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色满园】(01)

」她沉默了一下,也没有多说,转过身子,向
左右姐妹招呼一声,往村口走去。

陈明看着三个摇曳生姿的少女走远,拍拍屁股,向村里走去,他心中有想过
是否真就留在村子里算了,在村子过得舒适惬意,青山绿水,最近新闻总是鼓吹
着既要金山银山,又要绿水青山,这不正是现在的生活写照么?性吧首发领着国
家发的一点工资,在加上自己在村子里开的一个小工作室,把村子里的妇女集聚
在自己的工作室中生产刺绣,把充满了村庄气息的作品放到网上拍卖,手上及其
富足。他给出的工钱也是不菲,搞得村子里的妇女对他的意见既是捧场。极大的
奠定了他的话语权。更不论他还是村里唯一的大学生,使得村长的权威性受到极
大的冲击。不过他对着部分并不看重,对于那点权力,他只是一笑而过。

村庄里的妇女大都赶集去了,搞得村里面只有偶尔的几声鸟叫,和虫鸣,他
心中,想了想,还是挽起裤子往田间去看看,最近他在村里的小庙里旁看见一个
很隐蔽的鸟窝,是他很喜欢的小麻雀,平日里看着他们叽叽咋咋的,叫的轻快,
早就想掏一只来养,过两天让村东的老吴给编织个小鸟笼就顺了,上次他过去瞅
的时候小鸟还没长毛,刚刚孵化出来,不好养,他问过村里的吴老头了,知道还
要等等,长了毛,会吃点虫子就能收回家里了。老吴当时正在织着个鱼笼,说是
编织,其实就是用毛竹搭了个框架,再套上透明的绞丝网,陈明看过老吴下网的
效果,也就能收点小鱼,没什么大作用。不过陈明想起当时把那活蹦乱跳的小鱼
拿爆火下油炒的香脆,条条都是嘣脆的味道,顿时又感觉老吴真是深藏功与名。

路况一般,日子刚上春,昨天刚下了场小雨,春耕还没开始,大家都还在闲
赋当中,这次集市之后再过几天,估计就大家就又要忙活了,泥泞的坑坑洼洼并
不好走,陈明自嘲自己像个逗逼在村路上慢慢地走向小庙,田间尽是萧瑟,偶尔
能看见水渠中游动的小鱼,心里想着抓到小麻雀之后该找点什么给它开餐,以前
他看见朋友家里养的那小肥雀把身体扭动着抖动羽毛,他拿根小棍子轻轻捅一下
这小家伙的时候,直接被上脸色——屁股一扭,一撅,学的像极了它家主人的动
作。他记得当时哈哈大笑,往朋友的屁股上狠狠拍了一下,以示惩罚。想起在城
市的老友,陈明不禁微微一笑。

小庙离村子并不远,平时无人问津,只有在逢年过节的时候才会兴盛起来,
不过想来也有两三年没人搭理了,显得比较破旧,不过他的目标不是小庙,也就
没往小庙的门口去,直接绕到了后面的树林中,陈明动作很轻,怕老麻雀会在窝
中喂食,要是惊动这老东西,后面就不好收场了。那个时候就需要提前收窝,麻
雀习性毒辣,一般在发现老巢暴露后会啄死自己的小麻雀然后飞走,陈明对于麻
雀大致的习性还是非常清楚的。他慢慢地摸向麻雀窝,小心翼翼,这时,他听见
了不一般的声音,从小庙中传来,是些微的喘息声,还有不大的碰撞声音,对于
常年混杂在酒吧夜店的陈明立刻明白了发生了什么事,心头顿时一乐,本来是过
来看麻雀的,不想碰到了一对野鸳鸯,听声音还蛮激烈,这不禁勾起了他的兴趣
来,以前他上网浏览性吧的文章时经常能看见类似的情节,心里不禁活泛起来,
默默算着看看女主角是谁,要不要想个法子也满足一下自己的欲望。

他猫着身子,尽量放轻脚步,沿着小庙的围墙往左面的墙走去,他知道小庙
的左侧墙上有一排通风口,往里瞄能看见里面的情形。他匐匍在墙边,捡了块石
块踮了下脚,这个时候那声音愈是清晰起来,「啪、啪……」的声音还在想起,
隔了一分钟还那么有劲头,看来自己不是对手啊!

通过墙上的小口,陈明看到里面的情形并不是很清晰,洞口有点深,看的不
是很直观,他只能看见两条雪白的大腿晃荡在空中,丰腴得很,陈明实力不错,
能看见大腿处的暴露在空气之中的青精,两个粗壮的手臂抱着小腿节弯处,有规
律的一推一拉,淫靡的碰撞声在庙里回荡,他甚至感觉能闻到里面飘散而来的气
息,他顿时感觉热血沸腾,不曾想过在这样的小村庄里能碰到这么激情四射的场
景。这时候碰撞的声音加速了,估计快要结束战斗了,陈明为角度的限制感到微
微遗憾,心里盘算着女主角会是谁呢?大腿这么丰腴而雪白,想来平时是不可能
经常下地干活的,符合这一特点的女性在村子里没有几个,毕竟在这个没有工业
旅游业的村庄里生活,如果不下地干活,经济来源就只能是政府发工资了,特别
是现在外出打工的都已经往南广州深圳跑了,至少陈明作为村里的干部不曾听说
还有哪家的姑娘留在村子里头。战斗突然顿了下,然后发出最后的攻势,陈明微
微发愣之后,听到了一声压抑的呻吟,「嗯……,啊……」,声音婉转生动,让
陈明的耳朵都红了,那汉子微微抬了下丰腴的大腿,屁股向后撅了起来,慢慢退
出来,陈明这时候才看清是谁,村里有名的壮汉林青实,陈明想了想他老婆,是
村委会的办事员,生的丰满清秀,很是保护眼睛,陈明微叹一声。性吧首发不会
是这两口子找情趣吧?白想了那许多设想。林青实咳嗽了一声,把两条雪白的大
腿合了起来,微微拍了下,发出清脆的一声,啪,口中呼着粗气,然后嘿嘿地笑
了一下,头微微仰起来。陈明赶紧把头缩了回来,心中暗叹了一身,可惜了。

这个时候,小庙内传来了一句话,「就会欺负我,」清脆而婉转,像黄鹂一
般,顿时,陈明内心震动,双腿抖了一下,差点没站稳发出了声音。他只感觉口
干舌燥,心跳的厉害,努力咽了下口水,还是感觉喉咙干燥难受。

【未完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