼房门,没有听见门
外传来的声音,才舒了口气,继续接下来的动作。
真真跪在床上,奶子贴着粉红色的被子,轻轻的蹭着,左手难耐的揉着自己
柔软的奶子,轻轻捏住转,或者是用力拉扯,右手抚摸着阴蒂,手上的动作,在
欲望的驱动下,越来越快,越来越粗暴。
透明色情的淫水,顺着阴户,流到了大腿,也沾染了手指,真真看了一眼满
手的淫液,咬咬嘴唇,打开了跳蛋,缓慢的放在自己的阴蒂上。
「呜……好棒……」
「叮铃铃——叮铃铃——」真真猛的抬头看去,是手机的铃声,号码不认识,
真真努力控制着呼吸节奏,挂掉了电话,可还没等真真把声音调成静音,电话声
又响起了,是同一个号码。
真真犹豫再三,理智告诉她,应该停止自慰,去接电话,可是身体上的快感,
却阻止她这么做。
「只是这一次,应该没关系的,而且如果我不发出声音的话,是没人知道的……
」真真这么默默开导自己,想出了一个两全其美的方法。
咬咬牙,真真把剧烈跳动的跳蛋,放进了自己的小穴。
「呜……好大啊……震动的……嗯~!!震动的好快……好舒服~!!」
「你好?」
「啊?!」真真惊的立马忍住声音,像手机看去,已经接通二十秒了,脸蛋
再次泛红。
「你好,你在听吗?可以听见吗?」电话另一头,没有得到回应,又问了一
遍。
真真回过神,愣愣的回了一声:「啊……我……我在啊……你……嗯……你
有什么事情吗……我……嗯啊……我……我不记得我认识你啊……」
另一边的李怀,打着电话,手上飞快的撸着自己勃起的黑色大鸡巴,声音听
起来淡定而自然。
「没什么事,就是想和你认识一下。」
「啊……那,那没什么事情,我就挂了。」
「你刚才在自慰?」
「没……才没有!嗯……唔……」将要控制不住的声音,被真真捂在手心,
身体还是之前的姿势,只是淫水比之前更多了一点。
「还没有?骚逼那么欠大鸡巴操的骚婊子,装什么贞洁烈妇,没有大鸡巴操
你的贱穴,很寂寞难耐吧?你自慰能满足你自己这样的贱货婊子吗?」
「你不要……嗯……你不要乱说!啊……我才不是……」
真真红着脸反驳道,可因为身体里的跳蛋,明明是反驳的话,却说的那么底
气不足。
真真想挂掉电话,可听见了那边男人自撸的声音,听起来好大……真真把挂
电话的手指渐渐收回,脸色更加红润,手指也忍不住再次深入,幻想着,自己被
那么粗那么大的鸡巴,狠狠的插入,蹂躏……
身下的小穴更加湿润……
「怎么?你不是欠大鸡巴操的贱婊子?本来还以为你是个贞洁烈妇,结果是
个没有大鸡巴就不行的荡妇?嗯?本来还想把你迷晕了,再把你给操了,结果没
想到,你这么下贱淫荡?自己玩自己的骚逼爽不爽啊?贱母狗?你是不是已经不
是处女了啊?是不是早早被破除了啊?」
「我……嗯啊……嗯……我不是……你……嗯……你不要血口喷人……还有
我没有……嗯~!你……你不要说这种话……我还是处女呢……只是没有膜了……
以前练舞的时候早早弄破了……人家还是冰清玉洁的黄花大闺女呢……」
好奇怪好奇怪……明明是那么侮辱性的话语……身下的小穴却更加湿润了……
明明应该停下,手上的动作却越来越快,小穴变的洪水泛滥……
一种奇怪的念头,在真真的心里诞生,真真趴在床上,脑海中不停幻想着那
么粗大的大鸡巴,狠狠按住她暴操的样子,不能自己……
「你要不是骚贱婊子,你能边跟我打电话边自慰?」
「才……才不是啊……我才不淫荡……嗯啊……你到底想干什么……嗯啊……」
真真忍无可忍,声音略大的反驳道。
「我能干什么啊。」李怀继续揉着大鸡巴,有一搭没一搭的接着话,脑子里
全是真真自慰的浪叫,一想到真真撅着屁股,像母狗一样,玩弄自己的骚逼,李
怀就感觉自己的大鸡巴又要硬了几分。
「我说了,只是想认识一下而已。」
真真刚想说话,李怀的声音又再次传来。
「我给你半小时的时间准备,地点我发给你了,你当然可以选择来不来,不
过,如果半小时后你没有到达指定位置,以后会发生什么,我也不清楚呢。」
李怀的恶意毫不掩饰,真真微微白了脸,随即也顾不着骚逼里的跳蛋,慌乱
的穿上衣服,飞奔了出去。
李怀约的地点,是一处废旧的工厂,在那里见的面。
那是真真第一次认真的看李怀,确实这种情况,也容不得真真放松。他站在
人群里里绝对是焦点,高大的身躯,仿佛有一米九,身上全部是真真从未见过的
大块肌肉,不仅是那肱二头肌,还有强壮的胸肌,腹肌,就连腰部的线条,都让
真真脸红,更别提他双腿之间的鸡巴,和那有力而强壮的大腿。真真不禁想到了
平时用的那些自慰器,再看向李怀,眼神有些奇怪。
李怀毫不掩饰的看向真真,眼中含着浓浓的性欲。
真真被看的不自然,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脸,以为有什么脏东西,看向李
怀的眼神中带着警惕,缓慢的后退了半步。
身体的防备是那么明显,可双腿却微微颤抖,看向李怀的双腿中间,脸颊逐
渐泛红,一边警惕的看着李怀,一边又期待这李怀能够对她做什么。
「我们已经见过了面了,也认识了,你可以放过我了吗?」真真面对李怀的
眼神,感到有些害怕,但强忍着自己的害怕,故作镇定的,怯生生的看向李怀,
却不料,李怀只是笑笑,便大步走了进来。
「你要干什么……」真真无助的后退,跌倒在地上,泪眼婆娑的,惶恐的看
向李怀,李怀邪笑着,捏住真真的下巴,阴冷的表情让真真一下子红了眼,不知
是羞的还是怕的,但这幅神情确实让李怀有了性欲,有了暴虐之心。
可李怀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眼中的欲望逐渐下降,但那欲望还是足够让真真
害怕,足够把真真吞没。
真真怯生生的红着眼,看向李怀,喉咙不着痕迹的咽了下口水,呼吸渐渐加
粗。
「干你啊。」
「这……这里不可以……」
真真只感觉身上被一股陌生的气息包围,连忙推开李怀,李怀也不管这些,
再次扑到在了真真的身上,真真身上的味道再次充满李怀的鼻腔,李怀宛如一头
野兽,贴在真真的身上,细细的呼吸着真真身体里面散发出来的体香。
真真缩在李怀的怀里,不敢吭声,娇躯微微颤抖,双眼轻轻闭上,不知道在
想些什么,随后,呼吸声渐渐加粗,身体也不知不觉地,在男人强壮的怀抱里,
软了下来。
而李怀在察觉到真真的反应后,手上的动作也越发放肆,越发的过分,滚烫
的手,每一次抚摸真真的身体,总会引起真真的一阵颤抖,只有真真知道,她的
颤抖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在李怀的每次抚摸后,都让她爽得想要叫出来。
真真捂着自己的嘴,努力不发出声音,可哪怕是细小的,破碎的呻吟,也足
够让李怀兽性大发,李怀兴奋的抱着真真,一双大手揉捏着真真的巨乳,隔着衣
服搓揉,准确的捏到了真真的乳头,引得真真一声娇喘叫出来,李怀只感觉自己
双腿间的大鸡巴,硬的要爆了,动作越来越粗暴,越来越过分,而真真双腿之间
的淫液,也流的越来越多,却祈祷着,李怀不要摸到她的小穴,觉得她是个人尽
可夫的荡妇,可一想到被李怀绑住按在地上强奸,真真的脸又红了几分,就在真
真这么焦急的情绪中,李怀的手,不负众望的摸到了那个可想而不可得到的地方——
真真的小蜜穴!
「呀啊……不……不要摸那里啊……放开我啊……手好大啊……嗯~!捏到
阴蒂了啊……」
「贱货,还说你不骚?骚逼都浪的滴水了,还不骚?不勾引我的大鸡巴你活
不下去?骚婊子?被我骂得爽不爽啊?嗯?摸摸就要高潮了吧?」
「呜……不是……真真才没有……真真不是那样的人……啊……不要那么用
力捏啊……阴蒂感觉好奇怪啊……」
「是奇怪吗?明明是小骚穴爽的要高潮了吧?早知道你是这种贱婊子,我早
脱裤子干了,还天天放任你搁那乱跳?我摸得你爽不爽呢?嗯?骚货!」
真真咬咬嘴唇,本应该反驳的话,却什么都说不出口,容忍李怀继续羞辱自
己。
李怀并没有再深入,摸到那处湿润的内裤,心里就知道了下一步该怎么做。
手指揉捏拉拽着真真的阴蒂,小穴里的跳蛋,速度也越发的快,真真激动的差点
喊出来,最终无助的用手,捂住了嘴巴,发出细微的呜咽声。
就当真真要高潮的时候,李怀突然松开了手,真真不解地看向李怀,眼中尽
是情欲,李怀把真真的淫水,轻佻涂抹在真真的衣服上,随即,留下瘙痒难耐的
真真,独自离开了。
他为什么不操自己呢……好想要啊……只要是被强奸的话,就可以被原谅的
吧……真的好想要啊……
真真看着李怀的动作,微微张开嘴,仿佛要说什么,但身为女生的矜持,最
终闭上了嘴。
第二天,真真又在床上,抚摸着自己身上的敏感点全部试了一遍,可哪怕自
己羞红了脸,感觉性欲达到了最顶峰,却还是没法解决欲求不满的问题。
真真穿着湿漉漉的内裤,离开了家里,神情恍惚,不知不觉,走到了昨晚和
李怀见面的那个工厂,恍惚间,真真看见了地上的纸条,她走上前打开,内容很
简单,只有一串号码,一个家庭住址,和李怀的落款。
真真想到李怀昨晚对她做的事,白净的脸上再次浮现出红晕,犹豫了再三,
真真回去换了件衣服,打车去了纸上的地址,而李怀,早已在屋子里等候多时。
真真看见李怀的时候,他坐在客厅,周围的窗户全部拉上,一片昏暗的视线
中,李怀正在用手撸着他的大鸡巴,快速的撸动,让真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脸
颊通红,双腿微微夹紧。
「看够了?」
真真回过神,想到自己是在做什么的,她的脸又红了几分,而李怀却毫不在
意,继续闻着。
「你想清楚了?」
闻言,真真立马抬起头,原本不沾染一丝污垢的眼睛中,出现了对欲的渴望。
为了让李怀更加信任自己,真真跪在李怀的脚边,视线渐渐从李怀的脸,转
移到李怀那非同一般的大鸡巴。
「我……我想通了……我要成为你的性奴,每天都被你按压在身下操,操哭,
擦高潮,操怀孕……做你母狗……贱婊子……每天被大鸡巴操的肉便器……」
说罢,真真分开双腿,柔顺的趴在地上,给李怀看自己完美的肉体,李怀自
然的伸出手,抚摸真真的阴户,小蜜穴周围好像是吐了一层密密的油脂,竟然会
如此的滑,滑滑的触感让李怀顿时再次疯狂地勃起,以至于李怀直接挺立起来了
身体,手指轻而易举的进入到了她的蜜穴里面。
李怀的手指刚刚开始缓慢的抽动,他就能够感到真真的身体猛地一震颤抖,
随后真真的眉目就张开了,在张开的那一瞬间,巨大的奶子就疯狂地摇动了起来,
她虽然身体上额比绑住了,但是来自蜜穴,奶子上的触感,一波波地传入到了她
的心里,让真真本来就敏感的身体一下子颤抖了起来,一直摸着的奶子也在此时
上上下下地起伏了起来,这让本来就刺激的李怀顿时兽性大增,直接撕开了面前
的真真的衣服。
直接扑到在了真真的两个奶子里面,使劲地呼吸着来自真真的芬芳和柔软,
真真在疯狂的抖动之中,也出来了不少的汗液,以至于李怀的头刚刚埋进去,就
闻到了来自真真的身体上的香气,带着几分甜味的气体,一下子钻进了李怀的鼻
子里面,他细细的呼吸着里面的味道,一滴滴的汗液直接糊到了李怀的脸上。
而真真也只是把胳膊缩在胸旁,喘着粗气,接受着李怀的侵犯,红了眼角,
但还是没有一丝挣扎,甚至还主动,用双腿缠住了李怀的腰,无声的引诱他再更
进一步。
李怀在真真的勾引下来到了真真的双腿下面,用自己的舌头开始舔弄着真真
的那一双又白又细的,好像是一对筷子似的美丽双腿,在舌头于魅力四射的腿接
触的那一瞬间,真真的喉咙深处发出了一阵不情愿的叫声,这样的叫声在这种场
合不会让李怀感到丝毫的溃败之心,反而只会让他更加的兴奋,李怀直接用两只
手紧紧的抓住真真的两个巨大的奶子,以至于他的呼吸里面满满当当的都是真真
身体里面的体香。
李怀灵活的舌头在真真的白腿上好像是吃雪糕一样的舔弄着,红色的舌头在
真真的大白腿上来回地交错进行着,敏感的大腿内侧的神经在受到了舌头侵犯之
后所带去的感觉,让真真当场就想要哭出来,但却又瘙痒难耐的迎合这方斌,乞
求他再更进一步。
李怀的手十分不老实的顺着大腿的内侧摸到了真真的小肉肉的处,之后看着
真真那一副欲拒还迎,欲说还休的样子,狠狠地掐了下去。
「啊……呜呜呜……好疼~!李怀主人好疼啊……」真真在李怀的身下不停
地摇着头,她现在披头散发的样子让她本来就美丽的脸上横加了一笔美丽的画笔,
因为不断的掐弄着真真的小肉肉,让真真在这一瞬间没忍住叫了出来。
李怀兴奋的看着真真那一身恐惧,又期待的样子,她倒在了地上,全身猛地
一僵,意识到了什么,身体抖动了一下,让李怀感到了无比的兴奋,继续用他的
手不断的揉捏着真真的身体,不断的之下,真真的蜜穴里面又涌出来了一波波的
液体,但是真真的身体确是僵硬着的,小蜜穴里面的液体却是一波接着一波的涌
出。
「真是个骚货啊!明明都这么兴奋了,还装贞洁烈女!」李怀用手摸了一下
真真的小蜜穴,看着他手上那亮晶晶的液体,随后奋力地一巴掌打在了真真的脸
上。真真的脸顺势偏向了一边,眼泪在脸上慢慢的滚落了下来,缓慢的滴答在了
地上,发出了一声水滴滴落在地上的声音之后也闭上了眼睛。
「李怀主人……好疼啊……李怀主人轻一点好不好,真真是第一次……」
「不是你这个小骚货,湿着内裤,要做我的性奴肉便器吗,肉便器的使用需
要在乎是不是第一次?贱货!都这个地步了,你让我不操你?」
李怀直接骑在了她的身上,迫不及待地掏出来了他的大鸡巴,在真真的脸上
狠狠地敲了一下之后,缓缓的滑落到了她的两个大奶子上,巨大的奶子上顿时被
李怀的大鸡巴留下来了一滴滴的液体,透明的液体在李怀的面前微微地闪着光,
他看着面前的大奶子,又是一下子用他的手抓住了两个正在不断的抖动着的大奶
子,而且李怀的大鸡巴也在两个奶子中间。
在李怀的不断的揉捏之下,真真的奶子中间变成了一个好像是小穴一样的东
西,随后他就在真真的奶子组成的小穴里面尽情地抽插了起来,巨大的鸡巴在真
真的奶子中间进进出出的,明明是极其羞耻的动作,但真真的身体不自觉地颤抖
着,紧紧地咬着下嘴唇的样子更是让李怀兴奋不已。
李怀看着那原本一副亭亭玉立的样子的真真,现在正在如此屈辱地躺在了他
的身下,身体更加的兴奋了起来,真真的大奶子现在已然成为了李怀的鸡巴套子,
被大鸡巴操着胸,让他的鸡巴感到了舒服不已。
随后,李怀把真真的腿完全的直了起来,在她的身后形成了一个M形,中间露
出来了真真美丽的小蜜穴,李怀兴奋的用手指扣了进去,在小蜜穴的周围画着圆
圈,剧烈的刺激一下子就让本身处于迷离之中的真真唤醒,她的小蜜穴一下子就
勃起了起来,蜜穴的周围花密不断的涌现了出来,在李怀的手指的进攻之下,小
蜜穴里面的液体也是一股股地涌现了出来,紧紧的贴合这皮肤进入了真真的屁眼
附近,真真的屁眼受到了自己的蜜穴里面流出来的水的滋润之后猛地一收缩,随
后嘴巴里面就情不自禁地叫了出来。
「李怀主人~嗯~李怀主人好舒服~!主人的大鸡巴好大啊~要把骚母狗操
坏了主人~唔~淫水好多啊~李怀主人喜欢真真的骚逼吗~~」
她一脸妩媚的样子更是让李怀全身发热,随后李怀就把自己的一根手指头插
进了真真的蜜穴里面,在里面用手指头不断的旋转了起来,手指头凸出的地方在
狭窄的蜜穴之中搁着真真那敏感无比的小蜜穴,刺激的真真已经快要神智不清了。
「好棒~李怀主人好棒啊~!比自慰器大好多啊~!那些都是不中用的东西!!
嗯啊~!唔~!李怀主人弄得好舒服~!啊~!嗯~!那些垃圾东西有什么资格
跟主人比呢~!主人,骚母狗好爽啊~!」
李怀见状,直接来到了真真的面前,掏出来了他的大鸡巴,随后捏住了真真
的脸颊,伴随着真真平常的时候,那张能唱出美丽歌喉的嘴巴,迫不及待的张开,
李怀的大鸡巴也随后放了进去,李怀的鸡巴又大又硬,粗大的鸡巴直接来到了真
真的樱桃小嘴之中,真真的嘴巴顿时被李怀的大鸡巴撑开了,真真的眼睛顿时张
大,伴随着大鸡巴的缓缓进入,真真又有点想要反抗了,她用尽全力不停的捶打
着面前的李怀,希望李怀可以慢一点,给她缓冲适应的时间,可李怀却丝毫不管
这些,他直接让自己的大鸡巴一下子完完全全地进入了真真的嘴巴里面,来自鸡
巴的腥臭感顿时袭来,真真崩溃的留着眼泪,嘴巴里面也发出来了呜呜呜的惨叫
声。
明明让人难以忍受,可真真却不自觉的伸出那柔软的丁香小舌,舔着嘴里腥
臭的大鸡巴,一脸讨好的看向李怀,嘴里含着他的大鸡巴,用力的吸这,双手拖
着奶子夹紧,把还未吃进去的鸡巴夹在乳房中抽插。
李怀难以控制的抓住真真的头,当做性器官一样,疯狂的抽插,深入,再退
出,真真被大鸡巴操出了眼泪,但眼神却妩媚地看向李怀。
眼中带着媚意,真真把口中的大鸡巴又吸进去了几分,口齿不清的发出浪叫:
「嗯啊~!主……主人~爸爸~李怀的大鸡巴好棒啊……要操死母狗了嗯~!
好深~大鸡巴好深啊~!主人~再用力一点嘛~!好棒~!嗯~!对~就是这样~
好喜欢啊~!主人的鸡巴~狠狠操人家嘴巴~唔~!骚逼已经湿了~!主人随时
都可以操进来~!!真真已经准备好了~!」
而真真的嘴里,早已被腥臭的大鸡巴塞满,只能从喉咙中发出一丝呜咽,又
被堵了回去。
真真睁大眼睛,强忍着喉咙里的难受,努力放松自己的喉咙,含着硕大的龟
头,努力的吞咽着。
李怀扶着自己的大鸡巴,毫不动摇地扶住真真的头,继续深入。真真揉着李
怀的蛋蛋,温柔的吸吮着,嘴里模糊不清地发出淫语:
「人家想一边好好吸吮主人的大睾丸,一边被主人用舌头舔穴,可以吗主人?」
说罢,李怀二话不说和真真形成了交叉位,用力的含住真真的阴蒂,吸吮舔
咬,宛如遇见了美食一般,满脸埋进真真的双腿中间,用力的舔着。
「主人,舔完我的蜜穴,一会主人你可就能好好使用了呢~待会主人可要用
力操人家的骚逼呢~」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