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女】(01)

nude),相比直接的裸体,更加惹人遐想,更加赋予每个身体不同的魅
力。具体相关的心得之后情节中再聊。

「今儿就家里随便点外卖了,晚上薪羽有空的话一起出去吃吧。」陈丽边坐
下边说,我的大部分精力都放在她摇摇晃晃的乳沟上,随声附和了几句。

「五一出去了?你们?」

「郊区转了转,人他妈好多。不知道这帮人怎么那么爱挤,傻逼一样,真他
妈是够了。」

喂喂,你好歹是女孩子……

「上次我们一起去长城,至少人还没那么多,但是老毕你带的那几个朋友实
在是有点跌份儿,那个女的穿的一副贱样,干嘛呀,出来卖啊。不就年轻点。」

你自己穿的比人家暴漏多了吧……陈丽就是这样,嘴上真的是不饶人,但是
说话的声音却很好听,有点像电视里的播音员,就像之前所说的,也正是因为这
样,这种矛盾的感觉才让人莫名的兴奋。这是陈丽无意的把腿分开,同时俯下身
体从茶几上倒水给自己。这个傻逼女人,完全不知道上下失守么?裆部完全分开,
仅剩一点牛仔裤挡住了阴道的部分,离得这么近甚至能闻见那股夏天燥热的汗骚
味,不免开始想象有一天,她把阴唇完全暴漏,我一定会用手指慢慢拨弄到完全
湿润,最后再把头买进去吸吮上两口。俯身后乳房和乳罩更是一览无余,更刺激
的是胸部不大导致略微空杯,我只恨自己没有长得更高,不然今天陈丽的奶头我
一定尽收眼底,晚上回去可以好好回味一下。

这样的福利姿势持续了几分钟,在整个炎热的夏天,我感受到胃部、腹部有
一股难以抑制的浴火。

「薪羽还没回微信啊,晚上出不出来。」

「她估计在忙。」

「忙什么,我都和她说了,晚上出来摸鸡鸡~ !」陈丽再自然不过的来了一
句。这是她们姐妹间开玩笑的方式,刚开始我也有点接受不了,后来也就习惯了。
当然,薪羽虽然也是一副没心没肺的性格直爽的样子,却远没有这么多爆粗口和
下流的玩笑。

「这次真没有上次我们去长城玩得痛快,进来看看,我这次也拍了不少?」
老毕提议。这傢伙是典型的摄影器材发烧友,资金也比较充裕,但拍的照片大多
俗不可耐,当然这些话只能在心里想想。

我和老毕来到他们的书房,房间大了就是好,每间屋子都分得比较细。17
0平的房子还在这么市中心的位置,不过对於这对夫妻来说也不算什么大钱。这
件书房一般用作偶电脑桌、书桌(书少得可怜)。剩下一半有一个小衣柜放在这
里,可想而知陈丽的衣服太多,衣帽间是很难放下的。谁知今天进来有看到惊喜,
恩,是的。两个奶罩赤裸裸的暴漏在我面前,一件紫色维秘薄纱装饰,另一件是
豹纹花色的绵软质地,两件都是后开扣,有点出乎意料。相同点是都比较厚实,
可以理解,想让自己b杯的乳房随时挤出沟壑,内衣的效果实在是很重要。看待
这贴身内衣出现在面前,不由得下体有了些反应。这撩骚的野丫头果真是风格大
胆,估计内裤基本也是丁字裤了,等会儿去洗手间找找看,运气好的话像上次一
样,从洗衣篮里拎出一条当场射在上面。

老毕开始展示在郊区的作品,恶俗的人像摄影和无节制的广角风景接踵而来,
我一直认真观看的也无非是陈丽在画面上的搔首弄姿,她修长的白腿被广角拉伸
后显得更加瑰丽,郊游当天没有穿丝袜,白皙的皮肤一览无余,乳沟在标志性的
低胸白色纯棉背心下呼之欲出,而里面竟然穿了一件粉红色的乳罩,简直一个透
视装,我也不明白老毕是怎么想的,老婆穿成这样,难不成他有淫妻倾向……

「你先待会儿,我去看下陈丽,正点餐呢。」

「你忙。」

老毕走后我百无聊赖,注意力放回后面的奶罩上,但顾虑他很快就进屋,也
不好做别的。於是开始乱逛他的电脑。

说到这里,你会觉得剧情大致俗不可耐的变成我发现了他们的艳照或者视频。
但可惜,这个不是拍A片,更不是那些乏味的yy小说,人家哪有那么多艳照给
你看,脑子被驴踢了么。更何况,我发现的东西更值得深思。

在mac的若干目录中,我注意到一个叫做asdf的文件夹内,显然是临
时起的名字,或者说我本能上也期待能看到一些有趣的照片。於是打开,小图模
式下立刻就失望了,无非是生活照吗。仔细点开一两张,慢慢觉得打开了一个潘
多拉的盒子。照片中基本都是老毕拍的旅游照,但陈丽的佔比却不高,更多的是
一些他们的朋友,有一些我认识的,有一些我不认识的。照片有很多是摆拍,也
有一些怎么看上去都是在模特不注意的时候拍的(无防备画像)。而这些模特在
画面中大多裸露双腿,或者胸部在衣服的包裹下很突出,甚至有一些走光照。这
不免让我开始做一些猜想,当我翻到中间一张的时候,大致可以确定这个文件夹
的性质,因为竟然有一张是用手机慌忙拍的裙底照,因为慌忙所以很不清楚,但
确实是偷拍了一个他们的朋友,而我也认识(具体是谁后续再表)。

天,这傢伙是个有意淫癖好的老色鬼。而当我把整个文件夹看完,内心却燃
起了无数兴奋的想法,原因有两个:第1点,我也是个有意淫癖好的傢伙,更甚
一步说,我简直是老毕的同好,而身边出现这么一个志同道合的人,顿时有了无
数的想象空间。或者说,我是一个有重度意淫倾向的人,身边很多人都在我恶毒
的脑海中或多或少被侮辱过,平时无聊的时候,我会去社交网站上收集她们的生
活照片,或者直接去拍一些她们不注意的性感瞬间。至於太裸露的照片和电影,
则没有太多兴趣。网上我有一些固定交换生活照爱好的朋友,我们大多互相尊重,
极端鄙视网图和过於裸露的照片。这让我意识到,老毕会从某个角度成为我非常
有意思的一个狼友。

第2点,是的,你已经想到了。薪羽,我的女友,作为主角佔据了文件夹内
一半以上的照片。

(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