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风云录】(03)(完)

.

第八章节

或许李悟心的这发出尖啸声的一刀,就是故意让许庆春接住的!许庆春本来
只是用两根手指夹,这时连忙又用拇指捏住刀身。但这一刀蕴含的暗劲十分厉害,
三指齐用竟还有力所不逮之感!他的食指中指已被割伤!这柄飞刀随时会脱出许
庆春的手指,插到他的面门上!

许庆春猛然向后跨了一大步,借着后退之势化解了飞刀大半前冲的力道。但
刚刚站定又感到一股大力涌来,不由得又连退了三步才稳住身形。

此时许庆春脸上已是汗水涔然!

「据说李悟心通常随身只带六把刀,我还能接得住几把?」许庆春忖道。

正在这时忽然听到一个清朗的声音说道:「好!你是第一个能接得住我飞刀
的人!」说着一个身材修长,衣着整洁的中年人出里面走了出来。

此人便是李悟心。

李悟心继续说道:「这次不知你还能不能接得住?」说完左掌一翻,不知何
时每个手指之间都已夹着一柄弯如新月的飞刀!许庆春心头一震!只见李悟心手
腕轻轻一扬,那四把飞刀已忽然不见许庆春本能的向后急跃,这才看清那四把向
自己急速而来的飞刀!

一般人同时发出几个暗器,应该都是齐头并进的。而这四把飞刀仿佛是从不
同方位,由不同人射出来的!每一柄飞刀的速度与行进路线都迥然不同。

因为并不是平行,在空中不可避免的会碰撞,这四把飞刀中途互相碰撞乱飞,
失去了原有准头,最后到得许庆春面前的只有一把而已!许庆春心头暗喜,伸手
准备接这把飞刀,但忽然感到肘部一痛,一时间整个整个膀臂都动弹不得!同时
肩头胸口也相继一痛!那四把飞刀竟是全部命中!原来那看似胡乱的碰撞,却是
李悟心早已计算在内的。通过几番互撞既扰乱了许庆春的心神视线,又隐藏了真
正的路线。不过所幸李悟心飞刀和气功的造诣都极高,已能使飞刀由利返钝,只
是撞麻了许庆春的穴道,并没有对他造成伤害。这也是他绰号的由来,飞刀一出
生死由心这时从威武厅又走出三个大汉来。为首的是老三史定山,后面的两人分
别是烟嘴杨叶相,铁塔张再生。张再生老远就大着嗓门笑呵呵的说道:「二哥还
是你厉害!一下子就把这青龙帮的二号人物许庆春搞定了!」

他大踏步的来到许庆春面前,说道:「青龙帮的人已是我们的死敌,留着他
做什么?一刀了帐,给他们一个下马威!」说着拔出一柄短刀,向许庆春的胸膛
刺去!许庆春说道:「且慢!」张再生停了下来,看着许庆春笑呵呵的说道:
「向我求饶了,是不是,堂堂青龙帮副帮主也向我求饶了?行,只要你跪下向我
磕几个响头,我就饶你一命也行!」

许庆春说道:「我既然敢来就没把生死放在心上!我这次来,除了谈和外,
更是准备送一份大礼给陈堂主的。我知道陈堂主这段时间很烦,不过我这份大礼
保证能让他喜出望外!你杀了我,这大礼自然就落空了!到时候陈堂主追问下来
你也吃罪不起!」张再生看着许庆春两手空空,怒道:「你个鸟人,想骗我,找
死呀!」刚要准备动手,李悟心已说道:「住手!」张再生连忙停下来,转头说
道:「二哥,这……」李悟心说道:「堂主的脾气你也知道!———先把他带去
见帮主。看他有什么话说!在这里还怕他飞走不成?」张再生不敢造次,看着许
庆春恶狠狠的说道:「要是你胡吹大气,一会儿叫你想死都难!」

几个人带着许庆春进了厅内。陈一夫正坐在茶几旁喝茶。他看到许庆春进来,
说道:「你们青龙帮把神刀堂害成这样还要来谈和?打个巴掌再来揉一下?那批
军火的下家都预定好了。现在不但收不到他们的货钱,还得张罗着赔人家定金!
妈的,今年赚的钱全赔进去也不够呀!」

许庆春从他话中已听出他对龙飞武的死并不太在意,对损失却十分心疼。他
微一转念已明白其中道理:龙飞武虽然排行老五,论本领不在老二李悟心之下。
再加上文武双全,为人仗义和气,人缘极好。这两年陈一夫对他已生疑忌之心,
因些总是派他马不停蹄的外出办事。

陈一夫把茶杯放下说道:「都说你机智过人,现在给你2分钟时间说服我不
杀你!」张再生掏出怀表,看着时间。

许庆春神色不变,说道:「我们青龙帮一片诚意,不料你们竟是如此!平心
而论,你们神刀堂与青龙帮开战有几成胜算?」陈一夫说道:「六成多!」许庆
春微微一笑,说道:「只以目前状况来说或许有六成,但俗话说有钱能使鬼推磨。
只要我们青龙帮不惜血本,短时间之内再征召四五千人不会成问题吧?加上洪氏
企业的纠察队护厂队三千多人,胜负之势立时易转!如果洪帮主舍得把他秘密训
练的死神战队三千人全部投入……」

听到这里陈一夫脸色微变,他的内线只知道有这么个死神战队,队员个个勇
猛善战,装备精良。他认为以这样的素质,青龙帮能训练出一二百人就不错了。

许庆春看在眼中,忽然把话锋一转,说道:「我们出来混的是为了什么?最
终还不是为了求财?青龙帮与神刀堂打起来谁也不好过。所以我们帮主常说,出
来扒食求财不求气,以和为贵,力主谈和。」他目光四处扫视了一下,说道:
「我知道贵堂对于上次的军火损失一定耿耿于怀!我倒有一法挽回!让这批军火
物归原主!」

在场的人都不由容色大动!本来悠闲坐在椅子上的陈一夫也站了起来,说道:
「什么法子?」没等许庆春回答,一直看着怀表的张再生大叫道:「两分钟到了!
许庆春,这下你死定了!」沈一夫脸色一沉,斥道:「老七,不得对客人无礼!
下去!」张再生一愣,还不明所以,但在老大威严的目光下只得低着头,嘟嘟囔
囔的转身走了。陈一夫说道:「这个混人!许帮主不要见怪。请坐,请坐!」许
庆春坐下后,陈一夫说道:「愿闻其详!」许庆春说道:「这事……牵扯太多…
…」说着四处看了看。沈一夫会意,让其他人都出去。许庆春这才说道:「我从
军方一个朋友那里听说到,那批没收的军火都在崇明岛。岛上本来只有五十多个
守军,现在另有一个团驻扎在那里。」陈一夫泄气的说道:「一个团!想偷一个
子弹也不成呀!」许庆春说道:「你放心,这几天我自有办法让那个团离开崇明
岛。只是离开不会太长,却也足够你们行事的了,到时我会通知你!」

陈一夫知道许庆春交际广阔,神通广大,相信他能办到。他叹道:「真可惜
呀!如果许帮主当初到我们神刀堂的话……」许庆春说道:「我虽身在青龙帮,
但以后合作的机会还很多,只要有我能帮得上忙的事,陈堂主只管开口,我一定
竭力替您办好!」陈一夫高兴的说道:「早听说许帮主虽是文人出身,但豪爽仗
义,远胜常人。今日一见,果然如此!能交上你这样的朋友真是一大幸事!

陈一夫知道,许庆春朋友多人面熟,能和他攀上交情,以后很多事就好办多
了。许庆春也欲与之交好。

不知不觉间,两人已谈到中午。陈一夫自然盛情款待。酒足饭饱后,两人又
是一番长谈。两人越谈越是投机,大有相见恨晚之意,最后在许庆春的提议下结
为拜把兄弟。

礼毕后,许庆春说道:「大哥,我们结拜之事,我暂时不想外人知道。我怕
青龙帮中有人说闲话!」陈一夫说道:「这个自然!」忽然许庆春叹了口气低头
不语。陈一夫说道:「怎么了?」许庆春说道:「我是在想,如果我是青龙帮的
大当家的,我们结拜之事也不用如此鬼鬼祟祟。而且我们兄弟联手,整个上海还
不尽在我们掌握之中?」沈一夫哈哈笑道:「许兄弟真是不知足呀!我在你这个
年纪还只是个跑腿的!」许庆春说道:「以前我想,只要熬些年月总有这么一天。
大哥也听说李冰竟是洪飞龙的儿子吧?到时候青龙帮还不是他的?」陈一夫说道:
「是呀,要是以前的那个洪仁通还好,性格懦弱,帮中定是你真正主持大局!这
个李冰却很棘手!」许庆春忽然说道:「大哥,有个忙你能不能帮?」陈一夫说
道:「只要我能帮得上一定帮!」许庆春说道:「明天李冰就会带着一批货到北
平与外国人交易。他们一行只有六七个人,能不能请大哥派上几个兄弟把他们做
了!他们一向住在天竹宾馆。你们在北平干了他们,谁也不可能怀疑到你们。时
世混乱,杀人放火打家劫舍的人遍地都是!他们这批货可是稀世古董,价值不菲,
叫兄弟们动手要当心点!」陈一夫听了不由两眼放光,他拍了一下许庆春的肩膀,
说道:「好!抢到的东西我们兄弟一人一半!」许庆春说道:「我那一半就当是
我这个做兄弟的孝敬老哥的见面礼,你若不要就是看不起兄弟了!」陈一夫哈哈
大笑,不再推让。

计设连环

离开神刀堂后,许庆春非常兴奋:没想到自己整个计划的开端如此顺利!他
躺在床上盘算良久,最后决定和徐锦林再见一面。

「元庆,前几天才见过面,这么快就要见面,难道有什么变故么?」徐锦林
说道。

「父亲,我知道你公务繁忙,但这次还要请你亲自出马!因为孩儿这几年来
的努力终于要见成果了!」徐锦林大喜。许庆春说道:「青龙帮神刀堂都将成为
历史!不过父亲你也得为此付出代价!——五十条人命的代价!」徐锦林说道:
「五十条性命么?值得!你准备怎么安排?」许庆春说道:「我在神刀堂已撺掇
陈一夫袭击崇明岛的军火库。」徐锦林说道:「难道那些混混一点自知自明都没
有?凭他们这些杂鱼想和我一个团装备精良的军队打?」许庆春说道:「他们当
然不敢了,不过我告诉他们这个团的守军会被我调走,他们才敢铤而走险。」徐
锦林说道:「那是我的军火重地,守备调走可不是玩的!」许庆春说道:「让他
们把大部分的军火转移到地下军火库。只把上次缴获的放在上面。神刀堂的人抢
军火时我会提前通知你!到时候岛上只留五十个人做做样子,当神刀堂的人消灭
了这五十个人后,进去抢劫军火,这时我会安排青龙帮的人出场,两边是仇人相
见分外眼红,自然会打得火热!」徐锦林说道:「且住,青龙帮和神刀堂不是已
和好了么?——而且是你一手促成的。」许庆春笑道:「是的!不过他们还会有
新仇!到时候新仇旧恨保证他们大打出手!」徐锦林笑道:「又是你这小子做的
手脚对不对?」许庆春笑而不答,继续说道:「等到他们打得差不多的时候,就
是父亲你出来收拾残局的时候了!」徐锦林说道:「神刀堂青龙帮各有多少人?」
许庆春说道:「他们人虽多,但这次为了行动隐蔽,出动的不会多。要去的都是
精英!神刀堂那边我会劝说他们只带一百五六十人,——相对于岛上五十人来说
已经够多的了!青龙帮会多一些,二百到三百人之间。两边打起来青龙帮会略占
上风,但也不会剩下多少人!到时候全歼他们可说轻而易举。这样精精彩的场面
父亲怎能错过?而且我有个想法,如果能生擒两边的首脑,可以说服他们归降,
只有父亲亲自出马才做得了主。说出的话,做出的承诺他们才能相信。」徐锦林
意气风发:「好!我就带五百人去!不把他们一网打尽也不算好汉!」许庆春说
道:「为了行事方便,这段时间东面的巡捕和海上巡逻队可以让他们睁一只眼闭
一只眼,做做样子而已。到了那天最好让他们休息!不然万一凑巧碰上了,就会
打乱整个计划。」徐锦林说道:「好!这些事我会去办,你只管放开手脚去干!」
一晃十多天过去了,离端午节已不远。就在这时李冰身亡的消息已传到青龙帮!
事先早知道这事会发生的许庆春自然已巧作安排,让他们知道凶手是神刀堂的人。

这次连一向沉稳的洪飞龙也失去了冷静。他召集各组组长拟定全面出击,消
灭神刀堂。洪飞龙恨声说道:「我本来以为神刀堂只是一个绊脚石,但现在才知
道他们是一根卡在咽喉的鱼刺,——不拔掉不但会使你难受,还可能危及性命!」
许庆春心中暗喜,说道:「帮主,我倒有一计,不但可以让神刀堂从此除名。而
且我们这边也不用太大折损!」洪飞龙说道:「哦?神刀堂实力雄厚,这恐怕不
太可能吧?」许庆春说道:「神刀堂一直都是和咱们玩阴的,这次我们就以其人
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旁边的洪飞虎听得心急如火,说道:「有什么就快点明说,
把人搞的云天雾地的!」许庆春说道:「说来也巧,上次去神刀堂谈和时,我把
崇明岛的那批军火的消息告诉了他们。至今他们还在等我话才动手。」说着他把
事情简略向大家说了一下。

「三天后就是端午节,我会通知他们在当天晚上九点动手。他们大约带一百
五十人左右。到时候我们帮中精英尽出,埋伏在他的归途中,再加上神刀堂此次
行动的人中有我们的人,猝然伏击再加上内外夹攻。还怕他们不完?这些人都是
神刀堂的首脑人物,如果他们一死,神刀堂剩下的人虽多却是一盘散沙,不足为
惧。更妙的是神刀堂的人是死在军方的军火库崇明岛上,又死了很多军人。别人
当然就是以为他们袭击军火库和军方冲突而亡!神刀堂的余孽也不会找我们拼命,
为我们除去了后顾之忧。」洪飞龙大喜,说道:「他们有一百五十人,我就带上
三百人!」许庆春说道:「如果他们有一人走脱都会带来无穷麻烦!到时候就是
整个神刀堂与我们为敌!所以为了万全之计,我想让死神战队的人化装散布在南
北两个港口周围。只要有从崇明岛逃脱的神刀堂人立即就地格杀!」死神战队是
由许庆春亲手组织训练的,不过却只有洪飞龙才能调动他们。队长也是洪飞龙直
接任命的亲信。洪飞龙点了点头。许庆春说道:「这几天有一件事还要保密!」
洪飞龙说道:「什么事?」许庆春说道:「李冰身亡的消息大家都装作不知道,
不然神刀堂那边只怕会心生怀疑,打乱我们计划。」洪飞龙说道:「好!——神
刀堂,我两个儿子都死在你们手中!如果我不把他们斩尽杀绝也对不起他们!

结局

月色昏黄,崇明岛上一片安宁。

神刀堂的人分成了三组。根据许庆春的情报,他们知道岛上的五十多人的守
军分为三处。一处在军火库的正门。一处紧挨着军火库。一处在后面的宿舍。三
拨人两拨人轮值,一拨人休息。通常情况下大门的守卫遇到袭击时就会鸣响警笛。
警笛声可传出十数里。在江面上的巡逻队闻声立时赶来支援。而在军火库旁边的
守军听到警笛声后立即致电上海守军求援,同时拉下紧急制动闸。军火库的大门
立即会被三道二十多厘米厚的铁门封死。来敌在短时间内很难打开。——他们当
然不知道,这次即使他们照样做了也不会有一个援军来。

第一组负责解决门口的守卫。由陈一夫和李悟心领队;第二组负责对付军火
库旁的守卫同,由史定山杨叶声领队;第三组负责消灭宿舍的守卫,由张再生领
队。陈一夫知道第一组难度最大因此亲自领队,如果大门的守卫拉响警笛,里面
的敌人都会警觉,说不定还会引来其他麻烦。——他当然不知道巡逻的海军已放
假了第一组的人来到大门前二百米处都停了下了。岛上树木丛生,藏身方便,但
是人多了在其间行走,却也极易发出声响。陈一夫和李悟心二人先去查看再行定
夺。

两人小心翼翼的来到近前,两人发现这里并不似想像中的那样戒备森严。十
八个人都松松垮垮的闲聊着。李悟心双手齐扬,十二把飞刀几乎同时飞了出去。
十八个人立时只剩下四个!这四人中两个吓傻了,另外两个机灵点的连忙去拉警
报。李悟心刚想再掏飞刀,却见白光一闪,余下的四人也一齐栽倒原来沈一夫已
抢先出手!李悟心走到近前,只见这四人每人的额头都嵌着一枚铜板!铜板大半
都贯入脑中,铜板边缘并不锋利,竟能突破坚硬的头骨,贯入脑中,手劲之大可
想而知。李悟心也不由暗自吃惊。

门口的守卫解决后,仓库和宿舍的守敌解决的更轻松。——这些士兵本就是
些准备送死的老弱病残。就在沈一夫得意洋洋的带着军火往回走时,遇到青龙帮
的伏击。神刀堂猝不及防,一下子放倒了十多人。不过神刀堂也不是含糊的,特
别是沈一夫,两把铜板一出手,立即撂倒了七八名青龙帮帮众。由于双方都怕枪
声惊动海上巡逻队,没敢开枪。短兵相接,贴身肉搏,双方打得如火如荼。

青龙帮人多势众,大占上风。几个组长及其属下的大队长奋勇争先,意欲把
沈一夫格毙于自己手下。这沈一夫号称「一夫当关」岂是浪得虚名?几个回合下
来,反被他击伤三人,击毙五人。洪飞龙大怒,亲自出手。交手数合,两人一掌
换一掌,平分秋色。两人都因对方掌力而倒退。

站在沈一夫身后的李悟心趁机突施暗算,重创沈一夫沈一夫重伤之下又惊又
怒,说道:「你这个无耻小人!我一手栽培你,重用你,你见形势不利,竟来卖
主求荣!你也不想想,没有我,你会有今天么?」李悟心笑道:「谢谢陈堂主一
直的关照,但卖主求荣却是谈不上。因为我在进神刀堂之前早已入了青龙帮!你
也不想想许副帮主来谈和时,如果不是我暗中手下留情怎么可能活着见到你?今
天让你知晓,青龙帮并不是只有五个小组,还有一个秘密的蛇组,专门打入其他
帮会的。而我就是蛇组的组长!」沈一夫怒发冲冠,不顾自身安危,拼力使出毕
生绝技「新月斩」,意欲将李悟心毙于掌下。不料半途却被一边的洪飞龙一记铁
沙掌当场截杀堂主一死,其他人再无斗志,纷纷四散逃逸。但青龙帮的人哪能让
他们如愿?花万春李兴联手生擒史定山。虎组新任组长「阴烈阳击」石沉舟击毙
张再生。李悟心劈头拦住老四烟嘴杨叶声。两人交手二十多回合,杨叶声毕竟不
是李悟心对手,被一刀刺中胸口,眼见不能活了。杨叶声临死反击,喷出口中的
香烟。两人贴身而搏,离得极近,而且这一招大出意料。李悟心刚要闪避,眉心
已被那枝「香烟」射中「波」的一声,大半截香烟都贯入他的脑中!——原来烟
嘴杨叶声的香烟并非真的香烟,而是他的独门暗器!两人一同气绝身亡战斗持续
了半个多小时。最后以神刀堂的覆灭而告终。洪飞龙看到多年心腹之患终于除去,
独霸上海指日可待,不由哈哈大笑。

「啪」的一声枪响打断了他的笑声。洪飞龙只感到肩膀一热,已中了一弹!
他连忙忍痛躲在一块大石后面。同时一阵密集的枪声响起,青龙帮剩下的二百多
人中立即又倒下七八十个!洪飞龙问旁边的许庆春:「这是怎么回事?」许庆春
说道:「我也不知道,这去看看。」说着低下身子,敏捷的窜了出去。不一会儿
从洪飞龙的视线中消失。

很快许庆春又回来了。他对洪飞龙说道:「是以前驻守的那个团回来了!我
也没想到他们会提前回来!不过我知道有个隐蔽的藏身之地,其他兄弟在这里先
顶着,帮主身上有伤,还是进去躲一下吧。」洪飞龙看看本来带来的三百多人,
不一会儿就只剩下不到五十人,知道无法硬抗,只得随着许庆春向前走去。许庆
春扶持着受伤的洪飞龙,两人在密林中曲曲折折走了大约十分钟,终于见到一个
隐蔽的洞穴。许庆春把洪飞龙安顿好,然后说道:「帮主,你在这里稍等片刻,
我去把死神战队带来接应您回去。」洪飞龙说道:「好!」许庆春说道:「你把
符牌给我,不然他们可不一定听我的!」洪飞龙掏出符牌,忽然想到:「现在海
面已被封锁,他哪能出去?而且他今天的动作好像异常敏捷,还有……」

洪飞龙不由疑窦重生。许庆春看在眼中,忽的一指向洪飞龙的胸口戳去!洪
飞龙被沈一夫打了一掌,又中了一枪,行动不便,没来得及让开。

他连忙运气抵御,意图仗着铁布衫硬挺这一指,然后再趁机反击。不料这一
指打在胸口,只痛得他眼前金星乱冒「铁指寸劲!……」洪飞龙吃惊的说道。

「你到底是谁?」

许庆春没有直接回答,反而不着边际的说道:「你令我很失望!我初来上海
时,的确想助你一统上海黑道。但是时日一久才发现你外表宽厚仁义,但内底下
却狡诈狠毒!沈一夫自私自利,心黑手辣,你们两人都是死有余辜!所以我精心
布下这个局!入了这个局的所有人都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死亡!」说着骈
指戳在洪飞龙的要害上,然后从他的尸体上拿走了符牌。

许庆春来到码头,徐锦林的副官自然认识许庆春。应许庆春的要求,他殷勤
的把许庆春送离崇明岛。

许庆春到达江北的码头后,立即去见死神战队的队长孙鱼,把符牌交给他令
其随自己出发。孙鱼将符牌拿在手中看了一下,说道:「这个不是真的!」许庆
春心头一沉,说道:「这个符牌怎么会是假的?你再仔细看看!」孙鱼说道:
「洪帮主每次在调用死神战队时都会把符牌下面的穗子打个结!这个符牌或许不
假,但绝不是洪帮主发出的!」

许庆春偷偷向旁边的副队长李浪使了个眼色。李浪是许庆春的亲信,看到眼
色心中会意,手起刀落,立斩孙鱼,然后厉声说道:「孙鱼违抗上令,大逆不道,
理应处死!有谁还想抗令不从一律格杀勿论!」

死神战队成员本就是许庆春亲自挑选训练的,对其一直心存敬畏,此时哪有
异言?许庆春说道:「洪帮主被一支五百人的军队围困在岛上,现在我们立即前
去解救。」

徐锦林彻底消灭了青龙帮和神刀堂后,还没来得及高兴已发现自己被一群不
知名的黑衣人包围!这些黑衣人一色穿着皂黑色紧身衣,胸前绣着两把银色的大
镰刀。左臂上绣着一个面目狰狞血红色的骷髅。徐锦林有点疑惑,这样奇特的装
束,又是人数众多,他怎么从没听说过。而且这些人作战强悍配合默契,轮番掩
护梯队冲锋。只有经过长期严格训练的军队才能有这样的素质「难道是我手下军
队有人叛乱了?」徐锦林想道。但随即他否定了自己想法。他看清这些人都是用
马枪。而自己的部队从不配备这种枪战斗持续了一个多小时。黑衣人凭借着人数
上的优势,全歼了徐锦林的部队。徐锦林被生擒。这批黑衣人的临时指挥部设在
原军火库旁边的哨所里。徐锦林被黑衣人押着去见他们的指挥官。

徐锦林进了哨所后万万没想到,他们的指挥官居然是许庆春!他惊讶的说道:
「你……庆……」许庆春挥手让其他黑衣人出去。然后对徐锦林说道:「父亲,
这些人是青龙帮的死神战队。他们直接受洪飞龙管辖,所以我在这里说了也不能
完全算!这样吧,我去把铁血卫队调来,把这批人一举覆灭!」徐锦林说道:
「好!几个军长都认识你,其他部队你或许能调动,不过这铁血卫队没我命令,
谁也不能调用。我写个手喻给你吧!」说完走到桌边写了一个字条:「赵四水,
此人是我亲子,见他如见我,一切事宜听他调派!」

许庆春把字条放入口袋,忽然哈哈大笑起来。徐锦林看得疑心大起,说道:
「元庆,你……高兴什么?」许庆春从怀中掏出一个证件来,说道:「我并不是
徐元庆,而是北平第七区特派员徐元义!克日上海军队将随我北上。」徐锦林张
大了嘴巴合不拢。徐元义说道:「你的儿子徐元庆去国外念书之时已被秘密拘禁。
上级看到我和他长得十分想像,就让我整容后冒充他。三年了!整整三年我才完
成任务!」徐锦林说道:「等等,你叫徐庆义?你父亲是不是徐锦荣?」

徐元义说道:「是的!我知道我父亲是你亲兄弟!我来时父亲已关照过……
让我放过你……」说到这里他抬头向窗外暗淡的夜空看去。面上木无表情。

「不过……,我是军人。我不能违抗上级的命令!我会把你安全送达北平。
到底如何……,你就等待中央政府的审判吧!」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