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双儿的新婚之夜】(1-3)

个男人依次退出了房间,只留下
了今晚负责为双儿开苞的江湖儒生谭涛。

谭涛看出双儿心理的紧张之意,他并没有着急下手,在她的耳边轻轻地说道:
「好双儿,今天就让我们一起来追求那极致的鱼水之欢吧。」

然后轻轻地吻上双儿的额头,轻轻地抱着双儿,慢慢地亲吻着她的脸颊和耳
垂。终于,舌头在略过了双儿鼻子的时候,寻找到了双儿娇嫩欲滴的小嘴,先是
轻轻后又热烈地与双儿亲吻了起来。

初吻刚刚沦陷的双儿哪懂得什么反抗,只知道被动地配合着谭涛或伸出舌头。
在极富经验的热吻下,双儿很快就陷入了意乱情迷的境地,感到自己内心忽然涌
现出一股什么东西似的,是的,就是情欲吧。

谭涛一边热烈地吻着双儿,一边用他的大手慢慢地揉戳的双儿的细致的臂膀,
单薄的香肩,高耸的胸部,还有那神秘的溪谷。

新娘子的外裤、上衣、肚兜,带着双儿的体温和气息,一件件被谭涛剥了下
来,掷到床边,很快,美丽的新娘子除了一件最后的小内裤外,全身已经一丝不
挂了。初经人事的新娘子无所适从,只能闭着眼睛任其所为。

谭涛将双儿放倒在了床上,开始对着双儿不安份的丰满椒乳亲了起来。

极致敏感的地带被亲,燥热的情欲似乎找到了发泄的缺口,一波波舒服的快
感不断地冲击的新娘子的美丽的娇躯。

双儿忍不住地一偏头,忽然看到自己最爱的昏迷不醒的相公正躺在自己的身
边,羞愧、兴奋等等复杂的感觉一次次的袭来,更让双儿的神秘的溪谷中涌出了
一股股爱液。

「相公,你的新娘子,今天,要在你的新婚之夜被干了,啊,啊,他亲的我
好舒服啊,你看,他现在在吃你处女娇妻柔软的乳峰,啊……不行了,相公……」
双儿轻轻地对着昏迷着的我说道。

双儿迷人的胴体横陈在我的新婚大床上,柔和的月光从窗户中照到双儿曲线
玲珑、凹凸分明的肉体上,仿佛一尊玉雕冰琢的塑像。谭涛开始大肆抚摸和亲吻
晓妹的全身,顺着她柔软滑顺的背脊,延伸到她翘挺的臀部、修长的大腿间,不
停游移、轻柔抚摸。

光滑娇软的细腰,平滑雪白的小腹,优美修长的雪滑玉腿,在谭涛每一次假
装无意触动的爱抚之下,双儿本能地发出阵阵地颤栗。

终于,双儿最后的一条小内裤,也被谭涛脱了下来,两人如今已经是赤裸相
对了。

高隆的花房被黑油油的茵茵芳草覆盖其上,谭涛的双手正在期间大肆活动着,
双儿发出滋滋的品尝声,散发出来的淫水和体香弥漫在屋内。双儿拼命忍住不发
出动情的呻吟,玉腿不安的扭动,两扇小屁股难以觉察地张合。

终于,谭涛开始进攻双儿那美丽的嫩穴了,他用嘴巴将双儿饱满的唇肉一分
为二,舌头轻轻探头鲜红闪亮的嫩穴中,娇羞的新娘子浑身颤抖,玉腿勾住谭涛
的上身,纤臂搂住了谭涛的头,时不时地发出一阵阵令人迷思的娇吟和轻叹。

「呵呵,双儿,你流了好多的水哦」。

「啊……啊……还不是你……亲的人家好舒服……所以……所以……人家就
都留给你啦。」

新娘子的双腿不由自主地盘上了谭涛的后背,小肉穴紧贴上蓄势待发的肉茎,
浓密黑亮的阴毛丛里,丝丝晶亮的爱液正从那粉红的肉缝里汨汨流下。

终于,谭涛紫胀的大龟头已顶上双儿湿滑无比的阴唇,勉强地挤进她窄窄的
小肉穴的前端。

「双儿,就要被相公之外的人破处了,就在相公的身边,有什么想对相公说
的啊。」

双儿娇媚地看了昏睡着的我一下,然后亲亲地对我说道:「相公,双儿就要
被别人破处了,而且还是在你的新婚之夜,而且在你的身边,请你好好看看你的
双儿,成为女人的这一刻吧」。

「嘿嘿,那美丽的双儿,我要开始了哦,你愿意让我破处吗」

双儿娇羞地看了我一眼,对着谭涛说道:「我愿意」。

「那我来啦」。

随着谭涛的一声干嚎,他粗暴地将他粗大的玉茎齐根插进了双儿娇嫩无比的
阴穴之中。

「好痛」,初经人事的新娘子不由地抽了一口气,随着谭涛直来直去的大力
抽插,双儿的体内也慢慢地开始积累了一波波麻麻的快感,并且也忘形地开始上
下挺动着她撩人的雪臀,任由谭涛龟头上的肉稜刮弄着自己初经人事、娇嫩无比
的肉壁,爱液随着淫言浪语一同泛滥。

「呀……谭哥哥……你……玩死我了……」,双儿发出令人血脉贲张的呻吟。

「啊……他……占有我了……相公……我刚结婚……就失身给他了……啊…
…好舒服……好死了……呀……」

「谭哥哥……你好厉害啊……好好地干我……啊……别怜惜我……越粗暴越
好……啊……爽死了……又痒又麻……一直痒到我的心窝里了……快插……使劲
捅我……我快到了……不行……了……」

「嘿嘿,等等,我们换个姿势,更好玩哦」。谭涛笑笑说道。

然后谭涛将双儿翻了过来,趴着我的身上,香臀翘了起来。

「谭哥哥,你好坏啊」

「啊……又插进来了……大肉棒又插进来了……好棒好棒……相公……你最
爱的娇妻就趴在你的身上……让别的男人插让人干哦……刺不刺激啊……」

「啊……他干的我好棒啊……一下下都顶到花心了……好舒服……爽死啦」

「嘿嘿,趴在相公身上怎么样啊,你的里面可是使劲地在一紧一紧的哦,很
兴奋是吧」

「好刺激啊,原来在自己相公面前被干这么刺激呢……啊……啊……不要停
……不要停……干我……干我……我的好哥哥……随便你干……」

就这样,我那绝色的美丽娇妻,在我的新婚之夜,一会趴着我的身上,抱着
我撅着屁股被狠狠地干,一会又躺在我的身上,岔开大腿被狠狠地干,一会又侧
面抱着我,后面却被别人狠狠地干。

将近一个小时的蹂躏,美丽的双儿先后5 次到了极致的高潮,体会了一波波
越来越强烈的快感,我那娇羞清纯的小爱妻,在相公面前被其他男人的阳具侵入
花心,早就酥软成泥了,只有羊葱白玉般的纤纤素手还痉挛似地紧紧抓着昏睡中
的我的胳膊。

「啊……好双儿……我也要射了……」

「啊……亲哥哥……射吧……射给我……射到我的里面……啊……啊……我
又要丢了……」

「啊……都给你了……」谭涛死死抵住双儿,双儿的子宫内数股阴精如大
霸决堤般狂泄如注,同时,谭涛龟头的马眼中一股股阳精也是全部注入双儿的子
宫之内,滚滚热精浇得双儿几乎失去意识。

我的双儿的宝贵的初红,就这样被他夺走了!

之后,在我的新婚之夜,在我的身边,双儿先后经受了六个男人的洗礼,完
美地完成了一个女孩向女人的蜕变。

次日晚上,双儿与我也终于合体了,但是,仅仅五分钟我就结束了。经受过
别的男人洗礼的双儿发现自己竟然一次都没有高潮,原来,相公真的和姐姐们说
的一样,别的方面都好,但在这方面和其他男人的差距,太大了。

「相公,双儿好爱你,给你生个娃好不好」。

「呵呵,当然啦,双儿也要和你的姐姐们一样,给相公生好多好多娃哦」。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