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云的假期

欣云正在房间里收拾着衣服,她公司的王经理邀请所有的员工前往珠海渡周末,欣云心里充满莫名的期盼。她很清楚去渡假是意味着什么,一想起来她的心就发紧。


  欣云的公司是一间香港老板开的贸易公司,前两年在家里待腻了的欣云出来找了这间公司做文秘,轻松的工作、不菲的收入,让她干得非常舒服。


  但这间公司最吸引她的还是儿子正在隔壁房间里复习功课,他已经知道妈妈要去渡假了,心里正盘算着周六可以到同学家狂欢。


  反正没有人管他了,他爸爸被派到香港工作,每个月才回来一次,所以一到了妈妈出去渡假他就成了自由鸟。


  “呤”欣云接电话,是经理的车开到了楼下。欣云高高兴兴地拿起包,来到儿子的房间:“小靖,妈妈去渡假了,你要小心看管门户啊!中午去奶奶家吃饭。”


  儿子答应着:“知道了妈妈,玩高兴点。”每次欣云外出,她都把儿子送到婆婆家。


  欣云已经不是20年前被众星捧月的时候了,38岁的她,体重已经略为增加(1米68的身高,60)。她也知道到了她这样的年龄已经不会让男人梦萦魂牵,所以今天她特别修饰了一下,上身是紧身的T恤,把她34C的胸脯绷得紧紧的,下面是一条松宽的运动短裙,穿上一双运动鞋,再把长发扎成马尾。对着镜子一看,顿时年轻了几岁,欣云还是觉得比较满意。


  上司王经理是典型的香港人,中等的身材,发福的身体,戴着个眼镜,平时看起来非常斯文,可欣云知道他在脱下衣服时的疯狂。


  王经理看见欣云一身性感的装束,鸡巴已不禁蠢蠢欲动。他打开门让欣云上车,迫不及待地把嘴伸到欣云的脸上,欣云躲开,嗔道:“拜托,小心点,这里还在我家附近。”公司会计老张坐在车子的后座上,他和欣云差不多年龄。


  车子跑在高速公路上,王经理的淫手搭在欣云白净的大腿上,来回抚摩,一阵痒从腿上传来,让欣云浑身起鸡皮。


  王经理:“小林、刘星和小静他们昨天晚上就去了别墅了,估计他们玩得一定很兴奋了。”


  小林、刘星是公司的业务,今年20来岁;许静是公司的前台,24岁,刚结婚一年。听到王经理的话,欣云的心荡漾起来,想起两周前的那个淫乱夜晚,她的脸红了起来。


  王经理看在眼里,口水都不禁留了出来,手更加肆意地抚摩着欣云的大腿和私处,老张则在后面欣赏着两人的调情。


  广州离珠海不到两个小时路程,他们在上午10点多就到了。这间别墅座落在滨海大道上,是公司用公款租用的。


  两人停车下来,王经理一手搂住了欣云的腰,嘴贴到她的脸上。此时欣云已经没有了在家附近的拘谨,很享受地和王经理亲热起来。


  王经理打开门,两人立刻听到屋子里传来一阵淫词荡语。


  “小荡妇,快点把你的小迎上来。”说话的是刘星。


  “呜你轻点,啊”许静呻吟着。


  转过玄关,一幅极其淫荡的画面映入眼帘:三条白晃晃的肉体纠缠在一起,许静斜爬在长沙发上,刘星从背后插入她的身体,使劲地进出,许静的身体被干得前后运动,小林躺在沙发上,许静正含着他的鸡巴口交。


  看着三个人淫乱的场面,欣云的身体立刻骚动起来,左右两个人也开始动起手来。


  王经理蹲下来,把欣云的一条腿放在肩膀上,用舌头隔着底裤舔欣云的阴户;老张从后面抱着欣云,撩起她的T恤,手伸进去揉搓着欣云硕大的乳房。


  欣云浑身无力地摊在老张的身体上,上下的刺激让欣云变得淫荡起来,她转过头吻着老张的嘴,老张贪婪地吸着她的舌头,手还在揉捏着欣云的乳头。


  王经理把欣云黑色的小底裤脱下来,紫红色的阴唇下已经淫水汪汪,王经理着眼睛,用嘴顶着欣云的阴户吸了起来。“呜”欣云的性感完全被两人挑逗了起来,她快乐呻吟着。


  两人在门边玩弄了一会,就把欣云抬起来,到楼上睡房去了。两人一起用力把欣云抛到大床上,欣云“啊”的娇呼起来。


  王经理猴急地脱光身上的衣服,一身腹大便便的肉让欣云看得不是很舒服,但情欲已经被完全开发的中年妇人哪里还能忍得住,在床上轻微地扭动身体,左手揉搓着乳房,右手抚摩着阴户,不时向两人瞟来一个媚眼。


  老张坐到欣云旁边把她的小T恤脱了下来,硕大的乳房盛在两个黑色的罩杯里格外性感。但38岁女人的身材毕竟不比少女,欣云的腰和小腹上已经微微隆了起来。


  这是喜欢成熟女人的王经理最迷恋的身体,但此时他的鸡巴还有些软,他躺到她的另一边,把鸡巴塞到欣云红红的嘴唇边上,欣云张嘴把它含着,卖力地吮吸起来。


  老张则把欣云的乳罩解开,一双硕大的乳房被解放开来,欣云的乳房有点下垂了,乳头是紫色的,乳晕倒是不大。老张低头含住欣云的乳头,又吸又舔的。欣云扭动着身子,口里还含着王经理的鸡巴。


  王经理把欣云的头发解开,他最喜欢这种三十来岁、长头发、体态丰满的良家妇女,所以在欣云来公司面试时,他已经盘算着怎么把她搞到手。


  王经理看自己的鸡巴已经差不多了,就躺下来,让欣云骑到他胯上。欣云在上面把阴户对着王经理的鸡巴坐了下去,跟着上下套弄起来。欣云的大乳房随着动作上下抖动着,看样子非常投入。


  此时老张早已除去衣服,转到两人后面,伸手探到正在上下运动的欣云的股沟中,探索着她的屁眼。自从上次活动后,老张就喜欢上了欣云的屁眼,因为那里比她的阴道要紧,感觉上更好。


  老张在欣云的阴道下面接着一些流出来的淫水,抹在她的屁眼上,两个手指插入欣云的里面。


  感受到屁眼里有手在抠动的欣云,被那种紧紧的、痛痛的感觉所刺激,欣云喘着气呻吟着,享受着从屁眼上传来的快感。


  老张看她的屁眼已经很滑顺了,就把龟头抵在肛门口,慢慢地挤进去;欣云暂时停下套弄,扭动着屁股配合老张的进入,由于有淫水的润滑,老张还是顺利地突破进去了。


  老张的鸡巴在欣云的屁眼里使劲抽插着,此时的欣云被两条鸡巴同时进入前后两个眼,已经完全没有了力气,任由着老张在后、王经理在前不停地抽插着。


  快感一阵一阵从下面传上来,欣云前仰后合地接受着两个男人的操弄,双手还揉搓着自己的大奶子,不断地呻吟:“啊你们两个坏蛋操我啊啊我不行了,啊我要死了!!”


  听着欣云的淫叫,两人干得更加起劲。刚才还在下面搞成一团的小林、刘星和许静此时已经寻声来到门口观战,看着床上的三个肉体像三文治似的狂乱,小林和刘星的手又不安份地在许静的身上抚摩起来。


  由于两人年纪都大了,所以又操动了一会,王经理首先大喊了两声,把精液全部射入了欣云的阴道中。


  而又过了一分钟,老张龟头一酸,也在欣云的直肠里射了精。


  射完精后,两人把软弱的鸡巴抽了出来,白白的液体从两个洞里流了出来,尚不是十分满足的欣云躺在两人的中间,还在揉着自己的乳房。


  等了一会,两人又把鸡巴放到欣云嘴边,让她帮着用嘴把鸡巴上的污物清理干净。欣云茫然地含着王经理已经软弱下来的鸡巴,另一只手在抚摩着老张的下体。


  此时,门口的三个人笑盈盈地走了过来。


  三个人围着床坐下,王经理才满足地站起来,说:“欣云刚才真骚,弄得我两三下就交货了,不过瘾,晚上再好好玩玩。”说完就拉着许静去卫生间洗澡去了。


  剩下的小林和刘星互相一对眼,两人立刻会意微笑,爬到床上,小林摸着欣云的大乳房,而刘星则把欣云的大腿分开,头凑到她的阴户上舔弄起来。


  本来欣云也不是很满足,于是就任由两人摆弄起来。她自己则把老张的鸡巴含到嘴里套弄,老张的鸡巴受到刺激,也慢慢地重新竖了起来。


  本来在被这帮人诱奸之前,欣云从来没有和老公口交过,在她看来口交是一件很脏的事,但在这些人的引诱下,她不但不再反感口交,甚至有点喜欢男人咸咸臭臭的鸡巴在嘴里的感觉。


  有时候人会喜欢一些怪味,像有人喜欢闻汽油味,有的人就喜欢吃臭豆腐,现在欣云好像被男人鸡巴的味道所吸引。


  此刻她就正卖力地吃着老张的鸡巴,老张的玩意不是十分粗壮,但它有点上翘,龟头特别大,欣云用嘴唇含着他的龟头,舌头在冠状沟上舔来舔去,还不时用牙轻轻地咬一咬它。


  老张被欣云巧妙的刺激搞得闷闷地呻吟起来,欣云的心中有一种受到鼓励的感觉,更加卖力地吮吸起来。


  而舔弄着欣云阴户的刘星,先用舌头把欣云紫色的阴唇分开,在阴户里像鸡巴一样进进出出着,然后用舌尖将欣云的阴蒂挑起来,用嘴把它叼住吮吸。


  手指在后面按在欣云的屁眼上揉搓,还把她阴道里流出的淫水用大么指抹在屁眼的周围,大么指还塞到屁眼里搅动,每次搅动,欣云的身体都打哆嗦。小林则爬在欣云的身体上,用嘴含着她的乳头吮吸。


  欣云哪里忍受得住双管齐下的攻击,身体再次开始有所反应,开始轻微地扭动着身体,形状极其淫秽。


  老张看已差不多了,就把鸡巴从欣云的口中抽出来,“呜”欣云哀鸣着,好像失去了什么东西。老张躺下来和欣云接起吻来,口中失去了家伙的欣云,疯狂地和老张接吻,吸着老张的舌头不放。


  小林和刘星将欣云的身体搬起来,小林仰躺下去,刘星示意欣云横坐在小林的胯上,小林扶着已经坚硬的鸡巴,先在欣云的阴户里湿润一下淫水,然后顶着她的屁眼插进去。


  欣云闭上眼睛,忍受着物体插入屁眼的痛苦。而刘星则操起他粗大的鸡巴,在欣云的阴户上研磨。


  欣云的阴户受到上下的刺激,淫水直冒,她叫着:“快点进去啊我受不了了,快点插进去操我啊……”


  手摸索着找到刘星的鸡巴,引导它插到自己的阴道里,两个鸡巴同时插进她上下的洞中,欣云“啊”地大声呻吟起来。


  老张怎能闲着,立刻凑上来再次把他的鸡巴放在欣云的嘴巴上让她口交,欣云一手扶着老张的鸡巴,一手抚着卵袋,张开嘴把鸡巴含进去吮吸起来。此时欣云身上三个洞里全部被男人的鸡巴塞满了。


  这是欣云与这些人淫乱以来第一次同时和三个人群交,身体内淫邪的欲火熊熊燃烧起来,侵蚀着一个有老公和儿子的中年妇女的身心。


  此刻欣云的内心只有和这三个男人淫乱的快感,完全把家庭和道德抛到了脑后,她享受着三个男人同时在她身体内操出操入的感觉。


  男人的鸡巴此时完全让欣云疯狂起来,她自己心里渐渐开始不再抗拒和丈夫以外的男人做爱,因为那种由罪恶感开始的感觉使她产生一种恶意的快感,就像毒品一样完全征服了她。


  此刻欣云非常清楚她已经沦落为一个十足的荡妇,在淫乱这条道路上,她再也不可能回头了。


  就在这种恶意的快感在欣云体内燃烧时,她的身体也在男人鸡巴的攻击下走向高潮,她身体的每一部份都紧紧地抽搐着,所有肌肉都僵硬起来。


  而看到欣云的样子,老张忍受不住了,闷叫着在欣云的嘴里疯狂地射出了精液。欣云在高潮中承受着男人的精液在自己嘴里飞射,感觉更加淫秽,她的高潮还在持续着。


  刘星看见她身体的反应,坏笑着说:“看啊,我们的欣云姐高潮了,可我们还没有爽够啊!”


  小林“哈哈”大笑,说:“欣云姐感觉如何啊?弟弟的鸡巴让你舒服吗?”说着,鸡巴在欣云的屁眼里加快着频率。


  刘星边干边接着说:“欣云姐是不是从来没有被这么多的男人操过?哈哈!欣云姐,还想你的老公吗?”


  欣云的嘴边还留着老张的精液,听见刘星的话,心里羞愧难当:“别说了,别说了。”


  但两人同时加快抽插的速度,两根粗壮的肉棒隔着一层肉同时运动夹着欣云的阴道,让欣云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肿胀感觉:“啊我不行了你们两个坏蛋,不许说!”


  刘星仍然不放过她:“说啊,宝贝。啊?你还想和你老公操吗?你是很淫荡吗?快说,你是不是很淫荡?”


  欣云的意识此时完全不受自己的支配,脑袋里除了淫乱的快感外,什么都没有了,嘴里含糊地说:“啊我要死了啊我是个淫荡的女人,我不要我老公了,我要你们操我!!”


  两人看见欣云这时已完全变成了一个荡妇,心里有一种恶意的快感,精关一松,高叫着:“你这个荡妇,我要射死你!”几乎同时在欣云的阴道和直肠里射出了浓浓的精液。


  射完精,他们的气一下子就泄了,软弱地趴在欣云的身上。刘星闭着眼睛,手还在揉搓着欣云硕大的乳房。


  王经理和许静洗完澡出来,欣云拾起性欲消退下来有点疲惫的身躯走进卫生间。


  站在卫生间的镜子前,欣云端详着镜子中的人,欣云知道她的身体已经过了最佳状态,皮肤已经开始松弛,欣云的手在自己的身体上游动,摸着脖子上一道道浅浅的横纹,“唉!”欣云叹了一口气。


  为了这些皱纹,她都不知道扔了多少钱给化妆品公司,可是岁月的痕迹好像多少钱都挡不住。


  欣云的手继续抚摩下来,乳房是她比较满意的部位,硕大的乳房虽然有点下垂,但乳头仍然是向上翘起。


  刚才小林在她乳房上揉捏的痕迹清晰可见,那小子真狠,在几个人先后达到高潮的时候,小林一直捏着她的乳头,现在乳头上还有清晰的红印。


  欣云的手指在乳头上抚摩着,仍然保持亢奋的身体对外物的刺激有了反应,一股电流从乳头传来,欣云一阵哆嗦。她闭上眼睛,一只手撑在盥洗台,另一只手在乳房上揉搓起来。


  欣云对她的性欲感到惊讶,刚刚经历了充份刺激的身体仍然好像有无穷尽的欲望在等待着男人的到来。


  是不是女人到了中年,性欲就真的永远无法停息呢?最近欣云觉得自从和公司同事开始了这些淫乐的关系以来,自己的性欲就越来越强烈了。


  外面又传来了快乐的叫声,欣云知道许静又和那些男人疯狂起来了,她自己的身体随着外面的淫叫开始渐渐燥热起来。


  突然,两只男人的手从腋下穿过,一下子盖在她抚摩着身体的手上,欣云骤然从晕眩的状态中醒了过来,原来是老张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进来,欣云感到老张的鸡巴已贴在自己的屁股上。


  老张是欣云比较喜欢的一个性伙伴,此人短小精悍,身高不到1米7,据说老婆已在4年前去世。


  他的年龄和欣云差不多,都不到40,由于在老婆死后老张为了解决生理问题,时常会去找鸡泄泄火,所以这几年里也练就了他一身让女人舒服的本事,特别是他的家伙,虽不是很粗壮,但龟头特别大,属于欣云喜欢的那种类型。


  另外由于老张做起来时非常细心、非常淫,有时候欣云甚至怀疑他是不是有点变态,常常能玩两个小时以上才交货,不像那些小伙子,虽然身强力壮、火力猛烈,但持久性不长。


  而且和老张做爱时的感觉特别淫秽,时常会带给欣云特别的快感。


  所以从一开始欣云就比较喜欢和老张做,而除了几个人一起的聚会外,欣云还有时和老张单独行动,找个地方好好操弄一个晚上。


  “怎么了宝贝,刚才三个男人伺候你,你还不满足?”老张开始挑逗她。


  “看你说的,谁不满足了?只是被小林那小子捏得有点痛了。”


  “是不是啊?宝贝,还解释什么,你的欲求我还不知道吗?就像一只母狼要得那么厉害。”说着话,老张的手还在抚摩着欣云的身体,从上面到下面,再到里面。欣云的身体在老张的抚弄下扭动着,欣云的嘴里发出“哦哦”的呻吟声。


  老张把她抱到浴缸里,放开喷头,水洒着两个人。老张仰躺在浴缸里,把欣云的头拉到两腿之间:“荡妇,快来尝尝我的鸡巴。”


  欣云跪在浴缸里,弯下身又把老张的鸡巴含到了嘴里水“哗哗”地淋到两人的身上,老张把欣云的身体抵在墙上,双手把她两腿掰开,老张的鸡巴再次放进了这个女人的阴道里。


  “啊……”欣云快乐的叫喊响彻了整个卫生间。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