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堕】(05)

size的床,正对着床是一排储物柜,再就是几张沙
发和一个茶几还有一个写字台,这应该是给值班人员休息的地方。听着门外越来
越近的人声,我急忙走近储物柜,柜上的三扇门只有中间的那个锁是虚挂在上面
没锁,似乎就是为了让我进去。看到锁我有些紧张,颇有请君入瓮的感觉,但是
想到现在的情况,可能就是个火坑我也会跳进去。柜内的空间不大,但是足够我
坐在里面的鞋柜上,关上门,把DV挂在旁边的衣服挂钩上透过门上的栅栏对着
外面,紧张的握着怀中的刀柄等待着事情的发展。

门外传来一个女声说道,「我来收拾一下房间,再去把你的小婊子带来,你
下去跟Wan聊会儿,十分钟就好。」,是斯蒂芬尼的声音,那个小婊子想必就
是指的静了,Wan却不知道是谁。

接着传来一个模糊的男声,似乎应了一句,便传来噔噔噔下楼梯的声音,没
猜错应该是斯本森。房间里一亮,灯光透过橱门栅栏打在我的眼睛上刺得我眯起
了眼,下一个瞬间橱门被人打开,一个黑影挡住了光源。不出所料,是斯蒂芬尼,
看到我在这里她轻轻的松了口气,似乎也是在赌我会不会出现,看了看DV,满
意的对我说:「毅,谢谢你能来,感谢上帝,你还能信任我。」我正要张口询问
却被她堵住了嘴,「我知道你有很多问题,但现在不是时候,这件事情完了之后
我会给你答复。现在只要和它安静的待在这里」,她指了指DV,「这对我对你
们都很重要。请相信我,我真的在帮你们!」她抬头紧张的看了看四周,然后从
背后掏出一瓶水来递给我,接着说道「一定要保持安静,求你了!」。

不等我说话反应便关上橱门,然后竟然上锁把我锁在了橱里。我心里一惊,
正要发作,听到斯蒂芬尼在外说到:「求你了,既然来了就相信我。」语气里竟
然带着害怕的颤音。我叹了口气,罢了,看会发生什么吧,便敲了一下橱门又坐
了下去。看到我妥协斯蒂芬尼很开心,在门上吻了一下,轻声说:「打开DV准
备好。喝点水放松一下,要开始了。」,说完便转身随便把床铺了一下,走出了
房间。我打开了DV录像模式,电量和储存卡空间都够五六个小时的,应该没问
题,百无聊赖的喝了口水把瓶子扔到了脚下,焦急的等待着。

大约过了一分多钟,门又开了,斯蒂芬尼打头领着另一个人进了屋。是静,
我的妻子,她这是穿成什么样子!静披散着头发,看起来湿漉漉的,似乎刚洗过
澡。上半身只穿了一件蓝色的蕾丝肚兜没有胸罩,隐约可见娇嫩的乳头,美背裸
露,只有肚兜的带子系在脖子和腰上。下身穿了一件豹纹超短裙,叫它齐逼短裙
也不为过,半截屁股几乎都露在外面,连里面穿的丁字裤都隐约可见。修长的腿
上套着一双带花纹的吊带黑丝袜,脚踩一双接近十公分的细跟黑色凉鞋,再加上
脸上的浓妆,搞得就像一个饥渴的站街女一样。静双手抱肩,双腿紧闭,有些局
促的站在屋子中央。我忍住怒气,到底要看看斯蒂芬尼在搞什么鬼。

斯蒂芬尼装作无意的向我这里瞟了一眼,然后掏出两枚药片递到静的手里,
说到:「他们要过来了,你准备一下。」便要转身出去。

静有些焦急的抓住斯蒂芬尼的胳膊,带着哭腔求饶道:「斯蒂芙,我们说好
了的,不会有外人加入,求求你了,放过我吧!求你了!」

斯蒂芬尼停下脚步,戏谑的用一根手指挑起静的下巴,「那是你跟斯本森的
约定,我不知道。再说了,你都做过一次了,不是挺享受的吗?这次也一样,既
然反抗不了,那就闭上眼睛享受吧。」

接着又用下巴朝药片点了点,「吃了他们,很快就过去了。」又叹了口气,
盯着我的方向轻声说:「Youwillbefine。」向门口走了几步,
「soon」,又补充了一句,便离开了房间。静显然没有意识到斯蒂芬尼所说
的「You」是「你们」而不是「你」,更不会意识到她深爱的丈夫正躲在旁边
的壁橱里偷瞧。静直愣愣的站在那里,盯着手中的药片,胸部伴随着呼吸的节奏
剧烈的起伏着,过了半响,突然香肩一抖,右手捂住嘴哽咽了一下。

「毅,对不起。」

说完便抓起旁边斯蒂芬尼给准备的一杯水就要把药片喂下去。

「不能吃!」我大喊。我大体猜到了那是什么,想必是什么春药催情药之类
的东西,不管斯蒂芬尼跟我说过什么,我也不能看着老婆吞下这种东西。可奇怪
的是喉咙里没有发出任何声音,我奇怪的想去摸自己的喉咙却发现手臂根本没有
反应。现在浑身上下的器官只有眼珠能动!斯蒂芬尼!你这个贱人!我想到了那
瓶水,想必是她怕我控制不住破坏了她的局给我下药,估计是肌肉神经麻痹剂之
类的东西,虽然不致命服用量又小,但是估计没几个小时我是动不起来的。

趁着我慌乱挣扎的空挡,静已经服下了药片,呆呆的坐在床上看着窗外出神。

我急得眼泪都流出来了,可是无济于事,什么都做不了。没过几分钟,原本
呆坐出神的静有了动作,开始有些无意识的抚摸自己的脸似乎很热要出汗的样子,
还有意无意的触碰胸部,双腿也开始夹紧慢慢的对着摩擦,似乎蜜穴有些瘙痒。
催情药开始起作用了。此时静虽然面色潮红,但依然保持着自我意识,她觉察到
自己的变化,似乎想用灌水来缓解自己的潮热,但显然无济于事。又过了不大一
会儿,静面色更加红润,呼吸开始变得急促,眼神也有些涣散,双手更是不受控
制的滑到了自己的蜜穴上,轻轻碰了一下,口中同时发出舒服的呻吟,索性仰躺
到床上,两腿大大的张开呈M型,一手拉开丁字裤,另一只手使上力道揉压阴蒂,
嘴上发出阵阵欢愉的喘息呻吟。静的蜜穴正对着我,早已经水波泛滥,按压阴蒂
的手指换成了食指,中指已经伸到里面,用力的挖着自己的蜜穴想来解痒。与此
同时,外面传来了男人说话的声音,我多么想站起来保护静,但是除了转动眼球
别无他法。

谈话声随着开门戛然而止,两个男人走了进来,一个高大的白人是斯本森,
另一个中等身材的亚裔男子想必就是Wan。

「Wan,」斯本森亲密的搂着wan的肩膀,「合同也谈累了,不如休息
一下,尝尝我找来的newchick。」

看到正在忘我自慰的静,Wan愣了一下,但似乎早有准备,色迷迷的视奸
着我妻子说道「斯本森,我的兄弟,你的眼光真不赖!」,咽了口唾沫,期待的
扭头看着斯本森「接下来……」,似乎在等斯本森的意见。

「你的,都是你的,今晚你是她的主人!」,斯本森大手一挥,就把我老婆
送给了别人玩弄。

「好好好,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要不你也一起来吧?」wan搓着手,
色迷迷的蹲在床边近距离看着静玩弄自己的蜜穴。

斯本森当然乐意,转身用钥匙打开了我旁边的柜子,掏出一个东西扔给了w
an,是一跟巨大的黑色橡胶假阳具,自己也拿着一根粉色的电动阴茎走向静。

「这么大?」wan惊讶于假阴茎的大小,「会把她撑坏吧?」,有些疑惑
的比量着静的小穴。

「多粗都不会。这个婊子的骚逼特别神奇,弹性十足,多粗都能塞进去不被
撑坏。」斯本森这个混蛋有些得意的说,怂恿wan道「试试看!」

Wan将信将疑,将假阳具凑近静泛滥的蜜穴触碰了几下,静发出欢愉的呻
吟。

「啊……嗯……嗯……给我……把它给我」,声音如梦吟一般,竟然一伸手
抓住了阳具的假龟头拉向自己被手指撑开的蜜穴。Wan也乐得静的主动,顺势
把假阳具推进了静的蜜穴之中。

「啊……好……好舒服……啊……再深一点……再……再进去一些……求你
了」,静浑身颤抖着向wan索求。

Wan嘿嘿一乐,把上衣一脱,开始用假阳具一推一拉抽插静的淫穴。静的
淫穴虽然被撑的变形,但是依然在能承受的范围内,而且静显然在颤抖着享受它
的抽插。

「真的好神奇!我在国内都从来没操过这么极品的妞,今晚有的玩儿了!」

一边加快了抽插速度。

斯本森嘿嘿一乐,也没答话,脱了上衣坐到床上,开启手中的电动阳具插到
了静微张的小嘴里。在春药的作用下,静已经失去了意识,完全成了一个享受肉
体快乐的淫娃,主动吸住伸到嘴中的电动阴茎用力嘬吸起来。此时,静的上下两
张小嘴各被一个男人操纵假阳具操弄,发出含混不清的呻吟,被解放出来的双手
移到了胸前,伸进透明肚兜里大力的揉搓自己的丰乳,两条丝袜美腿也不安分的
移动着,竟然下意识的环起夹住了正在玩弄自己下体的wan,好像不想让他离
开,惹来wan一阵调笑,索性开始亲吻撕咬架在自己肩膀上的美腿脚踝,引来
静不安分的扭动,却完全没有退却躲避的意思。二人空出来的手也没闲着,贪婪
的抚摸揉捏静的肉体,而静也热烈的迎合回应他们。

玩弄了一会儿,wan似乎觉得不过瘾,一只手继续操作假阳具,另一只手
解开了腰带把早已昂首的阴茎放了出来,看来是要亲自上阵了。wan的阴茎挺
大,虽然没法跟斯本森的比,但是在亚洲人里算是不小的了。wan手上一使劲
儿,把粗大的假阳具从静的下体里抽了出来,引来静一阵不安的骚动,左手竟然
向下探去,似乎想把阳具捞回来再放回骚穴里。随着假阳具的离开,静的骚穴完
全暴露在wan的眼前,只见粉红的肉穴一颤一颤的像是会呼吸,骚穴被撑开了
一个小洞,正在慢慢的缩小合拢并且把大量粘滑的淫水挤了出来。

看到此情景,wan爱不释手,不停地抚摸扣弄正在流水的蜜穴,最后还趴
在穴口上狠狠的吸了一下,水声啧啧,想来被吸了不少。Wan咕嘟一口咽下了
口中的淫水,不由用中文大赞:「操他妈的,真是极品,连这股子骚水都发甜,
大补啊!」。这句话更像是在自言自语。斯本森显然是不懂中文的,但是他读得
懂wan兴奋的表情,也拔出了静口中的电动阳具,靠着墙饶有兴致的看着wa
n的动作。

原本还在被玩弄的发骚浪叫的静听到wan的话突然震了一下,激动的抬起
了头望着正在扣弄吮吸自己下体的wan,脸上竟然有些欣喜的表情。

「毅毅?毅毅?是你吗?」,我?静神经错乱了吗?

原本在舔弄蜜穴的wan这时也抬起了头,一脸懵逼,问斯本森:「她在说
啥?啥毅毅?」。斯本森也是一脸困惑:「毅毅?毅毅?毅?哈哈哈哈,我懂了。

这个小婊子把你当成他老公了!兄弟你太幸运了,这小婊子现在把你认成她
丈夫了。看来以后我也要学学中文啊,哈哈哈哈「。一边说着一边抚摸把玩静的
乳球。

刚才还是懵逼脸的wan这才恍然大悟,蹦起来兴奋的锤了斯本森一拳,
「真该死兄弟,你太厉害了,你跟我说找了个良家人妻我还不信,你这还来真哒!」

「怎么会!我只给我的兄弟最好的东西,尽情玩儿吧!」斯本森得意的大笑。

静已经被那春药折腾的产生了幻觉,再加上一句中文便幻想成了是我在玩她。

这两个人渣!屈辱的眼泪已经顺着我的眼眶流了出来,我的爱妻就这样被被
别人当成玩具转让玩弄。我大体知道这个摄像机的用途了,没猜错的话wan是
EF公司在中国的客户,此次来美国应该是来签贸易合同的,显然斯本森在用性
贿赂的方式来促成这桩交易,而我的妻子就是交易的筹码。这个录像的分量极重,
商业贿赂在美国是重罪,不用说个人,一旦查出来基本整个公司都会被罚款罚的
倒闭,看来斯蒂芬尼真的想在暗地里扳倒斯本森。

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儿的wan收起嬉皮笑脸进入了角色,开始扮演静的老公,
也就是我。

「宝贝儿,是我,你的老公。」wan一本正经的说。

「老公,我的好老公,来抱抱我,人家好辛苦呢。」静的脸上充满喜悦,眼
睛里水波荡漾,煞是诱人。说话间,抬起双手揽住wan的头拉到了自己的胸前
埋进自己的丰乳里。Wan哪能放过这个机会,毫不客气的开始隔着肚兜舔吸静
的乳肉,逗弄她的乳头,手也不老实的玩弄挑拨静的阴唇。

「啊……好舒服……老公你好会舔啊……对……对……就是这样……啊……」,
静兴奋的呻吟着,一只胳膊把wan的头抱在乳房的位置,一只手顺着身体一路
向下抓到了wan勃起的阴茎,主动套弄抚摸。

Wan兴奋的一哆嗦,趴在静的身上咬着静的耳朵说道,「老婆,你好骚啊,
我想操你,你最喜欢什么姿势?」。

静闭着眼睛享受wan的抚摸吮吸,「都喜欢,都……喜……欢……啊……

我最爱毅毅操我了……来吧……我下面好痒……好痒……「。

Wan一看差不多了,嘿嘿一笑「那老婆我要进来了哟。」就保持着趴在静
身上的姿势,提枪猛进,在静大声的呻吟中将阴茎插进了蜜穴之中,双手大力的
揉搓那对跳跃的乳球,开始前后耸动抽插。静以为是我在干她,配合的将一双丝
袜美腿盘到wan的腰上,单臂搂着wan的脖子,另一只手撑着丁字裤,配合
着他的节奏把自己的蜜穴往阴茎上送,发出啧啧的水声和高亢的呻吟声。斯本森
这个幕后黑手愉快的点了一支烟,笑眯眯的看着静被操的神志错乱。

在操了五六十下之后,wan也发出闷闷的呻吟声,双手放开被按压的全是
红手印的双乳,伸手向后抓起静的鞋跟把一对美腿高高竖起,开始加快抽插频率。

「你这个小婊子,老公全射进去好不好,给老公生个孩子好不好?」他淫笑
着调戏神志不清的静。

「啊……啊……啊……啊……好舒服……老公你……你今天好厉……厉害」,
在wan疯狂的撞击下,静也陷入癫狂失去理智一般,「射吧……全……全射进
去……我要……我要……老公……我就是……就是老公的小婊子……小婊子要你
的精液……只要毅毅老公的精液……射吧……我给你生……生」。

又大力操弄了大约三十来下,wan动作一僵,屁股有规律的抽搐开来,他
在我老婆的蜜穴里射精了,静被精液一烫也翻着白眼高声大叫着,身体蜷缩达到
了高潮。Wan趴在静的身上抖了一会儿,才恋恋不舍的拔出阴茎坐在旁边喘着
粗气休息,双手仍然不满足的抱着静的一条腿来回抚摸揉捏。从我这里可以清楚
的看到静的小穴一下下的颤抖着,一些白色的精液泛着泡沫正在随着颤抖被挤出
来,顺着静外翻的阴唇滴到床上。而此时,静竟然有些意犹未尽的抚摸着被内射
的蜜穴,似乎不想让精液流出来,动作淫靡之极。

一旁看热闹的斯本森这时骂了一句「fuck!我上次射在里面之后,这个
婊子跟疯了一样要跟我拼命,今天这是怎么了?」,扭头向wan挑了个大拇指,
「还是她老公厉害!」。

「哈哈哈」,wan有些得意,低头欣赏自己的战果,「真是个尤物!不过
话说回来,我射在里面会不会有什么问题,要不我还是带套吧?」,语气有点担
忧的对斯本森说。

「没事儿,我提前给她喂了避孕药,不会有问题的。不然就只能让她老公做
便宜爹喽!」斯本森贱兮兮的说。两个男人对视哈哈大笑。

「兄弟你休息一会儿,让我也来爽一爽如何?」斯本森淫荡的对wan说。

「没问题!不过稍等,我给你清理一下。」wan痛快的回答。

「宝贝」他扭头对静说,继续扮演她的老公,「我现在还不想要孩子,能不
能把刚才老公射进去的宝宝们给放出来?」说着把静扶下床,让她蹲在地上。静
看起来有些晕晕乎乎的没有说话,只是顺从的按照wan的指示用手扣弄刚被精
液灌满的蜜穴,轻甩香臀让里面的精液倒流了出来滴在地板上一小摊。Wan看
的高兴,把自己半软的阴茎凑到静的嘴边,静居然毫不犹豫的含起了阴茎,开始
为他清理阴茎上的残液。Wan这才得意的向斯本森做了一个ok的手势。斯本
森兴奋的站起身来,学着功夫片里的姿势向wan别扭的一抱拳,算是道谢。然
后下床从背后抓着静的一对乳球把她从地上拽了起来,往前一推把静咣的一声推
到了我藏身的橱上,静趴在橱门上竟然意犹未尽地舔着自己的手指,目光迷离的
往后看,似乎在期待老公来临幸她。却不知她和自己真正的老公只隔了一道铁皮
的距离。

斯本森上前一步把静的丁字裤扯到脚踝处,用手指从静的蜜穴里掏了些淫水
出来涂抹在自己的巨屌之上,完全没有给静准备的时间突然把巨屌塞进了静的蜜
穴之中,开始挺进抽插。巨屌进入蜜穴之时,静舒服的惊呼了一声,然后满脸媚
态的回首望着wan,娇嗔道:「老公,你的小弟弟变的比刚才大好多,好厉害
啊。」说完,还娇媚的吮吸自己的食指上,已经混乱的静完全没搞明白自己正在
被两根不同的阴茎玩弄。

Wan听了有些不开心,似乎感觉被静嘲笑自己的阴茎小,「臭婊子,你就
喜欢被大鸡巴干是不?骚货,难怪你老公满足不了你自己出来偷汉子!」

「不……不是得……老公……老公……」,静急促的辩解道,「我只要老公
干我……干我……我好舒服……啊……啊……啊……我只是……只是……」似乎
有什么话不好意思说。

「有什么快说!」wan大步走过来,一生气一把扯断肚兜扔到一边,大力
的揉捏拉扯着静的乳头,静吃痛哼了一声但是没有反对,反而做出享受的表情,
小口微张,香舌微露,竟有丝丝口水顺着嘴角流了出来。

「只是……只是我好喜欢……好喜欢老公粗暴的干我……」最后一句细若蚊
吟,但还是被wan听到了。Wan抬头兴奋的把静刚才说的话翻译给了斯本森
听,斯本森咧嘴一了,「既然喜欢粗暴的我们就给她粗暴的,这才是诚意,哈哈!」。

在这之后两人默契的不在说话,只是大力的狠操玩弄静,静偶尔吃痛呻吟但
是完全不反抗,反而身体迎上配合,高声淫叫。之后三人换了好几次姿势,一会
儿被斯本森抱起来来回走动着在屋里操弄,看的wan拍手叫绝,一会儿又双腿
大张坐在wan的身上自己上下起伏。期间静被玩出四次高潮来,已经瘫软地不
成样子,只能被两个男人扶到床上玩弄。斯本森和wan各射了一次,被wan
又内射了一次灌满了蜜穴,还被斯本森乳交的时候射在脸上。头发乱成一团,不
知沾了谁的体液,一对丰乳转着圈乱甩,豹纹短裙早被卷了起来围在腰间,内裤
一直挂在左脚脚踝上,似乎他们故意不拿掉,一只丝袜已经刮花了,高跟鞋到是
一直穿着,两个男人都对那高跟丝袜小脚爱不释手,不停地在操弄时把玩。

两个男人玩累了把瘫软颤抖的静扔在地上,竟然还装模做样的抽着烟谈了一
会儿合同细节,然后忘记了是谁提议换个地方玩玩,两个男人一拍即合,抱起已
经脱力躺在地毯上的静走出了房间,似乎去了离这里不远的某间办公室。没过多
久一阵阵女人的呻吟和男人的淫笑就传入我的耳中。我早已泪流满面。

我的脑中各种乱像冲击,静喊着我的名字被别人干到高潮的场景在脑海中一
遍一遍的回放,搞得我头痛欲裂。不知道又过了多久,眼前一亮,橱门被打开了,
是斯蒂芬尼。她有些怜悯的看着我,擦了擦我的眼泪在我的额头上吻了一下。她
告诉我已经可以走动了,我也只是像个僵尸一样站了起来,麻木的向门口走去,
她跟在我后面跟我说了些什么,又晃了晃手中的DV机,我却完全听不到她想要
跟我说什么,只是想赶紧离开这个地狱。外面已经一片安静,连走廊的灯都熄灭
了,也听不到静和其他两个男人的声音,不知他们是什么时候离开的之后又去了
哪里。斯蒂芬尼期间还想拉住我跟我说话,但是看到我行尸走肉般的状态也只好
作罢,扶我离开把我送到车里,又嘱咐了些什么,才匆匆离去。穿着婚纱的静,
娇羞的面庞,身边重重叠叠的黑影,男人的淫笑,精液外流的蜜穴,呻吟着大喊
着我的名字,我脑中一嗡,一头栽在方向盘上,昏死过去。?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