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老婆被奸淫】(02)

8千万」我说。

「对啊,所以我才要带我手下最强的程式设计师去见这个客户,而且你也知
道,金融海啸后,很多大公司都在减少开支,我们的案子少了很多,公司都快活
不下去了,所以,阿成,不论客户有个么要求,一定要满足他」老板说。

见到了客户,我彷彿五雷轰顶一般,呆在原地,老板口中的客户,竟然就是
阿哲……

「阿成,你发什么呆,快跟张董问好」老板提醒我。

「张董您好,我叫阿成」好不容易,我才挤出这句话。

「不用客气,听我在台X电子的朋友说,你是个很有才华的程式设计师」阿
哲似乎是不认识我一般的客套寒暄。

阿哲要做的程式并不难,是一个物业管理系统,基本上就是记录各个物业的
位址,大小,屋况,以及目前招租的状况,例如住户的资料,租约内容,金额,
租金缴纳的情形及到期日,整个讨论的过程,我几乎都抱持着忐忑不安的心情,
心中不住的猜测,阿哲到底有什么意图,

「张总,可不可以请您先透露一下您这个案子的预算大约是多少?」最后老
板问了阿哲。

「一千万,外加往后的每年两百万的维护费用,可以先签五年的约」阿哲说。

「一……一千万?这是同类型案件3~ 4倍的价格」老板有点不可置信。

「对,钱我不缺,只希望事情做到最好,另外,我希望能在2个月内完成」
阿哲说。

「好,我们一定尽快完成张董的需求,我们先告辞」老板说。

「我看,阿成留下来讨论一些细节好了,这样进度会快一点」阿哲说。

「你的目的是什么?」老板走后,我开门见山的问。

「我的目的,你应该最清楚的,不是吗?上次你老婆喝醉了,感觉好像奸屍,
我希望这个周末,可以在她清醒的时候,好好的干她几回」阿哲说。

「你……,上次我说过了,不要再来打扰我们夫妻」我愤怒的说。

「这可不是你能决定的」阿哲的口气带着些许威胁。

「你要知道,如果现在我打电话给你老板,取消案子,原因是你对我态度有
问题,你铁定是要被fire」「现在的时机,工作不好找,就算你很有才华…
…」阿哲话锋一转。

「但现在这个社会才华是没用的,是loser自我安慰的说法,现今的社
会,权力和金钱才是最有用的武器,掌握权力和金钱,就能进行合法的掠夺,得
到任何事物,你知道最令我兴奋的事是什么吗?告诉你,当一个三贞九烈,冷若
冰霜的女人,因为我的威逼,张开双腿,求我干她,或者是,当着人夫的面,肆
无忌惮在他老婆体内射精,人夫还要狗腿的拍拍手说我射得好,这些事,只有权
力和金钱的控制者,才可能做到」阿哲狂妄的说。

「现在,同样的,我再给你两个选择,这个周末,再带她到上次的招待所,
或是回家准备你的履历表」阿哲再次目露凶光。

我颓丧的坐在椅子上,心想「他说的没错,金融海啸后,各大公司都裁员,
现在有一狗票程式设师在找工作,如果我没了工作,爸妈,房贷……唉」

「好,星期六我会带她去,但她如果不愿意你干呢?」我像一只斗败的丧家
犬。

「这你不用担心我自然有我的方法,不过我可以答应你,我不会违背她的意
愿,如果她坚持不肯,那就是你赚到」阿哲笑到。

「我还有一个另外的请求,这次可以戴套吗?」事到如今,我也只能再次退
守卑微的防线。

「这由不得你决定,是她要做决定,我一样可以答应你,如果她要求,我也
会依照她的意思」阿哲胸有成竹的说。

「真的?一言为定」我睛亮了起来,彷彿溺水的人抓到一根浮木,事后想起
来,不禁觉得荒谬,我竟然为了干婆要不要戴套,而跟眼前这个男人讨价还价。

===================================================

「老婆,上次那个阿哲,找我们星期六再去唱歌,一起去吧」回到家后,我
立即跟老婆说。

「可以你自己去就好了吗?我不太想去了」我听出婆话中的犹豫。

「一起去啦,只有我们两个男人多无趣……」我怂恿着说。

「可是……」老婆有点欲言又止。

「拜託啦,答应我这最后一次」我恳求的说。

婆似乎察觉了什么不寻常,想了一会,无奈的说「好吧,但是这是最后一次,
以后不要再跟他联络了,我觉得他人不是很正派」

「好,我答应你」我说。

接下来的日子,我强忍着内心的煎熬,装作没事般的过生活,但是,心中无
时无刻不在倒数着,还有几天,我就要亲手把老婆献给阿哲。

「或许,他没办法说服老婆,那一切就没事了」同时,另一个自我安慰的想
法,暂时为我守着一丝希望。

很快的,星期六到了,老婆并没有像上次特别打扮,反而是穿着朴素的衬衫
和牛仔裤。

「快进来吧,大嫂今天穿这样很有小家碧玉的味道,非常良家的感觉,我喜
欢」阿哲一边招呼我们,一边称讚老婆。

看到阿哲不断的对老婆献殷勤,让我觉得作呕,不过令我欣慰的是,老婆不
太搭理他,一屁股坐在我旁边,环着我的手,阿哲还是像上次一样,不时高谈阔
论,频频向老婆和我敬酒,但感觉得出来,老婆这次蛮有戒心的,喝酒时都是浅
嚐即止。

「成哥,我们今天好好的喝一摊吧」阿哲感受到老婆的冷漠,开始把目标转
向我,不时的要我乾杯,每当我要推辞,他锐利的目光就会扫向我,我就只好唯
唯诺诺的把手中的酒给乾了,没多久,我们已经喝完了一瓶XO,我也开始头晕
目眩,我最后一个印象,是老婆拿了一条毛巾,敷在我额头上,然后我就昏迷了。

「老婆呢」不晓得过了多久,我突然惊醒,强忍着头痛欲裂,勉强睁开眼睛,
却没看到阿哲和老婆。

这时,酒意还未退去,手脚还不听使唤,没办法离开沙发,但耳朶却听到一
阵「啪啪啪……」的声响。

我心里一酸,最不愿意发生的事,还是发生了,强忍着酒意,我坐了起来,
朝着声音的来源看去,有一间休息室的门半开着,声音就是从里面传出来的,

「我不会违背她的意愿……」这时我突然想起阿哲说过的话。

「难道婆竟然同意给阿哲干?」想到这,我困惑了。

我摇摇晃晃的走到房门前,从门缝中偷窥房内的情况,结果看到令我心碎的
一幕,老婆跪趴在床上,双手被反剪到背后,阿哲一方面扣住她双手的手腕,另
一方面,正从后方耸动臀部,就像一部强力的打桩机规律的进出老婆的小穴,透
过墙上的镜子的反射,我可以清楚的看到老婆两眼迷濛,唾液从微张的嘴角流出,
身体瘫软,若不是阿哲抓着她的手,她已经瘫在床上。

「呜……呜……不要再弄了……饶了我……」随着阿哲的抽插,老婆发出无
意识的哀鸣。

看起来,婆像是经历了多次的连续高潮,而进入了失神的状态,但阿哲并没
有任何放松或是怜香惜玉的思意,持续的抽插,没多久,眼睛适应房内昏暗的光
线,我发现第二个令我绝望的事实。

「保守的老婆竟然同意让他无套?」我实在是不敢相信我所看到的,但却又
如此真实的在我眼前上演。

「阿哲一定是强奸老婆,不然她不可能同意的,太可恶了」我心中出现这个
自我安慰的言论,虽然心中极度不满,但见到这一幕,我竟不知羞耻的将手伸进
裤子里套弄起自己的阴茎。

「啊——啊——不行了」这时,老婆的叫床声由低鸣转为高声的嗷叫,我抬
头一看,阿哲进入冲刺的阶段,突然,老婆全身痉挛,从两人的交合处,喷出了
透明的淫水,她竟然潮吹了,受到老婆淫水的沖击,阿哲用力一顶,再次射精在
老婆的身体深处,而我也不争气的射在自己的内裤里。

事后,担心老婆会马上出来找我,我急忙躺回沙发上,但过了几分钟,房内
没有任何动静,我再度坐起,从门缝中望去,只见老婆已经转过身,像只八爪章
鱼般紧紧抱住阿哲,两个人的舌头交缠在一起,看起来就像是一对夫妻在享受高
潮后的余韵,一点也不像是一个男人强奸一个有夫之妇的场景。

「他一定是用药迷奸……一定是」我给了自己一个自己都不太相信的解释,
没多久,酒力再度发挥作用,我又昏睡过去。

「老公,该起来了,快中午了,我们回家吧」我感觉老婆在我身旁摇着。

「阿哲呢?」我惊醒后马上就想找这个不守信用的无赖对质。

「昨天你醉倒后,他要我好好照顾你,人就走了」老婆说。

「老婆,你……没事吧」我问到。

「没事啊,能有什么事」老婆漫不经心的回答,但我却察觉到她眼神的闪烁。

「难道昨天的事是我的幻觉??」我心中暗忖。

这时,看到手机有一个未读的讯息,是老板传来的。

「阿成,今早张董来跟我签约了,你星期一开始做他的专案,务必在2个月
内完」

看到这讯息,我再也无法说服自己,昨晚看到的是场幻觉。

(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