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女人的春天】(卷03:我爱你吗?)(01-39)

这个女人,倒是轻轻松松地把一个烫手山芋丢给她!沙婷豔不悦地拧眉,
难道这也是梁胤鸣计划中的一步?

「没错,她是我带进汉皇的。」依旧是那副神情,冷冷的,淡淡的,似乎这
个世界上的一切与她没有任何关系,沙婷豔一声冷笑,带著云淡风轻的语气道:
「如果我没记错,蓝翎似乎对你碰过的女人『情有独锺』?」

特意将後面那四个字咬重,沙婷豔扬手将额前的刘海拨弄到後面勾唇一笑,
几缕刘海垂下,身上散发出来成熟女人的优雅的风姿,说不出的妩媚。

从云心中一悸,明显的感觉到面前的男人身子一僵,然後,一股怒气再次的
席卷了眼前的男人,只是光听他的喘气声,那勃然隐藏的怒气就知道有多严重,
双眸璀璨发光,透著狠厉寡绝的煞气,灼烧得周围的人张不开双眼。

只稍不到两秒锺的功夫,邬岑希竟是满面寒霜向沙婷豔这边快步过来,他没
有跑,可是他却像一阵瑟瑟如刀的寒风,阴狠跋扈的样子任谁看了都生畏!

「嗖──」的一下,邬岑希上去给了沙婷豔一巴掌,这一巴掌够狠,致使她
扑向了茶几,乒乒乓乓碰到了满桌的茶杯和热水。

不仅是从云,就连沙婷豔身边的潘昊都未来得及反应过来。

擦掉嘴角淌下的血丝,舔了舔,沙婷眼嘴角边扯起一个冰冷的笑容,竟是说
不出的蔑然。

蓦地,沙婷豔单手在地上一撑,纵身跃起,光洁细瘦的手臂一扫,如一根铁
棒一般向邬岑希袭击而来。

邬岑希侧身一闪,躲过沙婷豔的偷袭,随後稳住双脚,微微弹起,如离弦之
箭,直接向沙婷豔扑去,凌厉的风劲被带得嗦嗦直响!

「好快的速度!」站在门外一脸看戏的阿飞不禁惊叹道,太爽了,又有好戏
看!

脚一点地,邬岑希突然飞起一脚,连续几个利落的回旋踢,毫不留情地踢向
沙婷豔. 身子向後一跃,沙婷豔凌空一个漂亮的两周後空翻,频频後退。

却在身子凌空的瞬间,双脚被一双大手制住,只感觉双脚传来一阵巨大的束
缚感,无论怎麽用力,都无法脱离那双强劲有力的大手!

身子猛然被一股大力扔了出去,巨大的力道和甩出去的惯性力量让沙婷豔只
感觉到一阵晕炫,听著耳旁呼啸而过的风声,都没来得及思考,便已经重重的摔
在了墙壁上。

紧接著,眼前一道黑影横掠而来,就如猎豹一般,目露凶光,一记硕大的拳
头像导弹一样冲了过来。

「砰」的一声巨响,女人柔媚无骨的娇躯紧贴著墙壁滑了下来,与之相映的,
是墙壁上那道深深的掌印。

整个过程,还不到一分锺的时间,连给旁人插手的一点余地都没有。

「记住!这是看在你是潘昊女人的份上!」

修长的手指狠狠地收拢,邬岑希眼神一肃,转向意欲出手的潘昊,走到会客
室外的露天阳台。

心神领会,潘昊原先抬向沙婷豔的脚步一旋,跟在邬岑希後面。

「那个女人,你注意点。」潘昊刚关上门,邬岑希便冷冷的开口道。

略带不解地皱了皱眉头,潘昊默不作声地望著眼前冷硬的背影,等著他继续
说下去。

转过身子,邬岑希一双深邃的目光凝视著面前的潘昊,沈默了几秒锺,说道:
「找个侦探,再去调查一下沙婷豔的背景。」

**

等两人走远,从云赶紧奔过去扶起有点狼狈的沙婷豔,搀著她到洗手间察看
伤口。

「为什麽?」她以为沙婷豔会随便找个理由糊弄过去,却没想到,她会自己
担了下来,堵住後路。

帮她拍掉後背的灰尘,从云忍不住发出心中的疑问:「他值得你这样做吗?」

「他跟你说了什麽?」没有回答她的话,沙婷豔两手撑在盥洗台上,吐出来
的语气有点虚弱。

值得?对她沙婷豔来说,这个世界没有值不值得,只有愿不愿意。

「他说,出了事你知道怎麽解决。」

原来,他竟是如此看得起她……

嘴角忽地溢出丝丝残留的血迹,沙婷豔缓缓抬手,却不是擦掉那抹血痕,而
是慢慢地用手,一点一点地勾画著自己脸上的每一个线条,双目失神地审视著镜
中的自己。

沙婷豔微微撇开视线,注视著镜中的从云,一瞬不瞬,嘴角竟连带溢出的血
丝勾起浅笑,如灿烂却凄美绽放的鲜花,淡淡苦涩溢出嘴角:「这张脸,漂亮吗?」

双眼皮的眼睛、高挺的鼻梁再加上鹅蛋般的脸庞,一张堪称完美的脸蛋,这
是每个女人梦寐以求的容貌。

从云脱口而出赞美道:「很漂亮。」

「是吗?」擦掉血丝,沙婷豔发自心底地笑出声,脸上的笑容却越加诡秘妖
豔,声音悠然而颤抖地道:「如果,它是假的。」

「假的?」

「!!!……」

伴随著从云愕然出口的,还有一阵阵重重而且急促的敲门声,似是在挑战著
主人的耐心。

那声音像雷雨一样传到了浴室内,一下一下敲在从云紧紧的心弦上,惊的她
浑身一阵痉挛,即使不用感觉她也能猜测得出,外面那个敲门的人,一定是邬岑
希。

不敢多做停留,从云赶紧搀著沙婷豔三步并作两步走去,慌慌张张地打开门,
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哪知门一打开,邬岑希已经抬腿狠狠地一踹,直接连门带人,将手无缚鸡之
力的从云与虚弱的沙婷豔踹了回去。

大手一提,邬岑希一个甩手就将稳住身子的沙婷豔给扔了出去,关上门。

第十章浴室?欲室!【H】反倒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从云,被邬岑希那麽一踹,
「扑通」一声直接一头栽在後面水满为患的浴缸内,头发披散开来。

怔了怔,从云无言地看著邬岑希在浴室内走来走去,如一只困在牢笼里的野
兽般,脸上的表情却看不出一丝一毫的温度。

撩开蒙在眼上的一缕长头发,冰凉的水渍不禁让她打了一个冷颤,全身都冒
出了鸡皮疙瘩,从云迟疑了下,还是轻手轻脚地从浴缸内爬了上来,比起面对这
张没有任何温度的脸,她更希望看见的是一如以往一样冷冰冰的邬岑希,至少那
样的他可以看得出感情。

忽地,一股大力将她从後推,从云一个打滑,整个身子跌进水里,她本能地
伸手抓住浴缸边缘,仰起头呼吸,「咳、咳……」

「你这个肮脏的妓女!」邬岑希一步上前,蹲下身子攫起从云略有些颤抖的
下巴,眼神阴冷地向她压来,大力撕扯著她的衣服。

从云连护都护不及,眼睁睁看著衣服一件件被剥落,男人的手像魔鬼的利爪
在空中撕扯,顺手抓起肥皂就狠命地往她身上擦抹,那力道大得就像要将身下的
女人碾碎般。

「不用擦了,我自己……自己可以……」浑身光裸的皮肤被他搓得生疼,从
云按住邬岑希握著肥皂的手,请求道。

「像你这种肮脏的身体洗一万次都不够!」

对从云的乞求充耳不闻,邬岑希打开蓬蓬头,手中的水管中射出一道道白花
花的水柱,打在从云的脸上和身上,灌入口中的液体将她接下来的话堵了进去。

「啊──」冰凉的水流冲刷在身上的一刹那,从云不禁逃避性地蜷缩著身子
向後一退。

「噗……噗……」吐出几口水,为了讨得他的欢心,早点停止这种怪异的冲
浴方式,从云干脆停止了挣扎,主动扭动身子,让水柱冲洗著其他的部位。

在浴室封闭的空间里,流水显得格外响亮,湍急的水流冲刷著女人敏感的躯
体,水柱的冲力带起一阵阵的酥痒,敏感了她身上的每一个细胞,从云的头不由
自主地向著水流的方向仰起了脸,闭上眼睛任著澎湃的水流冲刷著赤裸的身躯。

丰乳肥臀,女人长长的秀发凌乱地披散著,顺著水流的冲刷黏在一起,无数
细小的水珠在身上游走,甚至有几滴沿著白花花的乳房缓缓爬行,邬岑希眼神一
黯,不自觉地吞了吞有些发干的喉咙。

不知不觉中,邬岑希将水管稍做移动,集中攻击那对迷人的乳房,如同被人
用手揉搓一般,从云被突如其来的刺激弄得精神涣散,高仰著头颅,乳房逐渐涨
大坚挺,她双手那扶住两坨浑圆的肉球上,迎接一波又一波的冲击。娇嫩的乳头
不但没被冲得凹陷进去,反而越来越突出,如同两颗葡萄挂在胸前,而她自己却
再也无法出声,只余下粗重的喘息。

女人的手指抚弄著自己柔软浑圆的乳肉,充满惊人弹性的乳球,乳尖的部分
下陷、隆起,不停地变形著,凹陷的乳头因为水流的冲击而充血涨大。

听到从云粗重的喘息声,深藏在裤内的男根被她刺激得跳了一下,两腿间吊
著的那根肉棍突然一翘而起,硬硬的热热的在裤子里颤抖跳动,似有呼之欲出之
态。

下腹部隐隐地传来一阵骚动,邬岑希眼神转冷,意识到自己在做什麽。

蹲下身子,邬岑希一只手拉开从云的双腿,女人最私密的隐私一览无遗,将
水柱对准她的下体,邬岑希两指按住中间的水源处,致使两边的水流的更急更涌。

浓密的阴毛被急促的水流冲的七零八落,数十道水柱如乱箭般疾射冲向女人
最敏感的肉唇上,水柱打在紧闭的肉缝内,让从云的呻吟更加高亢。

一缕缕闪亮的水滴,从从云诱人的肉缝中垂滴下来,宛如水枪的水柱般「咻
咻咻」地直刺向她下体的肉唇内,敏感的下身受到快速运动的水流的强烈刺激,
大股大股的溢出淫水,阴道中仿佛有很多很多的小虫在爬再咬,两片肉唇开始翕
合颤抖,连肉洞里的褶肉也开始收缩挤压,吸进横冲而来的水柱。

「说!蓝翎有没有碰过你这里?」没有看向她的私处,邬岑希一双凌厉的眼
神直勾勾地看著她,似是突然想到什麽一般,眼神变得更加狠戾:「你这个贱女
人,这个月接了多少客?」

邬岑希冷锐的眼睛向下一扫,女人卷曲的阴毛沾满了水液,稀稀疏疏的贴在
肉缝四周,原本紧紧合拢著的两片小肉唇,在水流的冲击下混杂在一起,潺潺的
淫液合著水渍从溪沟中不断渗出,使整片蜜穴看起来晶莹剔透,散发著迷人的光
泽。

表情依旧冷冷淡淡,邬岑希一根手指毫无预兆地插入从云的肉缝内,静止不
动,然後不带任何感情地质问道:「我让你回答听到没有?这个地方有没有被蓝
翎插过?!」

下身突然被一根冰冷的手指插入,从云心中一悸,想起邬岑希对待女人的心
狠手辣,被吓得激烈挣扎,颇有些鱼死网破的味道。

她知道邬岑希没那麽容易糊弄,只要他派人仔细打听一番,就知道她有没有
跟蓝翎做过,既然不能用谎言来搪塞,倒不如反抗到底。

被踢得四处飞溅的水花惹恼了邬岑希,眼神一冷,邬岑希不耐的一把揪住她
的头发狠劲地将她的头扣到水中。

「找死是吧?我现在就成全你!」

「咕噜……咕噜……」呛了好几口水,从云手脚不停激烈的摆动著,想要挣
脱邬岑希箍住脖颈的大手。

头皮又猛地被邬岑希一拽,重新拽了回来,浑浑噩噩的脑袋窜入一道阴狠的
男声:「还敢不敢?」

两个鼻孔急促地吸气呼气,从云咬紧下唇,倔强地不肯出声,她没有得罪过
他,凭什麽活该被他如此对待?

墨黑晦暗的瞳孔闪烁著噬人的红光,嘴角紧抿,收拢五指,邬岑希一把扼住
从云的脖子,按著她的头强行将从云再次压入水中。

「呜……咕……咕噜……」从云拼命地挣扎,她想呼吸可是吸进去的全是水,
水吸得愈多,从云就愈用力地在水中挣扎著,想要将自己的头从水中抬起,她感
觉自己就要窒息死亡了。

她不想死,也不能死,她还没有将赚来的钱带回家,没有亲手把那张支票拿
给她的父母,求得他们的原谅,她不能死,不能死……

邬岑希不语,冷眼看著她不断地挣扎,水面剧烈地溅起一道又一道的涟漪。

「……」脸色变的更加惨白,呼吸越来越困难,从云停止了挣扎,一串儿气
泡「咕噜咕噜」地从水面冒出,没有了动静。

直到从云快要窒息时,邬岑希才将她拉了回来,俯首向她,将自个儿的气息
送入她的口中,舌头钻进她气喘喘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嘴唇内,吻得急切而火热。

「唔──」尾音消失在相触的唇间,从云脑袋里面一片空白,宛如沙漠的旅
人般,双手环住邬岑希宽阔的肩膀,吸吮著,渴求著他肺部的氧气,以舌尖热烈
的回应著。

邬岑希的吻一向很深,顺著口腔顶伸向喉咙,同时又带著一股强势的霸道,
再向侧面移动,沿著齿龈滑行,潜入舌头底部,和他唇舌交缠的感觉,就像溺在
水里一样,令她呼吸困难却又不舍得离开。

两个人几乎是狂乱的吻在了一起,四片唇也在同时紧紧贴在一起,交缠著难
分难舍的味道,唇舌紧随著交缠起舞,变幻著角度以便更深的探索。

两片舌头像蛇一般在嘴唇外绵绵滑行,一进一出,暧昧的银丝不断溢出唇角,
滑下下巴,在白炽的灯光下显得愈加淫靡。

那两条长长的舌尖,像鱼儿的尾巴在空气中交缠、翻动……然後,再被对方
猛地吞进口里贪婪的吸吮,舌头与舌头交缠的「啾啾声」在浴室内响起,盖过了
水柱打在地上传来的声响。

邬岑希反手抓著从云就将她提了起来,将她压坐在洗手台上,撩开她的湿发,
就像一个急色的色狼般,捧起她的脸重重地吻了下去,牙齿不断噬咬著她,从云
闭上眼睛拼命的喘气,被迫承受著男人的牙齿带来的痛楚。

蛮横的将舌头直直戳入从云口中与她吸吮,把火热的舌头整根的放在她口中
交缠,邬岑希一手解开裤头的腰带,将从云的大腿分得开开的,几乎成了一条直
线,女人的浪穴也因此张开了肉肉的小洞,两片异乎寻常的大大的肉片象蝴蝶的
两扇翅膀一样分的老大,浓密的阴毛湿嗒嗒的粘贴在诱人采摘的花瓣上上,鲜红
的洞口慢慢的浮现出来,隐约漏出里面淫靡的肉芽儿。

小小的肉唇就好像蝴蝶般张开的两片大大的扇形肉片,垂下来足足有三厘米
长,暗红色的肉片顶端异常的肥厚,还长满了小小的皱褶,显得淫靡非常,那两
片蝴蝶状的翅膀不知羞耻的大大的张开,里面的鲜红的嫩肉若隐若现。

蓦地,邬岑希身子一沈,对准穴口猛地捅了进去,「滋」的一声就将只硬不
到一半的男棒挺入从云被迫大张的肉缝内,直捣到底,没有前戏的,突如其来的
……

「啊──」没想到他连吭一声都没有就插了进去,从云不由痛呼一声,虽然
她刚才流了一些蜜水,即使邬岑希的阳具还没完全硬起来,但是她还是被他粗鲁
的插入痛得失声大叫。

「喂,凯子,你听到什麽声音没有?」在门外站岗的阿飞耳朵微微一动,敏
锐的听到一个女人的大叫声,好奇地将耳朵贴在门缝上,想听听是什麽声音。

送完潘昊和沙婷豔离开,阿凯不紧不慢地上楼,听到阿飞的疑问,不禁纳闷
地凑上前偷听,不会是希哥一个不爽,将那个丑女人掐死了吧?

**

一点喘息的时间都不给她,邬岑希胯下的肉棒刚一进入女人柔软的嫩肉内,
便狂猛地抽插起来,龟头象雨点般疯狂地插入最深处,直撞得从云不停往後倒去,
赤裸裸的上半身紧贴在冰冷的镜面上。

「啊啊啊──」邬岑希每一下沈重有力的撞击,都引发从云一阵失声痛叫,
她甚至能清晰的感觉到,埋藏在她体内的男性肉棒正随著她的每一声大叫,以不
可思议的速度急遽地变大变硬,越来越胀也越变越粗,甚至更加的火烫……

「啊啊……不……不行……太大了……」从云伸手推拒,邬岑希那根巨大的
阳物象牵动著自己每一根神经,只要他一挺动,就传来一阵压缩撕碎的痛苦,根
本没有任何快感。

邬岑希的性器原先就比普通人大很多,这是她一早就知道的事,所以每次他
要进入之前,她都会自己做足前戏,要麽找点润滑液,可是像现在这样毫不怜惜
地连根插入,别说一般的女人,就连从云都被顶得冷汗直流。

脑海中居然有种模模糊糊的想法,他那个看起来柔若无骨的未婚妻,怎麽能
承受得住邬岑希胯下这麽粗大的男根?想来也是前戏做足……

「大?你这个贱女人不就是想要个大点的鸡巴?」一句话打断从云天花乱坠
的想象,邬岑希不悦地将她的脸扳正,逼她直视著他,阴冷的气息中带著风雨欲
来的危险:「快说!这个月有没有男人这样干过你?」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