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的痣】(13-16)

提成,怎样?

钱还是挺容易赚的,虽然现在越来越多的人用笔记本,但台式机的需求还是
挺多。所以,我不用再为开放的钱而烦恼了——这确实是我去赚钱的动力之一。

只是,周末很少有时间陪冯烨了,只是偶尔会在周末的某天晚上去开房,以
慰藉缓解两个人肉体的欲望。

大二下学期开了很多专业课程,我很忙。我没有察觉到冯烨的疏远,我以为
只是因为我很忙……

直到5月底的某天晚上,我们散步到湖畔。她停了下来,站在垂柳下,那天
的路灯貌似坏了,月光穿过稀疏的柳叶,斑驳的洒在她的脸上。

「我们分手吧!」,她淡淡的说道。

「嗯?」,我没有听清楚,或者确切的说,我听清楚了,但以为自己听错了。

「我们分手吧!」,她仰起头直视我的眼睛,缓缓的重复了一遍。

「分手?为什么?」,我瞪大了眼睛。

「没什么,只是觉得不合适了。」,她低下头踢着脚下的鹅卵石。

「你是认真的?」,我仍不敢相信。

「嗯,我想了很多天了,真的觉得我们俩并不合适。」鹅卵石被她踢到了路
旁的草坪里,翻滚了几下后便停了下来。

「为什么?」,我的声音有些颤抖,不知道是伤感,还是害怕。

「我……」,她终于再次抬起头来,撅着嘴道:「我觉得你的心思没有放在
我身上,我缺少安全感。你不再像以前那么陪我了,不再像以前那么宠我了,你
总是在忙你自己的事情……」。

我用力的抓了抓头发,不可思议的看着她,道:「你不知道原因吗?我都跟
你说过了啊!」

「我知道,但知道是一回事,可我心里总觉得不好受,我很怕寂寞……」,
她又低下头踢着另一块鹅卵石。

「寂寞……」,我喃喃的重复着。

「嗯,我想有人能陪我,就像以前你那样陪我。」

「好吧,我知道了」。

「嗯,那我们分手吧……」。

我点了点头,然后看着她转身离去。湖边的鹅卵石路上,月光下她的身影拉
的很长,像幽灵一样漂浮在草坪上。

「你……」,我张口道,可只说了一个字,便停住了,因为我不知道该如何
挽留她。

她停下来,转身。淡淡的月光下,她远远的看着我。

「没事,你走吧……」,我挥了挥手,垂下了头。直到她在蜿蜒曲折的小路
拐角处消失在柳树下,我才泄了气般的一屁股坐在草坪上。

我又失恋了。我抬头看着夜空中的月亮,自言自语道。

躺在草坪上抽了几根烟,实在忍受不了这种痛苦,便打了电话叫来宿舍的三
个哥们儿。

「我失恋了,陪我喝点吧……」

「啊,又失恋了!」,老四的普通话很烂,一口大舌头。

「我去买酒……」,老大踢了老四一脚说。

四个人坐在草坪上,没人掐着一瓶啤酒,对着嘴吹。我不知道喝了多少,也
不知道什么时候不省人事,更不知道是怎么回到宿舍的。

第二天,我们四个集体翘课了。中午醒来的时候,老大趴在我床头说:「终
于醒了?妈的,昨晚你吐了我一身!快起来给我洗衣服!」。

我说了句滚,又闭上了眼睛,只觉得头痛欲裂。

躺在床上,突然发现自己竟然对昨晚发生的事情记得很清楚,自己说了什么,
做了什么——只是在彻底醉了后的事情就不记得了。

想到这里,我恨不得抽自己几巴掌。妈的,我把跟冯烨上床的很多事情都说
了,显然是在喝多了的情况下口不择言,我还清晰的记得当时他们三个人满脸的
淫笑……

好吧,我也不算吃亏。老二也打开了话匣子,讲了他们两口子的床戏。似乎
老大和老四昨晚很老实,只做听众。

「咦,你和你女朋友没上床?」,我先开被子问老大。

「呃……」,他很尴尬的笑了笑,「不让我上……」。

「我想我和她之间也快结束了,感觉很累!」,他撇撇嘴道。

「你对她那么好,虽然异地,但每个一段时间都跑两千公里去看她,她还想
怎样?」

「你们他妈的每天能见面都分手了!」他没好气的回道。

女人是一种怕寂寞的动物,这是我第一次有了这种认知。

「对了,你不是说要让我们看看你和冯烨操屄的照片吗?」,老二不知什么
时候醒了,抻着脖子喊道。

「你们别这么无耻好不?冯烨也是你们的师妹,你们好意思?」,妈的,我
很后悔昨天酒后失言,坚决的拒绝,打死也不能给他们看。

「就看看嘛,你昨晚勾起了我们的好奇心,再说看过了又不少她块肉!」,
老大起哄道。

「我们自己找!」,老四也爬了起来。

只是最后他们在电脑里都没找到,我暗地里松了口气,就防着这个呢,幸亏
被我藏了起来。

这件事就这么不了了之。

直到不久后,我在路上偶遇冯烨,她身边有一个男生,帅帅的,恩,至少比
我帅多了。

她似乎没有看到我,或者看到我也假作没看到。我目送着她和他亲密的走过
去,心里一阵难受。

那天晚上,她打电话给我,在电话里求我把以前拍的照片删了,她很害怕被
别人看到。

我说好,我删了。

她又说,今天下午她看到了我,那人正在追求她。

我说,我知道了,祝你幸福。便挂了电话。

(十六)

「哥,你帮我看看啊」,表妹在电话里说。

表妹前不久结束了高考,成绩出来后她立马告诉了我,然后让我帮参谋报哪
所学校。

她的成绩还是蛮不错的,高过一本线多分。

正好这两天放假了,我便在宿舍里研究了两天,最后选了七八所学校。

在QQ上,她说,她想去南方,想去离我近的学校。

我说,上大学是一件很严肃的事情,不要被别的不重要的因素干扰。

她很肯定的说,不想再呆在北方,北方的春天风太大。

我在电脑屏幕前笑了,仿佛很久以前那个扎着两个辫子的小女生就站在我面
前。

我说,好吧。要不你来我学校吧。

她说,不去,没什么想学的专业。

我知道她很喜欢画画,是一个很感性的人。想了想说,那就TJ或者DN大
学吧,那里的建筑挺好的,不过TJ在上海,离我这里也挺近的。

她说,不要去上海,就去你那!

暑假里我依然没有回家,留在学校里。也没有再去打工,因为有个老师希望
我到她的实验室里实习。

曾老师是大二下学期的一个专业课老师,学期结束前,我找到她,表达了想
去她的课题组学习的希望。

她似乎没怎么犹豫就答应了我,说暑假期间再去,等她通知。

曾老师一点不像四十岁出头的女人,长得很漂亮,平时只着淡妆,风韵犹存,
可人家已经是教授了,博士生导师。在她的课上我一般不会打瞌睡,更不用说直
接趴在桌子上睡觉。

在学校里等待期间,大一学生正在军训。走在校园里,到处都是喊声。

我不由的想起了去年的这个时候,想起了顾萱。我有种冲动,想知道顾萱的
近况,她回家了吗?现在在干什么?

只是我从来没有勇气按下她的电话号码,一如当初那样,在犹豫不决中最后
放弃。

在曾老师的课题组打下手学习了一个周后,我开始接受一些简单的任务。嗯,
对于我来说挺简单的,数据处理,主要用excel,excel不好处理的就
自己编程。

我这时才知道曾老师当时为什么答应的那么快,原来她从每次作业以及做P
PT汇报中知道我比较擅长这方面的事情,正好她的课题组有需要。

课题组人不多,硕士加博士生一共8个人,还有我这么一个编外人员,当然,
作为编外人员并不是免费劳动力,曾老师每天给我发150块钱的劳务费。

后来我才认识到曾老师多么大方——与之后我的研究生导师的吝啬相比,她
每天给我150块钱的劳务费,实在是多的超乎想象。而且要知道她给她的学生
每月发放的补助也只有1000块钱。

直到很久后的某天,在聚餐时我向她抱怨自己导师抠门时,她才笑着说,那
个课题的经费比较多,特别是劳务费根本用不完,所以就便宜了你。

跟本科不同,对于研究生的学长学姐,一般称呼为「师兄、师姐」。好吧,
曾老师的学生中女生多,男生少,或许这是一个女老师的偏爱吧。

我的办公桌在办公室的最里面,左边靠着墙,右手边是一个学姐,她叫颜霁。

第一次听曾老师介绍时,我并不知道颜霁这两个字怎么写,直到我坐到她的
旁边,看到她办公桌隔间墙上贴着的标签:颜霁。

我读出了声音,颜霁,颜雪晴?

「咦?」,她很惊讶的抬头看我,「你怎么知道?」

「啊?」,我有点摸不着头脑。

「颜雪晴啊!我的第二个名字,嘿嘿,虽然别人都不这么叫……」。她笑起
来的时候,露出的两颗小虎牙。

「哦?我是随口一说的,只觉得雪晴更好一些……」,我不好意思道。

「好吧,就算是你碰巧吧。不过我很欣赏你哦!」,她用手指隔空点了点我,
调皮的笑道。

颜雪晴,哦不,颜霁也只是刚刚研一,84年的,比我大三岁,不过却是实
实在在的师姐。

可能她离我最近,所以在办公室里我和她走也最近。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曾
老师课题组里阴盛阳衰的原因,总之三个师兄都是比较低调的,平时一般不说话,
就像两年前的我一样,给人一种木讷的感觉。

相反的是五个师姐却是办公室里欢快的源泉,尤其是颜霁,很会调侃人,就
连最大的师兄的玩笑也敢开。

我尤其喜欢看她笑的时候露出小虎牙的样子,实在想象不出一个研究生师姐
调皮的笑着露出两个小虎牙,让我有种时空错乱的感觉,总觉得她根本不是84
年的,而应该是跟我一般大,甚至比我更小。

师兄师姐们为人都不错,每天中午都是大家一起吃饭,大多数在食堂,而每
次我都跟颜霁相对而坐。

时间一长,我了解了她的很多事情。

她说她是山西人。

我就开玩笑道,你家是煤大户?

她捂着嘴哈哈笑起来,没有正面回道。

我想我即使猜的不完全对,但也不算错。因为她长得并不算白皙,是那种健
康的肤色,便口无遮拦道:「要不你皮肤黑……」。

结果被她用筷子抽了好几下才算完。

她的本科并不是在这里读的,男朋友在上海读研,大学本科同学,打算着毕
业后就结婚。

我说,还得两年啊,你男朋友肯定等不及了。

她白了我一眼,又用筷子敲了我一下,撇嘴道:「你个小屁孩儿,懂什么!」。

8月份下旬,曾老师的课题组放假了,师兄师姐们都匆匆的回家了。颜霁走
的那天,她打电话给我,让我送送她。

她在研究生公寓楼下等我,冲我招手道:「上来啊」。

我说,不好吧,这是女生宿舍!

她撇撇嘴,拽着我进了大门。她似乎跟宿舍管理员很熟,跟她说这是我师弟,
帮我搬东西。

宿舍的门开着,我站在门口探头往里看,宿舍里挺干净的,三个人一间,每
个人都有独立的上床下桌的空间。她把我推了进来,指着地上的行李箱说:「太
重了,我提不动」。

我拎起来试了试,还好,对于我来说不算重。

「坐坐吧,我下午三点的火车,还早。喝点水?好吧,没水了,你等等,我
去打点。」,她拎着暖瓶要走,我赶紧拦下,说不用了,我不渴。

我拘谨的坐在椅子上,右手插在裤子兜里摸着打火机,不知道该如何跟她独
处。

她扑哧一笑,「你紧张什么啊,平时也没发现你这么腼腆,挺大方的啊,怎
么现在?」。

「我抽根烟?」

「抽吧,我不介意的」,她点头道。

我赶紧点了根烟掩饰了尴尬。

「你需要转车吗?这么重的东西你自己可不好办。」

「不用,下车后有人接我的。」,她坐在桌子上荡着腿,俯视着我说道。

淡蓝色的牛仔裤紧紧的包裹着两条丰满长腿,在我的眼前不断的晃着,香烟
燃烧后的气味混合着女生宿舍的香味儿,让我有些呼吸急促。

「你有女朋友吗?」,她笑着问道。

「没了,刚分不久。」我情绪低沉的回道。

「哦,怎么了?」,她很感兴趣的盘问。

于是我便简单的说了说,结果却引来她的嘲笑,说我又呆又傻。

我说,为什么?

她说,人家都跟你说的那么明白了,你就不能说点好话,向她保证以后多陪
她不就行了?再说了,以后怎么样都说不准,先稳住了再说。

我说,师姐你很有经验啊,是不是你男朋友也经常这么哄你?

她又撇嘴道,是呀,我也不知道每次都鬼迷心窍,被他骗了好多次呢!

我说,那是你自己心里愿意别他骗啊。

她突然弯下腰,脸得很近,笑着说,你这小屁孩儿还挺懂的嘛!

一股淡淡的香味儿钻进我的鼻子,只是我分辨不出到底是那种水果的香味儿,
只觉得很好闻。她笑的时候露出了两颗小虎牙,窗外强烈的阳光穿过半掩的窗帘
照射在她的脸上,两颗小虎牙在阳光下熠熠发光。

淡蓝色的T恤领口荡在半空中,胸前雪白的肌肤和黑色的胸罩映入我的眼帘。
她的乳房虽然没有冯烨的巨大,但规模也是不小,胸罩上方露着半个乳球,中间
是一条深深的乳沟。

她似乎发现了不妥之处,马上直起身子,脸上泛起了一抹淡淡的红晕。不解
气的伸脚轻轻的踢了我一下,白了我一眼嗔道:「给你把眼睛挖出来!」。

我抠了抠耳朵,很无奈的道:「我可没想看,你自己凑过来,也怪我?」

「反正就是你的错!」,她很意外的不讲理,说完拿起桌上的一本书,轻轻
的砸到我怀里。

气氛有点尴尬,我只好捡起怀里的书假装认真的看了起来,记得应该是一本
诗集,但当时的心思根本不在手中的诗集上。

过了一会儿,她扑哧一笑,粉色的运动鞋在我小腿上踢了一下,说,别装了,
这么长时间都没看一页。

我赶紧把书还给她,不好意思道:「再装下去我估计跳楼的心思都有了!」。

「我现在才发现,原来你并不是个老实的人!」

「我可没说自己老实,不怪我的。再说,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嘛,这是谁说的
来着?」,我反驳道。

「……」,她白了我一眼,嗤笑道:「你坏的都没留住小女朋友!」。

我只得败下阵来,发现在她的言语面前根本沾不到一丝便宜。

「走吧,不早了」,我看了看时间已经将近一点。

「嗯,你拎箱子,我背包,嘻嘻!」,她跳下桌子调皮的笑道。

目送着她走进检票口,然后很快她便打过来电话说,已经让人帮忙把东西放
好了,不用担心,快回去吧。

我心里说,我才不担心你!嘴上道,一路平安啊!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