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半球艳事】(05)



=1024) window.open(http://2sw.xyz/https://i.imgur.com/yZWnxHpb.png); onload=if(this.width>1024)this.width=1024; >



*** *** *** ***
(5)〈剃度成妓〉

「They『reamazing…let』scheckthemout
…」

「Haha…Icanseeshelikesit…」

「oh…Myhornybabyisblowinganothergu
y…haha…」

「thatismymaster…Iwillmakeitupfory
ou…yourbabyblowhim…Janiceblowyoutoo
…」

吵杂的声音,将我从深层睡眠的状态里惊醒过来,我勉强睁开眼睛,发现自
己被绑在自己的床上,全身被拉得一种好紧绷的感觉。原来我的双手,被分开绑
在床头,双脚也被张开绑在床尾的两头。惟一和我失去意识前一样的是,我是全
身一丝未挂地被绑着。

我慢慢回复意识的同时,头痛欲裂的当下,却想起自己已经被人奸污,还被
打上毒品…然而环观旁边,已经不是自己的房间,而是在一个不知名的地方,旁
边还有几个未曾见面的女孩,与我一样被绑在床上!

其中一个女孩,躺在门外的沙发上,像是被打上了毒品,一脸享受的她,阴
道里还在不停地分泌出体液,随着那男人的抽插,透明的体液甚至混合着精液一
起滴落在床上,然后竟有数个男人赤身裸体,将她围起来。

「哗呜,原来日本妞也在这里啊。」这时候,一个陌生的黑人和将我玩得像
件货物的Alex,也走了进来,我一边惊恐的听着外边的声音,一边看着门外
沙发,那个正被肉棒抽插得死去活来的女孩说道,再稍稍细看,这不正是Kas
umi霞子吗?!

「是啊,Janice搞回来的货,我玩过好几次了,之后应该跟仲娴那几
个贱货一起接客了。」这时候,门后传出了熟悉的声音,正是阿中,他走了进来,
看着我笑了一笑,然后对着Alex他们说。

从门外可以看见,Alex和另一个黑人看着这次终於能将脱光光的日本美
女给干,自然是爽到像饿鬼一样,开始不断的玩弄霞子雪白得精緻无暇的胴体。
而脱光光的霞子,被玩得像这具胴体阴道上写的「肉便器」一样,变成淫乱奴隷


「美仪,以后就是我的女人了,你离不开这里的了。」而看着我从高潮和毒
品发作中逐渐醒来的阿中,我睁开眼睛,看着阿中故此用手抓挠着我身上的皮肤,
而我的全身像同时被无数只小虫啃咬一样,但四肢软绵绵的,一点力气也用不出
来,加之被绑得像死屍一样,令我更加的痛苦。

「噢,我的淫荡宝贝是不是好痒好辛苦,是吧?」看着我的阿中一边笑着,
一边带着另一个女孩进来…正是和我一起被上的好姊妹,芷儿。

芷儿是爬着进来的,然后全身都被人用各种语言,写上像「肉便器」、「h
ornybaby」、「-]pleasecuminside」、「精厕」一类
屈辱不堪的字句。看着被绑的我,她不禁低头,像是对我充满着各种的愧疚。

「我的好老婆,告诉美仪这是为什么。」阿中得意地淫笑着说。

「…说,不然待会就不给你药哦…」Tiff支支吾吾的态度,令阿中不禁
强硬起来,开始要胁已被药物和性欲征服的纯真女孩。

「不…米…你还记得我们刚才给你打了一针吗…这是药瘾发作了…我也…是
…」Tiff将自己的手臂伸出来,看着静脉一个小小的针口,向我宣告了灵魂
的死刑,我已经染上毒瘾。

「不!不!」刚才给我注射的毒品,已经让我染上了毒瘾!一向健康的自己,
完全无法面对自己被迫染上毒瘾的现实。

看着我如斯痛苦的Tiff,走到我的身旁,一边抱起我乌黑秀美的长发,
一边安抚着我,而我则不断的痛哭着。

「不要…畜生…」 「畜生…」

「好快无事…米…放心…阿中…老公…求你给美仪打一针…求你…」Tif
f一边强忍着满腹的痛苦,一边为我哀求着面前这个男人。

「好,你跟这个小淫娃能答应我两个条件,我和Alex给你吃不完的药。」

「不行…求您,阿中你怎么玩我都可以…」

「操…你他妈还是黄花闰女么?是我女人就是我的货!」阿中对Tiff一
下就是一耳光!

Tiff的个性虽然不属「港女」,但被如此大男人的欺负,在香港怎样也
很难遇到,而肉在砧板的自己,在药瘾的折磨下,只能有气无力,乾瞪着这一幕
的暴力场面。

「是…老公。」脸被打出一个大掌印的Tiff,只能低声答应自己初恋男
友的命令。

「…米,阿中要我出去做…然后任人玩你…」

「Tiff…唔好应承佢…求您…」我用着最后的力气对着Tiff说道,
然而毒瘾的痛苦已令我开始浮现不道德的愿望,Tiff如果出去卖,我就没事
了…道德交战与肉体的痛苦,令我接近崩溃,随着药瘾发作的剧烈,眼睛不断的
翻白,四肢也开始不受控制的抖动。

「唔得…你好辛苦…阿中,我愿意,求老公给药美仪吃…我愿意吃其他人的
屌…给其他人玩…我愿意出去卖…」善良的Tiff看着痛苦得快要往生的我,
终於屈辱的答应了阿中的要求。

「好,这里有三枝,给你那好姊妹其另外床上的两个贱货打上,记得哦,红
色的那枝才你那贱货姊妹的,打错出人命了…你就自己负责。」阿中将一个针盒
丢到Tiff的手里,一边指令着Tiff做更可怕的工作…为两个陌生的女孩,
打上不知名的药物。

Tiff沈默的拿起了药剂和注射器,将红色瓶子的液体缓缓倒入注射器,
毒品就这样再次被注入我的体内;痛痒逐渐从我的身体减退,前次飘飘欲仙的幻
觉正逐渐回归,我的脸容由痛哭流涕渐渐开始平复,但感觉却不如前次那样强烈,
甚至有一点的清醒。

「放心吧…贱货,这次份量有稀释过,你足够清醒的,老婆我对你不坏吧。」
Tiff回头一看,阿中对着我们淫笑道,Tiff则好像被释放与示爱一样,
满怀感激的对着自己的男友…

「好啦,快给那两个贱货也打上。」

「Please…no…please…Iacceptbeyourbi
tch…明慧愿意给你们玩…」这时候,同室旁边另外两个女生也发出了声音,
才知道左边的那个女孩叫明慧,一腔台湾口音的国语已大致知晓她是台湾的女孩,
只见她不断哀求前方的黑人男,而同样一丝不挂的身体,也因为流汗的关系闪着
细细的光点。至於同样被绑在床上的另一个女孩,也如明慧一样,对一众禽兽流
着泪哀求他们的手下留情。

「对不起…我没有选择…」Tiff对着明慧说道。

「我不要…呜呜…饶了我…」Tiff无视女孩的求饶,无奈的找到明慧的
左臂,将绑好的静脉,将针轻轻扎到少女的身上,随着一阵注射,令一众男人舒
爽无比的看着亚裔少女的欲望,而不知效果的药物,毫无保留的往女体里灌注;
绝望的明慧从哭泣变得沈默,不晓得是心里已认命,还是药物已在发挥效力。

Tiff再走到另一个女孩的身旁,准备同样施法炮制,女孩绝望的双眼,
则露出着难以置信和流露着一丝希望的眼神。

「求下你…我系澳门女仔…我叫侯芷婷…念在大家…求下你…同佢地讲我做
咩都可以,就系唔好要我上瘾…我唔想high嘢,唔想做毒虫啊…求你…」原
来这个女孩来自澳门,一口广东话夹杂着沙哑的哭声,祈求着一衣带水的女孩能
为她摆脱成为毒品奴隶的命运,而Tiff明显给这久未听到的广东话所动,抓
着的静脉,久久没有扎下邪恶的针口。

「我的好老婆,你觉得美仪如果现在打这个会怎样?」阿中说了一句,我和
Tiff一看,是一支大到不得了的注射器,先不论里面装的是什么药物,被扎
肯定犹如小刀刺进体内一样!

「对唔住…系我错…」Tiff拭去眼泪,将药物打入澳门女孩芷婷那里!
芷婷看着我和Tiff,只能泪如雨下的接受注射。

在完成了注射以后,阿中就走到Tiff的身边,将她带回我的旁边,而此
时,外边的呻吟声也传遍整个房间,看来外边也正在上演可怕的淫秽派对。

「好了,该到正题了,老婆,帮我给美仪剃乾净。」阿中看到Tiff已经
完成任务,便开始下一轮的指令。

「什么?!」我听到我的名字,便醒了过来,然而药效的发作,令我只能无
力的问道。

「美仪,我的好宝贝,既然是我的女人,就应该有个统一的模样,阴毛就是
我的收藏品,你看你的好姊妹,不也是乖乖的给我们剃毛,剃完才更他妈的像个
女人。」阿中一边说着,一边将Tiff的阴道放在我的眼前,只见雪白无毛的
下身写着Pleasecuminside的句子,而Tiff当然想下意识的
遮住自己的下体,但马上被阿中反绑起双手,任由我看着已成白虎的女孩,怎样
的「像个女人」。

「不要乱动!平日不是很爱穿破衣服镂空背心引诱男人的么,连他妈的内衣
都不穿…

以后有你吃不完的洋炮!Hey,guy!Giveheralesson!
「这时候一个操着台湾国语的男儿对着明慧说着,他先将已被捆绑的明慧身体,
再用一条又一条的又粗又大的麻绳牢牢地按住。然后把明慧的头抬起来固定,再
把剃刀交到哈哈大笑的黑人男生手里。

阿中则一边淫笑着看着我们三个女孩,一边将各自沾满精液的赤裸身体,放
到镜头里,任由拍摄,留下淫秽与胁迫的证据。

至於为我们三个「落发」的男女,各自手上还拿着一把闪着寒光、沾着泡沫
的剃刀。

「米…唔好乱郁…唔系会整亲…」

「Don『move…youwillloveit…it』ssocom
fortable…」

「不要怕,只是给你剃毛而已,剃光毛以后也就不会再沾上精液了,这不是
很好吗?

哈哈…都直接灌进子宫…只不过谁播的种连你老公都不知道了。「

为我操刀的Tiff,一个台湾男人,还有一个黑人,各自用着自己的语言
污辱前方的亚裔女孩,一边淫笑、一种威吓、一边哀愁的口气说道。

「不!不要!求你…阿中…Tiff…」被一刀一刀剃下阴毛的自己,还要
和其他女孩一起被收入「A片」里,再也无法承受这样的羞辱,只能痛苦的哭喊
着,挣扎起来,

「不要…『部』要剃…」远方的芷婷,看来药效还没有令她失去反抗的意识,
大声用广东国语,喊着前方的台湾男人。

「三八,我劝你还是不要动,否则,万一刀锋割到你的小贱穴,他妈的痛死
你…你别以为你痛我们就不肏你,最多肏完把你卖回澳门做鸡,然后打电话给司
法说你贩毒…看你还他妈敢不敢回家。」台湾男一边喝着芷婷,一边再次将剃刀
伸进芷婷双腿之间。

「求您…我愿意做鸡…你要我接多少客人都可以…」旁边的明慧听到台湾男
对芷婷的恐吓,也终於按捺不住,将女生所有的尊严,连做妓女都愿意点头,只
求不要再被男人们一众的视奸与屈辱。

「哈哈…一场同乡,卖你回台湾,贩毒可是要枪毙的…哪舍得这么骚的货给
条子抓去毙了呢。唉…不过据说你是景O女中的女孩,怎么就下贱到这个地步啊
…书都他妈白念了。

哎呀,毛都快给黑人剃完啰,老黑的东西可特大号哦…待会吃洋炮前先吃顿
黑鸡巴吧。「冰冷的剃刀随着」擦擦「的声音,刀锋的锐利令明慧再也不敢也无
力挣扎,只能屈辱地任由黑人一点点刮掉女性最后的尊严。

「好了,差不多了。」另一边厢,阿中看着Tiff用剃刀,将我阴户上的
柔软阴毛剃得差不多,还细心的将残余的阴毛轻轻拔走,便一边满意地看着变得
光秃秃的阴户,一边命令着Tiff停下双手,将Tiff按到自己的胯下,会
意的Tiff自然明白是什么意思,便放下剃刀,用手拿起巨大的肉棒,将之含
进已经开发的嘴巴中吞吐着。

「啊…」至於被台湾男剃毛的芷婷,则忍不住继续喊叫起来。被剃光光,呈
现出娇嫩的粉红色的阴穴,看来因为前一刻可能正遇过不分昼夜的轮奸,那些不
断射入子宫,属於各色人种的精液,正从她的阴唇之间不断渗出来,再给台湾男
不断抚弄狎玩的双手,随随将之按出,与她瘦弱的胴体,添上无尽的淫靡性感,
令一众男性感觉到欲火焚身。

「好了!终於拔光了。看看你的小肉洞,这样看多娇嫩多诱人啊,前几小时
才射个二、三十发而已,竟然还流这么多精液…肏,看来要多射才行,不然怎么
怀得上老子的种…」帮芷婷剃毛的台湾男,一边将芷婷阴户上最后的一根阴毛拔
掉,一边得意地吹嘘这个完全没有阴毛遮蔽的阴户。

我们各自的阴户,此时都已经被剃得乾乾净净,阿中、黑人和台湾男各自用
手机帮我们拍摄特写;在我们都只能低泣的时候,他们竟突然拿起了注射器。针
头迅速的紮进我们的脖子,飞快地把半支药水注入静脉,脖子被刺入的疼痛让我
们各自惨叫起来!

「这可是刚才剩下来的药,好了,以后你没它就活不下去了。我的淫荡宝贝,
跟好姊妹一起去当妓女吧。不然哪来的钱买药啊…」阿中等男人都在大笑,然后
开始松开我们的束缚,被松开束缚的自己,却没有任何的反抗,原来扭曲的脸容,
慢慢变成微笑,最后更开始傻笑起来;意识也越来越模糊。正在这时,却突然感
到身体受到刺激,渐渐兴奋的胴体,不由自主地呻吟着。

芷婷和明慧两个女孩,在台湾男的怂恿下,开始紧拥住彼此滚烫的胴体,爱
抚舔吮着彼此的身躯,两个看起来只有十八到二十岁的女孩,满是精液的阴户和
乳头、坚挺的乳房正互相摩擦,而线条优美的玉腿,则像灵蛇一样相互纠缠对方。

「oh,it『ssosurprise。TheTaiwanesegi
rlissohorn,likeabitch。」黑人男看着两个华人女孩的
情欲场面,哪还能忍得住,便将巨大得吓人黑色阴茎插入明慧,而台湾男也加入
了战阵,台湾男的鸡巴还镶起了无数的小铁颗粒,毫不犹豫的插进芷婷的阴道!

「啊!好爽…好大…好爽啊…屌死人啦…老公…对唔住…插大力D…唔好停
…射入去…

我要做鸡啦…「

「肏!不晓得那小三八说什么鸟语,阿中,askyourfucking
baby,whatdoesshesay?」

台湾男一边从后「插秧」,一边用更不堪的玩弄正为阿中努力吹箫的Tif
f。

「小宝贝,人家问你呢,快告诉人家。」

「是…大哥…她说,你的…好大…快…插…插死她了…然后说…老公对不起,
不要停,射进去…要…做妓女,这类的话。」Tiff在阿中的胁迫下,用国语
翻译这段令女孩屈辱殆尽的话。

强烈的快感,使芷婷和明慧的屁股,只能不由自主地前后晃动着,趴着的她
们,令我可以更清楚的看到她们的身材,明慧的身材实在火辣极了,垂下的双乳
硕大得随着抽插不断,涌起阵阵的乳浪,但却丝毫不觉低俗;而芷婷的皮肤和我
相近,都是白晢得无懈可击的女孩,而双乳亦比我的来得大一点,是标准的港澳
美女身材。

「好了,轮到我了,美仪别只顾看戏啊,又要为我怀上啰。」阿中从Tif
f的嘴巴里抽自己的巨大火炮,然后用正常体位,对准我的洞口,狠狠的插入花
心!

「啊…阿中…好大…Tiff…救命…」我娇喘一声,喘息马上变成淫叫,
又一次接受南*棒男人无情的抽插与玩弄。而听到我叫救命的Tiff,正想说什
么的时候,外边几个男人走了进来,将她当母狗一样趴下,然后开始插入所有可
以称为洞的东西。

「唔…唔呜…」Tiff彷彿想说些什么,但嘴巴马上被塞进陌生的鸡巴,
屁眼和阴道亦像被撕开一样的插入。

各有特色的鸡巴,在我们的阴道里不断抽插着。让原来清纯的女孩们,各自
发出了露骨的淫荡呻吟声。我的头发已散乱得像疯妇一样,只能不断发出粗重的
喘息声,女孩们的呼吸也越来越急促,性欲的迷乱令我们原来正常熟悉的身体,
再也无法控制,只能下意识的不断扭动着。

黑人男不断冲击着明慧的子宫,狂潮一样的抽插终於令明慧虚脱,双眼翻白
的她在药效巅峰的同时到达了性高潮,全身像痉挛一样不断抽搐。

「shit…drivemycum,bitch…」黑人的精液不断射出,
量多得吓人,射进子宫以后,还可以抽出来射满明慧艳丽的脸庞,看着子宫不断
涌出的黄白之物,只怕明慧将要怀下这个黑人的孽种。

「好爽…好爽…俾我…好深…插深D…好钟意啊…唔好停…fuckme…
yes…cum…」芷婷则不断发出令人消魂的呻吟声,淫乱的用广东话和英文
不断叫嚣着,完全没有任何的空虚和疲累,哪怕全身累得无法动弹,仍然不断主
动迎合从后而来的入珠台湾男性火炮的抽插,与被注射之前楚楚可怜的女孩,根
本判若两人,只怕连她自己都不晓得这刻的自己,原来可以淫荡堕落到如此境地。

「…啊!!…啊呀!…我…唔要!…啊!…」疯狂的抽插和无尽的毒品,终
於芷婷进入可怕的高潮,她双腿一蹬,全身一紧,终於接受了又一次的精液投射,
一沱一沱的精液不断的从肉棒中射入孕育的子宫,芷婷淫荡的呼嚎,彷佛仍然十
分饥渴一样,而阴道的淫水,则和精液一同不断流了出来。

只是她们刚刚和男人们的高潮,并没有代表结束,门外不断有各色人种的男
女出入,几个白种男人走了进来,看到她们便马上又开始了各类型的「活塞运动!」
明慧和芷婷,各自要面对两枝以上的肉棒,其中一个男人还拿着一根电棒,不断
摩擦明慧敏感的乳头,而芷婷的乳头,则被另外的男人不断吸吮,然后各用一根
注射器,刺进她两个乳房注射,芷婷则好像升天一样,翻起了白眼,然后疯狂的
拿起男人们的鸡巴,不断疯狂的叫喊着被肏的快感。

「thisgirlcanbetakeapornactress…so
hot,theboobissonice…」

「whatthefuck…hermouthrubslikeabit
ch…」

「Yes…Iamabitch…pleasefuckme…Iamap
rostitute…fuckme…cum…」

「天啊…莫非今天我也会这样吗?」剩余最后一丝意识的我,不禁担心将要
发生的大杂交…还要和陌生的男人做爱…太可怕了。

「小宝贝,你想要我什么东西啊?」这时候,阿中不断故意九浅一深的抽插
着我,不时突然龟头顶在蜜穴口,不肯深入,像玩玩具一样的逗弄着我。

「阿中的鸡巴…插入去…射在里面…」正在性欲高张的我,已无法禁得起任
何的挑逗,便主动摇着瘦削的臀部,挺起已被开发,光滑无毛的阴穴,不断往前
追着阿中的肉棒。

「什么鸡巴,这是你老公的大鸟,在干你这香港骚货的小浪穴。」阿中狠狠
把肉棒刺到底,「噗滋」一声将我们各自的性器结合。「要不要大肉棒插你啊?
要不要?」阿中故意问。

「要!要!大肉棒快插我,快,哦…你…你肉棒好硬啊!好爽…好爽…人家
…人家…啊…

又要坏了,好老公,你最棒了…哦,好舒服…我又要开始了,啊…老婆要被
插死了,芷儿的老公在肏人家…两姊妹一起给老公肏,肏到升天啊…大肉棒好爽
…啊…不行了…我要死了…啊…「

我已经不再陌生,不断将最淫乱的部份供阿中尽览无遗,而阿中亦看来完全
没有松懈,一边抱着我的腰肢和屁股,将被注射毒品而处於兴奋状态的胴体,被
他不断从内到外的抽插玩弄着。享受着他玩弄的我,就不停地让蠕动着的阴道包
裹的快感传到他的脑神经。

「Oh…mybrother…youfuckkomiagain…Iw
anttojoinit…」

「sure,cumthisprostitute『smouthand
face,all。」

「小贱货,玩3P的时候到啰,要不要喝精液啊?你看你的好姊妹,喝得多
开心。」在毒品的影响下和那男人阴茎的刺激下,Tiff紧闭着双眼,全身浮
现出动人的粉红淡晕,微微地颤抖着,并且不时地发出令人销魂的呻吟声,她的
阴道里还在不停地分泌出体液,随着那男人的抽插,透明的体液甚至混合着精液
一起从没有一丝阴毛遮蔽的阴户里面,不断渗出来,倾泻到地上。而绝望又淫秽
的眼神,则死死看着自己老公和闺蜜的最后交合。

「哦,我要射了!」阿中一声低吼,把肉棒深深的刺入我的体内,火热的精
液不断的喷射,我随着内射节奏,不断的抖动。我已经爽到彻底翻上白眼,像淫
妇一样吐出香舌。

「真是贱货宝贝,舍不得让你出去卖啊…」一场高潮后,正在恢复的阿中,
正陪着我平躺床上,一边看妸娜多姿,正在药效和性爱中享受余韵,母性裸体散
发着阵阵淫秽堕落味道的我,一边则淫笑着不断抚弄已像绵羊的发情母畜道。

这时候,从门外走进了几个我熟悉的人,分别是Alex、Eileen和
Bonnie,理所当然的是,他们都没穿衣服,就这样走进来。

「oh,It ssoreal,fuckingbaby…Komi…」
Alex看到我和阿中交合的场面,正讚叹着我的媚态和身体。

「Kor,mymaster…Allthepeoplegetting
ready,giveherout,letthemfuck,cumhe
r,takeyoufuckinggirlfriendand」Mac- s
lut「too…」Bonnie这时走过来,亲吻了阿中一下,然后不怀好意
的说着。

什么?要将我带出去给人家上?Bonnie,我们不是好朋友吗?为什么
要助纣为虐…

「Yeah,Ican twait…」近处传来了一把女孩的声音…竟然
是明慧和芷婷!看着满是精液的她们,竟然异口同声的说不能再等,莫非药效真
的那么可怕吗,被黑人男和入珠台湾男上过的她们,看似完全无法满足她们可怕
的欲望。

「haha…Icanfeelitgettingcloser…」Ei
leen笑着对芷婷跟明慧说,然后拍一拍明慧的丰臀,用着两条像母狗一样的
项炼,带着她们走了出去。

「想要药的话,以后就好好的跟我做,不然…你知道我和Alex有的是办
法。你是我的货,做我女人,就要学会给其他男人上。」阿中看着无力的我,威
胁道。

「是…」

美仪,从今天起,成为了一只任人玩弄的妓女…

「alwayslikethis,alwayswantsmore…」

***

黄金海岸酒店的房间里。

赤裸的两男一女正在柔软的大床上,一个女孩正「女上男下」的姿势,努力
扭动着纤细的腰肢,一对小巧的乳房,被后方与下方,各插弄着自己「洞」的男
人,不同方式的用自己的四手玩弄着;女孩配合的呻吟声音,和男人们的低声呼
籲,彷彿说明完全的享受其中。

「下面…都系老公架…老公…装老公的精液…」国语与广东话,正随着啪啪
作声的声音夹杂着。

女孩侧过头看,躺在她身边,尚有另一个女孩,与她年纪相仿,却长得幼齿
可爱的她,匀称的双乳正高高隆起。同时赤裸、垂涎欲滴的女贱,正佈满了醒目
的各类字样,乳头还吊上乳环,清纯的脸容,却配上人尽可夫的肉体。

「睇,这个女孩,给鸡头罚她进来看…都已经是白虎了,仲咁湿…听鸡头讲
佢系你好姊妹,系咪?」正在下方享受着瘦削少女骑马服务,一口地道粤语的男
人一直注意到旁边的女孩,不禁笑道。

「系…佢专门睇住我俾男人屌…然后每次都要检查…一定要食晒你地既精液
…」

「哗…你地咁淫既…」

「系啊,我地好淫架…啊…啊…please…so…hard…」

「喂,台湾仔,好『化算』啊,你介绍真不错,抵回票价!」

「是吧…这两只香港鸡我超爱玩的…你同乡的女生都这么骚么?」

「哪有,都是嘴巴不要身体诚实的港女,但这两个…屌…好顺从,我条女有
她们这么贱就好…」

房间内,呻吟声再度响起,两个少女的肉体交换持续的凌虐,再次从生殖的
子宫与排泄的肛道里,留下属於孕育的孽种。

「喂,阿米,你好正,下次交换射你个Friend啊!」

「好啊…多谢哥哥帮衬…下次来搞大佢个肚…多谢…」

数十澳元放置,随着男人的离去,又一场的淫戏宣告结束。

我是美仪。

是的,我已经是一个妓女,一只鸡。刚才,又是一场接客。

Tiff也是。无数的针孔和每周的身体报告已说明我们的遭遇。

这时候,床上的电话正响起。

「您老公搵你,米。」Tiff淡然的为我打开了Skype。

「老公…咩事?」我打开了视频。

「最近都唔见你打返黎…你还好吗?哗,老婆仔好乖,剥光猪我睇啊…」

「系啊…Tiff都剥晒啊…钟唔钟意啊…」

「老婆仔…我好想睇AV…想你…」

「好啊…仪仪最想而家有人插…你有无出去叫鸡…」我将手机放到基座,然
后开始搂着Tiff接吻,不断在她颈项后边和耳根等敏感带下功夫,很快,我
们全身都软了。

「有啊…老婆仔你好曳…教老公去叫鸡…咁你有无同人玩…」

「老公…有啊…老公俾我玩…我就同D男人玩…拍AV你睇…」

「哗…好啊…就黎射啦…」

「多谢老公仔…你枝野好大…快D射我…射埋Tiff…」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