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隶新娘】(49)

烈酒,几乎是纯酒精,任凭再会喝
酒,一杯饮尽也会承受不住。

她刚开始还不断摇头、用力咬自己嫩唇咬到出血试图保持清醒,但终究战胜
不了霸道的酒精浓度。

「开始了……要来了!要来了……」那些客人兴奋注视着她的反应。

「唔……哼啊……」一分钟后,她一脚先从小木栓上落下,张着小嘴骑在木
马上茫然娇喘。

「屁股动起来啊,不用害羞,客人们都想看你发浪呢。」地中海秃男说。

「嗯……哼」书妃仍试图抗拒。

「啊……」这时身后的猛男忽然抓住吊高她手腕的绳索摇晃,书妃放声呻吟
起来,股缝随着身体在马背上磨擦。

地中海型秃男这时指示:「多淋些润滑油,让她自己好好享受。」

「是!」猛男放手,换提起地上的桶子,把润滑油来回淋在书妃胯下一整排
电动按摩棒头上。

「噢……啊噢……」已经没有外力,但书妃却像骑着野马一般,被吊直双臂
在木马上自己失神挺动,另一只脚也从足踏上掉落,任凭两条修长裸腿悬地扭晃,
在众目围观下激情呻吟。

「这酒不愧叫烈女终结者啊!」有人惊叹。

「堕落了!才一下子,就完全没了羞耻……」

「她用肉穴在摩擦木马!……明明长得像女神……」

「喔!喔!高潮了!高潮了!这……这是什么样子?太令人吃惊!……太兴
奋了!」

「呃……呃啊……呃……」

书妃像被高压电电击般在木马上抽搐,发烫的油亮胴体每一吋都像在颤抖。

我心痛看着她为我堕落而悲愤闷吼。

「现在开始愈来愈好玩了,嘿嘿。」地中海秃男对助手说:「木马再升高。」

於是木马又被升高数吋,书妃美丽的趾尖已经离地十几吋。

「把哑铃吊在她脚踝。」

「唔……唔……」我听见地中海型秃男的毒计,愤怒在木马上挣扎,但根本
没人理我!只能看着那些禽兽兴奋鼓掌,然后把五公斤重的哑铃用麻绳捆绑,一
脚一颗吊在她晶莹的腿踝上。

「呜……」

书妃两条修长玉腿,被哑铃的重量往下拉直,在木马上辛苦哀喘。

「爽吗?继续扭动屁股啊,客人们都爱看你堕落呢。」

「嗯……啊……」

出乎所有人意料,以为书妃已经痛苦到无法动弹,她却呻吟着努力动起屁股,
继续艰难而亢奋地用赤裸下体磨擦震动的按摩棒,两条白生生美腿因使力而浮出
性感的线条,脚趾头也紧紧握住。

「真堕落啊!这样作贱自己呢!」

「看她那样……真让人欲火焚身……」

「受不了!她兴奋到脚都抽筋了?好刺激啊!」

那些禽兽亢奋围在舞台看我的书妃。

「ㄋㄟㄋㄟ……呜……嗯……」书妃一边辛苦扭动被吊的油亮胴体解欲,口
中发出让人欲火高张的呻吟。

「她是不是在说什么?一直内内、内内的呻吟?」

「呜……ㄋㄟㄋㄟ……痒……嗯……呜……」书妃又发出那种声音。

「内内……痒……?哦,是奶子被虫爬在痒吗!」

地中海秃男似乎明白,大声问她:「贱货,是不是乳头在痒?」

粉颊红烫的书妃胡乱点头,此时她二弯美眸噙着濛雾,诱人小嘴不断呻吟,
酒精完全迷涣了她的神智。

「喝醉了连奶头在痒这么害羞的话都说得出口,女人还是从清纯到彻底堕落
最可爱啊,呵呵,看来今晚可有趣了。」地中海秃男淫笑着。

他对被酒精迷乱,无力抗拒按摩棒和蚕吻快感的软弱书妃说:「还是叫公公
帮你好吗,请他抱你下来,然后到前面造爱让我们看,你瞧,床垫都帮你们两人
铺好了。」

这时二名助理已经搬来ㄧ床白色厚垫放在木马前,精神混乱的赵权,像条饿
狗般盯着媳妇美肉,口水滴下来都不自觉。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