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老师

「铃……」,一阵急促而又刺耳的铃声响起,楼道里嬉笑、打闹的学生们,鱼贯涌入教室,各自坐在座位上,宽敞、明亮的教室里,瞬间安静下来。「噶哒噶哒……」,寂静的楼道里,一阵鞋跟敲击着地面发出的响声,由远及近,一个长发美女走进教室。

「同学们好……」

向学生们问好的长发美女,名叫齐楚嫣,是这个班的英语老师。她一边说着,一边将手里的教案放在讲台上,双手自然地搭在小腹处,一脸严肃地着扫视了下学生们。

「老师好……」

学生们齐声答道。整齐的话音落下了半天,依旧有一个男生的嗓音,拖着长音,从后排发出来,回荡在教室里。

齐楚嫣知道这声音是谁发出来的,这个声音是那么的熟悉,每次给这个班上课都是这样。没办法,那是个全校闻名的学生。说他出名,不是因为他学习好,而是他调皮捣蛋、劣迹斑斑。喝酒、打架、考试作弊、欺负男同学、调戏女同学……总之,好事跟他不沾边,坏事干了一箩筐。学校里没有任何一个老师愿意提到他的名字,一提起来就头疼。可他的身份又与其他学生不同,他是校董的儿子,自然没人敢去得罪他。反正大家都知道,这坏小子过不了多久就要去澳洲了,在这主要也就是补习下英语,混个日子罢了得_得_爱dedelai-c0m-传承撸文化,看片从这里开始!。

「赵维涵,昨天的作业完成了没有?」齐楚嫣脸色有些温怒,虽然她和其他老师一样,对这个坏小子很头疼,但既然身为老师,当着全班学生们的面,总得体现出自己的威严。心知这小子十次有八次完不成作业,这回估计也一样,只要他说没完成,就叫他出去在楼道里罚站。今天她的心情很不好,一肚子的怒气,就等着这小子往枪口上撞呢。

「报告齐老师,完成了,嘿嘿……」赵维涵嘿嘿笑着说道,一副嬉皮笑脸的模样。

这倒是有些出人意料,难道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不成?本来准备借题发挥的把这小子赶出教室,却一下子没了理由,害得齐楚嫣心里一阵怏怏的,就好像蓄势待发的一击重拳,却打在了棉花套上一样……

齐楚嫣今年刚满23岁,从师范毕业后在家待业半年,就来到这所学校,任职英语老师。这是一所私立学校,坐落于北京市昌平区。学校虽然成立时间不长,但起点很高,不论是软件、硬件,尤其是师资力量,都远近闻名。这里的学生们,很多都是「富二代」,也有不少「星二代」,总之,家境不够殷实的人家,是无法将子女送到这样一所私立「贵族」学校里来的。这里采用的是双语制教学,还有几名来自澳洲的外籍老师。按说,像齐楚嫣这样刚毕业的年轻教师,是没有资格直接上岗的,她在学校所有教师里,年龄最小,资历最浅。当初要不是她父亲认识学校里的教务主任,给她托了个关系,恐怕她现在还在家待业呢。这年头,师范毕业生大把抓,有几个能找到称心的好工作呢?这里环境好、待遇更好,齐楚嫣不知暗自庆幸了多少次,能一毕业就找到如此满意的工作,真是上辈子修来的福分。

学校的大股东之一,就是赵维涵的父亲,前些年开煤矿、铁矿的,挣了不知多少钱,据说身家有几个亿。有钱了,就想把自己这个「土豪」的形象漂白成贵族,投资办了这个私立学校,反正钱太多了,投资办学就当是做慈善了。这所学校对外号称是「中澳合资」的,学生毕业后,可以优先选择去澳洲留学。其实,所谓的澳方股东,就是赵维涵的父亲,由于他打算以后全家移民澳洲,所以在澳洲考察的时候,在当地的朋友牵头下,给当地的一所大学捐了不少钱,拿到了人家合作办学的授权。其实就是利益驱使的商业行为,双方都心知肚明。好在一心要变成贵族的赵土豪,对学校的投入倒也没有丝毫马虎,特别是聘请的校长、主任等一班管理层和师资队伍,都还算过硬,因此学校开办几年后,已逐渐走上正轨,生源充足,效益自然也很不错。

赵维涵的父母这两年基本已在澳洲定居,早就让儿子也过去一起生活。可赵维涵的英语实在是太烂,其实不仅仅是英语,这小子从小就没正经读过一天书,小学、初中的毕业考试,都是一塌糊涂,要不是老爸花钱给他摆平升学问题,恐怕他现在还在上小学呢。倒不是因为赵维涵脑子笨,相反,这小子相当聪明,就是不走正道,所有好的都不学,所有坏的倒无师自通。虽然父母逼着他去澳洲上学,但赵维涵更喜欢自己一个人,自由自在的生活。反正有的是钱,平时身边总是围着一帮狐朋狗友,喝酒、泡妞,真是快活逍遥。从小就溺爱、娇惯坏了,明知他整天胡作非为的,父母拿他也没办法,但给他下了最后通牒,最迟到今年暑假,必须去澳洲,否则就断了他的生活费。赵维涵知道胳膊终究拧不过大腿,也只好抓紧在国内这几个月的时间,尽情地放纵。

本来对每天坐在教室里上课毫无兴趣的赵维涵,自从几个月前,突然对上学来了兴致,虽然依旧在校园里调皮捣蛋,但至少很少旷课了。这些变化,就源自新来的美女老师齐楚嫣。自打齐楚嫣第一次来上课那天起,赵维涵就像发现了猎物的猎手一样兴奋,浑身的荷尔蒙都汹涌澎湃起来。只要是有齐楚嫣的课,他这一天都会躁动不已、异常亢奋,利用一切机会,想引起齐楚嫣的注意。

其实赵维涵完全没有必要这样,他就算是老老实实地坐着一声不吭,齐楚嫣也不会忽略他。因为这小子虽然学习一塌糊涂,但并非一无是处。也不知上辈子修的什么福分,爹妈给了赵维涵一副出类拔萃的脸庞和皮囊:阳光、帅气的五官,棱角分明的脸庞,不输于任何一个娱乐圈的明星。眉宇间,既有「花美男」的标致,又没有任何的阴柔痕迹,而是透出一股男性才特有的英气。那双明亮、有神的眼睛里,总是射出一种咄咄逼人的目光,嘴角又总是挂着一丝坏坏的微笑,整个表情说不出的令人着迷。还不止于此,这小子身高足有一米八几,肩膀又宽又厚,双腿还又直又长,浑身上下,仿佛每一个汗毛孔都向外散发出雄性的力量。得_得_爱dedelai-c0m-传承撸文化,看片从这里开始!

第一次见到赵维涵,齐楚嫣心里就一惊,如此帅气、标致的男孩,不去当个男模真是可惜了。由于初中时留级了一年,赵维涵在这个班的学生里年龄最大,别人都16、7岁,他已经18岁了。不过虽然才18岁,却已完全像个成年男人了,在班里那些还很青涩、稚嫩的同学当中,犹如是鹤立鸡群一般。

齐楚嫣最怕与赵维涵面对面站立着对话,自己一米六五的身高,在女人中已不算矮了,可是面对赵维涵,自己却要仰着头才能与他对视。偏偏那双充满戏谑、狡黠的眼神,却又是那么的灼热,似乎要射入到自己身体里去一样。再加上那永远挂在嘴角的一丝坏笑,这张俊朗、帅气的脸庞,简直令人不敢直视,看久了,仿佛浑身都不自在,甚至会有耳热心跳的感觉。作为一名老师,齐楚嫣在所有学生面前,都会保持着一副老师的威严,偏偏在赵维涵面前,这种威严却瞬间荡然无存。不管怎么想努力做出这种姿态,只要在那张俯视自己的面孔和灼热的目光注视下,说不了三句话,自己就先羞涩、脸红了,仰视的目光也会不自然地逃避到一边去。可越是想逃避,这小子却偏偏总是找机会与齐楚嫣说话。要么是下课后在教室里,要么是跑到教室办公室去,有时在操场上碰到了,都会拦住她,找出各种理由跟她说话,弄得齐楚嫣一次次的不自在,却又没有办法。

刚来学校的前几个月,赵维涵还不是特别过分,最近一段时间,却开始越发变本加厉了。齐楚嫣能够感觉到,赵维涵是在有意接近自己,因为之前他找自己的那些理由,还是请教单词、语法之类的问题,虽然明知那些问题完全没必要请教老师,但也说不出什么来。可是这段时间却不一样了,赵维涵找自己说话的理由,开始变得五花八门起来。各种与学习无关的理由都会出现,从天气变化提醒她加减衣服,到早上吃没吃早点、中午食堂有红烧鸡腿之类的,反正是各种关心,完全像个知心朋友一样。不过这些嘘寒问暖的关心,倒是令齐楚嫣很受用,有时甚至还会小感动一下。虽说自己是赵维涵的老师,比他大5岁,但有时反倒觉得自己在这个学生面前,却更像个小女生一样。也许女人天生就渴望得到男人的关爱吧,何况是一个帅得一塌糊涂的大男孩呢,尤其是那种说不清的、透着一股桀骜不驯的坏劲的眼神和笑容,像一剂毒药一样,慢慢侵蚀着齐楚嫣的意志。

刚踏入社会不久的23岁女孩,虽然已过了不谙世事的年纪,但毕竟还是涉世未深。从小受到良好家教的齐楚嫣,单纯、善良,在个人情感方面,更是一向比较保守、矜持,直到大学二年级时,才有了真正意义上的初恋。在本校体育系的一个学长、校篮球队的队长的一番追求下,开始了自己人生中第一次爱情旅程。

那是一段维系了仅仅一年的恋情,两人拍拖半年后,在男友的软磨硬泡下,齐楚嫣才将自己宝贵的处女献给了男友。可男人一旦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就不再珍惜,初尝性爱的齐楚嫣,根本无法满足男友强烈的需求,两人之后又勉强维持了半年的关系,男友就勾搭上另一个女孩。虽说那女孩没有齐楚嫣漂亮,但那风骚与媚惑,却是齐楚嫣无法比拟的。两人分手后过了很久,齐楚嫣依旧没有从这次感情的挫折中走出来,对自己那么轻易的就失去了处女身,更是无比悔恨、伤感。从那以后,直到大学毕业,齐楚嫣都再也没有接受过任何一个男孩的求爱。

齐楚嫣对自己的容貌、身材,有特别的自信。因为从上高中开始,身边就不乏追求自己的男生。尤其是20岁后,越发出落得妩媚靓丽、光彩照人,不要说略施粉黛,哪怕是素颜上街,回头率也是羡煞同伴,搞得齐楚嫣那些闺蜜们,都开玩笑说不愿跟她一起逛街,不想给她这「红花」当陪衬的「绿叶」。玩笑归玩笑,齐楚嫣心里自然是美滋滋的,多少次对镜梳妆,望着镜中那张姣好妩媚的脸蛋,都会顾盼自怜很久。更为难得的是,自己一米六五的身高,又有着一副傲人的三围,饱满耸翘的胸脯、纤细的腰肢、圆润的丰臀,再配上一双笔直、修长的美腿,和通体犹如羊脂般嫩滑、细腻的雪肤……上帝仿佛格外眷顾她,造就出如此这般完美无瑕的女神。也正因为如此,孤芳自赏的齐楚嫣,内心深处有着一股莫名的傲娇本色,那些身边的追求者们,很少有能够打动到她的得_得_爱dedelai-c0m-传承撸文化,看片从这里开始!。

告别学生时代,开始了新的生活,三个月前,齐楚嫣终于放下了令人不堪回首的往事,与一个男人建立了恋爱关系。这个男人是齐楚嫣的同事,叫谭锐锋,同一所学校里的数学老师,今年28岁。人倒是还不错,业务能力也十分出色,只是有些过于老实本分,甚至有些木讷,典型的理工宅男。据他自己讲,齐楚嫣是他28年来第一个女朋友,开始齐楚嫣还不太相信,在随后的交往过程中,齐楚嫣慢慢相信了,因为与其说是男友,倒不如说更像是个男同事。两人在一起时,男友就连主动拉手都很少,哪怕是花前月下的时候,男友最多也就是抱一抱、轻吻一下而已,还得是在齐楚嫣半主动的投怀送抱下,才勉强如此。有一次,两人在公园长椅上拥吻,男友的手无意间滑过齐楚嫣的胸脯,出于女性羞涩与矜持的本能,齐楚嫣闷哼一声,伸手将男友的手挡开。本来是象征性的做个欲拒还迎的姿态,哪想到,男友竟然诚惶诚恐地赔起了不是,好像犯了天大的错一样,弄得齐楚嫣心里哭笑不得,嘴上却又不好说什么。从那以后,男友再也没碰过自己身上的敏感部位,中规中矩的令人索然无味。多少次,齐楚嫣恨不得把男友的手抓过来,放在自己的胸脯上爱抚,甚至是粗野地揉搓都行,可那木头一样的男友,再也不敢越雷池半步,自己一个傲娇、矜持的女人,哪里能主动要求男友对自己有所动作呢?一来二去的,齐楚嫣对这种平淡如水的恋情,也没有了什么热情。

有过几次,齐楚嫣甚至想提出分手,但又找不到特别合适的理由。性格不合?

没共同语言?太空洞了,没有说服力。没有激情?这也不叫分手的理由啊,至少,不能从女人的嘴里说出来吧。除了过于老实、木讷,男友对自己很好,唯唯诺诺、说一不二的,招之即来、挥之即去,这样的男人,很适合做将来的老公,一起过日子,绝对不必担心他会背叛自己。除了不懂浪漫、不懂女人内心真正的渴望,还真挑不出别的毛病。可是不懂浪漫、不懂激情又怎样?初恋男友倒是又浪漫又激情四射的了,结果呢?劈腿、背叛、伤害自己,每每想起这些,将两人一对比,齐楚嫣就打消了分手的念头,至少,目前刚参加工作,一切都还没稳定下来,先这样维持着关系,以后再说吧……

可是自从发现赵维涵对自己的态度发生变化之后,齐楚嫣越来越觉得自己有些迷失了,甚至,总是有意无意的,脑海里会出现赵维涵的身影,那咄咄逼人的眼神,和那坏坏的笑容……这个坏小子,总是令齐楚嫣回忆起初恋男友,一样的人高马大,一样的阳光帅气,一样的充满男性的活力,甚至,赵维涵比自己的初恋男友还要帅得多,那种桀骜不驯的坏劲,更是那么的与众不同。就像是鸦片似的,明知道有毒,明知道不该去碰,却总是令人难以忘怀、难以割舍,好似上瘾了一样。

也许,女人一生都无法忘记生命中的第一个男人吧,尽管带给自己那么多的痛苦和伤害,可越是痛彻骨髓,越是无法从记忆中抹去。偏偏现在的男友,又是那么的老实木讷,那么的不解风情。有时齐楚嫣甚至暗自神伤,男友哪怕有赵维涵这小子的十分之一、百分之一的坏劲也好啊,怎么自己遇到的男人,非要是两个极端呢?

尽管总是无意间想到赵维涵,甚至拿他与男友做比较,但齐楚嫣并没有想过,这个坏小子能对自己怎样,毕竟,自己是他的老师,比他大5岁,青春期的大男孩,喜欢漂亮的美女很自然,找机会跟自己多说话,也未必是坏事,至少,这个人见人烦的刺头,在自己的课上,还没有过分的调皮捣蛋,也没有让自己太下不来台的时候。反正再过段时间,这小子就要移民离开学校了,到那时候,这些烦恼也就都不存在了……

不过,齐楚嫣发现,最近这些日子,赵维涵对自己的态度越来越不对劲了,甚至可以说是越来越过分了,已经完全超越了一个学生与老师间应有的正常交流。

上周的一天中午,齐楚嫣从食堂窗口打好饭,刚一坐下,赵维涵就跟了过来,一屁股坐在齐楚嫣对面,望了望桌上的饭盒,说道:「齐老师,就吃这么一点?

能吃饱么?「

齐楚嫣没好气的说道:「老师吃多少是你需要关心的事么?有这心思,还是多在学习上用用功吧……」

「话不能这么说呀,学生关心老师不可以么?齐老师你说,你要是没吃饱,就会饿肚子,饿着肚子就没精神讲课,课讲不好就会影响我们听课,影响我们……「

「停停……你是不是要说,影响你们听课,你们就考不出好成绩,就会耽误你们以后升学呀?甚至影响你们将来的人生发展啊?」「对呀!齐老师也想到这个问题了?所以说,你不吃饱了,后果会很严重的……」

「贫嘴,我就这饭量,放心,不会影响讲课的……」齐楚嫣没好气地白了一眼赵维涵,对这个嬉皮笑脸的坏小子真是一点办法也没有。

「那齐老师你不会是在减肥吧?」赵维涵却丝毫没有要离开的意思,不知趣的继续逗着贫嘴。

「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这都跟你没关系,没事就赶紧回教室去……」本来就没什么胃口,偏偏这小子又没完没了的贫,这饭还怎么吃法?齐楚嫣有些温怒地说道。

「齐老师这么苗条的身材,哪里还需要减肥啊?你看你,脸色都没以前红晕了,最近没休息好吧……」赵维涵上下扫视了一下齐楚嫣,目光停留在她的脸上,貌似关切地说道。

这话要是换做从男友嘴里说出来,齐楚嫣非得感动的哭了不可,可却偏偏是从对面这个坏小子、自己的学生嘴里说出来的,听起来怪怪的,甭提多别扭了,这已经完全超出了学生对老师的关心的界限,从用词到语气再到神态,都是那么的暧昧。

「够了,赵维涵,你最近越来越过分了,你别忘了,我可是你的老师……」齐楚嫣说完,起身端起饭盒,丢下发愣的赵维涵,自己转身离开了食堂……之后的几天,齐楚嫣没再给过赵维涵好脸色,几乎每次上课都找茬让他在楼道里罚站。这小子倒也老实了几天,没再骚扰齐楚嫣,齐楚嫣心中还暗自得意,以为自己重新找回了老师的尊严,这坏小子自此怕了自己呢。

可是好了没几天,昨天下课后,赵维涵从教室中追出来,在楼道里拦住了齐楚嫣,说有事要跟她说。当时刚下课,楼道里人声鼎沸一般,赵维涵小声说了一句什么,齐楚嫣没听清楚,伸手罩在耳朵上,探头过去问道:「你说什么?我没听清……」

「我刚才说……齐老师你还是穿黑丝更好看……」赵维涵俯下头,趴在齐楚嫣的耳边说道,说完,抬起头来,眼神先瞄了一下齐楚嫣的两条小腿,然后,标志性的坏笑又浮上了嘴角。

赵维涵的声调虽然不大,但这回齐楚嫣是听清楚了,可她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愣愣的一时没反应过来。就在愣神的工夫,赵维涵再次俯下头去,在齐楚嫣耳边说道:「还有,以后能不能换一双鞋跟再高一点的鞋?这么好看的美腿,配上一双高跟鞋才完美呢……」说完,眼神再次向齐楚嫣的一双小腿下扫去。

「赵维涵……你……你太过分了!你整天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你要再这样,我可要……」齐楚嫣从愣神中反应了过来,向后退了一步,一边生气地说着,一边收紧抱着教案夹的双臂,仿佛面前的男孩即将要剥开自己的衣服一样。本来她想说「你要再这样,我可要请你家长过来了啊……」可是被气昏了头的齐楚嫣,突然意识到,赵维涵的父母都在国外呢,而且,就算把他父母都请来学校又能怎样?所以话只说了一半就咽了回去。说完,瞪了赵维涵一眼,转身气呼呼地向办公室走去。

「齐老师……等等……还有件事忘了告诉你……」身后传来赵维涵的喊声,接着,男孩追了过来,再次拦住了齐楚嫣。

齐楚嫣知道这坏小子没有什么正经话要说,可是他站在自己面前,像道墙一样的拦住了去路,左右闪了两下,都被挡住了,自知一时难以脱身,只好站住脚步,一脸怒容地盯着赵维涵,身子下意识地向后躲去。可越往后退,男孩越步步紧逼的跟了上来,没容齐楚嫣回过神来,她的后背已经贴到了楼道的墙上,再无退路。

「赵维涵……你……你要干什么?」齐楚嫣抬头望着近在咫尺的那张帅气的面孔,那咄咄逼人的、透出一股戏谑和狡黠神色的眼神,似乎已经刺入到自己的身体里了。女人脸蛋上挂着的一抹怒容,此时已经变成了一丝惊惧,连声音都有些发颤了。

赵维涵一手插在裤兜里,一手撑在墙上,将惊愕、无助的女教师,控制在自己与墙壁间狭小的空间里。藏蓝色的西装款学生制服,穿在这个大男孩身上,略显紧窄,宽厚的肩膀和粗壮的胳膊,似乎要将制服撑开一样。令人窒息的男性力度,压迫着齐楚嫣的神经,女人每一个毛孔似乎都在惊愕中颤抖着张开了,就像是一只被屠夫逼到角落里、待宰的羔羊一样……「齐老师,别这么紧张,我又不会吃了你……就一句话,说完我就走……」「什么话?你……你快说……」齐楚嫣扭过头去,美丽的大眼睛低垂着眼帘,不敢与压迫着自己的男孩对视。她自己能够感觉到,此时自己的脸色,肯定是一片羞红,因为,气愤、惊愕、羞涩……混杂在一起,自己的脸蛋就像着了火一般的灼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