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回乡的性福生活】(1-2) joy

joy



第一章

我叫刘洋,四川人,38岁,初中毕业。我在广州建筑工地做水电安装。是
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工。

我与妻子结婚16年,夫妻一直在一起。她在电子厂上班,每天12个小时
坐在流水线上忙碌,工作非常辛苦,工资还特么特别低。回来成天喊腰疼。

我们儿子今年15岁了,下半年中考。由於是留守儿童,缺乏父母管教,加
上祖父母溺爱。进入初中后,我儿子变得非常叛逆而自私。抽烟、上网、打架、
泡妞、赌博无所不能。为此,当时我和我老婆伤透了心。

2013年过完年后,我们夫妻商量,把我老婆留在家里管教儿子,我继续
跑广州打工。但是,半年后,儿子不仅没变好,竟然把他低一年级的学弟给打进
了医院,住了一星期院。

为此我非常愤怒,跑回去在医院照顾了那小孩一星期,然后把老婆骂了个狗
血淋头,把儿子打了个半死,关在屋子里饿了他整整三天。

在屋子里面,我和儿子一起挨饿,我陪他聊了三天。其实儿子不坏,也很后
悔。但是,他缺乏方向,缺乏安全感,挡不住坏孩子的诱惑。

和儿子聊了三天后,我对儿子哭了好几回,向儿子道歉。然后,我做了个决
定——留在老家随便找个工作,教育儿子到高中毕业,我老婆出去打工。

半个月后,老婆回到了广州的电子厂。几个月后听我工地的一个江西工友说
她在那边找了个临时老公,这是后话,但是我理解她,一直装作不知道。因为,
我的私生活后来也变得非常非常丰富。

在广州待了十几年,刚回到家,很不习惯。我迷迷糊糊了十几天才开始有点
方向。我找了个做广告的店,做了很多很多背胶纸的广告,每天骑个电动车到处
电线杆子上贴广告——水电安装,水电维修。农村没有城管,广告随便贴。

四天后我接到了第一单生意:修卫生间开关。

业主(我们这叫老闆)是个女的,叫周美香,四十一岁。全家就她一个人,
老公儿子都出去打工了,她在家照顾小女儿和公婆,小女儿读初中,周末才回来,
公婆住在离她家五十米远的地方。

我刚到她家的时候,她穿着睡衣,大夏天的,睡衣穿的很薄,两颗硕大的奶
子就这么随便套在奶罩里面,一抖一抖,颤巍巍的,着实眼馋。

由於是第一单生意,我根本就没往那方面想,目不斜视的完成了工作,期间
她问了我一些家庭情况,我们聊了一会天,收了30元走了。

临走的时候瞟了一下周美香的眼睛,发现她也正看着我,我一个38岁的大
老爷们竟然脸红了。

晚上,一个叫风中飘零的加我微信。一看,是周美香,就加了她。

没想到,这个淫荡的周美香,竟然开启了我疯狂的乡村性福生活。我由一个
被人勾引的精壮靦腆男人,变成了一个妻妾成群(暗的)的老爷。

加了微信,并没说话。

晚上十一点多了,周美香突然来了一句:你是不是骗人的电工啊!我的开关
根本没修好,还是不能用。

我马上回复:不可能啊,我已经弄好了啊!

她:现在赶紧来弄,我没灯洗不了澡。你直接上来修,我一楼车库开着门的。

隔壁村,三四公里啊。大半夜的,实在没办法,我骑着电动车就去了。

到她家时,已经是十二点多了,我将电动车放在她家门口,就上去了。

到二楼,她在卫生间喊:「把门关上!」

我就关了大门进去了。到得房间内,发现她房间亮着灯,客厅的灯黑着,从
马路上看不到家里的灯亮着。

我走了进去,发现她卫生间的灯是亮着的,问她:「周姐你的灯不是亮着的
吗?」

她答:「我在洗澡,你坐一下。」

声音是从卫生间传出来的,里面还有水声。但是卫生间的门却偏偏是虚掩着
的。我男人的兽性一下子被勾引起来了,我轻轻的走到了门口,透过宽宽的门缝,
看到了她正悠闲自得的洗着那肥硕的身体。

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她正对着大门闭着眼睛在淋浴。她皮肤并不白,奶子
却非常大,两颗奶子正在随着她的手而上下晃动。下面浓浓的阴毛盖着那神秘的
地方。

看不到一分钟,我便血脉喷张,鸡巴硬的像钢管。

我赶紧轻轻的回到大门处,装模作样的喊道:「既然好了我就走了。」

没想到,她竟然把门打开了,探出半个身子,露出一整个奶子,说:「喝杯
茶再走吧,等我一会。」

这架势,我哪里扛得住。脑子里的精虫一下子又串了出来,再也不想废话,
一个箭步就沖了上去,衣服都没脱,抓住她就上下其手。

刚抓不到一分钟,她就咯咯的笑了。说,「你刚才偷看我都知道了,还装纯
情,这会又这么猴急。先别急,你下去把大门锁好再上来。」

我如得圣旨般,沖到了外面,把电动车推到了车库并锁好了门,然后又沖了
上来,全过程不到两分钟。我三下五除二剥掉了身上所有的衣服,顶着擎天大柱
就跑到了卫生间。

我喘着粗气,举着我的大肉棒,晃着我结实黝黑的身体,一把将周美香抱在
了怀里。手脚与舌头并用,朝这块肥肉一通乱摸。与我老婆的乾瘪身体大不相同,
周美香的身体丰满而圆润,肉乎乎的抱在怀里非常舒服。

她竟然完全不害怕,一手抓住了我的大肉棒,一手抓着洗澡的球,嘴巴里塞
着我的舌头,哼哼着,非常享受。

我们两个像徵性的洗了一下澡,沖掉肥皂泡,身体都没来得及擦乾,我就一
把将这块120多斤的肥肉抱了起来直奔卧室。丢到了床上。

她那一米八的床早就已经准备好,软绵绵的的被子非常适合我们狂野的战斗。

我飞快的将她的两腿抬起来,举着大肉棒就要直奔主题。(要不怎么说农民
工很土呢?我当时猴急的样子真的是很土。)可是周美香却不干了,她低吼着:
「我要吃,我要吃……」

然后将我压倒在床上,双脚跨过我的头,双手却抓住了我的大鸡巴,一口就
叼进了嘴里呼哧呼哧的吸了起来。

好舒服啊,我三十八年来头一次享受被别人含着大鸡巴,感觉要升天了,好
爽好爽好爽……

不知不觉中,她的BB在我眼前晃悠不到一分钟,我也将舌头伸进了她的B
B里面,鹹鹹的有一股轻微的尿素味,可我管不了这么多了,这个时候,她如果
直接尿到我嘴里,我也一定会一滴不漏的喝掉。

后来才知道,这个姿势叫做69式。

我们就这么疯狂的吸吮了七八分钟,我爬了上来,将她平放在床上,两个人
对视了几秒钟后又疯狂的接吻,疯狂的互相将口水吐过来吐过去。

然后,我将从她的脖子开始,用嘴和双手,在她身上每一寸肌肤游走,一直
亲到脚底板,连肛门口都没放过。

这个时候,她的阴道口已经洪水氾滥了,身体也不停的颤抖,嘴里一直含糊
不清的喊着:「老公,快来干我,快来干死我,求求你干死我……」

现在想想,还是农村的房子好,她当时叫那么大声音,根本就不用担心隔壁
能听到,因为离她家最近的房子也隔了十几米远,何况还关着窗户,何况后面还
是她自家的养鸡养猪的棚户,根本就不可能有人到后面偷听。

听着她的叫喊声,真的好亢奋。我抓着她的双脚,举着大肉棒,对准早已洪
水氾滥的洞口,轻而易举的就插了进去。

她的洞和我老婆的不一样,我老婆的比较靠前,洞内温度没她的这么高。她
的比较靠后,插进去水非常多,并且热乎乎的,非常爽。

进得洞来,随着我猛烈的撞击,她叫床就更欢了,整个脸都变成了粉红色,
双手勾着我的脖子,直勾勾的盯着我,一直喊着:「老公,好爽,我爽死了……」



第二章


插一会,我们就深深的舌吻一会,变换个姿势,接着再插。不知不觉中,我
们竟然抽插了四十多分钟。这也是我历史以来发挥最好的一次,当然也是最舒服
的一回。

一直干到我们两个满头大汗,汗珠佈满全身。我才温柔的趴在她耳边问她:
「放环了吗?」

她断断续续的说:「结紮了!」

我便将我积累了半个月的亿万子孙,一股脑的喷射进了她的幽幽竖口。然后
气喘如牛的从她身上滚落下来,直挺挺的躺在了她的身边。

她侧过身来,眼睛里充满了温柔,左手抚摸着我的脸蛋,亲了过来说:「老
公,你好猛,我已经好多年没这么舒服过了。舒服了这次,死了都值了……」

说完,她俯下身来,将我肉棒上的残存的异物,一点一点的舔了乾净。舔着
舔着,我的肉棒又沖了起来。我一下子又爬了上来,虎视眈眈的看着她……

「明天再来吧,老公,快两点了,你明天还要干活呢,快四十岁的人了,身
体受不了的。」她吻了吻我的嘴唇,极尽温柔的对我说。

「我今晚不回去了,明早天亮再走。」我说。

她点头同意,神情像个么妹儿。

「那我们洗澡,睡觉。」她说

早晨五点闹钟响,真的好困,好想大睡一觉。还是坚持爬了起来。顶着濛濛
的天,我偷偷的回到了家。

到家天刚亮,倒头就又睡着了。一直睡到十点才起来。还好儿子自己骑车上
学去了,并没有发现我昨晚的失踪。

白天,我无心干活,躺在自家院子里的凉床上,细细品味昨晚的艳遇。实在
是回味无穷啊,实在太爽了。

可是,性福来的太突然了,也让我产生了许多疑惑来,心中一直在念叨:为
什么这个女人这么容易上手?她到底要干嘛?她有什么目的?她是不是真的饥渴?

她会不会是患有病要报复男人……

在我心里,在我处在广州那种建筑工地的环境中,我们这种人,要想搞一个
女人是非常难的事情。工地上,连特么一只老鼠都是公的,好不容易能见到个把
女人,长得贼难看不说,还是男人在身边的。

平时我们想那个了,都是需要到白云区人和镇北后街那边去做个大保健……

可是,做大保健的那些鸡婆们,要么边干边抽烟,要么紧赶慢赶催魂似的,
要么下面一股子鹹菜味闻了都怕。到后来,我们也就兴趣索然了。

所以,对於昨晚之事,不由得我不胡思乱想。

吃过晚饭,儿子骑车去晚自习(因为离家较近,儿子是走读生)。她微信准
时到:晚上有空吗?我家开关又坏了。

短短一句话,我如被万伏高压击中般,一下子又变得异常兴奋。马上回到:
现在去太早,会不会被人看见?

三分钟后她回:你从后门走,车停我鸡舍就行了。

我给儿子留了个字条:儿子,爸爸去一个朋友家喝酒,晚一点回来,你早点
休息,门不要反锁。骑车飞奔而去。

她家真的是偷情的绝佳场所,她房子后面是座小山,房子是二层小楼,依山
而建,独门独户,前门后门进出都很方便。

和昨天不一样,今天她前门紧锁,从外面看根本就看不到家里有人,我从后
门骑着小电驴,轻车熟路的就蹿了进去。

爬到二楼,大门是关着的,敲门,里面喊:「谁?」

「我,电工。」

门一下子就打开了,灯火辉煌下,我的美香,一丝不挂的站在门口,一把把
我拉进去,张开双臂,风一样的扑到了我的怀里,火辣,热烈……

没有废话,没有扯皮,连脱衣服的程式她都早已做完。减免了一切程式,我
用了不到五秒钟的时间,将自己的衣服剥了下来,丢的满地都是。剩下的,只有
战斗,只有那排山倒海的做爱。

我们认识才不到两天,可是我们已经像多年的情人一样熟悉。仍然是69式,
她好像非常喜欢我的肉棒,一直爱不释手的抓着在嘴里吸吮着。我的肉棒长度应
该算是标准的中国人长度,14釐米,并不很特别。但是,我的肉棒非常黑,比
较粗壮。这点应该挺受女人喜欢的。

虽然我的女人并不多,但我到底奔四的人了,性爱经验还是很丰富的。就这
么两次,我大概已经掌握了她的敏感区和喜欢的体位,她的耳后、后颈、肚脐、
乳头、阴蒂非常敏感。

她喜欢躺在下面,双脚抬起,将屁股高高托起,让我以俯卧撑的样子操她。

也喜欢趴着,让我从背后(当然,不是后门)操她。

有了对她的瞭解,加上我们的配合,加上她爱叫床,而且特别大声音对我产
生的刺激作用。我们这次的做爱,比第一次更为成功,更为完美。我仍然是雄风
不减当年般的,狂风暴雨作战了半个多小时。

我趴下来的时候,她的阴道里流出了很多我的精液,她像宝贝似的,竟然用
手指将精液从阴道口拨了过来,放到嘴里,咽了下去。还笑着说:「不抽烟的人,
精液就是香(我不会抽烟)。」

由於这次开了空调,我们并没有满身大汗。她像只小猫般,依偎在我的怀里,
一脸的眷恋,说:「今晚别回去了,陪陪我好吗?」

在得到了满意的答案后,她抱着我,沉沉睡去。

我做了一个梦,梦到自己像一只光溜溜的海豚,在水里游,好自在……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午夜十二点多,她在厨房丁丁冬冬的声音弄醒了我。

我悄悄走了过去,她一丝不挂的在下麵条。我猛的从背后抱着她,大肉棒直
接顶着她的屁屁。无穷的性福感,一下子涌入了我的脑海。这感觉,真他妈的像
天堂啊!

我是一直硬着肉棒吃完麵条的。这清汤寡水的素面,是我这三十多年来吃的
最好的一顿夜宵。

吃完夜宵,碗也不洗。相拥上床,她竟然又一次拒绝了我的做爱要求。说,
「老公,快四十的人了,每天做一次就好,不要做太多,伤身体的。」

特么的,我脑海里竟然涌出一大片感动来:她是个好女人。

两天来,第一次,我们抱着,光溜溜的躺在床上开始了比较深入的聊天。

她老公今年47岁,是个开叉车的,在广东深圳一个叉车出租的公司上班,
月薪有七八千。她儿子今年20岁,在深圳一家非常大的(前几年有人跳楼的厂
子)工厂上班,月薪也有三四千。

她自己在家里和公公婆婆管理四百多颗桔园树,一年也能收入几万块。总的
来说,家庭还算是过得去。但是,她老公很花心,早就在深圳和一个湖北女人同
居着,对方也是有老公孩子的人,并没离婚。她老公已经六年完全没动碰过她了,
她闹过,吵过,也去深圳住过。也想过离婚,可他老公就是不离,也不承认外面
有人。

慢慢的,也许是累了,她也就不闹了,懒得管他们了。到底,除了花心,他
老公一切都挺好的,包容她、顾家、每年给她寄几万块回来存着……

两年前,她第一次出轨,对象是同村的村会计,可是后来闹的很多人知道,
被她公公狠狠的骂了一顿。就结束了。

听了她慢慢的叙述,我隐隐觉得,我其实是她两年来一直寻找的猎物。她已
经极度饥渴了。偏偏我们又是乾柴烈火,偏偏我的性格看上去有那么一点点羞涩
可爱的成分,偏偏我的身体又是这么的健壮,偏偏我的长相应该也还算过得去,
偏偏我刚从大城市回来,乾净的着装中透着与地道农民些许的差别……

一切的一切,反正我们操到了天明,双方各取所需,何乐而不为

第二天,仍然是五点,我消失在了晨雾中……

(未完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