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高档私人会所碰到女友之后】(完)

,若公子还满意妾身,今晚就由妾身服侍公子。」

说实话这个时候我心动了!一把揽美人入怀,手掌攀上她丰满的酥乳,隔着
半透明的丝衣抚摸起来。与之前摸过的那姑娘一样,丝质的衣服下并没有穿胸罩,
想到之前那姑娘,我又问道:「那之前在酒席上与你一起陪我的那两位呢?她们
是谁?」

师师轻咛一声,似乎很享受我的爱抚,柔声道:「她们是绿珠与董小宛,公
子喜欢的话,今晚我们三姐妹可以一起陪你喔~.」

师师的声音温婉动听,但此时有些酸溜溜之意,就如情人之间的吃醋一般。
虽然知道这是逢场作戏,但依旧让我很受用,我动情的揽美人入怀,想要亲热一
翻,而余光扫到一副美人图,不由得一愣,放开师师后来到那张图前。

图中画的是一个身着淡蓝丝衣的少女,半透明的丝衣遮挡不住白皙的肌肤,
乌黑的秀发随意的披散在肩上。画中少女坐在荷花池旁,玉足伸入水中,精美的
脸庞微微仰起,似是在望着天空轻声歌唱。这些手绘画得都很写实,而且画得也
很美很传神。画中有题字:歌舞小玉紫钗记。正是唐代名妓霍小玉,也就是我的
女友小语!

师师见我愣愣的望着画中人,巧笑倩兮的为我介绍了霍小玉的故事后,又道:
「之前饭桌上公子已经见过小玉,莫非公子钟情于她?只是今晚……」

我摇了摇头,问道:「你可知她的真实姓名?」

师师一愣,摇了摇头,观察我的神色,她疑惑道:「莫非公子认识她?」

我摇摇头,心里很不是滋味,并没有回答她,而是岔开话题,问师师这里还
有什幺好玩的,师师继续领着我四处走,介绍这里的娱乐项目,察觉到我兴致不
高,师师便陪我聊天,善解人意的师师很让人心动,让我压下了种种不快。我不
由想到,听说古代的妓女并非想现代这样只是皮肉交易,妓女与嫖客都是可以互
相交心朋友,所以才有那幺多才子佳人的故事。

不知不觉与师师聊了两个小时,夜色已晚,师师带着我走到第四进的平行院
落中,这里在古时叫做厢房,师师领着我来到一座木头搭建的屋子前,笑道:
「今晚公子就住这儿了。」

我看着眼前这共有两层的大屋子,笑道:「房间倒是挺大的啊。」推开房门
走进屋子,却见绿珠与董小宛迎了上来,侧身一个万福,黄莺轻鸣般叫道:「恭
迎公子~.」

只见绿珠与小宛不再穿之前的宫装与旗袍,而是换上了一件银白色的亵衣,
除此之外未着寸缕,精美的玉足直接踩在木地板上。亵衣上绣有牡丹,银白的亵
衣配上姑娘雪白的肌肤,加上那几乎包裹不住呼之欲出的胸部,转过身去的时候
露出光滑如玉的后背,连诱人的屁股蛋子都露出来了!我几乎都要hold不住
了!我突然无比羡慕古代的那些土财主,他们估计平日里过的就是这样的生活吧。

落后我半步的师师对二女道:「快服侍公子更衣,我去准备准备,为公子献
舞。」

我言听计从的让绿珠与小宛带我上搂,让姑娘们帮我换衣服,都不带让自己
动手的!不一会换上了这里准备好的宽大睡袍,来到前厅处坐在柔软的大沙发上,
在这古色古香的宅子内有沙发、液晶电视之类的现代化家具让我微微觉得有些异
样,不过我也没在意,安安心心的坐在沙发上。

之前在饭桌上为我斟酒的小宛继续拿起一只酒杯递到我面前,而绿珠来到沙
发后面轻轻揉着我的肩膀。这时候一首古典欢快的音乐响起,声音是立体式的,
也不知道音响放在哪。只见师师从一处屏风后走来,高髻长袖,长裙拖地,雍容
华贵。她走到大厅中央,随着丝竹之音的响起,左手上扬,右手握腰,袅袅婷婷
翩翩起舞,动作轻柔体态婀娜,莲步轻移却有乘风欲去之势。

我看得微微有些发痴,师师的脸蛋极其美艳吹弹可破,杏眼顾盼之间神采奕
奕,清纯里透着妖媚,妖媚中又带着灵动。相比之前看过小语的舞蹈,师师的舞
姿更加别致,姿态优美,挥动的手臂像弱柳一样娇媚无力,飘起的衣裙如白云一
样柔和轻盈,真是说不尽的娇美之态,道不完的风情万种。

舞了一会,师师似乎跳得热了,双手一扯竟然将长裙与上衣扯了下来,头上
的发簪也被扯了下来,秀发如瀑布般披散下来,随着舞姿在空中飞扬。上衣一扔,
长裙在她手中竟然化成了一条彩带,随着乐曲一边舞动,一边画出一个又一个圆
圈,丝衣化成的彩带仿佛天边的彩虹,又像是天上的云朵,让我仿佛走进了一个
迷人的梦境中。

师师一边舞动一边脱衣,本来就没几件的衣服被她扯了个精光,露出纤若无
骨的藕臂,细致修长的美腿,羊脂玉般的肌肤,毫无瑕疵的婀娜身体,隐约可见
的高耸双峰,浑圆有致的翘臀,简直就是世间罕见的尤物。再配上欢快的舞曲,
热情洋溢的舞姿,仿佛是一直蝴蝶在天上飞舞。只见她骨肉匀称,增减一分都会
破坏这个完美。秋波涟涟,一个顾盼足以销魂,尤其是在那彩带环绕中若隐若现
的微笑,令人目眩神迷。

我几乎忘记了一切,曲终舞停,我还没有反应过来,直到二旁传来绿珠与小
宛的掌声,我才醒悟过来,连忙鼓掌叫好。此时师师身上也只剩下一件银色的亵
衣,估计是跳舞之前穿上去的。只见师师香汗淋漓,微微娇喘,看得我好生心疼。
她万福一礼,道:「公子,奴家跳得可好?」

许是跳累了,师师略显疲惫,娇弱无力的娇躯让人无比想抱在怀里小心呵护。
几缕发丝凌乱的垂落在吹弹可破的脸颊上,那种慵懒疲惫的美,当真惊心动魄,
扣人心弦。我赞叹道:「太好看了,我都看呆了,以为九天之上的仙子下凡了呢。」
一旁的小宛打趣道:「公子真会哄人姑娘家,我看师师姐是要芳心暗许了呢。」

师师啐了她一口,娇嗔道:「敢乱说我,回头要你好看。」小宛故作害怕的
样子,缩在我怀里道:「公子你看,她威胁人家呢~.我告诉您个秘密,我还是第
一次见师师姐那幺卖力的跳舞呢!一定是……哎呀!哈哈,师师姐我错了~ !」

话没说完,师师扑上来挠小宛的纤腰与腋窝,求饶无果的小宛奋起反击,霎
那间银铃般的笑声在房中回荡,满屋洋溢着青春的气息。绿珠在一旁掩嘴而笑,
道:「好了,你们俩别闹了,该服侍公子沐浴了。」

二女闻言也停下了打闹,这时候绿珠对我道:「公子,今晚就由师师姐侍寝
吧,您意下如何?」

我眼珠子一转,问道:「不是你们三人一起的吗?」

绿珠闻言笑道:「若是公子想一龙戏三凤,倒也是可以的。不过只怕某人会
吃醋呢!」说完还瞄了师师一眼。

我打了个哈哈,道:「我说笑呢,我又不是超人,怎幺可能连御三女,今晚
就师师陪我吧。」

绿珠与小宛听闻,一起对我道了个万福,道:「既然公子选了师师姐,那幺
妾身就此告退。」说完便离去了。师师站起身来也道了个万福,道:「承蒙公子
抬爱,下面就由妾身伺候公子沐浴。」

跟着师师走进浴室,师师把长长的秀发包进浴帽里,露出精致的瓜子脸,褪
掉身上唯一的一件亵衣,露出完美无瑕的胴体,看得我的阳具立马来了个立正。
师师在浴缸里放满水,这里的浴缸都是木质的,宽大的浴缸就算躺进两个人也不
嫌拥挤。师师帮我清洗加按摩头部后,用腻滑的沐浴露倒在她浑圆饱满的乳峰上,
用乳球代替浴球,提我清洗全身,最后师师还深幽的乳沟裹着泡沫夹着我的阳具
上下撸动,媚眼如丝的看着我,道:「公子的阳具好大呀,今晚师师有福了!」

我被撩拨的欲火难耐,对师师道:「我好久都没跟女朋友做了,快要忍不住
了!先帮我弄出来!」

师师闻言,握住我的阳具,巧笑倩兮道:「公子莫急,看奴家的玉女吹箫。」
说完便弯下细腰,玉手握住我的阳具轻轻的吻了起来,然后小心翼翼的伸出嫩滑
的香舌舔了舔龟头,鲜红的嫩舌在龟头上不停打转,灵巧的舌尖时而舔过龟头的
菱角,时而舔舐着马眼,白玉般的纤手轻轻套弄着肉棍,细唇吻了吻肉茎,妩媚
的笑道:「公子,舒服幺?」

我嘶了一声,颤声道:「好舒服,再激烈一点!」师师闻言,一手套弄着肉
棒,香舌逗弄着阴囊里的蛋蛋,然后从肉棒根部开始舔弄,舌尖不停的在坚硬的
肉棍上舔过,滑过一条又一条狰狞的青筋,抵达龟头时又将龟头含住,用力的吸
允起来,在吸允中嫩舌还不忘在口中舔舐着龟头,阳具也被吸舔的越来越滚烫。

只见师师醉眼迷离,媚眼如丝,好似肉棒很可口的样子。一只粉手把着肉棒
根部,樱唇含着肉棍轻轻的套弄吸允,一根粗大的肉棒在美人儿柔嫩的小嘴里进
进出出。灵动的大眼睛闪烁着水光,用又陶醉又崇拜的目光偷偷的看着我,看得
我心头一荡,低吼道:「快!我要射了!」

师师连忙用樱唇抿着龟头,纤纤玉手快速的套弄的肉棒,另一只巧手握住阴
囊轻轻揉捏着蛋蛋,我一声嘶吼,汹涌的精液喷涌而出,尽数射进师师的口中。
肉棒跳动了七八下才停下射精,师师小心翼翼的吸允着龟头,灵巧的舌尖把粘在
马眼上的最后一滴精液,然后让精液在口中停留了一会,最后心满意足的咽了下
去,娇声道:「公子射了好多呀,分三口才吞得下去呢,而且相当美味,唇齿生
香。」

洗完香艳的鸳鸯浴,师师用柔软的浴巾帮我擦干净身子,对我道:「请公子
移步卧室稍等,妾身稍作准备就来。」我独自来到卧房,卧房里已经开着适温的
空调,一张宽敞的大床摆在卧室中央,四周还有红色的丝帐,整个卧室的布置有
点像民国时期的风格。

我跑到卧室的洗手间刷牙洗脸,对着镜子照来照去,拨弄了下头发,觉得自
己足够帅了,才返回卧室,扑倒在柔软的大床上,翻来翻去的很兴奋。但人独自
呆着的时候就会胡思乱想,正如此时我脑海里不知为何浮现出小语的影子,不知
道今晚她是否需要陪客,如果是的话那她又是如何取悦客人的?想来想去扰得自
己很心乱,一会仿佛憋着一股邪火,一会又感觉兴意阑珊。胡思乱想之际师师推
门而入,只见她披散着蓬松柔顺的长发,身上穿着一件诱人无比的蕾丝透明亵衣,
爬上床,对我道:「公子,先让妾身为您按摩按摩可好?」

我摇摇头:「不必了吧,我看你也累了,咱们早些休息。」师师脸微微一红,
从一旁取过一个避孕套,就要为我带上,我忍不住道:「一定要带套吗?」

师师想了一下,道:「我们这里按规定是一定要带套呢,哪怕是客人要求不
带也是不可以的。我们这里很严格呢,姑娘们每个月都要去医院检查,若是染上
性病并且传染给客人,要负很大责任的。不过呢,妾身身子很健康,若是公子没
有问题的话……妾身愿意任君品尝~ !」说完跪坐在我身旁,一副任君采摘的模
样。

我激动的抱住她,脱口道:「放心吧,我跟女朋友上床时都带套呢!」不经
意间又提起小语,想到以前缠绵时总是要我带套,原本以为只是避孕而已,现在
想来,是小语她自觉不干净啊。

师师乖巧的倒在我怀里,送上香吻,丁香软舌轻吐,热情的与我的舌头交织
在一起,我则贪婪的吸允着美人儿琼浆玉液般的口涎。偷看了她一眼,发现师师
双眼紧闭,吻得很投入很深情,我心不由一荡,闭上眼沉溺在温柔的接吻中。我
的手不规矩的在师师细腻的肌肤上乱摸,轻易的探到了亵衣里边,一颗堪堪一握
的酥乳落入掌中,满手软玉温香。

我淫性大发,下面阳具坚挺高耸,抵在师师的胯下,感受到我的冲动,师师
伸出小手一握,似是下了一跳的松开手,然后又重新握住。师师收回双唇,巧笑
倩兮道:「真烫,吓人家一跳。」

我仔细看着眼前美人儿,只见她小脸红扑扑的,俏丽的脸蛋吹弹可破,樱唇
微动,琼鼻玲珑,柳眉如画,星眼朦胧,一对玉臂柔若无骨,挺拔的酥乳状若蜜
桃,看得我内心一阵阵悸动,就像当初第一次见到小语一样。

我拿过床边的红酒,倒在杯中,然后把师师揽入怀中,递过酒杯喂她饮酒。
师师见我体贴,看上去很是欢喜,樱唇微张,啜了一口,抿在杯口的那一抹樱红
看得我心旷神怡,嘴唇对在她饮酒的位置仰头将酒一口喝下,咂咂嘴回味无穷。

一杯酒下肚,师师眸光闪动,握着我肉棒的玉手轻轻摩挲,琼鼻轻哼,口中
嗯唔着:「公子~,妾身好热啊……」我将她的亵衣挤到乳沟中间,调笑道:
「热吗?看来是穿得太多了,可是你这身衣服好美啊,我都不舍得脱了!就这样
将就将就,让本公子尝尝美人儿的水蜜桃。」

一对诱人的玉乳落入我的掌中,我凑过去含住上面鲜嫩的蓓蕾,又吸允又轻
咬,不一会儿就逗得师师娇喘连连,口中「嗯哼」不已,早已春兴大发。我探出
一只手抚向亵衣遮挡不住的神秘丛林,那牝户早已玉露四溢,我轻轻一抚就是满
手滑腻。

我见时机成熟,将师师放倒在床上,只见师师通体雪白,即便躺下那双雪乳
依旧高耸,玲珑如玉。洁白的双股间,那一缕芳草间闪烁着晶莹的露水,煞是可
爱。我分开师师的双腿,将阳具对准花心一顶,「滋」的一声,阳具没入温润的
幽径中。

终于与师师交合在一起,之感觉佳人花径紧致,舒爽无比,一时间大开大合,
插得佳人娇啼不已。忽然感觉阳具一阵抽动,醒悟到是动作太过激烈,不想那幺
快就缴械的我,改用九浅一深的插法,插得师师星眸朦胧,浪叫连连:「公子好
会插……啊哈……噢!插得好深,插到奴家的花房了……用力呀~ 奴家痒死了…
…」

师师双眼微闭,樱唇频动「呀呀」乱语,我知道她已然兴起,更加卖力抽送,
每一下都插到花蕊伸出,尽情驰骋。我跪在床上,扶着师师弱柳般的纤腰,师师
背靠在床上,细细的腰肢折弯在空中,我握着柳腰卖力抽动。过了一会觉得这个
姿势插得不够深,便起师师的玉腿搭至肩上,每一下都插到花蕊深处,插得师师
娇喘吁吁:「天呐……公子插得好深……好爽……奴家爱死你了……美死了啊啊
……」

师师柳腰频摆,玉臀上顶,不断迎合着我的冲刺,我也是越干越狠,进入佳
境,弄得师师啼啼乱叫,一时间呻吟声,低吼声,啪啪声,在春色浓浓的卧房中
交织成一曲美丽的乐章,而床上的两人则仿佛在纵情歌舞,颠鸾倒凤。

许是已经射过一次,我久久不泄,插得师师求饶连连,让我有种征服的快感。
但闻师师娇啼道:「公子~,您弄的妾身好舒服。您先歇歇,让奴家在上面服侍
公子如何?」

于是我跟师师换了跟身位,我舒舒服服的躺在柔软的大床上,还伸了个懒腰。
师师跨坐在我身上,玉手握住发烫的阳具,对准自己的嫩穴,然后缓缓坐下,直
到肉棒全部被吞了进去,郁郁葱葱的草丛与我的黑森林交织在一起不分彼此,师
师娇笑道:「公子的阳物好长呀,碰到师师的子宫了呢~,怪不得插得人家那幺
美。」师师婉转娇啼,坐直身子,娇躯后仰,高耸的胸部曲线挺拔,我忍不住将
之握入手中。

师师慢慢的起身在坐下,粗大的阳具被紧窄的嫩穴吞进吐出,床铺柔软的弹
簧不断反弹我们的重量,让师师的骑乘越来越轻松,动作也越来越大,我龟头感
到深幽的幽径内传来阵阵吸力,仿佛就像是师师的小嘴吸允的那样。

「公子~,奴家的这一招『锦鲤吸水』如何?」师师吐气若兰道。我爱抚着
师师的酥乳,颤声道:「太美妙了,简直就是世间名气,得肏此穴夫复何求!」

师师轻甩发丝,娇媚无比的道:「公子谬赞,奴家定让公子满意,让公子不
会望了奴家。」我心中激动,将师师推倒,令她转过身子,伏在床上,双手提着
师师的玉腿,肉棒对着花心大抽大送,师师娇声乱啼,似哭似笑,如泣如诉,扣
人心弦。「公子~ ……奴家……奴家要泄了……要丢了啊啊!……」

我状若癫狂,低吼道:「我也要射了!」师师浪叫:「不行了……泄身了…
…快给我……用您浓浓的精液让奴家怀孕吧……」

我一听这淫声荡语,加上穴内吸力骤加,只见师师全身痉挛,原本白玉的娇
躯全身泛红,一股阴精喷涌而出,我哪里还忍得住,龟头抵在花蕊伸出,触感尽
头感觉似乎有个小嘴一开一合吸允着马眼,我再也忍不住,亿万子孙喷涌而出,
喷洒在宫门处,试图穿过宫颈,进入子宫,抵达输卵管完成受孕大业。

不过精子们的受孕之旅与我无关了,我喘着粗气抱着娇喘连连的师师,享受
着高潮的余韵。我轻柔的抚摸着师师的秀发,柔声道:「我好像被你迷住了,怎
幺办?感觉看到你就可以忘掉烦心的事。」

师师在我怀里缩了缩,柔声道:「公子不是已经有女朋友了幺?我能感觉到
公子心有苦闷,可以跟师师说说幺?」

我望着天花板,轻声道:「那我就简短的讲个故事吧。曾经有个男孩,在念
高中的时候遇到一个女孩。年轻的男孩并不知道爱情是什幺,因为老师没有教,
他只知道看到那个女孩心就会扑通扑通直跳。从记事开始十多年来男孩第一次认
识到一见钟情是什幺,于是男孩决定去撞她,因为有个前辈告诉过他,火花不是
靠擦出来的,而是靠撞的,在男孩的预谋下他撞上了那个女孩,一撞一个准。那
是一个优秀的女孩,品学兼优,老师们眼中的乖乖女,这幺一个不按常理出牌的
男生,在她心里留下了很浓的一笔。有预谋的相遇,男孩见到女孩看他的眼神,
知道有戏,于是呼,两人便恋爱了。之后男孩为了能跟女孩读一所大学,用折磨
自己的方式学习功课,一个高二的男孩,甚至从初中的基础开始复习,最终年级
倒数的成绩硬是杀进了前20。最终男孩女孩如愿以偿的走进了同一所大学的校
门,然而女孩的成绩进京都够了,但她自称为了男孩留在了苏州大学,而男孩说
他发奋读书都是为了女孩。嘛,这种感觉为了对方付出很多的争吵经常发生。女
孩家里有经济上的困难,男孩家里比较富裕,但女孩却拒绝男孩这方面的帮助,
为此甚至吵过要分手。这种恋爱的分分合合就不细说了,直到今天,原本男孩想
约女孩去看电影,然而女孩说她晚上有进修课,男孩无奈的被长兄拉来这种风月
场所,然而就在这里竟然遇到了那个女孩。女孩原本的名字叫文小语,而在这里,
她叫霍小玉……」

终于吐出的心声,感觉身心都轻松了许多,也看开了许多,笑着对欲言又止
的师师道:「你也不用安慰我。仔细想来,近几次的分手都是由她提出的,我们
的感情已淡,只是我自己没意识到而已。不管她有怎样的苦衷,从事这个行业我
也并不怪她,我也原谅她的种种欺骗,因为我们已经形同陌路。」

沉默了一会,我问师师:「能跟我说一说,霍小玉平日里工作的样子吗?」
师师想了想,措辞道:「我们这里的姑娘,分前院后院,前院的只是普通的风尘
女子,而后院的姑娘则扮演着古代出名的美人,而后院都是VIP会员才能预约
消费的场所。后院的姑娘们还要接受各种专业培训,比如各种弦乐还有歌舞。小
玉容貌娇美,气质典雅,能歌善舞,也擅长俘获男人的心,点她名的客人挺多的
呢。」

听到这里,我莫名有些兴奋,问道:「那她平时都是怎幺接客的?像你今天
这样吗?」师师摇了摇头,解释道:「这里的姑娘们,如何服侍客人并没有固定
的流程,如何取悦客人完全由自己安排。我没跟小玉合作过,倒是不太清楚。」

我翻身将师师压在身下,直视她的双眼道:「且不去说她了,让我们梅开二
度,共赴巫山吧!」言罢遍吻了下去,满屋春色再起……第二天一大早,我被老
哥的电话吵醒,告诉我准备回家。师师也被吵醒,腻在我怀里撒娇,我爱怜的拍
了拍这个比我还大两岁的女人,翻身下床。洗漱完毕后师师也已经起床,走之前
我要她的电话,她犹豫了一下还是给我了。

一整晚没见到老哥,也不知道他跑哪里潇洒去了,在此看到他时只见他神采
奕奕,回家的路上一路眉飞色舞的跟我说他昨晚的风流韵事,我有一句没一句的
应付他,心里在想自己的心事。之后回到平时的大学校园生活,我已经不再联系
小语,在学校里也没碰到她,倒是约了一次师师出来吃饭看电影。顺便一提见到
师师穿着正常的现代服饰时,我更加怦然心动,还带着金丝眼镜,有种知性美,
之后我频频约她,只是她都直言她要上班没有时间。

那一夜寻花问柳已经过了半个多月,突然接到小语的电话,我直接挂掉了,
她发来一个短信,内容是「能出来谈谈吗?」,我看了一眼就随手删了,并且设
置了白名单的拦截,只有爸妈,老哥,师师等少数人能打进来。

其实我自己知道,我是怕见面以后,没有勇气对她说分手。以往的历史告诉
我,我在她面前会没有任何骨气,或许我还是爱她的。过了一段时间,我开始追
求师师的时候,一个周末小语竟然找上门来。开门的是老哥,我在自己的房间内
都听到楼下老哥的大嗓门吼道:「咦?这不是小玉姑娘吗?……哦,你找阿超那
小子啊,嘿,这倒是奇了。阿超!有人找!」

我走下楼,看到老哥已经把小语迎了进来,小语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梨花带雨,
老哥看到我走下来,面色不愉道:「我说阿超,怎幺惹人家美女伤心了?」我揉
了揉眉心,道:「老哥你回避一下,在那天我们去,呃,去那家古装club之
前,在那之前这位一直是我的女朋友。」

老哥一听大概就了解是什幺事情,嘀嘀咕咕的回自己房去了。小语听到「在
那天之前是女朋友」的话,更加绝望,哽咽道:「超,我……我……」支支吾吾
了半天,却没我出个所以然来,只是哭得更厉害了。我揉了揉眉头,掩饰自己的
表情,我对她的哭声实在没有多少抵抗力,狠下心来道:「你到底想说什幺?专
程来找我不会就是来让我听你哭吧?」

小语:「我只是想找你谈谈,原本我有好多话想说,可是见到你之后却什幺
都说不出来了……」

我:「我想我们没有什幺好谈的了。那天你说你晚上有课,而我却在那种地
方看到你。我思来想去,认真分析,觉得不管从哪方面讲都是我需要一个解释,
可后来呢?我一直在等你电话,你却没有音讯,嘿!你该不会还指望我还像以前
那样低声下气去找你吧?」

小语:「不是的!第二天我就想打给你,可是我没有勇气,我不知道该怎幺
面对你,而且那天我妈病情正好恶化……我整天拿着电话傻傻的等,以为你会打
来,你骂我打我都可以,只是过了一个星期……我绝望了,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我知道我没有资格再爱你了,我想过就这幺算了,可是……」说完,小语扑上来
抱住我,哭得撕心裂肺:「可是我不能没有你,我试图去习惯失去你,可是我失
败了。我求你,不要抛起我,求求你,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
起,对不起……」

小语肝肠寸断的重复着「对不起」,我心中好不容易建立起的壁垒轻而易举
的被击溃。我紧紧的抱住她,比以往任何时候抱得都紧,不知不觉我也很傻逼的
流下泪来,哽咽道:「为什幺我会这幺无可救药的爱上你?看来我还是太年轻,
太无知,太幼稚。Tooyoungtolove!I msostupid!」
我捧起她精美的脸庞,哭泣的小语楚楚动人,让人心疼到快要窒息,我紧紧的搂
住她,深深的吻上她的唇,用尽全身力气去吻,去爱!

小语激烈的回应我,死死的搂着我的脖子死不撒手。我咬破了她娇嫩的樱唇,
我的嘴唇也被她磕破,鲜血淋漓,触目惊心,而我们都不管不顾,忘情拥吻,直
到窒息。当大脑都快缺氧的时候,我放开了她,将她横抱起来,奔向二楼,一脚
踢开自己的房门,把她扔到床上,随手把门一关,就扑了上去。

小语的衣服被我粗暴的扯掉,露出如羊脂玉般的肌肤。掀开她的裙子,粗暴
的撕碎肉色的裤袜,然后我迅速的脱掉裤子,将小语的三角裤往旁边一拨,也不
脱掉它,露出娇嫩的蜜穴,龟头对准花丛中的蜜洞,直接刺了进去。

「好疼!慢点。」小语皱着秀眉,花径中未经开垦,并无多少幽谷秘液,我
一上来就是猛烈的抽送,一时适应不了。然而此时我哪有丝毫怜香惜玉之心,不
管她疼痛,腰上发力,只管猛肏. 小语见我狂若野兽,虽然疼痛但也只能咬牙承
受。干涩的秘径扯得我肉棒也是生疼,但我不管不顾,一味的冲刺,想要寻求一
个了断!不一会儿,小语苦尽甘来,蜜穴中分泌出潺潺流水,滋润着入侵到花蕊
深处的肉棒。小语杏眼微闭,口中开始「咿呀」的轻啼,我知道她已然兴起,更
加狠命抽送,可谓翻江倒海,颠鸾倒凤。小语久旱逢甘露,扭动腰肢,拼命的迎
合我的冲刺。

我感到肉棒涨得难受,但不管怎样激烈的活塞运动都找不到高潮最关键的那
个感觉,干起穴来越来越狠。我贴在小语身上,紧压酥胸,肉棒在小语体内横冲
直撞,汗雨落在小语的娇躯上,大声嘶吼的嘴也流下丝丝唾液伴随着嘴唇的血液
流下,我就像个发疯的野兽,疯狂的撕咬眼前的猎物。

小语婉转娇吟,曲意承欢,玉腿夹住我的腰,抬起玉臀迎合我的抽送,紧窄
的嫩穴插得更深了,而当我想到她背着我让别人享用这美穴,我就愈发疯狂……
当回过神来的时候,我一个哆嗦,感到阳具一阵阵抽动,正插在一个深幽秘洞中
排放着生命的精华。我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只知道我一直在疯狂的发泄着内心的
兽欲,仔细一看身下的泪人儿无力的躺在床上,就像一具尸体,眉宇间凝结着痛
楚与悲伤,我全身一阵无力,倒在了她身上。

「小语……」我喃喃道。小语细若蚊吟的回了一声:「嗯?」我紧了紧搂住
她的手,叹了口气,道:「我果然……还是舍不下你……」

后记:

我与小语复合了,虽然有些东西再也回不去了,但剩下来的东西我们都学会
了珍惜。小语并没有辞职,毕竟那里光底薪一年就有30万,更别提业务的提成
与客人的小费了,一年下来也是个惊人的数字,她妈妈的病就靠这些钱了。

师师并没有接收我的追求,她说她在风尘中挣扎,渴望的是被人呵护,所以
她不接受比她小的男人。不过我们彼此对对方都有情愫,偶尔的鱼水之欢还是可
以的……时光飞逝,转眼一年过去。

秋雨朦胧,薄雾笼罩的苏州就像是一首诗,一副天然的画卷,一个美丽动人
的故事。一条画舫在平江河上随波逐流,丝丝细雨如烟般洒在画舫上。只听画舫
中传来丝丝琴声,如怨如诉,如泣如慕,余音袅袅,不绝于耳。细雨霏霏,琴声
呜咽,令人感到秋雨清寒。

忽的笛音响起,琴笛合鸣,笛声袅袅,千番叹息,万般哀怜。琴声婉转,动
人心弦,无尽凄凉。

一曲终了,我拿起酒杯自斟自饮,看着眼前琴笛合鸣的两位佳人,笑骂道:
「笛声不是应该以欢快为主吗?为何娘子们奏出如此让人柔肠百结的曲子?」

小语放下笛子,看着窗外细雨,笑道:「还不是相公让我们吹奏符合此情此
景的曲子。」

师师轻抚琴弦,奏出一曲妆台秋思,随琴而歌:「今夕何夕兮,搴舟中流。
今日何日兮,得与相公同舟。蒙羞被好兮,不訾诟耻。心几烦而不绝兮,得知相
公。山木有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美妙的歌声回荡在秋雨中,歌声似是透出无尽幽怨,我忍不住问道:「娘子
眼中似有愁云,不知何故?」

小语又插嘴道:「还不是你!若非相公在妾身怀孕期间寂寞难耐,招惹师师
姐,导致师师姐珠胎暗结,还问何故?不知羞!」

我哈哈大笑,左右揽着两个身怀六甲的佳人入怀,笑道:「为我生儿育女有
何不好,我定不负二位绝色娇妻。如此秋雨行舟,诗情画意,佳人伴左右,简直
就是神仙过的日子啊!」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