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的过去进行时】(11-12)

」,晨打开,刚看了一眼,身子一晃,
差点坐到地上。静奇怪的看着晨,问:「妈,怎么啦?」

「没事,没事。」晨说着,攥着邮件往卧室走。

是一沓照片,最上面一张,照片里是她的正面,一幅陶醉的表情,身后东正
挺着身子,两个人都是一丝不挂,其余一些也全是晨的各种被操表情的特写,更
有那天宾馆房间里她同时含着两根鸡巴的。又从里面掉出一张碟,晨慌忙用电脑
打开看,屏幕里东、雯、晨正在3P. 屋外静敲着门问:「妈,怎么啦,你没事吧?」
静又说:「大白天你锁门开什么妈妈?!」

第二天,晨又收到另一封,背面写着大大一个「5 」,却是另一些照片,有
晨跟东的,有晨跟那个丈夫的,有晨跟峰的。

晚饭过后,「我」和晨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

静从屋里走出来说:「爸,你能不能找人帮我查查这是谁,两天了,不时往
人家手机里发黄色照片!刚又收了一个。」

晨身子僵在那里,「我」满不在乎的说:「我也收到了,别理他,总有些无
聊的人。」

「什么样的照片小静?」晨说:「拿妈妈看看。」

「妈!」静红了脸,嘟着嘴:「女人家家的看什么看,真是的,里面那谁,
也不嫌脏,含那个东西!」

「拿妈看看。」晨去抢静的手机。

「你就给你妈看看!」「我」皱着眉在一边训静。

「哎呀,我都删了呢,人家姑娘家的,让同学看见还把我当什么人呢。」

「我的应该还在,」「我」掏出手机,递给晨,一边说:「没事,可能是谁
的恶作剧。」

虽然早有准备,晨看到照片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啊」了一声,她当然知道照
片里面没有正脸的那些赤裸女人正是她自己。

「妈!」静看着晨:「你看你,大惊小怪的,你跟爸爸在那屋里什么脏事儿
没干过呀,狗男女,还以为人家不知道?!」

「小静!说什么呢!」「我」板起脸冲静吼。

「好,不说就不说么!」静嘟着脸一幅委屈的样子:「这些天你怎么爸爸,
老是冷着个脸,好像谁欠你似的,用得着那样吗,连个手都不让碰了,嫌人家脏
么,还说最疼人家了呢,哪儿有你这样的啊爸爸,把人家当出气包…那天晚上你
跟妈妈在屋里吵完架就一直这样,你们有火,也不能往我身上撒的啊,我招谁了
…」

静越说越委屈,慢慢湿了眼,忽的「哇」的哭出声来。

接下来几天,晨又收到背面分别写着「4 」、「3 」、「2 」的邮件,晚上
又接到峰的电话:「你只有明天一天的时间了,后天我就发你正面的,先发给你
的同事!」说完那边就挂了电话。

晨已经几天没睡好,接到电话后,乌着眼圈滩坐在沙发上,又回里屋给雯打
了电话。

第二天晚上,晨领着静去了金桥酒店,对静解释说是雯今天过生日,特意请
她也过去。

雯把静领上楼,说有东西要送给静。酒店大堂里,晨与峰坐在沙发上。

「就是迷昏了插一下的呀。」晨哆嗦着手,忍不住又问:「不干别的是吧?」

「不是都跟你说了么。」

「雯姐医院真能做那种手术么?」

峰点点头,说:「不都说了么,都这个时候了还操什么心啊!」

过了会儿,峰接了电话,起身示意晨跟他上楼。

还是那天的房间,晨回头看着跟他们上来的峰的五个手下,看峰:「他,他
们上来干什么?」

峰也不说话,用卡开了门。

晨呆站在门口,又给后面的人推着走到床边,屋里静并没给迷昏,只是坐在
床上,两眼像在冒着火,死死瞪着晨。电视墙上的屏幕分成一格格,每格里都是
晨与男人作爱的场面,屋里不时回荡着她的呻吟声。

晨看着静,嘴张了又张,终于从嗓眼里挤出一句:「小静,不,不是的,不
是的…」

「你真不要脸!」静哆嗦着嘴唇,胀红了脸冲晨大吼:「你下贱!」

「不,不是的小静,你,你听我…」

「你对得起爸爸么!你对得起我爸么!!你下贱!不要脸你!!」

晨扭头去看雯,又看峰,嘴里嚅嚅有声:「你,你们…」

「你肮脏!」静又骂。

「小静,我,妈妈不…」

「你不是我妈!我没有你这样的妈!你真让我恶心!我不想再看到你!!」

说着静向屋外跑,却给峰身边一个大汉抓着胳膊扔到了床上。

「你,你们干什么!!」静吼着爬起身,又给扔回床上,刚要再起身,几个
大汉扑上去,把静按在床上。「放开我!你们放开我!!」静扭着身子,放声大
喊。

晨愣了一阵,醒过神冲峰喊:「你要干什么?!」

「给你女儿开苞啊!」峰笑笑说:「你不是都答应了么,人这也是你带过来
的啊。」

「你!你!…」

听到峰的话,静一时愣在那里,忽的发了疯似的扭动着,冲晨吼:「你无耻!
你卑鄙!!我要告诉爸爸,我要告诉姥爷,告诉爷爷!你这个脏女人!!你们放
开我!放开我!!我要报警!!」

「你们放开她!」晨也发了疯似的冲上去,拉那几个男人的胳膊,峰走上前
一巴掌把晨扇倒在地上,晨捂着脸看着峰,峰指着晨的脸狠狠说:「你傻了么!
你女儿要出去满大街传扬你的事,你就这么让她走?」

晨呆呆的看着峰,一时懞在那里。

峰俯下身,在晨耳边说:「过会儿,我给小静开了苞,拍了她的裸照,她就
不敢出去说你的事了,不是么?」

晨仍是呆呆看着峰。

「听话唐唐,」峰温柔的摸着晨的脸:「我都是为你好,啊,你乖乖看着就
是了。」

峰脱了裤子,挺着鸡巴上了床,喃喃说:「真是个好模子下来的,真是漂亮,
跟你妈当年一个样,鸡巴这好久没这么硬过了。」

「你要干什么!你要干什么!!我要报警!我要报警!!」

「你报去啊,警察都归我管,你去报警?」

「你们放开我,你们放开我!有本事你们放开我!!」

峰脸一热,冲那几个手下喊:「你们放开她!小丫头片子,挨操的货,我一
个男人收拾不了你?!」

话音未落,峰一个踉跄,差点给静蹬到床底下去。峰大怒着扑上去,去按静
的腿,一疏忽,脸又给挠了一爪子,再去抓手,大腿跟又给静连踹了几脚,差点
踹着蛋。一分钟没到,峰脸已经给静挠了个遍,处处都是血棱子。

峰退到床边,指着静,冲旁边几个手下大吼:「我操你们妈!傻鸡巴看什么,
还不给我按住了!!老马,把她裤子脱了!」

回身冲雯点点头,让她过去,指指下面,说:「雯姐,让这丫头给我折腾软
了,麻烦给我舔硬了。」抽动着脸,龇着牙,喃喃又说:「操她妈,唐唐怎么会
生出这么野的丫头,我她妈这辈子没挨过这么多挠!」

静下面裸着身子,双腿大分着给按在床上,峰挺着鸡巴跪在静胯间,也不理
静的嘶叫,俯身伸手去扒静的阴唇,看着里面,眼一亮,抬头冲静说:「今天看
爷怎么给你开苞!」正说着,静一口唾沫吐过来,喷在脸上。

峰抹着脸,咬着牙与静对视:「我今天不操死你就跟你姓!」

说着俯下身把龟头顶着静的阴道,狠狠的一戳!

静尖叫一声,喊:「我作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你作鬼我也会操死你!」峰喃喃说着,看着仍在外面,夹在阴唇的龟头,
吐了几口唾沫上去,用鸡巴慢慢抹匀,再次抵上去。

静屁股上下摆动着,峰伸手按住,另一只手把着鸡巴,身子再一挺,嘴里
「操!」的一声,龟头连着一截肉柱已插了进去,静的阴道口崩到已欲透明。

静仰着头尖叫着扭动着身子。

「操!!」峰狰狞着再一捅,鸡巴已经插进去一半,显是见了底。

「啊!」静又嘶叫一声,全身颤抖着,嘴唇已给自己咬出了血,手死死的抓
着床单。

峰松开按着静腰胯的手,任静屁股不停摆动着,盯着静的脸:「你喊啊,怎
么不喊了?你野啊,啊,刚才那野劲哪儿去了?」

说着慢慢把静体内的鸡巴拖出来,带出一股鲜红的血,淌到白白床单上。

「操!」峰再次把鸡巴捅到底,说:「你叫啊,你倒是叫啊!」

静这时只是紧咬着牙,抖动着身子。

「你们松开她!看我一个人收拾不了这个毛丫头!」

几个壮汉刚松开手,静两只细长的腿就在空里蹬起来,嘴里一点声音也无,
上下踢着,猛的抽筋了般的向两边大分,又猛的夹起,手抓着床单用力向上扯着。

静伸着手去推峰,随着峰鸡巴再一捅,回手又去抓床单,两腿乱蹬着,脖子
用力向后仰起,一时似乎只有进的气。

看着静挣扎的样子,峰喘息着,眼闪着光,嘴里喃喃着「操死你!」,下面
大力抽动起来。

抽了几十抽,静再也忍不住,小嘴张开,连声尖叫起来,两腿又是一阵乱蹬。

峰眼更是亮,下面抽的更急。

「妈!妈!!妈!!」静手抓着床单,嘶声叫着。

晨一直倦在地上,头埋在腿间,这时身子抖了一下,却仍是不动。

「妈!!救我妈!!」静一声一声的嘶叫着:「妈!!」

峰不再吭声,只是喘着粗气,任静扭着身子嘶叫着,下面又加了速度,全是
大进大出。

静身子终于不再扭动,腿也不再蹬,手无力的搭在床上,也不再喊,像具尸
体任峰在她身上耸动着,屋里一时静静的,只有峰的喘息声伴着他身子拍着静的
「啪啪」声。

不知过了多久,峰身子几个急耸之后,猛的一压,扑在静身上,屁股抖了几
抖,屋里终于完全沉寂了下来。

峰从静身上下来,静阴道口一股白色的精液涌了出来,顺着静的下胯静静向
床面滴落。

一滴。

两滴。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