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欲之秀美含蓄的妻】(跨越太平洋的春色)(09)

!」

「讨厌。」妻娇嗔。我知道暂时让她放下了忧心。

「浩,我是不是变得……淫荡了?」

说完,妻钻进被窝不让我看到她害羞的脸。

「你若是淫荡,那小如和W妈妈成什么了!再说,享受性爱的乐趣是天性,
你以前太压抑了,我们明白这是社会道德和风俗的束缚。但只要我们享受快乐的
时候,不伤害任何人,那就应该被允许,起码我们要允许自己。」说着我压低声
音「你在床上淫荡些,我更加爱你了呢。」

妻钻出被窝,脸庞如盛开的红牡丹,她盯着我,细细的说:「为了惩罚你,
我决定了,要给他点甜头!」

我露出不可置信的面色,问:「给谁?」

「二伯!」妻再度害羞的钻进了被窝。

我心里即酸楚又欣喜,抱住娇妻,紧紧的,良久,良久。

……

第二天,小如回四川她娘家去接回孩子。我、影和W一起去了另一个风景点,
景色自然是极好的,但貌似大家都神思不属,想着晚上影会与二伯发生的事情。
中午就下山驾车返回了山庄。午饭后,我与W在山庄内花园的凉亭内喝茶,有一
嗒没一搭的聊着。

回房后,妻已醒来,正在冲澡。

浴后的妻如出水芙蓉,娇嫩的肌肤吹弹得破。

我死死盯着妻。

「傻样。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妻说,「对了,刚才他打电话过来,说……」

妻犹疑着,说:「让你把我送过去,不许穿多余的衣服!」说完,妻别过头,
不敢看我。

「我自己也有一个条件。」妻。

「你说。」

「我知道W的卧室可以看到二伯的房间,但这一晚,你们不许偷看。」妻说
到。

「……」我微微的沉吟,然后点点头:「依你。不过事后你要给我说详细情
况。你要待一整晚吗?」

妻羞红了脸,「看他的表现,这个甜头可以是半小时,一个钟头。也不排除
我今晚一整夜都让他睡我。」

「啊……」我狼嚎一声,将妻抱起,摔在床上,轻轻一拽,妻腋下浴巾的结
打开,一具举世无双的胴体呈现在面前,我无暇细品,双手握住了妻胸前的肉球,
嘴巴噙住了她的肉屄。

「不要,弄脏了还要洗。人家想把干干净净的自己给他。」

听着妻如此的告白,我的醋意又上来了,同时也欣喜妻的变化。

----

妻身穿及膝的风衣,风衣下则是不着寸缕,几十米长的距离我陪着妻走了仿
佛永远,我二人的目光时而热切的互相望着对方,时而又很快的躲闪开来。终于,
来到了二伯的房门外。我欲叩门,门却自己开了。二伯一定是在门口的猫眼期待
了很久。

「浩娃、影,屋里坐吧。」说着让开门口。

妻没有动,我扶住她腰间的手轻轻一推,妻低了头,眼神有一刻的黯淡,随
即自己走了进去。

「二伯,我就不进去了。」

「俺可有福气,二伯谢谢你们呢!」这色男搓着手,凑近我耳边,轻轻说:
「俺会让影乐上天的。」说着嘿嘿笑着关上了门!

门关闭的瞬间,我的心沉了下去,下一刻又浮了起来,却在半空。我在门外
如焦急的狼一样来回踱步。最终轻叹一声,转身下来,来到凉亭,让初秋夜晚的
凉风冷却将要从里到外燃烧的我。

手机短信的声音响起。「我在二伯的卧房装了不下十个摄像头和专业录音麦
克,回美国后给你音像资料——W。」

我激动的从凉亭内的石凳上站了起来,这个W怎么不早说。原来妻今天下午
告知了W那两个条件,也锁上了W的房门,并收走了钥匙。此时W给我发短信告
知我这个消息,显然一是让我放心影的安全,二是让我放心会有观淫的机会。

妻没有食言,她第二天即向我详述了当晚的一切,结合我后来通过录像看到
的,将那晚发生的所有细节给读者一一道来。

将门锁好之后,二伯并没有像我想象的那样粗鲁的撕去妻的外套,对妻上下
其手。他憨憨的笑着牵起妻的手,妻则触电般的抽回。

二伯挠挠头,冲着房间一角努努嘴。原来那里有一古筝。妻的眼睛瞬间亮起
来。她走向前,坐在琴前的凳子上。妻对古筝是有感情的,常常看到好琴就物我
两忘,演奏起来更是沉浸其中。不过她刚坐下,就皱了下眉头——屁股下凉浸浸
的感觉提醒她自己的裸体正套在风衣下,而这具躯体今晚来此的命运……

二伯走了过来,两臂从影的身后环过来,两只青筋暴露、长满老茧的手按住
了妻放在琴上的修长白嫩的手。妻的手一颤。

男人的手缓缓的沿着妻的皓腕向上,至肩头,揉搓。男人的手拢起了妻的秀
发,把这丛青丝拨向一侧,妻柔美且白的动人心魄的脖颈露出来了,男人带着杂
乱胡须的嘴巴吻上了妻的颈,舌头流着口水沾湿了妻的嫩肤。「嗯……」妻呻吟
了一声,试图躲开二伯的侵犯。

「开始弹琴吧!」二伯的声音不容违反。「叮叮咚咚」的琴声响起。

男人的双手从妻的衣领钻了进去,琴声略显杂乱。妻胸前的衣服起伏着,奶
子被肆意的揉弄,男人的指尖还不断逗弄乳头。琴声更乱。

「砰」一个扣子被二伯大力挣掉。

「砰、砰……」接二连三的扣子被崩掉。妻前面的身子完全的显露出来。

「啊~ 」妻双手欲掩住衣服的前襟。

「弹琴,不要停!」二伯命令到。

妻脸发热,却只好听话的继续抚琴。

二伯抓住妻风衣的领子,将衣服次第退下,妻配合的将袖子一一脱下,接着
是微微起身,二伯拽出了坐在妻身下的风衣。妻裸着身子坐在琴前的姿势:上身
微微前倾,屁股在凳子上显出翘的姿态,细腰丰臀展现的愈加突出。二伯咽了口
唾沫,双手肆意的在妻煞白柔嫩的身子上抚摸,在屁股处揉捏。妻开始「啊,…
…嗯……嗯,」的呻吟。

二伯将琴挪到了榻榻米上,又命令妻继续弹琴。

妻只好跪坐的姿势抚琴。

由于琴放的太低,使得妻跪坐时,不得不将屁股从自己的小腿上抬起,上身
也更加的前倾才可以够着琴。二伯蹲在妻的身后,手成爪状放在妻的腚沟中间,
妻每次屁股的起落都使得自己的肥厚的肉屄落在二伯的手中,被抓握一次。开始,
妻尽量的避开,或者只很小心的落下自己的屁股,后来,她开始更为频繁的起落,
并多次将自己的屁股在二伯粗糙的大手上转圈,口里又发出了:「嗬。。。嗬。。。」
的声音。

身体的前倾,使妻的奶子悬在身前,就如一对木瓜,随着身子的起落甩来甩
去。

二伯的呼吸开始粗重起来,他迅速脱去自己不多的衣物,「跪起来,趴着!」
二伯强横的命令。

妻犹豫良久,终于放弃抵抗。

妻跪在榻榻米上,两条大腿间一丝缝隙都没有,或许还是因为妻是含蓄害羞
吧。

其实,夹紧大腿的效果,虽然让屄唇儿保持闭合,但却让肉屄更显肥厚,一
样对男人有着难以抵挡的诱惑。二伯喉咙里咕噜了一声,趴过去,将那肥屄含进
嘴里猛嘬,妻私处的蜜汁开始源源不断的泌出来,这蜜汁似乎有催情的效果——
二伯的大屌以可见的速度充血变硬起来。那屌足有一尺多长,或许比妻的手腕都
粗。我不禁为妻担心。

「嘿!」二伯大喝一声,却见他蹲起身,两手掐住妻的两胯,猛的用力,站
起。妻惊叫过后,发现自己倒立着「挂」在了二伯身上:自己面对二伯的大屌,
两腿搭在二伯的肩膀,腿心儿蜜屄就在二伯的颌下。二伯双手大力的「撕开」妻
的屁股瓣,连带着挣开了妻的大阴唇,两片淘气的小阴唇也微微张开,妻的桃源
洞和阴蒂展露在了二伯眼前,近在咫尺!二伯开始贪婪的舔弄妻的美鲍。

妻不一会儿就被舔的失去理智,她手抓起来二伯如驴鞭一样的大屌,有些生
疏的撸动。二伯的大屌不时的跳跃着,频繁的蹭到妻绝美的脸。

我正好奇这样的动作二人能坚持多久,却见二伯将其放了下来。他让妻如青
蛙那样的趴着,这样的姿势,充分的打开了妻的肉屄,二伯也跪下来,将自己的
巨屌毫不怜惜的肏进了妻的穴中。尽管已经充分润滑,但妻的屄洞仍很难承受二
伯的粗大。

「啊。。。」妻面带痛苦而又满足的神色,头也猛的向上抬起。

二伯黝黑的身躯压在妻白花花的身上,肉棍缓缓拔出妻的肉穴,妻感受着二
伯的龟头棱子刮蹭着自己肉穴内的层层褶皱,舒服的哼出了声;继而,二伯的屁
股如炮膛一样快速猛烈的向前顶出,巨大的棍身又将妻的阴道塞的一丝缝隙都没
有,龟头也狠狠的砸在花心上。

「啊-」一声戛然而止的浪叫,妻的嘴巴大张着,却不再发出任何声音,良
久,妻的呻吟才能继续。

「好好表现哟,隔壁你老公和W可能都在看着呢。」二伯对妻耳语道。

「我锁上门,钥匙也在我这儿,他们看不到。」妻羞羞的呢喃道。

「。。。」二伯不明所以,明明今晚是为了让那两个淫妻犯看的啊。

「今晚,我想。。。放纵自己,你有什么本事,都使出来吧!」

二伯闻听,喜出望外。高兴之下,狠狠的插了一次深的。

「啊~,畜牲!」妻大叫,放开了身心。

下一刻钟,妻仍跪着,却直起了身子,只挺胸翘臀。二伯跪坐在妻身后肏着
我妻。这样,男人的大屌可以飞速的抽插,同时男女又可以很好的交流。

「骚货,第一眼看见你俺就知道你是个骚货。别看你那么正经。衣服下面的
身子被俺梳拢过之后就离不开俺了。说,你是不是骚货?」

「是,我是。是。。。骚货。哦。。。」

「你第一次看见俺有没有偷看俺的裆?」

「没有。我没想过会跟你。。。」

「那现在呢?」

「昨晚被你。。完,我哭了半天呢。可。。。可我今天上午就开始回味昨晚
的滋味了。」

「啥滋味!」二伯受到鼓励,又一次狠插了一次深的。

「啊~,被你的大粗手蹂躏的滋味。」

「还有吗?」

「还有,被大阴茎塞满的感觉。」

「俺们这儿都说屌,说!」

「嗯~,啊~,是屌,我喜欢你的大屌。」

「喜欢谁的大屌?」

「畜牲!啊,~你是畜牲!」

叽咕叽咕的淫水声不断的响着。

「唔。。。」妻以回头望月的姿势与二伯亲吻着。

良久,二伯松开了妻的香舌。

「不许叫俺畜牲!重新叫老子!」

「亲爹!-爹爹——」

「哎,再叫!」

「畜牲爹,你是我的大牲口爹。爹的鸡巴大,闺女喜欢牲口爹肏我!老公,
对不起!谢谢你!啊,我要死了!我管不了那么多了。我要让他肏死我!」妻语
无伦次,潸潸泪下。

「你咋长了这么个宝贝肉屄,啊~里面好些个小嘴儿咬俺的龟。啊,你尿了。」

妻高潮到失禁,身体无力的贴在二伯身上,阵阵的颤抖。。。。。。。。

二伯将妻轻轻的放在榻榻米上。妻蜷缩着身子。

「给」二伯递过来纸巾。

妻缓缓的接过欲擦自己泥泞不堪的阴部。二伯挡住。「擦擦鼻涕吧。」原来
妻由于流泪导致有些鼻塞。

「俺来给你擦屄。」二伯说着爬到妻身下,舔妻的阴部。那只灵巧的舌头不
一会儿就将妻舔的呻吟起来。

二伯抬起头。「浩娃让你什么时候回去?」

「看你的表现让我自己决定。」

「那俺现在的表现,你想啥时候回去?」说着,二伯的手攀上了妻的乳。

「人家想明天早上呢。」妻带着浓厚的鼻音。。。。

妻侧躺,二伯轻易的把妻的双腿和身体摆成直角,整个人呈L形。屁股中间
的肉屄被挤压着显出格外的肥厚。

二伯跪着直着身子,将自己的驴鞭杵进了妻的屄,由慢而快又日了起来。

妻的奶子随着二伯的抽插抛出一层层诱惑的波浪。二伯禁不住诱惑,腾出一
只手捉住了一只奶子,大力的捏弄。另一只手则抓着妻的胳膊,放在妻身后。此
时的妻如处于汪洋中的小舟,那么的无助,令人怜爱。

「你爹肏的你好受不?」

「嗯。」

「俺是说你的亲爹,在扬州的那个。」

「你认真的?我爸是正直君子,学者风度,你别瞎说。你咋不说你妈。」

「啥君子小人的。这个世上只有男子女子。你生的这么美,你爸肯定想上了
你。你想想,他有没有偷偷看过你胸脯?或者屁股蛋儿?」

二伯耸动着自己的屁股肏着影,却还好整以暇的挑逗她。

「。。。」妻沉默了好一阵子。二伯盯着妻的面庞看,他注意到妻的表情有
过几次变化。

「对不?听我的,你爹肯定想要干进你这里去!嘿,却让俺先日了。」看着
录像的我激愤莫名,这二伯好卑鄙,却听他继续道:「哎,你屄芯里又咬俺了。
痛快死俺了。你这城里娃可真骚!受不了!叫老子!」

我看到此处颇感诧异,妻被二伯用语言挑逗的高潮了?!只听妻闭着眼睛,
用极细微却坚定的声音嚷道:「爸爸!爸爸!啊~」

「小骚货,俺泻给你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