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一个善良的人】(01)

啪~ 啪」我没有说话,只是接着又打了她几个耳光。一个比一个狠,
最后一个耳光,直接将她打倒在地。

「贱婊子。」我低声骂了一句,一脚踩在了她的肚子上。

「周单年,你疯了?」她哭了起来。

这条路上,人虽然少,但也是有人走动的。我们这么大的动静,立刻就有几
个人围了上来,他们看着我们,有几个胆大的在指指点点。

「看什么看?没见过婊子吗?你…你……还有你,是不是还要看?」我凶横
地冲着围上来的人吼道。

他们似乎被我吼住了,都退了很远。

「报警呀,报警呀!」她哭喊着。

「谁敢报警?老子杀了谁。」我像一只受伤的野狼,冲着四周的人啸叫。这
时候有两个胆大的拿出了手机准备报警。我从腰间将早就准备好的匕首掏了出来,
向他们冲了过去。

「报警是吧?来呀,看是警察来的快,还是你们死的快?」我几乎疯狂地扑
了上去。

「别,别,我们只是路过了,不报警了,不报警了。」那两个立刻把手机收
了起来。

我回头看着摔倒在路上的她,一脚将她的头踩在了地上,她长长的秀华散了
开来,看起来特别的可怜,但是配合她那楚楚动人的表情,我有些不忍心了,于
是脚松了一些。

「说,告诉他们你是谁?」我恶狠狠的道。

「我……我……」她有些迟疑。

「找死。」我猛地踢了她一脚,几乎把她踢出了一米远。她惨叫了一声,不
停地在地上颤抖。

「告诉他们你是谁?」我仿佛恶魔一样。

「我是李丹薿!」她小声的哭泣着。

「大点声。」我抓着她的头发,把她拉了起来。她吓得不敢挣扎,跟着我的
手站了起来,我感觉自己好像彻底掌握着她的命运一般。

「我叫李丹薿. 」

「告诉他们,你都做了什么?」我冲她吼道。

「我没做什么,没做什么。」她哭着说。

「你没做什么?你没做什么?」我重复着她的话,拿出了匕首,不停地来回
走动,不知道怎么办?我真的不想杀她,她那么漂亮,那么的善良,以前,只是
和她说一句话,我都会激动好几天,可是我真的没想到,她居然是这样的人。

「你放屁,你做了,你为什么不敢承认?」我一脚将她踢在了地上,我骑在
她的身上,用力撕扯她的衣服,我要让她在众人面前脱光光。

她的皮肤好白,由于我过分的粗暴,不免用指甲刮到了她,立刻就出现了一
条红痕。

「我真的没有做过,你住手,住手呀。」她哭着挣扎着。

「你没做过?你对的住自己的良心吗?」我站起身来,因为我已经将她的T
恤割烂了,如果不是她拼命的护着胸前,现在基本就已经走光了。

她穿着一件没有肩带的胸罩,虽然没有看到她的胸,但是她的胸真的好大,
好大,好像可以挤出奶一样。光滑的肩膀裸露在外面,像羊脂玉一般,让人有些
目眩神迷,我有一点点不能自控。

「你,你站起来。」我用匕首指着她。

她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我正准备说点什么,她居然趁机向人群中跑去。我
吓了一跳,但是马上反应过来,三步并作两步追了上去。

「救我,救我,他疯了,疯了。」她像一只无助的羔羊,向着周围的人求救。
有几个人不忍心,准备伸出手去扶住她,可是看到我疯狂的扑了上来,又悄悄地
退了几步,将她一个人留着了我的面前。

「呵呵!」我绝对不是得意的笑,我的内心多么的苦涩。我多么希望有人能
够扶住她,能够可怜她,能够帮她一把,我保证,只要有一个人站出来,我绝对
不会伤害她,我会像一只过街老鼠一样,抱头就跑。在她哭着向别人求救的时候,
我能感觉到她的无助,她的惶恐,可是没有人。没有人愿意站出来帮她,哪怕只
是扶一下。

我的双眼模糊了,不知道是因为汗水还是泪水,我很想哭。她看着我缓缓走
过去,似魔鬼一般,她想跑,可是根本就没有力气,她被吓得根本无法走路,她
东倒西歪的求救,可是每一个人都好像躲避瘟疫一样躲避她,没有一个人帮她。

「周单年,我求求你,你放过我吧。」她哭着求我。可我还是走到了她的身
边,我把刀慢慢地放着她的脖子上。刀上的寒气刺激了她细腻的皮肤,我看到她
的汗毛都立了起来,惶恐地不知所措。

「别杀我,别杀我。」她不敢挣扎了,泪珠似雨点一样在脸上滑了下来,滴
在了我的手背上。我将手背放在了嘴边,用舌头将她的泪珠舔了进去,一股凉凉
的感觉,似乎让我清醒了不少。

「你怕吗?」我哽咽的问她。

「单年,我怕,我真的怕,你放开我好不好,你有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你
别杀我。」她娇滴滴的样子特别的迷人。说起来她只有十六岁,但是不知道为什
么,她的一举一动好像一个成熟的少妇一样,特别的魅惑人心,然而身体又充满
了青涩的气息,这样几乎很难重叠的两种感觉一直在我的脑海里。

我知道她是本能,其实她只是在求饶,但是给人的感觉,就好像在勾引亲爱
的情郎一样。我是一个没有恋爱经验的少年,被她这样求饶着,心里竟然特别的
享受,好想就这样随了她的意放开她,感觉只要她高兴,我做什么都可以。

「不,不行。」我重新将刀放在了她的脖子上,我实在无法释怀。就在三个
月前,我从小玩到大的兄弟赵正,因为她,现在还睡在医院里,我永远忘不了她
妈妈撕心裂肺的哭声。

「你知道吗?赵正成为植物人了,植物人,你知道什么是植物人吗?」我说
气话来有些哆嗦。

「不关我的事,真的不关我的事,是他自己要冲出来的。」她哭喊着。

「你以为我不知道吗?那天我就在楼上。」我说着,脑袋里面渐渐模糊了。

那天,我与赵正放学回家,路过一家KFC,我进去准备买点可乐,可是赵
正说要吃个汉堡,所以我就在店里面等着,他在楼下守着自行车。而李丹薿恰巧
从旁边路过,我看见赵正和她聊着天,她好像很高兴,被赵正逗得一直笑,我在
楼上看着我羡慕,可是我知道,我没有赵正帅,也没有他会说话,我佩服我这个
兄弟,也不嫉妒他,因为他够义气。

从店里面走出来了几个和我们一样大的学生,他们也看到了李丹薿,似乎也
上去搭讪了,我想他们应该是认识的,不过我看的出来,李丹薿不想和他们走,
可是其中一个长的特别帅的同学硬拉着她走,一直拉到他的玛莎拉蒂旁。

我想起来了,他叫赵杰,是我们学校很有名的一个人,他家里很有钱。赵正
好像生气了,我想想也是,他那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绝对不会怂,他冲上前去,
将赵杰从车里面拉了出来,毫不犹豫就给了赵杰一拳,两人立刻就扭打起来,我
马上准备赶下楼帮忙。这个时候赵杰进入了车里,我自己并没有看到,只听到一
声沉闷的发动机声,然后四周就乱了起来,好多人向门口挤了过去,我根本就挤
不出去。

等我出去的时候,我看到赵正躺在血泊里,他不停的吐著血,周围的人围着
他,不停得指指点点,李丹薿已经不见了踪影。

「报警呀!你们报警了没?」我赶快跑了过去,可是我不敢碰他,他全身都
是血,我感觉眼前都是血红的一片,什么都看不清楚了。

「报警?应该报了吧,我也不知道。」有人说道。

我慌乱中,总算找到一点点理智,赶忙报了警,过了一会,警察就来了,可
是过了很久,也没有见到救护车过来。

「赵正,没事的,没事的,挺住,救护车很快就来了。」我不停地和赵正说
话。

「单年,告诉我妈妈,我不怕死,让她别伤心。」赵正地声音很小,但是我
感觉他已经用了最大的力气了。

后来,法院开庭了,我要去法院作证,我要告诉别人,赵正是被赵杰用车撞
的,可是我并没有能力进入法院,理由是,我并不是目击证人,而唯一的目击证
人,最有说服力的李丹薿,居然说赵正是自己跑到了赵杰的车轮下。

回忆慢慢地消失,我的情绪平稳了一点,我不能让她这么舒服地死去,我要
报复,我咬着李丹薿的耳朵,虽然她不停的惨叫,可是我一点松开的意思都没有。

「跟我走!」我拉着她慢慢的隐入夜色里。

随着我们的离去,这里渐渐的安静下来,安静的可怕,好像这里从来没有发
生过什么似的,后来我无数次的想起,总觉得,这个地方它不应该这么安静,它
也不能这么安静。

赵正家里也很有钱,他有自己独立的病房,整整五十几个平方,并且有着指
纹锁,而我是可以进入这个病房的人。

病房有两个特别大的落地窗,是为了让赵正有更好的阳光,整个病房里面特
别的安静和干净,我想她妈妈应该经常过来。

现在已经是晚上了,医院里面多少人,我和李丹薿像一对恋人一样路过医院
的走廊,来到了赵正的病房。

「嘀嘀嘀」病房的门反锁了起来,在医院走廊的这一面也是有两个很大的窗
户,不过这种窗户上放的是单向的玻璃,外面是看不到里面的,只有里面才能看
到外面。

这个病房里面现在只有我们三个人,我将窗帘拉上,然后将匕首放在了窗台
上,也没有理会李丹薿,径直走入了浴室,我要让她独自一个人面对昏迷的赵正。

浴室的水哗啦啦的留着,我脑袋里面不停的再想,我怎么办?我应该怎么办。

我并没有穿衣服,重新走进了病房,李丹薿看到我吓的惊叫了一声,她本来
是坐着的,现在也站了起来。我冷冷的说:「你去洗个澡。」

「我不去,你想干什么?」她似乎强硬起来了。

我邹了邹眉头,向她冲了过去,几乎在同时,她将藏在身后的匕首拿了出来,
毫不犹豫地刺向我。在我放下匕首的时候,就已经知道她回来刺我,所以并没有
感觉到惊讶,我抓住了她,将匕首夺了过来。

「这么喜欢玩刀?行呀,那我们就玩玩刀,既然你不想洗澡的话。」

「不,我去洗澡,我去洗澡。」她哆嗦着道。

浴室的水声再次传了过来,没过多久,她重新哆哆嗦嗦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双手抱着肩,身上依旧穿着脏衣服。

「进去重新洗,没有洗干净。」我冷冷的道。

「啊!」她惊讶的看着我,见我凶狠的眼神,所以只能再次进入了浴室。

没过多久,她又出来了,头发也洗了,水还没有擦干,滴在了地板上,她的
整个样子,就好像出浴的仙子一样,特别的迷人,虽然穿着脏衣服,但是给人的
感觉,就是那么的纯洁干净。

「重新!」

「重洗!」

「重洗!」

「重洗!」

「重洗!」

「重洗!」整整洗了八次,这一次她似乎终于明白了我的意思,其实她早就
明白了我的意思,毕竟她是一个很聪明的女孩子。

她赤裸裸的站在我的面前,如玉的肌肤因为过度的清洗,已经有些发红,我
伸出冰冷的手,在她的胸前弹了一下,她想躲,可是最终没敢躲。

「跪下!」我抚摸着她的脸,好像在抚摸亲昵的爱人一样,眼神里充满了温
暖。

她视乎失神了片刻,只到我邹眉的刹那,才噗通一声跪了下去。

「你不是很高傲的吗?为什么给我下跪呢?你自己不要面子了吗?」我抚摸
着她的头问道,这时候他的脑袋就在我的鸡巴旁边,但是我但是她反抗地太多激
烈,所以让她靠近着我的大腿。

「我……我不高傲!你相信我,我真的不是有意要害赵正的。」她可怜巴巴
地看着我,似乎想引起我内心里面的那股怜惜。

「可是你这么做了,不是吗?」我说着抓着她的头发让她站了起来。

「啪……啪……啪」我毫不留情地打了她三个耳光。

「啊……疼!」她不敢哭,只是捂着脸蛋。

「你过来看看赵正,看看他?」我将她拉到了病床前。病床上的赵正好像睡
着了一样,安静地躺着。

「他们威胁我!他们说如果不按着他们的意思做,他们……他们就找人强奸
我。」李丹薿道。

「那你就能颠倒黑白,胡言乱语吗?」我质问她。

「我没办法,我真的没有办法。单年,你绕了我吧,我是无辜的。」她哭着
求我。

我久久不能平静,难道一个人真的可以为了自己,而置其他人不顾吗?赵正,
我,李丹薿,是不是我们都是这样的人呢?为了自己,一切都是为了自己。

「跪下!」我拿起了匕首。

她看我拿起匕首,吓地向门口跑去,可是这个门是指纹锁,她是打不开的,
她无助的敲打着门。

「跪下!」我重新命令道。

「噗通」一声,她再次跪了下来。

「单年,求求你,放过我吧。」她哭着哀求。

我不予理会,不紧不慢走到了她的背后,将匕首放在了她的脖子上,我看见
了她眼里的不舍,对生活的依恋,也有深深的恐惧以及无助。

「我要割下去吗?」我有点犹豫了,我在内心中问自己。

「你有什么遗言说吧。过会这个匕首割下去的时候有点疼,你要忍者点,放
心吧,很快你就没有感觉了。」我说着用左手摸了摸她的胸,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突然要摸她的胸,就感觉这是一件特别让我舒服的事情,让我不能自已。

「单年,你别杀我,别杀我好吗?我什么都听你的。」她说着将我的左手又
放到她的右胸上,我能感觉她再颤抖,在我触摸到她右胸的时候,她整个人全身
都僵硬了,汗毛都竖了起来,显然,这特别的突兀,她自己并没有做好准备,可
是面对死亡的恐惧,让她别无选择。

「你想勾引我?」我抓着她的胸,把她提了起来。

「啪……啪……啪」我又狠狠的打了她三个耳光,她的脸都肿了起来,可是
看上去还是很美。

「啊……疼!」她哀叫了一声。

「啪……啪……啪」我又打了三个耳光。

「啊……别打了,求求你别打了,脸都肿了。」她可怜兮兮地看着我。

「跪下。」我重复着命令,我就是要不断的折磨她。

「噗通」一声,这一次她一点反抗都没有,很果断的就跪了下去。

我退后了几步,然后示意她过来。她看着我,缓缓地站了起来,我上前两步,
打了她两个耳光,不过这只是象征性的打了两下,其实并没有用力,她自己应该
是知道的,可还是「啊」地一声哀叫出来。

她好像明白了我的意思,乖乖地跪了下去。我重新退后了几步,再次示意她
过来,她犹豫着,十分艰难地向前移动着膝关节。

其实只有几步的距离,但是她走了很久,我感觉到她内心在挣扎,不过最终,
她还是跪着走了过来。

我摸了摸她的头,不知道为什么,当她能理会我的想法的时候,我特别的想
疼惜她,甚至内心中有一股歉意。

「别打我好吗?」她把头靠在了我的大腿上。

我伸手抓了她的胸几下,很硬,很挺,但是很大,她的胸一点都没有因为引
力的原因下垂,完美的几乎叫人窒息。

我再次退后了几步,然后再次示意她过来,这次她快了许多,很快就跪行过
来了,如此这般,我们一直进行了五分钟。

在五分钟之后,她已经有些累了,我示意她趴下去,像狗一样的趴着。

「单年,我不想像狗一样。」她眼里闪现出一种非常坚强的目光,似乎我触
碰到了他的底线,一副就算杀了她也不愿意的样子。

我闪过一丝恼意,本来已经平息下去的情绪又升了起来。我走到她的身后,
用刀子勒住了她的脖子,但是她没有求饶,反而有一股决然,并且我从她灰蒙的
眼角,感觉到她已经有了死的决心。

「不错,死的决心都有了,那我们就好好玩玩。」我将匕首放了下来,从浴
室里面拿出了一条打湿水的毛巾,然后在她决然的目光中,捂住了她的鼻子和口。

「受不住了就摇头,我会接受你的求饶。」我说着将一旁的开水壶拿了过来,
她坚决的眼神立刻变得充满了惊恐。开水壶里面是开水,我将她的头向后扬起,
然后就要将开水倒下去。

「呜,唔!」她拼命的摇着头,我知道她求饶了,可是我并没有理会,毅然
决然的将开水倒了下去。

虽然是滚烫的开水,但是因为毛巾里面,我早弄好了冷水,所以在倒下去的
刹那,并不会很烫,但是那种恐惧感却是空前的,她的眼睛瞪得好大,泪水决堤
一般滑了出来。

我急忙将开水壶拿开了,因为我只是吓唬她,并不会真的烫她。她在我心中
是一件完美的艺术品,我根本就不忍心。

「听话吗?」我问道。

「我听话,我什么都听你的。」她不等我吩咐,就自己像一条母狗一样趴在
了地上。白花花的屁股对着我,感觉特别的淫荡,并且我这个角度看过去,她胯
间的红色之间,居然挂着一丝晶莹。

「果然是天生的骚货。」我骂了一句,用脚踢了踢她的屁股,因为她实在是
爬的太慢了。

「啊……不要!」她娇哼了一句,不过速度确实提升了不少。

我玩味的笑着,然后从后面跨做到了她的身上,她虽然廋,但是力气不下,
我全部重量坐上去之后,她竟然没有趴下。

「驾!驾!」我拍打着她的屁股,和骑马一样。

「啊……我跑不动了,真的跑不动了。」她气踹嘘嘘的说道。

「既然这么没用,算了,骑你也没什么意思,过来伺候主人吧,这么久了,
也是应该把老子的大鸡巴插入你的骚穴里面了,你说对吧?小狗奴。」我从她身
上下来,然后对着她道。

「不,你不能强奸我。」她说着站了起来。

「哦!没想到你这么有贞操,那你死都不怕了?」我问道。

「你真的很恶心,想奴隶我?我告诉你,你不配,今天反正是要死,我也不
怕你了,有什么招数你就使出来好了,想得到我的身体,门都没有。」她似乎终
于相通了,大不了一死。

我眉头邹了邹,有些麻烦了,一个人死都不怕的时候是最麻烦的时候。她是
一个聪明的女孩,或许知道我不仅仅是想得到她的身体这么简单,不然之前说过
什么都答应我,不至于这个时候起这么大的反抗之心。

「既然这样,那就去死吧。」我拿过来一把椅子,然后从抽屉里面拿出了一
些绷带,将她绑在了椅子上。在这个过程中,我不停的抚摸她的身体,可是她硬
是没坑声,虽然股间已经淫水横流。不过这只是她这种敏感的体质问题,其实她
内心中是抗拒的。

我将她拖到了浴室里,然后把她丢到了浴缸里,因为绑在椅子上,所以她并
不能挣扎,但是当她背部触碰到浴缸的时候,似乎让她冷静了一点,人一旦冷静
下来,就会思考,就会害怕。

「你要做什么?」她惊恐的问道。

我没有理会她,将浴缸的下水口堵住,然后开始缓慢的放水。

「你听好了,这个浴缸的水,很快就放满了,这是你自己找死,之前说过什
么都答应我的,结果现在又反悔,这是对你的惩罚。」我说着掐了她的胸部一把,
恋恋不舍的放开了。

「不要,不要,我不要死!」随着水位慢慢上长,她开始害怕起来。

「求求你,放了我吧,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就是不能得我的身体。」她似
乎还有着一丝理智。

「你可以有你的坚持,我其实很好奇,你为什么一直要保持住身体?」我玩
味的戏着浴缸里面的水,现在已经到她的小屁屁了。我抚摸着她的屁股,她的骨
骼很小,屁股也很小,但是很翘,肉感特别足,十分的松软。

水位渐渐上涨,终于淹到了她的鼻子,这个过程是短暂的,但是对于她来说
是漫长的。因为那一种恐惧,几乎度日如年。

「单年,单年,救我!求求你,救我,我什么都答应你。」她终于松口了,
我高兴的笑了笑,将水龙头关了。

「咳,咳!快救我起来。」她哭着道。

「别急呀,我有几个问题要问你。」我说着慢慢揉她的胸。

「你现在想不想和我做爱?」我使劲抓了一把她的胸。

「想,想。」她拼命的点头。

「嗯,回答的不错。那你是自愿的还是强迫的?」我玩味的问道。

「我……我自愿的。」她回答完,原本有些苍白的脸色居然有了一些腮红。

「好吧,回答的不错,惩罚开始,如果你可以活下来的话,记得好好听我的
话,如果不能的话,那只能是你命不好了。」说完,我重新将水龙头打开了。

水慢慢淹没了她的口鼻,她开始拼命的挣扎起来,原来很小的力气居然变得
出奇的大,绷带都被她弄断了几根。

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她的挣扎也越来越激烈,最后几乎只看的到水花,这
个过程是短暂的。很快,她就慢慢地停止了挣扎,就在她停止挣扎的时候,下体
的粉穴之中,猛地喷出一股液体,激射出很远,而肛门之中,也有排泄物出来。

我急忙将她从水中捞了出来,这个时候,她已经深度昏迷了。我开始对她进
行急救,落水之人此时虽然没有了心跳,但其实并没有死亡。

一遍一遍又一遍的人工呼吸,我的双手按压在她的胸上,她柔软的两团此时
有些冰冷,时间大概过了五分钟,她依然没有醒来。

我停止了急救,基本上她已经没救了,可就在这时,她吐出了一口水,居然
醒了过来。她十分的虚弱,我将她抱了起来,慢慢地抚摸着她的后背。在这一刻,
我是狠自己的,因为我感觉我是无情的,是残酷的,也是一个冷漠的人,对自己
有着很深的厌恶。我在想,如果让我遇到这样的人,我一定让他不得好死。

「好了,好了,一切都过去了!」我安抚着她。但是她的眼睛里只有恐惧,
全部都是恐惧,她几乎不敢违背我任何的意愿。

过了很久,我腿脚有些麻了,于是,我推了他一下,然后站了起来。可是,
这个时候,她没有站起来,她像一只小狗样,怕在我的脚边,跟着我慢慢的爬出
了浴室。

我有些累,此时已经是深夜了,我座在椅子上,看着窗外的月光,或许明日
的日出,我应该是看不到了。我深深叹息一声,召了召手,她很乖的爬了过来。

「丹薿,你知道吗?我原本真的好喜欢你,可是我真的没有想到,你会为了
自己,而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现在我惩罚了你,我心中并不快乐,因为这改变不
了什么,只能证明我自己是一个魔鬼。」我说着将她的头按在的我的大腿上,帮
她轻轻捋着头发。

突然,我感觉一个温软的东西包含住了我的鸡巴,当我低头时,我看见她含
着我的鸡巴,正在勉强的吞吐。

「再深一点。」我内心中呼唤着,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并不想这样对她讲。

「主人,我可以含的再深一点吗?」她魅惑的眼神看着我,然后也不等我回
答,重新将鸡巴含了进去。

她的舌头特别的灵活,有时候紧紧的藏绕,有时候蜻蜓点水,招式万变。过
了没过久,我已经忍不住了。

「啊……啊……」她自己慢慢的娇声叫了起来。

我站起身来,这样插的更深,已经到喉咙里面去了,在她抬起头时候,我可
以看到,她的脖子因为鸡巴的插入,而慢慢的变形,这是十分困难的事情,但是
她做起来似乎特别的简单。

我或许因为紧张,或者是别的什么原因,很久都没有射出来,看她越来越疲
惫,我将她拉了起来,深情的开始和她对吻,刚开始,她还有些躲闪,可是一会
之后,她似乎沉醉了,将我的舌头和她的舌头藏绕在了一起。

我的双手开始蹂虐她的屁股,刚开始是轻轻的抚摸,她微微的呻吟着,随着
我的力气加大,她的声音渐渐变大,我仿佛受到了鼓励一般,力气越来越大,最
后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用了多大的力气,可是她并没有感觉到疼,仿佛越来越舒
服,虽然强忍着没有大声浪叫,但是从喉咙里面低哼出来的呻吟,明显地让我感
觉她是忍无可忍。

我将她放在了冰冷的地板上,将她的双腿举起来,放在了我的肩上,疯狂的
亲吻她的双脚,脚趾,脚心。

她的叫声渐渐压抑不住了,身子也越来越僵硬,如果她的股间射出一股暖流,
眼神也变得朦胧起来。我不再迟疑,将她压在了身下,缓缓地向里面插去。

我是第一次插入女人的阴道,也不知道她还是不是处女,所以我没前进一点
都是激动万分的,我感觉她的阴道好深好深,仿佛这辈子都插不到底一样。阴道
里面四周柔软的嫩肉拼命地挤压着我的鸡巴,让我感觉寸步难行。

终于,我遇到了一丝阻碍,内心中闪过一丝欣喜,就在这时,她突然把屁股
猛地一顶,居然自己将我的鸡巴套了进去,这一下,因为太过于急促,即便是我,
都感觉到了一股刺痛,更加不要说她。

她的眼泪哗啦啦地流了下来,我伏下身去,亲吻她的脸颊,然后缓慢的抽动,
刚开始的时候,感觉特别难以抽动,可是几分钟之后,潺潺的流水声不断,抽动
起来居然特别的顺畅,让我再也不能停止,我的抽动速度开始剧烈起来。

「啊……啊……不要,我不要了。」她口里拼命的叫着不要,双手也开始推
我,但是屁股却在迎合我的抽送,我试着真正拔出来,可是发现根本办不到,因
为我每退一点,她就会前进一点点。

「骚逼,还说不要,拔都拔不出来。」我说着掐了一下她的胸。

「轻点,人家要被你玩坏了。」她说着抱着我亲了起来。

「妈的,真淫荡,不干死你,真心对不住你。」说着我拼命的抽送起来。

两人的速度越来越快,就在这时,我感觉她的阴道里面的挤压感突然变得十
分强大,阴道深处有着很强的吸引力,然后就是一股滚烫的暖流淋在了我的龟头
之上,我感觉浑身一麻,脑袋一片空白,人生的第一次射精终于完成了。

仿佛过了很久,我才感觉自己的射精完成,我将鸡巴缓缓地拔了出来,发现
上面已经浪迹一片。

「啵」由于鸡巴和阴道太过贴实,拔出来的瞬间,居然发出了一声响,我低
头看去,她的阴道四周居然非常的干净,刚才的淫水已经顺着屁股流了下去,阴
道里面的精子一点都没有流出来。

我拔开她的阴唇,隐约可见深处有白色的精液在里面。

「唔」我爽地忍不住叫的出来,原来她居然用口含住了我的阴茎,并且将上
面污渍都清理干净了。

「怎么了?还想要吗?」我问道。

「不要了!」她似乎很疲惫,但是眼睛里面的魅意一点也没有减少。或许她
的体质就是如此,即便再累,一举一动之中的魅惑之意也不会减少。

「想要就说,何必客套。」我将她扶了起来,从后面插入了她的阴道。

「不要,人家说了不要。」她拼命的迎合著,好像真的怕我突然拔出来一样,
想到这里,我恶意的将鸡巴拔了出来,谁知她居然惨叫一声「啊……」淫荡里面
喷出一股强有劲的液体,整整持续了十几秒钟。这液体来的又急又猛,我几乎怀
疑她身体里面所有的水都化作淫水喷出来了。

「水,我要水。」她转过来可怜兮兮的看着我,好像再祈求我给她水,我正
准备去给她倒水,但是她却一口含住了我的鸡巴,将上面仅剩的淫水全部舔干净
了。

「水,水,给我水……」她饥渴的呼唤着,不停的亲吻着我的鸡巴。

我灵机一动,一股尿意袭来,正好尿入她的口中,她居然也不闪避,大口大
口地喝了起来。

「好喝吗?」我笑着问道。

「有点咸!讨厌!」她说话的时候,尿液都撒了。没过久,我就已经尿完了,
一泡尿,她几乎喝了七七八八。谁知她居然不满足,低下头去,开始在地面上舔。

「你真的好骚,对了,你不让我得到你的身体,是不是因为知道自己是个骚
货?如果被我干了之后,就会彻底的沦为我的奴隶。」我道。

「我不知道,我很怕男人碰我的身体。」她说着又向我藏了过来。

「来,到窗户前面去,让整个城市的人,都看看你的淫荡。」说着我将她推
向窗户,然后从后面插入她的阴道,随着我的插入,她又阴道的哼叫起来。

我将她的双手压到了身后,她的身子前倾,整个人压在了落地窗的玻璃上,
两个饱满的乳房被挤压的完全变了形。

干了没多久,她就已经脱力了,阴道里面几乎入水帘洞一般,我看她这么辛
苦,又将鸡巴插入了她的口中。

未完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