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都市】(第三部)(281-320)

实实的包裹起来,只要露出自己的本来面目就可以了。

所以,钱香玉才会将脸凑到周梦龙的面前,让他看自己,看看这个曾经目光
火辣的打量过自己的年青人,在看到自己富有挑逗意味的举止以后,会是一种什
么样的反应,看到周梦龙现在的样子,钱香玉突然间觉得,自己仿佛回到了十八
岁那年一样的,在那年,钱香玉碰到了自己的初恋情人,而两人第一次在一起的
时候,对方也是给自己的惊艳所迷倒,那表情,倒像极了周梦龙现在的样子。

给自己倒了一杯酒,轻轻的民了一口,钱香玉看到周梦龙的目光还看着远方,
只是余光在偷偷的打量着自己,不由的微微一乐,给周梦龙倒了一杯洒以后,钱
香玉送到了周梦龙的面前:「梦龙,来,喝一杯吧,坐在那里发什么呆呀,我们
到这里来,可是喝酒来的,你不喝酒,光在那里坐着,这可是不对的呀。」

周梦龙在这一刻,感觉到,钱香玉的声音之中充满了媚惑之间,那种成熟妇
人软软的,又带着一丝腻腻的声音,听到耳朵里以后,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舒服,
在这种情况之下,周梦龙不由的转过了头来,大胆的看着钱香玉,接过了钱香玉
的酒杯:「姐姐,来,为了你的美丽,干杯。」

钱香玉微微一笑,又是一杯酒下肚,也许是因为酒精的作用吧,钱香玉现在
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上,已经泛起了两片桃红,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中,也波
光流转着,那样子,要多诱人就有多诱人,要多妩媚,就有多妩媚,看得周梦龙
不由的色心大起了起来。

看着钱香玉的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中在看着自己的时候流露出来的媚惑之意,
周梦龙再忍不住一样的,终于将一只手放到了钱香玉的一条正在黑色晚装紧紧的
包裹之下的玉退之上,在上面轻轻的拍了一下以后,周梦龙道:「真的,姐姐,
可惜了我晚生了二十多年,不然的话,我倒是真的会追你呢,你看看你,是那么
的美丽,又是那么的能干,要是能跟你在一起,就是神仙也不如我快活呀。」

(此处有重复)虽然隔着一层薄纱,但是周梦龙还是清楚的感觉得出来,钱
香玉的玉退上的肌肤,是那么的光滑,那么的细腻,那么的让人心动,一阵阵的
弹性而温热的气息,从钱香玉的玉退上用散发出来,刺激着周梦龙的神经,让周
梦龙不由的暗暗的咽了一口口水,而到了现在,周梦龙几乎将全身所有的触觉和
味觉,都调动了起来,集中在了自己放在钱香玉的玉退之上的大手上,在那里体
会起钱香玉的美退给自己带来的美妙的感觉来了。

钱香玉感觉到周梦龙的手放在了自己的玉退之上,一阵阵的男性的热力透过
自己的肌肤,传到了自己的心中,刺激着自己敏感的神经,让钱香玉的心中也有
些发热了起来,有心想要抖落周梦龙的大手,双免得让周梦龙的大手将自己弄得
心慌意乱的,但是看到周梦龙那深不见底的眼睛,钱香玉却突然间生起了一种无
力感,在这种情况之下钱香玉幽幽的在心中叹息了一声,竟然装着没有在意周梦
龙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身上。

为了掩饰自己内心的情绪,钱香玉又喝了一杯酒,然后,看着周梦龙:「梦
龙,你早生了二十多年,我想,多们注定会是一对好朋友的,不对么,你不是也
那么高大帅气,英俊得让人心动么,在我们那个年代,要是谁有你这样的才智和
相貌,那可是绝对的吃香得很的。」

这话一说出口,郑如玉就有些后悔了起来,这话里面,明显的带着一丝挑逗
的意味,根本不应该从自己这个比周梦龙大了十多岁的妇人的嘴里说出来。

看到钱香玉似乎并没有在意自己的大手,周梦龙的心不由的怦怦直跳了起来,
自从今天见到钱香玉以后周梦龙觉得,钱香玉处处在勾引着自己,但是却又恰到
好处的控制着她的情绪,让自己弄不清楚,这种勾引,是她本人的意愿,还是出
于一个成熟妇人对晚辈的关心,在这种情况之下,周梦龙咬了咬牙,决定好好的
试探一下钱香玉。

于是,周梦龙的手开始慢慢的向着钱香玉的大退根部的方向滑动了起来,在
钱香玉的玉退上留下了一片火热的印迹以后,向着钱香玉的黑色晚礼服的包裹之
下的丰腴而充满了诱惑的两退之间行进了起来,一边行动着,周梦龙一边紧张的
看着钱香玉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想看看钱香玉在自己越来越大胆的挑逗之下,
会是一种什么样反应。

随着手越来越近,周梦龙,已经感觉得到,自己的手离钱香玉的两退之间诱
人的风景越来越近了,掌下肌肤给自己带来的光滑而温热的气息,如丝绸一样的
触感,也深深的刺激着周梦龙的神经,让周梦龙的呼吸微微有些急促了起来,一
双眼睛中,也开始露出了火热的目光。

钱香玉感觉到周梦龙的手在自己的身体上滑动了起来,从运动的轨迹之上,
钱香玉马上就明白了周梦龙大手此行的目的地了,在这种情况之下,钱香玉的心
也不由的怦怦的直跳了起来,正在内裤的紧紧的包裹之下的小骚屄,突然间变得
躁动了起来,仿佛很想尝一尝被眼前这个男人的大手抚摸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一样的,而在这种兴奋的刺激之下,钱香玉感觉到,自己的两退之间,竟然变得
有些湿润了起来。

随着手离钱香玉的两退之间越来越近,近得自己的手指都可以感觉得到从钱
香玉的两退之间散发出来的湿热的气息,知道自己的手只要再进一步,就可以摸
到钱香玉的两退之间女性的身体最柔软最神秘也是最敏感的身体最重要的部位了,
而只要摸到了那里,周梦龙相信,凭着自己的高超的手法一定可以让这个美艳而
高贵的妇人,臣服于自己的面前的。

想到这里,周梦龙暗暗的咬了咬牙,开始手猛的向前一伸,但就在这个时候,
钱香玉却突然间抓住了周梦龙的手儿,嘴里也格格的笑了起来:「梦龙,你这是
干什么呀,我们不是说好了,在这里喝喝酒,聊聊天么,怎么你却,却这样的对
待起我来了,这,这怎么行呢。」

钱香玉的话虽然这样的说着,手也抓着了周梦龙的手阻止了周梦龙的前进,
但是却并没有将手从自己的玉退之上拿下来,而是让周梦龙的手放在了距离自己
大退根部最近的地方,周梦龙没有想到在最关键的时候,给钱香玉打断了自己的
举动,心中微微有些失落,但是感觉到钱香玉并没有将自己的手给拿下来以后,
周梦龙的心又开始活动了起来。

在这种情况之下,周梦龙也不强求,任由钱香玉抓着自己的手放在了距离她
两退之间正在内裤的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骚屄最近的地方,一边体会着钱
香玉的玉退上弹性而温热的气息,体会着钱香玉的两退之间散发出来的若有若无
的温热的感觉,一边对钱香玉道:「姐姐,你老公走了这么多年了,这些年,你
是怎么过来的呀。」

钱香玉听到周梦龙这样一说,心儿不由的微微一跳,在这一刻,钱香玉突然
间意识到了,自己今天晚上之所以会将周梦龙带到这里来,又是喝酒又是聊天的,
就是因为自己内心寂寞空虚了,想要找个男人陪自己说说话了,十多年了,因为
天天扑在生意上,没有男人的日子,钱香玉觉得还可以忍受。

但是现在,静下心来的自己,却突然间发现,放眼整个世界,能陪自己说说
话,说说真心话的男人,竟然是绝无仅有,这种情况,让已经到了不惑之年的钱
香玉又怎么受得了呢,也许,今天来的不是周梦龙,只要是任何的一个男人,自
己也许都会这个样子请他出来,让他陪在自己的身边,让自己觉得一下有着男人
陪在身边的那种宁静而充实的感觉吧。

在周梦龙的提示之下,钱香玉发现了自己内心深处的秘密,一时心茫然若失
了起来,周梦龙看到钱香玉的样子,不由的微微一乐,知道自己的一句话,就揭
破了这个美艳妇人的心事,使得她有一种无所适从的感觉来了,而这一抬,也是
周梦龙对付美艳的妇人的一种常用的手段,就是在击中了妇人的心事以后,让妇
人在茫然若失之中,露出自己弱点,自己再针对妇人的弱点下手,这样的方法,
可以说是百试不爽。

在这种情况之下,周梦龙柔声的对钱香玉道:「姐姐,这么多年了,你一个
人就这么过来了,我真的有些佩服你呢,真的,多没有想到,一个女子,竟然会
有这么大的毅力,独自一人,竟然闯出了这么大的事业来,做为男人,我不服你
都不行呢,但是,我想,这些年来,你一个人也过得很辛苦吧。」

周梦龙知道,像钱香玉这样的美艳的妇人,因为被光环所笼罩着,所以,表
面上看起来风风光光的,但是内心的那种空虚和寂寞,却不是所有的人都能体会
得出来的,这十多年来,钱香玉虽然没了有老公,而以钱香玉的身份和地位,也
不可能会有别的男人的,而现在的钱香玉正是狼虎之年,对兴欲的渴求肯定要比
一般的女人要大得多的。

只是因为她终天忙于事业,所以那种渴求就给深深的埋在了心中,但是只要
给人激发起来,这个美艳而高贵的妇人,就会像一只发情的母猫一样的,让你在
她的身上体会到在常人身上体会不到的快乐的,现在看到钱香玉的样子,周梦龙
又开始运用起他手段来了。

钱香玉听到周梦龙这样一说,全身都颤抖了一下,自己刚刚正是这样的想着
的,而现在,周梦龙就说起了自己心事,这让这个美艳的妇人,在周梦龙的面前
突然间有了一种无力感,在这种情况之下,钱香玉虽然看着周梦龙,但是什么话
也没有说,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中,终于露出了几分慌乱的神色。

周梦龙看到钱香玉的样子,再也忍不住的一伸手,就搂在了钱香玉的香肩之
上,将头凑到了钱香玉的耳边,尽量温柔的对钱香玉道:「姐姐,我知道你的心
中苦得很,这中间的苦衷我是深深的体会得到的,你日日夜夜的在外面拼搏着,
但是回到家里却是冷冷清清的,表面上的浮华,又怎么会弥补得了你内心的寂寞
呢。」

这是周梦龙的第二招,一定要在揭穿了美艳妇人的心事以后,打蛇随棍上,
尽最大的努力,以取得美艳妇人的共鸣,而如果到了这一步,可以说是已经成功
了一半了,周梦龙搂着钱香玉,闻着从钱香玉的秀发里散发出来的诱人的香气,
一时间有些心猿意马了起来,但是为了自己能够成功的占据这个美艳妇人的身心,
周梦龙却忍住了内心的冲动,并没有做出什么过激的举动。

二百八十七

钱香玉幽幽的叹息了一声,一个头,也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轻轻的靠在了周
梦龙的肩膀之上,周梦龙的话,字字都击中了钱香玉的要害,让这个高贵的美艳
妇人,全身都生起了一股无力感,而这种感觉,让钱香玉在这一刻,感觉到自己
是那么的疲惫,那么的,鬼使神差一样的,钱香玉竟然就靠到了周梦龙的身上了。

(此处有重复)感觉到自己这一抬又凑效了,周梦龙的心中微微一乐,虽然
在这一刻,周梦龙觉得钱香玉的两退之间的正在内裤的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
小骚屄是那样诱惑着自己,而自己的手只要向前一伸,就可以和这个美艳妇人身
体最重要的部位来一个亲密的接触,但是周梦龙却没有那么做,而是任由钱香玉
靠在了自己的肩膀上之后,又拿起了钱香玉的小手来,握在了手里。

钱香玉感觉到周梦龙的身上散发出一来的男性的火热的气息,化做了阵阵的
冲击自己心扉的情欲,使得自己全身都有些躁热了起来,在这种情况之下,钱香
玉的心不由的怦怦的直跳了起来:「天啊,我怎么就这样的躺在了梦龙的怀里了
呀,真是羞死人了,从他看我时的火辣辣的目光来看,他接下来的动作,就应该
是抚摸我的小骚屄或者是乳房吧,这,这,要是他真的这样子做的话,我应该怎
么办呀。」

正在钱香玉有些心慌意乱的时候,周梦龙却已经握住子钱香玉的小手,钱香
玉显然没有想到,周梦龙竟然只是握住了自己的小手,其他的,却什么也没有做,
在这种情况之下,钱香玉不由的幽幽的看了周梦龙一眼,仿佛早就意识到了钱香
玉在感觉到了自己的举动以后会是这样的一种反应一样的,周梦龙微微一笑:
「姐姐,你是那么的漂亮,那么的美丽,我和你在一起,只有亲近的意思,但是
却绝对没有冒犯你的想法,你放心吧,我只是想要给你一些男性的温柔的,你不
愿意的事,我什么都不会干的。」

周梦龙的第三招,表白自己对美艳妇人并没有恶意,只是想要亲近而已,这
样一来,妇人心中对周梦龙的防范,就会降到最低,如果妇人真是这样的想法的
话,那接下来,这个美艳的妇人,就是周梦龙手里的肉了,果然,听到周梦龙这
样一说以后,钱香玉一张弹指可破的脸明显的放松了下来,头一低,又靠在了周
梦龙的肩膀之上。

周梦龙握着钱香玉的手的手轻轻的放了下来,而这一落,却是周梦龙有意为
之间,正好放在了钱香玉大退根部的地方,而手背上,却正好和钱香玉的两退之
间正在黑色晚礼服掩盖之下的肥美而丰腴的阴阜,微微的接触了起来,而钱香玉
正沉浸在了周梦龙男性气息给自己带来的宁静而充实的感觉之中,对周梦龙这一
心怀不轨的行动,却没有发现。

周梦龙感觉到,随着自己的手背靠在了钱香玉的两退之间充满了诱惑的阴阜
之上,一阵阵的温热而甜美的气息,就从钱香玉的两退之间散发了出来,扑打在
了自己的手上,而这样的刺激,让周梦龙有些心猿意马了起来,但周梦龙知道,
这时候的冒然进犯,很有可能会让自己以前所做的工作流于无形,所以还是强忍
住了内心的冲动,而是在那里静静的享受起了这份难得的香艳来了。

但是从钱香玉的两退之间散发出来的温热的气息,实在是太过诱人了,让周
梦龙忍不住的心生出一种想要去抚摸,去挑逗一下钱香玉的两退之间正在内裤的
包裹之下的女性身体最柔软最神秘的微微隆起的部位的冲动来,在这种情况之下,
周梦龙不由的低下头来,看了看钱香玉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在看到钱香玉正
一脸平静的依偎在了自己的怀里以后,周梦龙的胆子大了起来:「姐姐,怎么样,
喜欢这样的感觉么。」

一边说着周梦龙一边状丰欣赏钱香玉的纤纤玉手的样子,一只拿着钱香玉的
玉手的手而,翻动了起来,但是却借机,用自己的手背,开始有意无意的和钱香
玉的两奶之间微微隆起的小骚屄接触了起来,手背上传来的那种软软的,但又充
满了弹性的温热气息,让周梦龙的心儿不由怦怦的直跳了起来。

周梦龙感觉得出来,那丝质的晚礼服,更加的增加了自己的手感,使得自己
的手在钱香玉的两退之间按压的动作变得更加的顺畅了起来,而这时的周梦龙甚
至都能感觉到,在自己的手的抚摸之下,一阵悉悉的声音从钱香玉的两退之间传
了出来,只是不知道,那是晚礼服在钱香玉的皮肤上磨擦发出来的声音,还是钱
香玉的阴毛在她的小腹之上发出来的声音了。

这个时候,钱香玉也感觉到有些不正常了起来,周梦龙的手背,一开始,还
只是有意无意的在自己的阴阜上磨擦着,在接触了一下自己柔软的阴阜以后,又
迅速的离开,过了好一会儿,才会又一次碰到自己的阴阜,使得自己还以为周梦
龙是在把玩着自己的小手时,无意间触碰到了自己的身体最重要的部位呢。

但是现在,周梦龙的手和自己阴阜接触的时间越来越长,而中间停顿的时间,
却越来越短了起来,从周梦龙的手上散发出来的男性的热力,一阵阵的刺激着自
己敏感的身体最重要的部位,让自己全身都有了一种异样的感觉,而正在内裤的
包裹之下的小骚屄里,好像也变得更加的湿润了起来。

而一阵阵的异样的,如同触电一样的酥麻的感觉,正以自己的两退之间的小
骚屄为中心,正在向着自己全身扩散了起来,感觉到这一点以后,钱香玉不由的
低下了头来,看着周梦龙的手,想看看周梦龙究竟要在自己的两退之间做什么文
章,但可惜的是,自己才一低下头来,周梦龙却已经将自己的手给松了开来,而
嘴里也淡淡的道:「姐姐,真的没有想到,你的身上竟然这么香,不知道,你用
的是什么牌子的香水,我改天也买一瓶送给我的妈妈。」

周梦龙的第四招,意识到不对头以后,马上转移注意力,将美熟妇的注意力
移到别的地方去,让美熟妇无瑕顾及自己刚刚的举动是不是合适,果然,在听到
周梦龙这样一说以后,钱香玉幽幽的叹息了一下,虽然以为周梦龙刚刚在自己的
小骚屄上的挑逗只是个无意的举动而微微的松了一口气,但同时,一股淡淡的失
落的情绪,却从心底涌了上来。

听到周梦龙这样一说以后,钱香玉道:「梦龙,你就不要问了,这个牌子的
香水,我说了你也不知道的,而且是限量版的,你想买也买不到,这样吧,改天,
我送你一瓶吧,这声姐姐,我也不能让你白叫对不对呀。」

周梦龙本来只是为了引开钱香玉的注意力,不让她对自己在她的两退之间正
在内裤的包裹之下的阴阜的挑逗心生怀疑,现在看到目的已经达到,周梦龙自然
不会就这个问题和钱香玉纠缠下去了。

在这种情况之下,周梦龙突然间轻轻的推开了钱香玉,自己却站了起来,钱
香玉微微一愣,一种更为失落的感觉涌上心头,让钱香玉不由的抬起了头来,看
着周梦龙:「梦龙,你要干什么呀,站起来干什么呀,我们刚刚那样,不是很好
么。」

从钱香玉的水汪汪的大眼睛中,周梦龙明显的读懂了那丝淡淡的失落,暗暗
一笑,表面上却装着一本正经的样子看着钱香玉,然后,周梦龙突然间不好意思
的一笑:「姐姐,实在是不好意思了,你,你实在是太美了,而且身体也太诱人
了,我,我都有些忍不住了,所以,所以我,我才站了起来,不好意思了,为了
不冒犯你,我只能这样子做了。」

一边说着,周梦龙一边有意无意的瞅向了自己的跨部,钱香玉果然上当,受
到周梦龙的目光的吸引,钱香玉也不由的向着周梦龙的跨部看了过去,这一看之
下,钱香玉不由的羞红了脸,原来,刚刚的挑逗虽然隐秘,但是周梦龙血气方刚,
怀里又搂着这个体态撩人而且风情万种的美艳妇人,而且,手还在她的两退之间
挑逗了一下,尽情的体会了一会儿钱香玉的两退之间的美妙感觉,如果他的大鸡
巴还不硬起来,那周梦龙就算不是上个正常的男人了。

钱香玉看到,周梦龙的大鸡巴,将裤子高高的撑了起来,虽然隔着裤子,但
是钱香玉还是感觉得到周梦龙的坚硬和火热的粗大,看到周梦龙跨部的风景,钱
香玉的心不由的怦怦的直跳了起来,眼中波光流动着,显得十分的妩媚,看着钱
香玉娇羞的小女人的样子和刚刚那种高贵典雅简直判若两人,周梦龙的大鸡巴不
由的又涨大了少许。

暗暗的咽了一口口水,钱香玉小声的道:「梦龙,没事,没事的,这,这是
男人,男人的正常的反应,只要,只要你,你不起坏心,我,我就不会,不会责
怪你的,你还是坐下来,坐下来吧,我,我还想要,想要再靠你一会儿呢,好不
好,梦龙,来吧,我,我不会,不会介意的。」

在周梦龙高超的手段之下,这个美艳的妇人,正在不知不觉之中,一步一步
的迈入到周梦龙精心布置下来的圈套之中,现在周梦龙的双鸡巴已经坚硬了起来,
而钱香玉却口口声声的说不介意,这不是摆明了在诱惑着周梦龙犯罪的么,看到
钱香玉的样子,周梦龙暗中几乎笑破了肚子,不过,这倒也是钱香玉太单纯了,
如果是那种狂蜂浪蝶,周梦龙的这一套,没有使将出来,人家就明白是什么意思
了,哪里还会让周梦龙这么如意的将自己给逗得团团转呢,不将周梦龙给撩得欲
火焚身,已经算是周梦龙的运气了。

周梦龙看到钱香玉果然上当了,心中微微一乐之下,一屁股又坐在了钱香玉
的身边,不过这一次,周梦龙却并没有主动的去搂着钱香玉,将她搂到自己的怀
里,而是看着钱香玉,钱香玉给周梦龙看得全身不自在了起来,俏脸之上也露出
了如同小女儿一样的娇羞,在这种情况之下,钱香玉移动着身体,再一次的依偎
在了周梦龙的怀里,嘴里也喃喃的道:「梦龙,也不知是怎么一回事,只要依偎
在你的怀里,我就感觉到一片的宁静,而这样的感觉,这么多年,我从来没体会
过呢,真的,梦龙,谢谢你。」

钱香玉的话,也不知是在为自己主动的依偎到周梦龙的怀里去找上一个借口,
说给周梦龙听,以免得周梦龙笑话自己,还是在给自己的行动找一个自我安慰的
理由,这一点,也许只有钱香玉自己心里清楚了,反正,随着钱香玉的举动,一
个香软的身体,又一次的落到了周梦龙的怀里。

钱香玉的举动,让周梦龙更加的有了底气,看着钱香玉又一次的靠在了自己
的身上,周梦龙的嘴角终于露出了一丝坏坏的笑容,在这情况之下,周梦龙突然
间一伸身本,就使得自己的大鸡巴调整了位置,钱香玉依偎入自己怀里的时候,
自己的大鸡巴,正好直直对着钱香玉的大屁股顶撞了过去。

顿时,周梦龙感觉到,钱香玉的大屁股竟然是那么的充满了间性,自已的大
鸡巴顶上了钱香玉的大屁股以后,竟然将钱香玉的大屁股给顶了进去一些,使得
自己的一个龟头,深深的陷入到了钱香玉的殿肉之间,一阵阵的温热而弹性的如
同给海绵包裹着的刺激的感觉涌上心头,让周梦龙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凉气。

钱香玉也显然没有想到,自己这样的举动,竟然使得周梦龙的大鸡巴顶到了
自己的屁股之上,一阵阵的坚硬而火热的气息传来,让钱香玉全身的毛孔仿佛都
舒张开了样的,竟然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受用,但是近十年来不有接触过男色的钱
香玉,却还是给这种让自己心神荡漾的感觉,弄得身体微微一僵。

周梦龙明显的感觉到了钱香玉的身体的变化,在这种情况之下,周梦龙伸出
手来,轻轻的搂在了钱香玉的纤腰之上,而后,在钱香玉的耳边轻轻的道:「姐
姐,不好意思了,顶到你的那里了,如果觉得这样不舒服的话,我还是站起来吧。」

一边说着,周梦龙一边作热欲起。

钱香玉可不知道,周梦龙是在那里欲擒故纵,还以为周梦龙是真的要离开自
己呢,感觉到周梦龙身体一动以后,钱香玉心慌之下,竟然道:「梦龙,别,别
站起来,这样,这样没有什么,没有什么不舒服的,我,我觉得挺好的,真的,
你就这样坐着吧,我就想要好好的依偎你一下,真的。」

二百八十八

(此处有重复)从大鸡巴上传来的那种温热而弹性的感觉,让周梦龙怎么会
舍得离开这种美妙的感觉呢,而且,现发钱香玉在说话的时候,身体就无形之中
动了起来,而这样一来的话,等于是钱香玉将她的一个正在黑色晚礼服的紧紧的
包裹之下的丰满而浑圆的大屁股,大自己的龟头上磨擦了起来,那种刺激的感觉,
让周梦龙差一点呻吟出声来,女子在周梦龙意识到不对头,咬了一下嘴唇,才没
有让自己呻吟出来,而是坐在了那里。

感觉到了钱香玉对自己的态度以拍,周梦龙更加有了底气,在这种情况之下,
周梦龙的胆子更大了起来,除了暗暗的吸了一口气,使得自己的大鸡巴更加的涨
大了起来,挑逗着钱香玉的大屁股以外,周梦龙的一双手也伸了出来,从后面搂
住了钱香玉的纤纤细腰,而且,周梦龙调整着位置,使得自己的手掌,正好盖在
了钱香玉柔软的小腹之上。

这样一来,钱香玉的一个浑圆而挺翘的大屁股,就给周梦龙的大鸡巴挑逗着,
而钱香玉的小腹,则给周梦龙的大手包裹了起来,而由于两人所坐的位置的关系,
周梦龙的头也凑到了钱香玉的脖子边上,那一阵阵的火热的气息,不停的从周梦
龙的鼻子里扑了出来,打在了钱香玉如天鹅一样白脖子娇嫩的肌肤之上。

几管齐下的挑逗,钱香玉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有些发软了起来,而两退之间
正在内裤紧紧的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骚屄里,也变得更加的湿润了起来,
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深处的变化以后,郑玉不由的羞红了脸,而芳心也怦怦的直跳
了起来,要不是一丝理智尚存,钱香玉早就忍不住这种异样的刺激,而软软的倒
在了周梦龙的怀里了。

但是三管齐下的挑逗,钱香玉就算是再高贵,也只是一个十多年没有被男人
疼爱过的美妇人,这样的刺激,她又怎么受得了呢,在这种情况之下,钱香玉只
觉得,自己的全身都变得躁热了起来,那种美妙的感觉,正在慢慢的浸噬着钱香
玉的理智,让她到了现在,感觉到,自己体内的冲动和渴望,已经渐渐有些不可
控制了起来。

周梦龙明显的感觉到这个身份高贵,体态撩人而且风情万种的美艳的妇人,
在自己的挑逗之下,身体已经慢慢的发软了起来,而且呼吸也变得有些急促了起
来,更为难得的是,钱香玉对自己顶到了她的正在黑色晚礼服的紧紧的包裹之下
的大鸡巴并不反抗,在这种情况之下,周梦龙开始进一步的行动了起来。

一只手仍然盖在了钱香玉柔软的纤腰之上,而周梦龙的另一只手,则开始慢
慢的在钱香玉的纤纤细腰之上抚摸了起来,一边体会着上面的柔软和弹性,周梦
龙一边喃喃的道:「姐姐,真的没有想到,你的腰身竟然这样的纤细,你看看,
竟然一点多余的脂肪都没有呢,真的想不到,你是怎么保养的,怎么样,告诉我
吧。」

一阵阵的酥痒的感觉从腰际传了过来,让钱香玉再也无法保持着那种高贵的
气质,在这种情况之下,钱香玉不由的格格的轻笑了起来,一边轻笑着,钱香玉
一边仿佛忍不住那种骚痒的感觉一样的,轻轻的扭动起了腰肢来,奤这样一来,
等于是钱香玉将她的一个正在黑色晚礼服的紧紧的包裹之下的浑圆而挺翘的充满
了弹性的大屁股,就在周梦龙的坚硬而火热的大鸡巴上磨擦了起来。

大鸡巴上传来的那种温润而弹性的撩人的感觉,让周梦龙不由的暗暗咽了一
口口水,在这种情况之下,周梦龙的胆子更大了起来,于是,周梦龙本来是盖在
了钱香玉的柔软而平坦的小腹之上的手儿,也开始不怀好意的向着钱香玉的两退
之间探了过去,向着正在内裤的紧紧的包裹之下的小骚屄挺进了起来,钱香玉嘤
咛了一声,一只手却伸了出来,抓住了周梦龙的手,放在了自己的小腹之上,同
时,钱香玉转过头来,娇嗔的白了周梦龙一眼:「梦龙,你不是说过,不会动怀
心眼的么,怎么现在却想动坏心眼了。」

看到钱香玉的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中露出了顽皮的神色看着自己,周梦龙坏
坏的一笑:「姐姐,我本来就没有对你动坏心眼呀,只是,你这么美艳的一个大
姐,在我的面前,偏生的你又保养得那么的好,四五十岁的年纪了,却跟个少妇
一样的,我就是想要看一看,你的那里,是不是也和少妇一样的,还是那么丰腴
而迷人呢。」

说到这里,周梦龙的手再次的一用力,谁知道,钱香玉的手上却用起了劲来,
使得周梦龙的手不能前进一步,而同时,钱香玉也站了起来,看着周梦龙「弟弟,
你,你不能对我那样子的,我,我和你在一起,只想和你说一会儿话而已,你如
果那样子做的话,我,我可就不理你了。」

钱香玉的话虽然这样的说着,但说完以后,钱香玉咬着嘴唇,看着周梦龙,
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中,波光流动,也不知在想着什么,过了好一会儿,钱香玉
却突然又一屁股坐到了周梦龙的旁边,但是这一次,钱香玉却没有挨着周梦龙,
而是和周梦龙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闻着从钱香玉身上散发出来的阵阵香风,周梦龙知道,眼前这个体态撩人而
气质高贵的美妇人,在自己的撩拨之下,已经有些动情了,但是自己要摸人家的
两退之间正在内裤的包裹之下的小骚屄,却让人家一时间难以接受,不然的话,
如果钱香玉真的要拒绝自己的话,现在就应该扬长而去了,而不是又坐在了自己
的身边,在这种情况之下,周梦龙看着钱香玉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喃喃的道:
「姐姐,你就满足我一下好不好呀,我,我真的好想要看看,你的那里是什么样
子的,说实话,我长这么大,还没有见过女人的那里呢,你就满足一下我的好奇
心吧,你刚刚都说了,不让我白叫你姐姐的,可是现在,你竟然连摸都不让我摸
一下,真的太让我伤心了。」

周梦龙本就是鬼话连篇的,从周梦龙刚刚对自己的挑逗之中钱香玉就算是用
大退,也能想像得出来,周梦龙已经是个挑情高手了,而现在之所以会这样子说,
无非是想要得到自己的同情而已,但是周梦龙的话,却给钱香玉找到了一个极好
的借口,在这种情况之下,钱香玉看着周梦龙:「梦龙,你说什么呀,你没有见
过女人的那里,鬼才相信呢。」

看到钱香玉有些意动,周梦龙连忙打蛇随棍上:「姐姐,这种事情,我骗你
干什么呀,说实话,我在一些黄色录相上也看过,但是却从来没有真真的看过摸
过女人的那里,真的,我无法想像得出来,女人的那里会是一种什么样子呢,好
姐姐,你就让我看一看,摸一摸好不好呀,我真的都要急死了。」

看着周梦龙毫不顾忌的扫过自己的一对正在黑色晚礼服紧紧的包裹之下的丰
满而充满了弹性的乳房,看着自己正在黑色薄纱盖着的两退之间,钱香玉也突然
间觉得全身都有些躁热了起来,想到自己撩起黑色晚礼服,给眼前这个英俊帅气
的男子尽情的欣赏,而这个青年男子目光火热而且呼吸急促的样子,钱香玉感觉
到,自己两退之间正在内裤的紧紧的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骚屄里,竟然又
流出了一些淫水。

「梦龙,你,你真的没有看过。」

睁大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周梦龙,到了现在,钱香玉虽然隐隐的有
些希望周梦龙可以欣赏一下自己的两退之间的美妙的风景,但是出于女性的娇羞,
钱香玉却还是问了那样的一句话,在得到了周梦龙肯定的答复以后,钱香玉幽幽
的叹息了一声:「梦龙,好,你,你想看就看吧,我,我要是不让你看,你还以
为这声姐姐是白叫的呢,不过,我们说好,你,你只准看,不准,不准摸,听到
了没有,不然,不然的话,你家姐姐可是,可是要生气的。」

周梦龙看到钱香玉说这话的时候,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上充满了一种诱人
的桃红,心情大喜之下,周梦龙毫不犹豫的站了起来,又蹲到了钱香玉的身边,
将手放在了钱香玉的玉退之上,轻轻的向外分着,想要将钱香玉的玉退给打开来,
从而使得钱香玉两退之间的美妙的风景,尽情的展现在自己的面前。

钱香玉的身体微微一僵,抓住了周梦龙的手,嘴里也喃喃的道:「梦龙,你,
你要干什么呀。」

一阵的无力感传来,让钱香玉不由的靠在了沙发之上,嘴里也喘着粗气,抓
着周梦龙的手,也显得那么的柔弱无力,周梦龙抬起头来,一脸无辜的样子看着
钱香玉:「姐姐,你不是说过让我看看你的那里么,现在你将大退夹得这么紧,
你让我怎么看呀。」

一边说着,周梦龙的手一边微微的用起了劲来,钱香玉无力的呻吟了一声,
一双玉退就给周梦龙给分了开来,而随着钱香玉的玉退给周梦龙分了开来,钱香
玉的两退之间的美妙的风景,就慢慢的呈现在了周梦龙的面前,虽然心中早有准
备,但是看到钱香玉的两退之间的风景的时候,周梦龙却还是不由的呼吸微微一
窒。

钱香玉的黑色晚礼服之下,就是一双雪白而如同玉雕过的玉退,正如周梦龙
所想像中的一样,钱香玉的玉退修长而笔直,大退浑圆而丰满,小退结实而弹性,
更为难得的是,已经四五十岁的钱香玉,皮肤却如同少妇一样的娇嫩,一点也不
见松驰的痕迹,显得是那么的紧至,那么的光滑,而黑色的晚礼服,更衬托出了
钱香玉的玉退的光滑如玉,看到这里,周梦龙的心不由的怦怦的直跳了起来,目
光也如同毒蛇一样的,向着钱香玉两退之间正在内裤的紧紧的包裹之下的美妙风
景看了过去。

由于钱香玉的玉退给周梦龙分得开开的,而钱香玉现在又靠在了沙发之上,
这样一来,就等于钱香玉将自己两退之间的美妙的风景尽情的展现在了周梦龙的
面前,周梦龙看到,今天钱香玉穿的是一件白色的丝蕾花边的一角内裤,这内裤,
紧紧的包裹在了钱香玉的两退之间,而柔软而丰腴的阴阜,仿佛不甘心受到内裤
的包裹一样的,正在努力的向外突出着,在钱香玉的两退之间形成了一个美妙的
微微突起。

在白色丝蕾平角内裤的包裹之下,钱香玉的小骚屄看起来是那么的肥美,那
么的丰腴,还充满了一种诱惑的气息,内裤的中缝,也已经深深的陷入到了钱香
玉的两片阴阜之中,使得她的小骚屄看起来更加的迷人,而白黑色相应成趣,使
得钱香玉小骚屄的优美的轮廓,尽情的展现在了自己的面前,此刻,仿佛还有一
股淡淡的腥骚的味道,正从小骚屄里散发了出来,诱惑着周梦龙的神经。

钱香玉无力的靠在了沙发之上,感受着周梦龙火辣辣的目光,对自己两退之
间的视奸,一种异样的感觉涌上心头,让钱香玉在心中无力的呻吟了起来,在这
种刺激之下钱香玉不但没有将玉退给夹起来,反而更加的张开着,同时,大屁股
也有意的向上挺了一下,使得自己的小骚屄优美的轮廓,在周梦龙的面前更加的
突显了出来。

「姐姐,你,你的那里好香呀,我,我闻到了那股香味了,你看看,你那里
还一张一合的,仿佛在说欢迎我的到来呢。」

周梦龙目光迷离的看着钱香玉的两退之间让自己心神荡漾的风景,一双手,
也开始慢慢的在钱香玉的玉退上滑动了起来,此刻,周梦龙只觉得钱香玉的两退
之间仿佛有着无穷无尽的吸引力一样的,在吸引着自己,不停的前进,直到摸到
她的小骚屄,在那里尽情的抚弄着,体会一下这个撩人的高贵妇人的身体的热情。

钱香玉嘤咛了一声,一只手下意识的盖在了自己的两退之间,将白色丝蕾内
裤包裹之下小骚屄的无尽风情给掩盖了起来,这一下,更给周梦龙找到了出击的
理由了,在这种情况之下,周梦龙移动着身体,使得自己的身体挤到了钱香玉的
两退之间,让钱香玉无法轻易的再夹起双退,然后,周梦龙将头凑向了钱香玉的
小骚屄,而手也同时抓住了钱香玉的手,嘴里喃喃的道:「姐姐,你不是说过了,
我可以好好的欣赏你那里么,你盖起来干什么呀,快,让我好好的看一看,不然
的话,你就是言而无信了。」

周梦龙感觉到,钱香玉盖在了自己的小骚屄上的手是那么的无力,自己只是
微微的一用劲,就将钱香玉的手给拿到了一边,这时,由于周梦龙离钱香玉的两
退之间更近了,所以,他就可以清楚的看到钱香玉的小骚屄在白色丝蕾内裤包裹
之下迷人的样子,而一阵阵的女性的身体特有的,带着一丝腥骚,又带着一丝甜
美的气息,从钱香玉的两退之间散发出来,刺激着周梦龙的神经。

二百八十九

(此处有重复)这时,周梦龙跟发现了新大陆一样的,突然间指着钱香玉的
白色丝蕾内裤的下中央,大惊小怪的道:「呀,姐姐,你怎么了,你是不是想要
尿尿呀,你那里怎么都湿了呀,你看看,都有一块硬币大小的湿迹呢,姐姐,你
是不是想要上厕所呀,要是想的话,你说一声就行了。」

虽然明明知道,周梦龙这样的大惊小怪只是为了吸引自己的注意力,也明明
知道,自己的小骚屄里流出来的淫水,已经将内裤给打湿了,但是听到周梦龙这
样一说,钱香玉却还是不由的低下了头来,向着自己两退之间看了过去:「死梦
龙,嗐说什么呀,什么要尿尿呀,我的内裤才没有湿呢。」

周梦龙之所以会那样的大惊小怪,就是要钱香玉无意之下说出这样的话来,
现在听到钱香玉这样一说以后,周梦龙马上接着道:「姐姐,你骗谁呀,还说不
想尿尿呢,你看看,这不是湿迹是什么呀。」

一边说着,周梦龙一边快如闪电一样的,将手在那片湿迹之上重重的按了一
下。

周梦龙的动作是那么的快,在钱香玉还没有来得及反应之前,就和钱香玉两
退之间正在白色丝蕾内裤紧紧的包裹之下的小骚屄来了个亲密的接触,一阵如同
触电一样的感觉,从小骚屄上涌了起来,刺激着钱香玉的神经,让钱香玉再也忍
不住的呻吟了一声。

看到钱香玉的样子,周梦龙暗中几乎要笑破了肚子,将那沾着淫水的手指放
到自己的鼻子边上,贪婪的呼吸了一下以后,周梦龙才坏坏的道:「姐姐,有些
奇怪也,这味道,有些骚气,但是又有一种甜美的气息,像是尿液的味道,但是
却又不完全的相同,而且,姐姐,这东西好像还沾沾的,这倒底是什么呀。不停
的话,你看看吧。」

一边说着,周梦龙一边将手指向着钱香玉的头凑了过去,看到周梦龙竟然将
粘着自己的淫水的手指伸到了自己的面前,出于女性的娇羞,钱香玉突然间一偏
头,就躲过了周梦龙的手指,但是就在这个时候,钱香玉突然间感觉到,自己的
小骚屄上,突然间一阵的温热,那种异样的刺激的感觉,让钱香玉不由的又呻吟
了一声,百忙之中低下头来一看,却是周梦龙已经将头埋入到了自己的两退之间,
在那里磨擦了起来。

看到这里,钱香玉的心不由的怦怦的直跳了起来,十多年来没有给人爱抚过
的小骚屄,今天突然间迎来了一个陌生的访客,带给钱香玉的刺激,那就可想而
知了,那种熟悉却又陌生的感觉,一传到钱香玉的身体里,钱香玉就感觉到了一
种异样的兴奋,但是女性的直觉,却告诉钱香玉,周梦龙现在的动作,如果任她
继续的下去的话,自己很有可能会忍不住的做出什么错事来。

在这种情况之下,钱香玉一边拱动着大屁股,使得自己的小骚屄在两退之间
更加的突出了出来,迎合着周梦龙对自己小骚屄的热吻,一边却伸出了手来,扶
着周梦龙的头,想要将周梦龙的头给抬起来,只是这两种举动,哪一种才是钱香
玉的真实的意图,也就只有钱香玉自己的心中清楚了。

周梦龙也不知道钱香玉倒底对自己在她两退之间正在白色丝蕾内裤的包裹之
下的小骚屄的挑逗是迎合还是抗拒,在感觉到了钱香玉的手正将自己的头抬了起
来以后,周梦龙顺势将身体站了起来,钱香玉没有想到,自己只不过是假意的推
辞一番,周梦龙竟然就离开了自己的两退之间,随着周梦龙的离开,钱香玉感觉
到了一股巨大的失落,在这种情况之下,不要离开这句话,钱香玉就差一点冲口
而出了。

但是钱香玉毕竟是自己抬起周梦龙的头的,如果自己现在将这几个字叫出声
来,钱香玉知道,自己将无力再抗拒周梦龙接下来的行动,这样的话,自己也末
免就成了别人嘴里的荡妇了,所以,在最紧要的关头,钱香玉咬住了嘴唇,并没
有叫出声来,但是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中,满是失落的样子,却是无论如何也掩
饰不了的。

看到钱香玉气喘嘘嘘,妩媚万分的样子,周梦龙知道,钱香玉到了现在,已
经慢慢的陷入到了情欲的深渊之中了,自己只要稍加利用一些手段,这个充满了
成熟妇人气息,但是却又高贵典雅的美妇人,今天晚上就是自己的玩物了,在这
种情况之下,周梦龙倒了两杯酒,一杯送到了钱香玉的面前:「姐姐,谢谢你满
足了我的一个愿望,真的太感谢你了,为了表达我对你的谢意,这一杯,我干了。」

钱香玉听到周梦龙这样一说,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上失落的表情更加的明
显了起来:「梦龙,这,这就看完了。」

在得到周梦龙肯定的答复以后,钱香玉即像是想要压制住自己体内的渐渐冲
动了起来的情欲,又像是在怨恨自己为什么要装出那种样子,将周梦龙的头从自
己两退之间抬起来一样的,突然间一仰头,就将一杯酒给喝了下去。

周梦龙走到钱香玉的身边,又一屁股的坐在了钱香玉的旁边,一只手搂在了
钱香玉的纤腰之上,嘴里喃喃的道:「姐姐,真的没有想到,你的地里那么美,
也不知道怎么一回事,闻到你的地里的味道以后,我尿尿的地方,更大了起来了,
现在涨得我好难受呀。」

钱香玉当然知道,周梦龙所说的尿尿的地方,就是指他的大鸡巴了,虽然知
道周梦龙是在挑逗自己,但是钱香玉却还是忍不住的向着周梦龙的裆部看了一眼,
这一看之下,钱香玉不由的羞红了脸,原来,周梦龙的大鸡巴,已经比刚刚又涨
大了少许了,正将周梦龙的裤子撑得高高的。

「梦龙,你,你这是干什么呀,谁说,谁说你的那里硬了起来呀,我,我才
不信呢。」

想着刚刚周梦龙的大鸡巴顶到了自己的正在黑色晚礼服的紧紧的包裹之下的
浑圆而挺翘的大屁股上给自己带来的美妙的感觉,钱香玉自己也不知道怎么一回
事,竟然当着周梦龙的面,说出了这样挑逗的话来。

周梦龙微微一笑,突然间拉开了自己裤子的拉链,而将大鸡巴解放了出来,
嘴里也喃喃的道:「姐姐,你可是我的姐姐呀,我怎么会骗你呢,你看一下嘛,
是不是涨大了起来了么,真是的,你还以为我会骗你么。」

虽然看到钱香玉因为看到自己的举动以后转过了头去,但是周梦龙却有信心,
在一会儿之后,钱香玉会忍不住自己大鸡巴的诱惑,而转过头来看自己的大鸡巴
的。

果然,没有多大一会儿,钱香玉就转过了头来:「梦龙,你这是在干什么呀,
你,你竟然将你的那东西都露了出来了,羞不羞呀你,真是的。」

虽然说话的时候,钱香玉是看着周梦龙的身体的其他的部位的,但是周梦龙
却明显的看得出来,钱香玉的眼角的余光,就集中在了自己的大鸡巴上,而且,
钱香玉在看到自己的大鸡巴杀气腾腾,威风凛凛的样子以后,一双水汪汪的大眼
睛中,还闪过了一丝的兴奋。

看到钱香玉看着自己的大鸡巴,周梦龙猛的一下站了起来,嘴里坏坏的道:
「姐姐,你看看,刚刚你让我看了你的那里,现在,我也让你看看我的这里吧,
希望你能喜欢。」

一边说着,周梦龙一边将腰一叉,使得自己坚硬而火热的大鸡巴,就摆在了
钱香玉的面前。

钱香玉呻吟了一声,一个头转了过去,不敢看周梦龙的大鸡巴,但是从大鸡
巴上散发出来的一阵阵的男性特有的腥骚,却刺激着钱香玉的神经,让钱香玉快
速的又转过了头来,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周梦龙的大鸡巴,露出了迷离的
神情,而周梦龙看到,钱香玉在看到自己的大鸡巴以后,一双本来是分了开来的
玉退,又夹在了一起,而且还扭动了起来。

周梦龙知道,钱香玉是受不了自己在鸡巴的诱惑,所以才会夹起玉退的,因
为这样的动作,可以使得她正在白色丝蕾内裤紧紧的包裹之下的两片肥厚的阴唇
磨擦起来,从而减少她内心的冲动和渴望,看到钱香玉的样子,周梦龙的大鸡巴
突然间向前一挺:「姐姐,你看看,我的那里都流泪了。」

钱香玉听到周梦龙这样一说,下意识的向着周梦龙的大鸡巴看了过去,果然
看到马眼之处,已经渗出了一滴清亮的液体,看到钱香玉神色痴迷的看着自己的
大鸡巴,周梦龙更加的兴奋了起来:「姐姐,你看看,他都哭了,你还不安慰安
慰他,你看看他有多伤心呀。」

一阵阵的男性体内腥骚的不太好闻但却很能刺激人的兴欲的气息,从大鸡巴
上散发出来,刺激着钱香玉的神经,看着周梦龙的大鸡巴的坚硬如铁的样子,又
听到周梦龙这样一说,钱香玉下意识的舔了一舔有些发干的嘴唇,在看了看周梦
龙以后,钱香玉的头慢慢的凑了过来,而周梦龙看到钱香玉的样子,知道钱香玉
是要安慰自己的大鸡巴来了,而且,随着钱香玉的头离自己的大鸡巴越来越近,
自己都已经能感觉得到钱香玉鼻子里呼出来的热气,已经一阵阵的打在了自己的
龟头之上,异样的刺激,让周梦龙不由的低吼了一声。

眼看着钱香玉张开了嘴巴,就要将自己的大鸡巴给含入到她温暖而湿润的小
嘴里,让自己感受一下这个体态撩人的妇人无比的热情,周梦龙兴奋得全身都有
些颤抖了起来,而眼睛中,也露出了如狼一样的目光,但是就在钱香玉跟周梦龙
的大鸡巴就要接触的那一瞬间,钱香玉却收回了头去,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上,
也露出了慌乱的神色,一边摇着头,钱香玉一边一脸衷求的看着周梦龙:「梦龙,
不,我们不能这样子做,我,我可是大了你,大了你二十多岁呢,我,我都可以
做你的妈妈了,我,我们怎么能,怎么能干出这样的事情来呢。」

周梦龙没有想到,在自己就将迈出征服钱香玉最关键的一步的时候,钱香玉
却想到了伦理常情,从而拒绝了自己,心中也是微微的失落了起来,但是周梦龙
知道,现在这种情况之下,自己可不能表现出任何的异样来,不然,惹得这个美
妇人心生反感,那可就不好了,在这种情况之下,周梦龙点了点头,强忍着内心
的失落,又一屁股坐在了郑珏如的身边,只是,这时候,周梦龙的大鸡巴并没有
收回去,而钱香玉给撩起来了的晚礼服也并没有放下去,而是任由自己正紧紧的
包裹着小骚屄的白色丝蕾内裤给露了出来。

两人好像对着自己在对方的面前露出了身体最重要的部位都心照不宣一样的,
都没有提出让对方穿好衣服的要求,周梦龙坐在了钱香玉的身边以后,转过身来,
对着钱香玉一笑:「姐姐,我知道你的心理,你很想要男人来爱抚你,但是你却
又过不了自己这一关,但是女人,对自己就要狠一点,你难道还想为一个不值得
坚守的人去坚守什么么,这样吧,姐姐,我们好好的说会儿话,我也会好好的爱
抚你,但是只要你不同意,我就不会将进入到你的身体里面去,你看怎么样,这
样一来的话,你可以享受到男人的爱抚,但是却又不用出轨,你说呢。」

看着周梦龙热辣的目光,又想到刚刚周梦龙趴在了自己的两退之间给自己带
来的异样的刺激,钱香玉只觉得一阵的口干舌躁了起来,周梦龙的提议,显然并
没有超过钱香玉心中最后的底线,不然的话,她也不会任由周梦龙将大鸡巴掏了
出来,在自己的面前诱惑着自己了,在这种情况之下,钱香玉不由的下意识的点
了点头。

看到钱香玉答应了自己的要求,周梦龙知道虽然钱香玉高贵的气质,良好的
修养,使得自己的手段,在这成熟美艳的妇人面前,不停的遇到阻碍,但是这个
美艳的妇人的心已经开始活动了起来,正在向着自己布好的陷阱之中一步一步的
迈进着,自己只要坚持和她打持久战,相信这场战斗的胜利,一定会是属于自己
的。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