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堕】(03)

停在里面,
车尾灯还亮着。没什么稀奇的,我正打算要走,却听到一声女人的娇喘呻吟,跟
女友昨晚被我操爽之后的声音差不多。有人在车震?我一下子兴奋起来,常听别
人说这个今天终于让我碰上了!于是开始慢慢地走近那个方向,打算偷偷的趴在
门边过过眼瘾,正走着,却看到一个物件被从里面扔了出来随着风飘到了我的脚
下,同时车库里传来一声女人的娇喘。是一条内裤!我捡了起来,一跳湿漉漉的
蕾丝内裤,薄的几乎就是一层纱!。我的鸡巴当时就硬了,紧走两步来到车库门
旁,悄悄地探头往里看,里面的场景像三级片一样。

SUV 靠近我这一侧的后排门打开着,一个浑身上下只穿着一件敞着口衬衣的
高大白人男子背对着我,两手各抓着一条脚蹬尖头黄色高跟鞋的黑丝长腿,在狠
命的耸动下半身抽插一名仰躺在后座上的女子,力量之大连这suv 都在跟着晃动,
伴随着啪啪声,女子的呻吟绵长妖娆。因为角度的原因我看不清女人的面目。

「小婊子」,男人淫荡的说,「你的逼是我操过最骚的一个……啊……操…
…棒极了……」

女人只是「嗯嗯」的娇喘着没有答话。

「弹性真好!啊……我……我……的屌够大够长了吧……操了你快一个月了
……竟然一点都不松……你再看那个老婊子……早就被我操松了……啊……我他
妈的都快觉得自己是个废物了……嗯……你可要赔偿我的精神损失费啊,哈哈」,
男人淫笑着调戏那个被操的女人,说完开始更大力的操弄。

「啊……啊……啊……奥……好深……好深……你的鸡巴好大……我受不了
了……让我歇……歇一会儿吧」女人讨饶,说的英文有点口音,不像是美国人。

「你受不了了?」,男人笑骂到,「我他妈的才受不了了呢,被你这个骚蹄
子诱惑了一上午,你不让我爽我是不会停下的。」依然狠命的做着活塞运动。

「啊……啊……好舒服……就……这样……别……慢点……让我休息一下…
…就一下。啊……轻点」,女人被干的有点语无伦次,完全不知道她在拒绝还是
进一步的索取。「我……我老公快回来了……他……他……知道我今天早回来…
…快……快……放过我吧……求你了」。

「奥,那小子回来能怎样,肯定满足不了你这骚婊子,不如让我把你操爽了
让他捡个便宜,哈哈」男人下屌依然没有一丝松懈。

「别说他,求你……求你了……」,女人略带哭腔却没有反驳男人的话,这
是在赞同吗?

男人听后很不屑,扭头向旁边吐了口唾沫,说「连自己的老婆都喂不饱,这
样的男人有什么值得要的,真想不明白……不如和他离了做我的情妇吧……哈哈
……我养你……保证把你每天喂得饱饱的。」

女人带着哭腔又低声说了些什么,似乎是求饶的话,男人回答道,「今天就
不为难你了,赶紧让我射出来,我就放你走」,接着命令道,「转过身去趴着,
我要从背后操你的骚逼,小婊子!」。猛地抽出了肉棒,同时带出了好多粘滑的
淫水,顺着硕大的龟头往下滴落。真长真粗,同样作为男人我暗暗佩服,不仔细
看还以为那是小孩子的胳膊。

车上的女人顺从的转过身,双腿着地上半身依然趴在后座上,屁股高高翘起
把自己粉红的肉穴献给男人。我这才看清楚,女人穿的是一双黑色高及大腿根的
丝袜,身上穿了一件蓝底的黑花连衣裙,差不多有及膝盖的长度,现在已经被掀
了上去,整个屁股一览无余。

男人满意的笑了一声,对着向自己翘起的美臀就是啪的一巴掌,女人吃痛低
哼但是并没有任何怨言,反而扭动着屁股似乎想要自己去与那跟巨屌对接。

男人扶着女人的饱满臀部,用巨屌蹭了几下女人微微反射着亮光的蜜穴,弄
得女人娇喘连连。紧接着便用力一顶,巨屌毫无阻碍的滑进了里面,但是大约还
剩三分之一的时候似乎停了下来,不在前进。

真是想不到那女人表面看起来窄窄的肉穴竟然能盛下这么粗的肉棒,只是深
度似乎不太够。

女人发出一声满足的轻叹,并且在男人「自己动」的命令下,开始前后移动
用水润的蜜穴套弄男人的阴茎,不停发出呻吟。再看男人乐的清闲,一边讲着黄
色笑话调笑女人,一边双手到处乱摸着。女人似乎已经无力回答男人的玩笑侮辱,
只是伴随着自己的摆动发出阵阵令人酥痒的呻吟声。

就这样子过了有一阵子,女人似乎想加紧速度可是力不从心,央求男人道,
「我腰……腰没有……没有力气啦,帮帮……帮帮我好不好……求你了……我很
快到了……快了……啊……啊……求你……」。

男人嘿嘿一笑,又拍了她屁股一巴掌,双手伸进车厢里,似乎抓住了女人的
肩膀往自己方向拉,同时胯部猛顶,女人呻吟变成了尖叫,看来男人的攻势次次
都能顶到花心。这太刺激了!我仿佛看到女人的小腹都被顶的隆起了一块儿。这
个姿势没持续多久,女人便浑身一僵发出嘶嘶地闷吼,看来是高潮了,接着便一
颤一颤的瘫软在座椅上。男人完全无视已经瘫软地女人,仍然自顾自的操弄着女
人那美妙的蜜穴,再又操了几十下之后才拔了出来,并且强行把瘫软成烂泥的女
人又翻回了仰面朝上。

「用你的骚脚把我的汁液榨出来,快!婊子!我还没满足你就休想走!」男
人低吼到。

迫于男人的压力女人叹了一口气似乎有些无奈,但是依然相当配合的蹬掉一
对高跟鞋,在两条胳膊的帮助下架起已经将近脱力的双腿,用自己秀气的黑丝小
脚夹着男人的巨大阴茎来回摩擦龟头,给男人足交。我知道女人是因为腿用不上
力气了才用胳膊帮忙架着,但若是换做旁人刚看到这个场景,还会以为女人正在
一边足交,一边掰开双腿给男人看自己的阴部,淫靡之极。男人非常的享受这个
姿势,一只手架在车顶上,另一只手则随意的扣弄着女人银光闪闪的淫穴,满意
的吹着口哨。过了一会儿,男人腰一弯,大口喘着粗气,阴茎抽搐着射出大量的
精液打在女人的正面身上。女人明显的松了一口气,双腿乏力的垂了下来露在车
外,一双丝袜美腿闪闪发光,不知是被汗水,淫水还是精液给打湿了。

接着两人便开始沉默的穿衣服收拾现场,期间似乎还听到了嘬吸之声和男人
轻轻的笑声,好像女人在帮男人清理阴茎,但是我已经不敢过去看,紧紧的缩在
车库的角落里。又过了一会儿,听到汽车发动的声音,男人开走时嘴上还占了女
人几句便宜。女人留下来了!她住在这里?我有些发懵,会是谁?我怕被发现赶
忙挪到旁边的破自行车后面期望它能把自己挡住,这时外面传来高跟鞋敲击地面
的嗒嗒声,高跟鞋的主人似乎在附近转着圈找什么,最后来到了我藏身的车库前
向里张望,目光扫过我的位置却并没有停留,只是依着地面搜寻。她在找这条内
裤,我攥紧了手中的东西。紧接着,令我震惊的事情发生了。借着外面的光亮,
我看到了车震的女主角,是静,是梦中与我缠绵的女神,我的学姐静!此时的静
已经差不多收拾利索了,刚才还披散着的长发现在拢成了一个马尾辫,连衣裙的
外面还套了个黑色的薄线衣,衣服已经尽量的捋顺了,但还是能看出一些明显的
折痕,脚上依然蹬着尖头高跟,但是腿上的丝袜已经没有了,已然从刚才被狠操
的淫荡骚妇变回了知性OL. 她当然找不到自己被丢出来的内裤,或许她以为被风
刮走了吧。找了一圈无果,便也就放弃搜寻,拢了拢裙摆挡住现在应该是真空的
下体,步履蹒跚的往公寓里走去……

——

「再之后的事情你应该就知道了吧?」,小白有些懊悔的底下了头,似乎在
衡量为了一亲芳泽挨了一顿毒打值不值。

是的,我知道了。我记得那天,因为天气和静的行为都很反常。暴风雨前夜,
以及静从未有过的在工作日洗衣服,看来是在掩盖证据。那天她说要和斯本森一
起到A 市的大学里谈些合作项目会早回来,走的时候她确实穿着蓝色连衣裙,但
绝对没有丝袜。她真的堕落了吗?我想找一个地方大哭一场。我的妻子!我高贵
美丽的妻子!斯本森,十有八九就是你了,侮辱奸淫我的妻子,你到底对她下了
什么药?

「我……我……可以走了吗」,小白小心翼翼的询问我,生怕又把我惹恼。

「最后」,我说,「你第一次和静是什么时候?你们一共做了几次?」。这
已经无关紧要了,我只是想找个理由再揍他一顿。

「一共就两次……第一次……第一次就是当天啦……我跟在后面去找了学姐
……给她……给她看了……看了我捡的内裤……然后……然后就……」小白贼眉
鼠眼懦懦的说。

看着他那猥琐劲儿我就来气,扔掉锤子,赤手空拳劈头盖脸一顿抽。最后,
对着躺在地上直哼哼的小白说,「你就是我毅揍的,为什么揍你你清楚!想报警
你随便!以后别让我看到你,看你一次打你一次!」,说完掀起门帘走出了车库。

外面的阳光有些刺眼。静你在哪里?你现在在干什么,难道在别的男人胯下
求欢吗?我真的还能找回以前的你吗?我已经不那么自信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