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欲之秀美含蓄的妻】(跨越太平洋的春色)(08)

」此时妻已开始了连续的哼唱,这呻吟却引来了二伯的野性。

「骚货,真是骚货。天仙骚货。被俺玩儿咧!」狠狠的。说着,他掀起妻的
两条白腿,尽力的向着妻的面部压下去,压下去,直到屁股脱离了床面。

此时的妻整个阴部都突出出来,更由于两腿并在一起,越加显得肉唇儿肥厚
多汁。二伯瞧的得趣,他腾出一只手,猛的冲着亮滑的肉屄拍了下去,「啪」!
清脆的声音特别刺耳。「不要!」妻。

听闻妻的求饶,二伯又将手掌变成抓的姿势,攒在一起的五个手指在妻的菊
花处蜻蜓点水般的钻了一下,在妻反应过来之前,这手已经像犁耙一样的划开了
妻销魂的肉屄缝,那里肥腻多汁。二伯的手在屄缝里来回不停的滑动,偶尔还会
轻捻妻的阴蒂,刺激的妻的肉洞不停的分泌肉汁。很快,这蜜汁流满了二伯的手,
也被二伯涂了好多到妻的大腿根。

妻的呻吟高高低低,动人心魄,二伯显然也很受刺激。他倏的拽住妻,将妻
的整个屁股揽进怀里,妻惊叫一声,尤为催动男人的激情。

此时妻保持仰躺的姿势,双腿几乎触着了自己的鼻尖,而二伯肌肉虬劲的双
臂在妻的大腿部紧紧箍住,他则面对着妻的屁股和肉屄。这样的姿势有一种将妻
的屁股剥离出来的感觉。二伯又一轮疯狂的舔舐妻的屄和菊花。「吸溜,吸溜」
声音。

「啊,……」妻还在呻吟。

「骚货,爬起来。」二伯命令道。

妻难为情的翻身跪趴在床上。二伯拽住妻的屁股,一直将妻的屁股拽出了床
体,悬空在床边,就如那晚我们见到W的母亲一样的姿势。

我从录像仔细观察:果然,可以看到妻的两片肥肥的小阴唇明显的耷拉着,
给人以极强的视觉刺激。二伯的手探了下去,手掌向上轻拍了几下,妻的肉屄发
出了「呱唧呱唧」的水声。接着,见二伯的手在轻轻来回的划啦妻的屄缝,不一
时,就见有液体从妻的阴部嘀嗒下来。

二伯见时机成熟,变搓了一把自己的阴茎,只见那肉棒片刻间便变硬,龟头
昂首翘着,如钩子。

那龟头没入了一个黑黢黢的所在。同时妻,「啊」了一声,然后就只见她张
着嘴,发不出声!这是一种什么样满足的感受啊。

二伯开始剧烈的动起屁股来。啪啪啪的肉体撞击声开始不绝于耳。

妻恢复了她令人销魂的声音。

「趁老公不在偷人的骚货!」二伯说着,冲着妻的屁股打了一巴掌。「啪」!

「说,你是不是喜欢偷人!」说完,二伯抽出了他的巨根,粗暴的将妻娇小
的身躯翻了过来,就像摆弄一个布娃娃。

「啊,」

二伯打开妻的大腿,如鸡蛋大小的龟头放在妻的屄缝里,前后磨蹭,每次都
能磨到妻的阴蒂,这种刺激让妻发狂,至此时,妻的屁股已经开始主动追着二伯
的巨炮了。她一手在身后撑住床,一手试图捉住二伯的肉棒好塞进自己倍感空虚
的肉穴。可二伯却故意逗她。

「说,你是不是骚货?」

「是,我是……骚……骚货。快给我。」

「给你什么?」

「你的阴茎。」

「俺们都管叫吊」

「给我你的吊,插我,插进来。」

「叫老子亲爹!」二伯说着,将大龟头嵌入了妻的肉洞口。

「亲爹!」妻哭着道。

「噗呲——」二伯的肉棍尽根而没,而妻也满足的平躺在了床上。

妻的乳房温婉可人,随着二伯疯狂的抽插甩出阵阵波浪。

他趴在妻身上,一只臂膀死死搂住妻的脖颈,另一只手托起妻屁股,这样的
姿势,他的大吊每一次都能插到最深。

尽管此刻妻与我在一起,但望着录像里,妻被二伯日弄时,迷醉狂乱的姿态,
我还是感觉我所熟悉的妻似乎已离我而去了。我的瞳孔一定是恐惧空洞放大了的。

盯着电脑屏幕,我却神游物外。「叮……」,手机铃声响起,我忙去看我的
手机,却发现是录像里妻的手机在响。我想起来,当时是我给她打的电话。

只见妻扭了几下,从二伯的身下挣脱出来,爬到床头拿起手机,正犹豫接不
接。二伯给了她一个嘘声的手势,妻终于放心的按下了接听键。

「老公啊,到了吗?住下了吗?」

「嗯,我跟W住一个房间,少了美女陪睡不着啊。你怎么样?」

「我都睡醒一觉了。」

此时,画面里,二伯跪在妻的身后,按住妻的后背往下压,似乎是想让妻的
屁股撅的更高。妻挣扎了一下却无奈的趴下去。

「啊,」妻的惊叫。原来是不提仿二伯粗暴的将大肉棍杵进了妻刚才被肏的
泥泞不堪的花径。

「怎么啦?」我在电话里问。

「哦,没事。我好像看见一只耗子。」妻竟然说起谎话来脸不红心不跳。

「嗯,……哼」妻捂住电话话筒扬起了头,痛快的呻吟一下。二伯受到了鼓
励般,搂住妻的胸,将妻的上身揽进怀里,屁股还不停的耸动着,大鸡巴在我妻
的肉屄里飞速的进出。

「我们在干什么?」二伯凑在妻的耳边说。

「影,我今早出门就开始想你了。你今天想我没有啊?」我在电话里说。

「嗯,有啊,啊……」妻对我说。

「你在肏我的屄。」

「你是谁?」二伯。

「我是浩哥的妻子。」妻捂着电话对二伯说。同时,单手返身搂着二伯的屁
股。

「谁在肏着浩娃的妻子?」

「你。」妻说到。

「我是谁?」

「你是二伯。」妻回答。

「不对。」二伯。

「你是亲爹!」妻激动的答道。

「是谁的爹?」「我的爹,你是我的亲爹。亲爹日闺女。亲爹日亲闺女。天
爷!老公,我爱你!」最后一句妻松开了手机话筒对我喊道。

画面上,妻高潮了,同时泪如雨下。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